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nandez

Connect with hernandez :

王小峰 | 第1001封情书

经常,在半夜,我能收到罗老师的短信,内容都一样:“睡了吗?” 看到短信,我能想象得出,他又要跟我诉说什么,但是怕打扰我好事,所以先试探一下,如果确定没事,便打来电话,讲一...

Read More

曾飚 | 剑桥学联的独立战争(原文)

2011年12月09日 23:47:08 留学生活 剑桥学联 学生政治 上周三,工会发动了200万人的全国大罢工。我还是坚持去上班,家附近的地铁站关了,于是我走路十五分钟,从每月家庭预算内中,节省了1.5镑。     晚上回来之后,在微博上看很多留学生对罢工的评价,原来民主这么不给力,没有打砸抢,一点都不黄不暴力。被剥削阶级,团结起来之后,就堕落了。上午碰头,中午抗议,下午带着没课上的孩子去逛商场,晚上再聚在一起撮一顿,喝一杯。     好吧,我心里有一场出彩的剧目,一场两天后的选举,它发生在剑桥的中国留学生中间。     全票通过的“选举”     今年7月15日,中国新闻社发表了一篇报道,关于剑桥学联的换届选举。当我读到,“经过讨论和表决,按照选举办法的精神,全票通过了常非凡博士就任第二十八届剑桥中国学联主席的决议”,会心一笑,亲切之情油然而生。不过,连毛主席都是三七开,还有谁会相信全票通过的神话,好在我们已经习惯,笑而不语。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在英国留学工作之后,我的理解加深了。这条中国第二大新闻社发布的通稿,行文严谨,很有《人民日报》尺度,应该出自学生记者和审读老师合作结果,但是它确实有点在坑爹。     我猜测,给中新社供稿的学生记者,大概学习了英式幽默,把大陆的夏天的北戴河会议,搬到了暑假的剑桥河畔;其次,讽刺中国教育的失败,不在学生,而是经常指导学生工作的老师,因为他们至今还相信“全票通过”,还相信别人会相信,这连总设计师邓小平都不相信啊!     很快,这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选举,遭到了反对和抗议。反对和抗议的结果,就是不按照公开选举程序换届的剑桥学联,以章程陈旧的名义,被剑桥大学学生会给注销了。Varsity是剑桥学生会官方刊物,最早正式披露了中国学联全票通过的选举。就在11月底,南方周末一篇披露剑桥学联被注销的报道,引起海内外热议。     12月2日下午,一场英式校园选举要挑战“选举办法的精神”下的学联选举。规则比7月指导精神要物质很多:三个人竞选,谁的票多,谁当选。     “全票通过”(也许是鼓掌的)的前主席,从暑假之后,就陷入了被指责批评的处境。应该说,这位前主席,是一位相当有韧性的人物。她发公开信指责有人在“分裂学联”,并且呼吁“中国人民追求和平和友谊,大家还是学生,更不应该搞政治斗争。”并且在选举之前,决定起诉《南方周末》对剑桥学联的不实报道。在备选过程中,学联主席与反对派之间,在公共邮件列表,网站域名上相互争夺和交锋,试图控制舆论阵地。     我喜欢这种鲁迅先生称赞的有韧性的战斗,外加中式选举的无序和热闹,更富于输出价值观的喜感。最终,在12月2日当晚,前学联主席以60余票位列三位候选人的第三名,反对派候选人以160余票,当选剑桥学联主席。   “未选举,不当选”。留学英国,都明白这个简单道理,我觉得,重申这条常识对于胜负各方,有助于理解以后留英或者回国怎么混,用还是不用。     至于此次剑桥学联被大学注销,成为抓眼球的关键词。我倒觉得无所谓。即使剑桥学联,在学生会被注销了,可以用剑桥当地独立社团名义,与剑桥大学学生会保持联系即可。     我关心是,除了选举胜负成败之外,还有一个中国文科大二学生爱谈的“自由之精神,独立之人格”。在7月份那次全票通过的大会上,一群读过书或者正在读书的学生学者联谊会的成员,不仅失去了常识,还都是热情的鼓掌控。     这场“全票通过”模式VS“反对派”模式(或者毛主席喜欢的“造反派”模式)的学生民主游戏中,有一个问题被外人所忽略,那就是,假如剑桥学联被注销,要独立,是要独立于剑桥大学学生会,还是独立于自己的中方赞助人。     独立之路     关于学联,这个名字容易让人误会。一个朋友曾经以学联名义,打电话给国内联系活动,对方接到电话之后,以为普世价值找上门,小心翼翼地寒暄了若干回合之后,知道是体制内自己人,于是热烈欢迎海外学子光临。     中国学联,全称是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简称CSSA)。英国,乃至全世界各个大学基本上有这样的中国学联,他们往往被称为地方学联。     除此之外,地方学联之外,在英国,还存在一个全英学联。这两层学联都会受到中国大使馆教育处的赞助,教育处往往扮演一个顾问角色,中文叫指导。比如中新社报道,7月份剑桥学联改选就是在中国驻英使馆教育处指导之下。文中提到的留管组就是教育处在海外负责留学生事务的部门。     教育处对学联的赞助常受到一些诟病。作为对金钱缺乏洁癖的我来说,其实这无可厚非,反正是中国自己的钱,用在谁身上不是用,何况是自己学生,没有什么不对。     相比而言,英国大学中,学生会叫Student union,是各个社团的合众国,也是未来政客的练兵场,你也会碰到和中国学生官僚一样恶心的人物,这是职业特点,中外一样。     学生会有自己的产业收入,比如小卖部、酒吧等,在学校行政最高会议,有自己的席位和代表。加入学生会社团,需要自己章程、年度大会和财务报告。相应地,作为会员的社团,可以优惠使用学生会的设施。     2011年的剑桥学联选举风波,没有和谐掉,而是放到了桌面上对攻。对于很多剑桥的中国留学生来说,长舒了一口气。我们已经习惯了对很多事情含笑不语,因为我们来自一个有自己国情特色的国家。凡事有例外,对于剑桥学联,这是是全英国最有影响力的中国地方学联之一,它以往的选举,参与者能够达到四五百人之众。     这场风波,关键不是中国学联有多腐败,学生政客有多么恶心,而是一场全票通过的鸟笼式改选,对于剑桥乃至全英的中国留学生来说,简直是欺人太甚了。因为这不仅仅是欺骗中国学生的智商,也是在侮辱一种被官僚们忽略的“传统”和规则。     前主席为学联投入很多,甚至自己投钱(这说明中国学生的选举制度,还需要完善,防止贿选行为),但是不要忘记了社会活动,都是团队合作;我们可以尊重一位前主席的热情与能力,却也不要忘了别人也有一个fair play的机会。     假如暑假开会现场,有一个人站起来,反对现场的决定,我对剑桥学联的敬意,会成倍增加。也许,以后会有。     此次选举之后,我的很多剑桥朋友,不管是在,还曾经在的,在微博、facebook上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     同时,他们担心,这位民选主席和剑桥学联是否还会受到教育处的赞助。     一个朋友说,这个其实很简单,只要把2011-12年度开始,连续三年剑桥学联接受的教育处赞助,与往年教育处对剑桥学联的赞助做一个对比就好了。反正这笔来国内纳税人的钱,应该是不带有任何政治色彩和倾向,一视同仁地帮助海外的中国学生组织,这开销大概不是什么国家机密,我们基本上都可以查查。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很符合剑桥理科男的思维。     但是,到现在为止,剑桥学联还没有发布正式的选举结果,使得这场选举的结果扑朔迷离。     剑桥学联选举也许就此过去了,我很高兴他们对一条潜规则响亮地说了一次No,挽回了海外中国学生的尊严。这让我想起有一次与同事聊天,谈论孩子的语言发展问题,我说,我的孩子开始越来越多地对我说No了。同事说,这不是坏事,如果他总是说Yes,你大概要真正担心了。     修改发表的BBC 版本   http://www.bbc.co.uk/ukchina/simp/interactivity/2011/12/111209_zengbiao_cssa.shtml 上一篇: 我与《英中时报》二三事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32) 评论数( 0 ) 0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Read More

老虎庙 | 一点儿也不简单的农村现状

作者: 老虎庙  |  评论(2)  | 标签: 资源 , 单车 , 煤窑 在一处山沟沟的入口处,我听到了汩汩淌水声,循迹去看,就见到了我在纪录片《西去长安:沟峪滩的日子》里记录到的“祸水”。用我四十一年前打隧道的经验,我知道这水绝非平常。通常它出自洞穴,而非天然流淌。再看那水,灰色、浑浊,依山而下跌跌撞撞着,直到落入平地,就自然在岩壁上留下了白灰似的残迹。当我重新抬头去看那山时,绿就不是绿了,虽然已经冬季,但那枯黄草茎的暗绿却早早被包裹了脏色。我就知道了,那山的深里定然有暗窑存在。拿当地人话说叫“黑口子”,是农民对黑煤窑的别称。 黑煤窑的非法开采活动已经整治多年。农民说“现在可是不能干了。”可是传说中的“非法窑”依旧耳闻。只是变了个身份,合法的窑转包给私人,还有藏在自己后院的私挖洞口等等,你说那是不是黑口子呢? 也因此,私挖滥采、生态灾害、苦难矿工的事情不见消隐,反倒更具免疫力,更具隐蔽性。 山西的煤炭发展大致经历了这么个阶段:先是政府号召“大矿大开,小矿小开,有水快流”(1982-1990)。是私人小煤窑最最活跃的时期;后来达到鼎盛(1990-1998),鼎盛期的山西小煤窑一时间失控,政府审批的合法煤矿约120个,而私矿则达150多座,这也是矿难频发的阶段;后来到了1998年,矿难已经到了登峰造极,北京的安全领导小组不得不四处出击,八方堵漏。中央政府终于采取了惯用的“严打”措施:严查重罚、双管齐下、四位一体、关小建大。全面推进煤矿探矿权、采矿权有偿转让,实施资源整合、采煤方法改革,以及严厉打击违法私开矿行为等。 政策的前瞻性何在?宏观的指导性又何在?这是在经历了无数次血的代价之后,我们不得不提出质疑的关键。 政策的不公开不透明,新法实施的“隐秘性”“自圆其说的‘试探试探’”,其贯穿始终的只为所谓“社会影响问题”、“不被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的问题”、“政策的改革永远是‘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 晋中地区的沟峪滩原先是国营洪西煤矿所在地。在日本人统治时期就被盯上而疯狂开采。现在煤矿没了,依附这个“大矿”而生存的附近农民们一时间没了着落。按照最简单的思维,家里养上几辆装载机或是重型运输大卡来做营生。可是放在占中国煤炭产量1/4的整个一个山西来看,买得起机器的毕竟还在少数。怎么办? 历时半个多月,我走过了太行、吕梁以及所经阳泉、汾阳、介休、灵石、霍州和临汾等地,我仿佛看到了中国北方农耕区农村非常普遍的相似情形:放弃千古传统的农业,年轻者赴城打工挣钱。而与此同时,煤矿整顿的“严打”措施导致关停并转之同时,资源开发前后所制定的大政方略又被自己拆散成支离破碎。也因此那个“政策变化像小孩儿的屁股”的早年噩梦被屡屡重演。 简单的强调城镇化改造,简单的号召农民到城里去挣钱,简单的资源前和资源后政策的多变性。这就是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简单的我们农村的现状。 【观看视频地址】http://24hour.blogbus.com/logs/179978994.html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2 个评论 老虎庙的最新更新: 华陵:2011年末留给中国的问号…… / 2011-12-03 00:35 / 评论数( 2 ) 西去长安:骑行者刘成义(02) / 2011-11-28 08:43 / 评论数( 2 ) 我是山东人 / 2011-11-26 16:11 / 评论数( 1 ) 谁来修缮贤良祠 / 2011-11-23 22:43 / 评论数( 3 ) 西行长安之:南拒马河(01)[附小纪录片] / 2011-11-19 06:28 / 评论数( 5 )

Read More

时寒冰 | 让心中充满阳光

让心中充满阳光 当四周充满恐惧的时候,当冰冷笼罩一切的时候,我们应该用自信、阳光、快乐驱散恐惧。没有什么是真正值得恐惧的。尤其是在这样的日子,在这样的时刻。当你用自信战胜恐惧,那么,你就会永远记着这个时刻,今天,是的今天,让你内心坚强并成熟,纪念。——暖之 2011年12月8日上午

Read More

闾丘露薇 | 讲座中的大学生

羊城晚报专栏 后的互动环节,站起来提问的,这样的学生占了九成的比例。对于经常到内地大学举办讲座的我来说,同样不感到奇怪,因为每次的演讲,讲堂的位子总是不够坐,也许里面一些学生来,是冲着讲者的名气,就好像中大的这场一样,但是更多的,是希望透过讲座,能够听到一些东西,触动自己思考,而在对于吸收资讯的主动性上,内地的大学生,要比港台的主动的多,在我看来,因为他们一直处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对于外面的世界,有更多的好奇心。 有趣的是,这场活动的志愿者,比如进行文字记录以及网络直播等相对不太复杂的工作,大部分也是内地 ------------------   参加香港中文大学举办的一场讲座,因为是关于哲学问题,放在中文大学的圆形广场,主办的老师心里面惴惴不安,因为过去这么多年,这样的讲座,最多来几十学生,放在这个露天广场,会让讲者也觉得,形影孤单。   不过,最后来了五百多名年轻听众,他们把广场坐的满满的,连两位讲者都感到突然,来自台湾的老教授非常感动,他说,这样的话题,在台湾的大学校园,愿意参与的学生,也许就是比香港稍微的多一点点而已。 来港读书的年轻人,而现场的音响以及海报设计,场地安排等,更多的是本地的大学生在参与,在这些涉及到具体技术性和操作性层面的东西,这些香港的学生,显然更加得心应手。 对于他们来说,一直有着很多练习的机会,而对于内地学生们来说,参加活动是一个开始,而主动组织活动,则还需要更多的主动性。   在这五百多名听众当中,绝大部分是内地来港读书的同学,在之后的互动环节,站起来提问的,这样的学生占了九成的比例。对于经常到内地大学举办讲座的我来说,同样不感到奇怪,因为每次的演讲,讲堂的位子总是不够坐,也许里面一些学生来,是冲着讲者的名气,就好像中大的这场一样,但是更多的,是希望透过讲座,能够听到一些东西,触动自己思考,而在对于吸收资讯的主动性上,内地的大学生,要比港台的主动的多,在我看来,因为他们一直处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对于外面的世界,有更多的好奇心。   有趣的是,这场活动的志愿者,比如进行文字记录以及网络直播等相对不太复杂的工作,大部分也是内地来港读书的年轻人,而现场的音响以及海报设计,场地安排等,更多的是本地的大学生在参与,在这些涉及到具体技术性和操作性层面的东西,这些香港的学生,显然更加得心应手。 羊城晚报专栏 ------------------ 参加香港中文大学举办的一场讲座,因为是关于哲学问题,放在中文大学的圆形广场,主办的老师心里面惴惴不安,因为过去这么多年,这样的讲座,最多来几十学生,放在这个露天广场,会让讲者也觉得,形影孤单。 不过,最后来了五百多名年轻听众,他们把广场坐的满满的,连两位讲者都感到突然,来自台湾的老教授非常感动,他说,这样的话题,在台湾的大学校园,愿意参与的学生,也许就是比香港稍微的多一点点而已。 在这五百多名听众当中,绝大部分是内地来港读书的同学,在之   对于他们来说,一直有着很多练习的机会,而对于内地学生们来说,参加活动是一个开始,而主动组织活动,则还需要更多的主动性。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