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451506

Connect with 84451506 :

BBC | 英美两国领导人讨论投放石油储备

最近美国汽油价格不断上升(资料图片) 英国首相卡梅伦说,他在华盛顿同美国总统奥巴马讨论了英国参与投放战略石油储备的可能性。 BBC政治事务记者表示,这显示出奥巴马对美国汽油价格居高的担忧。 有关石油储备投放的时间,数量和期限都还没有决定。但路透社引述一位消息人士的话说,投放石油储备的详细协议将会在夏天前做出。 世界石油价格上涨令美国汽油价格“水涨船高”,从而威胁美国经济和奥巴马竞选连任。 英国过去也曾经参与过协调行动投放其石油储备以阻止全球石油价格暴涨。 目前由于中东局势动荡以及以色列伊朗之间的战争言论,英美两国领导人都对世界石油价格可能因此大幅上涨从而阻碍全球经济恢复感到担忧。 英国首相卡梅伦说,他之所以同奥巴马讨论投放战略石油储备是由于两国都面临同样的高油价问题。 卡梅伦说他和奥巴马总统都希望尽其所能帮助两国面临经济困境的家庭。 布伦特原油交易价格自今年一月以来已经上涨了15%。 当周四有关英美讨论投放石油储备的消息传出后,布伦特原油价格下跌了两美元,跌倒接近每桶123美元。

Read More

Upcoming Travel: SxSW and Malofiej

I will be at South-by-Southwest (SxSW) this year to speak on a panel, and also take part in the Malofiej awards and summit, where I will be a judge and speaker. Here are some pointers for those of you who might be at one (or both!) of those events. SxSW The panel I am on has the straight-forward title, Data Visualization is Dead, Long Live Data Visualization! Irene Ros (a former member of IBM’s VCL, incidentally) is the organizer, and it also includes Dylan Lathrop and Rosten Woo . Between the artistic and pragmatic proponents of visualization, design, infographics, presentation, and analysis, we should have a few things to talk about.

Read More

嗨!历史 | 中共革命烈士塑像惨遭“斩首” 警方介入调查

“马骥烈士永垂不朽”被人敲掉“马”字 马骥烈士石雕塑像的头部被敲掉 亲历八年抗战、在解放战争时期牺牲的革命烈士 马骥 ,生前受尽酷刑,为国捐躯,死后还被敌人挖出斩首。没想到64年后的今天,他的塑像也被人破坏。 作者:郑坚,选自:钱江晚报 这几天,一条有关东阳籍烈士 马骥 塑像惨遭“斩首”的帖子,在各网站流传,帖子上说:亲历八年抗战、在解放战争时期牺牲的革命烈士马骥,生前受尽酷刑,为国捐躯,死后还被敌人挖出斩首。没想到64年后的今天,他的塑像也被人破坏,这件事就发生在烈士的故乡——东阳市千祥镇金村。 这条帖子还附有相关图片,在微博上频频被人转发,引起许多网友愤慨。 而据记者了解,从案发(8月3日晚)到昨天已过了20天,头像仍未找到。东阳警方称,此案仍在侦破中,当务之急是做好群众工作,找回头像。 烈士陵园内,烈士塑像、墓碑被毁 金村烈士陵园位于村南1.5公里处,坐落在九龙山半山腰,烈士陵园占地4.5亩,分为两处,其中一处便是马骥的衣冠冢,这里矗立着马骥石雕塑像、两块生平介绍牌以及一座2.2米高的“马骥烈士永垂不朽”的纪念碑。 记者发现,马骥烈士的塑像面对着金村方向,只是头部已不知去向,从平台基座堆放的石板可以看出,这里尚在建设中。写有“马骥烈士永垂不朽”的纪念碑也被敲掉了一个“马”字,碎片散落一地。 “8月4日一大早,就听人说头像没了、墓碑被砸了。”马骥的亲戚、金村村委会委员的马英俊说:“当时我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去现场看了很震惊。马骥为国家做出了贡献,破坏者的行为对不住国家。” 他告诉记者,事发前一天傍晚,附近一位承包鱼塘养泥鳅的农户听到有汽车上山的声音,“所以我们确定这是一起恶意的人为破坏事件。”8月4日,他联系了在村里的两个叔叔马福山、马福兴,一同向千祥派出所报案。 “这不仅是对烈士的不敬,也是个人道德修养的缺失。”金村党支部书记马世东说。 烈士塑像和纪念碑建好不到3个月,就被人蓄意毁坏,村民们对此非常气愤,“雕像和纪念碑都是花岗岩做的,如不用大榔头,很难敲破的”。 千祥派出所副所长蒋向飞告诉记者:“现在头像还没找到,案件尚在侦破中。我们一方面在破案,另一方面也要做好群众工作。” 据了解,东阳警方介入调查此事后,村民们几乎每天去派出所打听案情。马骥烈士没有后代,目前,他的亲属正在积极征集破案线索。 他亲历八年抗战,被追认革命烈士 据有关资料记载,马骥烈士1919年出生在上海金山,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八年抗战中,历任辽宁省本溪县政府秘书、草河掌区政委等职。 1947年2月3日,马骥在率领工作队下乡开展工作时,被地方反动武装包围,在力量悬殊的战斗中,一串从背后打来的机枪子弹,射进了马骥的胸膛。当夜,群众冒着生命危险,把马骥的遗体偷运出来,装入棺椁。 1947年7月7日,草河掌人民为纪念马骥烈士,将其牺牲地兴隆村改名为马骥村。 解放后马骥被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安葬于本溪市烈士陵园。 2009年9月,在烈士亲属要求下,辽宁省本溪县有关部门批准,同意烈士亲属将烈士骨灰盒一具、烈士衣物回归故里安葬。 后来,在金村热心人士马立福的要求下,又另辟一处马骥烈士陵园,作为衣冠冢,以寄托烈士亲属和家乡人民的哀思。 “马骥烈士,因为葬在辽宁,本地人知道的不多。”马立福老人说,召集烈士亲属后裔筹募基金建造马骥石雕塑像和‘马骥烈士永垂不朽’纪念碑,也得到了金村党支部和村委的支持。”

Read More

北斗 | <天玑>满清的灭亡跟孙中山关系不大

孙文的国父形象是在1920年后随激进主义和党国体制伪造出来的,是党国体制不断洗脑灌输的产物,而不是人民自动选择的结果,就如同当年的毛太阳一样,孙文神象由于两党需要,从没倒塌过,在毛形象倒塌后,愚民需要另外一个神象来捍卫,于是就造就了孙文。     满清的灭亡跟孙中山关系不大   文 / 荣欢(安庆师范)     ( 承接前文 ) 孙中山三个月临时大总统不代表清朝是他推翻的     西汉末年农民起义者在推举首领时摆不平,突然有人提出有个刘盆子是汉室后裔,于是大家赶快到处找,找到了正在放羊的刘盆子,天上掉个馅饼正好砸着了这个放羊娃,就成了天下共主了。而孙中山就是这样的一个放羊娃。孙中山反清于政无能,于军无功,于财无制,于民无知。各省代表投票给孙中山不是因为孙中山讲“民主”而是因为孙中山没有本钱和他们玩真!这和1970年代台湾严家淦“当选总统”做蒋经国的“跳加官”是一个道理。没利用价值的时候就成了“地球弃民”癞皮狗!这还跟不久前武昌起义临时选个黎元洪当都督一个道理。正式总统还没选,各地就选个没军队没实权的孙当个临时的以便玩弄。还有当时各派系在等待袁世凯反正,袁世凯在各派系中有着什么样的地位,当时通行祖国南北最流行的四个字足以说明:“虚位待袁”。黄兴:“实为今日第一人物”。湖南巡抚吴大澄:“公向谓张幼樵为天下奇才,我见天下才非幼樵,乃袁某也。1912年2月12日袁世凯北洋军逼清帝退位,清朝被彻底推翻,2月15日南京参议院正式选举袁世凯为临时大总统。这样孙的使命也完成了,各派系就要求孙下台了。但反观这一年的孙中山,孙中山对日本人说:“当此次举事之初,余等即拟将满洲委之于日本,以此希求日本援助中国革命。”(孙中山:《与森恪的谈话》1912年2月3日,《孙中山集外集》167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于是乎孙当了三个月的临时总统也就此结束,以后孙再想当全国总统,不停地造反但历史再也不给他机会了。 另外孙中山三个月的临时政府也是非法的。他听到武昌爆发共进会领导的革命以后,急冲冲回国抢官当,他的总统一没有选举法,二没经过全国普选,然后就给追随自己的老部下们加官进爵,而同盟会以外的蔡元培、章太炎等人组织的革命团体则被排除在权利中枢以外。这是什么?是法制么?这是人制!当时的代表都是各地都督指派的,都没有经过哪怕是当地议会的推举。他们的目的主要是协调统一行动,但没有选举临时大总统这样的权力和合法性。另一方面,很多地方都督林立,也都分别派出了代表。南京政府利用这个有利条件,选择性地接受代表。其实当时已经有一个协调机构,就是大元帅和副元帅。大家达成的一致是,黎元洪为元帅,主持武昌前线的战事,而黄兴为副,负责南京的工作。结果,黄兴利用主持南京工作的时机,和陈其美一道,党内决定选举孙文为总统。当时的被选举人只有三位,孙中山黎元洪黄兴。很奇怪的是当时参加的直隶、奉天、山东、山西是哪位都督指派的,要知道山东军政府11月12日宣布独立,11月24日就宣布取消独立,11月27日四川军政府宣布独立。当年直隶、奉天、山东、山西,河南这些地方并没有督军,而且当地政府还忠于满清,所以很是搞笑。此外,就是临时大总统的确立,同盟会内部也有分歧。当时有两种模式,法国式的内阁制(中央集权,但设立内阁来分权)、美国式总统制(不设内阁,但地方分权)。宋教仁主张内阁制,但孙文选择了没有地方分权的总统制,成为了一个专制总统。后被迫下台,又临时改为内阁制,出演了一出随意国体的闹剧。当黄兴和陈其美利用控制南京临时政府的时机,突然选出临时大总统。选了以后,孙文还向各地解释是为了和北军谈判方便。各地才得以勉强承认。最愤愤不平的就是武昌了。辛亥革命最主要的发起人孙武兴冲冲地跑到南京,结果重要职务都给了孙党成员。孙武不平,反而被说成争权夺利。至此,武昌派大多加入民社,反对孙党的专权了。     其实孙能临时脱颖而出与当时中国的现实有关。帝制刚退,中国不可能建立所谓的共和。然而,由于清廷退的不清不楚,一下子谁继位都缺乏合法的依据。就好像以前的拳王都是谁打赢算谁,无论你用什么招。但现在,前拳王说我不干了,金腰带也丢了,你们谁爱当谁当。这样,虽然每个人都有了当新拳王的机会,但却都失去了当新拳王的合法程序,总不至于把已经不干的拳手打出来再痛打一顿吧?而论实力,自然袁世凯最强,但自己直接登位大宝,似与袁的传统观念不合,也难以服众。更糟的是没有对手,没人愿意出来对打一下。如果有人出来打,那打的越多,某种程序上,胜者继位的合法性越强。就好像旧拳王退了,唯一的实力派空拎着两个大拳头,有劲无处使。明亡于南方的东林党,清亡于南方的洋务派,这不是什么革命性,而是利益之争。   孙中山是个伪民族主义者 评价一个政府或政党是否进步,是否属于华夏正统的唯一标准,是看该政党对道教儒教的态度。孙中山拒绝穿汉服,他去祭拜朱元璋竟然穿的是军便服。自始至终鄙视道教,大部分时间信仰基督教,晚年虽然基督教信仰减弱,但敌视道教态度未变。可以断言孙中山和洪秀全一样都是伪汉民族主义者。他们是意图利用汉民族主义来达到用基督教代替道教的大阴谋家。宗教是火车头,既然信了外国教,大方向都错了。孙中山自称洪秀全第二。其实他和洪秀全一样,从西方拿了点自己也不明白的东西,改改细节然后就跟人吹牛:耶稣不是耶和华的儿子嘛,洪秀全是2儿子;美国不3权分立嘛,我们5权。在信徒里把自己立成偶像。造反可以,自己建个国家的本事就没有。为什么说是洪秀全第二呢,除了时间靠后之外,能力上,气度上也比洪秀全差,洪秀全怎么说也打到了长江边,还发动了一次北伐,孙中山死的时候势力还没越过两广;洪秀全在用人上,杀杨秀清他们至少也是用完以后,从黄兴开始,孙中山和其它领导人根本就相处不了,只有手下没有同伴,一有人看起来可以和他相提并论了,马上和人翻脸。   莫被孙中山的嘴炮所欺骗 孙中山只会一些说词,因为除了卖弄些概念,孙其实一无所有。当有人问他某次到国外筹款回国带了多少钱,孙说只带了精神。说到底就是忽悠民众。然而一旦他觉得自己有点影响了,什么民主共和也就成了狗屎。居然让黄兴等一众大佬也要宣誓对他孙某效忠。一旦自己做不成总统,就到处忽悠反袁,搞什么二次革命,甚至不惜卖国。孙逸仙一生,军事上,未领导过哪怕一场战争的胜利。政治上,未领导过哪怕一场革命的成功,因能力不济只得以贱妾身份献身于军阀轮流玩。论坚持华夏主义,他是彻头彻尾的洋奴,三民主义中民权主义抄自美利坚白蛮,民族主义抄自日本列岛(日本抄自德意志白蛮),一个毫无理论建树的白蛮奶水充塞的华夏皮囊而已。论个人人品,背叛真心帮助他的朋友无数,糟蹋女人就更不在话下。后来的体制就是孙文作乱之后的历史继承和发展。先亲美,后媚日,再联苏,二次革命,护法战争,广东割据,出卖满蒙,挑起内战。一生奔波反复无常为那般。留下徒孙三支,皆以国家为一党之私产,对内残暴对外卖国,亲日的去南京曲线救国与日本共荣,亲美的去台湾三民主义反攻大陆,宁为美国玉碎不为中国瓦全。另一派也曾高喊过武装保卫苏联。不过建国后被人翻盘,对外称苏联为修正主义,对内以各种名义清洗亲苏派。对于孙中山,中国人要避讳,而外国人则会秉笔直书。美国的史扶邻先生在《孙中山:勉为其难的革命家》一书的正文之外,以括号的形式审慎地指出:“孙中山和黄兴赞同三井总经理的建议:以二千万日元和两师军队的装备,作为割让满洲的交换条件。据说,此建议遭到东京政府的否决。”鄙人认为,国家领土丝毫不得与外敌用作交易!反之,不管他出于什么理论,就是民族败类。     法国史学家百合吉尔也认为孙中山是“头脑不清的政客”,主意多但思路混乱的机会主义者,醉心权力游戏等。错就错在我们的历史包括“学者”们重来都是“造神不造人”,君王、领袖包括西方的各式各样的人物,一吹就把他们吹成神仙了,这样很容易造成别人的反感,并抓准漏洞批判。孙、蒋、毛这些人物都是这样的。更重要的是,辛亥革命所创造的中华民国,是一个有“宪法、议会,国旗是五色共和旗、多党制”的国家,这些都被孙中山领导的军政党政力量消灭了。民国军阀混战,我等国民陷入内忧外患,民不聊生的境地,确是由孙中山1913年二次革命开了先例,孙中山是个天生的革命家,民国建立后自己想修20万里铁路一寸修不成,还得继续革命至死,最后却美其名曰“欲求文明之幸福,必经文明之痛苦”。说得真好,反正他自己是不痛苦的。孙中山那点理论,在他之前就已经有了,而后来的传播,基本都是学生和知识分子。这主要得益于新文化运动中涌现的一大批思想家、教育家,而这批人,以北大为首,还真不关你孙文的事,基本上都出现在北洋军阀时期。而孙中山1914年创立中华革命党时叫党员按指模子对孙文本人效忠而不是基于整个民众的意志,强调妥协共和本来就与强权政治是同套的做法。孙文的军阀行为不仅在宋教仁死后严重地破坏了民国的基础,使得力量均衡受到了破坏,还接受苏联的援助创造黄埔军校北伐。从此国内无宁日。孙文晚年代表的是国民党左派,思想源泉是列宁,国民党提出的节制资本是什么东西?列宁所谓的国家资本主义而已,中国资本在近代都没有壮大和发展,他却提出要学习苏联,搞所谓的节制资本,打击和摧毁资本发展,变成国家和官僚控制的极权党国主义,把中国刚露头的工业文明摧毁于萌芽之中,这就是孙文的真面目。在其后其统治的几十年里,中国没有宪法、没有议会,面对这样的成绩。这种伟大国父,世人真不能欣赏。孙文的国父形象是在1920年后随激进主义和党国体制伪造出来的,是党国体制不断洗脑灌输的产物,而不是人民自动选择的结果,就如同当年的毛太阳一样,孙文神象由于两党需要,从没倒塌过,在毛形象倒塌后,愚民需要另外一个神象来捍卫,于是就造就了孙文。各种各样的政治需要把他打造成所谓民主的化身,正义爱国的化身,如此而已,为政治强暴人民思想而已。而现在的某些孙粉一方面高歌“浩浩荡荡不可阻挡之历史潮流”,一方面又夸大个人在历史中的作用,荒谬至极。由于不能树立自身内心的独立信仰,无法构建强大的内在精神世界,一些国人是当奴才的最佳材料,这也是很多人现在盲目崇拜孙的原因。关于孙在民国以后的所作所为及其具体分析这篇文章就不过多阐述,我以后再单独写一篇文章以享读者。     【有关书籍史料】 1,曹亚伯,《武昌革命真史》 2,陈锡祺,《孙中山年谱长编》 3,茅家琦等,《孙中山评传》 4,杨天石,《寻求历史的谜底》 5,郑曦原,《帝国的回忆:美国人眼中的晚清社会》 6,杨兴安,《杨衢云家传》 7, 谢一彪,《光复会史稿》 8,沈渭滨,《孙中山与辛亥革命》 9,石彦陶,《黄兴传》 10, 黃宇和,《孙逸仙伦敦蒙难真相》   原文地址:http://blog.renren.com/blog/225318469/722285890     (采编:黄理罡;责编:黄理罡)    

Read More

中国选举与治理 | 金正日为什么不学中国的改革开放?

金正日为什么不学中国的改革开放? 作者:陈智胜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8-28 本站发布时间:2011-8-28 8:54:07 阅读量:1282次   核心提示,金正日为什么不学中国的改革开放。其实质在于,人民生活的改善,当他们意识到他们可以活得像一个人时,必然伴随着权利意识的觉醒,继而认识到他们改善了的生活不是被某个伟大领袖赐予的,而是被剥夺了他们原本就应该拥有的追求幸福的权利,当民众权利意识的被唤醒,统治者的麻烦也就来了,其后果就是专制者统治下的民众不会再感激金正日政权,那种维系专制制度的感恩与被感恩的治理体系就会被摧毁,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当下社会进程正是在这一点上提供了反动力而不是动力让金正日坚信其不学习中国的改革是正确的。   正文:   朝鲜统治者金正日在今年一年之中两度访华,外间评论其是为了其子金正恩的世袭权力能得到中国支持而来,同时他还走访了一些中国改革具有样板性的城市如苏州、深圳等,显然中国领导人的苦心是显而易见的。但敬爱的金将军不是第一次参观中国的改革成就,每每羡慕不已,但回国后则悄无声息。这么多年过去了,很显然中国领导人的苦心没有得到回报,而且朝鲜的局势也变得日愈复杂起来。但就此----目前危机重重的朝鲜政局,如果朝鲜还想保持它的政治制度,我们很难不提出这个疑问,金正日为什么不学习中国成功的改革经验帮助其摆脱经济上的瘫痪从而也助其摆脱政治上的困局?   这里想起了胡适的一段秩闻,当年中共即将取得政权时,即将进入和平解放的北平城时,胡适在国民党专制的帮助下准备离开北平,但其子胡思杜却不愿,认为自己没有所谓的反动历史,当局应该不会为难他,让他过一个普通人的正常生活,胡适告诉他,美国人来了,有面包也有自由,苏联人来说,有面包但没有自由,他们来了,即没有面包也没有自由。结果,其子没有活过十年,57年反右中自杀身亡。   到目前为止,有史以来,也可能是最后的一个专制政权--所谓的社会主义的朝鲜,其带给人民的苦难可以说是最深的---如果不算将革命进行到底而没有成功的赤柬政权外。在残酷的饶有趣味下,巧合的是,三个专制制度最为深固的前苏联,中国,自然逃不了朝鲜,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发生大饥荒----而其他的社会主义国家也好不了多少,与其只差不一步之遥,也是处于那种饥饿半饥饿状态。只是前两者的大饥荒通常只会有那么一次或屈指可数。但前两者通常都会吸取教训,能够走出这种制度困境,提供有面包(虽不好吃)但没自由的生活。这也可以换另一个角度来看,说明他们的专制制度承受力是经不起反复的政治和经济不稳定的因素干扰的,不管当权者有什么样的政治理想和宏伟蓝图,他们都得在能够提供面包的情况下才能如愿,更说明专制者不管多么专制也还是会面临着外部的制约,这样他们的权位才能保持下去。但朝鲜是个例外,其大饥荒从九十年代中后期以来一直持续到现在,将近二十年,饿死了这个国家据不完全统计有两百万人之,相当于其国民总数的十分之一,而且在可见的将来它的国民仍然看不到任何希望,人民连基本的生存可能都不能保证,但金氏政权仍然能够稳如磐石,这在某个程度上也表明,朝鲜的专制程度是所有采取专制制度国家中最为极端的也可能是最为极致的,苏东社会主义国家的专制制度的基础是来源于马列主义的理论思想及实践,而朝鲜则把这个制度的地基夯得更深在其下更加进了一块封建皇权专制的奠基石。这几乎是一个奇迹,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那就是在朝鲜,本来风牛马不相及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最先进的思想(对那些相信他的人和组织来说)与最落后的封建主义的专制制度竟然成功地嫁接起来了。社会主义不排斥领袖崇拜,但肯定会排斥政权的世袭制,但朝鲜做到了,而且目前来看还很成功。   面临着这样的经济困境,金正日为什么不学中国的改革经验?粗看一下,好处是显而易见的,经济会强大,国防会巩固,人民的生活会得到改善,政府也会有钱,也会让它在与外国政府打交道时会有面子,当然它的官员也会变得富裕同时也有了可以大肆腐败的机会,从而弱化国内的政治困局,金将军的奢侈生活还可以更上层楼,至少它的人民不会因为脱北成为难民而给他的制度抹黑。但深入分析下去,却发现不竟然,人民的生活得到改善,人民就会感激金大将军吗?不会,因为中国的改革提供了答案,人民会发现,随着生活程度的提高---因为经济生活的改善也包括文化生活,他们获得信息的社会不再是孤岛,朝鲜当下也正在发生这样的进程,人民通过私下的渠道能够看得到韩剧,了解到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精彩,不是全世界的人民羡慕他们,而他们羡慕外面的世界。他们的生活就应该是这样的,他们之所以过苦日子,不是因为他们的懒惰不勤奋,而是因为当权的专制者剥夺了他们追求幸福的权利,一旦人民意识到了权利,对专制者来说,麻烦就来了,人民就会寻找真相,寻找答案,进而从自身找到改变社会的动力,中国不正是处在这种当下进行时吗?人民最终会获得辨别力,会发现什么是谎言,什么是真理,什么是良知,什么是道德。总之,专制制度所懒以生存的支柱之一,对思想的垄断权就会被打破,当一个政府继续说谎时,他们就不会再相信。而最为致命的是,不是政府公信力的破产,而他们的人民在找到真相之后,将会坚信,金大将军及其世袭专制制度是他们追求幸福权利的最大障碍。这里尤其要说一下,专制国家与民主国家的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关系上的区别,后者是一种被信任与信任的关系,统治者的合法性来源于被统治者的信任----通过民主选举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信任,而前者的专制制度则是一种虚假的感恩关系,统治者与被统治者是一种虚假的被感恩与感恩的关系,朝鲜人民的幸福生活是金大将军赐予的,人民理所当然地应该感激他,崇拜他,因此他继而变得神怪,既然神圣了,当然容不得有任何侵犯,既然他那么神圣,那么容不得侵犯,自然他的家族也会变得神圣,变得不容侵犯,逻辑就如此演绎下来,他的后裔自然顺里成章地能够继承他的神圣不可侵犯----也就是承认世袭制的合理性。当然朝鲜人民的不幸福生活,则与金将军无关,是外国敌对势力的阴谋及迫害,即使是这种不幸福生活也多亏金大将军的只手擎天的捍卫,没有让他们的不幸福生活变得更不幸福,因此他们还是应该感谢金将军,只是更不幸福的程度在哪里,那就是金将军政权下的宣传部门的重任了。   改革开放的前提,是让自己走进世界和让世界走进我们,让世界和我们成为一体,这原本是题中之义,正是这题中之义让金将军的政权变得更加危机重重,更加不可能有动力去学习中国的改革开放。金氏政权得以存续的一个关键就是谎言政治,而让之成功的前提,就是信息封锁,让朝鲜成为一个信息孤岛,这样谎言就不会被戳穿,谎言就可以继续有公信力,如果你的收音机只能收听一个台,即使你再聪明,再理智,再有良知,你都会因为没有选择而只能依靠谎言做出选择,朝鲜专制政权成功的很大一部分正是基于此。那他们为什么要学习中国的改革开放,给自己的统治自找麻烦。   社会统计学上有这样的几个词:正相关、负相关、不相关来描述他们的对象关系,在成熟民主国家中,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存在着一种正相关关系,当民众感到国家的经济发展不好,他们的生活受到影响,那么他们的国家领导人就有可能下台,在民主不那么成熟或是从专制向民主过渡的国家里,则正相关和负相关的关系有可能同时存在,他们的国家领导人有可能因为干得好而下台或是继续执政,这也正是反映了他们的民主制度的不成熟或是政治上的混乱,这最后一种,不相关,则正好恰如其分描述了朝鲜的政治关系,世界舆论都说金氏政权是一个骄横的政权,老百姓连饭都吃不饱,他们竟然还要大力发展需要用金钱堆起来的游戏,核子武器。金将军为什么这么骄横呢?正是这种不相关赋予了他的骄横性。在某个方面,这也是有权者与有钱者的区别,有钱者当投资或资本缩水时,他必然会压缩他的投资,如果他的生活很奢侈,他必然会变得收敛起来,总之有钱人的财富与他们行为存在着一种相关的关系,形成互动。但像朝鲜这样的专制国家可以说是一个孤例,除了在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存在感恩与被感恩的关系外,在其他所有的关系上都是一种不相关关系,尤其是在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生活方式上表现得最为突出,当人民的生活幸福时—注意这只是一种假设,金将军很奢侈,买名车饮豪酒,当人民的生活不幸福时,金将军还是很奢侈,照旧买名车饮豪酒,如果非要找出区别,那也只是劳斯莱斯与法拉利的替代关系,他们的生活品质是不会打任何折扣的,总之,人民生活的幸福与否与金将军的奢侈生活存在着一种不相关关系,那么让朝鲜人民走改革开放的道路改善他们的生活又有什么必要呢,而且这只会带来正相关或是负相关或是两者都相关的关系后果。改革一旦发动,改革一旦取得成果,人民的生活一旦得到改善,必然的逻辑,那就是人民权利意识的觉醒,只会让金将军一家可能会受到压力无法再买名车与豪酒,那金将军决不是白痴。当专制者的自私到了极点时,这自然是最理性的抉择。因此他决不是固执,决不是冥顽不化,也不是自掘坟墓,而恰恰是改革开放是在给他及他的家族自掘坟墓。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当下社会进程正是在这一点上提供了反动力而不是动力让金正日坚信其不学习中国的改革是正确的。   所有上述原因造成了他的骄横,但显然还不完全,正是联合国意识到这种不相关性,让这种不相关性变得相关,对朝鲜实行了贸易禁运,特别是对奢侈品的严格检查,但数年过去,他仍是这么骄横,为什么?这才是真正的答案,是因为中国有人认为他有着政治的正确性,而正是基于这种认识,使中国成为朝鲜的亲密伙伴,屡屡让其起死回生,死不如生,使联合国的禁令成为一纸具文,让金将军与他们保持着不相关的关系。而这种不相关关系,在中国也变得日愈严重起来,大量裸官的出现,便是当下最为政治正确性的中国特色的标签。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