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nandez

Connect with hernandez :

十年砍柴 | 天朝对外不差钱

明嘉靖二年(1523年),中国东南第一大港宁波,市舶司衙门设宴招待两拨来自日本国的朝贡船队,他们分别来自两大有势力的大名:大内氏和细川氏。     当时日本群雄鼎立,派船队到大明朝贡,必须持明朝廷颁发的“勘合”,才算合乎资格。最新的勘合本在足利氏手中,然被崛起的大内氏夺去。而另一强藩下手较晚,只能从足利氏那儿取得弘治年间颁发、也已过期的“勘合”。两支船队抵达宁波后,市舶司官员发现细川使团的“勘合”已经作废。照规矩细川使团应连人带货回日本。而细川使团副使宋素卿是华人,深知在大明官场,没有用钱办不了的事情,于是通过重金贿赂,让市舶司太监赖恩承认细川使团的合法性,并让他们优先进港验货。在招待宴会上也让细川使团首席。这种公然违规的安排,激怒了大内使团,于是在宴会场上,两个日本使团大打出手,大内使团杀死了细川使团正使鸾冈瑞佐,放火烧了宴会厅和细川使团的所有船只,而且把事态进一步扩大,将一个姓袁的明朝军官绑架,夺船扬帆而去。 (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     这就是明朝历史上有名的“争贡事件”。即使在隋唐时期,日本人师法中华,但从来不臣服,宋以后更是如此。那么为什么有势力的藩主要争着朝贡明朝呢,无他,乃是因为有巨额利益可图。中国历代王朝,对外国基本上采取用利益羁縻的政策,只要你来朝贡,承认我是老大,那么一切好说。朝贡外交的核心就是用银子买面子。“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天朝盛威后面,是以大把大把的银子为代价的。 (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     这种死要面子的“朝贡”外交关系,是算政治账,不算经济账,与外夷交往,“厚往薄来”,天朝只需要夷邦“贡方物”这个说法,就愿意和来朝贡者做亏本买卖。早在隋朝,杨氏统一了中华,隋炀帝杨广为了炫耀国力,在张掖开设万国贸易会,用厚礼引诱西域的商人来天朝做买卖,还下诏西域商人所经过的地方郡县要殷勤招待。大业六年玩得更离谱。据《资治通鉴》介绍,是年,“帝以诸蕃酋长毕集洛阳,丁丑,于端门街盛陈百戏,戏场周围五千步,执丝竹者万八千人,声闻数十里,自昏达旦,灯火光烛天地;终月而罢,所费巨万。自是岁以为常。诸蕃请入丰都市交易,帝许之。先命整饰店肆,檐宇如一,盛设帷帐,珍货充积,人物华盛,卖菜者亦藉以龙须席。胡客或过酒食店,悉令邀廷就坐,醉饱而散,不取其直,绐之曰:”中国丰饶,酒食例不取直。‘胡客皆惊叹。其黠者颇觉之,见以缯帛缠树,曰:“中国亦有贫者,衣不盖形,何如以此物与之,缠树何为?’市人惭不能答。”可见,东都洛阳的老百姓很讲政治,估计也经过了朝廷的外事纪律培训,告知只能摆阔,不能示穷,所以牛皮哄哄地对胡人说,中国很富呀,吃饭不要钱。———这实在太违背常识了,人家走南闯北的中东生意人,可不是脑残,问洛阳市民,你们中国也有穿不起衣服的穷人,为什么用锦帛缠裹在树干上呢?估计这个问题没有预案,所以洛阳的市民回答不上来。     隋朝短命而亡,然而隋炀帝的这番外交思路,被后来王朝的统治者几乎完完整整地承袭。到了明清两代,更是如此。明朝建国后,明太祖下诏称“贡奉之物不必过厚,存其诚敬可也。”亦即来天朝的使节朝贡的礼品不必丰厚,只要表示一下你们敬重我的意思就行了。但赏赐给朝贡者的礼物,则往往数倍于朝贡品的价值。明成祖时,朝鲜国王李芳远朝贡积极,态度恭顺,龙颜大悦,一次就派使节去朝鲜赏赐李芳远本人“白金二千两、文绮表里二百匹、纱罗绒锦五十匹、马二十匹赐芳远”,赏赐王妃“文绮表里八十匹”。因为明清两代长期禁海,外国与中华不能自由贸易,而对朝贡船队网开一面,允许其搭载本国货物来中华售卖,并采购中华货物回国,一个来回获利甚多。     对周边的国家来说,既然朝贡是一本万利的买卖,那傻子才不愿意去积极朝贡呢,反正天朝皇帝要面子,咱们给足面子就行了。于是朝贡者络绎于道,天朝的国库也非取之不竭的聚宝盆,总有扛不住的时候。明初就规定“三年一贡”,但是如朝鲜、琉球这些对大明帝国一向很忠诚的国家,觉得三年一贡太漫长,积极活动。最终,朝廷根据朝贡者对天朝的长期表现,采取“一年一贡”、“两年一贡”或“三年一贡”的分别对待,朝鲜争取到“一年一贡”,几乎就是“最惠国待遇”了。     这也是日本使节“争贡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谁都想占天朝的便宜。这种“厚往薄来”的亏本买卖,当然不会对紫禁城里的皇帝及其嫔妃的生活有啥影响,亏了的是老百姓的日子,不仅老百姓,有时候连官员的日子也要受影响。如东南亚各国的贡品多是苏木、胡椒等特产,多年来胡椒存在朝廷库房里,太多无法消耗,在明宣宗时,有一段时间竟然下诏,南北两京的官员发工资,用胡椒等实物抵扣。———我估计许多官员拿着大包小包的胡椒回家,心里有苦说不出,只能暗下决心堤外损失堤内补,从百姓那里捞回来。

Read More

王小峰 | 礼仪之帮

前些日子跟一个人聊天,他喜欢中国传统文化。我对传统文化知道的不多,或者说几乎一无所知。听他在那里胡侃,插不上嘴,只有洗耳恭听的份儿。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好听众,因为能受益...

Read More

张曙光 | 雾锁京城与生活方式的选择

2011年12月05日 10:30:42   本报评论员 张曙光        一方面是有关方面称北京空气质量在逐渐改善;另一方面是人们对空气质量的感受越来越差。这其中的奥妙终于有了结果。有关空气检测标准问题浮出水面。官方公布的空气中浮悬物标准是PM10,而人们直接感受到的PM2.5(是指大气中直径小于或等于2.5微米的颗粒物。)有专家介绍说,0.4-1.0微米(光学直径)这个粒径段的细粒子对可见光的散射最强。霾的本质是细粒子的消光现象,是以大气能见度来衡量的... 上一篇: 没有道德的市场经济能走多远?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1) 评论数( 0 ) 0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Read More

西蒙周 | 平衡外交

2011年12月05日 12:47:11        在希拉莉的字典中,中国对于美国是威胁的同义词。所以,高调说“美国要重返太平洋”的是她,扯着嗓子干嚎“太平洋世纪属于美国”的也是她,鼓动东南亚国家多边谈判南海争议的还是她。及至她动身前往缅甸,造访美国国务卿50年来从未访问过的国家时,她还不忘含沙射影地表示,“发展中国家要做一个聪明的受援国”,“警惕那些只对挖掘你们的资源更感兴趣的援助国,它们不会想着去构建你们的能力”,“它们提供的某些资金也许有助于填补短期预算缺口,但我们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看到,这些权宜之计不会产生可持续的结果。”       桥头堡战略被误解       希拉莉的这些话,显然不是随便说说。她的每一句话,都经过深思熟虑;在她每一句言有所指的话语背后,都藏着美国未来战略的一步棋。不过,希拉莉国务卿显然过于性急,性急之下,就有点口不择言。去缅甸之前说的那些话,露骨到平常人随便一听,就会明白她在挑拨中国和缅甸的关系。       缅甸对于中国的意义有多么重大,观察家们早有结论。第一,它是中国西南诸省南下出海口,从这里扬帆出海到欧美,无论是距离,还是运输成本,都比走陆路要减少很多;第二,缅甸有着丰富的油气和矿产资源,而这些,恰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大国——中国目前的短板之一。       所以,在中国的战略规划中,云南被定义为打开东南亚出海口的桥头堡。而缅甸,则是距离这一桥头堡最近的国家,中国近年来对缅甸的投资直线上升,对缅甸面对的国际纷争也多有庇护。北京这些苦心积虑的举动,为的就是在战略上与缅甸结为合作伙伴,以顺畅和彻底地打开这一难得的出海口。但遗憾的是,中方以桥头堡作为形象性表述,却因为这个词和战争存在着某种联系,于是被外人理解为中国对于东南亚地区有着强烈的军事诉求。面对这样的误解,北京只有无奈地苦笑。       缅甸寻求平衡外交       历来小国的处世之道,都暗含了平衡的关键因素。缅甸军政府执政时期,国内社会政治一片黑暗,出于对中国提供荫护的报答,军政府义无反顾地投向了北京怀抱。但随着中国对缅甸投资的一再加码,缅甸方面清晰地感觉出,自己的政治经济命脉已经掌握在北京手中。统计数据表明,截止到明年3月份的本财年,中国承诺对缅甸的投资将超过140亿美元,成为迄今为止对缅甸投资最多的国家。缅甸一年的GDP才不过430亿美金,中方的巨额投资对于这个国家意味着什么,缅甸政府明白,在太平洋另一侧的美国也明白。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缅甸领导人开始努力达致一种平衡外交。其所启动的各种改革动作,一方面有美国施压的因素,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些改革都有着明确的靠拢普世价值观的方向。缅甸如此做法,在向美国示好的同时,更可理解为对单一依靠北京的政策修正。脚踩两只船确有风险,但如果能够掌握好平衡,左右逢源也是一种可能的结果。缅甸如此计算国际格局中的自身位置,于其本身的小国定位,并无过错,外人也不好指摘。       希拉莉在这样的背景下历史性地访问缅甸,可谓正逢其时。她在中国这一后花园的所在,接连两天会见昂山素季,大谈民主政治改革,并从口袋中掏出一张仅仅140万元的支票送给缅甸政府。希拉莉施展的解数,名为“援助+价值观输出”的“巧实力外交”,与缅甸现政府有着价值趋同的重要前提,它对缅甸产生的诱惑力,也许会因那点可怜的援助打上一点折扣,但跟着发生的,却是正在拟议当中的解除制裁。这意味着被隔绝已久的缅甸,将随时有可能重投国际主流社会的怀抱。仅就此点而言,诱惑力就非同小可。       心中有苦却说不出       从另一方面来说,最令北京难受的,则是对缅甸投之以桃,缅甸也报之以李,但却随后引来了对中国虎视眈眈的一头狼。而且,这头狼还是以国际社会普遍认同的民主政治改革、解除制裁的名义引来,对外声称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北京,至少在表面上无法予以理直气壮的反对,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缅甸被美国一点点地拉过去,并且,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导致中国外交这一局面的根本原因,其实仍是对普世价值观的立场。人之为人,当然有共性;社会所以为社会,当然也有着普遍遵从的准则。如果对这样的最基本问题,北京不能与国际社会趋同,希拉莉们就还会不停地钻空子,瓦解分化中国一个又一个的“兄弟加朋友”。       这样一点,恰恰最危险。 上一篇: 世界老二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54) 评论数( 0 ) 0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Read More

魏英杰 | 对付方舟子的最好方式

对付方舟子的最好方式 文/魏英杰 方舟子又掐上名人了。这次是人称“青年导师”的李开复先生。方舟子质疑李开复自传存在多处不实和“拔高”成分。例如,李开复称自己在28岁成为美国某大学最年轻的副教授,这里的副教授实为助理教授。针对相关质疑,两人在微博上你来我往打笔战,引起众多网友关注。最终,李开复公布了校方证明和聘书,并就“书中不严谨不谦虚的部分”表示歉意。 总的来看,李开复能够坦承错误,尚属难能可贵。特别是拿李开复和唐骏比较,正如方舟子所说:“唐骏是纯粹的造假,李开复只是拔高;唐骏到现在都不认错,李开复最后还是道歉并公布原始文件了。”不过,李开复的道歉其实也不算彻底。虽然他承认“书中描述的26岁副教授与实际担任AP时的28岁事实不符”,并承诺“将在下一版中修改”,但这仍不免让人疑惑——一个始终不忘自己是“最年轻副教授”的人,怎么可能会把任职年龄搞错? 说白了,李开复在自传中把助理教授译成副教授,以及夸耀自己和奥巴马一起上过课等等,都无非是虚荣心作祟,还不无给自己增添光环的用意。类似这种描述,在书店随便找几本书,打开作者简介都能找到踪迹。既然刻意拔高自己,被方舟子揪住了,也只能自认倒霉,别的最好啥也别说了。可李开复一开始依然嘴硬,而且还想像以往被打假的那些人一样,试图挽回面子。这种应对方式,实在愚蠢之极。 更加有趣的是有些人对待方舟子的态度。像以往一样,针对方舟子这次打假,有人辱骂方舟子,还有一大帮人为李开复说话、背书,当然也不乏有人一边说方舟子打假是对的,一边说得饶人处且饶人。殊不知,方舟子最让人讨厌、也最值得赞许的品质,就是他能够针对一个问题穷追到底。不管是遭到游说、嘲笑、辱骂还是打击报复,方舟子始终都能坚持这点。否则的话,方舟子也就不是“打假斗士”方舟子了。 朋友圈内多次谈起方舟子,甚至讨论遭遇方舟子这种人该怎么办。正如大家在网上能够看到的:有人被方舟子打假后高挂“免战牌”,有人则顾左右而言他,还有人以牙还牙,摆出一副“你流氓我比你更流氓”的模样(如社科院某专家,甚至辱骂方舟子家人),更有人处心积虑,四处搜罗方舟子的材料,试图反戈一击……这仿佛把人置身于“照妖镜”前,就此折射出复杂多样的人性面孔。 实际上,对付方舟子的办法根本不用那么复杂,只需两个字就够了。这就是诚实。当你遭遇方舟子,如果他指出的问题是对的(往往如此),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诚实面对,该道歉就道歉。否则即便可以勉强糊弄过去,姿态也不会好看。这是因为,不管方舟子质疑什么问题,最关键的是自己做了没有。倘若事实成立,无论如何应对,显然都无法改变事实本身。同样道理,如果自己不存在问题,害怕他、厌恶他作甚? 许多人厌恶方舟子,而且能够举出各种理由。要命的是,不管你喜不喜欢,方舟子依然活生生存在于这个世界,恶心你、刺激你,让你吃不消。要我说的话,这恰是方舟子的可贵之处。所谓“纵千万人吾往矣”的境界,可不就是如此吗?中国知识分子总喜欢讲人格独立、不畏权势,临阵前却往往又做了缩头乌龟,可不就是因为不愿得罪人(特别是朋友)吗?问题就在这里,那些厌恶方舟子的人,大概都能从他身上,照见自己的伪善、世故,以及怯弱。 至于方舟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其实不重要。 2011年12月1日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