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ail protected](2可器)

Connect with [email protected](2可器) :

熊飞骏 | 给我们“扶贫款”不如给我们一个“好官”

给我们“扶贫款”不如给我们一个“好官” —— 熊飞骏 GDP世界第二的特色中国,仍有几千万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我国的基层政权在“扶贫工程”方面确然摆出了亮眼的阵仗。 领导亲自下乡给贫困户“献爱心”;党政机关职工每人要“定点帮扶”一个贫困对象;年终县官还要拿着“红包”登门慰问…… 可贫困户极少在“帮扶”下脱贫,饶幸“脱贫”者也多不是“帮扶”的结果。 为什么地方政府的“扶贫”工作“阵仗大收效微”呢? 因为 很多 腐败的基层政权多把“扶贫工程”当作“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来操作。 绝大多数“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都是劳民伤财的。 “扶贫工程”也不例外! 以年终县官去边远地区慰问某贫困户为例: 一个县官带上一大队随从,带上报社和电视台记者,出动几辆甚至十几辆小车,去给事先安排好的“定点做秀户”送上一个几百元的红包。当地乡政府要出动更多的乡官迎接陪同。中午乡政府一溜摆上几桌高档酒席为上司接风洗尘;晚上回城后又要摆几桌高档酒席例行公款吃喝,一趟县官慰问活动下来,包括公车费、招待费、宣传费、陪同人员误工费,在年财政收入才区区几个亿甚至几千万的内地贫困县,少说也要耗费几千上万元!相当于送给某贫困户“慰问金”的几十倍! 相当于“慰问金”几十倍的活动经费则由当地纳税人来买单。 送出几百元“慰问金”,浪费几千甚至几万纳税人的钱,是“中国式扶贫”的典型方式。 机关企事业单位普通职工的“定点帮扶”活动,耗费虽然比县官“慰问”小得多,但公车费、招待费和误工费加在一起,一样远远大于送给各“帮扶对象”的“扶贫款”。党政机关自身是不能创造财富的,扶贫活动经费一样由当地纳税人来买单。 基层政权的“扶贫方程式”:政府送给贫困户N元;当地平民百姓要倒贴十几个或几十个N元来供参与扶贫活动的公务人员“玩公车”、“玩公款吃喝”、“玩电视做秀”…… 最后的扶贫结果是:原有的“贫困户”没扶起来,还大大加重当地平民百姓的负担,弄不好还折腾出一批新的“贫困户”。 多数地方政权折腾“扶贫工程”的主要目的本来就不是“消除或减少贫困”,而是方便官员“政治作秀”。如果是“真扶贫”,县官去边远地区慰问贫困户要那么多陪同人员干吗?要报纸、电视台记者跟在身后干吗? 结果多数贫困地区“越扶越贫”。 不仅如此,“唯上司是从”的官僚专制体制,刺激贫困地区地方官在任时竭泽而渔,疯狂搜刮民脂民膏,以筹集“向上司行贿”的巨额资金,来谋求个人政治升迁。在地方官巧立名目敲诈下,贫困户要么越来越贫,要么举家流入遥远的城市打工去。 在“劣胜优汰”、“奖恶惩善”的官僚专制体制运作下,“好苗”最终都会成长为“恶果”! 难怪贫困地区的老百姓常背地里抱怨: 给我们“扶贫款”不如给我们一个“好官”! “好官”那里来? 不是“上司”任命出来的;而是“把官员装进笼子”的政治体制鞭策出来的。 “把官员装进笼子”的政治体制就是把官吏任免升降权和监督权交给平民百姓手中;由成年公民公开、公平投票选举各级地方官;同时选举独立于政府之外的各级“议会”来掌管财政和监督官员依法行使职权。 在“把官员装进笼子”的政治体制下,坏人当政也只能做“好官”;在“上司任命官员”体制下,好人要想在官场混下去也只能做“贪官”。 所以“好官”是“好体制”鞭策出来的! 把贫困地区老百姓的抱怨翻译一下就成为: 给我们“扶贫款”不如给我们一个“好制度”! 前苏联给予各少数民族很大的优惠政策和扶持资金;可各少数民族依旧怨声载道,时机一到就纷纷反叛。根本原因就是国家在给予扶持资金的同时,却强加给各少数民族地区一个“坏制度”。“坏制度”折腾出来的“坏官”吞噬了国家给予少数民族的所有“爱心”。 美国没有给予各少数任何优惠政策和扶持资金;但美国少数民族从没想过要反叛祖国。根本原因就是国家给了少数民族一个“好制度”,使各少数民族享有当今世界最大的“安全感”、“尊严感”、“幸福感”和自由发展的机会。 二0一一年七月二日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

Read More

OhMyMedia | 南方周末:重庆“云特区”横空出世——惟一一块没有防火长城的地方

南方周末 记者 陈新焱 重庆 “ 云特区 ”是中国唯一特批的“特别管理区”,高墙内数据中心与国内互联网物理隔离,不经防火长城,通过专用光缆直接连接国际互联网。 外商在这个“ 云特区 ”开展离岸数据业务,可以不经过国家关口局的数据检查,可以获得电信和数据营业执照,甚至可以对电信业务100%控股。 想象一下,如果有这样一个网络,没有绿坝,也没有防火长城,只要你愿意,几乎可以浏览任何一个想打开的网页,会是什么样子? 在 重庆 ,将有这样一个网络,纵横近10平方公里,它不与国内互联网相连,不经防火长城(GFW),通过专用光缆,从上海或者青岛,直接接入国际互联网——Internet。 在这个特别的区域内,闲人一律免进。只有通过最严格的安检措施,工作人员才可以进入。它的外围,是由绿色植物和铁栅栏组成的厚厚围墙。围墙之上,是密集的监控摄像头。要接近这片区域,大体和闯入美国白宫的难度差不多。 围墙之内,是花园般的办公区,马路宽阔,绿草如茵,那些自由连接世界的上百万台服务器隐藏在一栋栋低矮的建筑物内,不分昼夜地运转。来自全球的海量数据在这里完成交换、处理、发送的全过程。 这个在中国独一无二的区域,有一个颇为拗口的名字——国际离岸云计算特别管理区。凭借这成片、大规模的电子硬件集群, 重庆 ,这个偏居中国西部的内陆城市将在全球信息产业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 重庆 造”惠普笔记本电脑将随着这架波音747货机飞往欧洲。5年后, 重庆 即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笔记本电脑基地,发展云计算,意味着向产业链的上游再进了一步。 (东方IC/图) 给部委出难题 由于互联网监管制度等原因,中国内地在全球数据处理外包业务上的份额为零。 重庆 进军“云计算”的想法,大约起于期而至2010年10月。 据 重庆 两江新区的一位领导透露,最早提出这一想法的是 重庆 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彼时,“云计算”的概念正热。这项技术的出现被认为是继个人电脑、互联网之后“第三次互联网革命”,它向人们展开了一幅美丽的图卷:在云时代,人们 不再担心本地硬盘的容量大小和是否损坏,本地计算机的计算能力也不再成为计算机应用的瓶颈。过去装在电脑机箱里的各个单独部件——存储信息的硬盘、处理信 息的微型芯片、操控信息的应用程序——现在已分散在世界各地,通过互联网集成,供每一个人分享。通过云,可以实现运算资源的随时获取,按需使用,随时扩 展,按用付费。就如同以前家家户户自己打井,现在有了自来水公司,在家开水龙头就可取水,而且,无限供应。 正因为其巨大的商业前景,云计算已被纳入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的国家战略中。2010年10月18日,工信部确定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无锡等5个城市先行开展云计算试点 ( 重庆 不在此列)。随后,这几个城市都纷纷推出了各自宏大的“云规划”。 据 重庆 经信委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在此背景下, 重庆 市经信委也提出发展云计算的想法。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想法迅速引起了 重庆 市领导的重视。 然而, 重庆 的设想上报国家部委后,迎来的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否决。 重庆 提出的想法是:打造中国乃至亚洲最大的云计算数据处理中心——包括在岸的,也包括离岸的。 前者不是问题,但是后者,在中国却几乎是空白——目前,欧美地区数据处理外包业务,40%在日本,60%在新加坡、中国香港、印度和马来西亚等地,中国内地份额为零。 这一方面与中国市场的发展滞后相关;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方面——是因为,中国有着颇为严格的互联网监管制度。 按照相关规定,国外大型企业在中国开展电信和数据服务,必须经过国家关口局(也叫接口局,是负责与其他网络或者运营商的互联互通的端口)的信息检查,同时,中国的电信业务也不允许外资控股,这在客观上让一些外资企业“望而却步”。 重庆 要想设立这样一个云计算特区,等于是给国家部委出了一个大难题。 但是,这个市场却巨大无比。进入21世纪后,全球资源争夺的焦点已经从石油、高科技产品和金融资金,延伸到数据资源的竞争。 重庆 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表示,今后10年,全球数据处理量至少增加10倍以上,这意味着,欧美外包到亚洲的服务器,可能从过去的一百多万台发展到一千多万台,“这是重大的发展机遇,如果在新的市场格局中,中国内地的份额仍然是零,将是非常可悲的事情。” 两江新区成立一年来,仅基建一项,平均每天投入一亿多。几乎是两天削平三山头、一周推出一平原。 (东方IC/图) 破局之路 与已经发展成熟的浦东和滨海新区相比, 重庆 的两江新区“如果没有一些特殊政策,我们如何赶上,甚至超过别人?” 部委的否定并没有打消 重庆 的积极性,据两江新区一位参与方案制定的领导透露,为了说服他们, 重庆 经信委和两江新区的领导数次奔赴北京,解释 重庆 的构想。方案被否决,便回来重新讨论、修改,然后继续申报。 据这位领导透露,国家部委最担心的,是信息安全问题;而 重庆 最终打动国家部委的,是两江新区的特殊地位。 这是继上海浦东新区和天津滨海新区之后,国务院批准设立的第三个国家级开发开放新区,是中国推进新十年西部大开发的重要突破口,2010年5月初才被批准设立。成立之初,中央就赋予了其诸多“先行先试”的权利。 成立一年来,这个新特区发展速度可谓惊人。以基建为例,2011年的投入就高达385亿,平均每天投入一亿多。几乎是两天削平三山头、一周推出一平原。 这样的速度,既是为了迎接大项目的落地,也是为了弥补历史的欠账。 在上世纪40年代, 重庆 也曾贵为“陪都”,但在短暂的繁华之后, 重庆 便被划入四川,成为其管辖下的一个市,建设速度一直令 重庆 人抱怨不已。 一直到1997年,为了解决大批三峡移民的问题, 重庆 得到了直辖的机会。从那时起,这个城市开始了看起来非常迅猛的发展。 重庆 直辖10年投入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是解放后至直辖前48年的7倍。 2007年,在 重庆 直辖市成立十周年时,它又成为了国家级统筹城乡综合改革试验区。三年之后,两江新区获批, 重庆 再次驶上快车道。 从江北机场出来,一路上都是众多代表着这个城市心态的广告牌:“上海,上海”、“曼哈顿广场”、“国会山”、“到洋人街去”。从 重庆 最著名的景点——朝天门往后看,渝中半岛上让人窒息的高楼一座连着一座,不停地绵延生长。 这个闷热多雾的山城只有快些,再快些,才能赶上那些已经现代化的一线城市。而这,也成为 重庆 拿下“ 云特区 ”的最重要理由。 上述的这位领导告诉 南方周末 记者,与已经发展成熟的浦东和滨海新区相比, 重庆 的两江新区属于后来者。“如果没有一些特殊政策,我们如何赶上,甚至超过别人?”他反问。 也正是这一反问,让工信部和国家安全部同意了 重庆 的设想。 重庆 的这个云计算基地,由此成为中国唯一特批的,高墙内数据中心与国内互联网物理隔离,不经防火长城(GFW),通过专用光缆直接连接国际互联网的“特别管理区”。 据两江新区的一位领导透露,外商在这个区域内开展离岸数据业务,可以不经过国家关口局的数据检查;可以获得电信和数据营业执照,甚至可以对电信业务控股——哪怕是100%。 这片空地将建成中国唯一的“ 云特区 ” ( 南方周末 记者 陈新焱/图) 重庆 速度 从提出建设云计算特区,到得到国家相关部委的批复, 重庆 用时不到半年。 在 重庆 市此后对外公布的战略中,这一计划被打包成整合提升IT产业链的“云端计划”——“端”指的是 重庆 正在发展的各种终端设备,而“云”,指的正是 重庆 正要打造的“ 云特区 ”。 最近几年来,全球产业梯度转移的趋势开始加速,地处中国西部的 重庆 迎来了众多终端设备制造商。目前全球六大笔记本电脑品牌中的惠普、宏碁、华硕等已经在 重庆 设厂,富士康、广达、英业达、和硕、仁宝等代工商和一大批零部件配套企业也开始进驻,使得一个笔记本电脑集群正在 重庆 形成。 据 重庆 市政府测算,5年后,全球笔记本产能约为3亿-4亿台,而 重庆 将会占据1/3,也就是说,全球生产3台电脑就有1台是 重庆 制造。 除了笔记本电脑, 重庆 在服务器、交换设备、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终端产品上均有布局。上述的这位知情人士说,这些产业虽然渐成气候,但总感觉缺乏一个能统领全局的IT战略。“云计算的提出,可谓恰逢其时。” 他分析道,云计算带来的最大机遇是数据处理业务的迅猛增长, 重庆 即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笔记本电脑基地,发展云计算,意味着向产业链的上游再进了一步,“金融结算中心、智能城市、物联网等等,这些 重庆 之前力推的概念都可以装入云计算中”。 也正因为如此, 重庆 市高层对这一项目的支持力度非常之大。 据 重庆 经信委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在云计算项目获批之后, 重庆 成立了一个二十多人的云计算工作领导小组,市长黄奇帆亲自挂帅,组员们则从经信委、两江新区管委会等各政府部门抽调,专门推进这一项目。 从提出建设云计算特区,到得到国家相关部委的批复, 重庆 用时不到半年。而在这一领导小组的推进之下,其招商引资的速度,更是让外界刮目相看。 第一个进驻“ 云特区 ”的,是商务部下属的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 (这也是国内唯一的政府综合性商务中心)。这个项目2011年4月初已破土动工,建筑面积25万平方米,斥资16亿。 知情人士透露,这一项目的引进,得力于 重庆 市委书记薄熙来。在调任 重庆 之前,薄曾担任过商务部部长。 5月份,两江国际云计算中心又迎来亚太地区最大的独立电信服务商——新加坡太平洋电信。根据协议,太平洋电信将投资1.5亿美元,建设离岸、在岸各一栋约1500个机柜的数据机房,约3万台服务器,并负责园区国际海缆的接入。 值得一提的是, 重庆 是太平洋电信继香港、深圳和天津之后,布局“云计算”机房的第四城。 5月31日至6月4日,由黄奇帆亲自带队的 重庆 市政府代表团出访美国。考察,会见,演讲——整整5天时间里,黄像一只上足了发条的钟,不停地向美国知名IT企业推销 重庆 宏大的“云端计划”。 据当地媒体报道, 重庆 云计算产业已引起美国众多企业的投资兴趣,惠普、思科、易昆尼克斯等IT巨头均表示将参与 重庆 “云计划”建设。应黄奇帆之邀,思科总裁钱伯斯甚至还答应,将出任 重庆 市政府市长国际经济顾问。 知情人士透露,招商的成功,除了一把手的直接推动外,也与 重庆 云特区 采取的特殊制度有关——因为其保障了外商最关注的信息安全和知识产权,同时又打开了中国数据处理的巨大市场,吸引力几乎让外商“难以抗拒”。 他的话从侧面得到了印证。太平洋电信公司 重庆 项目负责人陈高峰告诉记者,他们之所以决定到 重庆 投资,数据特殊管理区的因素占到70%以上。在他看来, 重庆 建立的这一 云特区 ,等于是将“保税区”的概念移植到了信息产业上来,“我们可以在这里建立一个直接连接海外的机房,这对我们的吸引力非常大”。 重庆 市长黄奇帆 (CFP/图) 先行者的烦恼 摆在 重庆 面前的第一个难题,是如何让费尽心力争取来的特殊政策“平稳落地”。 一切看起来似乎很顺利,然而,挑战也同样存在。 摆在 重庆 面前的第一个难题,是如何让费尽心力争取来的特殊政策“平稳落地”。 虽然,“云计算”这一概念在IT界已是常识,但是对普罗大众——包括力推这一项目的 重庆 相关政府部门的领导——来说,依然是一门太过高深的学问。 重庆 两江新区经济发展局局长李光就坦诚地告诉 南方周末 记者,他对云计算“一开始几乎什么也不懂”,边干边学。也正是在这一过程中, 重庆 在不断地完善自己的方案。 在同意 重庆 的设想之时,国家相关部委也提出了一些要求。比如,作为限制条件, 重庆 必须保证,这个特区只是将数据传输到 重庆 集中处理后,再传输出去。而数据不检查的规定,也只针对跨国公司的国外业务,其国内业务仍需通过关口局的数据检查。同时,出于国家信息安全方面的考虑,相关部门将对数据特殊管理区内和区外的数据进行严格隔离,并保留对特管区内数据的抽检权。 这些要求看起来简单,但要做到却并不容易。这意味着, 重庆 必须制定出一套完整的规则。而且,毫无经验可以参照。 目前, 重庆 已经公布了一些初步方案,比如, 云特区 将不与任何境内法人机构或个人发生经济关系,以此保证离岸数据处理的纯粹性;对离岸数据处理区与在岸数据处理区,将通过建立围墙、划分区域等物理手段完全隔离,以保证信息安全等。 但是,问题总是层出不穷。李光介绍,现在最难的,在于顶层设计——采取什么样的制度,设立哪些部门,招徕哪些人才,几乎每一项,都是一个重大课题,都需要从零开始。 据他介绍, 重庆 一开始提出的规划是3平方公里,此后经过测算,又将规划扩大到了10平方公里;为了更好地制定方案,两江新区还专门前往新加坡的一个数码城考察,与对方建立了联系。 而为了更好地了解云计算,政府组织了多次培训和学习。太平洋电信 重庆 项目负责人陈高峰有一次乘两江新区一位公务员的车发现,他的后座上放着一本云计算方面的书,很好奇,一问之下才知道,管委会领导要求公务员们人手一本,迅速了解相关知识,为发展新兴产业做好准备。 按照规划,这个“国际离岸云计算特别管理区”将建在位于 重庆 北碚区的水土工业园区,在 重庆 市政府的构想中,这里将会是一个既适合工作,也适合居住的花园型工业园区,有步行街,有电影院、小吃街,还有一个七星级酒店。 2011年6月11日, 南方周末 记者从 重庆 市 中心,原国民政府的行政中枢——上清寺出发,倒了两趟公交车,经过两个多小时才到达这片工业园区。然而,所到之处,除了黄土,还是黄土。在这个主要交通工 具为摩托车的小镇上,人们对这里正在酝酿的变化似乎一无所知。蒙蒙细雨中,只有起吊机在忙碌。“云计算中心不会到处开花, 重庆 不会在40个区县均摊,全国也不会在每个城市都布局,如果 重庆 把亚洲地区20%以上的数据处理外包业务集聚了, 重庆 就能成为‘中国队’,就可以代表国家参与世界竞争。”黄奇帆说。 然而,就在 重庆 信心满满地进军云计算 领域之时,全国各地的云计算中心已经遍地开花。以工信部确定的试点城市上海、北京为例,前者提出了“云海计划”,准备在未来三年培育十家年经营收入超亿元 的云计算企业;后者则提出了“祥云计划”,力争到2015年,形成2000亿元产业规模。它们的野心似乎一个比一个大——上海声称,要打造“亚太云计算中 心”;北京则宣布,要建成“亚洲最大超云服务器生产基地”。 © 鬼怪式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 2011/06/18. | Permalink | 光荣之路 Post tags: 南方周末 OMM通讯社@新浪微博 | [email protected] | OMM通讯社@腾讯微博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Read More

临时打开被墙的Google Profiles

来源: http://fhttian.info/archives/1607 众所周知, Google Profiles 在前段时间已被墙( 方滨兴就该砸 ),偶尔发现 https://plusone.google.com/ 这个网址,当你碰到404时,只要把 https://profiles.google.com/ 中的profiles改成plusone就万事大吉了,此页面还可以修改自己的Profiles资料。 我的Google Profiles地址 https://plusone.google.com/u/0/fhttian/

Read More

赵作海:被打一个月 生不如死就招了

screen.width-5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500;" border="0">
screen.width-5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500;" border="0">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screen.width-5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500;" border="0">
screen.width-5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500;" border="0">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screen.width-5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500;" border="0">
screen.width-5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500;" border="0">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screen.width-5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500;" border="0">
“我是无罪释放。”赵作海好几次把释放证摆到胸口,指着证说:“你们看,你们看,最高法院,无罪释放。”

看完了,他小心翼翼地把证叠起来。有人拿去拍照,他伸着脖子,眼睛不眨,一刻都不离开那张证。

赵作海背微驼,看人时眼神总有点紧张。

他的哭总是突如其来,哭声从喉咙里咳出来。不到一天,他哭了七八次。最厉害的一次,是说起儿子到监狱看他,没有叫一声爸。

他愿意提到自己曾经挨打,说到激动处,站起来缩着身子和手,演示着怎么被铐在凳子上、怎么被打。

他不愿意提追责。他总说,“我不懂,那是公家的事情,公家说怎样就怎样。”

公家的人来慰问他,他会恭恭敬敬地站起来,手贴着裤缝,鞠一个躬,90度。

被打,生不如死

新京报: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

赵作海:一入狱开始,头总是嗡嗡地叫,叫的常睡不着觉,这都是当时审讯时候落下的毛病,打的。

新京报:你当时在派出所两天,在县公安局一个多月,在哪里挨打了?

赵作海:都挨打了。在刑警队挨打最厉害。

新京报:你还记得当时怎么打你吗?

赵作海:拳打脚踢,从抓走那天就开始打。你看我头上的伤,这是用枪头打的,留下了疤。他们用擀面杖一样的小棍敲我的脑袋,一直敲一直敲,敲的头发晕。他们还在我头上放鞭炮。我被铐在板凳腿上,头晕乎乎的时候,他们就把一个一个的鞭炮放在我头上,点着了,炸我的头。

新京报:疼吗?

赵作海:直接放头上咋不疼呢。炸一下炸一下的,让你没法睡觉。他们还用开水兑上啥药给我喝,一喝就不知道了。用脚跺我,我动不了,连站都站不起来。

新京报:能睡觉吗?

赵作海:铐在板凳上,那三十多天都不让你睡觉。

新京报:受得了吗?

赵作海:受不了咋办啊?他叫你死,你就该死。当时刑警队一个人跟我说,你不招,开个小车拉你出去,站在车门我一脚把你跺下去,然后给你一枪,我就说你逃跑了。当时打的我真是,活着不如死,叫我咋说我咋说。

真是搁不住(受不了)打得狠。我就跟你们说,这么打你们,你们也要承认。你说秦香莲可是个好人,那她为啥招供,还不是打得狠。一天两天,三天,五天,搁不住时间长。再硬也招不住。

我后来说,不要打了,你让我说啥我说啥。

新京报:你的口供都是他们让你说的?

赵作海:他们教我说的。他对我说啥样啥样,我就开始重复,我一重复,他就说是我说的了。怎么打死赵振裳,都是他们教我的。说得不对就打。

新京报:在你的口供里,尸体在哪里,有两次供述,一次说是扔到河里了,一次说埋了,这也是他们教的?

赵作海:我胡乱说的,都是假的。他们问我,尸体弄哪里去了,我打得受不了,就胡乱说。

新京报:当时打你的人都是谁,几个人?

赵作海:四五个人。是谁我都忘了,12年了,其中一个主要的(当时)30来岁。

冤枉,我是有口难言

新京报:这么多年,想起这件事,你觉得自己冤枉吗?

赵作海:能不想吗?我冤枉啊。我脑子里转圈想着这个事情。我知道冤,冤有什么办法?墙倒一路都歪。你说没杀人,他们说你没杀,咋进来公安局了?所有人都不相信我,不相信还打我,说是我杀的。都说是你杀的,没人相信。

新京报:你在法庭上说过冤枉吗?

赵作海:我敢说吗?我说了他们再打我怎么办。别说那时候,就是前几天,我们监狱里的干部,因为这个事情来重新问我,我都不敢说。我害怕。后来干部非问我,他说你说实话吧,不说实话,你还想不想出去了。我才一五一十地说了,那是刑讯逼供,屈打成招。

新京报:你提出过一次申诉,后来放弃了?

赵作海:我到了监狱里面,监狱里对我很照顾,我想减减刑,我就出去了。就没申诉。我也不会写申诉。我还想,如果申诉出去了,弄不好人家再打我咋办。不敢想翻案,没啥指望了。

新京报:和亲友提到过冤枉这回事吗?

赵作海:没有。谁也没提过。我是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言。家里谁我也不敢说。

新京报:你在心里从未承认过?

赵作海:我从来没有在心里承认。那时候,法院的档案上给我写的是认定。啥叫认定?比如,我偷了菜,别人说我偷了,我没偷。别人说就是你偷的,这是认定。但我心里从来没有服过。

新京报:这些年在监狱里想的最多的是什么?

赵作海:我就想着减减刑,早点出来。这次如果我不回来,我又该减刑了。

新京报:想过赵振裳回村里吗?

赵作海:我不敢想。

新京报:如果赵振裳没有回来,你算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出来?

赵作海:70岁,70岁我就能出来了。

新京报:想过那时候出来的生活吗?

赵作海:我想着,我出来要捡捡破烂,做点小生意,还要生活。

新京报:没有想到能这么快出来吧?

赵作海:我都没想过我能活,没想到能混到这一步。

新京报:你希望那些打你的人给你道歉吗?

赵作海:道歉不道歉的无所谓了,打罢了再道歉,也没有啥意思,你原来的疼也不能揭下来。



狱中,蒙着被子哭

新京报:你在监狱里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赵作海:我在监狱里主要就是打扫卫生,在服装厂叠个衣服。我年纪大了,人家也不指望我,能干多少就干多少。后来,监狱照顾我,还让我当管理人员,管几百个人。干活累了,往那一坐,看着谁不干活,就能管管。监狱人很照顾我,其他人还没吃饭,我就能去吃饭,年龄大了。不挨打,说了还能算,我在里面也就不想啥了。

新京报:每个月有生活费吗?

赵作海:有6块钱,我也花不着,我都攒起来,我想着出去还需要钱,现在物价这么贵。

新京报:在监狱里是不是盼着出来?

赵作海:我是数着日子过,进来多少天,还有多少天能出去,一天一天算。

新京报:在监狱里最想谁?

赵作海:想儿子女儿,想家。

新京报:在监狱里会做梦想起以前的事吗?

赵作海:做梦都是梦见孩子去了。一做梦,就梦见孩子来了。我心里难受。我屈打成招,我不是冤的狠吗?

新京报:想到这些会哭吗?

赵作海:我哭,都蒙在被子里哭,不出声,被子都被我哭湿了。

新京报:孩子去看过你吗?

赵作海:二儿子去年看过一次。可是,他见到我没言语一声,一句爸都没叫。从来到走,没说一句爸。我急得,我心里特别难受。他恨我。你说我的孩子都不叫我了,我不是个孬人吗?他这么来看我,还不如不来,来了我心里更难受。

新京报:孩子怨你?

赵作海:我出了这事,妻子走了,家里没人了,孩子连学都上不成,满处要饭。我挨打,孩子受了很多苦。

新京报:在监狱里听到赵振裳回来的消息,什么感受?

赵作海:我哭了,我恨不得能一下子坐在地上。

新京报:想的最多的是什么?

赵作海:想到我被冤枉这么多年,我生气,悲伤。我也知道自己快被放出来了。



现在,我相信法律了

新京报:你知道妻子改嫁了吗?

赵作海:我知道,我也理解。我判了刑,连自己也养活不了了。我因为这个事情,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心里掉泪了,真是这八个字。

新京报:儿子知道你出来了吗?

赵作海:他知道了。他在外地打工,看报纸了。他跟我说要回来看我。现在,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他回来也没用。再说,他打工回来,人家不给他工钱。

新京报:对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赵作海:还是想做个小生意,贩个青菜卖,我以前就干这个。房子啥的,要弄弄,给儿子们成个家。

新京报:听说家里的坟被挖了?

赵作海:公安当时让我说尸体藏在哪里,我实在被打的不行,就说在坟里。他们把我父母和兄弟的坟都挖了。我要给父母重新修个坟。

新京报:对赔偿金有什么想法?

赵作海:我觉得不能低于150万。我是按照国家的标准,我不会算,别人给我算的。盖房子,给儿子娶媳妇,我还要养老。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追究相关负责人的责任?

赵作海:那是公家的事情。国家说他不行,他就不行,我说不行,也没用。我以前还是个劳改犯呢。

新京报:出来后觉得外面变化大吗?

赵作海:变化大,真是不敢想。土房也变成楼了,路我也找不着了。

新京报:你恨赵振裳吗?

赵作海:啥叫恨,啥叫不恨。我也不能知法犯法了,骂他打他都不行。

新京报:你现在相信法律吗?

赵作海:我是老百姓,以前不知道啥是法律。现在经过这次,我相信法律了。

新京报:以前大家说你脾气比较大,现在呢?

赵作海:我现在还有啥脾气,经过这个事,啥脾气也磨没了。

新京报:到现在,你最高兴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赵作海:最高兴的就是说让我出来,那个时候最高兴。这个事情最悲惨,也最高兴。

新京报:为什么?

赵作海:这个事情是悲惨的。但是现在人回来了,知道我是被冤枉了,这也是最高兴的时候。所以说,最悲惨,最高兴。

Read More
  • 1
  • 2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