中国数字时代近年来持续收集“网语”。这些“网语”包括当月网民对热点新闻事件的评论、时政讽刺类段子、时下流行语录或者文章中精辟的一句/段话等。我们尤其关注那些正在被中国言论审查制度抹杀的“抵抗的声音”。诚如詹姆斯·斯科特所言:“犹如无数的珊瑚虫形成了杂乱无章的珊瑚礁,无数个体的不服从与逃避行为也形成了自身的政治或经济堡礁……当国家的航船搁浅在礁石上时,人们通常仅仅关注船只失事本身;他们没有注意到,正是大量微不足道的行为才是造成失事的原因”。2020年开始中国数字时代将“网语”逐月存档,现已发布11期。

img

2020年11月网语集锦:(部分解释性文字最后的时间戳代表言论收录时间)

@马晓尙同学: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前任院长张维迎曾在一个会议上说:“中国特色,关掉哪个部,哪个行业就好一点。从前的一机部,二机部都没了,这些行业都兴盛了。如果关掉广电总局,电视广播会兴旺,关掉教育部,中国的学校就有救了,中国国民教育就有希望了。”

11月2日,有新浪微博网友引用了张维迎在一次会议上的发言:“中国关掉哪个部,哪个行业就好一点”。

@CDT月度人物:从董珊珊到拉姆,十几年间,许许多多受暴妇女求助警方而不得,最后惨死施暴者手中,但却未见一起职责部门因不作为或渎职被究责。

拉姆被前夫纵火烧死后,女权主义者因警方在多起家暴事件中的不作为呼吁发起“拉姆法案”追责失职的公职人员,却最终遭遇审查禁言。 【CDT月度人物】拉姆:“比起互联网的遗忘,我们更怕公共部门的遗忘。” (2020.11.4)

@与归随笔:我们无法理解,他们都死了20多万人了,为什么还不戴口罩上街聚集;正如他们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出现几个病例,就要把周围都封闭起来。我们仿佛是两个彼岸,隔岸观火,有不一样的热闹和寂寞。

—— 与归随笔|第一次见国人有如此大的政治热情 (2020.11.5)

@马云:中国(的问题)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因为中国金融基本上没有系统,而是缺乏金融系统的风险。

10月底,马云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的一段讲话引发诸多讨论。11月初,多部门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等进行了监管约谈。蚂蚁科技集团原本的上市计划也因此被暂缓,网友调侃称“马已今服”。(2020.11.5)

@雷斯林Raist:上海出了一例感染者,然后今天群里一份文件,已经把感染者密切接触者的所有信息列得明明白白了。从他本人的姓名、电话、身份证号、家庭住址、身高体重信息、身体BMI指数。到他父母的住址、身份证号最近行踪,以及他朋友、他女朋友、他女朋友的朋友的住址身份证号全都列在一个word文档里,在各个群里发来发去。

11月9日,上海官方通报新增了一名新冠病毒确诊病例,而这名感染者的个人信息很快就在互联网上被完全泄露。 —— 为你写一个故事 | 隐私都泄露成这样了,还磕CP呢??

@张洁平:资讯战的目标,从不是抹黑单一对象,更是让你什么都不信,进而分化、极化社会,掀动仇恨与敌意,令民主失去基础。资讯战的武器,不是禁令、不是谎言、不是给审查加持的人工智能等技术,而是相信了谎言、被它调起愤怒或厌倦情绪的我们每一个人。资讯战的武器,就是失去了自觉的我们。

张洁平在一篇谈及“极权政府压制真相方式”的文章中总结了中共信息管制3.0模式,即一种结合了信息污染、言论审查等精细化操作的新“信息统治术”。 —— 歪脑 | 张洁平:真相没死,只是你不再相信了 (2020.11.10)

@何谦:我害怕人们会忘记,我们这一路已经和还在经历着什么,并且再没有人愿意为类似的事件发声,更没有人在乎如何改变性骚扰、性侵害,以及滋生这一切的权力结构和社会文化土壤。我不愿看到这样的状况以及由此无限循环的痛苦。所以,我会站出来,也要写下去。

何谦是在中国MeToo运动期间因曝光公益人邓飞对其实施性骚扰而遭到邓飞起诉的一名“被告”女生,在案件开庭前夕何谦发表文章公开自己的身份和真实姓名。—— 邹思聪 | 何谦:请知晓我姓名 (2020.11.10)

@“学习强国”记者证考试题:坚持党媒姓党,就是要摆正新闻媒体与党的关系,自觉自愿地接受党的领导,毫不动摇地听从党的指挥,一心一意服务党的事业。 答:正确。

据悉,今年以来有超过二十万中国记者通过了“习思想”考试。以上是2019年版中国“学习强国”记者证考试题库第8题。PS.11月8日是“中国记者节”。 —— 【立此存照】“习思想”大考:学习强国《记者证考试模拟题库2019》 (2020.11.10)

@卢昱宇:我不是英雄…..我没有屈服是因为我知道屈服后的代价。我想做一个有尊严的人。

2020年6月,非新闻博客创办人卢昱宇出狱,出狱后他仍然坚持在推特上写下自己的故事。一篇有关他的专访记录了从2012年——2020年他和李婷玉从创办非新闻开始到被抓捕到关押到释放等一系列“不寻常的故事”。 —— 曹雅学 |记录群体抗议事件:两个普通中国人不寻常的故事 (2020.11.11)

@yangshuibao:关于美国大选,中国人有话说:这种事情见得多了,我只想说懂得都懂,不懂的我也不多解释,毕竟自己知道就好,细细品吧。你们也别来问我怎么了,利益牵扯太大,说了对你我都没好处,当不知道就行了,其余的我只能说这里面水很深,牵扯到很多东西。

@yangshuibao:详细情况你们自己是很难找的,网上大部分已经删除干净了,所以我只能说懂得都懂。懂的人已经基本都获利上岸什么的了,不懂的人永远不懂,关键懂的人都是自己悟的,你也不知道谁是懂的人也没法请教,大家都藏着掖着生怕别人知道自己懂,懂了就能收割不懂的,你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不懂。只是在有些时候,某些人对某些事情不懂装懂,还以为别人不懂。其实自己才是不懂的,别人懂的够多了,不仅懂,还懂的超越了这个范围。

11月12日,有推特网友以“国师体”讽刺了部分中文网友对“美国大选”各种故作高深的评论。

@豆瓣网友:诚然民主国家的有些选举不过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但对那些根本就没有民选的国家来说,只能把最坏的说成是最好的,是“人民的选择”,同时还要嘲讽民选制度是“虚伪的民主”。就像是太监庆幸自己永远不会染上性病一样,对主子恩赐的那一刀感激涕零。

美国大选期间有官方媒体将之称作“政治闹剧”,有豆瓣网友提出批评。(2020.11.12)

@匿名网友:权威说是你就是,说不是你就不是,细菌也要统统俯首听命。抗体阳性不是病,症状疑似不是病,有病没病一律健康证明。

兰州"布病事件"后,多名被感染者在多家医院确诊患有布鲁氏菌病,但当他们汇报给兰州市卫健委后,卫健委却否认患病,甚至还提供了“健康证明”。 声道|请问,你们的良知呢? (2020.11.12)

@香港中大学生: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一个人。

去年11月反送中运动期间,香港中文大学爆发大规模警民冲突,中大学生会为纪念“中大保卫战”一周年,于文化广场举办为期一周的纪念展览,在文化广场旁的中大民主墙上,有人写下了这句北岛的这句诗。(2020.11.13)

@水瓶纪元:2019年3月31日,方洋洋在殡仪馆火化。自前年腊月一别,她再也没能回到娘家。在火化前,方家提前给她安排好了阴婚,配婚对象的亲属,从殡仪馆直接抱走了洋洋的骨灰盒,让她和死去的儿子一起下葬。

@洋葱故事会:在外打工的小娟有过几次恋爱和单身的经历后,深切体会到单身的好处,于是扬言这辈子到死都不找对象。这话传到老家,老家有亲戚听后呵呵一笑:她也就能保证到死前。

11月13日,有媒体调查得知,遭夫家虐待致死的山东德州女子方洋洋,在火化之前就被娘家安排好了“阴婚”,这一生前被夫家虐待死后被娘家“贩卖”的剧情令不少网友感到“宛如地狱”。 —— 水瓶纪元|寂静的村庄:死于虐待,葬于阴婚

@习近平:要保持历史耐心和战略定力,一张蓝图绘到底,一茬接着一茬干,确保一江清水绵延后世、惠泽人民。

11月14日,习近平在南京主持召开"全面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并发表讲话,有网友发现他的一句讲话涵盖了“江、泽、民”三字,甚至还被不少官方媒体直接用作新闻标题,因此调侃习近平“公开膜蛤” 。

@MrsXinyue: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有时候你活到一个境地,什么欢愉、幸福甚至悲伤或者压抑这些东西就都没有了,生活只留下两个字,活路。

11月14日,广西柳州,有7名以驾驶三轮车为生的残疾人因被城管收走车辆,欲“结伴跳江”,当地派出所民警认为这是一种“威胁”,有网友如此评论。 —— 【网络民议】“三轮车被城管收走 广西7名残疾老人欲结伴跳江”

@renfanzi:上周有一天我下课从地铁站出来,路口等灯,发现身边是个拿了马杆的盲人,探了半天才找准过马路的台阶。交通灯没有声音提示,我等变灯了告诉他,问他要不要和我一起走,他说你带我到马路对面就行。这是我回国三年来,唯一一次在上海大街上遇到残疾人。不能深思。

11月14日,有推特网友称自己回国三年来第一次在街头遇见残疾人,这一细节“不可深思”。

@廖信忠:十年了,原來静安区已成为老静安,中国速度从和谐号升级到复兴号,人民生活水平更富足了,社交网络越来越发达;而媒体对重大事故的应对,却从深度报导退化到了发布通稿;每年仍有一两件震惊全国的人祸,就连网上随手点的蜡烛,也越来越少。

11月15日,上海胶州路1115教师公寓大火十周年纪念日,有博主发文纪念,提到“围观改变中国”的乐观时代已一去不返。—— 廖信忠丨上海这场特大火灾,整整10年了,我沒忘记

@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官方:你是中国公民,有义务使用中国官方语言来与使馆人员沟通。使用英语原则上可以作为非法邮件不予回应。

11月18日,有网友爆料称,自己一位朋友因写中文邮向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咨询“健康码”问题未得回复便改用英文,结果被使馆“怼了”。 —— 【立此存照】“我治不了洋人还治不了你?”

@广西灵山县官方:但武则天她妈就是她妈,我们选择用客观事实直白表述,网友、各界人士热议也没关系。

广西灵山县成立《武则天她妈在钦州》历史文化研究工作组引起网民热议 官方公开回应“客观事实直白表述” —— 【异闻观止】广西灵山成立《武则天她妈在钦州》研究工作组 (2020.11.19)

@北大专家:我们对中国抗疫的收益进行了匡算,抗疫在2020年一年就对本国产生了价值约67万亿元(约占当年GDP总量的三分之二)的收益。

11月20日,在广州举办的“读懂中国论坛”上,有专家对中国的“疫情收益”进行了计算,得出了如上的结论。 —— 【图说天朝】“今年抗疫贡献了中国三分之二的GDP”

@与归随笔:那些不想做人脸识别奴隶的人,该有活着的空间。

—— 与归随笔 | 我们真要做人脸识别的奴隶吗 (2020.11.21)

@Vanessa_ZhangUK:不知道几个月前才死去的申大妈知道她当年的建议被采纳了,会不会高兴的活过来。申纪兰:“网也应该有人管,不是谁想弄就能弄……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个网,你谁想上就能上?”

@T花葬Y:到时候随便一个“寻衅滋事”给你吊销了连网都上不了。

11月22日开始,公安部对外介绍了一种目前已在福建、广东等地开展试点的“网证系统”,这一系统将替代身份证实现上网的“在线身份认证”,有网友猜测它将演变为一种“网络良民证”。—— 【网络民议】“网络实名制”的更高级形态?网络良民证?

@LQ0068: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大城市,经常看到有老人在垃圾桶旁边捡垃圾,不由得感慨万千——要是在凉山州,他们早脱贫了,何至于如此……

11月23日,贵州宣布该省紫云县等最后9个贫困县退出贫困县序列,至此,国务院扶贫办确定的全国832个贫困县已经全部脱贫摘帽。对于中国“不再有贫困县”,网友如此讽刺。

@李毅:新冠这个东西是最不利于欧美的,最有利于朝鲜和中国的,所以咱还死了4千人,是吧?但是你死4千人和美国死22万人比,你等于一个人都没死嘛!咱们等于差不多也是接近零感染,接近零死亡。14亿人死了4千人,这根本就等于没人得病,没人死嘛!……中国超过美国时间提前了,2027年没问题,美国活不成了。

11月23日,旅美学者李毅一个月前在“深圳湾论坛”的一段演讲流出,他声称“中国新冠疫情死亡人数跟美国相比,等于一个人都没死”引起舆论哗然。—— 新京报| “死四千人等于一个没死”:逝者生命岂能这样被“归零”

@skyhuiquan:他们问我发生肾么事了,我说天上有两架轰炸机,很快啊,扔下汽油弹,来欺服29岁的同志,当时我正在炒鸡蛋,我大意了啊,没有闪,被烧死了,美国人不讲武德。

11月25日,恰逢2020年的毛岸英忌日(蛋炒饭节),有网友以“马保国体”来调侃毛岸英当年的死因(一种历史说法)。

@Hayami_kiraa:三年前北京一场大火,我也亲历六环之外的清退,成为政府公文中的“低端人口”。今年来了上海,看到蛋壳爆雷租客流落街头的照片,还是觉得非常心酸。昨天刷到一篇豆瓣日记,读着读着就不存在了。好像一到冬天,404也多了起来,求救声和哭喊声一起湮没,人们在404中被北京无声无息地折叠。

11月,蛋壳公寓出现资金链断裂等问题,导致房东无法从长租公寓运营商处得到租金,一些租客在向蛋壳公寓交了房租的情况下被房东赶出家门。(2020.11.26)

@Braunschweig:中国人被户籍制度弄成了地球小丑。看到别人阶层升恨得牙痒痒。给上海创造就业和纳税的苏北农村平民选秀明星不配落户上海,举报电话打爆。但面对各省市众多官二代塞到上海时就装聋作哑。

11月26日,在杨超越被作为特殊人才引进上海落户之后,不少网友对此表示愤怒,甚至将举报电话打爆。有网友批评应该着眼“不公正制度”本身。 —— 【图说天朝】杨超越加入“上海籍” 豆瓣鹅组网友打爆举报电话

@Outofmyriad:您是怎么做到把威胁举报和出于善意这四个字打等号的?

@骚客文艺:一个优秀的青年,最珍贵的应该是善意的心和开放的心灵,而不是睁大眼睛去寻找敌人。他把“向有关部门反映”写成了“反应”,这是一个错别字,但是也不经意间表达出了本质。如果丧失开放思维和思考能力,一个人最终只会像动物本能一样“反应”,而不再拥有人的情感和表达能力(反映)。

11月27日,哈工大宿管在感恩节当天给学生发巧克力,有学生威胁举报宿管“过洋节”。哈工大发声明称学生此举是“出于善意”。 —— 【网络民议】您是怎么做到把“威胁举报”和“出于善意”这四个字打等号的?

@中产生活观察:当他们普遍被“割喉”,或者主动沉默,这意味中间地带变得狭窄或者趋于消失,那些得意的人不知道,自己正在和厄运狭路相逢。

11月29日,一名蛋壳公寓暴雷事件的受害者在微博维权,人们发现她在疫情期间曾严厉谴责方方“建议割掉方方的舌头,教会她说真话。” 中产生活观察|一个隐喻:舌头被割之后

@莫狄骁:时代什么时候会变,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影响时代,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希望,这个时代首先不要让我变得更糟就好了。

—— 莫狄骁的山房:想点事情丨“泛政治化”终将危害所有人 (2020.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