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b31313

Connect with bbb31313 :

BBC | 视频:“蝙蝠侠”为巴西警察助威(英)

This page is best viewed in an up-to-date web browser with style sheets (CSS) enabled. While you will be able to view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n your current browser, you will not be able to get the full visual experience. Please consider upgrading your browser software or enabling style sheets (CSS) if you are able to do so.

Read More

美国之音 | 薄熙来丢官后左派网站宕机

 2012年 3月 15日 薄熙来丢官后左派网站宕机 记者: 王南 | 华盛顿 乌有之乡网站处于“维护”状态 中国“唱红打黑”运动的领导人薄熙来被免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后,乌有之乡等一向挺薄的中文毛派网站突然也无法访问了。左派网站出了技术问题?在暂时禁口以观望风声?还是受到中共当局压力?曾被左派人士痛骂的旅美中国作家余杰说,估计毛左们不会死忠薄熙来的。 目前,薄熙来被免职后,著名毛派网站乌有之乡无法访问了,网站编辑部在网页上说:“目前服务器正处在维护中”。网址以CN缀尾的四月网似乎还能进去,上面还能见到有关薄熙来、王立军以及中国改革方向的文章,还有支持薄熙来的言论,但这些文章和评论往往点击不进去。毛泽东旗帜网等也关掉了。 一度有望进入中共政治局常委的薄熙来因为打出反对贫富不均的旗号并对富商权贵下狠手,据说得到很多重庆市民支持,毛派更是把他奉为领袖。但是批评者说,薄熙来践踏法治,鼓吹文革。在他的打黑干将王立军上个月滞留美国领事馆一天后,薄熙来的政治前程就被打上了问号。就在中共中央宣布免去薄熙来重庆市委书记之前,总理温家宝公开警告不能倒退回文革。 美国之音 东方 中国异议作家余杰1月11日晚抵达美国首都华盛顿 为躲避当局迫害而逃到美国的中国作家余杰经常是乌有之乡等网站以及左派人士的痛骂对象。余杰说,虽然左派骂他,他还是支持左派的言论自由。 他说:“目前中国的状况下并没有有关言论自由和新闻出版的法律,在这样背景下,我愿意为所有言论自由受打压、被剥夺的网站、媒体和个人的言论自由权利来呼吁,来帮助他们捍卫权利,包括乌有之乡这样的左派网站,包括用极端语言辱骂过我的。所以我同意法国思想家伏尔泰所说的,虽然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愿意用生命来捍卫你发表你观点的权利。” 不过他又说,另一方面,如果中国今后民主化了,就应设立一些新闻出版法律,而且中国由于自身历史背景,宁可借鉴德国,而不是模仿美国。他说,德国禁止纳粹言论,中国今后也要立法限制吹捧毛主义的言论。 余杰认为,左派并不是真正的言论自由捍卫者,他们只是自己受压制时才提言论自由。他说,中共左派元老邓立群在位时批判香港是反共言论基地,后来退休了,自己的书在大陆无法出版,就要到香港出书。余杰还说,目前的左派名人貌似大胆敢言,其实也在察言观色。比如孔庆东教授知道骂美国骂香港很安全,但他不会公开批评胡锦涛和温家宝。 余杰推测说:“薄熙来出事后,他们很快保持沉默。我也相信,他们很快地就会选择新的主子。而不会继续为薄熙来辩护甚至成为薄熙来的殉葬品。” 温家宝批评重庆当局时特别提到了改革方向问题。中国的左派人士将如何反应?中共高层是否会出重拳封杀左派言论?一切还有待观察。

Read More

北斗 | <温州7·23动车事故特稿>你不能用谎言去打败谎言_

无论是同情或者愤怒,因为发自肺腑,所以都应该是奢侈品,不应轻易地施予。这并不是要求网友凡事必查证,只是提个醒,在这个微博、扣扣的低成本传谣时代里,保持住起码的耐心。毕竟,你不能用谎言去打败谎言。   你不能用谎言去打败谎言   文/ 半辈子   想说几句是因为关于“35”这个被喻为中国灾难事故死亡“特定”人数的神奇数字:   “一个神奇的数字。动车相撞35人死亡,河南平顶山矿难35人死亡;重庆暴雨造成35人死亡;云南遭大雨袭击全省35人死亡。知道为什么死亡人数控制在36人以内吗?超过36人,市委书记这个级别的要撤职,所以一开始发生,就注定了死亡人数不会超过36。”   我看到时,推荐人数近千了,但是细一看,就有点吃惊,只需随手一搜,就会发现发生于2009年9月的平顶山矿难, 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是42人 ;只需随便一想,就能想到鄂湘暴雨即便是问责也不至于两省合并,何况据南都报道, 2011年6月湖北湖南因暴雨灾害死亡人数分别是22人+19人共计41人 。 这么一份传谣帖,我不想再酌条查证了,只看了下当年做过的2008年山西襄汾矿难, 官方公布的数字是56人 。     作为一名不靠谱阴毛论者,我并不完全相信官方的数据,这是因为安全事故存在着大量瞒报漏报的事实,我赞成并且赞美耗时费力的质疑者们。但是在这个人人随便成为帮凶却不自知的低成本传谣时代,我更不相信 网友们 动辄艹人妈的指控。   前两年吴思提一个观点,说中国当下应该是个官家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早不是了,领导阶层工人阶级都集体下岗了,作为基础的农民阶层是彻彻底底的弱势群体。资本主义呢,也是算不上的,按照“谁说了算,谁就是主义”的旧思路来分析,在当下中国,说了算的是官家和资本,这两者多数情况下是互相配合的,利益有冲突时,则往往是官家说了算,穷人怕富人,富人怕官家,大概是这么个道理。   从阶级斗争的旧理论来看,当下中国最大的矛盾是不断扩张的官商利益和工农及知识分子权益诉求之间的斗争,阶级斗争是丢垃圾堆踩两脚的破理论,但用这种既熟悉又简单粗暴的理论分析当下出现的种种乱象,又似是而非像那么回事。   当年杭州七十码事件才出,我的一个朋友发表了一番看法,大意是从媒体的角度,这起肇事案并没有值得关注的价值,这样的交通肇事案每天都在发生,所谓的富二代,也不是一个合格的概念,八十年代以来殷实人家的二代,绝对数量很大,也没有明晰的共同性,以仇富为市场的噱头式操作,不靠谱。     后来这事情成了举国关注的一件大事,肇事者在事故后流露出的“满不在乎”激怒了民众,在争议声中,终以交通肇事罪入狱,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但今年,那位“我爸是李刚”的肇事者,又将这一切以相似的过程重演。单以李公子的事情看,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道路上每天都在发生这样的悲剧,在悲剧之外,民众对官二代的仇恨甚至超过了对被害者的同情,在一片谩骂声中,对象往往是李刚之子,被害者反而颇有些道具意味,无论是央视直接无视的奇怪操作,或者是网上流传的一位“漂亮的被害者”假照片。   这种超于事情本身的愤怒和同情,背后当然不是,不只是一起交通肇事罪,而是这起交通肇事罪用一种生动但惨烈的形式演绎了官家资本主义社会下的普遍矛盾,官二代的性别、座驾、以及肇事后嚣张的态度,都使得他的身份不断地被强化,普通人的愤怒并不指向一个交通肇事罪的疑犯,而是一个始终处于强势的权力和资本那一方,“我爸是李刚”则为媒体提供最为简单有力的传播要点,以至于他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激起权益常常受到伤害的普通人的愤怒,当然了,在网络的低成本表达的习惯下,这种情绪普遍来看,真挚,但廉价,以至于“我爸是李刚”造句横扫,一个血淋淋的惨剧,居然成了网络上的娱乐活动。   微博上广泛传播的“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爸爸是李刚”,这么个惨案,演变成为一个闹剧。嘲讽一下、骂两句娘并未化解什么戾气,反而是任何一个悲剧都在被娱乐化。我越来越难以理解一些行为,即便是灾难,QQ群里也有“哀悼同胞”转载5个群再看看你的头像的游戏,愤怒和同情被肆意倾倒,一个事件,人人都在积极表态,让受害者再次受到伤害,并且乐此不疲。   怎么说呢,无论是同情或者愤怒,因为发自肺腑,所以都应该是奢侈品,不应轻易地施予。这并不是要求网友凡事必查证,只是提个醒,在这个微博、扣扣的低成本传谣时代里,保持住起码的耐心。毕竟,你不能用谎言去打败谎言。   而对于那位想要凑足一份35人死亡名单的造谣者,我向你推荐一个网站,能让你在十分钟内轻松制作出任意数字的死亡者,并且一定是官方认可的: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     (采编:宋晓慧; 责编:黄理罡)  

Read More

爱思想 | 张梅颖: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为什么迟缓?

  选择字号: 大 中 小 本文共阅读 991 次 更新时间: 2011-07-21 15:21:13 张梅颖: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为什么迟缓? 标签: 政治体制改革 公共财政 转变发展方式 ● 张梅颖 在国家层面,中国最需要的改革是什么? 在全国政协副主席、民盟中央第一副主席张梅颖看来,这个问题的答案能脱口而出,她说:“当前最迫切的是改革顶层设计与转变发展方式。” 6月27日,张梅颖在位于白塔寺的全国政协办公室,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的专访。从改革顶层设计、发展方式转变到对GDP的认识,从发展现代农业到处理国企与民企发展的关系,张梅颖畅谈自己的观感和思考。 改革一定要有顶层设计 《中国经济周刊》:改革现在到了一个关键的关口了。改革顶层设计需要怎么着手呢? 张梅颖:在当前这个关键时刻,不能淡化改革,而是要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改革是绝对不能倒退的。开弓没有回头箭,倒退没有出路。所以,现在应该把改革提得更响亮,不仅要更响亮,而且在顶层设计上,设立专门机构。现在是发改委协调,可是发改委主要是审批项目,本身不超脱,不免影响改革设计的效果。 改革的任务如果落实到相关部门,改革的最后结果就要受制于部门利益,必然导致改革中利益部门化。改革开放初期,有一个体改委,职能就是体制设计,不负责审批项目。 所以,我们的改革,顶层设计是非常重要的。第一,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第二,改革一定要有顶层设计,杜绝改革的部门化和碎片化。 《中国经济周刊》:在您看来,改革的阻力在哪儿? 张梅颖:政治体制改革不外乎就是上层建筑更适应经济基础,适应人民的要求,更有利于政治稳定和社会长治久安。如果有人一听见政治体制改革,就一定扯到西方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上,只能说他是偏执和神经过敏。 我认为应该正确理解政治体制改革。现在政治体制改革的压力、动力不足,与一些人担心政治体制改革会触及他们的既得利益大有关系,过去有句话,叫“自加压力”,现在自己加不起来则压力要来自群众的监督,必须要有一个倒逼的机制,不然就像一些人感觉的“挺舒服的干吗改革”。 我比较忧虑的是,中国有一种比较根深蒂固的民粹文化,如义和团运动就是属于这种民粹文化的产物。这种民粹文化冲击了中华民族的理性文化,非常容易走极端,走极端就影响政治改革,影响国家的稳定。这样一来,我们改革的氛围没有了。 政治体制改革为什么迟缓?我觉得还有一个认识上的障碍。我们国家这三十多年创造了奇迹,让人误以为只要经济改革就行了。 公共财政,是民主和民生最好的切合点 《中国经济周刊》:目前,收入分配改革无论是在官方还是在民间都备受关注,这一改革为何会如此瞩目? 张梅颖:收入分配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民生问题,更重要的它还是一个政治问题。国家稳定不稳定,在很大层面上,要看收入分配是否公平。公平不是平均。 《中国经济周刊》:全国人大常委会6月25日二次审议的个税法修正案草案,将起征点从2000元提高至3000元。从网络民意来看,这并没有满足预期。对此,您怎么看?(编者注:全国人大常委会6月30日下午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将个税起征点提高到3500元。) 张梅颖:我赞同起征点3000元或者稍有提高。这是因为你作为纳税人,会对国家更有责任感,哪怕我只交一块钱,但我是纳税人,对国家有责任。当然,我们国家的税制还是需要不断改革的。纳税人责任多,权利不够明确。 我认为收入分配体制的确要改革。从1978年到2010年,GDP年均9.5%的增长,涨了20.57倍。与此同时,人均收入仅增长了9.5倍。说明多年来收入增长与GDP的增长差距较大,没有同步。 “十二五”时期,我们提出来了“两个7%”,GDP增长7%,人均收入增长7%。人均收入增长7%,我想是可以达到的。但是GDP增长肯定要超过7%。今年是第一年,GDP增长可能接近10%,发展还是很快的。从现实看来人均收入还是很难追上GDP增长。所以,我们还得痛下决心来解决这个问题。 《中国经济周刊》:您曾经说,公共财政,实际上是民主和民生最好的切合点。这句话如何理解? 张梅颖:公共财政透明了,必定引向公众利益,公权力就会向大多数人的利益方向去运行。比如,现在的通胀问题,食品价格高,如果能传导到农村,提高农民收入是好事,再以公共财政去补贴低收入者,并逐步使工资水平与物价上涨相一致。 去年国家在20%的县试点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年满60岁每月补贴55元。我曾经去考察过相邻的两个村,但这两个村属于两个县,一个是试点县,一个是非试点县。非试点县的老人很有意见,凭什么邻村老人有55块钱,我们没有。你别小看这55块钱,但是对老人来说,这是尊严,我不用向儿子去讨。 我觉得民心是党魂,民生连着民心,公共财政透明并偏重于民生,对执政者来说,体现了执政为民的宗旨。 转变发展方式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 《中国经济周刊》:转变发展方式也是各级政府热议的话题,现在已经到了转变的“尖峰时刻”了吗? 张梅颖: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与经济结构调整,其实从“九五”时期我们就已经提出来了,现在十多年过去了,没有什么大的成效。所以,“十二五”确定的主线就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中国经济发展的粗放模式再不改,下一步的发展怎么往下走?说得严重一点,就是死路一条。这是决定我们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必须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在这一点上,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和决心。 为什么这么说?十多年了,经济发展方式改变不了,背后还是一个体制因素。比如某个省要转型,从资源大省转型到多元发展,但是靠卖资源就能轻易赚到很多钱,它没有转变压力。传统发展模式形成的路径依赖,影响了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此外,这还涉及到利益格局的调整,比如发展循环经济需要大量投入,存在风险,有利益取舍等问题。 所以,我觉得这背后体制问题、利益格局问题、固化思维问题和传统发展模式形成的路径依赖问题共同制约了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 为什么必须改呢?我们的GDP占全世界的份额是9.5%,但是我们消耗的能源占全世界的20.4%,石油54%依赖进口。这种格局究竟能够维持多久? 但有多少人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呢?所以举几个简单的数字,就可以看出,不改革是没有出路的。 《中国经济周刊》:转变发展方式,就意味着改变单纯依靠GDP增长的发展模式,与转变发展方式相随的是调结构。您根据在基层广泛调研的经验,提出要优先发展现代农业? 张梅颖:调结构,是社会领域一场深刻而广泛的变革。调结构的唯一动力,就是体制机制必须转变,用政策引导。 我认为要优先发展现代农业。农业问题,最近7年一直被列为“一号文件”,中央确实很重视,但是还不够,缺少相应的配套措施。我在基层调研时发现,种粮的人最苦,管种粮的人工资最低。因为各地的津补贴,是按GDP、财政收入来计算的。 我们到一些省去考察,一个干部从工业城市调到农业城市,他的工资低了好多。但是在农业城市,他的工作更加辛苦,压力也更大。由此看出,种粮食的和管粮食的,待遇都应该提高。这也是中国改革碎片化的表现。 我们对农业的忧患意识还不够,自然灾害不断,极端气候常态化,我们缺乏应对的准备,怎么保障13亿人的粮食安全?去年,我国净进口农产品换算成耕地,相当于进口了近9亿亩播种面积。这相当于进口了一半的耕地,一旦不能进口了,怎么办?所以要发展现代农业,比如中国有三分之二的耕地是低产田,通过改造,潜力还很大。一定要提高农业科技水平,大力推进农业标准化生产。 《中国经济周刊》:提到转变发展方式,很多地方就盲目追求新兴产业,重复建设的现象非常突出,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张梅颖: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的关系要处理好。拿光伏产业来说,全国有18个省几十个城市都在搞,必然要形成高水平重复建设。 要正确认识新兴产业,当地的基础条件、资源禀赋、技术和人才等各方面是不是适应发展新兴产业?现在都在赶时髦,纷纷抢占“制高点”。比如清洁能源是个好东西,但是这里面很多技术问题没有解决,它还处于不成熟期,所以我们现阶段不宜大干快上,遍地开花。 传统产业是我们产业的主体。所以力量要下在传统产业的升级,用高新技术来改造传统产业。高新技术是“魂”,魂要附到传统产业的体上。厉以宁教授曾说“没有传统产业,只有传统技术” 是有道理的。 我们有大量的传统产业,要把升级改造做好。不要一提传统产业,就说该淘汰了,大家都另起炉灶,这会造成新一轮的浪费。 《中国经济周刊》:现在各地在地方发展规划中,都对GDP增长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某种程度上说,我们是否仍然存在对GDP的过分崇拜? 张梅颖:对GDP的误读是普遍存在的。GDP再多,不等于你就强大。关键是你GDP的质量。就说这个房子,本来是可以一百年不倒的,现在三十年就炸了。盖的时候是GDP,炸的时候也是GDP,再修的时候还是GDP,无疑会使数字虚高。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提“保八”的目标了,因为要挤出其中的水分。 光有GDP不行,关键是要看你GDP的含金量。最能说明问题的就是人才,GDP并没有涵盖人力资本存量。人力资本存量更能说明我们国家是不是强大。 国企民企,都是中国企业 《中国经济周刊》: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的发展,是人们广泛关注的一个话题。近两年来,“国进民退”的声音经常出现,你怎么看待国企和民企的发展? 张梅颖:现在有人说,我们“国进民退”,也有人说,现在是“国退民进”。其实,国家没有一个政策,引导“国进民退”或者“国退民进”。我们的政策取向只有一个,即经济又好又快发展。 国有企业也好,民营企业也好,你的品牌出去,都是中国制造,都是中国品牌、民族品牌,人家不管你是国企、民企。 但是我要强调,为什么要有国企?国企是国民经济的支柱,它的使命是要完成国家战略。国家战略需要什么,国企就应做什么。 央企的最大作用,在于保障实现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目标。所以,在转变发展方式中,央企应该是主力军,应该起到引领作用。但是现在看来,央企明显动力不足。 另外,央企要掌握本行业技术上的主导权,用技术优势创造品牌优势、资本优势和人才优势。央企应该作为培养人才的摇篮,用创新支撑国家的顶梁柱。但是现在央企投入到科研的费用只占利润的0.7%。民营企业一般占3%~5%,多的能占到10%,这就为企业发展积蓄了后劲,而且它的机制比较灵活。 总之,央企要在转型中做生力军、主力军,要带头转变发展方式。 《中国经济周刊》:您说过,垄断国企,以“长子”自居,不管家里穷人,是什么样的背景下说的这样的话? 张梅颖:在分配不公到了影响社会稳定的地步,还不启动分配制度改革的背景下说的。那时候许多央企、国企不务“正业”,都去炒房地产,或靠垄断赚钱。你是人民的企业、国有的企业,是共和国“长子”,家里的穷人你们管过吗?那么多农民工,你们看在眼里了吗?所以我那天不客气了。 央企去搞房地产,去当地王,把房价推高,最终还是把负担转嫁给老百姓,赚取老百姓的钱。共产党执政的基础是人民,民心即党魂,所以我对央企的一些不当行为提出了批评。批评他们是对他们抱有厚望。国企、民企本来是中国经济这面旗帜下的不同团队,应该形成巨大合力,这就需要政策调整。“非公36条”(即《国务院鼓励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是国内第一个促进非公经济发展的系统性政策文件。)的意义就是政策调整。既然国企、民企都是中国企业,都是为了人民,从这个意义上说,平等分享公共资源就是民企享受更多的公平,也体现了人民享受更多的公平。 重新认识“稳定”的内涵 《中国经济周刊》:社会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矛盾,比如群体矛盾。您觉得,“维稳”最重要的是什么? 张梅颖:关于稳定的问题,要正确解读“稳定压倒一切”。现在一提就是社会刚性维稳。要知道为什么不稳定,不稳定的背后还是个公平问题。所以,我们要解决公平和民生等问题。从今年开始,国家强调民生和收入分配改革,出台了很多惠民措施,像养老问题、医疗问题等,基本上都在落实了。 老百姓没有过多的要求。中国的老百姓安分守己。你给老人每月55块钱,他就很知足了,他不会觉得给得太少了、太晚了,不觉得这是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应该得到的。只要中国老百姓得到一点儿好处,就感激得不得了。这也是我们国家长期稳定发展的重要因素。 我们的基层干部,是在维护着我们这个政权,为老百姓谋福利的。如果基层的多数干部都是坏的,政权早就完了。但是不能因为有这个主流,就对问题视而不见。往往一些很小的事,就能牵动全局,酿成群体性事件。 现在强调权为民所赋,我们的干部不要还以为自己是父母官,你的权力是老百姓赋予的。 稳定背后还是一个公正问题。今年随着分配制度改革、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随着一些基本的民生问题的解决,我认为形势要好得多。同时,稳定还涉及到政策的稳定,也就是要避免政策的制定实施朝令夕改,这也会引发新的矛盾。 同时,对待社会矛盾,也不必过高估计危机的发生,因为大多数是利益冲突,与政治和意识形态无关。要正确定位、判断矛盾冲突,以容忍的态度,用协商、妥协的方式增进共识,解决矛盾。 我们面临的时代有两个突出特点,一是气候变暖,极端气候常态化,我们注定要与灾害共生,在共生中要学会管理灾害。二是我们处于转型矛盾高发期,注定与各种社会矛盾冲突共生,在共生中要提高社会管理艺术和能力,体现出的是生存与发展的智慧。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周海滨 实习生 王永福   本文责编: frank 发信站:爱思想网(http://www.aisixiang.com ) ,栏目: 天益专题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2379.html       爱思想(www.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张梅颖: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为什么迟缓? 相同主题阅读 张梅颖: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为什么迟缓?  

Read More

找出ghs.google.com的可用ip

转自: http://www.wxtg.info/2011/06/21001.html 用GAE 或blogger做博客的人都知道,目前 ghs.google.com 的很多IP都不能用,原因你懂得。好在Google在世界很多地区都有服务器,我们 要做的就是找到其它没被屏蔽的服务器的IP地址,我们可以挂上不同地区的vpn代理,然后运行/cmd/tracert ghs.google.com 就会得到一些类似的IP地址。下图       然后我们在不用代理的情况下试一下这个IP是否能ping通,如果能ping通,证明这个IP是可代替 ghs.google.com 使用的。比如下面是几 个现在可用的IP,你可以找一个速度快的IP,把你的域名做A记录指向这个IP就可以了。(使用前先ping一下)                            74.125.71.121    74.125.91.121     74.125.127.121                            74.125.157.121   74.125.153.121    74.125.159.121       也可以添加CNAME纪录指向 tracert ghs.l.google.com       过一会你可以在 这里 输入你的域名查看你的A记录是否生效。你也可以在 世界网络 查看Tracert命令下显示数据包到达目标主机所经过的路径和到达每个节点的时间。 转载请注明:来自 西上官的blog 本文地址: http://www.zuomin.tk/?p=362001 ————————————————————————————————————————— 需要翻墙利器? 请 安装Wuala ,查找和添加gfwblog为好友,就可高速下载翻墙软件,或访问 http://tinyurl.com/gfwblog 直接下载。 推特用户请点击 这里 免翻墙上推特 请点击 这里 下载翻墙软件 更多翻墙方法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 [email protected] 请阅读和关注 中国数字时代 、 翻墙技术博客 GFW BLOG (免翻墙) 请使用 Google Reader 订阅中国数字时代中文版 (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eed ),阅读最有价值的中文信息;以及 GFW BLOG(功夫网与翻墙) http://feeds2.feedburner.com/chinagfwblog ,获取最新翻墙工具和翻墙技巧信息。 推特用户请点击 这里 免翻墙上推特 点击 这里 下载翻墙软件 更多翻墙方法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email protected] 翻墙技术博客 GFW BLOG (免翻墙) 阅读 中国数字时代 (免翻墙)

Read More
  • 1
  • 2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