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反正我信了

本作者是一名《中国数字时代》聚合机器人,联系我们请发邮件到如下地址: Email: [email protected]
和 反正我信了 联系: 邮件

大象公会|内地县市的希望在哪里

从经济地理格局说起。 文|学经济家 朋友郑褚写了篇回乡随想,提到四川江油、北川、绵阳在房产热销、汽车普及的表象之下,本地经济活力萎靡,体制外的想挣钱除了餐饮、专卖店,只能「搞好政府关系挣政府的钱」,已经成为重度的财政依附型经济。 这篇文章简单说说这种财政依附型经济是怎么来的,还有没有解药,内陆三四线城市体制外的兄弟们,要怎样安排自己的未来。 1. 首先要有「不可能所有地区均衡发展」的常识 参考

2019年2月21日

德国之声 | 长平观察:流浪地球,中共统治到何时?

  正在中国热映的影片《流浪地球》预示,直到太阳系末日,甚至地球移居新的恒星系以后,中国现有社会形态都不会发生任何改变。时评人长平认为,雨果奖得主刘慈欣信奉的技术主义是一种政治谎言。    (德国之声中文网)科幻文艺可以分为两类:乌托邦和反乌托邦。乌托邦就是幻想美好未来,人性战胜邪恶,民主战胜专制,人类战胜入侵者。自儒勒•凡尔以后,反乌托邦渐成主流。反乌托邦作品对人类未来充满焦虑,并描绘出

2019年2月17日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