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tt

Connect with babtt :

Co-China周刊 | 萧瀚:那些被忽视的财富——兼评《婚姻法》及其司法解释

“ 好婚姻是婚姻各要素综合良性互动的产物——这才是婚姻真正的财富。认识到这一点,全面评价家庭财富也就不难,即使天长日久因种种原因而导致婚姻解体,双方也能尽可能公平对待婚姻存续期间各自对家庭的贡献和过失,从而正确厘定家庭财富。 ” 15年前,当我为了房租和口粮拿着几年前考过的律师资格证书加入了法律服务行业时,初涉诉讼代理就接了一堆离婚官司。 那段经历提醒我,单以业务论,做不好离婚案的律师,通常不可能会是好律师;处理不好婚姻纠纷的司法,也不可能会是好司法。由于婚姻家庭关系连接着个人和社会,甚至还连接着国家,因此,它是个复杂的存在。 最高法院最新出台的《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再次证明了这一点——它再次激起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响。对这个司法解释的众论纷纭甚至声贝很高的质疑与抗议,主要集中在财产分割方面。 问题确实出在这里:财产分割——上法庭的绝大多数离婚案件,纠纷的焦点也貌似在于财产,因此,无论是立法者还是司法者,以及评论者也都基本上在这套圈中游走。 问题是婚姻家庭里拥有的仅仅是财产这些有形的东西吗?仅仅财产就能够组建一个家庭吗?仅仅金钱就能变成冒着热气的饭菜吗?仅仅金钱就能有浆洗干净的衬衫?有孩子的欢笑?一所豪宅就等于一个家?婚姻的解体仅仅涉及家庭财产的分割吗? NO!婚姻首先是男女两性、人的组合,其次才可能是其他组合;家庭首先是让你想到某个人或几个人——妻子、丈夫、孩子……,而不是那幢不会说话、没有喜怒哀乐的砖头水泥。 要讨论婚姻问题,需要讨论诸多问题:婚姻是什么?婚姻何为?婚姻中有哪些财富(不只是财产);中国式婚姻的财富在家庭中的分配状态;中国婚姻立法与司法中的问题。 一.什么是婚姻及其财富 对于这个问题,个体理解而言,必定人言人殊。有的人把看成是良性寻求自己另一半的归宿,有的人把它看成传宗接代、抚养后代的工具,有的人把它看成搭伙过日子的经济体,有的人把它看成一张终生饭票——至少是长期饭票……。 自由缔结的婚姻(无父母等原家庭成员或其他人压力),通常会包括男女双方的情感(作为情感的愛情虽有深浅差异,但肯定有,随着时间推移还应加上亲情)、性的相互吸引、共同生活、生养抚育后代。因此,它是一个兼容了情感、物质、性和生育等男女共同生活要素的生活共同体。 这样的生活共同体,需要双方为共同体付出,这种付出也相应地包括感情的付出(双方对家庭中每一个成员的感情)、金钱的付出、为共同体得以存在和维系的劳动服务。统领这共同体生活的是双方具有互动性质的情感,它当然还涉及品质,所有其他一切都在其支配之下。于是,衡量一个夫妻共同经营的家庭的质量,取决于这个家庭的财富【英文中“财富”(wealth)的词根是weal,意为“福利”、“幸福”,常常是与“祸害”、“不幸”相对的幸运,因此具有明显超越物质含义的精神性,而“财产”(property)则是明确的物质性的财物,尤其是地产之类的财产。】,而不是财产——财产虽然是家庭财富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具有决定性价值。 因此,房子是家庭财富,存款是家庭财富,和谐的互亲互让的情感也是家庭财富,丈夫或妻子在外挣钱以供家用是家庭财富,另一个人操持家务也是家庭财富,一家人和和美美是最大的家庭财富。 所以,婚姻,就是基于男女双方合意而形成的生活共同体。一个婚姻,其家庭财富的大小,通常取决于精神性的情感和物质性的财产双重因素,精神因素是婚姻的灵魂,物质因素则是其躯体,两者缺一都可能导致婚姻的解体。 二.中国式婚姻的家庭财富 如果借助韦伯意义上“理想类型”或经济学模型的分析框架,假定一对夫妇结婚后生育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两人相愛、感情甚笃,他们愛孩子,也被孩子们所愛,他们挣同样的钱,为家庭作出基本同等的劳动服务。对于这对夫妇来讲,家庭财富是不可分割的整体,房产和存款都可以分割,就是各自认同的双方都为家庭作出同等贡献都可以说清楚,但双方付出的感情是无法分割的,四个人的和睦、相亲相愛是无法分割的——这样的分割正如将一个人的上半身和下半身锯开,除了尸体和死亡,什么都没有。   上述理想类型的婚姻,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除了相愛得感情同步的婚姻没那么多,还在于,基本上不可能找到两个人收入完全一样的,即使有收入完全一样的,男女为家庭服务的劳动均等尤其不可能。 男女两性有着人所具有的许多共同人性,也有着分属于两性各自的不同的自然属性。有了前者,就有了男女建立共同体的基础,有了后者就有了经营共同体的分工。男女平等应该是一种人格平等,不是做什么的对等。比如抚育孩子,通常女的远胜过男的,而干力气活,女的通常不如男的——历史上看,女人尤其在杀人方面远不如男的,而这成了男权社会的基础。 男权社会垄断了女性也能从事的大量工作,女性往往要付出比男性更多的精力和心血,取得高于男性的成就,才能获得承认,两个水准相同的男女,通常女的会被认为低于男的。不仅如此,男权社会在垄断社会性事务的同时,将女性赶入家务领域,却又极度蔑视家务,甚至养育后代这件人类最重要的事务,也因主要承担者是女性而遭到错误的蔑视。 半个多世纪以来,虽然男女平等方面,中国确实获得了长足进展,但男尊女卑的思想观念以及生活方式还随处可见。即使城市里男女平等精神得到更好的实践,但绝大部分农村,以及城市里的许多家庭,都还弥漫着男女不平等的气息。再者,中国的男女平等实践还附带着抹煞男女自然属性的恶果,因此一方面女性获得一定的平等权,另一方面,女性可能比不平等状态下负担更重——她们不但和男人们一样外出挣钱养家,同时还承担了大部分家务、照顾孩子等。因此,这样的家庭,在计算其家庭财富时,如果仅仅将金钱、家具、以及各种有形有物质载体的东西和不动产作为财富内容,那么对于承担了共同体日常琐碎事务的这一方(大部分情况下是女方)就是极其不公的,他们的劳动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没有被视为家庭财富的组成部分。   三.中国婚姻的立法与司法 目前中国的婚姻法体系,无论立法,还是司法,在财产方面确实基本上都只是部分遵循国际惯例,例如对于婚前财产的肯定,但没有规定婚前财产在婚后增值部分计入婚姻共同财产。但是,也正如还有许多国家忽视婚姻家庭中那些一方长期不作财产性贡献而只专注于家务劳动服务性贡献的价值(但美国《统一婚姻财产法》里规定了离婚时财产富足方有对弱势方的赡养义务,而这是当由法庭垄断性排他性决定数额的,当事人自己无权决定),中国婚姻立法和司法中也都严重地存在着这种偏见与忽视。即使《婚姻法》第四十条规定了对家庭情感性照顾贡献更大一方有权在离婚分割财产时获得补偿(第四十条【补偿】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予以补偿。)但也只针对“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这一种情形,却不及其他情形,言下之意是遇到共同财产制的婚姻,立法和司法都将无视情感性照顾为家庭财富作出的贡献。 在此次《婚姻法司法解释(三)》中,第七条和第十条是最为人所诟病的,对于第七条(第七条 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可按照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视为只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由双方父母出资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一方子女名下的,该不动产可认定为双方按照各自父母的出资份额按份共有,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人们担心的是夫妻一方通过自己的父母偷偷转移婚姻共同财产。而对于第十条(第十条 夫妻一方婚前签订不动产买卖合同,以个人财产支付首付款并在银行贷款,婚后用夫妻共同财产还贷,不动产登记于首付款支付方名下的,离婚时该不动产由双方协议处理。依前款规定不能达成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判决该不动产归产权登记一方,尚未归还的贷款为产权登记一方的个人债务。双方婚后共同还贷支付的款项及其相对应财产增值部分,离婚时应根据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原则,由产权登记一方对另一方进行补偿。) 许多人反感它是认为它不保护婚姻中的弱者。其实这条解释本身没有太大问题,那些疑惑都是基于误解。虽然世界各国立法通常将婚前个人财产在婚后的增值部分计入婚姻共同财产,而中国《婚姻法》没有这项规定,但这条司法解释将“增值属于共同财产”写进去,这应该是做得很好的。但这条解释也有一个不明确的地方,就是假定出现这种情况:男方挣钱,女方在家操持家务,挣来的钱部分用于还贷,那么这种情况也应当被视为是用“共同财产”还贷的——也就是说贷款买房确立产权时,签约方尚未取得房产的全部产权,婚后继续还贷,无论这钱表面上谁挣的,都属于共同财产还贷。 结语   婚姻作为男女两性的组合,它所具有的特殊性因为牵扯许多伦理问题,因此,一旦出现纠纷,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正如丹宁勋爵曾经在离婚案中提到过的,人们其实通常没有什么特别严谨周密的生活计划,因此,这就更是增加了解决婚姻纠纷的难度。 任何一个法治社会都有一个伦理底盘,没有哪个社会是纯粹依靠法律治理的——只有在伦理无法解决的情况下才求助于法律的强制力量。因此,一个倡导美德并且拥有美德的社会,才有法律的用武之地。而婚姻生活中的伦理状态,往往具有隐匿性,因此诉讼中法官也常常难以分辨真伪,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所以归根结底,婚姻生活的是非曲直只有夫妻双方最心知肚明——即使是成年子女也未必完全了解。但无论如何,夫妻双方若能真正意识到一个好的婚姻生活是需要双方都投入情感的关怀、勤奋的工作以及尊重和宽容,才能营造出来的,而不是任何单方的努力所能达到,也不是仅仅依靠任何一种单独的要素就能成功,好婚姻是婚姻各要素综合良性互动的产物——这才是婚姻真正的财富。认识到这一点,全面评价家庭财富也就不难,即使天长日久因种种原因而导致婚姻解体,双方也能尽可能公平对待婚姻存续期间各自对家庭的贡献和过失,从而正确厘定家庭财富。 中国的婚姻立法还存在诸多问题,还需要不断改进(例如包括引进由法庭垄断性决定的赡养义务的规定等),但法律不是万能的,指望法律万能,是缺乏自治能力的表现——更何况中国的婚姻立法如前文所言问题多多。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婚姻不仅是家庭的骨架,还是它的血肉,没有基本的情感和辛勤的经营,没有双方的相互尊重与体谅、宽容,再多、再公正的立法与司法,不但不可能拯救一个地狱里的婚姻,更拯救不了人之为人所需的基本品格。 2011年8月15日於追遠堂   (萧瀚,中国政法大学教师。原文链接: http :// aisixiang . com / data / detail . php ? id =43190 )

Read More

中国数字空间:草泥马词典(更新)

来源: http://chinadigitaltimes.net/space/Grass-Mud_Horse_Lexicon Introduction to the Grass-Mud Horse Lexicon A 爱国贼 "Patriotraitor"   (patriot + traitor) 爱未来   love the future B 被时代   era of passive tense 被代表,被自杀,被增长,被墙奸, 被XX   bei-represent, bei-suicide, bei-increased, bei-GFW, bei-XX 霸道部   Ministry of Bullying 不明真相   don't understand the actual situation 布鸣真象 (见:真象) cloth chirp   elephant of truth   (see elephant of truth ) 不要乱说话   do not make irresponsible remarks 别有用心   ulterior motives 不差钱   no shortage of money 不折腾   free from turmoil C 草泥马   grass-mud horse 叉腰肌   iliopsoas 拆哪   demolish it CCAV   China Central Adult Video 纵做鬼,也幸福   Even the destruction is a blessing 初级阶段   primary stage (of socialism) 此贴必删 删前留名   This post to be deleted. Before it is deleted please leave your name. Chinternet   China + Internet 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   foreigners who have eaten their fill and have nothing better to do D 都是你妈逼的   Your mother forced this on us 大清   The Empire of the Great Qing 帝都   imperial city 档中央   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Communist Party 躲猫猫 (死)   hide-and-go seek (death) 低俗   vulgar 打酱油   getting soy sauce 党性大发   give free reign to one's "Party" nature 大裤衩   the big boxer shorts 钓鱼执法   entrapment 打疫苗   get immunized 地沟油   ditch oil 毒大米   poison rice 毒奶粉   poison milk powder 大中华局域网   The Great Chinese LAN (local area network) 蛋炒饭   egg fried rice 毒豺   poison jackal 戴避孕套不算强奸   it's not rape if you wear a condom F 翻墙   to scale the wall 非法献花,非法吃喝,非法默哀,非法XX   illegal dedication of flowers, illegal eating and drinking, illegal silent tribute, illegal XX 俯��   push-ups 饭醉   rice-drunk 房奴   mortgage slave 粪青   fenqing, shit youth 斧头帮   axe gang 富二代   rich second generation 法律不是挡箭牌   the law is not a shield G 感谢国家   thanks to the country 贵国   expensive country 跪国   kneeling country 官府   local fiefdom 国宝   national treasure 国家罗汉   nation's arhat / nation's gangster 功夫网   kung fu net 广电总急   The radio, film and television administration is always anxious 光腚肿菊   bare bottom swollen anus 怪蜀黍   strange sorghum 灌狸猿   watered weasel ape 谷鸽   valley dove 骨哥   bone brother GFW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Great Fucking Wall: (See GFW) 官二代   generation of the officials' children 郭美美baby   Babe Guo H 河蟹   river crab 和谐号   "harmony" high-speed train 猴蛇   monkey-snake 糊煮席   muddled cooked banquet 黑板狐   the blackboard fox 好五倍   a good five times better than 皇储   heir apparent 喝茶   drink tea 喝开水 (死)   death from drinking boiled water 很黄很暴力   very erotic, very violent 含泪劝告   tearfully urge 火星文   Mars script 换锅子没   have you changed to (using) a dish? 恨爹不成刚   despise one's father for not being Li Gang 胡77   Hu 77 胡编   the fabricator 混球屎报   Muddled-Sh*t Times J 菊花文   chrysanthemum script 局域网 see:   The Great Chinese LAN (local area network) 见过大爷   have you seen grandfather 甲型H1N1流感   influenza A virus subtype H1N1 僵鱼   stiff fish 酱油委员   soy sauce committee members 脊梁奖   The Backbone Award 景德镇   The town of Jingde K 跨省追捕   captured across provincial lines 开胸验肺   thoracotomy 狂草泥马   crazy grass-mud horse 空椅子   empty chair 开房局长   the "room-opening" bureau chief L 绿坝娘   green dam girl 滤霸, 驴爸   filter tyrant, donkey father 绿爸爸   green father 蓝爸爸   blue father 裸体做官   naked official 临时性强奸, 临时性XX   temporary rape, temporary XX 淋巴县长   Mayor Lymph 了解祖国   understand the motherland 林貌杨音   Lin imitates Yang's voice 鲤冈�   ridged carp-barbel 临时工   temporary workers M 马勒戈壁   Mahler Desert 目田   eye-field 敏感瓷   sensitive porcelain 某黑帮   a certain gang Ma de in china   "f**k" in China 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   Without forced demolitions there can be no new China. 茉莉花   jasmine 没希望工程   Project Hope-less N 纳米比亚   Namibia NC (见:脑残) (See: nao can) See:   brain-damaged 脑残   brain-damaged 你是哪个单位的?   Which work unit are you from? 你有孩子吗?   Do you have children?

Read More

连载:28天坐牢记(1)

    我,樊潇洁, 28 岁,女,土生土长的浙江绍兴人, 2007 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目前在绍兴的一家私营网站里工作,是个典型的码农。     3 月 11 日晚,我在绍兴文理学院校园里偷偷张贴《茉莉花革命发起人致中华青年学子的一封公开信( 3 月 5 日发布)》被校警抓到, 3 月 12 日我被国家安全保密局的警察从家人带走,经过审讯后, 3 月 12 日至 4 月 8 日,我被送到绍兴市看守所关押了 28 天时间。在此之前,我因为传播几个翻墙软件以及《燃烧中国青年的埃及梦》等几篇文章, 3 月 4 日傍晚我被国保请去喝过一次茶。我觉得自己有必要把这其中的经过结果写下来。     我在被关押之前读到过博讯网上公开的《一个青年参加茉莉花散步被捕审讯释放全过程》。我得说我的被捕、审讯释放的过程和他很不一样。因为我的整个审讯、关押过程中始终没有挨过一次打,没有被强光照射,没有被关笼子。无论是抓我的校警、审讯我的国保,还是看守所里的看守,还是同监狱友都对我挺好的。但无论怎么说,毕竟是受审讯和坐牢啊,这 28 天里我也实在是经历了太多的恐惧。我想把它写下来,全部写下来。     我是在 3 月 8 日从博讯网上看到茉莉花行动官方网站( http://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 )开通的消息的。我于是就去看这个网站。这个网站上的每一篇文章都令我心情振作。因为害怕被发现在看这个网站,我偷偷把这些网页先一一保存成 .txt 文档到自己的磁盘上再浏览阅读,就像偷了一块金子压在箱底。很快,我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把这个网址连同文章一起传给了几个自己信任的网友,和他们悄悄地讨论。我看到那里有一份城市名单,上面有四十多个城市的名字以及集会地点,我多么希望这份城市名单上能有我的家乡绍兴的名字啊,但是没有。我想,我应该争取让绍兴这个历史文化名城进入下一批散步城市的名单。     说干就干。我开始在脑海里物色起合适散步的地点来了。绍兴城市广场是绍兴市区各项文化活动的常用集会地点,但是它太空旷了,一旦被警察包围,散步的人逃都逃不掉。鲁迅文化广场?我依然觉得不太合适。最终我脑子一亮,轩亭口的秋瑾烈士纪念碑下如何?我想这言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它不仅是接近于绍兴市繁华的商业中心越都商城,旁边有秋瑾烈士的汉白玉像,以及孙文的手书 “ 巾帼英雄 ” 四个金光大字。秋瑾烈士汉白玉像下一年四季都有人去献花和摄影留念的。而且轩亭口广场空地比较小,附近的弄堂和小店辅比较多,那弄堂警车开不进去,比较容易逃跑,就算不逃跑,警察又如何区分那些人谁是来静站的,谁又是像以往那样只是来纪念一下秋瑾的呢?于是我给茉莉花行动的邮箱发去了一封电子邮件,把自己的建议传了过去。     但是我觉得这还不够,我得让绍兴人知道这件事,否则,散步城市名单上出现绍兴了,但是绍兴人都不去散步,那该怎么办呢?把散步号召贴到网上论坛上去当然不行,因为现在所有稍有点人气的论坛都已经把 “ 散步 ” 和 “ 茉莉花 ” 设为敏感词了。如果在论坛上发这些文章,轻则立即被管理员删除,重则被网警喊去喝茶。我想来想去,只觉得有一个办法可用:把散步号召打印出来,然后找几个地方一丢,或趁天黑找个地方一贴,神不知鬼不觉,消息就传出去了。     然后我开始物色地方张贴,绍兴本地只有一家高校在校生人数比较多。那就是绍兴文理学院。我决定把传单贴到那里去。     于是我把茉莉花官方网站上的一篇《茉莉花革命发起者致中华青年学子的一封公开信( 3 月 5 日发布)》拷到 word 里编辑了一下,在末尾加了一句 “ 绍兴文理学院的学子也应该行动起来了, 3 月 13 日下午两点,轩亭口秋瑾烈士纪念碑下,不见不散,大家穿点浅颜色的衣服作为碰头标志,唱《春天里》《一条大河》等歌曲,然后散会 ” 。我当然不能到街头的打印复印店里去打印这份文档了。公司里是有打印机,但是我也不能当着别人的面打印这份文档。于是 3 月 11 日上午,我提前半小时来到公司里,看同事们都还不在,我马上开始动手打印。我手不停地抖擞着,看到一页纸从打印机里吐出来,就赶快把它放进我的笔记本包里,看着一页页纸从打印机里吐出来,我心脏跳得猛烈,心里想千万别被老板发现,千万别被同事发现。我一共打印了三十多份,直到我的老板突然走进来。 “ 小樊,早啊! ” 他对我打招呼道。 “ 早啊,曾先生 ” ,我应着。我为老板未起疑心来看我在打印什么而感到高兴,匆匆结束了打印。     然后什么时候去发传单呢?我想,我 3 月 10 日发给茉得花行动组织方的邮件,他们至少得等到 3 月 14 日才会把绍兴列入公布的下次散步城市名单中。也就是说我可以在下周去发。     但是就在那一天,有几条新闻实在把我激怒了。那是吴邦国在两会上的狂言,声称中国不走私有化道路,声称要保持党对军队的绝对控制,声称所有立法要以党的牢固执政作为出发点,等等等等,我被彻底激怒了。不仅是我,我看到那天下午整个 88 (飘渺水云间)都被激怒了、沸腾了。 88 上的网友们都在生气地质问:为什么要坚持党的领导?给个解释先!我在 QQ 里也禁不住跟好友生气地谈论此般狂言。我说:我们一定得阻止这个疯子,否则他会把我们带到北朝鲜去的。我暗自下定决心,今天晚上我就要去发传单,我再也不想等待了。     傍晚,我回到家,我父亲不在家。我吃了晚饭,我躲进自己的房间以避开母亲,把打印好的传单都从笔记本包里倒出来,一张张仔细对折好,弄了个超市袋,弄了个纸盒,把打印好的纸都装进去,然后我对正在和外婆一起看电视的母亲说:妈,我要到超市里去了。她说:去吧,早点回来。我见她没有产生疑心,赶紧出门,骑自行车去了文理学院。     我进了学校,慢慢地骑车转了几圈,一时打不定主意先贴在哪里,后来我走进教学楼的一间厕所,把第一份传单放在厕所的小单间里,心脏真是狂跳不已。压住心跳走出厕所,看看没有什么情况,我又走进一家小超市,买了两卷双面胶,找了个无人的地方坐下来,把超市袋里装的纸盒 里的打印好的传单拿出来,一张张贴好双面胶,然后若无其事地在校园里到处走。我把传单放在一些车库里自行车上的车篮里,或者从一些学生宿舍开着的窗户里丢进去,教学楼的厕所里,开水房门口贴了两张,一些布告栏上也贴了一些,河东餐厅门口的广告板上也贴了两张,传信桥的桥头牌上也贴了一张。我一开始是很紧张地给自己望风,但是后来我发现没什么事,也没有遇到危险,于是胆子就大起来了。时间一点点过去了,我看看袋里的打印纸一张张少了,就想我快要完成任务了。我想我该回去了吧。不,我要把这些传单全都发完。就在这么想着,我看到旁边有一块印着秋瑾的头像和豪言壮词的乡贤碑。整个绍兴文理学院校园里有几十块这样的用钢铁和有机玻璃做的乡贤碑,印的都是绍兴本地名人的头像和励志言。我想这块碑我不能错过,又一看四下无人,我就去那上面贴。     “ 你在贴什么?让我看看。 ” 一个声音突然从后面冒出来,我一回头,吓了一跳,一个骑着电摩托的校警不知何时停在我身后了。我吓了一大跳,不分由说,丢掉超市袋夺路而逃。     “ 逃 ” ,我只有一个念头。我很快钻进了附近的一片小树林里,在一条浅沟里蹲下来,大气也不敢出。我想千万不能被抓到的。我在那里蹲了十多分钟,感觉得周围好像没人来找我,于是抬起头来四下望,觉得确实没有人。于是大胆地从小树林里钻出来,准备回家。然后我才走出小树林没几十步,就看到有三个校警正在打着手电筒东照西照呢,其中有一个校警手里还拿着我丢掉的超市袋。我拔腿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 站住,你为什么见到我就要跑? ” 他们叫道。      “ 啊,我没有偷也没有抢,没有做坏事! ” 我惊恐地叫道。      “ 你没有做坏事干嘛要跑啊? ” 他们已经抓住我的袖子。      “ 这些纸是不是你的? ” 他们问道?我只好承认是我丢的。那个捡到我丢的超市袋的校警显然已经读过传单了。     他拿起对讲起讲了一通,然后对我说: “ 你得跟我到保卫科去一趟。 ”      “ 我不去! ” 我叫道, “ 为什么我要去保卫科? ” 我害怕地说。      “ 你不要怕,我们不会打你也不会骂你,但是你得去那里把你做了什么事情跟我们讲清楚 ” 。他们说道。 我见脱身不得,只好听从他们。然后三个人押着我去了文理学院的保卫科。有个像干部模样的人已经等在那里了。那个校警把我的传单交给他看,然后问我道:你还有哪些同伴?     “ 我没有同伴! ” 我答道。     “ 你没有同伴?不可能! ” 他叫道。     “ 我真的没有同伴。 ” 我争辩道。     “ 你怎么胆子这么大的? ” 他问道:     “ 是啊,我胆子很大的,所以我是孤胆英雄啊。 ” 我答道。 但是他还是不相信,又通过对讲机跟还在外面巡逻的同事对讲了几句,大意是要他们再仔细找一下。     “ 你一共张贴了几张传单? ” 他问道。      “ 我忘了,但是你可以数一下盒子里还有几份传单,我一共打印了三十来份 ” 。我答道。     于是他真的打开超市袋里的那个纸盒数了起来。 “ 一共还有 16 份 ” 。他说道。但是那个干部模样的人早已经拿了一份在读了。加上这一份,一共还有 17 份。那个干部模样的人一直在读传单,所以没有插话,但是末了,他问我道: “ 你是本校的学生吗?你为什么要在校园里贴这传单? ” 他问道。 我马上回答:是的,我是在这里读书的。我至所以在校园里贴传单,因为网上不能贴这篇文章啊,所以只能贴到网下来。     “ 网上当然不允许你们学生贴这传单啦。要是允许你们贴的话,还不出大乱子啊! ” 那个中年男人生气地敲着桌面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 这些传单是谁给你的? ” 那个押我进来的校警问道。     “ 是我自己打印的。 ” 我答道。     “ 是在哪家打印店里打印的? ” 他立即追问。     我当然不能回答是在公司里打印的了。于是说谎道: “ 是在延安路的一家打印店里打印的。 ” “ 你是哪个学院的? ” 他问道。     啊,我并不太知道文理学院分哪几个学院,但是既然它们曾经是绍兴师专合并升级而来的,那一定有教育学院了。我于是扯谎道: “ 是教育学院的。 ”     “ 你把你的名字写下来,学号,宿舍号都写下来,再把事情经过写一下! ” 他推给我一张案情交待纸。     我只好硬着头皮编造自己的名字:孟悦,还有学号,学院。而事情的经过,我只写了这么一句话: “ 我今天在文理学院校园里贴传单,被校警抓住了 ” 。我才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那个校警就拨打电话了。我猜想他是打到教育学院的哪个老师家里去了,因为他在问:你们学院里有没有一个叫孟悦的女学生啊?但是对方说自己不知道。于是他对我说:你把你的班主任老师的名字写下来。     我一听脸色大变。我说:对不起,我刚才编了自己的身份。我不叫孟悦,我叫樊潇洁,我不是文理学院的学生,我是校外的。我是别的学校毕业的。说着我就把案情交待纸上写的 “ 孟悦 ” 划掉,改成 “ 樊潇洁 ” ,并把 “ 教育学院 ” 几个字也划掉,改成 “ 校外 ” 。     他说:那你也得把你的家庭地址写一下的啊,把事情经过写得详细些。他又推给我一张空白的案情交待纸,让我重写再写一遍。这时,有个校警走进来,手里拿着几张揭下来的传单。看到自己刚才贴的传单还没有被学生看到就被他们找到了,我心里真是惋惜,但又暗自庆幸他们没有找到全部传单。     我想:算了,老实交待吧。反正我的目的就是要宣传这场茉莉花革命,管他是向谁宣传呢?说不定我把他们说动了也有可能,而且他们看起来并不凶。于是我提笔在纸上定下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并洋洋洒洒地写了自己来贴这张传单的动机,痛斥政府压制互联网自由,逼得我只能把网文贴到现实生活中去;痛斥政府依靠打击上访的办法强推和谐社会,逼得我无法沉默;痛斥吴邦国这个疯子想把中国带向北朝鲜,逼得我只能奋起宣传茉莉花运动,号召年青学子站出来反对专制。我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大堆,我那好久没有握笔的手,居然写得像王羲之一样豪迈。写完之后,那个中年男人立即拿过去看,那个校警也凑过头去看。我看得出,那个中年男人一直锁紧着眉头,我想我今天接下来的命运大概是要系在他身上了。不知道他打算怎样处置我呢?此时时间已经指向凌晨十二点了。     我正这样想着,他开腔了。他说: “ 看得出,你这是对共产党不满,是不是?我就是党员,你能不能把你对共产党的不满都说出来? ”     我一怔,想不到他会这样问我。我结结巴巴地说: “ 啊,你真的是党员吗? ” 我打了一个激灵,我说: “ 但是我相信你不是受益者。 ” 。因为我看到他并没有脾酒肚,也不像很霸道的样子。我接着说:你知道吗?我看到过很多像你这样的党员都在上访,他们有冤无处伸,处处被压制,你想问我对共产党有什么不满,还不如去问问他们对共产党有什么不满和要求呢!接着我开始滔滔不绝地讲我从 youtube 、博讯网等网站上看到的那些令我痛心疾首的事情:有的维稳人员当街踢打年迈的上访者、老老少少的上访者被关在久敬庄、安鼎元保安公司的故事,北京在两会期间扫荡访民窝棚,不许旅馆接待访民、访民住在天桥底下,等等。最后,我提到了一个特殊访民的故事:黑龙江省本溪市某区副区长、公安局局长谢志岗,因为贪污腐败被双规,遭到严刑逼供,于是不久毙命。他死后,他的妻子王丽也成了一个不断要求中立的法医调查的上访者。我又提到了重庆有些被薄熙来打掉的 “ 黑团伙 ” 的家属,如今也都在上访。我说得击节悲愤,居然全然忘了恐惧,我眼前的这两个人,在听我讲这些的时候,居然也始终没有来打断我说下去,似乎只想听我说得更多。 这时,一个又高又帅的年青人走进来。他一见到我,就说:樊潇洁,你怎么在这里了?我们上次不是警告你过了吗?你也写过保证书了,你怎么又干上了? 我奇怪地说:啊,你怎么会认识我的啊?我不认识你,你怎么认识我的啊?。 他说: “ 我是绍兴市公安局的啊。我们上周不是叫你到我们局里来过的吗?叫你不准再传播茉莉花的消息了。 ”     旁边的那个校警也很意外,他问我道: “ 公安局已经叫你去过一次了啊? ”     我只好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 是的啊, 3 月 4 日傍晚他们请我去喝过茶了。 ”     于是那个校警敲着桌面,像是在训我又像是在对另外两个人解释: “ 这个姑娘胆子真是贼大的! ”     那个又高又帅的年轻公安拿起一张我的传单来读,读到结尾处,他指着最后一行字说: “ 你让别人星期天下午到轩亭口去集会吗? ”     我说: “ 是的啊,到时候你也会去的吗? ”     他说: “ 只要你们准备去那里集会,我们当然得去那里值勤的啊! ”     我说 “ 太好了,到时候你在那里值勤,我来看望看望。 ” 我说: “ 我挑了一个很合适集会的地方,不是吗? ”     他显得哭笑不得。于是我很义气地用拳头碰了碰他拿着纸的手,说: “ 这样说定了,星期天下午两点,轩亭口不见不散! ”     我为自己调戏了一个帅哥感到得意洋洋。但是他只是收起我写的案情交待纸,还有那十七张传单、纸盒和超市袋走了。那个中年男人也跟他一起出去交谈了一会儿。那个校警见四下无人,他居然对我做了这样一个手势:树起大拇指,表示称赞。我心知肚明,什么也不说,只是握紧拳头,碰了碰他的拳头,表示认可了这个同道。     那个校警见四下无人,他居然对我做了这样一个手势:树起大拇指,表示称赞。我心知肚明,什么也不说,只是握紧拳头,碰了碰他的拳头,表示认可了这个同道。 这时,那个中年男人又走进来对我说:同学,你还有一件事,把你家里的电话号码写下来,写完你就可以走了。     啊,这令我很犯愁。写我家里的电话?他们要是把这件事告诉我妈,她不吓死才怪。我知道我 3 月 4 日被国保请去喝茶,已经让她吓得不浅了。而且我知道自己刚才出门时,曾对我妈说谎说自己要去超市了,我知道现在已经是凌晨了,我正想着怎么给自己圆谎呢。我怎么能让我妈知道这件事的真相的啊。我只好央求他们放我一马,别让我父母知道这件事。我说他们知道了会吓坏的。但是他们无动于衷。我怎么恳求都没有用,恳求了几分钟,我只好硬着头皮写了自己的家里的电话号码。他们马上拨通了我家里的电话,我下意识地躲得离电话机远一点,因为我觉得害怕面对母亲的震惊心情。     他们在确信了我写的号码确实是我家的电话号码之后,那个中年男人拿着写了号码的纸走出去了。我相信他要把它拿给那个年轻的公安。     “ 我可以走了吗? ” 我害怕地问道。     “ 可以走了。 ” 那校警说。     “ 但是,等一等。 ” 他说道。他打开一个橱柜,拿出一只用纸包好的崭新的马克杯。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想干嘛。却见他思忖了一下,叹息着,又把马克杯放回橱柜了。 “ 你可以走了。 ” 他说道。 听了这句话,我大松一口气,恨不得马上插翅逃走。     “ 慢着,我还有话要跟你说。 ” 他又说道。于是我只好在走廊上停步。他从保卫科办公室里出来,关了灯,锁上门,然后在走廊上对我说: “ 同学,这事情,你以后千万千万不能再做了。实在太危险了。我现在要陪你到校门口去,我叫你妈妈来接你了,我有话要跟你妈妈说的。 ”     我害怕地说: “ 啊,你居然还让我妈妈来接我啊,惨了,我一定会被她骂死的。 ”     他说: “ 不会的不会的,我到时候会跟他说别生气的,但是一定得让她管住你 ” 。     他一边走一边数落道: “ 你这个人啊,一会儿胆子这么大,一会儿又胆子这么小,真是的。 ” 我只好吐舌头。     他这样一路走着,一路跟我说,一直把我送到南校门口。     我说: “ 为什么你刚才把保卫科的门锁上了,刚才你的那个同事不是要在那里值班的吗? ”     他说: “ 那个人是我们保卫科的领导,他晚上是不用值班的,但是因为你的事情,我报告了他,他临时赶过来的。 ”     我说: “ 原来如此。 ”     我在校门口的值班室里战战兢兢地等着,等着暴风雨来临,然后我的母亲骑着电瓶车赶来了。我赶紧把脑袋耷拉下来。她对我怒目而视。但是她得听那个校警讲述事情的经过。     “ 你头耷拉得这么低干嘛? ” 她终于对我气愤地挤出这么一句话。我赶紧把头耷拉得更低了。    “ 楞着干嘛?你还想不想回家了? ” 那校警问道。     我赶紧说自己想回去的。     “ 那还不快跟你妈走嘛! ” 他说道。     “ 碍 ” ,我用比蚊子还轻的声音说: “ 我的自行车还停在教学楼楼下呢。 ”     “ 那去拿回来嘛。 ” 他说道。     于是我赶紧去教学楼前骑回了自己的自行车,跟着我妈回家了。她什么话也没有说,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说。回到家,监督我上床睡着,然后她自己也疲惫不堪地去睡了。 第二天,也就是 3 月 12 日,我睡到上午九点才起床。我发现我妈她不在家,想想自己好几天没洗澡了,我吃过早饭就在家里洗了个澡。我好像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忘掉了。中午我妈回来了,午后我洗了碗,把洗衣机里已经甩干的衣服晾出去,这样波澜不惊地到了下午一点半。     突然有人在外面敲门,我妈去开门,见进来的是四个人,一个是上次请我喝过茶的杨云海警官,另一个是昨天夜里到文理学院保卫科来拿走我的案情交待材料和传单的那个帅哥(后来我知道他叫单国华),还有一个金鱼眼泡的中年男人, 3 月 4 日我去喝茶的时候也见到过他的,还有一个又高又瘦的中年男人,大约四十来岁(后来我了解到他是司机,名叫屈保军)。 我妈一见到他们,吓了一跳,几乎下意识地想把我搂住。他们赶紧笑着说: “ 别紧张,我们今天只是来请樊潇洁到局里去问些事情,没什么大事的。 ”     我吐了吐舌头,说: “ 碍,我的事情,我昨天不是已经都讲了嘛。 ”      他们说: “ 那你再去讲一遍吧。 ” 我看了看妈妈,又看看他们,只好跟着他们走。临走前我妈坚持让我多穿了一件外衣。 他们把我从家中带走,带上一辆没有警车涂装、但是有公安通行证的小车。把我带回公安局。到了公安局,他们先是把我带到公安局五楼的国保办公室里,但是后来又改变主意,带我下楼。我这才发现这幅五层小楼后面还有一幢两层小楼,他们带我走进这幢小楼里的一个房间,我看到房间的门上赫然挂着审讯室的牌子。它内墙全部覆盖了黑色的多孔吸音板,里面有一张审讯台,一把铁椅子,铁椅子的扶手处和前椅脚处各焊着一个铁环,一共是四个环。我吓了一跳,仿佛看到有人在这里手脚被铐着审讯,严刑逼供,惨叫声外面却一点都听不到。 相关文章: 什么是民主?(精华) 什么是言论自由?(精华) [茉莉花推荐]埃及从推翻米洛舍维奇的学生身上学到了什么?(精华)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散步公告专页 中国茉莉花革命集会地点专页 中国民主化 天字第一号重要任务:传播翻墙技术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http://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