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nandez

Connect with hernandez :

柴静 | 节目预告—专访黄西

周日晚22点36分,央视一套《看见》播出。 这是第一个在全美新闻记者年会上表演脱口秀的亚洲人。 他出生在吉林白山市河口公社,长得象我中学同桌。英文有浓重的中国口音,仔细听甚至有东北腔。24岁才考到美国读理科博士,之前没有出过国,没坐过飞机,没吃过三明治,能背出大辞典里85%的单词,在美国却不能与人交流,连别人叫自己的名字都无法作答。 在失去自我的危机里,他说“我真想指着什么东西,说‘那就是我’”。 周日晚22点36分,央视一套《看见》播出。这是第一个在全美新闻记者年会上表演脱口秀的亚洲人。 他出生在吉林白山市河口公社,长得象我中学同桌。英文有浓重的中国口音,仔细听甚至有东北腔。24岁才考到美国读理科博士,之前没有出过国,没坐过飞机,没吃过三明治,能背出大辞典里8 一个大学里演小品都失败,见到老婆之外的女生就紧张得说不出话来的人,放弃自己生化博士的职业前景,去大雪天的街道上拉路人来听自己的脱口秀。他的老师说“一个中国人怎么可能有趣呢?”。 脱口秀对他来说,不是一场表演,是寻找自我之路。 “我从尘土里长大的人”,他说“幽默是面对不完美人生的最好办法”。

Read More

王小峰 | 原教旨主义粉丝

我原来的身份是个乐评人,资深且著名,当年要是全国乐评人排名的话,我能排到前五名,因为一共就五个。后来我去《三联生活周刊》做记者,就不写乐评了。然后有个人在论坛上质问我,...

Read More

老虎庙 | 我是山东人

作者: 老虎庙  |  评论(1)  | 标签: 陈光诚 , 李淑莲 , 李春华 出行西去第一篇《西行长安之:南拒马河》http://24hour.blogbus.com/logs/175053658.html后有海勇留言“这篇太多伤感,期待您平安归来!”叫我忽然有了“出离”感的意外。不对,我想该为“超度”才是。同是这篇文字我发在“一五一十部落”的后边有署名“方向”者则写到“一路走好,虎兄。你的文字与照片,寄托了我们的情感与力量。”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67756按照一种解释“当你不再执著一件事物或一种习惯,它就失去了指挥摆布你的能力。你也就获得了自由。”我就想,这个“出离”才似乎是我,最终我将获得自由。两位朋友的不同留言透着充沛激情,有一丝担忧,有一点疑惑。该责我,是我没有在文字里说明白了。 或许,我是在寻找另一种活着,摸索一条新路,虽路嫌小,一切尚不可知。 11号当夜,我歇息在良乡。那天下午我去邮电局试图给母亲寄一只电子暖水袋,走出邮局时,车锁便怎么也打不开了。我徒步抬车,从陌生的大街上走过,直到第三条街才找到一个愿为我开锁的摊子。那时,我如释重负,从“貌似贼偷车”的尴尬中走出。我对师傅说:“几家锁摊儿都不干。说他们是修锁的,不是破锁的,那是两个概念。”听如是说,感觉蛮对。原来“破”和“立”的原则本就不属同类。毛的暴力主张,在于而后有自己所建。民主世界的原则则只在多元共存,不那么你死我活。所谓“和而不同,多志兴邦”(第四届中文网志年会“广州”口号之一/附图为证)。 奇怪的是,这位著名的修锁师傅对我的第一句话是:我是山东人! “噢噢……”我一连串地“噢噢”着接应他的自我介绍。心想管他是什么人,只要愿给我开锁。而当他对我第二次近乎于大声地宣布“我是山东人”的时候,我才忽然觉察这话里意思的蹊跷。“山东人”,按传统意义来说,这该是一个不错的名份。“山东大汉”“为人豪爽,不曲里拐弯儿”这些都是我们对山东人的通常认识。在我看来,修锁师傅的表白在此刻,无非是声明自己是正义的,尽管他也会“破”我的那把倒霉的锁。果不然,修锁师傅拿来把砂轮,按动电门儿,嗤啦一下就给那锁拉了一道。师傅嘴里还不闲着,在喘口气儿的当口上还不忘再喊一声“我是山东人!”只是这次多说了一句“你放心好了!” 后来我知道这位山东师傅在良乡很是名气,在良乡的修车修锁业里有点声望垄断。 一般俗众间有个说法,即以籍贯论人,论品质,论特征。这样就多少有了不公。比如说某省人共性为奸诈,某省人则吝啬,某省人则暴力成性,某省人更精于算计等。那么我们试用同样的方法来论山东人。当然我不是泛泛而论,就以这些年我亲身经历的几个事件来说。 李淑莲:女,56岁,汉族,山东省龙口市东莱街道北巷新村人。1998年11月30日,李淑莲与龙口市胶东商城管理处签订合同,租用黄城东市场一楼两间房间做商业经营。经营期间双方发生纠纷(详见王克勤文)http://blog.qq.com/qzone/622006345/1256607838.htm由此开始李淑莲走上八年上防之路。 2009年6月28日零时,在北京上访的李淑莲,在丰台区右安门地区的“幸福里24号”出租房里屋睡觉时被突然闯入的13个赤膊大汉赤身裸体抓走并连夜送回山东(见李淑莲口述)http://24hour.blogbus.com/logs/41739885.html……2009年10月2日晚23时20分左右,李淑莲在被龙口市信访局非法扣押在宾馆房间里,后发现自缢身亡。相关部门四处灭火,封锁消息,限制李淑莲家属行动自由,并且要和李家属签署协议,保证不追究两个打手的责任!前提是78万封嘴,导致李淑莲的死亡原因至今不见结论……(详情)http://24hour.blogbus.com/logs/47690215.html。 2009年八月,山东省龙口市芦头镇寺后乔家村村民李春华家被秘密安装上了监控探头http://24hour.blogbus.com/logs/44190302.html。如何要对一个普通的农妇实行如此措施呢?又是因为上枋。李春华是个上枋多年的政府眼底“老问题户”。说李春华的遭遇头绪繁多,这里只举她面对镜头的一次控诉内容为例。其中在非法被押期间政府在陆壹零办公区内雇佣打手对李春花的十个脚趾捆绑电线施加电刑一事令人尤为愤慨(见详)http://24hour.blogbus.com/logs/43471753.html。本博披露上述事实后,亦有南方报系记者前往采访,查证了现场。 山东无棣县青年文学海入监期间莫名死亡,被亲人发现尸体有多处瘀伤,疑为殴打致死。在多次要求答复未果情况下,文家家族五十余人往县公安局门前跪地请愿,遭大批警察出动围攻暴打,致7人轻伤,5人重伤,3人腰部骨伤,死者的父亲右耳经诊断为耳穿孔,失去听力……事发后,警察使用了墩布打扫现场血迹。更甚,血案制造者竟然是县公安局局长张明三。该人在场时嘴里一直骂骂咧咧“妈逼的,找事啊!”亲自大打出手……无棣公安制造血案后非但不做反省,反倒以维稳做幌,拒绝一切媒体参访,并威胁死者家属威“不许上枋,谁上枋就拘留谁!”在本博对事件做了报道后,竟然也不断接到来自无棣县境的匿名电话骚扰和在我的报道后发帖所谓“事实真相”。混淆视听,污蔑陷害。(详见《秘密调查》)http://24hour.blogbus.com/logs/63954849.html 山东省有个下丁家镇,属龙口下辖。下家镇有个下丁家村,村里出了个王永幸。当时有个口号“伟大领袖一挥手,王永幸带头往前走”。后来连老毛都说要去下丁家村看看呢。下丁家村是学习大寨的国家级模范村,这个模范村就是王永幸带头干出来的。这么说吧,那时候各地赴山西大寨学习参观的不少,人满为患。因此凡南方的就去山东下丁家村,意义像似。来下丁家村参观的多了,县里专此开辟一个场子,也就相当是招待所吧。当天走不了的,吃喝拉撒,全做了包圆儿。三十年河东河西,直到政治的事情又轮到了新篇章。江主席那会儿,镇政府在学大寨招待所里搞了个“陆壹零基地”,基地很神秘,周边的群众就只知道里面关着些特殊的人……详细情况我们不详,只是从那里面出来的人都说“是刑场”“是牢房”“电影上对付共产党的家什那里面全有。”因此谈“下丁家村陆壹零基地”当地无人不战栗……如今政事又轮回,下丁家陆壹零基地又有了新功用:关押上枋民众。而这里至今无人说得清算是看守所呢,还是监狱。反正,是“政府的资产”,政府的资产由着政府折腾…… 山东人的故事还没完。最近又出了个陈珖成。陈珖成是盲人。凭借自己所学法律,为普通百姓办了点有益之事,即遭地方政府百般迫害。以致被长期限制自由,住宅亦遭监控。陈珖成的事情影响波及全国乃至国际。当有各地记者以及网友自发前往山东临沂看望禁闭在加的陈珖成和家人时,竟然屡屡遭到围追堵截,甚至被殴打和拘押。也就是这些打人的人扬言“到我们山东来就小心着点儿!” 山东的故事今天讲了五段。故事的主角尽皆山东人。我不想因此就形而上,或者被指民族主义情绪。却怎么也无法不见山东地面政府的作为给这些年来的山东人涂上的一层墨色。在我所获资讯中,这些年一个福建,一个山东响动挺大。按现在的说法就是“爆冷”。按我的说法则是“全国法治重灾区”!政府的做法已确定那是既定的,性质决定一切,偶然则在必然,这里暂且不论。且说那些按照旨意,打拼在前,还要委屈地说一声“我们也是为了饭碗呀。”和“服从军令是军人的天职”的小人物们,你们难道也已丧失最后的天良?这里真该送你们一句:枪口抬高一寸,良心向前进。 在良乡的旅馆里想了一夜,最后决定二天临走时要去文化街拍摄“我是山东人”。而且计划用纪实手法尽可能跟踪久些。为了他的感动于我,为了山东人传统的骄傲。我寄希望于他是种子,是保留在世的最后一线山东希望。 我去了良乡街文化路南头,山东人的铺子还没开门。算算今天还得赶路去涿州,路途遥远。只得放弃拍摄。好在我收下过山东人的一张名片,发到下面算作记录:学雷锋也得吃饭,专业上门修换锁。[见下图]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1 个评论 老虎庙的最新更新: 谁来修缮贤良祠 / 2011-11-23 22:43 / 评论数( 2 ) 西行长安之:南拒马河(01)[附小纪录片] / 2011-11-19 06:28 / 评论数( 5 ) 华山“申遗”何以屡战屡败 / 2011-11-12 13:07 / 评论数( 6 ) 北京:一个公民的健康表达 / 2011-10-30 12:01 / 评论数( 9 ) 逼上空中楼阁的农民 / 2011-10-25 18:45 / 评论数( 4 )

Read More

胡泳 | 群体合作与舍基原则

     舍基认为,互联网上看上去“有组织的行为”,并非某个处于金字塔顶端的权力意志发号施令的结果,“合作状态”完全可以从表面上看上去的“无组织状态”中,涌现出来   http://www.caijing.com.cn/2011-11-25/111446786.html 群体合作与舍基原则 本文来源于 《财经网》   2011 年 11 月 25 日 11:54 【 段永朝/ 文 】     被誉为互联网最深刻的思想家之一的克莱·舍基( Clay Shirky ),毕业于耶鲁大学美术专业。这位颇具艺术家气质的互联网思想家, 2009 年出版的著作《 Here Comes Everybody: The power of organizing without organization 》(中文书名《未来是湿的:无组织的组织力量》,胡泳 / 沈满琳译,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9 年 5 月版),在社交网络如日中天之际,仍不失为一部理解“机构与合作”的思想经典。   舍基提出了一个互联网时代最基本的问题:“一群人究竟如何搞定事情?”或者说,一群人通过何种方式“搞定”事情?   这个问题放在传统思维框架内,答案似乎不言自明:组织起来。于是乎,权力开始在组织中发挥作用:层级、资源、权力、激励、机构政治与寻租,一系列“权力金字塔”时代司空见惯的游戏就此轮番上演。   舍基所提“组织”问题的涵义有三:第一,“组织”的含义和组织机构形态、组织内在的规律,将会发生何种深刻的变化?第二,个体在组织中的作用和价值,应当如何定位和理解?第三,所谓互联网背景下新型的“组织机构”,将给身处其间的万众网民,带来何种崭新的体验?或言之,哪些我们耳熟能详、习以为常的固见,将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在舍基看来,传统工业时代的组织形态之所以产生,是为了应对市场协调成本居高不下的难题。随着沟通复杂度、协调成本的增长,试图借助市场契约来解决“协作有效性”的问题,无疑遭遇了巨大的瓶颈。其实这种观点已经由“交易成本理论”的提出者,英国经济学家科斯在 1937 年阐述得非常清楚。   舍基的洞见在于,互联网背景下新兴的组织形态,并非是科斯所谓的“科层组织”,或者叫“金字塔组织”。那种秩序井然、层级分明的科层组织,在互联网大环境下显得机械、刻板、活力低下。   传统组织的行事风范,往往是计划、规划优先,“组织”一词往往寓意着“确定性、计划性和官僚制度”;然而在互联网中,可以看到的却是到处充满活力的、变动不居的、穿越边界和壁垒的合作。   合作和协调代替了刻板规划,这是重大的变化,甚至用舍基的话说,“这是一场革命,相当深刻的革命”。   舍基认为,互联网上看上去“有组织的行为”,并非某个处于金字塔顶端的权力意志发号施令的结果,“合作状态”完全可以从表面上看上去的“无组织状态”中,涌现出来。   这一“涌现的过程”,有四个关键:第一是分享。通过大量貌似无序的节点之间,错综复杂的链接、转发、评注,互联网上的海量信息,处于充分的“搅拌、流转”形态,成为“活力之源”。第二是对话。这些交织而成的“内容之网”,本质上是“对话行为”、“沟通行为”、“商榷行为”。对话在不同节点之间展开,在开放的空间中展开,任何新鲜的内容,都瞬间被卷入到“对话”中来,参与到“社会计算”的“势场”中。第三是协作。对话背后蕴含的意愿,催生大量的合作和博弈,产生了“自如的分工”,并让更多的合作在陌生人之间顺利展开。第四是集体行动。这种分享、对话、合作的“细碎进程”,会时不常越过某个“临界点”,凝聚成“群体智慧”、“群体意志”,产生“集体行动”。值得注意的是,这种“集体行动”并非刻意为之,也不是可以事先“谋划而成”的,它完全是一种生态的“喷发”。 著名的互联网思想家凯文 . 凯利,曾把这种“无组织的组织力量”,称作“舍基原则”。我们正在感受和体验到的维基百科、众包、微博等等,无一不暗含着“舍基原则”的洞察,这是互联网精神的精髓。  

Read More

长平 | 长平遭香港入境处调查”打黑工”

新闻报道  | 2011.11.25 长平遭香港入境处调查"打黑工"   漫画家邝飚在2010年8月为长平所作的漫画 11日23日,《阳光时务》主编长平8个月来首次收到香港入境处的邮件,就其入港工作一事进行解释,称正在调查长平早前在港做访问学者期间是否"打黑工"?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疑入境处此举背后有政治原因。   11月19日,香港阳光卫视总裁陈平对德国之声公开,《阳光时务》杂志主编长平申请入港工作被拖延8个月之久一事,随后香港多家媒体跟进报道;陈平表示目前依然在与香港入境处进行沟通中。 11月24日,香港《明报》以"学术访问被当黑工,异见者斥入境处荒唐"再报道此事。指香港入境处认为长平于2011年3月至5月在港问期间有"打黑工"嫌疑,香港浸会大学出面作出了解释,指长平访问的两个月期间,浸会大学每月向其提供单人住房一间和支付生活补贴6000港币,其中包括在港交通费用,并非工作报酬,而这也是香港多所大学邀请学者访问的惯例。 香港入境处称对长平一事正在作调查,待调查之后方能对其入港工作进行审批,但德国之声多次联系入境处新闻办人员未果。 长平是中国知名的媒体人,曾任职《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南都周刊》副总编等, 2008 年"西藏3.14事件"后,长平在《南方都市》报上发表《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文章,后遭中国当局持续打压,2010年8月,南方报业叫停他的专栏写作,当时广州国保也多次与他"喝茶约谈";2011年3月香港浸会大学邀请其到港做访问学者;其后阳光卫视聘请他担任旗下电子杂志《阳光时务》主编,他也在8个月前开始透过香港"输入人才计划"向入境处申请到港工作签证。 "难免让人产生更深的疑问" 11月24日,长平在推特上就此事发出信息:"香港政府把我置于卡夫卡式的城堡困境"。 中国媒体人安替认为,香港浸会大学为长平提供的每月6000的生活补贴在香港连房屋都无法承租,香港入境处所找的理由并不高明。 长平向德国之声介绍了此事的经过: 11月23日,他收到香港入境处发给他的一封附件为PDF格式的邮件,对延迟审查工作签证进行解释: "这是8个月来我首次收到他们的信,可能和舆论压力有关,对方罕见地对我的签证申请被无故拖延8个多月作出解释,他们的解释是'涉嫌违反在港逗留条例、在港从事雇佣工作',他们说正就此进行调查,待调查结束后会继续审核申请材料。" 长平也介绍此邮件是以香港入境处负责人之名发来,但邮件中留下的联系方式为入境处调查科陈姓负责人的电话,长平在接到邮件后与其取得了联系,对方称希望长平到港直接面谈并当面解释,但陈姓负责人未规限长平到港时间或强调他必须到港办理此事,并称并不一定会得出调查结论。 对此长平认为:"据我了解,他们在今年9月份左右才去浸会大学调查我访问一事,此前已经拖延六个月的时间,所以用他们解释拖延8个月的入境申请的理由是不成立的,而且浸会大学也给了他们书面说明,如果有问题他们应该和我及时联系,现在是报道后才和我联系,这也与香港'高效行政'不符合,难免让人产生更深的疑问。" "是不是有特别的政治原因?" 德国之声也采访了具有法律背景的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他表示已经关注到此事,香港的法律确实有相关规定,非工作签证及在港逗留不能进行工作,但长平作为访问学者参加演讲活动等,按香港高校以往邀请学者访问的惯例,应该不属于工作范围。 "照我们的经验,内地的人来港访问的情况很普遍,是不是每个都需要签工作签证?这和来港工作是不一样的,我的印象中以前没有出现这样的问题,这不能不让人感觉是不是有特别的政治原因才出现调查和刁难的情况。" 蔡耀昌还表示对长平的情况还需要外界跟进观察,香港为法治社会,长平如果对入境处的处理有异议,依据香港的法律他可能在港行使法律权利,作出包括上诉等法律途径的处理。 "是打黑工还是访问学者正常学术交流?" 长平也向德国之声介绍他在2003年至04年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作访问学者,2009年曾在香港作访问学者,而各个国家的高校或学术机构也会向访问者提供生活补贴等,他早前在香港的访问亦未遇到今次香港入境处提出的问题。目前长平正在德国参加"伯尔之家"写作项目,也属访问类型,"伯尔之家"也向他提供住房及每月几百欧元的生活补助,他所接受的补贴按照德国法律并不属于工作报酬。 记者分别查阅了不同国家使馆关于访问学者的相关规定,其中美国使馆规定访问学者在美期间,可以享有"旅行、观测、咨询、研究、培训、分享或示范专业知识或技能、参加有组织的个人对个人交流项目"; 根据欧洲访问学者签证规定,此签证类型与工作签证并非同一类型,在办理程序上,学者签证并不需要提前向使馆提供"工作许可"和"工作合同";香港入境处在准许长平入境时,应该明确其在港停留原因为访学,目前需要香港入境处调查的是,长平在访问期间参加的活动及接受访问学者津贴是属于"打黑工"还是"正常学术交流"范围。 作者:吴雨 责编:任琛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