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02384

Connect with 13502384 :

北斗 | <七星论道>第十期:工作这么累,为什么还这么,没钱?

本期导读: 本文从社会个人不公平遭遇着眼,剑指无可避免的结构性成因。本文分为三块,每块都有其各自的逻辑,而围绕一个议题:遍身罗绮者,终归不是养蚕人。社会除了要分工,利益格局也会分化。无论几次洗牌发牌,人总要被圈内圈外。在这种看似无奈的背景下,作者仍然呼吁各人争取自己的权利,也许这样才会使规则重构。 工作这么累,为什么还这么,没钱? ——个人命运的结构视角解读 文/ 王新强 (上海大学) 钱的逻辑 工作这么累,为什么还这么,没钱? 回答这个问题,得有几个前提要搞清楚:1、要钱干嘛?2、钱和工作之间什么关系?3、没钱又怎样? 要钱干嘛?要钱来养家糊口,用钱来换取生活必须品,票子可以用来换车子、房子、女子、儿子,最基本的是:包子。车子可以是两个轮的,也可以是四条腿的;房子可以是蜗居,也可以是汤臣一品;女子可以是街边的廉价的皮肉生意,可以是裸婚,还可以是终生相伴的神仙眷侣,更可以是现在时兴的电视相亲会上对对方百般要求自己却无所谓的女人(丈母娘催涨房价);儿子可以是农村留守二代,可以是富二代,当然还可以是李刚他儿子;包子可以是3毛钱一个的萝卜丝包子,也可以是铁道部领导们在温州吃的那一顿豪华宴,可以是上海红十字的那桌9K多的酒水。 没钱这些能不能获取?有时候能,有时候不能。在那些虽然我们还很怀念,但却不再可能的比如原始社会,这些东西不用拿钱来换,只要劳动就可以了。而且只需要很少的劳动,就可以获取足够的食物(那个社会似乎除了食物其他的需求似乎很少)。虽然在我们这种貌似的富裕社会的人们看来原始社会很穷,但似乎未必如此。那个年代早离我们远去,没有证实或者说证伪的可能。所以只能停留在我们的想象中。能证实的是,现在,我们的很多人要工作很累、很多个小时,才能换来勉强的生活。这种累,有时候是身累、有时候是心累。这一点点工资,养家应该不难,糊口尚可勉强。当然,在那些可以复印的成功学看来,这只是因为你工作不够努力。 没钱本身不是问题,但当钱成了换取生活必须品的媒介的时候,没钱就成为了问题。 钱和工作什么关系?工作是让你的老板给你发工钱的必要前提。那什么是老板?钱,和工钱的区别又在哪?为什么一个叫“钱”,一个叫“工钱”?在马克思理想状态中的共产主义社会劳动是单纯的用来获取生活资料的手段,但在所谓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动不叫劳动叫工作,你工作了还不一定能够获取必须的生活资料,即使你工作的很努力、很卖劲。很多理想主义者、共产主义者们理想中的社会,跟现实——至少是天朝的现实——相差太远、太远,以致这群曾经满怀共产主义希望的氓们,已经看不到希望。无论是资本主义或者工业体系的建立已经把所有人都纳入其管理范围。任何人都必须通过这个体系获得其人口生存和延续后代的必须品。而这个体系,却不是由所谓国家主人的工人阶级控制着。资本家们、ZF官僚们、游戏规则的制定者们,还有所谓的砖家们,代行了工人阶级的职能。     社会的逻辑 柏拉图在《理想国》里似乎给我们设计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国度,但那似乎只能是实验室里的乌托邦,离现实太过遥远。但即使是在柏拉图所设想的理想国里,那些能够参与城邦政治生活的公民们,都是有奴隶为他劳动的。至于这些奴隶们从哪里来,不是柏拉图论述的重点。但我们却可以尽情对此发挥想象。或者,即使我们对此存而不论,他也有意无意的告诉了我们,所谓公民的政治生活,是需要物质基础的,是建立在其他人的劳动,而自己不需要去为自己的生产和再生产进行劳动的基础之上的。劳动者们之所以被叫做劳动者,是因为有一部分人不用劳动所以才形成了有意义的对比。在马克思所设想的共产主义实现之前,永远有一部分人的生活是建立在其他人劳动成果、劳动剩余的基础之上的。有时候表现为地主对农奴的剥削,有时候表现为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有时候表现为宗主国对殖民地的剥削,有时候表现为资本主义霸权国家对那些处在世界体系边缘的落后国家的剥削。而离我们最近的,是那些社会上层、既得利益者们对生活在底层人民的剥削。我们所处的社会正逐渐变成一个丛林社会,弱肉强食、胜者为王。 社会精英、既得利益者们利用由他们单方面决定但却为影响所有人民的规则、制度维护着他们的既得利益。上层与底层的博弈,仅仅只是一个结果早就决定的过程。他们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还TMD是规则制定者。大学,以前还可以作为少数底层们用来上升的途径,但现在看来似乎这条路也已经断了。整个社会结构似乎已经陷入僵硬。农人之子恒为农,商人之子恒为商。这个僵死的结构,怎么去打破呢?全面的重新洗牌?似乎不太可能:1、洗牌本身的不可能,2、重新洗牌未必就能解决这个问题。重新洗牌也许只是另一种建立乌托邦的实验。而这,需要极大的信任自身理性的勇气。而人类的理性,在反思现代性的今天,似乎早就已经没有了信誉。62年前新中国的建立未始不是一种重新洗牌,可60一甲子 的轮回似乎又回到了历史的起点。新中国的建立未始不是另一种意义的改朝换代、王朝更迭。 洗牌,也许并不能承担整个社会结构的改变的使命。工人和农民阶级,也只是充当了被利用的大多数的角色。重新洗牌,也许我会变得有钱,但仍会有人替代我之前没钱的位置。工人还是工人,农民还是农民,既得利益者还是既得利益者。 那么,怎么办? 受马克思主义影响的共产主义实验的苏联,已经解体了;也许这并不能代表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本身的失败。同样是共产主义实验的天朝,又怎样呢?天朝面临着“那么,怎么办?”的问题。 受马克思主义影响的似乎并不只是那些后来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资本主义体系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共产党人们发动的工人运动以及世界各地的共产主义组织在150多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争取工人自身权益的斗争。这些斗争在世界各地由于各国传统的不同而以不同的形式开展。其与各国历史的结合产生了各国形形色色的民主化运动的潮流。资本主义的改良并不是资本家或者其代理人们看了《资本论》以后自发的改良,而是资本主义生产体系内部的工人们争取自身权益的斗争的结果。资产阶级自身在最初向封建贵族和国王们争取其自身合法地位时宣扬的民主、自由等观念后来也一定程度上成为工人们争取自身权益的意识形态武器,共产主义,也成为一种用来争取权益的意识形态武器。工人阶级们本来属于圈外人的角色,通过其争取慢慢的变成了圈内人的身份,开始能够享受圈内人的公民待遇。一方面我们觉得这是资本主义体系的自我完善、自我修复的体系;因为它能够吸纳来自体系内部异见者的声音并把其利益诉求纳入考虑范围之内,并逐步经验性地改良和完善自身。     中国的逻辑 工作这么累反而没钱,一部分是因为至少天朝的体制、结构需要一部分人没钱;如果人人都有钱了,并且有很多钱了,还要他ZF干嘛?说白了,没钱是一个“他者”,一个ZF可以用来证明其合法性的“他者”。你没钱,一部分是因为你没有成为圈内人,而只是个圈外人。咱们的蛋糕其实已经做了很大了,但至于会不会、能不能分你一块,那得另说,看你是不是自己人——圈内人。 那么该怎么办呢?我们来一场革命把那些圈内人都消灭掉,然后重新设计一个天上人间的完美制度?这似乎太过于相信人的理性了。我们需要亦步亦趋的经验主义。按照理性设计制度当然没有错,很多现行制度就是凭空设想出来的并且在运行过程中还运行良好。但一个从未经经验检验的制度直接拿十几亿甚至几十亿人的幸福生活来实验,未免太过于冒险。至于你愿不愿意做小白鼠我不管,反正我不愿意。不论是现行制度,还是重新设计的制度,都是一个逐渐完善同时又不断碰到新问题的过程,然后是接着完善。而完善的形式可以有很多种。游行、示威、集会、静坐、上访、言论自由、非暴力不合作,这些都是体制自我修复功能的体现—当然这有点太功能主义和主体主义了—这些都是在原有话语体系下承认原有制度合法性的基础上进行的体制内的修修补补。 修补的另外一个意思是,把圈外人都变成圈内人。怎么变?争取!但不是争夺。说白了是重新分蛋糕的问题。但怎么分?谁来制定规则?其实根本就没有所谓规则,规则是一个很抽象的东西。经验层面上来说,所谓规则其实就是在面对你和他人的权利受到损害的时候能够挺身而出为自己争取哪怕是1块钱的发票。杭州的哥们的罢工,也是一种规则,同时也是规则的重构。一个具有强烈权利意识的人,才能叫公民。当每个人都具有这种权利意识时,涂尔干意义上的社会事实也就发生改变了,并将带来进一步的改变—但似乎任何社会事实的改变都是一个“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过程。当每个人都具备争取自己权利的意识和能力的时候,正是人们逐渐被纳入圈内人范围的时候。也是那些普适价值能够实现的时候。普适价值,也是一种意识形态,它在被一部分人用来争取自身利益的时候也会同时反身性地被所有人利用。     去努力为属于自己的权利争取吧,人人都争取自己权利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人人都履行自己义务的过程。争取了,就有钱了,大家都有钱了。有钱了,就都有车子、房子、女子、儿子、包子了。最重要的,是票子—P-i-a-o,piao,选票的票。 (责编:刘一舟)

Read More

鄢烈山 | 历史就是历史,理当摒弃功利

                                    历史:摒弃功利                                                                       鄢烈山           什么叫历史?中文字面的大意是纪录“过去了的人和事”,英文(History)字面意思是记述“他者的故事”。信史的要求是“不虚美,不隐恶”,即据实而录。可是,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         中国古代的历史书写者、讲述者且不去说了,只看当代中国人是如何对待历史的:用两个字或一个词可以概括:功利!所谓“功利”大致分两种:政治性的“功”,商业性的“利”;当然,有时两者是搅和在一起的,比如为了商业利益而假借政治“大义”,打出“政治正确”的旗号。               在中日关系史与中苏(俄)关系史上,历史被功利主义玷污得最厉害。先说中日关系,我小时候(上世纪60年代),一方面是看大量的讲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的小说电影(当然与历史教科书观点一致),另一方面是时常要支持“日本人民”特别是冲绳人民要求收回美军基地的抗议,根本不知道正面战场国军的历次大会战,也不知道冲绳县本是琉球群岛一部分,二战后本来应是中美共管的。改革开放之初,日本是最支持中国的,援助最大,日本影视也被大量引进中国,于是中日友好成了主调:《一盘没有下完的棋》等电影也相继问世;聂荣臻元帅如何关心日裔孤儿的故事也广为传扬;只有1945日本宣布投降后,大量的日军医生护士和技术人员为共产党军队收编,跟随四野一直打到海南岛,有讲述,但不为普罗大众所知。       关于中苏(俄)关系历史叙述就更荒谬了。我们知道,著名作家萧军是解放前就因对苏联有微词而受贬,原国民政府高官、云南省主席龙云,解放后是重要的民主人士,50年代也因对苏联不恭而挨整。后来中苏两党关系破裂,苏共成了“修正主义”,苏联成了“社会帝国主义”,于是历史旧账可以算了,甚至有了珍宝岛上的两军交火。现在两国关系正常化了,但俄国人比日本人对中国人的防范与排斥要严厉得多,我们似乎也不便多说什么……       至于历史叙述中的商业利益追求,就不必多说了,不仅炎帝、黄帝这些上古时代的祖宗出生地要争,诸葛亮、包公这样的名贤遗迹要争,连潘金莲与孙悟空这样虚构人物的“遗产”也要不惜代价地争夺和开发了。争所谓文化与旅游资源,无非为了一个钱字!       说了这么多大的社会背景,再来看这个新闻事件就不难理解了。       一则关于“黑龙江方正县为吸引日商投资花了70万为侵华日军逝者立碑”的微博在网上迅速发酵。该微博称,为了GDP和政绩,黑龙江省方正县花费70万元为侵华日军逝者立碑,以求吸引日商投资,并把这一事件称之为“中国式碑剧”。说“方正县为吸引日商投资”我大体相信,这么多年一些地方政府为了“招商引资”,什么卑躬屈膝的事,甚至无法无天(无视税法与土地法等)的事都干得出来。但是,人家分明立的是“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为什么偏要说成“侵华日军逝者”呢?分明是“反日愤青”拿“政治正确”煽动嘛。       报道引网民“深蓝的海”的话说:“如此换来的投资与乞讨何异?难道诺(偌)大的中华民族为了不一定能挣到的小日本的那几个臭钱就要摇尾乞怜,甚至忘记国耻,放弃尊严?”“小日本”一词显示出此人是民族主义的“愤青”,应该警惕。         而网民“纠缠的麻花”说:“正视历史才能面向未来,而不是为了所谓的友好而歌功颂德、去立碑,那些默默牺牲的英雄给立碑了没?这是讨好,不是友好!”这话我很认同。我很不认同的是,黑龙江方正县常务副县长洪振国的说法:为日本开拓团立碑,是为了让日本人感受中华民族“以德报怨”的胸怀。当年,中国政府放弃战争赔偿也是这套说辞, 如今悔之晚矣。前不久有报道说,德国人终于还清了一战时对法国的赔款——瞧人家,钉是钉,铆是铆,用孔夫子话说,这就是“以直报怨”嘛!       话说回来,既然是“日本战败宣布投降后,尚在东北的各开拓团老人、妇女和儿童纷纷结队出走,寻找回国途径,当时部分开拓团民集结在方正县,人数达1.5万人。因长途跋涉、体力耗尽,加上传染病流行,开拓团民纷纷倒毙,死亡人数超5000人,其尸骨被方正人民收集起来合葬在现在的方正地区日本人公墓。部分开拓团民辗转回国,但仍有4500多名日本妇女和儿童滞留方正县,方正人民则‘以德报怨’(鄢:应该是出于人道主义或者说朴素的人类的同情心、恻隐之心)收养和照顾了这些开拓团民,方正县逐渐演变成黑龙江省华人华侨和归侨侨眷人数最多的县”,这是历史和现实。有日本人自发来寻找和纪念养父母以及暴死在中国的父母亲人骨殖,中国官方提供人道主义的方便,有何不可呢?将心比心即可,何必讲那么多政治大道理呢?至于出于招商之类动机的做法,就更是等而下之或可曰“贱”了。         “文革”之后,教育和文艺两条“战线”(领域),在邓小平的主导下,已抛弃了为政治服务的方针与口号,历史不应该为政治服务像变色龙,更不应该为财神服务,变成“秽史”。       对待历史,我们最应该学习印度人,不论是伊斯兰化或突厥化的蒙古人建立的莫卧尔王朝的德里“红堡”,还是英国殖民者在加尔各答、孟买等地留下的历史遗迹,或荣或辱,或爱或恨,或恩或仇,都尽可能存真。怎么解读可以与时俱进地变化,历史就是历史。                                   2011/08/01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

Read More

一五一十 | 德国之声 郭美美事件引发反贪腐行动

作者: 译者  |  评论(4)  | 标签: 郭美美 , 红十字会 , 反腐 , 人肉搜索 , 围观 , 微博 , 微动力 以下全文转自《参考消息》(http://www.ckxx.info/other/other2011062802/)经确认,《参考消息》全文转自德国之声中文版(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15191067,00.html)。 —————————— 近日,网名为“郭美美baby”的网友在新浪微博上炫富,随即中国网民展开“人肉搜索”,并引发连锁反应,目前已有包括中国红十字会、天略集团及多位官员及社会名人牵涉其中,中国网民由此发起了一场“反贪腐”公民行动。 6月23日,在新浪微博上,网名为“郭美美baby”的人在网上炫富,称家住大别墅、拥有玛莎拉蒂跑车和十多个爱马仕名包等,她同时在网上贴出多张在玛莎拉蒂跑车旁的照片。 这些炫富内容随即引发转载和热议,多名网友立即查询出郭美美的新浪微博身份认证为“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郭美美也曾发微博称 "所在的公司是与红十字会有合作关系简称红十字商会"。中国红十字会马上作出回应,在官网上发表声明称,中国红十字会没有“红十字商会”机构,也未设有 “商业总经理”的 职位,更没有“郭美美”其人。新浪微博也作出“澄清”,指郭美美身份认证为演员。 郭美美抵京,网友围观,警车出动 6月26日深夜,网友搜索到郭美美将乘深圳至北京的航班返回北京,遂有媒体记者和网友前往机场采访和围观,但据网友发出的消息,在郭美美抵京前后,机场三十公里范围手机信号全被屏蔽,网友目睹郭美美在多个不明身份的人保护下,没有网友能够靠近,记者欲上前采访未果。 后有网友跟随至郭美美位于北京后现代城的居所外,发现有多辆豪华车辆和一辆警车停在楼门外,郭美美的母亲正在搬运物品至车上,截止德国之声发稿时,警车及三名人士已经离开。 有网友认为,郭美美可能会搬家或前往国外,“郭美美事件”的中心人物或将神秘消失于公众视野。 “郭美美,你不是一个人” 郭美美炫富及其与中国红十字会有关的身份,很多公众长期以来对中国红十字等官办慈善机构的质疑情绪,及对官员贪腐的不满,转换成公众的网上搜索行动,网民对郭美美的真实身份、财富来源、红十字会的捐款使用等进行起底搜索。 网友先是将郭美美与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副会长郭长江联系起来,怀疑郭美美是其女儿。有网友在这则:“难道我们之前为灾区为难民所捐的款,都被这家人变成了豪车的轮胎和包包的拉链?”,后经网友证实,郭美美和郭长江没有亲属关系,但郭长江作为中国红十字会握有实权的副会长,享受行政副部级待遇,与和郭美美存在密切关系的天略集团确属合作关系。而几天的搜索后,发现中国红十字会在几起大的公共事件:5.12四川地震、青海玉树地震等招标采构抗震救灾物品存在问题,招标公司和红十字会内部人士有利益关系、公众捐款使用不进行公示等。 据网友统计,截止目前,由20岁郭美美炫富牵扯进来的机构和个人包括:中国红十字会、天略集团、中国青少年发展基会、美国CBS、汽车中国网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车管所,国土资源部、财政部、杨澜、吴征、郭登峰、徐永光、王军等。扯出两大黑幕:北京车牌摇号黑幕,湖南经适房黑幕。一时间贪腐链条上网住诸多机构和社会名人,其公信力受到严重挑战,杨澜等社会名人迅速在微博进行解释和澄清。 “一日不公开,一日不捐款”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于建嵘在新浪微博上发出:“一日不公开,一日不捐款。”以表达他对中国红十字会的态度。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此事所表现出来的是民众对中国红十字会官僚化和长期不透明的愤怒;且中国红十字会面对信任危机,没能给出合理解释,如果红会再不吸取天价餐费等腐败事件的教训,公信力会丧失,以后也不会再有人捐款。 德国之声就此也采访了中国新媒体人,就职于香港阳光卫视的北风,他认为此事之所以引起网民的关注甚至行动,缘于几点:“我们会看一些大的社会背景,郭美美炫富,和中国贫富不均及中国目前的仇富现象有关,然后此事又涉及红十字会,这和大家对官办的慈善机构的不信任也有关系,另外的社会背景就是政府权威的丧失。” 信息平等催生以权力平等为诉求的公民运动 北风也谈到中国的仇富现象、对官办慈善机构及公权力权威丧失的社会背景早已存在,为什么在“郭美美事件”中表现如此不同寻常? 他认为微博在此事件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事件本身只是郭美美本身认证'红十字商会总经理'引发,红十字会和郭美美是否存在不正当的利益输送关系,或者红十字内部的人是不是有人获取庞大的不正当利益,这是导致大家搜索和发起行动的根本,我们更感兴趣的是,为什么网络提供了比前些年强大得多的信息挖掘能力,'人肉搜索'在中国已经出现六年了,在以前是通过论坛的形式,远远没有这次在微博上传播这么广泛、参与人数众多和信息传达非常及时,微博信息可以快速传递及信息不断叠加和增值,这就是一种'微动力',微博让智慧叠加的过程更快更有力量”。 北风也介绍在此事件中,和郭美美有关的大部分信息都被搜索出来,虽然有可能对郭美美个人权利造成一定的影响,但是因为事涉公共利益,网友的行为是可以获得支持的。 他也认为信息的快速传递带来的信息平等,会带来权力的平等,或是权力要求上的平等,如果权力平等的诉求不能得到满足,就会有大规模的公众在网上被动员,催生一种公民运动,网络时代的微博为这种公民运动提供了平台。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4 个评论 译者的最新更新: 中国见红 从个人案例看中国人的精神健康 / 2011-06-28 21:12 / 评论数( 0 ) 《外交学者》中国教室里,抵抗是徒劳的 / 2011-06-27 22:55 / 评论数( 6 ) 《新闻周刊》北韩的冰毒出口 / 2011-06-26 22:12 / 评论数( 9 ) NPR:中国重开关于毛泽东功过的辩论 / 2011-06-25 23:30 / 评论数( 10 )

Read More

客观地谈谈这些年来对上海变化的几点体会和感受

回上海工作超过十年了,作为一个在美国、香港、上海都工作和生活过的人,应该有资格来平和客观地谈谈这些年来对上海变化的几点体会和感受。 十年间上海从财富论坛、亚太经合会、一级方程式,再到世界博览会、迪士尼乐园,城市基础设施在公权力的强势主导刺激下加速发育,包括医疗、教育、道路、轨交、绿化等等各方面的资源虽然也进步明显,但是这些民生必需资源供应本来超高密度的上海户籍人口其实并不充裕,而大量蜂拥而来的外地人口更是把上海本地人口本来不多的资源和空间挤压殆尽。 中国内地的各种地域的各个层次的人口无论优劣都盲目地涌进上海,根本谈不上各地域各省份各民族的文化交融,因为当今已经不存在类似“美国梦”的“上海价值观”。90年代末期上海率先倡导的文明“七不规范”现在已经完全消失,因为无论当局和在上海生活的人们都心知肚明那些普遍规范今天在上海已经根本做不到了,现在只要老百姓自己家里的小区楼道干净没有群租就已经要谢天谢地了。 上海本土文化传统和文明习惯在这种高压力和高负荷下已经消耗殆尽,根本谈不上继承和保留,更不用说发展和弘扬了。国际化现代化基础在反复折腾下精疲力竭,上海人民的生活习惯、文化水准、审美情趣、文明准则在建国后的历次浩劫直到今天的人口大迁徙中,始终在承受着内陆农业人群的藐视、忽略、嘲笑、讥讽、压制和毁坏。 整个城市充满冷漠。物价和普通民众的收入严重不成比例,并且显得可笑。节俭和适当的生活精神被不屑一顾,无论男女都认为奢侈是唯一正常的能接受的生活方式。走进国金中心、恒隆广场、久光百货等高端销品茂,营业小姐笑颜如花但贴身紧随防客如防贼,商业名店星罗棋布但放眼望去商品雷同毫无特色,没有一样东西是在香港海外见不到的,但是同样没有一样东西会让你有欲望在这里花上对比外国成倍的价钱来购买,只有构建于民居的田子坊尚有些许上海意味。就连中文书籍都是阉割盗版和谐一片,根本不复80年代的青春自由活力争鸣,因为现在的精英根本不需要读书。 高科技企业多如牛毛,私募风投遍地,一看所有技术却都是笑话;跨国公司纷纷扩张,多少给了寒门子弟一个饭碗,但是神州环境资源劳力青春被剥夺殆尽;国有企业国家机构虽无世袭但你如在裙带之外就无可企及。商业世界就是权力世界的从属,股东股民一字之差千里之遥,一面是夜夜笙歌太平盛世,一面是欺上瞒下迎合官场。 学校高校同样不是净土,处处是攀比夸耀谋顶戴比官位讲阔气拉关系潜规则,所谓外地引进人才名不副实上窜下跳肆无忌惮,一些在海外找不到工作的高龄劣质海归也纷纷向中国学术科研机构倾销,中欧复旦同济交大华师等等高校坐井观天学术扫地乌烟瘴气,学位文凭在这里都已变成产品,变成一门生意,从国家机构到各类学校无不趁机揩油捞一点是一点。 90年代初上海干部圈曾经学习过一部内部引进参考的宝岛自我反省的记录片《迷失在炫耀中的台湾》,当年台湾走过的弯路,今日在中国内地和上海等大城市被完美复制,并且青出于蓝,上海和上海当局同样陶醉和迷失于自我自大地骄傲炫耀。三年前劳斯莱斯的全球销售排名是比华利山、东京、北京,2010年京沪深稳居前三美欧都市望尘莫及。权利和财富的掌控者及其分享者日益横行霸道、骄奢淫逸、刚愎自用,民众居然认为完全正常并且个个都寄望分一杯羹。都市里早已没有文化没有交融没有创造没有内涵,所有内陆人来这个城市就是单纯地为了赚钱和花钱。 同时大环境又莫名其妙地给中层底层民众以一些虚无缥缈的希望,人们一天到晚无止无境地工作和赚钱,仿佛这就是生命意义的全部。外来人口没有房子,于是把落地生根并且将全家弄进大上海作为奋斗目标,上海户籍的热门程度早已超过当年的美国绿卡,于是整个社会变得冷漠、敷衍、吝啬、暴戾、不耐烦。 社会运行不良经营不善管理粗放,国人不注重细节,不考虑长远打算,因为到处都是国家把持,民众没有恒产恒心一切关我屁事。城市人口爆炸增长,城市硬件迅速老化,城市精神抛诸脑后,建筑维修严重滞后,所以空间狭小摩擦增大停车困难火灾频繁。几年前还光鲜的地铁已经脏旧得跟纽约的差不多但是行人秩序却远远不及。城市里的老人孩子根本没有地方可去,结婚和买房已经成为年轻一代的沉重负担,再也无力考虑梦想是什么,中国少年迷失方向,少年中国无从谈起。 神州大地和谐无比亢奋虚胖官商勾结巧取豪夺,上海毫不例外只是参与瓜分者背景更深手法更多猫腻更巧,没有止境的面子工程,指鹿为马的外交失败,多年一贯的忽视民生,所有这些都统统压在老百姓头上。大楼越盖越高,漏洞却越来越大。 上海,就像打了激素,而放眼神州,这样的又何止一个上海。 相关日志 2011/04/21 -- 联合早报:抗议油价飞涨 上海数千货运司机大罢工 (0) 2011/04/21 -- 上海集装箱司机集会 要求运费上涨 (0) 2011/04/17 -- 一顿饭吃掉9859元,捐款到了谁的餐桌上? (0) 2011/04/16 -- 上海红十字会通报高额餐费事件称非救灾救助款 (0) 2011/04/15 -- 上海卢湾区红十字会万元餐饮发票曝光 (1)

Read More

韩寒:爱的代价

在这个四月间,我还是看了不少片子,我个人评选出了最佳和最差,推荐给大家。这个月的最差,自然要给《战国》,我认为虽然这个月刚刚过去一半,但别的影片击败《战国》的可能性并不大。我为这部影片是贡献了很多票房的,我不光组织了五个人在首映当天观看,还勒令编辑部里所有的人都要在24个小时以内进行观影。在这个充满了挫折的年代里,我发现我患上了烂片自虐症。幸运的是看完这部片子以后还有《里约大冒险》这样的佳片可以缓一缓。 我认为,世界上的男人女人姑娘小伙,在通往成功的路上一定要靠着很多次其他男人的相助,就算邓小平江泽民也不外如是,所以我对此并无偏见,我的生命里也有过很多男人的帮助提携。但我认为,第一,对于任何人,照顾应有度,第二,对于任何事,技术要达标。由于该女演员一出场就得升格和特写,所以影片不得不剪出128分钟的时长来。但是这128分钟的观影过程是有价值的,这是一部电影摄制中所有反面例子的集大成者,有重要的教参价值。虽然影片中的特技完全停留在黑猫警长年代,但是我不认为这点值得批评,因为特技只要花钱就可以做好,而有些东西,花再多钱都做不好。 首先,做这部电影的编剧是很爽的,大权在握,而且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照顾好女主角,除此以外,影片中的人,爱就爱了,恨就恨了,死就死了,叛就叛了,悔就悔了,不需要任何逻辑的推动。他们觉得要有断背元素,就让孙膑和庞涓暧昧;他们觉得要照顾出品人的女人,就让里面所有男人都为她花痴犯贱;他们觉得要让女人爱上孙膑,就让孙膑代替田忌赛马;他们觉得要有对战争的反思,就让演员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他们觉得要有奸臣,就让田忌毫无理由的叛变了;他们觉得要表现孙膑的本事,三句话就把田忌给劝得又变回来了;他们觉得女人是在舞蹈学院学过,要表现其跳舞的本领,就让她和金喜善一起跳舞;他们觉得光跳舞有点突兀——他们居然还能觉得突兀——于是就让两个女人在跳舞的时候冒死从袖下偷偷递了一件秘物,可她们俩刚刚还在一起喝茶,还偏不给;他们觉得演员该出现在这个地方了,这个演员就出现了,他们觉得里面有人该死了,演员就自杀了;他们觉得演员要出现在齐国,就出现在齐国,要出现在魏国,就出现在魏国,出现在城里,就出现在城里,出现在宫里,就出现在宫里,出现在山里,就出现在山里,出现在草原,就出现在草原,这完全是对爱因斯坦的挑战。 片中还有三个情节让我大为震惊,第一个情节是庞涓大军临近,孙膑带兵撤退,需要为自己争取时间,逃跑的时候留下了一个赤膊吃鸡腿的士兵,庞涓大军就眼睁睁直勾勾看着他吃鸡腿楞了四个小时才想出来派几个人去探一探,结果让孙膑大军跑远了。我觉得主创在想到这一幕的时候一定觉得自己牛逼死了,空城计。战国要是这么拍,我觉得别打仗了,让庞涓的部队走路不会拐弯全撞山撞死得了。 第二个情节便是孙膑自杀,把自己绑在一个大鼎上淹在水池里,我想这总得死了吧,结果居然地震了,天崩地裂水流光了。剧本是不能这么写的,比如A要杀B,大家都知道B还有戏,肯定还不能死,编剧你就要想一个符合逻辑的A没有杀成B的原因,不能让A在开枪的刹那被雷劈死了,这是最基本的常识。 第三个情节让人更加无语。战胜之后,孙膑突然厌生跳崖,当然,跳崖之前孙膑不忘要说一句,我要娶。。。这时候女人拍马赶到,孙膑在空中缓缓落下。我想此时主创们可能在想,有了这孙蛟龙的一幕压轴,有戏,奥斯卡有戏。最搞笑的一幕出现了,女主角就在一米外看着孙膑落下来,镜头中同时构到了女主角的脸和坠落的孙膑,此时的拍摄当然是孙红雷吊着钢丝慢慢往下放,但关键是旁边女主角还偏偏在以正常速度眨眼睛,雪花也在以正常速度飘,连马也在以正常的速度乱动,偏偏就是孙红雷以每秒钟零点一米的速度往下掉,这是一个多么科幻的画面啊。我以为最终电影要以挑战牛顿的姿态而结束的时候,最让人发指的一幕发生了,在刚才那一幕中,女主角明明已经以各种特写看着孙膑落地了,但是导演突然又剪了一个女主角的侧脸再次从上往下看的特写加升格,我以为是又有谁掉下来了呢,后来才弄明白,原来是有人觉得女主角太美了,素材要多用几遍。最后,孙膑居然没死,他躺在女主角的怀里,抽抽了半天,我以为他要说什么,他又抽抽了半天,死了。女主角哭。拍这一幕的原因估计是投资方和主创觉得女主角还缺一场哭戏就齐活了。虽然战国中的每一个大牌演员拿的片酬都高过了自己的市场价,现在看来,其中的一大部分原来是精神损失费。 这部片子其实根本就不值得写这么多的文字,其剪辑和过场中有很多地方在技术上是不达标的。导演金琛还曾经执导过我第一部小说的电视剧,也有不少拍摄其他影片的经验,按理不应出这么多的技术问题。示爱从来不是罪过,投资电影示爱更让人感动,但必须要遵循剧作学和科学。有人觉得这部电影叫《战国》名头太大,应该有个副标题,其实我已经帮它想好了,它的全名是《战国》之《爱的代价》。 在这个四月里,我看到的最佳的一部片子是罗伯·莱纳执导的《砰然心动》,和《战国》里一样,都是主角爱上了对方的眼睛,这部片子却感我至深——Some of us get dipped in flat, some in satin, some in gloss…. But every once in a while you find someone who’s iridescent, and when you do, nothing will ever compare—-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世人万千种,浮云莫去求,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相关日志 2011/03/26 -- 韩寒:给李彦宏先生的一封信 (0) 2011/03/26 -- 韩寒:为了食油,声讨百度 (1) 2011/03/21 -- 韩寒:独裁者没有内政 (0) 2011/03/18 -- 南都娱乐周刊:韩寒首次深度访谈:坦诚聊女友与婚姻观 (0) 2011/03/07 -- 传韩寒被限制出境 (0)

Read More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