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tribution

Connect with distribution :

中国的网络战能力被夸大了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与防务研究中心教授Desmond Ball发表了一篇研究报告(PDF),认为中国的网络战攻击能力十分有限,它自身的网络安全存在显著缺陷,更容易受到攻击。 Ball称,虽然最近几年中国完成了多起引人注目的成功入侵、拒绝服务攻击和网站内容纂改,但它的攻击能力非常原始。他们使用的病毒和木马很容易在造成破坏前被检测出和清除掉。没有证据证明中国的网络战士兵能渗透进高度安全的网络,或者是秘密偷窃或伪造敏感数据。中国的网络战能力具有破坏性,但并不能完成复杂的信息战任务,无法有系统的削弱对手的指挥控制、空中防御、情报网络和资料库。换句话说,只有在先发制人的时候他们才会表现的最为突出。

Read More

中国报道周刊 | 说说中国民主派的对手与对策

中國民主派的第一个对手,是官方。批判專制与权贵,是中國民主派的长期的首要任务。现今的專制与权贵,指中共;然而,專制与权贵又不仅仅是指中共。即使一觉醒来,中國实现了民主变革,权力也不会自觉地走进笼子里去;因此,中國民主派的第一个对手,将依旧是官方。这,亦将是长期的、不变的、首要的。 中國民主派的第二个对手,是5毛。5毛是通俗叫法,严格地说应该叫:伪民意。伪民意,是为利益而被人驱使的政治间谍。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5毛又分:小5毛(通俗意义上的5毛)、大5毛(化解危机的、收获大利的5毛)、政治间谍(隶属于中共或隶属于中共内部各派及其他背景的)。这些人,不是政治家,却是政治的经济人,他们依附于权贵、收获利益,破坏中國的民主进程。 中國民主派的第三个对手,是毛左。毛澤東与鄧小平是两个时代。毛左的核心,是前朝的遗老遗少;而毛左的基础,一般是改革开放中失去利益或没有获得多少利益、而又认识不到及没法理解:之所以获得的利益较少,是因为改革开放没有真正打破毛时代建立起来的專制与权贵的制度。毛左,是中國民主派的天敌,但不是劲敌,所以对付毛左,不必花太大力气。 在我《为什么中國民主派要分派》一文之后,网友来自山沟跟贴道:对老百姓的祸害程度从小到大依次是:黨内派、极端派、权贵派、糊涂派、伪民主派。黨内派囿于自身利益,保卫肉骨头;权贵派祸国,极端派殃民。糊涂派似是而非,混淆视听,上当者以青年人居多,如《独唱团》;伪民主派隐藏更深,伪装更强。黨内派、极端派、权贵派的危害是明显的,容易识破,不易蒙蔽民智。糊涂派、伪民主派的危害是隐蔽的,对民智的戕害是长期的,对青年一代的影响是深远的。 我没有看过网友来自山沟的文章,但觉得他不多的几次跟贴,次次都极有水准。我把中國民主派分成七类(或者说派),而他把后五种的祸害性说得清清楚楚。依他的顺序、反过来说,对老百姓的祸害程度从大到小依次是:伪民主派、糊涂派、权贵派、极端派、黨内派。 我赞成来自山沟的排序,所以我把伪民主派归类于5毛,作为中國民主派的第二个对手。 糊涂派,其实分真假糊涂。对真糊涂,不该作对手;其类似于毛左,若花力气,也该排在毛左之后。而假糊涂,实际上就是伪民主派,不过是给他们留面子。 而权贵派,则可归类到官方中去。我们不能因价值观相同,就可以姑息他们;即便我们原谅他们,他们也不会容忍我们。他们是官方的帮凶,他们拿什么“精英主义”来吓唬我们。其实,精英主义虽起源很早,但真正形成于西方贵族中,是贵族用以抗衡皇权的武器。从这点上讲,精英主义是追求民主的。而权贵派反用精英主义,让它成了官方与他们“多吃多占”与掠夺老百姓的理由。 来自山沟说,他是从邓玉娇事件中、开始追踪我博文的,想来他也赞成“老百姓的主义”。我注意到:在列举“对老百姓的祸害程度”中,他唯独没有说中國民主派的左派与右派。显然,左派不在“祸害程度”之列,是因为左派就是百姓本体。那么,为什么右派也不在“祸害程度”之列呢?其实,在我们这个社会,是权贵层层分包经济,根本没有形成市场经济,所以就不存在“强调把尊重资本市场自身规律放在第一位”,实际上也就不存在所谓的右派。 极端派,一般是右派中的极端分子,而不会是左派的极端分子。通常,民主派的右派,已把左派看成是一种极端;若再极端,就要极端到毛左中去了。那么,为什么右派会出现极端分子呢?因在社会现实中没有形成市场,右派就仿佛是虚拟的,想表现自己的存在,往往以极端的言论表达。在现阶段,左派与右派没有什么可争的,所以不要去对付他们。而于极端派,希望他们不要太多的表现自己,抢镜头事小、招老百姓骂也事小,而分流社会对官方、伪民意的讨伐则事大,除非其本意就想转移视线。 于黨内派,要积极争取他们,一般不要把他们作为我们的对手。 整理一下,中國民主派的左派与右派,才是真正的自己人。中國民主派的对手:一、官方,包括民主派中的权贵派。二、伪民意,包括大小5毛、政治间谍、民主派的糊涂派中的假糊涂。三、毛左。而争取与可宽容的对象,则该依次为:黨内派、极端派、糊涂派中的真糊涂、毛左中的基本群众等。 而这,应该就是——中國民主派的对策。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8-16 于南京 作者: 顾晓军 中国报道周刊 , 2011-08-09. | 添加评论 | No comment 原文地址 说说中国民主派的对手与对策 通过Google Buzz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Twitter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RSS 全文订阅 通过电子邮件 全文订阅 文章分类 时事点评 . 欢迎大家投稿, 点这里 发送投稿邮件 相关日志 黄色录像与民主 (0) 靠什么防止民主形成“多数人暴政” (3) 陈独秀民主思想初探 (5) 重温共和国的建国共识 (3) 资本主义的“反民主”本质 (12) 质疑联合国的合法性 (9) 试论民主之路 (0) 论民主政体的政治稳定功能 (0) 论人民民主专政 (2) 讳谈历史是陷入迷途的开始 (1) 西方民主制度的一个重大缺陷 (73) 西方民主之病 (4) 荒唐的“民主建设”观 (1) 良好的民主政治生态是和谐斗争的结果 (0) 自由民主的核心 (0) 自由民主是可以说破的“皇帝新衣” (13) 自由主义还是社会民主主义? (0) 自由主义、社会民主主义与当代中国“问题” (0) 羊群的选择——关于民主的寓言故事 (2) 真“假”民主之路 (0) 直接民主制分析及其启示 (0) 由奥运的“公园民主”到中国的宪政民主 (11) 用几项小变化实现中国的政治民主化 (3) 现代西方民主刍议 (1) 漫话民主精神 (0) 没有公共讨论,民主就只是空壳 (0) 民主进程台阶论——监督权,制约权,罢免权,选举权 (1) 民主评判下的民本贤能政治 (0) 民主的局限性 (0) 民主的坏本质 (1) 民主概念包括哪几个部分? (0) 民主本身容不容得暴力? (2) 民主是恐怖主义 (10) 民主是国家首要核心利益 (31) 民主是共和国的生命 (2) 民主政治:在思想与价值建构社会基础秩序中起航 (0) 民主政治如是说 (8) 民主如何界定了政府与国民的分工合作关系 (0) 民主如何界定了国民之间的分工合作关系 (0) 民主制与我们的关系 (1)

Read More

信力建 | 中国人,你得了什么病?

柏杨在《丑陋的中国人》里说,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化,都像长江大河,滔滔不绝地流下去,但因为时间久了,长江大河里的许多污秽肮脏的东西,像死鱼、死猫、死耗子,开始沉淀,使这个水不能流动,变成一潭死水,愈沉愈多,愈久愈腐,就成了一个酱缸,一个污泥坑,发酸发臭。他痛批中国人“脏、乱、吵”、“窝里斗”、“不能团结”、“死不认错”等,认为这是中国人的劣根性。 其实,每个中国人都有病,这些病使中国人在这个酱缸里不得不面对的,也如瘟疫一样不知不觉被感染上的,在这样的国度里,谁也没能逃脱。那么中国人,到底有什么病? 1 、神经衰弱症。从医学的角度说,神经衰弱通常是大脑功能的一种障碍。神经衰弱是一种官能症,通常伴随植物神经功能的丧失,这包括疲惫、易怒、不稳定和抑郁的情绪、无法集中注意力、近期记忆在一定程度上的减退、多梦或者失眠。这种病是非常普遍的社会疾病,影响中国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中国的神经衰弱患者的一般表现方式是:病人认为自己的生活就是一种负担,工作或者学习对他来说是一种压迫。他总是觉得自己有太多事情要做,或者觉得自己无法把事情做好。比如,不被允许输在起跑线上的孩子,更容易出现无力感、自卑感和心理失衡。一场又一场的竞争,让他们无所适从。 2 、抑郁症。抑郁症在中国的病例是逐年递增的,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没有披露或者受到患者隐藏而已。医学专家认为,绝望是临床抑郁症发生的主要因素。绝望的感觉并不总是局限于意外的或大或小的激发事件本身,它还会导致人们对整个人生产生一般意义上的绝望。人类不幸的社会根源造成了绝望、去道德化、自认失败的人格和处境,这些苦难的社会根源造成的情形破坏了自尊,阻碍行为选择,进一步限制了对本已有限的资源的使用,制造了牢不可破的人际紧张关系,使既定的角色失去了合法性,直接导致了难以忍受的后果。比如,受到强拆、不公对待的民众,无法伸冤,无法解决问题,往往走向自我了断的绝路。 3 、焦虑症。焦虑症,可以说是现代社会的顽症。所谓焦虑症又称焦虑性神经症,是以广泛性焦虑症(慢性焦虑症)和发作性惊恐状态(急性焦虑症)为主要临床表现,其焦虑并非由实际威胁所引起,或其紧张惊恐程度与现实情况很不相称。社会性的焦虑特属于某些社会或时代,它是一种广泛的心神不安和精神不定,是一种弥漫于社会不同阶层的焦虑,它不会轻易消退,不容易通过心理的调适而化解,人们所焦虑的对象或有不同,但在其性质和内容上又存在着一些共性。广泛来讲,各个领域的不公、部分官员腐败、个人信仰缺失、疾病、工作和生活压力、人际关系、欲望等方面的因素,也都不同程度地在国人中制造着焦虑情绪。 4 、独立人格缺乏症。独立人格缺乏的患者,在中国很多。中国人比较习惯于一生有靠山,多年过去,经济融入国际圈,人格始终走不出封建帝制时代的奴性劣根。依赖背景、依赖长辈、依赖文凭等等,大到依赖政府、依赖清官、依赖政策,久而久之成为惯性。这种“独立人格缺乏症”也叫“婴儿化生存”,这是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产物,吃“大锅饭”、“无才便是德”、“越有知识越愚蠢”等等,都冲击着人的独立人格的养成。不允许你批判、不允许你有思想,只能按照标准答案,只能跟组织走,永远不能问为什么,不能质疑。因此,才会产生一辈子不投反对票的代表,才会产生伟光正的组织。 5 、好斗症。中国人好斗,是举世闻名的,尤其擅长窝里斗。三个和尚没水喝就是骂中国人不懂得团结就是力量,都自己揣着小算盘,天天算计自己人。所谓攘外必先安内,对外不抵抗,对内极尽残忍。想想老耄,对待侵华的日本宽宏大量,一句话免除日本战争赔款。对曾经的亲密战友刘少奇、林彪是痛下杀手,丝毫不留情。特别是他主政的几十年里,全国掀起各种斗争风,国民经济几近崩溃,被迫害致死上千万人。打日本的时候,都没有损失如此惨重。说明中国人不是没有攻击性,只是着力的方向而已。 6 、人格分裂症。人格分裂在学名上称为“解离症”,它的主要特征是患者将引起他内在心里痛苦的意识活动或记忆,从整个精神层面解离开来以保护自己,但也因此丧失其自我的整体性。此类患者行为的差异无法以常人在不同场合,不同角色的不同行为来解释,好像是完全不同的人。像《环球时报》这种极端民粹主义者便是人格分裂症的的极佳代表,中文版天天叫嚣西方欺负中国,以激起民族主义情绪,利用民粹主义达到反西方的目的。英文版则扮演公平公正的角色,向西方社会展现一个“开放包容的中国”,谦虚地介绍中国的不足。报格分裂,毫无立场。 7 、疑心病。有这种类型的人警惕性特别高,对周围的人都采取不信任、怀疑的态度,总是恶意揣测别人的动机,特别是对外的时候。比如智子疑邻的故事,对社会失去了安全感,对周围的人采取不信任甚至无端猜疑的地步。没完没了地猜疑他人,就等于猜疑自己,就等于将自己封闭起来,就等于没完没了地自寻烦恼和痛苦。疑心病的主要导因源于社会真相不明、资讯不清,在封闭的信息环境下,真相被垄断和控制,不明真相的群体只能够通过猜疑来揣摩事实,而人性往往是偏向于悲观、偏激,加剧互不信任,导致事态愈发严重。 8 、红眼病。“红眼病”人人有之,只是程度、表现不同。当人成为嫉妒的奴隶后,他就会变得阴险、刻薄,就会经常去算计他人、害人。现在的社会,“红眼病”随处可见,它源于仇富和攀比心理,看不得对方比自己好,于是千方百计要迫害对方或者不择手段达到获胜的目的。潜意识里,中国人视他们的生活目的就是抬高自己从而获得别人的尊重。这样一来,一个人就会对“保有面子”这样微不足道欲望感到满足。“面子”是中国人心理最基本的组成部分,它已经成为了中国人难以克服的障碍,阻碍中国人接受真理并尝试富有意义的生活,它已成为中国落后的主要原因。 9 、说谎病。据调查,平均每个中国人一生要说谎 8.8 万次。说谎是中国成功学的重要部分,而说真话,有时却要付出代价。一些国人从骨子里还是没有养成听真话的习惯,官话套话假话大话空话听得时间久了,居然也能变得适应起来,偶尔听到一句真话便觉得逆耳,甚至跳将起来。直至今天,我们依然被各种精心编制的谎言包围着——格式化的谎言、善意化的谎言、礼节性的谎言和废话性的谎言。中国人爱说谎,也许因为在体制下,谎话往往带来资产,而不是负债,久而久之,它就变成一种文化惯性,或一个民族的思维方式时,那么,这个民族就没有希望。 10 、健忘症。健忘症就是大脑的思考能力(检索能力)暂时出现了障碍。因此症状随着时间的发展会自然消失。而有时看起来与这种症状很相似的痴呆则是整个记忆力出现严重损伤所致。为什么中国人最“健忘”?因为中国人最缺乏“思想”,最缺乏拥有“思想”的“历史”,最缺乏“思想”的充分自由的“交流”;这是因为自古以来,中国人的“思想”交流、言论“信息”交流,早就已经甚至永远都处于统治者所极力维护的封闭的、禁锢的、点滴不漏的“一滩死水”,乃至“酱缸”之中了。中国的“历史”永远都只记录(外族和本族)统治者的丰功伟绩,从这样的丰功伟绩之中,中国人能够看到自己的“亡国史”和惨遭“杀戮史”的痕迹么?近代的“镇反”和“肃反”运动,一直到“反右”,“反右倾”和“文革”,不断地制造“冤,假,错”案,错杀多少人?无人敢问,无人追究。 11 、虚无病。由于中国人天生的贪婪的本性,他们可以毫无保留的接受资本主义的阴暗面即无止境追求物质利益、忽视人的尊严。中国人对西方的技术与产品狂热追求却对西方管理文化所强调的坦率、直接、诚实这些质量漠不关心。这种毫无礼义廉耻、毫无道德信仰的症状,叫虚无病。大多数中国人不懂得“精神灵性”、“自由信仰”以及“心智健康”这样的概念,因为他们的思想尚不能达到一个生命存在的更高层次。他们的思想还停留在专注于动物本能对性和食物那点贪婪可怜的欲望上。随着传统文化价值观的破坏和逐步衰弱,大多数的中国人 ( 包括受过教育的人 ) 都徘徊在精神和内心世界的路口,像迷失的狗一样不知何去何从。 12 、懒惰病。中国人习惯接受廉价和免费的事物,他们总是梦想奇迹或者好运,因为他们不愿意付出努力,他们总想不劳而获。很少有中国人明白一个事实:威望和成就是通过一步步努力的工作和牺牲实现的,不付出就没有所得。简单来说,如果是为了谋生,那一个人只有去索取;但如果是为了生活,一个人必须要去奉献。中国从来就没有成为一个法制社会,因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与守法行为格格不入。中国人老想走快捷方式,耍小聪明,不守游戏规则。他们需要明白一个道理:生活的真谛不在于你索取多少而在于你能给予社会和你的人类同胞多少。 13 、自大病。“自大”来源于“无知”。“我国十多亿人口的确是个“汪洋大海”,其中的大部分仍然处于很闭塞和守旧的状态,他们和外界接触的机会仍然很少,或不愿意和外界接触,不愿意接受外来的事物。这一点,即便是居住在美国的中国侨民,也是如此。他们中间的很多人虽然来了美国,但是不愿意和美国人沟通,他们长期居住在“中国城”或“唐人街”,不愿意走出这个“井底”。长期的闭关自守,使得他们继续保持“无知”,“愚昧”和“自大”的状态。近年来,中国不断费力举办各种盛会,意图显示天朝威严,但是这些盛会不仅没有给中国带来多大的益处,反而劳民伤财,暴露了本国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本质。 14 、拜金病。“拜金主义”,无疑是资本社会的产物,同样存在于西方国家。奇怪的是,资本主义在外国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人们对金钱的崇拜却并不像今天我们中国人那么狂热。西方人过“圣诞节”,是为了把欢乐带给别人。中国人过“春节”,是希望新年带来好运,而最主要的好运就是“发财”。中国人之所以“拜金”,也许因为金钱可以给我们带来最大的刺激。中国人信奉“有钱能使鬼推磨,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然而,他们忽略了健全的社会制度和规则的关键。 15 、虚伪病。在工作过程中,写任何报告,都要把成绩归功于上级领导,必须首先强调成绩是主要的。从总的民族性格来看,我们中国人也许由于经历了几千年封建社会的熏陶和磨练,生活道路过于坎坷,知道办事要迂回,说话要含蓄,只是有时没有把尺度掌握好,做过头了,就变成“虚伪”了。中国人为什么要虚伪?归根到底与制度有关,社会风行潜规则,不讲仁义道德,践踏法律秩序,个个都去“走后门”。 16 、懦弱病。懦弱者,或称“懦夫”,是指“欺软怕硬”的那一种,它往往和“奴性”,“卑鄙”和“叛变行为”等联系在一起。一个人畏惧强权,向压力或利益低头,出卖朋友,就是懦夫行为。遇到不公不平,不敢反抗,甘心成为别人所利用的工具或牺牲品。在中国,要做一个“硬骨头”,做一个正直的人,的确是太难了。既不敢承认错误,也不敢站出来说公道话,贪生怕死。难怪龙应台愤怒地质问:中国人,你怎么能够不生气呢?你怎么还有良心躲在角落里做“沉默的大多数”?无尽的忍让,将带来得寸进尺的侵犯。 17 、自私病。网友曾愤言:我们恨贪官,又拚命报考公务员;我们骂垄断,又削减脑袋往高薪单位钻;我们讥讽不正之风,自己办事却忙找关系。总之,我们愤怒,不是因为觉得不公平,而是觉得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不利位置,我们不是想消灭这种不公平,而是想让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有利位置。这种骨子里的自私,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反思的!自私,是多数中国人一种共通的毛病,一个自私的人注意权利时容易忘却义务,凡事对于他个人有点小小利益,为了攫取这点利益,就把人与人之间应有的那种谦退,牺牲,为团体谋幸福,力持正义的精神完全疏忽了。 18 、受辱妄想症。心理学上把那种没有客观依据、无法用事实说明而自己坚信不疑的病态心理称为“妄想”,只要手里拿着锤子,就会发现到处都是钉子;只要预备了受欺负、受侮辱的心态,就会把周围每个人都看成是侵略者、侮辱者。假如一个人、一个国家是否受到了侮辱,其结论完全由他(们)自己说了算,那么,某些人不但能够轻而易举造成自己被侮辱的严重局面,而且更能以此为由,理直气壮地奋起还击,大张旗鼓地开展“反侮辱”行动 . 一些人不但坚信“亡我之心不死”的外邦、洋人总是侮辱中国人,还不惜挖空心思炮制假新闻以为中国受辱之证据,而且把戏被揭穿后仍然心安理得面不改色心不跳,其病也深矣。 一个越来越缺钙的民族,钙质越来越流失疏松的骨头,已经挑不起民族的大梁,反而不断的自扬家丑。国人的病痛需要释放,而释放需要一个宽松、自由、法治的环境,而不是受压迫、控制、潜规则的社会环境。周孝正教授曾总结说,当今中国人“四荒八无”:荒唐、荒诞、荒芜、荒谬;无知、无能、无情、无义、无道、无德、无耻、无赖。病态的中国人,谁能拯救你呢?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

Read More

《译者》每日原文推荐 – 2011/5/19

以下为每日原文推荐。如果你有兴趣,请参与翻译并将译文寄给 《译者》 ( [email protected] ) 以便与大家共享。   【热点新闻 / 评论】 亚洲�望 – 中国还能走多远? 《商业周刊》 – 百度因内容审查在纽约被起诉,中国称保障互联网自由 《卫报》 – 河北农村因征地引发冲突,农民担心粮食不够吃   ABC 新闻 – 方滨兴被扔鞋 法新社 – 中国记者的报道境遇变糟 路透社 – 中国称 60 年的发展拯救了西藏,使其免于封建制度 美联社 – 中国称对达赖的立场在他退休后依然不变 战略及预算评估中心 – 中国军用和民用航天项目的影响 ( PDF 文件) 《悉尼晨锋报》 – 投资界所见过的中国最大手笔:中铝在几内亚 商业内幕 – 查诺斯继续唱黑中国   【社会百态】 法新社 – 中国高速铁路线因违规被叫停 《电讯报》 – 中国因艾滋病死亡的人数大幅下降 《纽约时报》 – 跨越东西方的艺术家徐冰

Read More

叙利亚领导人许诺政治改革

总统府发言人沙阿本许诺叙利亚要实行政治改革 叙利亚南部城市德拉发生数天暴力事件后,叙利亚领导人许诺实施改革,满足抗议者的要求。 官员们答应要考虑取消从1963年开始的紧急状态法。 政府还说要对被怀疑在德拉打死数名抗议者的凶手绳之以法。 国家媒体说,阿萨德总统后来下令释放所有在“最近的一些事件”中被捕的人。 总统府女发言人沙阿本指责外部有人在挑拨事端,她还否认政府命令保安部队向抗议者开枪。 但是她说,这“并不是说(政府)没有犯错误。” 她在大马士革举行的记者会上说,“我们不应该将某个人的行为与阿萨德总统让叙利亚更繁荣的愿望和决心混淆起来。” 沙阿本说,政府将提高工人的工资,实施医疗改革,让更多政党参加选举,放松对新闻媒体的限制,并设立打击腐败的新机制。 沙阿本在2005年也宣布过相似改革措施,但是批评人士说,她的许诺从没有兑现。

Read More
  • 1
  • 2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