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nandez

Connect with hernandez :

闾丘露薇 | 新闻中心中的东盟同行

共,虽然之后,经济压倒了这些意识形态上的分歧,但是看看现在对于美国的态度,最终还是回归原有的价值观。” 朋友说的颇有道理,当年倡导成立东盟的李光耀,就是预见到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担心东南亚国家被中国庞大的经济体所侵蚀,提出了成立这样一个组织。而在新加坡,到现在为止,共产党属于非法政党,我们经常开玩笑,去新加坡,千万不要带“共产党宣言”,那可是禁书。 不管是新加坡,还是泰国,柬埔寨,越南,对于过去的红色记忆,都不太愉快。而这些红色力量,当年都和中国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连,因为这样,让这些国家,特别是民众,总是心存戒心,只不过作为区域中的小国家,在经济发展上,清楚的知道,不可能和中国对抗,但即便是这样的合作,仔细来看,也是步步惊心。 和一位中国官员聊天,他说,其实美国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亚太,何来重返?这是事实,不管是驻军,还是价值观的认同,文化的影响,美国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如果去越南就可以看到,好莱坞文化和生活方式,是那样快速的进入了年轻人的生活当中。就连缅甸首都仰光的街头,两年前去的时候,到处都是美国电影的盗版光碟。 当然,一定不是所有东盟国家的民众 国际先驱导报 ,都欢迎美国,或者支持美国自己所说的要重返亚太的姿态。希拉里在菲律宾的车队,遭到了民众的抗议,在越南,因为一场越战,还是有不少人,对美国抱着一种爱恨交织的矛盾情绪。 而就在新闻中心,我的对面坐着几个讲着没有口音的英语的印尼记者,很年轻,在当地的英文媒体工作。当希拉里出现在新闻中心的大屏幕上的时候,他们用嘲讽的口气,模仿希拉里讲话的语态。 被他们搞笑的同声配音搞得自己无法专心工作下去,忍不住问他们:“你们很讨厌希拉里吗?” “当然,就不喜欢她那种指手画脚,说话夸张的样子。太没有诚意了。回到亚太的美国,就是这个样子,我们不喜欢。” ------------------ 印尼巴厘岛,东盟峰会新闻中心,大屏幕不断的传送着各种大会画面,领导人抵达的,会场上的,或者是记者会的通告。对于记者们来说,再怎样嘈杂的环境,也不会影响各自埋头工作的专著度。   ,都欢迎美国,或者支持美国自己所说的要重返亚太的姿态。希拉里在菲律宾的车队,遭到了民众的抗议,在越南,因为一场越战,还是有不少人,对美国抱着一种爱恨交织的矛盾情绪。 而就在新闻中心,我的对面坐着几个讲着没有口音的英语的印尼记者,很年轻,在当地的英文媒体工作。当希拉里出现在新闻中心的大屏幕上的时候,他们用嘲讽的口气,模仿希拉里讲话的语态。 被他们搞笑的同声配音搞得自己无法专心工作下去,忍不住问他们:“你们很讨厌希拉里吗?” “当然,就不喜欢她那种指手画脚,说话夸张的样子。太没有诚意了。回到亚太的美国,就是这个样子,我们不喜欢。” 突然,一阵骚动,对于我来说,这是这些年练就的一种本能,对突发的环境变化,要快速的找到原因,原来,大屏幕在直播美国总统奥巴马进入会场的画面,看到那些专注的,甚至带着一种崇拜的神情,看着屏幕的同行们,觉得很是怪异。   看到我诧异的样子,坐在我对面的一位同行告诉我:“不要奇怪,昨天奥巴马抵达,这里想起了掌声。”鼓掌的自然包括此刻这些全神贯注看着大屏幕的同行们,这些都是东盟国家的记者们,当然,我无法分清楚他们到底分别来自哪些国家。   当然,身为记者,这样自然很不专业,但是如果撇开他们记者的身份,或多或少,也反映出这些国家的民众,对于奥巴马的一种感觉,或者是对美国的一种感觉。就连遇到的当地出租车司机,聊起大会,最关心奥巴马到底住在哪家酒店。   一个朋友给我发来了邮件,在看到我关于鼓掌奇景的微博之后:“不要忘记,东盟当年成立的初衷,就是反共,虽然之后,经济压倒了这些意识形态上的分歧,但是看看现在对于美国的态度,最终还是回归原有的价值观。” 朋友说的颇有道理,当年倡导成立东盟的李光耀,就是预见到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担心东南亚国家被中国庞大的经济体所侵蚀,提出了成立这样一个组织。而在新加坡,到现在为止,共产党属于非法政党,我们经常开玩笑,去新加坡,千万不要带“共产党宣言”,那可是禁书。   不管是新加坡,还是泰国,柬埔寨,越南,对于过去的红色记忆,都不太愉快。而这些红色力量,当年都和中国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连,因为这样,让这些国家,特别是民众,总是心存戒心,只不过作为区域中的小国家,在经济发展上,清楚的知道,不可能和中国对抗,但即便是这样的合作,仔细来看,也是步步惊心。   和一位中国官员聊天,他说,其实美国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亚太,何来重返?这是事实,不管是驻军,还是价值观的认同,文化的影响,美国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如果去越南就可以看到,好莱坞文化和生活方式,是那样快速的进入了年轻人的生活当中。就连缅甸首都仰光的街头,两年前去的时候,到处都是美国电影的盗版光碟。   当然,一定不是所有东盟国家的民众,都欢迎美国,或者支持美国自己所说的要重返亚太的姿态。希拉里在菲律宾的车队,遭到了民众的抗议,在越南,因为一场越战,还是有不少人,对美国抱着一种爱恨交织的矛盾情绪。   国际先驱导报 ------------------ 印尼巴厘岛,东盟峰会新闻中心,大屏幕不断的传送着各种大会画面,领导人抵达的,会场上的,或者是记者会的通告。对于记者们来说,再怎样嘈杂的环境,也不会影响各自埋头工作的专著度。 突然,一阵骚动,对于我来说,这是这些年练就的一种本能,对突发的环境变化,要快速的找到原因,原来,大屏幕在直播美国总统奥巴马进入会场的画面,看到那些专注的,甚至带着一种崇拜的神情,看着屏幕的同行们,觉得很是怪异。 看到我诧异的样子,坐在我对面的一位同行告诉我:“不要奇怪,昨天奥巴马抵达,这里想起了掌声。”鼓掌的自然包括此刻这些全神贯注看着大屏幕的同行们,这些都是东盟国家的记者们,当然,我无法分清楚他们到底分别来自哪些国家。 当然,身为记者,这样自然很不专业,但是如果撇开他们记者的身份,或多或少,也反映出这些国家的民众,对于奥巴马的一种感觉,或者是对美国的一种感觉。就连遇到的当地出租车司机,聊起大会,最关心奥巴马到底住在哪家酒店。 一个朋友给我发来了邮件,在看到我关于鼓掌奇景的微博之后:“不要忘记,东盟当年成立的初衷,就是反 而就在新闻中心,我的对面坐着几个讲着没有口音的英语的印尼记者,很年轻,在当地的英文媒体工作。当希拉里出现在新闻中心的大屏幕上的时候,他们用嘲讽的口气,模仿希拉里讲话的语态。   被他们搞笑的同声配音搞得自己无法专心工作下去,忍不住问他们:“你们很讨厌希拉里吗?” 共,虽然之后,经济压倒了这些意识形态上的分歧,但是看看现在对于美国的态度,最终还是回归原有的价值观。” 朋友说的颇有道理,当年倡导成立东盟的李光耀,就是预见到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担心东南亚国家被中国庞大的经济体所侵蚀,提出了成立这样一个组织。而在新加坡,到现在为止,共产党属于非法政党,我们经常开玩笑,去新加坡,千万不要带“共产党宣言”,那可是禁书。 不管是新加坡,还是泰国,柬埔寨,越南,对于过去的红色记忆,都不太愉快。而这些红色力量,当年都和中国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连,因为这样,让这些国家,特别是民众,总是心存戒心,只不过作为区域中的小国家,在经济发展上,清楚的知道,不可能和中国对抗,但即便是这样的合作,仔细来看,也是步步惊心。 和一位中国官员聊天,他说,其实美国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亚太,何来重返?这是事实,不管是驻军,还是价值观的认同,文化的影响,美国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如果去越南就可以看到,好莱坞文化和生活方式,是那样快速的进入了年轻人的生活当中。就连缅甸首都仰光的街头,两年前去的时候,到处都是美国电影的盗版光碟。 当然,一定不是所有东盟国家的民众   “当然,就不喜欢她那种指手画脚,说话夸张的样子。太没有诚意了。回到亚太的美国,就是这个样子,我们不喜欢。”

Read More

闾丘露薇 | 安全的校车

华商报专栏 没有发生前,因为违反了政府规定的细则,就已经受到了查处,从而尽早的避免出现意外的可能呢? 拿香港来说,九十年代前,接送学生的车辆是不在政府监管之内的,只要不超速,不超载,也就是遵守交通规则,那就可以了。说到超载,超速,其实没有针对某种车辆之说,这是安全驾驶的基本要求,在香港,超速要扣分罚款,甚至上庭坐牢,至于超载,只有公交大巴的下层可以站立乘客,其他的车辆,都被要求一人一座,首次定罪将处罚款5000港币及监禁3个月,如再次被定罪,可处罚款1万港币及监禁6个月。 甘肃幼儿园校车意外,造成二十一名幼儿死亡,超载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仔细想,原因并不是这辆车是不是非法营运,说到底还是因为超载。如果不加强对超载车辆的检控,那麽合法营运的校车,依然还是很危险。 九十年代初期的一起交通意外,使得政府意识到要承担起监管的责任。不管是校巴还是保姆车,必须拿到政府发出的“营运营业证”,学校才能够在这些车辆里面进行选择,提供服务。政府对于这些车辆的要求,随时进行调整,比如今年,就对车辆里面的座位结构制定了标准,这样可以在遇到交通意外的时候,减低学生受伤的程度。07年颁布条例,要求这些车辆的耐火装置,必须跟随欧盟标准。 进入运输署的网页,和校车有关的条例,虽然多,但是讲的非常的清楚,理清了责任,只要不符合规定,政府就不应该发放牌照,而如果无牌经营 --------------------------------   女儿在香港读幼儿园的时候,坐的是学校小巴。每天只需要把孩子送到楼下街边固定的上车点,车上的跟车保姆就会下车来把孩子一个个带上车。不过在05年9月份之前,不管是幼儿园还是小学,只要是十六个座位以下的学校小巴,也就是保姆车,是没有规定一定要有跟车保姆的,政府只是在1997年2月规定,所有座位超过16个,接载幼儿园学童的大巴,需要配备跟车保姆。 ,那末自己就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当然,同一时间,政府需要加强在路面的执法检查。 但是对车辆的要求还不够,运输署透过教育局,在今年还向承办商,司机,跟车保姆,学校,家长发出了乘车指引,告诉大家各自的责任,比如承办商必须对跟车保姆进行专业培训,让他们懂得如何应对可能发生的意外,司机必须保证营运的车上有灭火设备,学生要知道,上了车不应该和司机说话,家长有责任教育孩子,除了上车下车,都不要离开座位,不要霸占座位等,而学校,则必须选用拥有牌照的营运商。 政府对那些车可以上路成为校车进行规管,只是第一步,最起码的一步,但是说到安全,还需要做很多,由政府制定细则,让从提供校车服务的一方,到学校,到家长和学生自己,都清清楚楚知道,应该如何做,如果不做,那是会承担责任的。   之所以之后增加了要求,依稀的记得,那年发生了一起意外,一名幼儿园的学生在车上睡着了,于是被司机遗忘在车箱里面。还好没有出现意外,但是事件引发社会关注,政府检讨当时的监管措施,于是增加了这一条。到了07年,经过广泛的咨询,政府又把这个要有跟车保姆的要求,延伸到接送小学生的保姆车。   没有发生前,因为违反了政府规定的细则,就已经受到了查处,从而尽早的避免出现意外的可能呢? 拿香港来说,九十年代前,接送学生的车辆是不在政府监管之内的,只要不超速,不超载,也就是遵守交通规则,那就可以了。说到超载,超速,其实没有针对某种车辆之说,这是安全驾驶的基本要求,在香港,超速要扣分罚款,甚至上庭坐牢,至于超载,只有公交大巴的下层可以站立乘客,其他的车辆,都被要求一人一座,首次定罪将处罚款5000港币及监禁3个月,如再次被定罪,可处罚款1万港币及监禁6个月。 甘肃幼儿园校车意外,造成二十一名幼儿死亡,超载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仔细想,原因并不是这辆车是不是非法营运,说到底还是因为超载。如果不加强对超载车辆的检控,那麽合法营运的校车,依然还是很危险。 九十年代初期的一起交通意外,使得政府意识到要承担起监管的责任。不管是校巴还是保姆车,必须拿到政府发出的“营运营业证”,学校才能够在这些车辆里面进行选择,提供服务。政府对于这些车辆的要求,随时进行调整,比如今年,就对车辆里面的座位结构制定了标准,这样可以在遇到交通意外的时候,减低学生受伤的程度。07年颁布条例,要求这些车辆的耐火装置,必须跟随欧盟标准。 进入运输署的网页,和校车有关的条例,虽然多,但是讲的非常的清楚,理清了责任,只要不符合规定,政府就不应该发放牌照,而如果无牌经营 同类型的意外,在内地也时有发生,今年九月份,湖北荆州的两名幼儿园的小朋友,被遗忘在车箱里面,结果窒息而死。同样在三亚,也有一名三岁的男孩,被忘记在校车上,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呼吸。   三亚在发生了这起惨剧之后,四十多家幼儿园签署了军令状,政府也开始彻查非法营运的校车,但是有点遗憾,对于合法运营的校车,具体的应该怎样做,政府并没有太多的细则,只是提出安全这样的要求。   但是如何才能够确保安全?是不是出了事故政府才介入?如何能够在事故没有发生前,因为违反了政府规定的细则,就已经受到了查处,从而尽早的避免出现意外的可能呢?   拿香港来说,九十年代前,接送学生的车辆是不在政府监管之内的,只要不超速,不超载,也就是遵守交通规则,那就可以了。说到超载,超速,其实没有针对某种车辆之说,这是安全驾驶的基本要求,在香港,超速要扣分罚款,甚至上庭坐牢,至于超载,只有公交大巴的下层可以站立乘客,其他的车辆,都被要求一人一座,首次定罪将处罚款5000港币及监禁3个月,如再次被定罪,可处罚款1万港币及监禁6个月。   甘肃幼儿园校车意外,造成二十一名幼儿死亡,超载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仔细想,原因并不是这辆车是不是非法营运,说到底还是因为超载。如果不加强对超载车辆的检控,那麽合法营运的校车,依然还是很危险。 华商报专栏 -------------------------------- 女儿在香港读幼儿园的时候,坐的是学校小巴。每天只需要把孩子送到楼下街边固定的上车点,车上的跟车保姆就会下车来把孩子一个个带上车。不过在05年9月份之前,不管是幼儿园还是小学,只要是十六个座位以下的学校小巴,也就是保姆车,是没有规定一定要有跟车保姆的,政府只是在1997年2月规定,所有座位超过16个,接载幼儿园学童的大巴,需要配备跟车保姆。 之所以之后增加了要求,依稀的记得,那年发生了一起意外,一名幼儿园的学生在车上睡着了,于是被司机遗忘在车箱里面。还好没有出现意外,但是事件引发社会关注,政府检讨当时的监管措施,于是增加了这一条。到了07年,经过广泛的咨询,政府又把这个要有跟车保姆的要求,延伸到接送小学生的保姆车。 同类型的意外,在内地也时有发生,今年九月份,湖北荆州的两名幼儿园的小朋友,被遗忘在车箱里面,结果窒息而死。同样在三亚,也有一名三岁的男孩,被忘记在校车上,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呼吸。 三亚在发生了这起惨剧之后,四十多家幼儿园签署了军令状,政府也开始彻查非法营运的校车,但是有点遗憾,对于合法运营的校车,具体的应该怎样做,政府并没有太多的细则,只是提出安全这样的要求。 但是如何才能够确保安全?是不是出了事故政府才介入?如何能够在事故   九十年代初期的一起交通意外,使得政府意识到要承担起监管的责任。不管是校巴还是保姆车,必须拿到政府发出的“营运营业证”,学校才能够在这些车辆里面进行选择,提供服务。政府对于这些车辆的要求,随时进行调整,比如今年,就对车辆里面的座位结构制定了标准,这样可以在遇到交通意外的时候,减低学生受伤的程度。07年颁布条例,要求这些车辆的耐火装置,必须跟随欧盟标准。   进入运输署的网页,和校车有关的条例,虽然多,但是讲的非常的清楚,理清了责任,只要不符合规定,政府就不应该发放牌照,而如果无牌经营,那末自己就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当然,同一时间,政府需要加强在路面的执法检查。   但是对车辆的要求还不够,运输署透过教育局,在今年还向承办商,司机,跟车保姆,学校,家长发出了乘车指引,告诉大家各自的责任,比如承办商必须对跟车保姆进行专业培训,让他们懂得如何应对可能发生的意外,司机必须保证营运的车上有灭火设备,学生要知道,上了车不应该和司机说话,家长有责任教育孩子,除了上车下车,都不要离开座位,不要霸占座位等,而学校,则必须选用拥有牌照的营运商。 ,那末自己就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当然,同一时间,政府需要加强在路面的执法检查。 但是对车辆的要求还不够,运输署透过教育局,在今年还向承办商,司机,跟车保姆,学校,家长发出了乘车指引,告诉大家各自的责任,比如承办商必须对跟车保姆进行专业培训,让他们懂得如何应对可能发生的意外,司机必须保证营运的车上有灭火设备,学生要知道,上了车不应该和司机说话,家长有责任教育孩子,除了上车下车,都不要离开座位,不要霸占座位等,而学校,则必须选用拥有牌照的营运商。 政府对那些车可以上路成为校车进行规管,只是第一步,最起码的一步,但是说到安全,还需要做很多,由政府制定细则,让从提供校车服务的一方,到学校,到家长和学生自己,都清清楚楚知道,应该如何做,如果不做,那是会承担责任的。   政府对那些车可以上路成为校车进行规管,只是第一步,最起码的一步,但是说到安全,还需要做很多,由政府制定细则,让从提供校车服务的一方,到学校,到家长和学生自己,都清清楚楚知道,应该如何做,如果不做,那是会承担责任的。

Read More

闾丘露薇 | 教养

羊城晚报专栏 ,越是分贝超大。 我经常听到这样一种说法,大声说笑,其实是张扬个性,不拘小节的表现。我认同人需要洒脱一些,保持个性,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在公共场合,就没有行为守则需要遵守,因为张扬了自己,如果损害了别人,那公共场合就毫无秩序可言。其实那不是个性,而是没有教养。 -------------------   好多年没有去巴厘岛,在餐厅吃早饭,热热闹闹的,全部都是在讲俄语,怪不得,酒店的菜单,已经出现了俄文版。这到不让人奇怪,认识一个莫斯科的黑车司机,十年前他还在酒店门口拉客,几年前去,就已经是一个小老板了,有了钱和时间,自然要出国旅游,他选择的就是东南亚,对于俄罗斯人来说,黑海的石滩,毕竟和东南亚的热带风光截然不同,所以在海南岛,外国游客里面,俄罗斯是主力军。   不过,这样的主力军的结果,就是到处可以听到俄语声,从餐厅,到机场的候机厅,旁若无人的大声讲笑。在巴厘岛机场,坐在一堆俄罗斯年轻人旁边候机,结果,半个小时下来,当登机的通知终于响起,走到终于听不清他们的俄语的地方,恍然进入了另外一个天地。,   有意思的是,声音越大的,年轻越轻,年长的俄罗斯游客,和其他的那些同龄的欧美游客,举止没有太大的差别,年轻人,在公共场合,则显得毫无顾忌。当然,最终还是看个人。   这点和中国游客相反,越是年轻的中国游客,公共场合越是注意自己的举止,越是上了年纪,越是分贝超大。 ,越是分贝超大。 我经常听到这样一种说法,大声说笑,其实是张扬个性,不拘小节的表现。我认同人需要洒脱一些,保持个性,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在公共场合,就没有行为守则需要遵守,因为张扬了自己,如果损害了别人,那公共场合就毫无秩序可言。其实那不是个性,而是没有教养。   我经常听到这样一种说法,大声说笑,其实是张扬个性,不拘小节的表现。我认同人需要洒脱一些,保持个性,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在公共场合,就没有行为守则需要遵守,因为张扬了自己,如果损害了别人,那公共场合就毫无秩序可言。其实那不是个性,而是没有教养。  

Read More

闾丘露薇 | 贫富差距这个问题

外滩画报专栏 外滩画报专栏 --------------- 这次去文莱,首都斯里班加湾没有太大的变化,天空还是那样兰,马路上车子还是那样少,城市还是那样整洁,当然人还是那样神情悠闲。只有一个很明显的感觉,物价很高,因为同一个牌子的连锁快餐店,同样一份套餐,算下来,价格是香港的一倍。当然,如果看看文莱的人均收入,已经在全球排名第四,那末这样的价格如果和瑞士相比的话,也就是算是相当便宜的了。 打开文莱当地的报纸,整整一个版面,在讨论如何消除国内贫穷这个问题。十年前第一次去文莱采访,就曾经让当地的司机,带我们去了算是当地贫民聚居的地方,因为这个给外界的印象相当富裕的国家,贫富差距严重,现在看来,这个问题,依然是政府着手在解决的。 说到贫富差距,如果看基尼系数,属于发达经济体的美国还有新加坡都很严重,当然还有香港。这些地方,如果要说和一些发展中国家的贫富差距有怎样不同的地方,自然是贫困的标准不同。就拿文莱来说,所谓的贫穷,至少十年前看到的贫民区,是和那些独栋的别墅进行比较,不管是教育还是医疗甚至住房,基本需求政府都有提供,只不过是如何能做的更好,让这些人更加富裕而已。 就好像香港,虽然贫富差距相当严重,街头可以看到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但是如果了解香港的社会援助体系的话,就会知道,这些流浪者不是没有其他的选择,只不过他们自己决定了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生活。 当寒冷或者恶劣天气来临的时候,政府会开放避难 ---------------   这次去文莱,首都斯里班加湾没有太大的变化,天空还是那样兰,马路上车子还是那样少,城市还是那样整洁,当然人还是那样神情悠闲。只有一个很明显的感觉,物价很高,因为同一个牌子的连锁快餐店,同样一份套餐,算下来,价格是香港的一倍。当然,如果看看文莱的人均收入,已经在全球排名第四,那末这样的价格如果和瑞士相比的话,也就是算是相当便宜的了。   打开文莱当地的报纸,整整一个版面,在讨论如何消除国内贫穷这个问题。十年前第一次去文莱采访,就曾经让当地的司机,带我们去了算是当地贫民聚居的地方,因为这个给外界的印象相当富裕的国家,贫富差距严重,现在看来,这个问题,依然是政府着手在解决的。   说到贫富差距,如果看基尼系数,属于发达经济体的美国还有新加坡都很严重,当然还有香港。这些地方,如果要说和一些发展中国家的贫富差距有怎样不同的地方,自然是贫困的标准不同。就拿文莱来说,所谓的贫穷,至少十年前看到的贫民区,是和那些独栋的别墅进行比较,不管是教育还是医疗甚至住房,基本需求政府都有提供,只不过是如何能做的更好,让这些人更加富裕而已。   就好像香港,虽然贫富差距相当严重,街头可以看到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但是如果了解香港的社会援助体系的话,就会知道,这些流浪者不是没有其他的选择,只不过他们自己决定了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生活。 是行不通的,也因为这样,才会有中国内地的经济改革。即便是共同富裕,也只是一个整体的概念,在共同富裕之下存在的个体差异,只要制度是公平的,那麽也就可以接受。 至于共产主义,同样也是历史告诉我们,不管是左还是有右,如果走到了极端,本质上也就没有了区别,人类的发展,要防止的,就是走向极端。人们对于政府的期待,是可以从制度上消除,产生特权的根源。 ------------------------ 补充,昨天看到新闻报道,中国政府把贫穷线提高到年收入2300元,作为新国家扶贫标准,这个标准比2009年提高92%。国务院扶贫办主任范小建说,据测算,到2011年年底,对应扶贫对象规模约为1.28亿人,占农村户籍人口比例约为13.4%。其实联合国的标准是人均收入每天1.25美元以下,这也就是刚刚和国际标准接轨。   当寒冷或者恶劣天气来临的时候,政府会开放避难所给这些流浪者过夜,也有社会组织,宗教团体提供免费膳食,在香港,再贫穷,要维持基本有尊严的生活,必须承认,政府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体制,包括资助社会团体,问题在于,社会对“基本服务”这样的要求和标准会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提升,政府必须给与回应。   而在有些政府公共服务缺乏的国家,贫富差距导致的结果是,如果贫穷,意味着连基本的有尊严的生活都无法负担,要担心自己病了,没有钱看病,担心自己的孩子,没有办法上学,接受基本教育。   当然,在那些贫穷国家,就算贫富差距不严重,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人们,根本谈不上尊严两个字。在孟加拉的首都达卡,就在五星级酒店的外面,在市中心的公园周边,一到晚上,一不小心就会踢到睡在路边的人,他们白天在这个城市谋生,晚上则用这样的方式,在这个城市栖身。 所给这些流浪者过夜,也有社会组织,宗教团体提供免费膳食,在香港,再贫穷,要维持基本有尊严的生活,必须承认,政府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体制,包括资助社会团体,问题在于,社会对“基本服务”这样的要求和标准会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提升,政府必须给与回应。 而在有些政府公共服务缺乏的国家,贫富差距导致的结果是,如果贫穷,意味着连基本的有尊严的生活都无法负担,要担心自己病了,没有钱看病,担心自己的孩子,没有办法上学,接受基本教育。 当然,在那些贫穷国家,就算贫富差距不严重,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人们,根本谈不上尊严两个字。在孟加拉的首都达卡,就在五星级酒店的外面,在市中心的公园周边,一到晚上,一不小心就会踢到睡在路边的人,他们白天在这个城市谋生,晚上则用这样的方式,在这个城市栖身。 看到香港特首曾荫权最近回应年轻人说,听到了年轻人对现实不满的声音,政府能够做的,是创造条件让更多的人成为资本家,但是贫富差距肯定会存在的,要实现所有人同样富裕,只有共产主义。 可以想象,特首又要因为这番言论遭到舆论的狂轰乱炸了,就好像他之前在谈论民主的时候,把文革作为极端民主的例子。 年轻人对贫富差距严重的不满,或许有些向往的是乌托邦式的平等,但是大部分,或者这种不满得到呼应,不是因为贫富差距本身,而是导致贫富差距的原因。正如占领华尔街的年轻人,虽然批评资本主义,但并不认为就应该转向社会主义。 而平均主义早就被证明   看到香港特首曾荫权最近回应年轻人说,听到了年轻人对现实不满的声音,政府能够做的,是创造条件让更多的人成为资本家,但是贫富差距肯定会存在的,要实现所有人同样富裕,只有共产主义。   所给这些流浪者过夜,也有社会组织,宗教团体提供免费膳食,在香港,再贫穷,要维持基本有尊严的生活,必须承认,政府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体制,包括资助社会团体,问题在于,社会对“基本服务”这样的要求和标准会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提升,政府必须给与回应。 而在有些政府公共服务缺乏的国家,贫富差距导致的结果是,如果贫穷,意味着连基本的有尊严的生活都无法负担,要担心自己病了,没有钱看病,担心自己的孩子,没有办法上学,接受基本教育。 当然,在那些贫穷国家,就算贫富差距不严重,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人们,根本谈不上尊严两个字。在孟加拉的首都达卡,就在五星级酒店的外面,在市中心的公园周边,一到晚上,一不小心就会踢到睡在路边的人,他们白天在这个城市谋生,晚上则用这样的方式,在这个城市栖身。 看到香港特首曾荫权最近回应年轻人说,听到了年轻人对现实不满的声音,政府能够做的,是创造条件让更多的人成为资本家,但是贫富差距肯定会存在的,要实现所有人同样富裕,只有共产主义。 可以想象,特首又要因为这番言论遭到舆论的狂轰乱炸了,就好像他之前在谈论民主的时候,把文革作为极端民主的例子。 年轻人对贫富差距严重的不满,或许有些向往的是乌托邦式的平等,但是大部分,或者这种不满得到呼应,不是因为贫富差距本身,而是导致贫富差距的原因。正如占领华尔街的年轻人,虽然批评资本主义,但并不认为就应该转向社会主义。 而平均主义早就被证明 可以想象,特首又要因为这番言论遭到舆论的狂轰乱炸了,就好像他之前在谈论民主的时候,把文革作为极端民主的例子。   年轻人对贫富差距严重的不满,或许有些向往的是乌托邦式的平等,但是大部分,或者这种不满得到呼应,不是因为贫富差距本身,而是导致贫富差距的原因。正如占领华尔街的年轻人,虽然批评资本主义,但并不认为就应该转向社会主义。 所给这些流浪者过夜,也有社会组织,宗教团体提供免费膳食,在香港,再贫穷,要维持基本有尊严的生活,必须承认,政府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体制,包括资助社会团体,问题在于,社会对“基本服务”这样的要求和标准会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提升,政府必须给与回应。 而在有些政府公共服务缺乏的国家,贫富差距导致的结果是,如果贫穷,意味着连基本的有尊严的生活都无法负担,要担心自己病了,没有钱看病,担心自己的孩子,没有办法上学,接受基本教育。 当然,在那些贫穷国家,就算贫富差距不严重,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人们,根本谈不上尊严两个字。在孟加拉的首都达卡,就在五星级酒店的外面,在市中心的公园周边,一到晚上,一不小心就会踢到睡在路边的人,他们白天在这个城市谋生,晚上则用这样的方式,在这个城市栖身。 看到香港特首曾荫权最近回应年轻人说,听到了年轻人对现实不满的声音,政府能够做的,是创造条件让更多的人成为资本家,但是贫富差距肯定会存在的,要实现所有人同样富裕,只有共产主义。 可以想象,特首又要因为这番言论遭到舆论的狂轰乱炸了,就好像他之前在谈论民主的时候,把文革作为极端民主的例子。 年轻人对贫富差距严重的不满,或许有些向往的是乌托邦式的平等,但是大部分,或者这种不满得到呼应,不是因为贫富差距本身,而是导致贫富差距的原因。正如占领华尔街的年轻人,虽然批评资本主义,但并不认为就应该转向社会主义。 而平均主义早就被证明   而平均主义早就被证明是行不通的,也因为这样,才会有中国内地的经济改革。即便是共同富裕,也只是一个整体的概念,在共同富裕之下存在的个体差异,只要制度是公平的,那麽也就可以接受。   所给这些流浪者过夜,也有社会组织,宗教团体提供免费膳食,在香港,再贫穷,要维持基本有尊严的生活,必须承认,政府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体制,包括资助社会团体,问题在于,社会对“基本服务”这样的要求和标准会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提升,政府必须给与回应。 而在有些政府公共服务缺乏的国家,贫富差距导致的结果是,如果贫穷,意味着连基本的有尊严的生活都无法负担,要担心自己病了,没有钱看病,担心自己的孩子,没有办法上学,接受基本教育。 当然,在那些贫穷国家,就算贫富差距不严重,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人们,根本谈不上尊严两个字。在孟加拉的首都达卡,就在五星级酒店的外面,在市中心的公园周边,一到晚上,一不小心就会踢到睡在路边的人,他们白天在这个城市谋生,晚上则用这样的方式,在这个城市栖身。 看到香港特首曾荫权最近回应年轻人说,听到了年轻人对现实不满的声音,政府能够做的,是创造条件让更多的人成为资本家,但是贫富差距肯定会存在的,要实现所有人同样富裕,只有共产主义。 可以想象,特首又要因为这番言论遭到舆论的狂轰乱炸了,就好像他之前在谈论民主的时候,把文革作为极端民主的例子。 年轻人对贫富差距严重的不满,或许有些向往的是乌托邦式的平等,但是大部分,或者这种不满得到呼应,不是因为贫富差距本身,而是导致贫富差距的原因。正如占领华尔街的年轻人,虽然批评资本主义,但并不认为就应该转向社会主义。 而平均主义早就被证明 至于共产主义,同样也是历史告诉我们,不管是左还是有右,如果走到了极端,本质上也就没有了区别,人类的发展,要防止的,就是走向极端。人们对于政府的期待,是可以从制度上消除,产生特权的根源。   ------------------------ 是行不通的,也因为这样,才会有中国内地的经济改革。即便是共同富裕,也只是一个整体的概念,在共同富裕之下存在的个体差异,只要制度是公平的,那麽也就可以接受。 至于共产主义,同样也是历史告诉我们,不管是左还是有右,如果走到了极端,本质上也就没有了区别,人类的发展,要防止的,就是走向极端。人们对于政府的期待,是可以从制度上消除,产生特权的根源。 ------------------------ 补充,昨天看到新闻报道,中国政府把贫穷线提高到年收入2300元,作为新国家扶贫标准,这个标准比2009年提高92%。国务院扶贫办主任范小建说,据测算,到2011年年底,对应扶贫对象规模约为1.28亿人,占农村户籍人口比例约为13.4%。其实联合国的标准是人均收入每天1.25美元以下,这也就是刚刚和国际标准接轨。 补充,昨天看到新闻报道,中国政府把贫穷线提高到年收入2300元,作为新国家扶贫标准,这个标准比2009年提高92%。国务院扶贫办主任范小建说,据测算,到2011年年底,对应扶贫对象规模约为1.28亿人,占农村户籍人口比例约为13.4%。其实联合国的标准是人均收入每天1.25美元以下,这也就是刚刚和国际标准接轨。

Read More

魏英杰 | 乳品新国标该怎么制定

乳品新国标该怎么制定 文/魏英杰 围绕乳品新国标,舆论已经有过几番争论。例如几个月前,因媒体曝光乳品新国标中相关标准不升反降,引发公众强烈关注与质疑。而这一次,则是因为有专家披露,新国标初稿由乳制品企业参与制定,这令“国标被乳企绑架”之说再次抬头,受到各方关注。 针对相关质疑,卫生部及相关专家近日出来解释,声称“企业不可能绑架乳品标准”。据介绍,一项食品安全标准的出台包括立项、起草、公开征求意见、审评、报批等多个环节,企业界代表只是参与了前两个环节。例如在审评阶段,相关委员全部来自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并没有企业参与。乳品安全标准专家组组长王竹天表示:“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对于放到百姓餐桌上的产品,新标准只高不低。” 这番说辞能否消除公众疑虑且先不说,值得注意的是,乳品新国标已于去年3月公布,为何一年多来质疑之声不绝于耳?这究竟说明了什么? 应该说,这一者是因为许多人受专业限制,看不懂新国标。而这又说明,对于新国标的解释和宣传工作仍然做的很不到位。二者,这也表明了公众对新国标的高度关注。毕竟,新国标关系到公众能否对国产乳制品重新恢复信任。而从现实情况看,这一点仍然很成疑问。三者,这还反映了,新国标制定过程不够公开透明,这才导致公众疑虑重重。时隔一年多,公众对新国标制定过程中存在企业参与大惊失色,就是明证。可见,新国标能否取得公众信任,还得看接下来相关部门怎么做好解释工作,或者接受质疑,重新审视、修改乳品国标。 那么,企业参与新国标制定有没问题呢?实际上,让企业参与并不是坏事,而且也有一定必要。这是因为,企业身在市场,了解市场前沿状况,可以给相关部门提供行业需求、专业标准等信息。否则的话,政府出台的规章制度很可能因为不切实际而成为一张好看的废纸。举个例子,还是去年校车国标出台的时候,白岩松就说:“我拿到这份国标校车标准时,觉得它更像一个笑话。因为只有国标而几乎没有现实。”这就是规则和现实严重脱轨的典型个案。 不必说,企业都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所以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可能和消费者的诉求有所冲突。但因为企业并非唯一的起草、制定者,在企业合理诉求被接纳情况下,不合理建议完全可以在制定过程中得到必要过滤。除企业外,参与起草的不是还有专家、政府部门吗?这意味着,如果专家和政府部门能够守住自己的责任,完全不用担心被企业绑架。从这点来看,新国标被质疑其实也从侧面反映了人们对专家、政府部门的不信任态度。 更进一步说,就算企业为了自身利益,会去游说政府部门和专家(收买、贿赂属违法行为另说),那又有什么关系?关键是政府部门和专家能不能守住自己的原则和底线。更重要的是,不能光是允许企业参与进来,却把消费者或中立的科研机构排除在外。如果是这样,尽管只是让企业参与立项和起草工作,相关规则也将成为众矢之的,很难具有公信力。 围绕乳品新国标,我们不妨把政府、专家看成中立方,而企业、消费者、奶农等看成是具有利益诉求的博弈方。在这情况下,在规则制定过程中只能听到企业的声音,明显是不合常理的。又或者说,消费者的声音不能被纳入程序,成为规则制定必不可缺的一环,而只能在场外喊话,那也是极其不正常的。如此的话,无论政府部门和专家怎么解释,还有多少人会相信让企业参与是一种必要? 把乳品新国标的制定比喻成一场投票,如果只有企业、政府部门和专家手头才有投票器,那么公众肯定只有用脚来投票了。新国标之所以屡受质疑,原因就在这里。这不仅是因为公众对新国标心存疑虑,更严重的问题是这背后暴露了新国标的制定并不符合民主规则。正因如此,相关部门事后才需要做那么多解释工作,而且还不一定能够见效。遗憾的是,这样的硬伤还不只是在乳品新国标制定过程中出现。 2011年12月4日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