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 aggregator

Connect with CDT aggregator : 邮件

中国青年报:批判“极端主义”,也要反思现实土壤

有媒体的评论提起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就是反思当下中国的“极端主义”,即那种非此即彼、非友即敌、非红即黑的思维方式。因为有消极腐败现象,就把国家说得一无是处;因为有为富不仁,就对所有富人怨、恨、怒;批评社会存在一些矛盾,就被斥为“抹黑中国”;强调一下阶段性国情,又被讥为“高级五毛”; 小悦悦事件发生了,就断言世风日下已至道德末日;“最美”出现了,又认定道德滑坡根本不存在。 这是一个很有洞见的观察,抓住了当下舆情的一个重要特征。极端并不可怕,当极端成为一种流行的“主义”时,就需要警惕并反思了:一定是这个社会出了什么问题。当舆论空间被极端言论充斥并主宰,理性的判断、客观的分析和均衡的观点被边缘、被漠视、被压制时,这个社会是危险的。 “极端主义”有一个发生的背景,就是以微博为代表的新媒体传播语境。这么说,并非将责任归咎于新媒体,而是陈述一个现实。很多极端言论,都是在网络传播语境中产生的,从网络最流行的符号中就能看到这种极端取向:最美、最牛、最帅、最雷人、最让人感动、最丑陋、最恶……生活在网络上的人,似乎很容易走极端。现实中的温良谦逊者,一到网上就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站队分敌友、偏执走极端:要么就是“最好最美”,不惜以最美丽、最动听的语言来赞美;要么就是“最坏最丑陋”,恨不得以最尖刻、最恶毒的语言来标签。网友情绪也很极端,要么被某个事件、某个场景感动得一塌糊涂,恨不得掏心掏肺;要么被某个图片、某种行为刺激得火冒三丈,恨不得将作恶者碎尸万段。 令人忧虑的是,不仅仅是语言和思维的极端主义,还有由此带来的极端行为。极端语言的熏陶,会让人变得急躁,极端思维的暗示,会诱导人以极端方式解决问题,或者说为那种极端行为找到了一种合理性。比如,挥刀砍向孩子制造幼儿园血案的人,很难说没有从那种“报复正义”的极端思维中找到正当借口。 而讨论“极端主义”这个问题,也不能仅仅停留于浅层的道德批判,更要反思其后的现实土壤——到底是哪些原因导致了极端主义。 首先是网络的传播特点。语不惊人死不休,偏执狂才能成为舆论领袖,这是网络时代一种病态的价值取向。客观理性的观点,很难吸引眼球,极端的道德判断才是吸引注意力的手段。在网络这个信息海洋中,谨慎的言辞根本没人注意,只有激烈的言辞、夸张的姿态和极端的判断才能被关注、被转发,才能使自己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和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舆论领袖。尤其是微博兴起之后,140字的限制,更加短瞬、碎片的传播压力,加剧了言论极端化,挤压了理性表达的空间。 然后是媒体标签化的误导。极端的言论和极端的思维,很多时候是被媒体牵着鼻子走,被其预设的极端化标签诱导。一事当前,某些媒体不是客观地报道真相和还原事实,而是热衷于贴标签。出了车祸,先贴一个“富二代宝马闹市飙车撞人”的标签;发生冲突,便去寻找“官二代”、“富二代”、“官员”、“富人”之类易点燃情绪和引发争议的标签。标签引导之下,受众就不会细读新闻,而是根据标签的想像去构造事实,作出极端判断。当然,“极端主义”还与媒体的选择性报道相关,其实,舆论中有不少客观中立的理性判断,可一些媒体为了追逐冲突,根本不会去打捞和发掘那些理性的声音,而只会选择性地夸大极端和放大冲突。不是发挥舆论的引导作用,而是消费那些偏激的情绪。从这个角度看,“极端主义”有时是媒体报道营造的幻象,理性的声音缺乏报道的价值,选择性的传播屏蔽中,就成了“沉默的大多数”。 最后,极端主义泛滥,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原因,就是阶层的两极化。贫富差距拉大的现实下,富人是垄断着财富资源的少数,穷人是充满着“相对被剥夺感”的多数,而作为社会稳定器的中产阶层则并未壮大。这是一个危险的失衡和断裂状态,这种状态最容易滋生极端主义情绪和思维。极端主义情绪,一方面是阶层的对立冲突所产生的,吃肉者与喝粥者是无法坐在一起心平气和地交流的,惟有话语暴力相向;另一方面,垄断着权力和财富资本的精英是少数人,而多数的穷人却容易利用人数众多和道义优势制造舆论,这种阶层对立和博弈的格局,极易形成极端主义的思潮。 所以,化解中国当下舆论空间中的极端主义,需要新媒体的净化,需要民众的理性,需要媒体的职业自律,更需要解决贫富拉大这个制度性问题。媒体不要总盯着那些极端言论,而忽视平和沉默的大多数,要善于打捞沉没的声音;政府要容忍那种言论上的微词,怕的不是言论和思维的极端,而是改革停滞所导致的行为极端。当然,最重要的是,要通过触及体制核心的关键改革,来消除滋生极端主义思潮的土壤。 相关日志 2012/06/15 -- 真理部近期通知 2012/06/14 -- 人民日报:因部分腐败现象批评国家是极端主义(说腐败是批评国家?!是批评执政党的执政水平啊 亲!) 2012/06/11 -- 人民日报连朝鲜人民也要日啊:朝鲜儿童获精心呵护 每天吃5顿 2012/06/01 -- 梁文道:擦邊球 2012/05/31 -- RFI:《时代周报》、腾讯新闻迫于压力向官媒道歉 2012/05/27 -- 好一个余孽!北京日报社长梅宁华的文革新闻观遭时代周报批驳 2012/05/23 -- 张弛:“不转不是中国人”背后转的是什么人? 2012/05/21 -- 萧夏林:北京报摊,北日和人日浪费知多少——人民日报北京日报观察 2012/05/21 -- 波涛:媒体就应该充当“热衷负面报道“的“扒粪者” 2012/05/21 -- 周西:中国两大官媒争论中国食品安全恐慌来自何处

Read More

人民日報:絕對不能再搞四萬億

據人民日報報道,今年以來,我國經濟下行壓力進一步加大。1—5月,中國出口同比增長8.7%,低於全年增長10%的目標;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為20.1%,較前4個月繼續回落;房地產市場交易量儘管有所上升,但房屋開工量、土地交易市場仍然比較低迷;股票市場近期也出現大幅下挫。一系列現象都說明我國經濟前景不容樂觀。為此,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於6月14日在京召開研討會,邀請多位業內權威專家就「如何實現穩增長」進行了深入探討。 ●宏觀政策微調已開始見效,絕對不能再搞「四萬億」,要防止進一步追加和疊加政策的過度反應 ●目前消費基本穩定,沒有必要大幅調整政策來刺激消費,否則可能打亂居民的消費節奏,透支未來的增長潛力 ●只有放水養魚,稅收才有更光明的前途。越是經濟不景氣的時候,政府越要冷靜,要處理好稅收和稅源之間的關係 政策微調開始見效,決不能再搞「四萬億」 目前世界經濟總體上處在復甦之中,但進程緩慢。「許多人都認為我國經濟增速下滑出人意料。我並不這樣看,我覺得這完全在意料之中。」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賀鏗說,世界上許多國家都認識到必須重視實體經濟危機,要減少進口、增加出口,要用自己的產品代替原來向發展中國家進口的產品,這對中國經濟有重要影響。再者,居民消費問題也不可能在短期內得到解決,只有扭轉了收入分配結構,人們的消費能力才能有較大幅度的提升,而這需要時間。 「面對眼下的情況,千萬不能著急。理論界普遍提出絕對不能再搞『四萬億』投資,大家的認識空前統一,這非常好。」賀鏗說,今後必須著力擴大消費需求,促進經濟自主增長;要堅決實行結構性減稅,向企業讓利;要引導和監督銀行,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更要轉變經濟發展方式,不要總考慮GDP增長,要真正把民生問題作為重中之重。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秘書長曹文煉則表示,5月份數據表明,國家採取的宏觀微調政策已經開始見效,出口、房地產都明顯回升,特別是近期關於擴大投資、加快建設項目審批、支持民營經濟和小微企業等政策密集出台,經濟在二季度末很有可能企穩回升。 「當前這些微調政策足夠了,我認為不宜實行像2008年那樣的貨幣財政大擴張政策,要防止進一步追加和疊加政策的過度反應。」曹文煉說,要認識到本輪經濟下滑除了外需放緩之外,更重要的是國內宏觀調控預期的結果。當然,當前中國經濟面臨一些風險,也要高度關注。 刺激消費不能急功近利,房地產調控不能放鬆 「十二五」規劃提出了一個很明確的政策導向,即在收入分配方面要提高兩個比重:一是提高居民收入在國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二是提高勞動者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國家信息中心首席經濟師範劍平認為,「十二五」開局以來,收入分配政策改革開始取得一些積極成效,居民收入和GDP的關係正朝積極的方向變化。 例如,以往每當GDP增長速度加快時,城鄉居民收入的加快幅度低於GDP的增幅,但當GDP增長速度下滑時,城鄉居民收入的實際增幅有時候反而會大於GDP增速。但現在這一情況得以改變。例如,今年一季度GDP增長速度只有8.1%,比去年全年9.2%的增長速度減緩了1.1個百分點,但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實際增速是9.8%,比去年全年的8.4%提高了1.4個百分點;一季度農民人均現金收入增長12.7%,比去年全年的11.4%提高了1.3個百分點。今年消費市場的最大特點是名義增速在下降,但實際增速基本保持穩定,而且略有加快。 國民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可持續地擴大居民消費。范劍平說,擴大消費不能急功近利,而應該志在長遠。目前從短期形勢來看,消費還是基本保持穩定,沒有必要大幅度調整短期需求管理政策來刺激消費需求。如果像上次一樣刺激房地產、刺激汽車,乃至刺激家電和旅遊,可能會打亂居民的消費節奏,透支未來的增長潛力,負作用很大。 經濟增速下滑背景下,有一些聲音希望放鬆對房地產市場的調控。賀鏗認為,這主要是一部分依賴土地財政的地方政府和房地產商的想法。「如果滿足這個慾望,讓房地產出現反彈,中國經濟就會出現大的動搖。」賀鏗說,今後必須堅持調控不動搖,嚴防反彈;擠出空置房,滿足剛需;盡快出台房產稅,引導合理消費。范劍平則建議,在穩增長的過程中一定要加大對中低價位、中小戶型、普通商品房的支持力度。 一定要為民間投資創造良好的政策環境 據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秘書長陳永傑的分析,今年1—5月,我國整體投資增速約為20%,民間投資增速則超過了26%。在20%的投資增量中,80%是民間投資。目前,民間投資佔整個投資的比重已超過60%。 「今年穩定投資增速最大的貢獻者是民間投資,這是今年投資領域出現的一大特點。」陳永傑說,今後國家要採取針對性的措施,積極引導民間投資進入相對短缺的行業。當前,教育和服務的投資增長比較慢,而這些領域恰恰是民間資本比重小,又是我們比較短缺的。基礎工業包括能源工業,也是相對比較短缺的,民間資本比例很小的。解決短缺經濟一個最主要的措施,就是允許民間資本比較自由的投資。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常務副理事長鄭新立認為,一定要為民間投資增長創造良好的政策環境。要鼓勵民間投資能夠進入到過去那些壟斷性行業,公共設施、基礎設施、戰略性新興產業、金融領域以及軍工領域等等。現在很多領域還有很多「玻璃門」,希望能夠把這些「玻璃門」打碎,對民營投資和國營投資一視同仁,在稅收政策、用地政策、信貸政策、項目審批等方面享受同樣的政策。 范劍平提醒,當前要警惕一種傾向,即一些地方政府稅收收入減少了,就拚命打非稅收項目的主意,甚至對稅收征管的力度有些不正常地加大了。「現在企業處於困難之中,如果政府僅僅因為自己收入不夠而加大對企業的稅收,恐怕對整個經濟不利。」范劍平說,只有放水養魚,把稅源搞好了,讓企業有好的經營成績,政府稅收才有更光明的前途。越是經濟不景氣的時候,政府越要冷靜,要處理好政府稅收和稅源之間的關係。 香港 文匯報

Read More

民族精神不等于民族情绪

6月7日,甘肃省教育厅在其官方微博中以公告形式发消息称,甘肃农业大学校领导取消了该校学生社团对日本作家加藤嘉一的邀请。最近微博上也有的人展开了“封杀加藤嘉一,捍卫历史尊严”万人微博签名活动,新浪方面对此次活动的强行终止,也遭到了部分网友的谩骂,该活动目前改成了转发形式,转发量也已过万。加藤嘉一被抵制的原因是,此前在南京的一番言论被认为是:公开质疑南京大屠杀的真实事实,并要求中国政府和中国人反思为什么被屠杀。被认为的此番言论激起了广大网民的民族情绪,但我认为民族情绪并不等于民族精神,我们赞扬的是民族精神而非民族情绪。

Read More

令计划:“胡温新政”破产的幕手黑手

(博讯编者按:本文为匿名来稿,博讯无法核实) 曾名动一时,被称为中共执政新气象的“胡温新政”在数年之内变调和夭折,外界多认为是由于胡与温政见不同所造成。但来自中南海的最新消息,却透出胡温渐行渐远更重要幕后原因,是被称为“当代魏忠贤”的令计划从中作梗。 据中办一消息人士透露,十六大后,胡锦涛、温家宝两人联手合作,在温家宝建议下,党中央和国务院步调一致,推出一系列改革新举措,尤其是执政重心偏向民生及社会公正。一时间国内外均持肯定态度,认为开辟了中共执政新气象,标志着中国改革在解决先富问题后,开始向解决社会问题纵深深入。 但好景不长,自十七大后,胡与温渐行渐远,其中的原因,外界从政治、经济及领袖个性等方面进行了很多评论,比如认为是胡保守、温激进所导致的,等等。知情人透露,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而完全是人祸所致。 直接导致胡温新政变调,胡温由合作走向对立的,就是胡锦涛最信任的心腹,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 “胡温新政”的一大特点就是亲民,新政推出后,温家宝作为主抓经济社会工作的国务院首脑,无论是走访民间,还是考察经济,出镜的机会自然要多一些。加上温总理又的确比较平易近人,面对民间疾苦时,也更多一些中共官僚少见的人性反映,故此,媒体和社会舆论多给予了正面的评价。温总理的形象也日渐深入人心,声望也日益高涨。 这引起令计划的不快。因为令不仅负责胡锦涛日常的政务安排,也负责领袖的形象。温总理的形象越来越深入人心,一定程度上甚至超过胡锦涛,这意味着令作为“化妆师”的工作至少是不太成功的。 该人士说,这方面的确也有温总理的问题。如果温总的亲民脚步能慢一些,能顾忌到别人的看法,尤其是自身形象对胡的冲击,也许令计划的嫉恨就不会那么强烈。但温总理就是这样一个人,尤其是面对积重难返的社会局面,他总有一种时不待我的紧迫感,于是他表现的更加义无返顾,只知道拼命工作,不在意别人的议论。尤其是他认为正确的事情,会全力去做,而不管旁诼。 令计划一开始的反应,是加紧树立胡的形象。但令这个人,伺候胡总有余,帮胡总树立形象却明显力有不逮。而且他根本听不进别人的意见。于是,他不着急没事,一着急反而露怯。在接连的化妆行动失败之后,竟然学习起了温总理,比如温总跟老农话家常,他也让胡总与老农促膝谈心;温总理写粉笔字,他也让胡总书记写粉笔字。几近到了无招可使,拾人牙慧的地步。 结果,自然是适得其反,胡总书记在令计划一个个不得要令的策划下,形象不仅日渐保守,木讷,甚至发呆,而且以领袖之尊,演绎了“邯郸学步”的现代版。国内外的嘲笑不绝于耳。 尤其是在2008年汶川地震,温总理的形象上升到最高点后,令计划不反思自己的策划无能,反而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向温家宝,认为温总理是有意利用一切机会树立自己的形象。他开始不断地提醒胡锦涛,要小心温家宝,不要上温家宝的“当”。 结果就是,原本比较默契,在很多问题上都有相同看法的胡温,在令计划的挑拔下,开始出现问题。原来达成一致的,胡总书记也突然转变了看法,拉开了与温总理的距离。 消息人士透露,在这一点上,不仅国务院的人看得很清楚,连总理的家人也明白这一点。他就曾听同事说,总理的家人由于令计划在中间拆台,致使总理的一些政策方针不能出台,温总很无奈,家人开导温总,不要跟令计划这种“当代魏忠贤”计较。 令计划嫉恨温总理,也许还与另一种传言有关。据说早在“胡温新政”推行期间,温总理以他丰富的阅历,就看出令计划这个人不堪大用,曾委婉提醒胡总书记,用这个人可能会出大事。 果不其然,令因为儿子的事,就没有站稳立场,与周永康合作,严重影响了胡总书记十八大安排的这个大局。 说令能力平庸还是客气的,胡总书记六一与北京小孩子玩“击鼓传花”的安排,就出自令计划之手。这说明令计划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政治判断力很糟糕,连最基本的政治敏感都没有,将一场根本无涉政治的亲民秀,“导演”成憋脚的政治事件,引起国内外的嘲笑。 消息人士表示,原本这些事情不想对外界透露,但一是这类事,其实中南海内部都清楚;其二是因为对党和国家的担心,连令计划这样除了会伺候人其他能力都非常平庸的人都妄想当常委,而且态势很强,这简直对诺大的中国和号称拥有7000万精英的中共一个最大的讽刺。此人一旦当选,则 “太监主国”的历史将再次上演。 相关日志 2012/06/04 -- 多维:周永康“再续传奇”,令计划“躺着中枪” 2012/06/04 -- 博訊:北京3·18神秘车祸再度打乱中共十八大布局 2012/06/03 -- 明鏡:北京新風暴,直撲令計劃? 2012/06/03 -- 博讯:令公子高速车震死亡牵出令计划、周永康、薄熙来三角政治同盟(这故事越编越离奇了) 2012/06/03 -- 博讯:令公子车祸牵出令、周、薄政治同盟:操纵常委初选、高层震怒

Read More

北京日报:中国有信心走自己的人权发展之路

享有充分人权从来就是中国人的奋斗目标,中国不避谈也不怕谈人权。国际事务中的现实告诉我们,很多时时将“中国人权”挂在嘴边的人并不真正关切中国人权,中国人的福祉只能靠我们自己创造,中国人的权利只能靠我们自己争取。当下,进一步发展人权是国人的共识,大家在人权问题上也愈发自信,改善人权就是按自己的方式办好自己的事,为的是国人自己的福祉。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11日发布《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2-2015年)》,这是我国第二个以人权为主题的国家规划。行动计划全面阐述了中国人在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各个领域的诸多权利,直面调整收入分配、提高社保水平、保证食品药品及饮用水安全、维护被征收房屋及土地所有权人的合法权益、完善社会法治并扩大有序政治参与等等,公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权利和利益问题。行动计划在指导思想中强调,促进社会更加公正、和谐,努力使每一个社会成员生活得更有尊严、更加幸福。 新一期行动计划展开了中国人权事业的新蓝图,绘图线条十分清晰,就是顺应中国人过上更好生活的新期待,把尊重和保障人权落到实际行动特别是政府工作中去。这不仅标志着中国对继续走自己人权发展之路的信心、决心,对那些热衷对中国人权指手画脚、说三道四者也是有力回击。 从救亡图存到谋求发展,享有充分人权从来就是中国人的奋斗目标,尊重和保障人权早已写入宪法,是中国政府治国理政的重要原则。即使是最偏执的不肯摘下有色眼镜的批评者,也无法否认这半个多世纪来中国人的生活发生了巨大改变,也无法否认中国用全球7%的耕地成功养活了全球20%的人口,尤其是大规模消除绝对贫困,这是最大地改善人权,为世界的和平稳定做出了贡献。从全国人均寿命大大延长,到社保体系逐步“全覆盖”,从全民受教育水平显著提升,到网民数量突破5亿、通过新媒体获取信息跟发表意见蔚然成风,事实证明,把保障国人的生存权、发展权放在首位,不断丰富生存权、发展权的内涵,这样的选择是正确有效的,也是符合国情、世情的。一路走来,我们同样深深地体会到,一个落后挨打、端着讨饭碗的国家无法奢谈尊严、地位,人权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是大风刮来的、不是谁恩赐的。中国人的福祉只能靠我们自己创造,中国人的权利只能靠我们自己争取,过去如此,未来也是如此。 中国不避谈也不怕谈人权。诚然,作为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发展中大国,发展不足、发展不平衡、发展不可持续的问题仍很突出,老百姓还有这样那样的困难没有得到解决,一些地方的基层工作还有这样那样的令人不满之处——实现充分享有人权的目标,中国确有相当长的路要走、相当多的事要做,但这些不影响中国人权状况的基本面和大方向。人们对过上更好生活的期待常新,人权事业永无止境,不可能一蹴而就、一劳永逸。人权也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说到底还是得老老实实,通过与发展之间的相互推动、相互保障来实现。 这些年,中国的人权进步有目共睹,但一些国家、一些人却从未停止借人权话题敲打中国。最常见的做法,无非是“选择性失明”,一味包装、炒作几个“异见人士”,把每一点具体矛盾和纠纷往“人权全面恶化”上生拉硬扯;定期发布国别人权报告,对自身人权问题或避而不谈或轻描淡写,却连篇累牍地写故事甚至是编故事,力证中国在人权建设方面多么“糟糕”;在外交场合,不放弃一切机会拿人权说事儿挑事儿,摆出一副站在道德高地的架势往中国身上泼脏水。这些年,这几套陈词滥调让人听得耳朵起了茧子,这几路廉价的抹黑表演让人看得“审美疲劳”。 不可否认,西方人权观曾深深影响了中国,西方的批判也曾一度鞭策中国社会前进。但从实际作为看,西方并没有什么资格去品头论足别人的人权。历史上,西方殖民主义向来以暴力开路,贩卖非洲黑奴、灭绝美洲土著、倾销鸦片洋货、发动世界大战,给全人类留下的记忆痛苦不堪。二战结束后,西方转而强力输出“民主人权”,这种价值观输出从表面上看温情无限,可却始终与西方的利益,与对他国的渗透和控制紧扣在一块。特别是近年来,经济竞争力下滑的西方国家以极大热情在世界多地鼓励社会骚乱、播种“颜色革命”、乃至直接进行军事干预,然而,我们没有看到那些被迅速搞乱陷入动荡的国家有何民主可言,更没有看到在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等“人道主义干涉”战争中大批罹难的平民人权所在。我们有理由质疑,那些围绕“人权”打转的说教和指挥中到底夹杂了多少私货?火热的“人权斗争”为的到底是人权,还是西方的一己私利? 地球村的居民很多,但其中恐怕没有任何一个能够自诩人权事业做得尽善尽美,并把自己对人权的那套理解强加给所有成员,挥舞着人权大棒逼着人家服从自己。近年来国际事务中的现实也告诉我们,很多时时将“中国人权”挂在嘴边的人并不真正关切中国人权。几次全球气候大会中,西方国家无视大多数中国老百姓生活依然不宽裕、中国还需要继续发展的基本事实,喝令中国按发达国家的标准率先强制减排就是一例。一边不断借人权问题向中国施压,一边又不愿意、不允许中国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向欧美式的富足靠近一些,其间的自私、偏见与傲慢不言自明。 当下,进一步发展人权是国人的共识,大家在人权问题上也愈发自信,很显然,改善人权不是迫于外界聒噪,不是要做给谁看证明给谁看,而是一步步按自己的方式办好自己的事,为的是国人自己的福祉。 来源:北京日报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