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onggege

Connect with dayonggege :

中国选举与治理 | 亲爱的祖国,请你不要继续堕落

[11] 回复:亲爱的祖国,请你不要继续堕落 是政府堕落了,不是中国堕落了 用户: 返党爱国 发表于:2011-8-3 20:08:34 支持 (1) 反对 (0) [10] 回复:亲爱的祖国,请你不要继续堕落 8楼的说不象是韩寒写的,颇为中肯。但不可否认的是,本文行文风格很是直白,除文风不象往日韩公子那般富有哲理和睿智外,应该说还是说得很深刻的。祖国,是否堕落呢?不是很好界定,它含义太广范围太大,层次太多,除了政治的、人文的、社会的外,还有地理的、地缘的以及在它之上的一方天空等各种自然资源和再生资源,等等等。但至少,在祖国之下的这方社会,是堕落了,腐朽了,而且极及肮脏和丑陋,,,,本文作者正是对此进行了无情的解剖和鞭笞,于观者而言,则是大为舒心快意之事! 用户: gdssgd 发表于:2011-8-3 15:49:21 支持 (8) 反对 (0) [9] 回复:亲爱的祖国,请你不要继续堕落 年轻人中,韩寒是不多见的像一个自己思考的人。 用户: berlin 发表于:2011-8-3 15:42:48 支持 (5) 反对 (0) [8] 回复:亲爱的祖国,请你不要继续堕落 我不敢肯定这是韩寒的作品。 但当然也有同感:中国,请你别继续堕落了“的主题。 但这个幻想不符合客观规律,我也不会保留它。 用户: 迷途汉 发表于:2011-8-3 13:07:46 支持 (4) 反对 (0) [7] 回复:亲爱的祖国,请你不要继续堕落 2004年左右是中国人的集体幸福年代,那时物价尚低,人民收入稳中有升,食堂半勺肉菜1块2毛5,93汽油3块2毛3,伊利芦荟味酸奶也曾经1块5毛,北京三环以内房价才万元不到,个税起征点调到2000元。 ==================================这个论点是怎么来的?难道中国的问题不是一脉相承的吗?是以前好后来人心坏了,改革发生了错位?当时的万元房价老百姓不是也买不起嘛。不过当时正是韩寒先生春风得意发轫之时,自然感觉一切都有点好,不过随着时代的进步,懂的人越来越多了,于是后发的人渐渐占据了话语权,于是开始觉得人心坏了,什么都变本加厉起来,你懂的。伪商业化合伪市场化毕竟只是一时的现象,改革必然走向深水区,不管当局和民众如何博弈,时代在曲折辗转中将走向转型的关键时刻,这个时候好坏参半,没有必要悲观。这里当然没有苛责韩寒先生的本意,我的意思是明确的,这个时代的每个公民都有权表达自己的意见,然后庶几能造就一个百家争鸣的多元化思想格局。在意识形态渐渐失去裹挟人的威力的时候,要警惕的是某类人的话语权阻碍改革的深化,不管这种话语权来自于意识形态还是来自于体制外的伪商业化,伪民主化的代言人。某种媚俗是真正民主的死敌。独立不群的表达出自己的意见,然后在与现实政治的博弈和妥协中,真正的民主才能适时出现。我的意见自然是一孔之见,其中的狂妄自然也是有的,但在仔细剔除偶像崇拜上则是不遗余力的。中国绝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入另一个极端,暴政与暴民是相辅相成的,王朝周期律也是这样造成的,语言的暴力与身体的暴力二元一体主宰着国人头脑中产生暴徒思维的神经。在走向革命潮头中,激进的极端者如列宁,如孙中山,如毛,最后的结果带来的几乎是国家的悲剧,我不希望中国在即将转型成功的前夜来一场更极端的内部战争。而目前既要不断持续启蒙大众以保持持续的压力,一方面则要维系某种平衡,使极端者收敛其锋芒,目前的极左与极右已经越出轨道,这样下去的局面将会失控。当然这种思考还是比较狭隘的,现实形势比人强,任何人也无法主宰事态的进一步发展,只能因势利导而已,但不管是谁,如果出于野心家的贪婪,则断断要加以阻遏。我国在历史上错失的大好机会,绝不能在今后的二三十年中失去,前车之鉴,不能不慎。这也是我写这篇小文的意思所在,如果有人论及我的酸葡萄心理,则我一定回之其为一信徒之愚昧。有一个网友写的好,我们不能一方面掀翻一个老神,一方面再树立一尊小神。这也是我这篇罗嗦之文的经典解读,你懂的。不懂的就请走开,这原是我等自娱自乐而已,一笑。 用户: 大侠尼采 发表于:2011-8-3 11:50:09 支持 (1) 反对 (8) [6] 回复:亲爱的祖国,请你不要继续堕落 支持韩寒,毫不含糊,一如既往。这个国家已经无法再堕落了,古今中外,横竖都已经达到了堕落之最,堕落之巅峰,堕落之集大成。现在经常所说的“亡党亡国”已经严重的自我对立起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只有那些装睡的人才认为这是危言耸听。当年的日寇侵华好比我们受了外伤,我们还可以依靠医生的帮助和自身的抵抗力进行修复,而如今的社会溃败相当于我们得了艾滋病,整个肌体正在慢慢地,不知不觉地溃烂,直至死亡。 用户: ztsr 发表于:2011-8-3 11:23:34 支持 (19) 反对 (0) [5] 回复:亲爱的祖国,请你不要继续堕落 “亲爱的祖国,请你不要继续堕落”,多么深情的语言。 但是,当下在歌功颂德、歌舞升平的包装下,一个躯体正在溃烂、生蛆。 用户: 天山石 发表于:2011-8-2 20:08:58 支持 (39) 反对 (0) [4] 回复:亲爱的祖国,请你不要继续堕落 鞭辟入里,入木三分。字字珠玑,句句深情。好! 用户: 一介 发表于:2011-8-2 17:14:12 支持 (30) 反对 (0) [3] 回复:亲爱的祖国,请你不要继续堕落 写得好极了, 肺腑之言,感人至深! 只是已到危机之时。我们能够做的唯有认清现实。” 用户: zxwsx 发表于:2011-8-2 13:24:18 支持 (48) 反对 (0) [2] 回复:亲爱的祖国,请你不要继续堕落 “中国特色”有堕落集团引领,想不堕落都难。普通百姓只剩下空悲切! 用户: ziyu1 发表于:2011-8-2 9:46:58 支持 (56) 反对 (0) [1] 回复:亲爱的祖国,请你不要继续堕落 发言人在“发炎”? 最近网络上最热门的话语要数“至于你信不信,由你,我反正是信了”。这是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发明”的,相当雷人。——说他发明并不正确,因为这话他也是从毛泽东那里批发过来的。 稍前一些时间,发言人最雷人的话语要数“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了。 发言人怎么了,为什么都如此雷人?他们真的在“发炎”吗? 前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在《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中说“新闻发言人在拥有许许多多技术手段的同时,应当也是有丰富情感和深刻思想,真诚、善良和美好的人。”同时,王旭明还教王勇平该如何如何表述之类招术。 其实,发言人如同其他官员一样,说他们中任何一个“脑残”,打死我也不信。不管是通过“正常”(!)渠道、凭自己的德智当上的;还是通过“非正常”(!)渠道凭关系、靠背景或者是买官卖官当上的,都有着常人不具备的智慧、技巧和招术。不信,你去买一个试试! 所以,发言人在“发炎”,并不在于他们是否拥有“技术手段”,甚至也不在于他们是否“有丰富情感和深刻思想,真诚、善良和美好的人”。问题的根源在于体制和权力。因为这个体制和权力需要发言人强调一点什么、掩盖一点什么和要人们服从一点什么。所以,在他们的眼里,记者只应该是为他们的“宣传工作”服务的助手,而根本不应该跟自己唱反调和唱对台戏的。这一点,级别高于他们的官员,已经给他们做过明确的“示范”了。稍前的“你是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还有更早的对香港记者的“too simple!too naive!”,就是“典范”。 我设想:假如充当新闻发言人的是机器人,那只要把权力的意志、意识和理念输入其中,再输入一点如王旭明说的“技术手段”,民众听起来就与现在真人的新闻发言人一样,是那种使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音调柔和的却又傲慢的、蛮横的和荒谬的语调。 再扯几句有关素质的问题。中国不能实行民主制度,一个重大理由就是民众素质低。——尽管没有这么直说,尽管这个歪理在六十多年前就被准备夺权的中共严词批驳过。 就拿这次“甬温线7.23特大事故”来讲吧,旅客在险情来临时勇敢地自救和互救;温州市民在救人需要血浆时连夜排队献血;广大网民在处置事故的决策人和新闻发言人的一系列错误言行发生时,能够正确而又及时地给予指正;……请问:这样的民众素质低在哪里? 相反,我们倒是有幸看到:新闻发言人如此地在“发炎”;副部长别有用意地把公众对他们决策人的责问说成是伤了救援人员和民众的感情;部长大人至今还在躲躲闪闪……这样的官员素质高在哪里?我们还真看不出。 用户: XUPING 发表于:2011-8-2 4:05:05 支持 (78) 反对 (0) 加载中...

Read More

中国报道周刊 | 德国共产党的演变

学者一般认为,全德工人联合会(ADAV:德语:Allgemeinen Deutschen Arbeitervereins,建立于1863年5月23日,莱比锡)为德国社民黨的前身。全德工人联合会和社会民主工黨于1869年合并成德国社会工人黨。由于1890年秋天开始实施的反社會主義法,德国社会工人黨改名为德国社会民主黨(SPD)。 伯恩斯坦(Eduard Bernstein,1850-1932)的政治智慧在于,他明确提出放弃暴力革命,修正了德国社会民主黨。 在恩格斯逝世以后,德国社会民主黨的组织原则,逐步转向议会民主制原则,黨员人数不断增加,黨员人数由1906年的约38万人猛增到1914年的108万人。而且,SPD在黨内公开批判“民主集中制”原则,并把这条原则从黨章中删除掉,逐步由无产階級政黨走向了改良主义的政黨。 二战以后社民黨重建。在西德,社民黨继续发展,从1969年至1982年执政。在苏军占领区也就是后来的东德,社民黨与德国共產黨合并成德国统一社会黨(Sozialistische Einheitspartei Deutschlands – SED)。 德国的共產黨叫做“民主社會主義黨”(Partei des Demokratischen Sozialismus – PDS),1989年东欧共產主义阵营瓦解,柏林墙倒塌,同年12月中旬东德共產黨改名为SED-PDS , 1990年 2月4日正式改为PDS.两百三十万的共產黨员,95%退出,只有少部分的黨员从新组成PDS.民主社會主義黨一如既往继承德国共產黨、工人黨、斯巴达克斯同盟(Spartakusbund)、社会民主黨等的光荣传统。以维护工人的权益为政治诉求。对于东德共產黨的改名,当时政界学界各有各的看法,批评者认为“换汤不换药”,支持者认为,有勇气改名,将来总会有改革和改变。 2003年10月26日在开姆尼茨(Chemnitz)的八大黨代会上确认和通过了1993年制定的黨的纲领:坚持社會主義的目标;坚持走社會主義道路;坚持社會主義价值。 同时也修正:社會主義思想被原先的东德一黨專制獨裁者滥用,必须从新认识。黨纲不设计、不规定社會主義社会的模式,黨纲追求一种模式,即人民自主决定的合适于人类生活的模式。具体地说,就是经济自由、政治民主、教育平等、注重环保。 PDS主张社会公平公正,在德国是第一个黨提出,保证东德地区的最低工资;也主张富人要多缴税,比如财产税;主张穷人必须有社会保障等。在外交上反对德国向外国派兵,所以主张取消德国的兵役制。 PDS在总结过去历史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在政策上非常强调民主的重要性,认为民主是社會主義的根本要义。 年轻的德国PDS既缺乏在资本主义政黨制度下的生存经验,也缺少理论定位。德国PDS把东德时期认定为社會主義实践的失败,因此,为摆脱自身的旧标签,它试图淡化馬克思主义。它不能接受右的传统的保守主义,只好向社会民主黨靠拢。 德国PDS最大的有利因素是,东德地区与西德地区在经济发展和生活条件方面还存在明显的差距,许多东部地区的人对此表示不满,所以,东德是德国PDS的根基。在德国PDS里,黨内传统少、民主大,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但是,年轻人因此有很多崭露头角的机会。在中央主席团中,几乎有一半都是年轻人,最小的才30岁。这对有抱负和有政治热情的年轻人来讲,德国PDS是施展其才能和理想的合适场所。 根据德国基本法的规定,政治黨派的任务是参与人民政治意志的构成。在1998年的德国大选中,德国民主社會主義黨在德国主流政治的挤压下,首次获得了可喜的竞选胜利:(1)该黨在德国议会中共获得36个议席,在联邦议会拥有了议会黨团;(2)由此而获得相应的6个欧洲议会席位;(3)在两个联邦州中进入州政府内阁;(4)突破了5%的得票率,取得反对黨的政治地位,及由此而得到法律保障的财政拨款;(5)在西部地区实现了0选票的突破,使德国民主社會主義黨从东部走向西部,从一个地区性的黨成为真正意义上全国性的政黨。 在2002年9月的德国大选中,该黨几乎全军覆没。德国PDS在联邦议会中的议员人数从36席锐减为2席。竞选失败的后果是十分严重的,因为它不仅使德国PDS将失去国家的财政支持,丢掉了东部地区基本社会群体的支持,丧失了媒体的传播机会,也引发了黨内对黨的发展模式、道路、政策的严重分歧。大选失败后,他们进行了深入地分析和总结,比较一致的观点是:季希(Gregor Gysi)辞职,导致德国PDS的形象受到严重损害。在德国大选前一个月,媒体指出,季希等若干名德国国会议员将德国汉莎航空公司对德国议员的旅行补贴卡中的资金额度,挪作私用。消息播出后,季希没有同黨组织打招呼,就立即发表个人声明,宣布引咎辞职,辞去柏林市经济部长等职务。由于季希是该黨的标志性人物,所以,季希的辞职产生了灾难性的后果。 PDS后来跟社民黨的极左派联合,先是组成劳动和社会公平黨(WASG),后合并入左翼黨(Die Linkspartei 或Die Linke)。左翼黨成立于2007年中期,目前德国的第四大黨。 拉方丹(Oskar Lafontaine)是德国左翼黨的灵魂人物之一,他是劳动与社会公平黨的创始人,也曾任德国社会民主黨主席和担任过联邦财政部长。 尽管我非常非常讨厌拉方丹这个人,但是,有左翼黨的存在,它始终作为反对的声音,时刻提醒执政者不要太离谱,始终起着监督的作用。 作者: 谢盛友 中国报道周刊 , 2011-07-05. | 添加评论 | No comment 原文地址 德国共产党的演变 通过Google Buzz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Twitter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RSS 全文订阅 通过电子邮件 全文订阅 文章分类 环球写真 . 欢迎大家投稿, 点这里 发送投稿邮件 相关日志 柏林封锁和空运 (0) 柏林墙始末 (0) 我们能向德国学什么 (0) 德国统一日,中国月圆时 (0) 德国的忏悔与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 (0) 德国的公民教育 (0) 德国宪法法院与人权保障 (0) 德国大选后新政府对华关系的可能影响 (0) 德国军售与中国抗战 (0) 德国先政治后经济,两岸先经济后政治 (4) 德国人的森林情结 (0) 德国人不空想马克思 (2) 希特勒是如何上台的? (8) 冷战政治遗产柏林墙 (0) 伟大的德国精神 (2) 从德国看中国“三公”为何不公 (0) 从两则笑话看德国 (0) 中国人“阔”德国人“抠”美国人“穷” (0) 两个留德海归部长 (0) 下跪,有时真的很美 (1)

Read More

中国选举与治理 | 怎样解读胡锦涛的庆中共成立90周年讲话

首页 > > 党的建设 > > 党的历史 > > 建党90周年 怎样解读胡锦涛的庆中共成立90周年讲话 作者:陈红太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7-7 本站发布时间:2011-7-7 7:56:59 阅读量:0次 胡锦涛在党成立 90 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讲话,大致可以概括为 “ 四个字 ” 、 “ 三大历史功绩 ” 、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体系和制度 ” 、 “ 党的建设科学化的五个必须坚持 ” 、 “ 未来发展的二十四字方针 ” 和 “ 四个坚定不移 ” 这么一个基本内容框架。

Read More

译者 | 《译者》每日原文推荐 – 2011/6/7

以下为每日原文推荐。如果你有兴趣,请参与翻译并将译文寄给 《译者》 ( [email protected] ) 以便与大家共享。   【热点时评】 CBC 新闻 – 六四纪念日活动引来大批人群 《卫报》 – 艺术界应该更显著地支持艾未未 《卫报》 – 中国的独立人士联合起来推进民主 东亚论坛 – 中国对公共事务律师的打压意味着什么 《华尔街日报》 – 江西爆炸案的阴影盘踞在中国当权者的头顶 《时代》周刊 – 达赖喇嘛继承人答问录 《华盛顿邮报》 – Google 被黑其实不算什么大新闻 《华尔街日报》 – 中国未来领导人的妻子进一步受到瞩目 《纽约客》 – 中国来信:李娜与感谢国家   NBC 新闻 – 李娜的获胜震撼中国体育系统 中国听说 – “中国威胁论” 2.0 版:是中国逼我这么干的 《纽约时报》 – 中国的邻国感到不安 (已有 译文 ) 《外交学者》 – 中国减速是否已经开始? 《福布斯》 – 中国的通胀只是小意思,危险的是美国的通胀 外交事务委员会 – 中国、专利和美国的就业 《纽约客》 – 中国来信: twitter 能产自中国吗? 《商业周刊》 – 朝鲜的新经济区表明与中国的联系更加紧密 《商业周刊》 – 中国宣布与利比亚反对派接触后,卡扎菲特使抵京 《商业周刊》 – 潘基文谋求连任,中日表态支持 《商业周刊》 – 中国公司起诉博客写手引起抛售 赫芬顿邮报 - 【书评】基辛格的《论中国》与比克斯的《瓜分中国》   【社会百态】 《每日电讯报》 – 九百万中国学生参加“决定命运”的考试 《华人世界》杂志 – 你来写写高考的作文题 《上海日报》 – 人口政策导致中国大学面临生源下降趋势 《纽约时报》 – 中国处死了杀人的学生药家鑫 美联社 – 中国发生酸泄漏, 50 万人断水 《纽约时报》 – 化学产品泄漏事件之后,浙江饮用水恢复正常 《迈阿密信使报》 – 上海博物馆取消爱因斯坦展览 《环球邮报》 – “中国制造”试图打造时尚风潮 中国旅行 – “饿鬼丹”横扫夫子庙  

Read More

卫报:蒙特利尔博物馆能为艾未未做些什么?

原文:http://www.guardian.co.uk/commentisfree/cifamerica/2011/jun/03/ai-weiwei-montreal-museum 作者解释了为什么在蒙特利尔艺术博物馆展出的秦朝兵马俑和艾未未有联系,反驳了博物馆发言人的观点:政治和艺术(兵马俑)无关。 请帮忙翻译并邮寄到[email protected]。 It is now 61 days since the artist Ai Weiwei was taken into detention by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Since then, protests in his support have been held around the world, and figures such as Hillary Clinton and Angela Merkel have called for his release. Ai's image was projected onto the wall of the Chinese consulate in New York. Hong Kong has been plastered in stickers. In Beijing, artists Lin Bing and Fei Xiaosheng were detained for having the temerity to include a blank wall, "attributed" to the absent Ai, as part of a group show. Though most of these gestures will have little visibility and less effect in China, international museums and galleries are, at least, being forced (somewhat reluctantly) to think about their relationship to wider political contexts

Read More
  • 1
  • 2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