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ilangg

Connect with hulilangg :

修改Hosts文件顺利访问Google+

来源: http://follow.rengang.org/modify-the-hosts-file-successfully-access-google/ 可能很多地方的很多朋友不 能打开 plus.google.com ,也就无法访问Google+(Google推出的一款社会化分享应用,据说目前在测试阶段但依然很强大。),下面 跟随任刚( follow.rengang.org )用替换Hosts文件的办法来顺利访问Google+: # Copyright (c) 1993-1999 Microsoft Corp. # # This is a sample HOSTS file used by Microsoft TCP/IP for Windows. # # This file contains the mappings of IP addresses to host names. Each # entry should be kept on an individual line. The IP address should # be placed in the first column followed by the corresponding host name. # The IP address and the host name should be separated by at least one # space.

Read More

中国选举与治理 | 高人:驳错误的历史观

高人:驳错误的历史观 作者:高人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6-25 本站发布时间:2011-6-25 17:51:26 阅读量:39次 一 据1872年到中国传教、并在中国居住了50年的美国公理会传教士阿瑟·史密斯(中国名字“明思溥”)观察:“中国人有非常强烈的表演欲,做戏是其本能”。 这可真是旁观者“清”的评价——中国许多人的做人,做事,说话,的确是形同表演,做戏,背台词儿:近来举国台上台下闹腾的“唱红”,《建党伟业》正剧及其引发的物议,都是最新的给力例证。 二 鲁迅有言:《红搂梦》“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建党伟业》作为一部“献礼”的“政治”大片,“它所引发的对历史的反思以及对现实的思考”,更是被人们“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地理解或曲解并解读着,真个是人见人殊,“见仁见智”——当然,也充分“表演”着“见”者的人品与学品。 其实,影片的编导何尝不是这样?他们对1911-1921这10年的历史,也是他们以自己的“眼光”“看见”的历史,未必就是历史的全部和事实——譬如,对这一时期发生的、对中国影响至深致远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却只以字幕标明“陈独秀回国后不久 在上海创办《新青年》杂志 宣传先进思想”,回避了其“科学”“民主”的要义,真可谓是“惜墨如金”了;而对“外争国权 内惩国贼”的游行,打砸,火烧,则是大肆铺陈渲染,只能给人以“反帝反封建”的深刻印象。 这不能不说是个严重的缺憾。 三 在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临近之时,有“见”者竟然连声“感谢”起《建党伟业》这部影片来。 “为什么”呢? 因为,他居然从中看到了“中国自1840年以来救亡图存”“失败最惨、代价最昂、祸国殃民最重的当推中华民国,是五千年中华民族的最低谷”,进而得出“自由是以国家解体为前提的”结论,并借题发挥推导出“中国自由的时期都是民不聊生、战乱四起,国家统一、民众安居乐业则往往是大一统(国家和思想)的时期”,“至少从中国的历史来看,要自由就不能要稳定,自由的代价是国不国、家不家,也就是国破家亡”。 “彼见者”还认为,“放眼今天世界上存在的五十多个君主制国家,大多稳定”,“显然君主制能够这么长时间存续下去,自有其合理性”,而“最不稳定的也是共和制国家”。 因此,他十分认同美国两大智库的观点,并借用他们的话给中国的“自由派”指点迷津称:“中国正努力发展出一种新型政治,……虽然号称是民主的,但它并不包含多元、竞争以及直选等。” 四 以上奇谈怪论,当是“彼见者”闻“主旋律”起舞的“逢场作戏”,因为他的“政商”不至于如此低劣不堪,违背起码常识,连个初中生都不如。 但既是做戏,就难免“穿帮”。 此说的荒谬在于,背弃了“历史的选择”和“人民的选择”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左道大法”——民国应当也在“被选择”之例,否则,“选择”之说不能成立。 此说令人吃惊在“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竟然连“走向共和”的民国、相对于极权专制的大清国,究竟是历史的进步、还是倒退这么简单的是非,都分不清楚,竟然敢来说教! 此说还无视下述事实——“中华民国”的“国号”还在,民国立国的“三民主义”和“五权宪法”也未湮灭,而是被台湾传承至今,并且已见成效,无论民生还是民主,都使得大陆相形见绌。 总之,在“彼见者”看来,“自由”破坏“稳定”,并且是以“国家解体”为前提,以“国破家亡”为代价;相反,对“国家”,特别是对“思想”的“大一统”,才能有“国家统一、民众安居乐业”,换言之,“君主制”比“共和制”好——这些,在民主自由的历史潮流浩浩荡荡的21世纪,在北非人民再掀民主风潮的今天,都是多么荒唐的逻辑! 五 需要指出的是,“彼见者”的评价,依然带有其拉拉杂杂东拉西扯并且“移花接木”和“张冠李戴”的一贯“风格”。 不错,影片确实有陈独秀义愤填膺的演讲道:“民国是共和之国,在共和国里做皇帝,这是对共和天大的讽刺!”——但他骂的不是民国,而是袁世凯的称帝,还有张勋的复辟,此二人的倒行逆施,更不能作为“失败最惨、代价最昂、祸国殃民最重的当推中华民国”的根据。 ——令人感到奇怪和不解的是,这样的文章刊出,被海外的港、澳尤其是台湾同胞看了,情何以堪?这不是违背统战原则么! 另一例证是,影片中,胡适与学生争辩说,“马克思的学术只是个理论,在俄国即便取得成功,也不意味着在中国就能套用,整日坐而论道,不肯解决实际之问题,陈(独秀)、李(大钊)以俄为师,东施效颦,无济于事。” ——这实质是“主义”与“问题”之争,况且胡适乃是公认的主张“全盘西化”即“充分世界化”者,因此,“更主流的还是胡适的‘国情论’”之说,无非是为了宣传,信口开河,把胡适也当成“小姑娘”任意给打扮了。 六 “彼见者”也依然不忘对“自由派群体”的说教,他不无讽刺地说,“从自由派群体的角度来看这个时代,却也并不一无是处,比如可以随意组党,可以随意办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包括革命、保皇、无政府、打内战、贿选”,并以陈独秀对威尔逊看法的转变为例,断言“到今天仍然有知识分子对西方抱有幻想”,“他们是仍然需要中国付出更多的代价才能‘醒悟’的群体”。 ——人们对民主自由的正义向往和诉求,经他如此这般的叙述,似乎都成了无政府主义者,无耻的政客,乃至暴民,让国家付出更多代价的历史罪人! 不争的事实是,民初的民主政制,确实有模有样,人民也享有一定的言论,游行,罢工,集会,结社等自由,包括一些军阀和政客在内,对学生还算客气,对学者教授抱有尊师重教的传统,轻易不敢大打出手或是动枪,这些人人心中有数,墨写的谎言改变不了什么。 至于“九十年间,对内没有搞美国的黑奴制,没有搞种族歧视”云云,只说对了一半,怎么不反思反省一番“族内歧视”——“阶级路线”把“黑五类”打入“另册”万劫不复,连他们的子女也因“老子反动儿混蛋”的“血统论”而受到株连? 七 “彼见者”再次大讲人人耳熟能详的历史常识说,法国大革命提出的“自由、平等、博爱”,在很长时间都得不到落实,如今则将“高等种族对低等种族有权力,也有义务文明他们”,“包装在普世价值的行动中”了! 恕我借用一下这话吧—— 我之所以不胜其烦却又不厌其烦地撰文一再驳斥“彼见者”的谬论,是因我“也有义务文明他们”这类自甘低洋人一等,自认我同胞不配享有人权,以“绝不”包着自己吓唬别人的真正“崇洋派”! 附带的“义务”是,促进类似的写手能够提高提高理论,逻辑,和文字水平,不能总是备受我辈的指摘。

Read More

OhMyMedia | BBC:What’s driving China’s pursuit of financial success?

感谢 芒果 推荐。   By Michael Bristow BBC News, Beijing At Beijing’s largest second-hand car market most customers go to buy run-of-t he- mill family cars that sell for up to $10,000. The increasing number of vehicles on the road in Bejing has led to severe traffic problems. But many cannot resist taking a peek into a special area set to one side of this sprawling site – the hall reserved for luxury vehicles. Inside, workers use elbow grease and polish to bring out the best shine on Ferraris, Bentleys and Porsches, all lined up in neat rows. A few decades ago, when China was still trying to build a communist paradise, these symbols of wealth would not have been welcome on Beijing’s streets. Not any more

Read More

译者 | 《迈阿密信使报》: 上海博物馆取消爱因斯坦展览

核心提示: 由于中国方面的博物馆提出将原本计划在上海举行的阿尔伯特 • 爱因斯坦展览与一场孔子展览合并,导致了这项展览计划被搁置。 来源: 《迈阿密信使报》 , 2011 年 6 月 7 日 , http://goo.gl/z959n 作者: LOUISE WATT 译者: Black-hair 校对:南山   【北京讯】——在星期二,一家瑞士博物馆的馆长说,由于中国方面的博物馆提出将原本计划在上海举行的阿尔伯特 • 爱因斯坦展览与一场孔子展览合并,导致了这项展览计划被搁置。 这项古怪的搭配是由上海科技博物馆方面提出来的,反映了近来重新燃起的对孔子这位中国古代哲学家的热情。孔子的教诲是中国两千年来文化的中心,但在二十世纪中曾受到强烈批斗。 曾计划由瑞士政府提供资金在上海举办的 “ 阿尔伯特 • 爱因斯坦( 1879-1955 ) ” 展览,将在香港科学博物馆展出到八月份,展览中有超过 200 件展示爱因斯坦生活和境遇的展品。 Jakob Messerli 是伯尔尼历史博物馆的馆长,也是这次展览的展品拥有者。他说上海博物馆要求希望能够加入一场 “ 与爱因斯坦展览同样规模的 ” 孔子展览,但这 “ 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实现。 ” 他说: “ 一场巡回展览的工作量很大,需要进行大量的准备及后续工作。你不能指望仅仅为一处新增的展览,就重复所有这些工作。 ” 瑞士联邦外交事务部形象办公室 —— 一个专职负责促进瑞士海外形象的部门 —— 曾代表瑞士博物馆与上海方面就此进行过讨论。 上海科技博物馆的一位主任在星期二表示,的确曾有过关于主办展览细节的讨论,但是 “ 我们再也不会与对方交流了 ” 。 这位只愿意给出姓氏的张主任说: “ 我们确实有将爱因斯坦展览与孔子展览合并的想法。这是两位来自不同领域的伟人。同时我们希望能够做出一些创新。 ” 孔子和他的教育曾受到过中国共产党创始人毛泽东的强烈抨击。毛对这种传统文化非难颇多,并把其称之为 “ 封建思想 ” 。 近些年,孔子回到了各种书和电影中,充斥着民众的电视和课堂。中国政府极力鼓吹他所提出来的和谐社会以及尊重权威的思想。 这位智者的教育强调对家庭的责任,尊师重教以及个体对国家的忠诚。 本次爱因斯坦巡回展览已经在北京及广州展出过。 Messerli 表示,该展览的下一步展览地点仍在讨论中。  

Read More

人心的重建

我们又何尝不是在种种灾难中习惯了灾难,在种种沉默中默认了沉默?那些在北川老县城祭奠时用手机拍照、吃瓜子、扔一地垃圾的围观者,又何尝不是我们的影子?有多少人会在地震后认为,是举国体制成就了救灾奇迹?在天灾之前,就有多少人祸泛滥,我们是如何用傲慢、贪欲、漫不经心,轻易地剥夺了别人的尊严、身份,乃至生命?     人心的重建   文/范承刚(暨南大学)     玉树仁宝寺,僧人在搬运佛像。高屯子摄。   一 去年夏天,我正在玉树。那时地震已过了124天,废墟上空的尘土慢慢静落于地,人们的生活也复归往常。吊车轰鸣着开始清理瓦砾,玛尼石堆旁又环绕起朝圣的老人,孩子们在空地上玩着游戏,理发店、服装店、小餐馆的老板也在帐篷外挂起了招牌。只有深夜到友人家作客时,隔壁毡房里静静点起的一百多盏酥油灯,映照着这家人虔诚而悲伤的身影。 在玉树,时间就像一幅油画,触到的风轻,踏过的草柔,有时我不禁恍然:这里曾经历一场劫难吗?答案又似乎是确然的。所住的帐篷里,床下长着黑色的小草。破败的庙宇里,木棍支撑着残垣,佛像摔断了头颅。人们向你讲述如何死里逃生如何痛失亲友,与你谈论玉树的前世今生。这时候你会发觉,地震所造成的伤口,仍在人们的心里吱呀作响。 藏族音乐人代尕花了42年,走遍三江源头,收集了500多首频临失传的民歌。他一生为玉树文化的凋敝痛心疾首,比如80多种白龙卓舞与老人们一起渐埋荒土,如今只剩下了30多种。地震后他最伤心的一件事,是家乡再也无法回到以往。 玉树大多数的房屋建在首府结古镇,地震前,这里的房子都是藏民自建,各具特色。地震后,按照国家规划,玉树要建成“高原生态型商贸旅游城市”,房子都是统一建造,都是一样的装饰布局,一样的水泥砖头。 代尕说:那我怎么找到自己的家? 地震里有些房子没倒,但按照规划也要被征用拆除,很多老百姓不满上访。玉树县委门前为此增添了警卫,守备森严。 后来我看新闻,在新华社记者的笔下,看着红色屋顶、米黄色墙壁、铝合金窗户、浅红色地砖,牧民扎西索南灯满脸欣喜地说:“这辈子没住过这么漂亮的房子!” 我想,欢呼声里,代尕老人的声音是多么的不合时宜。 同样的困惑,来自于玉树的摄影师冶青林。地震后几分钟,他就拿起了相机,然后找到玉树仅存的网络,把照片发布了出去。震后第二日,国内所有门户网站报道玉树地震的图片,几乎全部来自于他。 后来的十多天,冶青林一直干着这件事。那时的想法,就是第一时间把玉树的灾情传出去。有一天,单位领导领导找来,勒令他停止:“这样做不好,有国际影响。” 冶青林很疑惑:为什么不让大家知道玉树真正的情况?   二 还有一些声音,在轰轰烈烈的重建中更显微弱。这些混杂着担忧、愤怒、疑惑的声音,产生于地震之前,但同样起源于某种坍塌。明嘉是玉树州三江源生态保护办公室主任,他出生的地方叫长江村,村外不远是通天河。在他记忆里,儿时的河岸芳草茂盛,人一钻进草丛,就消失在晨雾一般的翠绿里。 当他31岁时重返通天河,河畔像被山火肆虐而过,只剩半个指甲高的草稀疏覆盖着。河水也由清而浊,裹挟着泥沙而去。而在整个玉树,伴随着财富与人口大量涌入的,是矿山的满目苍夷、牧场的荒芜凋敝,随处可见赶着瘦弱羊群、走牧流浪的疲惫藏民。 明嘉不明白:以前的玉树去哪里了? 作家江阳才让写了一本小说叫《康巴方式》,他想借此清洗外界对康巴人片面又脸谱化的想象,也想借此挽留康巴人的独特生活,“一种自由、率真、缓慢的生活,以及一种非对抗性的坚强”。 一次夜间聚会,我们聊到越来越多的藏族僧侣进入内地,其中有一些招摇撞骗。这原本是不敬的话语,江阳才让却狠狠拍了拍大腿:“我们一直想说,没说出来。你们说得真对。那些僧人,怎么变得像汉人一样!” 怎么会变得像汉人一样?我已不记得当时如何回答。 大胡子文扎是多年前与索南达杰一起保护藏羚羊的同伴,索南达杰被盗猎者枪后,他投入到青藏游牧文化的保护当中。 他说,越是深入了解藏族文化的精髓,就越痛心地感觉到,在外来文化对牧区的任意解释和人类过度开发的贪欲中,支撑藏族文化的土地正在慢慢消逝。 和这些人聊天,你能感觉到他们对故乡或淡或浓的忧愁。无论是地震前后,他们的故乡都在沦陷,甚至,地震加快了这种沦陷。又或者,如果不是地震,沦陷将悄无声息,就像四川亚丁那些为建旅游索道而被砍掉的一颗颗参天大树,生于神山之上,倒下却无人知晓。 而这种沦陷源于人心里的匮乏。我们匮乏谦卑,匮乏耐心,匮乏对生命的重视,也匮乏对惩戒的敬畏,由此人世间傲慢滋长、恶业丛生、颂歌四起、硕鼠猖狂。于是,民间舞者扎西昂江和他的同伴们在瓦砾堆上苦练了几个月,在太阳底下等了两个小时,只为了给前来慰问的中央某领导跳五分钟的欢迎舞蹈。 代尕老人在废墟里挖出整理了几十年的音乐笔记,但悲哀地看到会唱民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冶青林还在坚持拍照,但玉树的领导会在背后说 “这个人联系外媒,靠不住”;明嘉继续为三江源而奔走,但被挖空的山和人心里留下的裂痕一样,已无法弥补。   三 当我读到四川地震三周年的一些新闻时,深感世间的苦难和荒谬如此相似。在那样一场地震中,古羌遗址的萝卜寨消逝了,黄泥雕群的布瓦村没了,石砌古雕的阿尔村面目全非,成百上千尚不能统计姓名的孩子失去了生命。时至今日,这些像被狼一样被叼走的孩子究竟为何而死,不得而知。善人在惩戒罪恶之前,却已被罪恶所惩戒。没把建造豆腐渣的人抓进监狱,只把追问豆腐渣的人抓进了监狱。真让人有些以自由为耻。 从“地震摇了2分钟,都江堰前进了20年”到“汶川,三岁了”,再到央视播出的《中国奇迹》,我能看到的是人心的粗鄙。太多人急于把鲜血饮作庆功酒,把遗忘当成乐观,把沉默视为成熟。 而这些人又何尝不是我们?我们又何尝不是在种种灾难中习惯了灾难,在种种沉默中默认了沉默?那些在北川老县城祭奠时用手机拍照、吃瓜子、扔一地垃圾的围观者,又何尝不是我们的影子?有多少人会在地震后认为,是举国体制成就了救灾奇迹?在天灾之前,就有多少人祸泛滥,我们是如何用傲慢、贪欲、漫不经心,轻易地剥夺了别人的尊严、身份,乃至生命? 玉树的秋松卧色活佛,隐居在三面环山的夏日寺,我们去拜访他时,夏日寺在地震中遭到损毁,他们在草地上搭起了十多顶帐篷,秋松卧色活佛住在最小的一顶帐篷里。 我们问他:灾难之后,人们如何生活? 他回答:我此生经历过许多磨难,但从未产生怨恨。我总是将一切与我有关的灾难的原因追寻到自身,追根到无始以来自己所有的罪孽上。所谓的“地狱”,是人的一种心境的再现。是否让自己的心灵堕入地狱,并不取决于外力的作用,而是心灵对于自身品行的评判。     (采编:安镜轩  责编:刘一舟)    

Read More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