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无可奉告


和 无可奉告 联系: 邮件

共度时艰:柳青的湖畔会 龙哥的天安社 一个在顶层一个在底层

最近的这两个震撼的社会热点事件,分野于两个截然不同的阶层,风气竟然如此神似。 圈子文化如同江湖义气,于朝堂之上,谓之结党;于学堂之中,谓之学社;于市野之下,谓之黑社会。 01 千呼万唤,柳青终于道歉了。 面对逝去的生命,滴滴负有不可推托的责任。柳青作为滴滴出行的总裁,公开道歉是最没有代价的做法。 然而,柳青刚一道歉,湖畔大学的同学群里就沸腾了,“心疼柳青”,“加油”,此起彼伏。差一点就喊出了“今夜,

2018年9月1日

舆论的胜利:昆山公安宣布于海明的行为属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2018年8月27日昆山市震川路于海明致刘海龙死亡案,备受社会舆论关注。公安机关经过缜密侦查,并商请检察机关提前介入,现就该案件调查处理情况予以通报。 一、案件基本情况 2018年8月27日21时30分许,刘海龙驾驶宝马轿车在昆山市震川路西行至顺帆路路口,与同向骑自行车的于海明发生争执。刘海龙从车中取出一把砍刀连续击打于海明,后被于海明反抢砍刀并捅刺、砍击数刀,刘海龙身受重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二、

2018年9月1日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