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 aggregator

Connect with CDT aggregator : 邮件

明镜:周永康称病住院,遭到清算的机率大増

北京政法界人士对明镜新闻网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虽然偶尔露面接见一下小国来宾,但他现在多数时间称病住在北京301医院,很少到政法委办公楼上班理事。 中共中央宣传系统日前下达指令,要求中共所属或所能影响的媒体,用各种方式宣传中共党内民主选举成果,为中共十八大营造民主气氛。事实上,5月7日进行的那次所谓「秘密海选」,恰恰引爆了新一轮更激烈的权力斗争。周永康和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被指涉嫌操纵了这次「海选」。令计划在这次「海选」中得票数排第三,仅次于张德江和李源潮。  政法界人士指出,周永康因为薄熙来、陈光诚事件饱受党内外质疑,如今又陷入和令计划操纵「海选」丑闻,引起退休和现任多数政治局常委的批评,从而使周永康未来遭到清算的机率大増。  针对较早前英国金融时报有关周永康已移交权力的说法,政法界人士说,事实上,周永康只是称病住院,不到政法委上班理事而已,并没有将权力交给政法委副书记王乐泉或孟建柱。但是,政法系统最近几月大事连连,已有取消政法委之议。由各地的省委副书记兼任政法委书记,便是明显将政法委虚化。 相关日志 2012/06/04 -- 多维:周永康“再续传奇”,令计划“躺着中枪” 2012/06/04 -- 博訊:北京3·18神秘车祸再度打乱中共十八大布局 2012/06/03 -- 博讯:令公子高速车震死亡牵出令计划、周永康、薄熙来三角政治同盟(这故事越编越离奇了) 2012/06/03 -- 博讯:令公子车祸牵出令、周、薄政治同盟:操纵常委初选、高层震怒 2012/05/29 -- 周永康大势已去 胡温着手整改政法委 2012/05/27 -- 周永康敦促各级政法机关强化人权意识(“当周永康同我们讲人权时,总让我们觉着怪怪的”) 2012/05/24 -- 《纽约时报》 中国的最高安全主管似仍手握权力 2012/05/24 -- 法新社:呼吁免职周永康 中共党员传遭讯 2012/05/19 -- 周永康全票当选新疆18大代表 2012/05/19 -- 联合早报:让人看不清的“康师傅”

Read More

“延迟退休”引爆全民抵制 人社部强硬称势在必行

对于目前大陆遭受众多非议的“延迟退休”政策,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社部)称是大势所趋。早在6月5日,人社部首次称,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就遭到大部份民众的强烈不满和反对,有媒体调查称九成人表示反对,认为这就是一种赤裸裸的对中下层劳动者的剥削行为! 超过9成民众反对“延退” 为社保输血 据《每日经济新闻》6月13日报导,人社部官员称,出台弹性延迟退休的政策方向是大势所趋,现在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在养老金缺口压力持续加大的情况下,延迟退休可以成为纾解社保基金缺口压力的一条通衢,每年可减缓养老基金缺口约200亿元。大陆媒体也承认这点资金对目前1.7万亿元的缺口只是杯水车薪。 早在6月5日,人社部首次称,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下半年将启动这方面的调研工作,就遭遇强烈反对的声浪。 截至6月12日,官媒人民网对此调查中,发现超过9成的民众反对“延退”,只有2.4%的人接受。 大陆于国富律师对政府出台的这个政策解释道:“社保制度本来就不是为了你我养老而设立的,而是国家为了摆脱对上一代劳动者的养老义务而出台的。上一代劳动者愿意领取极低的工资,换取国家对养老的承诺。政府留下了他们创造的财富,却把本应从这些财富中支出的养老金一笔勾销,从下一代劳动者的交费中来解决。” “国家没有诚信,政府如同强盗” 上海职业作家金满楼也在微博上评论说:“国家没有诚信,政府如同强盗。养老金一直是大窟窿,这是不争的事实,现在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又是延缓退休,又是延迟领取,又是3月不交就清零,花样百出,只为赖账。养老金是老百姓的保命钱,耍流氓那是引火自焚。有没有办法解决?卖掉国企填补窟窿!这本就是欠中国人的,根绝垄断,拔掉抽血管,好事!” 他还说,养老金是保命钱,关系每个国民,口子一开,后患无穷。广东的Asupertramp也举例说,6月初天朝给了上合组织国100亿,然后宣布向阿富汗提供1.5亿元无偿援助。最近两条新闻:1、深圳医保拟规定需连续缴费25年。中断3个月清零;2、养老金缺口1.7万亿,6月5日,人社部表示,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已是一种必然趋势。——天朝内政外交就是两句话:对外要脸不要钱,对内要钱不要脸。 “这都是阴谋,为国企私有造舆论” 山东的“幽巷深处”则表示:“这都是阴谋,为国企私有造舆论,卖国企充实养老金,正合当朝下怀。全国几百万中小企业已经贱卖完了,你得到啥?——下岗!水太深三思啊!” 广东珠海的“苏影小语”说,这要多冷酷且残忍的心才能制定这么坑人的政策?! 北京著名作家北村在网上跟众人分享了一个故事,用来讽刺这个人社部将新出台的政策:“张三,缴纳社保数年,因故中断三个月,清零;又开始缴,又数年,又无奈中断,又清零。他再也不敢中断了,又开始缴,坚持缴到老,老到干不动了,但没凑够年数,还得干还得缴。终于缴清,终于病了,丧失工作能力了,这时告诉他:退休金领取年龄推迟了。他话还没听完,已经蹬腿挂了。” 养老金缺口?公务员不缴纳 退休后养老金却是普通工人的几倍 腾讯网网友最热捧的头几条: 哎,只有国营企业及公务员才能到60岁单位不开除,你去调查调查,农民工超过40岁的看哪个工厂要,在外面打工的基本人家要求不超过35岁,哎农民工最受伤,40岁没工作,温饱问题都是问题,上老下小,种粮食养猪不赚钱……。政府少给什么国家少捐的款比什么都强,少做形象工程、贪官少些……。别说200亿了……。我想一年节约400亿随便节省。——腾讯网友翱翔 养老金缺口的真正原因究竟在哪,公务员一分钱也不缴纳,他们退休后的养老金却是普通工人的几倍,如果你们缴纳养老金退休后和工人养老金看齐,补这个缺口应该不是问题吧,这个问题难道人社部不知道吗?企业职工辛苦缴费退休后,领到的确是只能糊口的几个钱却还要延迟退休,被企业辞退后还自己交钱,难道你们非要把这些群体逼上绝路你们才肯善罢甘休吗?有缺口应该公务员缴纳养老保险金,难道就只有你们是社会主义的特殊公民吗?制定政策的人你们也该反省反省了吧。——腾讯网友读你 为减小社保压力 用时间杀死劳动者? 延退不利于年轻人就业,当年为了延缓就业压力,大学扩招,但是四年后压力又来了,满大街的高学历都无处就业,现在年轻人又要与老年人抢工作了,矛盾会更加尖锐!难道减小社保压力就要用时间杀死不少劳动者的方法?我们普通劳动者不能享受到就有的权利!如果真要推行延退,也应该采取自愿的态度,正常还按男60、女55,如果有谁觉得自己身体情况好,还能干,让他们和用人单位、社保公司签协议,干到65(60)去!我是个普通百姓,我要维护我的权益,我抵制延退,我投反对票!–腾讯吉林省网友巨星 引用“据记者了解,这项退休政策制订时,全国人口平均年龄50岁,而目前,中国人口的平均寿命已超过70岁。”你脑子坏了吧,平均寿命50岁,男60岁发,女55岁发,直接发冥币的吧?按照你这样的逻辑,现在平均超70岁,那不是应该男80岁,女 75岁再发养老金?你敢这样说?看全国人民不打死你!——腾讯杭州市网友把红杏拽出墙 相关日志 2012/06/14 -- 延迟退休填补不了社保黑洞 2012/06/14 -- 中国社保缴费达工资40%以上 181个国家中排第一 2012/06/14 -- 對雇主來說,中國向外國人徵收社保費用的新規捅了馬蜂窩嗎? 2012/06/14 -- 强制社保,作为一种庞氏骗局,应当取消 2012/06/14 -- “养老金双轨制”岂能越拉越大?——从养老金看中国的封建等级 2012/06/10 -- 水木社区:触目惊心的养老金和社保 2012/06/08 -- 抢钱咯:深圳社保新规 断3月缴费清零 2012/06/07 -- 环球时报:从容迎接中国推迟退休的时代(我们是不是可以从容抵制交养老金?) 2012/06/07 -- 安邦-每日经济-第4189期 2012/06/07 -- 中国的养老金危机

Read More

介入李旺阳“自杀”案 唐荆陵全家被骚扰

美国之音陆杨 中国广州维权法律工作者唐荆陵因介入六四民运人士李旺阳离奇“自尽”案,他和家人昼夜受到骚扰,不得不暂停工作,不过他表示,一旦时机成熟会继续进行相关事实搜集调查工作。 *为免家人受骚扰 被迫撤出介入* ​​ 中国广州维权法律工作者唐荆陵     ​​维权网消息,中国独立法律工作者唐荆陵6月7日在湖南邵阳接受湖南知名民运人士李旺阳妹妹李旺玲的委托,调查李旺阳离奇死亡案件。唐荆陵曾经是律师,由于他长期从事维权工作,为弱势群体争取公民权利,被当局剥夺了执照。 唐荆陵开始关注李旺阳案之后,他在广州的家人每天受到骚扰。 已经回到广州的唐荆陵星期四(6月14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必须回到广州,因为家人受到的骚扰越来越严重。 “星期三晚上回到家中。因为我太太已经被骚扰了好几天了,而且越来越严重。” 唐荆陵说,他们会打电话来,或者直接拍家里的门,起初说要查寻网友的情况,后来就直接要找他本人。唐荆陵告诉记者: “他们还会深夜或者凌晨来拍门,如果我太太不开门,他们就会强烈地拍打。起初的接口说要查身份证,其实我和太太在这里住了好多年,他们并非不认识我们。而 且我家楼下当局早就装了监控录像的,我们进出他们都知道。因为深更半夜拍门,我太太一个人在家,这个情况那我必须得回来了。” 唐荆陵说,他太太不堪骚扰,打电话投诉,还受到接听电话警员的辱骂。 *暂停介入 骚扰即停* 自从唐荆陵回到广州家中,当局对他们的骚扰就暂时停止了。  “现在就没有了。因为我估计当局的目的首先是让我先回到广东,下一步会怎么样,现在还不知道。因为我回来了,当局就暂时没对我太太和我本人进行直接的骚扰。就是没办法到那里做一些适当的调查,当局就可以接受了。” 唐荆陵说,接手李旺阳的案子是出于对他从事民主事业的敬佩。 李旺阳离奇“自杀”身亡之后,有维权、异议人士纷纷发表“我不自杀”声明。 *时机成熟 继续查找线索* 唐荆陵的确顾虑自身安危,毕竟他的家人因此受到了人身威胁。记者问他,是否也需要发表一份类似的“我不自杀”声明。唐律师表示,从内心讲,许多人都有发表这样一份声明的渴望,不过这并不能改变维权人士、异议人士被自杀的事实。 唐荆陵表示,一旦时机成熟他还会继续调查跟李旺阳“被自杀”案相关的信息,尽管调查很难进行下去,因为跟案子相关的所有知情线索都被当局控制。他还表示,如果有其他律师愿意一起介入,他很乐意邀请他们共同进行有关调查。 另一方面,网友王译王译 ‏@wangyi09中国当地时间6月14日晚7点左右在推特发出紧急信息:因李旺阳先生遇害一事,湖南方面继续加大对李先生亲友的攻击力度,刚才收到邵阳新宁罗茜的信息,他被当局强制带去了广西,请转发。 李旺阳6月6日在邵阳一家医院离奇死亡,警方说是“上吊自杀”。但是李旺阳的家属和中国境内外各界人士提出各种质疑,认为李旺阳是“被自杀”。 李旺阳因为在89年六四期间担任湖南邵阳工自联主席以及后来继续从事民运,先后坐牢22年,去年刚出狱。 李旺阳死后,有网友发起严肃调查李旺阳死亡真相的紧急联署,目前已经有近9000人在网上联署。国际特赦组织6月12日致信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敦促彻查李旺阳突然离奇死亡事件。 不过,据同北京有许多关系的多维新闻网说, 李旺阳死亡谜案“再有新进展”。该报道援引消息人士话说,李旺阳案发生后,北京方面极为重视,“已令湖南省委书记周强着手处理相关事宜,连日来周强已多次与北京方面协调如何妥善处理,相信不日就会有调查结果公布于众。”

Read More

陽光時務 iSunAffairs » 香港悼念李旺陽萬人大遊行

陽光時務 iSunAffairs 陽光時務 iSunAffairs 「六月飛霜,千古奇冤,還李旺陽死因真相!」六月十日,中環出現了一片白菊花海。二萬五千名黑衣人高舉白菊,為李旺陽討回真相。透過主流媒體的報道,結合公民組織的行動,然後網上動員,不只「六四」、不只「七一」,更多的香港人走出來,一個更具效力的凝聚民間力量的模式成型。 文/黃麗萍  圖/Benson Tsang 維園的十八萬燭光熄滅尚不足一周,六月十日下午,逾萬香港人,穿上黑衣,再次為六四受難者走上街頭。他們填滿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浩浩蕩蕩遊行到中聯辦。遊行者手中高舉的不是燭光,而是一朵朵白菊花,在中環直插雲端的商業大樓之間,形成了一片白菊的海洋。 「六月飛霜,千古奇冤,還李旺陽死因真相!」 誰是李旺陽?六月二日,香港人從有線電視新聞看到李旺陽的故事。李旺陽今年已經六十二歲,二十三年前的六四期間,身為工自聯主席的他,在湖南領導工人聲援北京學生。鎮壓後,一直被監禁了二十一年,直到最近才獲釋,就這樣在獄中度過了人生最後三分之一的時間。電視片裏,可以看到入獄前完完好好的一個人,在獄中飽受酷刑,出獄時雙眼看不見,雙耳聽不到,雙腳也不太走得動。二十二年肉體、精神上的消磨,磨不掉一絲堅定的意志,這位身體虛弱的老人,對著鏡頭,依舊敢言,字字鏗鏘:「為民主,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為了國家早日進入民主社會,我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 誰料到報道播出四天,六四23周年之後不到兩天,李旺陽死了。 六月六日,香港人再次在電視上看到李旺陽的身影,已經是被一條白布纏頸的李旺陽屍首,掛在邵陽醫院病房窗邊。妹妹李旺玲緊抱著哥哥的屍首不放,哭著說:「我的哥哥呀,坐了二十多年牢都沒死,結果就這樣了……」 當局稱李旺陽是上吊自殺。一個雙目失明、行動不便的人如何有這個能力?網民紛紛質疑。而據親屬說,當時拍到遺體是「雙腳觸地」,而且李旺陽於前一天更向親友表示要努力醫病,要買個收音機試試自己的耳朵,求生意志強。死因疑點重重之時,遺體卻被當局強行移走。 網絡沒有把事件帶到內地各處,但把遠在湖南的不公義拉到香港人的眼前。李旺陽「被自殺」的報道在Facebook迅速廣泛流傳,主流媒體如有線電視、《蘋果日報》、《明報》、免費報章《am730》等繼續每日跟進報道李旺陽消息:李的屍首被迅速火化、親屬受到嚴密監控、妹妹與世隔絕,不知所蹤、下任特首梁振英的避而不談……進一步激起香港人的怒火。 香港的民間組織亦對事件作出迅速回應。香港學生專上聯會、民間人權陣線、華人民主書院、香港基督徒學會等超過三十個公民社會組織,在李旺陽過身後一天即召開記者會,共同發起六月十日的「聲討屠夫政權、萬人遊行尋真相」大遊行,計劃由中環遮打道出發,遊行至中聯辦的正門。主流媒體報道+公民組織行動+網絡動員,一個凝聚民間力量的模式成型,短短三天,就號召了二萬五千人上街,大家都始料不及。 主辦團體公佈的遊行人數是兩萬五千人,這個數字遠遠超出聲援劉曉波、艾未未、陳光誠的香港集會人數,也是近年來,單次的、非本地的新聞事件在香港集結人數最多、反響最大的一次。從警力、遊行路線看來,警方也低估了這次遊行的參與人數,遊行人士很容易就突破了警方的人牆,而預設的遊行的路線根本不足夠容納遊行人士。 其中一個發起遊行的組織「民間人權陣線」的召集人黎恩灝也說:「遊行人數遠遠超過預期,我們原先估計只有大約一萬人。」 遠在湖南的一次死亡事件,與香港半點關係沒有,爲什麽能在香港社會引起如此劇烈的情緒震盪?以至於短短三天內就訴諸街頭,並把矛頭直指中聯辦? 黎恩灝認為:「這顯示出越來越多人醒覺爭取民主中國,並不只是『六四』、『七一』才出來做的事。『六四』悼念的雖然是廿三年前的事,但對人權的打壓和人性的殘害,今天仍在發生。」 結果,二萬五千人穿上黑衣,一手拿著白菊花,一手拿著李旺陽的遺照,萬人大合唱著《自由花》、喊著替李旺陽申冤的口號。當遊行隊伍走到西區時,大家一起高唱Beyond在「六四」之後寫下的《歲月無聲》:「迫不得已唱下去的歌裏,還有多少心碎?可否不要往後再倒退,讓我不唏噓一句。」不少人今次更是第一次走上街頭,都是因為看到廿三年來的「倒退」而「心碎」。 在隊伍前頭的江先生,坐著輪椅,行動不便的三十個年頭,沒有參加過遊行,今次堅持走出來,他說:「見到自己大陸的同胞這樣,真的好傷心,覺得很不安樂,這次事件激發了內心的憤慨,所以即使辛苦也要走出來。」 在隊伍中間,高小姐一家四口,帶著兩個分別4歲和1歲半的孩童參加遊行。她說:「好痛心,中國可以這樣殺死一個人而不覺得自己有錯,我覺得好恐怖,是一個很大的倒退。我同兒子講,有人做了壞事,不肯承認,我們今天走出來告訴他聽。」 高小姐除了2003年參與過五十萬人大遊行之外,很多年都沒有參加遊行,「六四」的晚會也多年沒有參加,她說:「我覺得中共的領導人一代換一代,會越來越開放;但這件事後,我不會再相信,這23年原來不只沒有進步,還是個大倒退,我要站出來告訴下一代現在的中國是怎麼樣,民主這條路一定要一直走下去。」 著名時事評論員劉銳紹也是二萬五的其中之一,走到中聯辦附近,等待著警方開路,讓市民在中聯辦門外向李旺陽獻花。他說,香港人已經越來越警惕,因為大家發現國內和香港是不可以截然劃分的。雖然是發生在國內的事情,但同樣的管治思維會慢慢滲入香港,讓香港現有的兩制越來越萎縮。 「這件事很直接了當告訴香港人知道,要醒覺了,過去那種懷柔政策,原來懷柔到最後是『化骨綿掌』,你的肉體也可以隨時消失。如果大家不想中這個『化骨綿掌』,就要站出來。」 劉銳紹二十三年前曾在天安門採訪,是見證六四現場的記者之一,他認為李旺陽事件衝破了很多很基本的底線,完全想不到有任何可以為政府開脫的空間,地方政府要負上直接責任,中央政府也有間接責任:「在李旺陽的死亡過程中,北京應該沒有給過任何具體指示,但如果只將責任推在地方官員身上,這是不全面的。從中央到省級,是有一個很硬的精神,對於一些不穩定因素,必須用快、狠、準的方法來處理。上級縱容下級為非作歹、鞏固權力,而下級在上級的縱容下保護自己的利益,變成上下結成的利益共同體。如果對這種做法仍不發聲,這樣壓制老百姓的力量只會越來越大。」 若中央不及時介入,給李旺陽事件一個說法,劉銳紹認為,火球只會越燒越大:「短期來說,會影響領導人七月來香港,一定會影響香港那時的政治氣氛。再長遠來看,這件事情越來越國際化,也會構成對北京的一個大壓力。中國政府在這件事上面已經是後知後覺,發展到現在,不處理已經是自己引火燒身,所以我覺得中央一定要直接介入的了。」 網絡將一個人遭受的不公義帶到全部人面前,也將個體的憤怒情緒迅速變成社會的共情、通感。香港互聯網協會會長莫乃光說,六四屠城的影像正在網絡上流傳,新生代年輕人正在社交媒體上努力感知六四當年景象時,「湖南民運人士李旺陽之死,令當年北京的屠殺,好像就是發生在今天我們附近一樣,甚至令九十後這群本來只從互聯網認識六四屠城的一代,都親眼看見這殺人政府的不義。」 相關文章 馬英九跛腳危機一百天 沉默的受難者 工運領袖李旺陽與六四 傾聽失語者的聲音——專訪《子彈鴉片》作者廖亦武 香港。這一代的六四

Read More

平反六四,啟動政改

關於平反六四、開啟政治改革進程的公開信 對於今日執政者而言,誠如有識者所說,六四的鎮壓不僅是鄧公留給諸君的最大歷史包袱,也是鄧公遺留給諸君的最大歷史正資產,執政黨欲繼續向下沉淪,以至為歷史所拋棄,還是決心向上提升,在民族振興的偉大未來獲取一席之地,這取決於諸君一念之間耳——世界在看,三千年列祖列宗在看,那些失去兒子、兄弟姐妹的人們在看,千百萬念茲在茲的親歷者在看,諸君的良知和兒孫也在看,你們不可能對此繼續假裝無知。 文/趙楚 23年過去了,又到這個刻意被遺忘的日子。 23年前,煌煌帝都街市的血痕已經被林立的華廈高屋和遍地的盛世歌舞所遮蔽,新的一代成長,他們在虛假的當代史教育下甚至不知道此事,而當事的一代,或垂垂老矣,或因為每年例行的關照而不能發出聲音。 然而,執政諸君,作為信奉歷史唯物主義的政黨成員,你們能相信如此慘烈和意義深遠的歷史事件真能就此湮滅嗎?所以,今天我必須說:是時候了。是大家在陽光下回顧歷史創傷,誠實和正派地面對歷史和未來的時候了。 是時候了,作為對這個國家的未來不能捨棄夢想的中國人,作為大歷史事件的親歷者,一句話,作為公民,我認為,上自這個國家的主席、總理、各級官員,下至每一位公民,我們有道義、歷史和法理的責任,立即站出來,公開說出對「六四」事件的看法。我們的意見未必能贏得共識,但如果我們不說,我們就對不起那些因死亡而永久缺席和沉默的同胞。 23年前以「六四」著名的一連串事件到底是什麼事?拋開歷來的意見糾紛不談,「六四」運動的性質是非常清楚的:無外是一場人民因不滿官吏貪腐、國家沉淪而走上街頭,用合於《憲法》和法律的手段,抗議示威的愛國運動。人民以此和平表達反對貪腐、更徹底改革國家政治與制度的決心。 就本質來說,這與執政黨此前推行的改革開放大政在精神上是一致的,體現了各階層人民對國家現狀的關切,對國家未來的希望,也是對執政黨民族歷史寄予的厚望和信任。而最後的鎮壓辜負了這種厚望與信任,也埋葬了執政黨刷新國家政治、創造民族復興新局的絕佳機會,演化為當代中國最慘痛的血腥悲劇。 1980年代,中國在執政黨反思文革與歷史教訓的前提下,開始了當時世界社會主義國家最領先的改革開放運動,這一運動不僅對內彌合了從1949到文革所造成的內部傷痕,達致了新的全民和解,奠定了新的國家前景,也具有全球正面的影響,重塑了世界對紅色中國的長期負面印象,使國家和民族重新駛回近代以來全面轉型的光明大道上來。 這一進程雖因1989及其後的各種倒退政策的掣肘,但從根本上解放了一個歷久彌新且文明昌盛的偉大民族的個人創造力,對幸福美滿和正義尊嚴生活的夢想,這也是過去30年來中國所取得的經濟成就的根本動力所在。 與一般所論說的相反,不是23年前的鎮壓帶來了過去令人眼花繚亂的建設成就,恰恰相反,「六四」鎮壓以及其後必然的後續政策使得中國所取得的經濟成就意義大為局限,並在很大程度上變質:對財富的追求脫離了社會公正和正義的約束,各級權力視直接的暴力使用為行政的主要手段,甚至管控和處置危機的唯一法寶。 23年來,因為鎮壓從根本上剷除了執政黨權力的道義基礎,解除了人民與執政者的道義契約,中央為了確保行為能力,只能加緊瘋狂的財政搜刮和日甚一日的吸金政策。這直接導致以巨型國企為代表的官僚資本、買辦資本和國際資本合一的經濟寡頭,這些寡頭的自身利益與一般人民的利益以及國家利益都不盡吻合,並有強大的政策操縱能力,但由於在政治和制度上已沒有可以對之進行監管與約束的力量,它們已經成為國中之國、國上之國。 在地方而言,23年前的鎮壓一方面使得地方的幹部對暴力的示範產生不能脫癮的依賴,另一方面也使得執政黨中下層對自創黨以來所一直信賴的人民性的特徵與宗旨產生不可避免的懷疑,前仆後繼的全面的貪腐橫行、像撈取救命稻草一樣的橫徵暴斂、裸官現象的蔓延,這都是對執政黨和未來失去信賴的表現。 同時,這一鎮壓的另一嚴重結果是,人民質疑和監督政府、避免執政者犯錯的管道全面堵塞:上訪被視為犯罪,新聞監督在日益加強的黨官控制之下幾乎不可能,各級黨政機關,視權力為獨立王國,視改革制度和轉型的探索為自毀前程,除了個人的權位和家族親友的經濟撈取利益,為政敷衍塞責,唯上唯權是聽,乃至漠視人命,視人民鮮血為兒戲,而此種地方政治的糜爛,又導致人民與官府的對抗日趨激烈。凡此種種,無論其基本的觀念、行為的模式,都可以在23年前的殘酷鎮壓中找到原型。 23年來,這種由於鎮壓和死不認錯帶來的最嚴重社會後果之一是:文革後執政者與知識階層的良好合作關係陷於日益擴大的撕裂之中。而沒有知識分子的合作,執政者不僅陷於機構智慧枯竭,無以合理和正確認知內外環境,採取明智決策的境地,也使得任何興革的努力由於缺乏社會信用和動員而淪於空談,甚至笑譚。 於是只能用飲鴆止渴似的GDP數字自欺欺人,以事倍功半的各種掩蓋和延緩危機的措施,代替真正的政策作為,而在這一不負責任的歷 史敷衍過程中,內外環境丕變,日新月異,執政者自身日益沉溺於朝夕自保的危機心態,機能日益退化與腐壞,終至於從引領風騷、占盡優勢到一籌莫展,動輒得咎。民無信不立,無民信不久,任何社會,當知識階層不信任權力者,人民對政府處於基本無奈的狀態,執政者也喪失了採取任何行動的能力。 23年前的鎮壓在政治和思想上的後果是,冷戰結束已經20多年了,中國作為率先改革,開啟冷戰結束的首要國家之一,鎮壓使中國不僅沒有充分享受本來應得的冷戰勝利者的光榮和國際利益,反而在意識形態上陷入蘇聯政治全球政治負資產繼承者的位置。 在鐵幕國家紛紛變色之後,最早的改革者反而遠離當今浩蕩洶湧的民主政治的潮流,視憲政、法治、共和、人權等當今世界視為常識和底線的普世政治價值為洪水猛獸。在一個相互依存日益加深的世界上,視歐美及所謂西方為天然敵人,而這種虛構的外敵意識又反過來分裂了內部社會,造成國內左右思想傾向的敵對,彷佛文革群眾派系鬥爭再現。 這是思想上的自我封鎖,實質上就是一種融宣戰八國聯軍式的自大與草木皆兵式的自卑於一體新閉關鎖國心理,今日中國早已是參與全球事務如此之深的大國,這種心理無謂地構造中外交流和合作障礙,削弱中國國際行為能力,是無可忍受的新冷戰思維。 23年過去了,凡此種種,上述不過挂一漏萬,這些現實的燃眉危機若追根溯源,莫不在23年前的鎮壓。因此,執政者要與人民締結新約、人民要重塑對執政者的信心和信任,國家欲求得此一百舸爭流新世紀競爭世界的一席之地,唯一的出口,只能是:平反「六四」,啟動政治改革進程。 執政者自創党之日起,就經常以民族振興和為民族謀利益自任,因此,能否正面面對這一你們自身決策造成的歷史錯誤和罪行,這不僅是你們立党宗旨的嚴峻考驗,也是你們刷新政黨形象、展現民族歷史責任和政治倫理的絕好機會。 對於今日執政者而言,誠如有識者所說,六四的鎮壓不僅是鄧公留給諸君的最大歷史包袱,也是鄧公遺留給諸君的最大歷史正資產,執 政黨欲繼續向下沉淪,以至為歷史所拋棄,還是決心向上提升,在民族振興的偉大未來獲取一席之地,這取決於諸君一念之間耳——世界在看,五千年列祖列宗在看,那些失去兒子、兄弟姐妹的人們在看,千百萬念茲在茲的親歷者在看,諸君的良知和兒孫也在看,你們不可能對此繼續假裝無知。 改革開放,本是中國近代以來政治和社會轉型進程的新章,百年以來,中國無數先烈前仆後繼,為社會求公義,為國家民族求振興未來,中國本有亞洲第一個共和國之光榮,執政黨歷史上信奉之馬列思想雖經歷史事實證明為荒謬,但其黨之所以能在現代史上獲得廣大人民支持,卒能建政,並非僅由於組織內肅的嚴酷,手段效能之高級,而根本原因之一,實由於其在奮鬥史的很長時間內政策上回應了百年以來華夏人民渴望國家振興、求民主憲政及社會轉型之普遍熱望。 撇開國共鬥爭歷史的爭論不談,1949年的勝利本身即是執政者向人民許下的一個憲政、共和、民主、法治和個人自由的莊嚴諾言,是一個人民與執政者可鑒日月的道義與實質政治契約,也是執政者唯一的歷史正當性與合法性的所在。對執政者的歷史和現實批判正是建立在對這一契約及其背叛歷史的檢驗之上。所以,平反「六四」,啟動以憲政民主為目標的國家政治體制改革進程,這無疑是執政者證明其歷史承諾為真的最後機會。 環顧當今世界,在信息科技的推動之下,人民的覺醒已是為政者必須正視的第一現實。從突尼斯到敘利亞,專制和壓迫型的政治猶如春來殘雪,人民最大,民權乃一切權力的根基,這些簡單的道理已不再是國際學術論壇象牙塔內的話題,而是決定任何統治者統治合法性、正當性和終極命運的事物。 對此,沒有例外,中國也不可能是例外。中國沒有發生類似「顏色革命」和「茉莉花運動」這樣的大動盪,不是因為鎮壓的威力,或人民的特別軟弱,而是因為人民體認和珍惜改革開放以來的日益縮水的成果,對執政者猶抱有最後和歷史性的期待。對此任何誤讀都將支付高昂到令人咋舌的代價。 綜上所述,平反「六四」不僅已是這個國家、社會、生者對死者的不可推卸的道義和歷史責任,也是解開中國紛亂矛盾的終極鑰匙。對於執政者,這也是個告別過去,面向未來的契機:擺脫基於喜歡的歷史敘事的合法性描述,建構面向未來的正當性論述,告別全黨捆綁的無限責任恐慌,以真誠和明確的政策開啟個人有限責任政治的新局,告別有陰謀無反對的陳陳相因的宮廷政治,打開有序政治反對和有反對黨的大眾政治的歷史時空。 政治乃公共生活致命的核心事務,中國既有古老的合理和仁政政治學的傳承,又有近代以來不絕如縷的現代政治的奮鬥,舉凡社會轉型、國防、經濟、產業及科技教育等現代化,離開政治的現代化,將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而憲政、民主、法治和自由等已為人類歷史所證明的政治價值,既為浩蕩世界潮流所彰顯,亦是「六四」愛國民主運動所追求的根本目標。真誠歷史反思和懺悔,採取政治主動承擔歷史罪責,這才是彌合歷史創傷、實現民族和解和推動執政黨自身走上政黨政治軌道的關鍵性第一步。 23年過去了,我今日發出這樣的呼喊,也是基於一個人性的理由:我相信執政者與我們一樣,為人父兄,為人子弟,能體會基本的人情和人性。枉死者的鮮血未乾,其家人的淚眼已經乾枯,但尚未等到一個歷史公義的回應。而流亡者和受迫害者鬢髮已衰,他們有權利回到自己的祖國,即使有分歧,也有陳述自己信念、遭遇和與同胞分享意見的權利。 這個國家的執政者如欲擁有明天,你們必得學習如何去理性而寬容地面對反對者,去撇開你死我活的邏輯與意見分歧的人民相處和對話。百年以來,死的人夠多了,流的血夠多了,夠了,是展現比鎮壓的決定更大政治勇氣,選擇對話、公義和和平的時候了。 是時候了。對於執政者,諸君應該明白,分裂的房子不能持久站立,而撕裂的社會不能創造任何有意義和可持續的文明成果,繼續保持對人權的壓制,對政治改革進程的延緩,這只能使國家和民族坐失百年以來難得的振興機遇,使執政者淪于千古鄙夷、舉世所指的可悲地位。 對於中國人民來說,不論執政者怎麼做,帶來自由和權利的風暴從來都出於我們自身的手上,首先來自我們內心和頭腦中對自由的真心熱愛——我們是真心如此熱愛自由並配得上自由嗎?「六四」的犧牲者用他們生命對此做出了證明,我們後死者也需要作出自己的證明,他們不滅的英靈在天上看著我們。 願「六四」死難者安息!願他們的家人和那些因此受到不公正迫害的人們好運!願我們的祖國早日沐浴在自由民主的現代政治文明的輝光之下! (作者係上海學者)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