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qs2000

马立诚 | 震后发酵新思维

    很久没见过中国媒体如此自发的激情。日本3·11国难之际,上百名中国记者从各地火速飞越国境,赶往东瀛采访。钱江晚报等地方报纸也派出记者赴日采访灾情,这是以前没有过的。紧接着,国内不少城市报每天三个版全面报道日本灾后状况,持续半月,满足了读者关切。就近期情况来看,印尼海啸以及新西兰基督城地震,都没有这样的报道盛况。这是什么原因呢?恐怕只能有一个解释,日本是邻居,是亲戚,所以特别上心。胡锦涛4月15日在博鳌亚洲论坛讲话说:“亚洲人民是一家”。中国媒体对日本灾情的报道应验了这句话。 也有一个署名“李阳老师”的在网上说:“日本不需要同情,这次地震只是上帝小小的惩罚。”但这种被仇恨蒙蔽了良知的说法遭到多数人批驳。应该说,中国报刊对日本灾情的报道足够理性和客观。尤为难能的是,许多媒体突出报道了日本民众面对灾害表现出来的优秀素质。 知名媒体人许知远在《压力下的风度》一文中说:“灾民排着队撤离,没人对着镜头哭喊。超市免费开放,没传来任何抢劫的消息。一位外来记者发现,即使在废墟中,人们仍然听到邻居们以良好的情绪,礼貌地问候彼此和来访者。而另一位则发现,在东京,计程车司机依然向客人鞠躬致敬,车内依然装饰着白色花边。卫生间马桶的坐圈依然是加热的,店主们依然一路小跑到顾客面前为他们服务。公司的员工们兢兢业业地加班,要提供更好的服务。在街道上,人们被口罩遮住的面孔异常平静。”     上海东方早报4月3日发表叶千荣的文章说,地震发生时,他正在东京路上开车,看到一幢幢大楼都在“吐出”人群。“人们都在一种异样的沉默中缓缓移动脚步……所有人脚步移动的节奏都是一致的,有序的。大部分人戴着口罩,背着包,穿着大衣,互相没有交流,也没有人抢先或插队,上百万人一步一步往家的方向走。这一刻,他们都肯定明白至少要步行三四个小时才能回到在郊外的家。但他们依旧平静地走着。车道上虽然塞车,但没有一个人试图走到车道上,尽管这样可以走得更快。当时感觉这个民族在一个巨大悲剧到来的时刻,开始了一场全民族出征。我在车里发出了地震后第一条微博,说好像是一个巨大的无声电影的场面,仿佛是《出埃及记》里的一幕。”     突发的巨灾最能显现人的本来面目和真实情感。中国媒体报道的这一幕幕情景,与过去一些舆论“逢日必反”的情绪化表达形成鲜明对比。中国媒体打破仇恨的延续,显示了实事求是的胆魄和见贤思齐的学习精神。     这是中日民间互动的一个巨大变化与转折。     2002年12月,我在《战略与管理》杂志发表《对日关系新思维》一文,文章副标题是“中日民间之忧”。当时是什么情况呢?《中国可以说不》出版不久,民族主义飙升。网上凡提到日本人,不是叫鬼子就是叫倭寇。有文章甚至说日本国民都是好战分子,“日本民众是铸就日本右翼势力的肥沃土壤”。人们还记得,2001年底发生了一个轰动事件,就是演员赵薇由于曾穿过一件类似日本军旗的服装,在长沙演出时被人推倒在地,并往她身上泼粪水。这个事件点燃了情绪大火,延烧不已。许博渊在学习时报今年4月25日发表文章回忆当时情况说:“事情已经发展到不能听人议论日本的优点,一听就勃然大怒,就汉奸卖国贼地骂。” 我在《对日关系新思维》一文中,批评了向赵薇身上泼粪的暴力行为,也批评了日本右翼人士鼓动民族主义的行径,提出中日两国民众都应该克服各自的民族主义,理性看待和改善两国关系。文章说,日本在中日两国的联合声明和联合宣言中承认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灾难和损害,并表示深刻反省。历史道歉的问题已经解决。日本自1979年起通过向中国长期提供低息贷款援助中国建设150个大型项目,也表现了诚意。今天,中日两国国力对比发生巨大变化,中国经济将要超过日本,日本对此感到紧张不足为怪。中国要有战胜国和大国的气度,对日本不必过于苛刻。要把日本恢复正常国家状态的诉求,同重新恢复军国主义发展道路区别对待。欧洲人在化敌为友实现一体化方面远远走在亚洲前面,亚洲应该向一体化方向迈进,推动中日韩三国建立自由贸易区。这是亚洲的人心所向,潮流所向。     我的文章发表之后,人民大学教授时殷弘、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冯昭奎也相继发表文章,支持对日新思维,并从不同侧面展开论述。 犹如巨石投入水中,这些文章引起轩然大波。愤青齐上阵,在各网站合力围剿多年。国内日本问题专家金熙德等人2003年9月还在日本东京出版日文专著《何谓对日新思维——对马立诚、时殷弘论文的批判》,把国内的仗打到国外,对新思维大加讨伐,给我和时殷弘的文章扣上“迎合日本右翼势力”的帽子。     直到2007年和2008年,温家宝、胡锦涛相继访日,实现“融冰之旅”和“暖春之旅”,推动两国关系新突破之后,这股批判劲头才减弱下来。后经有关部门调查,以极左面目出现的金熙德原来是日本间谍,今年年初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而时殷弘则在今年4月被选拔为国务院参事室参事。新思维获得越来越多的理解。一些曾经骂我的青年网友给我来信,承认当初的幼稚和偏激。我在国内出差与各界人士谈到新思维,也获多数人首肯。中联部前部长朱良给我来信说,你很有勇气,这个问题应该提出来了。张闻天的秘书、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第一任所长何方对我说,新思维提得好,把算历史账问题摆在首位,会陷入恶性循环,不符合我国战略利益。黑龙江省现任政协主席杜宇新也鼓励我说,新思维能够经得起历史检验。     美联社3月15日电说,中国救援有利于拉进中日关系。这话不错。环球时报3月17日报道说,日本国难以来,中国民间掀起了救援潮。3月16日,由清华大学王中忱教授等人发起的100名中国学者倡议书《让我们向日本伸出温暖的手》获得热烈反响。四川企业发起“报恩”活动,为日本捐款,回报日本对四川地震的救助。中国红十字会及各地民间团体、学校、个人也纷纷捐款,很多网友捐款的留言感人肺腑,亲情可掬。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4月25日对新华社记者发表谈话说,中方民众的诚意“让日本民众感到如同触碰到了内心深处的琴弦般的温暖”。日本社会舆论也发表了同样的报道和评论。     前面提到的许博渊的文章《也谈灾难中日本国民的高素质》,对比了两国国民素质,提出应该向日本国民学习。     总之,在全球化大背景下,对日新思维经历曲折,顽强地生存下来,越发具有生命力。中日两国走出悲情改善关系是历史潮流。连新思维的批判者刘建平也承认,在经历了“非礼责攻的困难”之后,“对日新思维作为一种时代主题的呈现,终于得以领一时风骚。”正如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王逸舟所说,我们不能不超越历史,历史问题不是发展中日关系的前提,只有发展中日关系才能解决历史认识问题。冯昭奎则指出,对日关系新思维的提出,是贯彻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开拓创新的思想路线的成果。    

Read More

中国选举与治理 | 解析既得利益集团

解析既得利益集团 作者:张千帆 来源:作者博客 来源日期:2011-7-23 本站发布时间:2011-8-10 6:25:44 阅读量:1654次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岳振 舆论对利益集团的抨击从未停歇,且越来越猛,中国社会当前处于一种急切需要利益再平衡的改革阶段。那么我们究竟应该如何认识利益集团及其相关的社会影响?有何破解之道? 问题1:“既得利益集团”这个概念被频繁提及,如果要对其进行细分,你觉得当代中国存在哪几类既得利益集团? 答:所谓“既得利益”,就是利益受到现体制的群体。体制的现实运行控制在官员手中,因而各级官员首先构成既得利益的核心。另一个主要组成部分是通过交易和官员达成默契,从那里得到公权力控制下的资源,譬如垄断企业以及煤老板、房地产等资源开发商。事实上,后者往往是公权力寻租的租金提供方,而租金正是从公权放松控制的资源中支付的,譬如煤老板用获得批准的煤矿经营权赢利来贿赂掌握批准权的官员。这样,围绕公权垄断形成的利益共同体就是既得利益集团。 问题2:请简要谈谈你所指的既得利益集团所产生的历史背景。 答:任何不受监督的公权力都会产生既得利益集团,尤其是在中央严格控制的计划经济发生松动、权钱交易成为可能的时候。严格的计划经济会维持一个贫困而清廉的国家。当然,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有既得利益,只不过它们掌控在极少数人手里,而且虽然权力巨大,但是因为不允许交易,因而从权力中得到的好处也相当有限。实行市场经济过程中,原有的限制松动,权力获得兑现的机会,因而产生了庞大的利益集团。 问题3:既得利益集团对中国社会进步与改革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答:既得利益集团发展到一定程度,将阻碍中国改革和社会进步,导致官僚腐败横行,因为既得利益就是靠公权力寻租发展而来,所谓“寻租”就是腐败。好的改革对普罗大众有利,必然要求和既得利益分利,而推动制度改革的权力最终掌握在官员手里,理性自私的官员必然不会“自废武功”,自动牺牲自己的利益或丧失维护利益的权力。到这个阶段,改革就趋于停滞了。 问题4:利益集团在任何社会体系里似乎都是存在的,在中国,公众对利益集团受到猛烈抨击,你认为这其中有什么样的深层原因? 答:任何人都有利益,因而都是某个“利益集团”的一份子。这没什么错,每个人都有需要维护的正当利益。事实上,在民主国家,最大的利益集团就是构成多数的平民百姓,受制于周期性选举和监督的公权力就是为他们的利益服务的。“既得利益”之所以成为一个贬义词,是因为它依托公权垄断获得了远大于属于自己的正当利益,严重损害了公共利益。在既得利益完全失控的情况下,自然就成为社会批评矛头指向的焦点所在。 问题5:都说“要打破利益集团”,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这样的利益联盟有实质性的变化,你认为原因何在?是我们经常说的利益集团力量太强大了吗? 答:根本原因在于官员是既得利益集团的核心,而官员掌握着打破任何利益格局的公权利器。如果公权不受人民监督,那么它只会被用来侵犯人民权利、维护既得利益,而不可能指望它打破既得利益或既有权力结构。 问题6:对于利益集团,我们的应对之策或者说改革之道何在?如果真的动摇了利益集团,会对中国社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Read More

阮一峰 | 数学公式生成器

上一篇文章 《数学常数e的含义》 ,有很多数学公式。 但是,在网页上显示数学公式,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以下面的公式为例: 怎样才能把这个公式放到网页上呢? 传统的方式是,先在相关软件中把公式做出来,然后截图,再把图片贴到网页上,这样既麻烦又耗时。我就在想,有没有便捷的方法,可以生成数学公式。 我知道, Google Chart 接受 TeX 语言,实时返回数学公式的图片。于是,我就用了一天时间,根据它的 API ,写出了一个 "数学公式生成器" 。 经过初步测试,我自我感觉很不错,觉得写作数学公式从此不再麻烦了。我把这个作品推荐给大家,欢迎试用。 如果你懂得TeX语法,使用起来应该毫无困难。如果不懂,也没有关系,用起来很简单,下面我做一个初步介绍。 对于简单的公式,可以直接在文本框输入,比如"y=2x+8": 然后点击"查看"按钮,就会显示数学公式的图片,并且给出图片代码。 接着,就来看怎么生成本文开头那个稍微复杂一点的公式: 首先,按照顺序输入左括号、1、+: 加号后面是一个分数,这时就要用到TeX语法了,点击菜单里的"结构"选项,选择"分数"那一栏: 文本框中就会插入"frac{1}{2}"这样的结构: 在TeX语法中,斜杠开头的语句表示命令,所以"frac"表示后面要生成分数;命令后面的大括号,表示命令的参数,"frac"后面的第一个大括号表示分子,第二个大括号表示分母。现在,依次在"分子"中填入"100%",在"分母"中填入"n"。 最后,加上右括号和"^n"。 点击"查看"按钮,这个公式就显示出来了。 其他公式的生成方法与其类似,大家可以自己摸索,任何时候都可以点击"查看"按钮,了解是否写错。 TeX几乎可以写出所有的数学公式(查看MediaWiki的 参考网页 ),但是Google Chart只支持一部分的TeX语法,因此不保证所有时候都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除了Google Chart,还有另一些服务,也能生成数学公式的图片,比如 mathtran.org 和 mathurl.com ,还有 这里 和 这里 。 (完) 文档信息 版权声明:自由转载-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 |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3.0 原文网址: http://www.ruanyifeng.com/blog/2011/07/formula_online_generator.html 最后修改时间:2011年7月11日 22:37 付费支持( 说明 ): |

Read More

本期主题:学历史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盲点

本期主题:学历史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盲点 ——《扬子江上的美国人》   荐书人 / 刘小少(武汉大学)   中国历史教育的误区——注重英雄而不注重实际 如果我问你几个问题,清朝人穿什么内衣?清朝的鸡蛋多少钱一个?清朝的劳工价格大概要多少?清朝老百姓每日作息制度是什么样的?想必没有几个人能回答的出来。很多人可以如数家珍的从夏商周说到元明清,但是却无法模拟还原一个活生生的历史场景。《徐霞客游记》里面的记载也多半偏重壮阔山河,很少倾心于百姓民生。如果要回答这些问题,我也实在无从给出具体的古籍,恐怕是只能从一些文字的旮旯里面才能揪出一些细枝末节吧。多亏了清朝的丧权辱国门户大开,有着如此多的西方传教士、游历家、地理学家等等,为了好奇心兴趣或者是传教,抑或是宗教政治目的,在穿越中国艰难的泥泞中留下了一些细腻之作,才让我们有机会拉近与清朝底层真实生活的距离。 威廉·埃德加·盖洛的这本书就是一个很好的补充。他的游历发生在1903年,一个清朝处于崩颓的边缘的时候.既能看到最古老最纯朴的典型中国古代生活,又能不时看到西方文明对于古老封建体制的巨大冲击。盖洛从上海溯江而上,一路颠簸,后从四川下船,改走陆路,穿越仍然相对蛮荒的西南边陲,从缅甸出境,旅途复杂而又全面。一路上官员的款待,各地教会的接待,与百姓的接触等等都真实地揭露出了20世纪初南方社会的生活全貌,值得一读。 一份详细的游记——全面而又不单调 如果你读过很多游记,再来读这篇,你会发现这本书实属经典。短短的篇幅压缩了长达万余里的路程,翔实的记录给了我们很多第一手的考证。长江溯游在纤夫拉船、木质帆船和铁质蒸汽船间不断切换,地面行走在滑杆、骑马、坐轿和步行中怡然自得,除了没有坐当时很罕见的火车,盖洛不经意间介绍了所有中国内地旅行所可以使用的交通手段。盖洛从上海开始,途径南京、汉口、宜昌、重庆、泸州、昆明和大理,一幅幅完全不同于我们脑中印象的城市次第展现在我们面前,而从他简略的介绍中又可以依稀看出现代化发达的众多大城市斑斑点点的痕迹。最让我们吃惊的,恐怕就是对于沿途接待的官员了。我们印象中迂腐封建的封疆大吏的印象被彻彻底底颠覆,转而代之的是一些意想不到的开明、会流利英语的总督,曾在常青藤留学的知府之子。原来大清国的统治者们已然迈进了先进的世界文明,谈起欧洲的哲学家却也丝毫不逊色。盖洛颇为不厌倦的对路中的采购、烹饪和聘请脚夫、保镖进行了详细的描述,书中甚至附上了许多腼腆脚夫的照片,生活气息浓厚。印象一尘不变的只有百姓了,他们质朴而勤劳,羞涩而好客,可是骨子里仍然充满了对洋人的敬畏与崇洋媚外的结合。对黄头发蓝眼睛极其感兴趣的小孩子被胆小怕事的父母紧紧的按在身后不让上前,恐怕是对这个民族前进精神的最大讽刺了。 由一本好书拓展开来——我们还可以去继续搜寻 我买这本书是因为它出自一个非常好的系列丛书: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编译丛刊。国家打头的编委会曾一度让我不屑,但细细翻翻,选的书是相当的好:日本作家佐藤公彦的《义和团的起源及其运动》完全可以超越国人作品,同样是盖洛的《中国十八省府》可以帮助更多的了解20世纪初的中国原貌,英国作家李提摩太的《亲历晚清四十五年》还没来得及看,不过略略翻了几页,已然觉得比看了陈旧的那些百家讲坛系列作品显得细腻真实。这个系列的书很值得一看。 (采稿:管思聪  责编:徐毅磊)

Read More

自曲周刊 No.003

最新一期的自曲周刊,非赢利性网络杂志,由自曲同仁集体编辑 封面专题:拆迁经济学,载录傅国涌《难道人民只剩下了自焚的权利》、长平《不被承认的抗议》等评论,以及修法、按例回顾、反拆范本等介绍 阅读链接 目录: 卷首语 拆哪儿? 新闻串 新闻串 点春秋 刘少奇在死前为啥想到了《宪法》? 天价维稳成本为何降不下来  不义之财 专题 拆迁经济学 评论 难道人民只想到了自焚的权利? 不被承认的抗议 没有胸襟的大城市 修法 新法出台前夜疯狂突击拆迁 案例回顾 最强拆迁公司调查 开发商为私营企业,政府为何对拆迁如此强力介入? 西丰“大市场案”再调查 密云李各庄拆迁死亡案 反拆范本 五百业主成功反拆迁记 以下内容略 相关新闻 暂无相关日志

Read More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