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nandez

苗蛮子 | 劝募不成百万查黑手是自扇耳光

作者: 苗蛮子  |  评论(0)  | 标签: 时事观点 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官网近日发出公告,悬赏百万追查对其“不断进行攻击”的“幕后黑手”。公告称中非希望工程被质疑事件发展轨迹十分蹊跷,对中国未来慈善事业发展造成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最直接的影响是,8月18日华商协会六周年庆典上的两轮劝募都颗粒无收。华商协会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已聘请律师团专门受理举报。 不妨来看看华商协会此前劝募的“辉煌成绩”:据南方都市报披露,该协会4月21日认捐2.479亿元,6月19日又认捐1.765亿元,而卢星宇方面在8月2日称首批募捐超过4亿元。但在8月18日,其欲借六周年庆典日“套捐”的计划终成泡影。此前认捐硕果累累,而今却颗粒无收,俨然从云端直坠地面。如此冰火两重天,华商协会方面岂不出离愤怒? 华商协会出现如今这种局面,与媒体对慈善黑幕的“穷追猛打”不无关系。正是随着一个个慈善黑幕被曝光,慈善机构尤其是官方慈善组织,陷入了一场深重的信任危机。这种尴尬处境显然削弱了社会公众的慈善热情。公众要么用脚投票有选择性地释放爱心,要么处于观望状态,要么干脆不再相信任何慈善组织。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华商协会的“零募捐”,还是红十字会、中华慈善总会等慈善机构捐赠降到了冰点,都是民意审判的结果。 但民众用脚投票只是“果”,而慈善机构本身所存在的种种弊端,才是慈善组织失信于民的最根本原因所在——比如,由信息不透明、操作不规范所导致的种种慈善腐败;甚至,有的慈善项目实质就是一种借慈善名义敛财的骗术。显然,问题本身是客观存在的,而媒体的曝光,只不过是将“慈善伤疤”公之于众而已。如果真要说有“幕后黑手”,那么最大的黑手其实就是失信的慈善组织本身。正是这些“不慈善”的慈善机构,将自己推上了绝境。 媒体报道事件真相,是其职责本分;公众用脚投票,是对权利的伸张和对爱心的呵护。相反,面对慈善黑幕,如果媒体不“穷追猛打”,则是在助纣为虐、同流合污;而公众对问题慈善机构依然爱之深,无疑是慈善更大的悲哀。媒体揭黑与民意审判,固然令慈善事业出现暂时性的危机,但从长远来看,这实际上是推动中国慈善事业健康发展的一种积极力量。 可在华商协会那里,这一切却被描写成“幕后黑手”。逻辑荒谬之极的背后,实质不过是一种掩耳盗铃之技。劝募(或可称之为“敛财”)不成,不但无视自身问题,不去修复信任疤痕,反而归咎于媒体报道。如此态度,让人看到的并非“慈善”二字,而是一个“骗子”在极力狡辩。骗子当然最忌恨媒体的“穷追猛打”。因为媒体不曝光,用华商协会主席卢俊卿指责媒体的话来说就是,骗子才能更好地“编造谎言,欺骗大众,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真正做慈善事业的人,是用“心”去做,而非看着来钱少,便恼羞成怒,横加指责。显然,劝募不成而百万追查“幕后黑手”,无异于自扇耳光。这既是个怪诞十足的笑话,更是华商协会给自身开出的一副错药。对于已深陷信任泥潭的华商协会而言,这副药不仅毫无助益,反而会产生巨大的副作用,令其在失信之路上越走越远。这从网友主动“自首”,“欢迎卢俊卿主席‘跨省我’”来看,就是最好的明证。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苗蛮子的最新更新: 睢宁式“网络问政”实乃温柔陷阱 / 2011-09-01 23:50 / 评论数( 0 ) 双重压力下的写字教育如何突围 / 2011-08-30 23:26 / 评论数( 2 ) 国家机密不是特权私秘的挡箭牌 / 2011-08-28 10:47 / 评论数( 1 ) 政府采购不是特权的狂欢盛宴 / 2011-08-25 10:11 / 评论数( 1 ) 农村食品沉疴不只是监管缺失 / 2011-08-25 10:11 / 评论数( 0 )

阅读更多

苗蛮子 | 睢宁式“网络问政”实乃温柔陷阱

作者: 苗蛮子  |  评论(0)  | 标签: 时事观点 报载,在上海工作的江苏睢宁人高国龙最近被“跨省追捕”了。原因是其在网上发帖批评睢宁法院的执行工作,两个法官带队赶赴上海将他抓回,并以诽谤他人罪对其处以拘留15日并罚款1万元。对此,睢宁县委一负责人称,这是为了在“网络问政”中“引导人民说实话”。 于民众而言,所谓的“说实话”,本来很好理解,简而言之就是说真话,表达自己内心的真正诉求,而不说违心的假话、空话和套话。换言之,所谓在“网络问政”中“引导人民说实话”,理应是鼓励民众说真心话,让人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样施政者才能了解民情、汇聚民智,从而实现科学决策、民主决策,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 然而,睢宁官方以“跨省追捕”对待说实话者的颟顸做派,颠覆了“说实话”的原本内涵,见证了所谓的“网络问政”,不过是一张美丽的画皮,其背后实际上是个“温柔的陷阱”。同时,权力的话语体系也在其中展露无遗。其一,即便“让人民说实话”,也仅仅是有限度的“实话”。民众的实话不能以触碰权力者的利益为前提,否则,“过度的实话”便会遭致权力的惩罚。 其二是正话反说,所谓“让人民说实话”,实乃“让人民说好话”。其目的是希望人民为官方大力整顿官风而大唱赞歌、感恩戴德,感谢政府、感谢某某官员。而“网络问政”,正是给民众提供一个向权力者说好的“实话”的渠道。这条“道”上,只能开满“鲜花”、掌声阵阵,岂能有刺耳的噪音! 其三,所谓“让人民说实话”,更像是一种诱惑,一种甄别不和谐者乃至“潜在敌人”的手段。显然,这里的“实话”,于权力者而言,实乃“坏话”。此正所谓:诱人说坏话,秋后好算账。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把地球翘起来。”同样,权力者暗地里说:打造一个放言的笼子,并许下一个美丽的诺言,便能引“蛇”出洞,并发现会唱歌的“夜莺”。而对“蛇”的打击,可谓一石二鸟:既能杀鸡儆猴,又能鼓励“夜莺”放声歌唱,岂不妙哉?! 显然,无论是何种“潜台词”,均证明了睢宁所谓的“网络问政”,实质上是一种在权力意志主导下的伪民主。说白了,这不过是为权力者政绩服务的单边游戏。而睢宁法院“跨省追捕”,不仅是一种滥权行为,而且也再次暴露了其角色的错位——法院僭越权责界线,由作为维护社会正义的公器,异化为权力部门压制言论自由的“打手”。 作为一种常识,一个政府不可能“一贯正确”,相反很容易犯错乃至犯罪。而来自社会公众的批评与监督,正发挥着啄木鸟的功能。这就要求政府不仅要敢于面对错误,而且要能虚心接受公众的批评,更要“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这是公权力得以健康运行并永葆生命力的密码所在。而睢宁官方“跨省追捕”,无疑在原本就逼仄的言路上设置一道障碍的同时,也失去了一次自我纠错的良机。 社会言论的常态,是允许各种声音畅通,让民众的情绪得以疏泄。尤其在当今中国处于转型期,各种矛盾层出不穷的现实背景下,地方政府更应大力放开社会言论的渠道,以疏泄社会怨怼才是要事。即便民众在表达过程中,有过激甚至不实的言论,公权部门也只能以疏导的方式,提供更详实、准确的信息来自证清白,而非左堵右塞。 古语云: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睢宁官方以粗暴手段掐断言路,远非明智之举,不但收不到“和谐”的效果,反而扩大了社会的负面影响。更为严重的是,公权力压制言论,或许能带来短暂的风平浪静,但在这种表面的风平浪静之下,却涌动着一种“抽象愤怒”(于建嵘语)。当这种“抽象愤怒”累积到一定程度时,最终会形成危险的“言塞湖”。若任由“言塞湖”处于高位运行状态,一旦溃堤,后果不堪设想。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苗蛮子的最新更新: 劝募不成百万查黑手是自扇耳光 / 2011-09-01 23:50 / 评论数( 0 ) 双重压力下的写字教育如何突围 / 2011-08-30 23:26 / 评论数( 2 ) 国家机密不是特权私秘的挡箭牌 / 2011-08-28 10:47 / 评论数( 1 ) 政府采购不是特权的狂欢盛宴 / 2011-08-25 10:11 / 评论数( 1 ) 农村食品沉疴不只是监管缺失 / 2011-08-25 10:11 / 评论数( 0 )

阅读更多

魏英杰 | 有文化含量的政绩才值得追求

有文化含量的政绩才值得追求 文/魏英杰 齐齐哈尔10年前将省级文保单位黑龙江将军府迁出市区,最近又准备花巨资把这座“庙”请回来。原来,当地政府决定这么做,是为了争创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 这事情搁在谁眼里,都是瞎折腾的搞法。但是,当地政府恐怕自有一番逻辑。在这背后,其实都是政府官员的政绩思维在起作用。当年决定搬迁将军府,社会反响强烈,省文物部门还提出严肃批评,可都没法阻止政府创造政绩的步伐。其中除了所谓的拓宽马路,奥秘就在于,当地准备在将军府新址明月岛大搞旅游开发。 到如今,当地难道就觉得文物值钱了吗?这也未必。个中主要原因是,当地争创建历史文化名城,将军府具有不可替代的利用价值。说白了,这还是为了政绩。可这么一来二去,当年搬迁花了数千万元,现在要想迁回来至少还要花上亿元,这笔帐谁埋单?如果这也算创造GDP,那也罢了。问题是,迁出去、搬回来不仅涉及资金,还牵涉土地征用和居民搬迁等复杂问题,这还真让人伤不起。更何况,将军府一迁回,明月岛便沦为空岛,谈何旅游开发?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搬出去的将军府不复旧日模样,而迁回来的将军府,更不是原来的文物。从中值得反思的不仅是官员的政绩思维,还有政府对文物的态度。这种不善待文物、不具有文化含量的决策,也是导致文物蒙难的重要原因。当年,哪怕相关决策者有丁点儿文化敬畏感,也决不会把刚被列为省级文保单位的将军府迁走。即便是为拓宽马路,让这座拥有两百多年历史的建筑物矗立路边,岂不也是一道美丽的人文景观? 遗憾的是,类似悲剧在国内各地一直在上演。前些日子,河南省内唯一的一座鲁班庙半夜遭强拆,相关部门却不闻不问。这座鲁班庙虽为市级文保单位,可从照片看却是残破不堪,俨然已被政府部门所遗忘。而实际上,整修保护这处文物所费不多,这样不仅不会影响附近医院建设,还可为城市增添文化含量。再早些时候,北京梁思成、林徽因故居面临拆迁命运,也是典型没文化的做法。其实,如果开发商把这处闻名中外“太太客厅”就地保护起来,不仅可赢得美名,甚至还可提升开发项目的文化品位。 把迁出去搬回来,把拆掉的再建起来,这确实让人哭笑不得。可放眼看去,许多地方不就是这么做的吗?拆掉真正的文物,用钢筋水泥建造垃圾仿古建筑,还美其名曰“文化一条街”,这种做法在国内随处可见。追求政绩其实不是坏事情,这也是让官员做事的动力。但在眼下,政绩却使人冲动,冲动又使人疯狂。不经科学决策的政绩工程,最终就可能演化成为地方发展的灾难。齐齐哈尔来回搬迁将军府,受伤害的不止文物本身,连带当地老百姓也跟着受累,就是一个典型例证。 文物是历史的见证,失去便不可重生。因此,各地大兴土木之际,政府官员实有必要具备一定历史文化意识。那些文物都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今天被毁坏了,你就是历史的罪人。追求政绩不是错,但不能赤裸裸地追逐自我利益,完全不把文化和民生放在眼里。说到底,既要对得起历史,也要为当下和将来负责,这样的政绩和决策思维,才符合老百姓的真正意愿。如果连这点文化含量和责任意识都没有,政府官员再怎么追求政绩,也都和老百姓无关。 2011年8月29日

阅读更多

西蒙周 | 媚日GDP

2011年08月08日 11:12:52        一直以来,都不愿意以恶意揣度别人行为的动机。但是,黑龙江方正县为日本“满洲开拓团”立碑一事,却令人迷茫。因为你无法解释,身为中国人,为何要为当年屠杀过、奴役过、蹂躏过自己祖先的日本人,去立一座莫名其妙的碑?你同时也无法解释,身为中国人,为何要置自己的先烈于不顾,由着那么一座所谓的陵园自顾自地杂草丛生,破败不堪,却要花上中国纳税人70万元的人民币,去为曾经枪杀镇压自己先烈的日本人,去立一座人神共愤的碑?你还无法解释,一个中国人的城市,一方中国人吃喝拉撒睡的故土,为何政府会出面强行要求所有的门面招牌,都要写上日本字?       历史在此变了味道       这是一个令人无法理解的县城。无法理解的原因,是历史在这里变了味道。在这里,历史被当成做生意的诱饵,被当成金钱的铺路石,被当成感情联系的纽带。原本,历史也会担负如此角色,并无可指责之处,但是,这里的历史因为所谓的地域特殊原因,被以个性代替了共性,以一个点代替了一个面,以一个扭曲的故事代替了一个原本正义的史实。历史,在这里成为被恣意把玩的玩偶,没了是非曲直,也没了正义和非正义。历史在这里的价值,就是它是否能更多的招商引资,是否能带来更多的GDP,是否能为官员创造炫目的政绩。       在人人痛斥“带血的GDP”时,另一个概念却在不经意时,被远在东北的一个小县城悄悄地创造出来,这就是“媚日GDP”。这个小县城,拥有一个严肃庄重的名字——方正。方正拥有丰富的林木和矿产资源,却苦于没有开发资金,守着金山过着穷日子。有道是穷则思变,方正是黑龙江“第一侨乡”,居住海外的华人华侨有38000余人,其中尤以在日本最多定居、旅居的为最多,有约35000人。方正县26万人口中,和日本相关联的华侨、华人、归侨、侨眷就达到11万,占42.3%。方正官员不会放着这样的优势不利用,于是,县城上下,无不打着亲情牌故土牌,为引进日资殚精竭虑,铺路架桥。       言行超出正常范畴       中日友好,发展经济,顺理成章。但是,方正在日华侨如此之多,却记载着历史的屈辱。二战时期,日本为加强对东北的殖民统治和进一步扩大侵略,于1915年开始向中国东北派遣“满洲开拓团”。“开拓团”在东北以非法手段攫取中国人的土地,迫使500万中国农民流离失所;同时,“开拓团”还是日本军队重要的兵源之一。日本战败后,“开拓团”成员归国,有约5000人在路上因饥寒和传染病死亡。中方于1963年将尸骨埋葬在方正县并建成公墓。方正县在日本有如此众多的华侨,与当年的“开拓团”有着千丝万缕联系。       不可否认,“开拓团”成员是日本普通百姓,他们既是战争的施害者,也是受害者。但对中国人而言,“开拓团”就是日本侵略军的一个分支,就是战争的施害一方。令人愤怒的是,方正官方似乎忘却了这段血淋淋的记忆,他们言必称打造“东北旅日侨乡”,行必做“弘扬侨乡文化”之事。方正的楼房建筑被要求有日本文化的影子,道路两旁被要求栽种樱花树,凡是有文字的牌匾、招牌、门牌、指示牌、宣传牌,被要求书写中日两国文字。这些言行,已经超出了正常的中日友好范畴,变成了亲日、哈日、媚日,至于所为为何,招商引资、搞活经济、壮大GDP就是必然的指向。       仅仅拆掉还很不够       方正似乎是认定一条道要走到底,近期更是花了纳税人70万元的人民币,为70多年前“满洲开拓团”的250名逝者立了一座碑。尽管官方不承认这是碑,说是墙,但换个角度说,比如,日本军人在中国也阵亡不少,如果在中国境内也立起一堵刻上他们姓名的墙,供日本人前来瞻仰祭拜,中国人能答应吗?       方正做法错误的地方在于,它只对历史进行选择性记忆,忽视了方正以外的中国人对历史的理解,以及最基本的民族感情。它以伤害国人感情的方式,为招商引资染上了曾经的侵略色彩。       这座碑,或者这堵墙,在6日这天的凌晨,被方正官方偷偷摸摸地拆了。但拆了有形的碑或墙,不等于拆掉了心中的顽症。方正官方自始自终都在回避动机问题,即为何要用中国人的钱为日本侵略者树碑立传?打个比方,日本人要来祭拜,难道还要中国人出纸钱吗?       “带血的GDP”被人痛斥,媚日的GDP却让国人蒙羞。方正官方,你必须对你的混账逻辑做出一个交代。 上一篇: 塔西佗陷阱   下一篇: 踩刹车 阅读数(379) 评论数( 1 ) 1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阅读更多

西蒙周 | 踩刹车

2011年08月16日 10:32:56        2004年3月的两会记者会上,温家宝出任总理后的第二个年头,面对过热的经济局面,他提出要“点刹车”。那一年,中国GDP增长9.5%。今年上半年,中国GDP达到204459亿元,同比增长9.6%。统计局给出的结论是,上半年经济运行总体良好。       政府有意削减投资       上月发生在温州、造成40人罹难的动车追尾事故,却直接提出了一个疑问:速度越来越快的列车,如果忽视了安全性和稳定性,总是造成大面积晚点或者车毁人亡,那么,再快的绝对速度又有何用?       紧接着,美债危机到来,美国信评再被降级,中国面临的世界经济环境骤然恶劣。在这样的背景下,另一个老问题再次被提了出来,如果中国人千辛万苦发展经济,挣来的每笔钱都要借一部分给外人花,而且还要天天担心借出去的钱不断贬值,甚至要打水漂,那么,这样的发展到底是为了谁?这样的模式还有没有必要继续存在下去?       现在回头看,2004年温家宝提出点刹车,确实避免了经济硬着陆。眼下,7年时间过去,中国的内外环境已迥异于以往,也远远复杂于以往。一方面,通胀高企,投资热度不减;另方面,中国经济已被美国通过发债方式绑架,中国进退皆已失据。这样的背景下,政府再单纯地地点刹车,能否如2004年一样取得成果,就是一个问号。       10日这天,温家宝在国务院会议上拍板,暂停铁路新项目审批,要求高铁全面降速,这令一直以来炙手可热的铁路建设骤然降温;也在同一天,另有消息指,中国政府计划明年开工建设保障房800万套,较原计划目标缩减20%。       踩刹车减增速为8%       这是两个带有指标意义的信号。铁道部截至目前的负债为2.09万亿,“十二五”期间,铁道部将要完成投资2.8万亿;保障房则是政府投资的重中之重,按“十二五”规划将建设3600万套,今明两年要各建成1000万套,初步匡算,投资资金约需2.6万亿。铁路建设和保障房建设,是“十二五”规划中投资最大的两项。国务院会议明确铁路建设降温,等于传递一个信号,政府有意大幅削减投资。这对一贯靠投资拉动的中国经济来说,面临的就是减速。       这一次,温家宝没说“点刹车”,但他和他的团队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此次制动,却似乎超过了点刹车的作用。上半年,中国GDP同比增速已在逐渐走低,进入7月后,工业、消费和投资更是呈现全线放缓态势。显然,这次踩刹车早有预谋,并已付诸行动,银根的不断紧缩,较大程度地压缩了市场流动性的空间。即便如此,上半年25%的投资增幅,仍然超过了预期。面对这样的局面,温家宝只好痛下杀手,拿铁路和保障房投资开刀。       邓小平当年说“发展才是硬道理”,确实,要解决中国的一切问题,都离不开发展作为基础。国务院对投资踩刹车,意欲让中国经济这列高速列车回到常规性的安全轨道上来,但倘若经济增速过慢,却又会引发失业和不稳定等一系列社会问题。2008年时,中国政府一再誓言经济增速必须“保八”,政府最终靠着投资拉动,保住了8%的底线。3年过去,政府对投资踩了刹车,那又能拿什么力保8%?       国富民穷必须改变       对外贸易、投资、消费是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美欧深陷债务危机,再指望出口贸易拉动已不现实。2008年的4万亿刺激计划,造成目前的反投资效应,并促成高层下定决心削减投资。三驾马车中现在唯一可寄望的,就是将消费增速提升上去。但是,为消费加油门,却是难上难。       目前,国人消费占GDP的比重只有约35%,仅比全球平均水平的一半高一点。按照规划,未来10年内,这一比重必须提高到50%,中国经济才能保持8%增速。而要实现50%目标,消费增长必须比GDP增长快4个百分点。过去10年,消费年增速始终徘徊在7%-8%之间。未来要保住8%经济增速,消费增长就必须达到12%。       中国人一直不愿多消费,所以,消费年增长12%几乎不可能。至于国人不愿多消费的原因,看看历年的两组大数就会明白,一,历年的财政收入增速都远超GDP;二,历年的财政收入增速都是居民收入增速的2.5-3.5倍。如此畸形的分配结构下,老百姓敢花钱才怪。       所以,“国富民穷”已到不得不变、必须改变的时候了!再不改,再不变,中国的发展真的难以为继了! 上一篇: 媚日GDP   下一篇: 拜登套餐 阅读数(1411) 评论数( 2 ) 2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米兔在中国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