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nandez

Connect with hernandez :

魏英杰 | 老师发喜帖是“想钱想疯了”吗

老师发喜帖是“想钱想疯了”吗 文/魏英杰 幼儿园老师结婚,竟然给全班孩子发喜帖。这事情发生在厦门,被一名网友曝光后引起了很大反响。 只不过,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目前还不是很清楚。首先,这并非发帖网友亲历,而是她同事的遭遇。再者,记者间接联系到这位家长,但家长拒绝采访。此外,根据区教育部门追查,也没能找到帖子所说的幼儿园。所以,要搞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有待于进一步调查追踪。 但从相关报道来看,这件事情应该是存在的。因为不仅有其他网友听说此事,而且发帖人在相关细节描述上也不存在什么破绽。至于家长不接受采访,很可能是出于个人方面的考虑,这也值得理解。因此,对于此事还应注意的是,幼儿园老师究竟出于何种想法这样做? 这在问题上,网友观点非常一致,都认为这位老师“想钱想疯了”。可事实真的如此吗?当地教育部门相关负责人倒是持不同看法。他认为,如果老师和家长之间出于私交,请孩子带喜帖回家,这无可厚非;反之,若老师借师生关系给家长发喜帖,性质就变了,绝对不行。我理解这位负责人的意思,但认为即便是老师和家长存在私交,这么递送喜帖的方式也很不妥当。 因为,通过孩子转交喜帖,就算这是出于私人关系,也不可避免会有“强加于人”的意味。或者说,这是典型的公私不分。在这情况下,有可能老师觉得和家长私交不错,所以发了喜帖,可家长却不这么认为,甚至把这当作幼儿园老师在索取红包。何况,一个老师不可能和全班小朋友家长都私交很好,如果家长无一例外都收到喜帖,这又算什么?反之,倘若只是部分家长收到喜帖,其他家长是不是也可以这么想:幼儿园老师是不是瞧不起咱们?你看,这张喜帖只要是以这种形式出现,到头来都难免给人留下不好印象。 不过,单纯分析这名老师该不该发喜帖意义不大,因为这背后暴露的其实还有幼儿园的管理问题。譬如有的幼儿园建立家长评价制度,如果家长在期末评价上写老师收了红包,那么这名老师不仅要被扣奖金,还可能因此待岗。虽然这并不能完全杜绝送礼风气,甚至不能遏制有些老师“想钱想疯了”,但这至少可以保证,大多数家长都是出于自愿而给老师送点礼物的。这家幼儿园老师如果敢这么公然全班派发喜帖,那不仅说明老师有问题,更表明这家幼儿园的管理制度出了问题。 送礼是个社会风气,幼儿园肯定也难以免俗。幼儿园老师其实很辛苦,有的老师工资收入也不多,这一点接触过的家长想必都了解。应该说,如果出于自愿和尊师心理,送点小礼物并不为过。有的国家规定公务员只能接受若干价值以下的礼物,这也是照顾到礼尚往来的社会风气。所以,实际上要避免的是,家长互相攀比或老师刻意索取红包。家长自愿送礼不是什么问题,但如果老师索取红包则是大问题。幼儿园对此如果不作出相应规范,那肯定属于管理漏洞。 针对学前教育难问题,从国家到地方都出台了发展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扭转学前教育硬件设施严重不足的现状。包括目前对校车的关注,也属于上述范畴。但是在抓好硬件设施建设的同时,幼儿园管理服务水平也要迎头跟上,否则学前教育仍然会是瘸脚走路。 在这方面,已经发生过不少悲剧。例如,有地方发生幼儿园孩子被闷死在校车内的惨剧,还的地方出现老师虐待小朋友的暴力伤害事件。就在近日,陕西省旬阳县某幼儿园园长竟然用火钳将孩子们的手烫伤。经当地调查,被烫伤的孩子达10人。这名老师还威胁小朋友不准和家里人说,否则第二天继续烫。(见12月5日《京华时报》)之所以发生这类事件,表面上是因为一些幼儿园老师责任心不强、师德败坏,究其根源却在于学前教育管理滞后,导致幼教队伍素质严重欠缺。 许多网友对幼儿园老师派发喜帖一事感到气愤,这固然值得理解。但也要看到,类似事件所暴露的学前教育管理问题,更值得关注。 2011年12月5日

Read More

魏英杰 | 假如清洁工打死“奥迪男”

假如清洁工打死“奥迪男” 文/魏英杰 “电影学院‘奥迪男’打死清洁工。”这是某网站标题,讲述了5日下午发生于北京电影学院的一桩悲剧。该校一男生因停车问题与校清洁工发生冲突,导致校工被殴致死。 事发后,舆论毫无意外地站在了死者这边。微博上被频繁转发的一句评论是:“电影学院已经……堕落成了富二代镀金的垃圾场。”据介绍,这名年仅43的校工平时老实本分,有学生回忆,好几次看他在食堂小心翼翼地跟师傅要一碗面条汤。无疑,这些事后追忆更增加了人们对凶手的愤怒,因而对校方作出“双方互殴”论持强烈质疑态度。 对弱者抱以同情,这是人之常情。而且应该说,在这桩惨祸中,双方的身份差距很可能是造成冲突的一个潜在原因。无论是垃圾车挡住了奥迪车的道,还是奥迪车挡住了垃圾车的道,事实是,只要双方中任何一人作出让步,事件也不至于走向极端化。在这过程中,很可能是“奥迪男”过于趾高气扬,激怒了老实本分的清洁工;但也可能是清洁工看“奥迪男”不爽,因此不愿作出让步。 其中是是非非,不妨留待法律解决。这里只想说,即便身份意识可能是导致这场暴力的一个来源,却也不必过于夸大,进而把这事件渲染成“强者对弱者的欺凌”。至少,当双方发生肌体冲突后,身份差距已退居其次,事件也进而演变成为一场肉搏较量。无论谁先动手,在这情况下比的肯定不是谁更有钱。虽说结果是清洁工倒在了地上,可谁能否认,当时倒在地上的也有可能是“奥迪男”?毕竟,这是一半对一半的概率。 那么,假如是清洁工打死“奥迪男”,舆论该如何对待?难道该说这是“正义的胜利”,或者“富二代死得活该”(况且还不知道“奥迪男”是否富二代)?设若如此,人们将遗憾地看到,法律规则被抹除了,正义界限消失了,剩下的只有赤裸裸的贫富对峙。据此,判断是非对错,人们只需要看这个人的衣着打扮、座驾配饰,只要是穿着光鲜的一定是个坏蛋,只要衣衫褴褛的就一定代表着正义。可这样来看待世界,正常吗?会不会显得太简单粗暴了? 不妨再举一例。就在这场悲剧发生前一天,上海发生一起宝马轿车与奔驰轿车互相追逐事件,随后两车人员互殴,造成奔驰车司机当场身亡。双方并不认识,只是在行车过程中发生矛盾冲突,结果竟造成如此骇人场面。可以相信,双方之所以互不相让,同样有身份意识在作祟的因素。那么按照某些人的看法,这一事件难道该被形容为“富人的对决”,甚至说成“狗咬狗”?照这种说法,人性又哪去了? 这种对事物的简单二分法,如同上述两起事件一样,深刻折射出这个时代的焦灼与浮躁。许多人因拥有财富权势而变得暴戾,也有许多人因极端仇视有钱有势的人(当然,他们未必仇恨金钱势力本身,甚至还可能很羡慕),从而变得浮躁。这两种心态,显然都不是一个文明法治社会的正常表现。这也表明,如何拥有正确的财富观和是非观,已成为摆在当前的一个严峻问题。要想转变这种简单甚至极端的观念,单纯依靠说教恐怕行不通。除有赖于个人素质提高,这还需要通过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才可能有所改变。 群体心理往往是对社会现状的投射与反应。有什么样的群体心理大行其道,对应的就是什么样的社会现实。因此,当人们对清洁工之死感到悲伤的同时,也应反思许多人之所以愤怒的根源。有位网友写的好,这一天,世界不仅失去了一位儿子、父亲、兄弟、默默无闻的普通人,也多了“一个年轻而悔恨的灵魂”。活在这个世界,不妨多一些悲悯与宽容。 2011年12月6日

Read More

朱学东 | 《中国周刊》检讨之他们为什么移民

2011年12月07日 17:50:51   《中国周刊》检讨之他们为什么移民       这是一个早该完成的作业,不幸被我拖堂了。     有关移民的深度报道正在持续发酵。     最新的一次,是大名鼎鼎的《经济学人》前两天也做了移民的报道。     而中国周刊,则在今年9月份推出了自己的系列报道,《他们为什么移民》。     杂志出街后,销售状况很好。北京市场的零售,已经赶上了一家老牌著名杂志,至于机场的销售,更是出色。     其中五道口一个报摊,补货数次,实销将近60本!     也许,我的死党、初中同学也是位成功的商业人士S,所告诉我的能够说明移民话题卖得好的问题。     S在与我讨论奢侈品销售的时候,他说,学东,我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了,但我只有在两个地方见到钱不值钱的情况,一是移民公司,一是某商场的奢侈品店。“简直是不要钱,抢着给人送啊。”     1,     做《他们为什么移民》这组选题,是一个破费心思的过程。     当招商银行发布富豪财富报告之后,我的朋友老马大哥拿了份刊登此新闻的报纸给我,说,学东,你看看这报告里说的富人移民的话题,能不能琢磨一下。     “没法做。”我一句话把马老师噎了回去。     马老师一愣,问为什么?     我说,没有为什么,这个话题往下刨太敏感,做出来风险太大;不往下刨,又没有任何意义。我不想让杂志冒这个险。     我不懂杂志,有这么严重么?马老师问我。     摆明了要谈这个国家不安全,操蛋的地方和人太多,你说敏感不敏感,严重不严重?     哦。那你琢磨吧。马老师悻悻然走了。     后来兄弟们批评我,不该用这样的口吻对马老师说话。     当然,我知道,兄弟们多虑了,但我也表示会摆正态度。     有关移民的话题,我并非没有考虑过,新闻最初出来的时候,我就琢磨了。     不过,越琢磨心里越发毛,这个话题实在离现实政治太近了,“太政治”了。而这里,可能埋藏有我无力承担的炸弹。     所以,当马老师跟我提这个话题时,我像条件反射似地迅速表达了反对意见。     当然,习惯了我的毛病的晨明们知道,我这种应激性的排斥拒绝,一定不是最后的立场,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反思这种立场的。     在操作其他选题的间隙,我在与诸多比我年轻的朋友喝酒聊天时,我都会征求他们的看法,了解他们中已经移民的和有移民倾向的人,选择远走他乡的具体理由。     同时,我也认真琢磨如何规避风险,同时作出一组有味道的报道来。     在内心激烈挣扎乃至深思熟虑之后,我最终下决心启动这个选题。     陈远同学主动请缨,接了这个选题。     2,     于我和我的同事而言,移民选题逻辑很清楚,几乎不用讨论。     我挣扎思考的核心,实际上还是在操作过程的屠龙术。     这个屠龙术是我们所特别需要的技艺,它远比后来做同题的同行三联要求更高。     浸淫政府媒体多年,让我对自己的屠龙术多少还是有些自信。     在进入具体操作讨论时,我首先告诉大家,这个选题,一定要避开十月,不能在十月份做。     十月正是庆祝的月份,喜庆的月份,你非要讲去国离乡的痛苦故事,这不是明摆着添堵么?     所以,选择9月份,至少,这也是一种政治正确。     其次,如同我一直强调的那样,选择个案,选择故事来呈现移民这一问题的内在逻辑,一来可读性强,二来故事本身只是还原真实,而不是高谈阔论地批判抨击,既有利于传播(我一直坚持讲故事容易被读者接受,有潜移默化之功效,大音希声啊),也回避了言论批判的露骨和直截了当风险。     这就是我的屠龙术之一二。     进入具体操作环节,更多是陈远和各位记者同学的努力。     首先是综述,移民成为新热点,发现此次移民潮与过往不同的新特点。     接着围绕这个新特点分点展开。换个身份的理由、我的移民、大腕的出走、让家属先走背后,这几篇稿件,其实就是围绕核心问题他们为什么移民展开的。     这个核心就是不安全感。     不过,换个身份的理由、我的移民更多着眼于个体故事,而大腕的出走和让家属先走背后,则偏综述。     而移不走的生意,则是一个全新的中国式时代特点。     因为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的一篇报道,让我发现,俄罗斯移民的情况,竟然与中国如此相似。     谈俄罗斯还是可以的。恰好中国青年报驻莫斯科记者对此问题有很多调查,于是请他写了篇“俄罗斯精英为何纷纷远走他乡”。     3,     选题具体操作过程中,我几次三番严厉地批评了陈远同学。     两个原因,一是偏综述的多,二是没有写普通白领普通人,所选择报道对象,不是老板就是大腕,就是公务员家属。     历史的经验,不,我的屠龙术告诉我,偏综述多,风险大,也有些高高在上说理的味道,不容易与读者产生共鸣,此其一。     其二,报道对象非富即贵,也容易与普通读者拉开距离,有可能让读者产生这样的事情与无关的感觉,无法达到调动读者情绪,与杂志共振一起思考的效果。     陈远几番跟我讨论辩解,认为其中的老板,其实也是接近白领。     但我不接受。我一直认为,普通人,尤其作为中产阶级核心的白领的移民故事,可以是移民成功的,也可以是一直渴望而不可及的故事,都可能更容易打动我们的读者。     因为时间关系,这方面的调整来不及了,这是我的遗憾。     陈远同学自信的说,看最后卖的结果吧。     我当然知道这话题大有市场,但本来我们应该做得更好的。     这期杂志,我骂陈远是比较狠的,以至于后来办公室总结说,凡是朱老师骂的狠的,一般都会卖的很好。感谢陈远的努力。     在后来的评刊会上,我也委婉地做了自我批评,也是批评编辑,虽然小青同学的让家属先走写得不错,但我认为,不应该安排一位新记者写这样的稿子,哪怕写得再好,这都属于拔苗助长,新记者的基本功锻炼更重要。     当然,我表扬了小青同学。     有问题发现问题,才会有进步,我一直相信这一点。     4,     陈远同学在此选题中另一大贡献,是对封面设计思路的贡献。     这得感谢陈远是个有心人,同时也感谢创作者勾犇的辛苦。     在最后阶段,我苦恼于封面的大标题做什么。     内部的讨论,意见纷纷,但都不合适。     有本图书名为《出中国记》,套用的是出埃及记。     但我也不敢用,而且本身太文了。     我向新周刊的肖锋兄、博客天下的张双武兄、林楚芳、包丽敏等朋友寻求智慧支持,他们各自表述了自己的看法。     虽然我最终还是没有采纳他们的建议,但我依然要感谢他们的支持。     最终,在几番挣扎之后,我力排众议,用了一个非常直白老土的题目:《他们为什么移民》。     时过境迁之后,我一直觉得这才是当下最好的关于移民话题的题目!今天仍是!     虽然这多少有些癞痢头儿子自己爱的意思,多少有些自恋。     感谢马老师。     5,     我自己对于新时代移民潮的思考,写成了当月中国周刊的卷首:     移民何以成为问题?     移民何以成为问题?尤其是在全球化时代?     中国人的传统是守土慎迁,发生背井离乡的故事,一定是没得活路了。所以,孔夫子说,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但历史上的每一次背井离乡,都是无法活下去的逃难之旅,有说不完的悲情。     现在,物质生活条件显然不一样了。但逃亡却不绝于旅途,这才是问题所在。因为生活失去了起码的稳定感和安全感,不确定性的恐惧到处弥漫,也无力改变。     如果生活能有尊严、有安全感和相对的确定性,纵使故园仍有不如梁园处,有多少人愿意把异乡当故乡?     显然,当下移民潮的灾难性后果,不是财富的转移,甚至不是人才的流失,而是他们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带走了这个社会的灵魂,带走了那种激励个体奋发向上并努力改造社会的精神,加上财富和人才,这三重流失的严重化,势必带来社会的某种“空心化”现象。     我想,任何一个怀有梦想和责任感的媒体、人,都会愿意去严肃思考这些问题。     中国周刊交出了自己的思考。 上一篇: 卡夫卡的甲虫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92) 评论数( 0 ) 0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Read More

胡泳 | 然然作文之六:如果我能变小

如果我能变小   然然   如果我能变小,我要用叶子做房,花朵做床,我要和蚂蚁做朋友,和蜜蜂舞蹈,小溪是我的大海,小草变成了树,那老蚱蜢,像一辆观光列车,载着我去各种地方。一个苹果能吃一年半,一本书,十年才能读完。玻璃杯变成玻璃城堡,蜻蜓是飞机,蒲公英来当降落伞。要是下了雨可不得了,就像硕石头落下,把你砸个正着。金鱼成了鲸鱼,那鲸鱼,简直就能把太阳关掉。 如果我能变小,我要去当“纳米医生”,进到病人体内。胆结石的病人来我这看病,我一下子进入他体内,捏碎大石头,病不就好了吗?就连智障也没关系,纳米医生进到患者的脑子里,噼里啪啦几下,鼓捣鼓捣,智障的人也就聪明了。 如果我能变小,最好是年龄上的变小。我先回到刚出生的时候,不出生之前。不是说能在妈妈肚子里游泳吗?我要看看是不是真的。然后去幼儿园时代,没有作业,没有妈妈的唠叨,爸爸的指责,只有天真幻想,幸福啊! 不管是年龄还是身体的变小,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实现!   2011 年 7 月 19 日

Read More

苗蛮子 | 农村学校撤并是个价值选择问题

作者: 苗蛮子  |  评论(0)  | 标签: 时事观点 据报载,湛江在中小学布局调整工作中遇到不少阻力。当地教育局官员称,石角镇拟撤并34家“麻雀学校”,优化教育资源,但到目前为止,仅完成对3个分教点的撤并。该市教育界人士认为,“麻雀学校”撤并“一刀切”有点不切实际。 在当前一些地方大兴“撤并学校风”的背景下,湛江农村学校撤并工作遇阻,显然并非个案,而是一种普遍现象。犹记得今年7月,浙江缙云县大洋镇中学被撤并,导致数百学生被迫到60里外的乡镇求学,由此而上演白发老者带着百余名村民集体下跪的悲情一幕。 肇始于2001年的农村学校大规模布局调整,源于农村人口总量和结构发生变化、农村生源锐减的现实。从理论上来说,撤并一些条件较差的教学点,实行优质化办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提高学校规模效益,进而促进教育资源的合理配置,实现教育平权。当然,个别地方的撤校并点,一定程度上的确改善了当地的办学条件。 然而在更广泛的实践层面,由于一些地方在制定农村学校调整规划时,罔顾城乡经济水平和群众的现实需求,简单地执行“村不办小学,镇不办中学”、学校向城镇集中的调整策略,从而导致布局调整工作产生了一系列问题。比如,上学路途遥远,安全隐患多;陡增家庭经济负担,甚至出现辍学;部分原有的教育资源闲置浪费;寄宿制学校的学生管理问题;儿童心理健康问题;此外,一些地方撤并后实施大班教学,如何保证教学质量也是个问题。 但问题不仅仅止于教育方面,其背后是一个更为深层次的社会问题。一方面,农村学校撤并关涉农村文化传承问题。可以说,一所学校就是一个村庄的文化血脉,担负着传承农村文化的重任。而农村学校撤并,以及由此导致乡村教师逃离乡村,在某种意义上意味着一个村庄的文化根基被割断。此外,一些地方比如湛江,在农村学校上学的孩子考上大学,往往被视为一种荣誉,撤并农村学校,就等于要村民放弃这种荣誉。 另一方面,农村学校大量消失,还是农村空巢化的助推器。原本,在城市化进程中,大量青壮年农民工流向城市,致使村庄成为“386199部队”(38、61、99分别代指妇女、儿童、老人);据粗略统计,全国义务教育阶段有农村留守儿童高达3000万名。而随着农村学校的撤并,许多农村家庭只能被迫选择寄宿制,这就使得原本就已脆弱不堪的留守关系雪上加霜;在一些地方,甚至出现留守者陷入“孤岛”的境地。 凡此种种,足以证明学校之于农村的重要性,正如《中国青年报》援引一位老农的话说,“村里没了学校,就像家里没有了孩子”;而没有了朗朗读书声的村子,就像“丢了魂”那般可怖。因而,尽管农村学校撤并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但不能罔顾实际而简单地“一刀切”。其涉及方方面面的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可不慎重对待。 说到底,撤并学校之目的,是办人民满意的教育。这意味着,农村学校撤并不只是个技术问题,更重要的是一个价值选择问题:在设计、采用调整策略时,一是要充分吸纳更广泛的民意,二是要遵循教育规律。进而言之,撤并学校关乎农村教育的未来,对农村教育的重视与否,实则是一个关乎时代良心的命题。理顺了这个问题,一些地方政府所谓的教育资金不足、留不住师资等等问题,也就迎刃而解。毕竟,以中国目前的财力,解决这些问题完全绰绰有余。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苗蛮子的最新更新: “坑爹”官网是怎样炼成的 / 2011-12-02 11:36 / 评论数( 0 ) 欧债危机背后高福利的是与非 / 2011-12-02 11:29 / 评论数( 0 ) 停业搞“业务学习”是一种机关病 / 2011-11-21 22:39 / 评论数( 0 ) 公共工程监管需要怎样的媒介力量 / 2011-11-21 22:39 / 评论数( 1 ) 辱骂记者背后的食品治理生态 / 2011-11-21 22:39 / 评论数( 0 )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