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作者:莫丹•汗

接上期:【CDT连载】巴奴的救赎(22)

“回不去的话有什么打算?”嫂子抬头望着我看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我还真没想过。到时候再说吧。也许回妈妈身边呢。”

“考公务员你的岁数超了,”她嘴角略微上翘,略带嘲讽地说:“要不嫁人算了。这么漂亮,单身多可惜。”

“看吧,遇到真爱不管他是谁都会嫁的,”我笑着回敬了一句,“不嫁人,我也有能力养活自己吧。”

嫂子一边用指甲剥去桃皮,一边说:“我也没说你养不活自己,”她把桃子递给我,“女人还是得结婚不是吗?你现在条件这么好,趁着年轻赶紧找一个,再晚孩子都怀不上了。”

我没有吱声,一口一口地吃着桃子,不停地用餐巾纸擦拭手上的果汁。

嫂子柔声对我说:“巴奴呀,过两天我要跟几个同事下乡‘走亲戚’,你要是能走成就算嫂子给你送行了吧。”

“去哪里?”我一点都不觉得突然。

“和田墨玉县。我们被安排去那里的维吾尔老乡家吃住。”

“不会白吃白住吧?”

“哪里,我们自己买菜做饭,只是住在一起,还要每人每晚交20块钱。”

“真是脱裤子放屁!”我用汉语低声骂了一句。

“别啊,叫别人听见多不好!”嫂子低声责怪了一句,但是那温柔的语气分明是赞赏我发的脾气。嫂子变了,眼角的皱纹使她的眼睛不再有瞪人的感觉,她在亲近我,我们现在才像一家人。

嫂子叫来服务员结账,总共289块。我们把吃剩下的肉和水果打了包。

张警官打来电话要我过去一下。她的声音听上去挺友好的。她的办公室里像往常一样坐着等待处理结果的居民。有一对母女坐在长椅上,哭得红肿的眼睛和一副愁苦的神情让人不忍直视。张警官看到我抬头说了句“你等我一会儿。”她回头对那对母女说:“技能培训学校对你们家丫头有好处,免费学习,还不用交伙食费,哭啥呢?”她们表情木然地盯着自己的脚尖。张警官没有再理睬她们,转头对我说:“要解除你的边控吧,也行呢,你不是为我们工作的嘛。”说完望着我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我当即感到被人扒光了衣服一样,马上看办公室里其他维吾尔人的反应,还好那对母女沉浸在自己的忧伤里,完全没有留意到我和张警官的谈话,我尴尬地笑了笑,打了个哈哈:“谁不是在为共产党工作啊?”张警官显得心情特别好,她对那对母女和和气气地说了句:“你们回去等通知吧。”

她们走远后,张警官嬉笑着对办公室里的同事们说:“你们说她们傻不傻?你都没问她,她就什么都说出来了。她要不说我们还不知道她去过土耳其还嫁了个土耳其男人呢。都吓成啥了!”

“护照都收了,人家还能瞒得下去吗?”张警官的话让我很不舒服。
“都是自己说的。填表的时候,你要填这些信息。”杨姐解释道。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就像维吾尔谚语所说的那样“什么样的锅配什么样的勺”,政府不仁你就可以不义,没必要跟他们说实话。

“巴奴·巴布尔,现在我们说说你的事情。”张警官望着我郑重地说道,“你找过政法委的领导了,我们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浪费时间。你去找你挂靠的单位,让他们出一个担保书,然后我就可以打报告撤控了。”

“您知道的,没有哪个单位会写担保书,何况我只有一个挂靠的单位,所以,这几乎不可能办到。”听了张警官的话我失望极了,感觉周围一下子失去了色彩,变得灰暗无比。

“没有担保出了事我就得承担责任。”

“好吧,我去试试看。”我悻悻地离开了。

X大学外事处处长刘璇是个优雅的女人,说话柔声细气,坐在她的对面,你也不由得想要变得温文婉约。

“巴奴老师,我理解您的心情,但是现在是特殊时期,我们不能为您做得更多。您第一次出国的时候,郭广南老师为您做的担保,现在他退休了。再说了,您好像说的是让组织给您做担保,对吧?”

“我的责任民警是这么要求的。我真的需要回去,不说别的,我的衣物、资料都在那边,我……”

她打断了我的话:“真的很抱歉,我无能为力。也许您可以跟高书记谈谈,他现在下乡检查工作了。”

我告辞出来后在楼道站了一会儿,思索良久觉得应该先把高书记的手机号码弄到手。于是,我找到校办,他们经常会把假日值班表贴在门上。果然,校长书记的电话号码都在那里。我赶紧用手机拍了张照片。走出行政大楼,我在校园里找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我纠结于打不打这个电话?我没有足够的勇气给一个大学的领导打电话,可是不打这事就不可能再有任何进展。我鼓足勇气按了号码,他很快就接了。我简短地作了自我介绍,讲到警方已经彻查了我的所有通讯工具,认为可以为我撤控,但是需要补办一个单位担保手续。 他听完后马上对我说:“你出国之前签合同了没有? ”

“两年前签了为期三年的派出合同。还没有到期。”我撒谎了。
“那就让警方出一个情况说明。”他简短地说道。

我表示感谢后挂了电话。

我不想坐车回去,我需要整理自己的情绪,以便应对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7月骄阳晒得我有点头昏,我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吃午饭。我打开手机应用查到附近不远处有一家凯蒂锐抓饭店。它也是我在国外一想到就流口水的美食。

店面挺大的,整洁凉爽,但是客人不多。我要了一份素抓饭和5串烤羊肉。店主说,您不想再要一杯酸奶吗?我们自己做的。总共40块钱,我觉得一点都不贵。我叮嘱他抓饭跟烤肉一起上,店家欢快地应了一声。

谁会需要那个根本不存在的派出合同呢?我沉下心来思索。这个合同只能是提供给张警官的。我弄个假合同糊弄她一下,她总不会拿着合同去学校辨真伪吧?她肯定想不到这些已经被吓破了胆的人敢这么做。记得多年前到处都是“办证”广告,向城市牛皮癣一样无处不在,现在很难再看到它们的踪迹了。怎么办,找谁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