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 Buck

Connect with Jenn Buck :

中国选举与治理 | 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

[14] 回复: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 针对民众的指责,没想到王勇平没有吸取教训,反而变本加厉在微博上发出雷人之语:“我想对一些愚昧人士说句真心话,不要试图跟政府斗、跟国家斗、跟共产党斗,最后的结果无非只会引火焚身,政府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懂吗?”是的,他们还有200万军队,还有坦克,还有机枪……… 用户: xianan 发表于:2011-7-29 23:04:33 支持 (5) 反对 (0) [13] 回复: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 根本就不是说话技巧的问题,而是“有这样的习惯,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千方百计想捂住,捂不住全面捂局部,局部也捂不住了就瞎说,或者硬撑着说,就是不实话实说。”“至于你信不信,由你,我反正是信了”是对人民的蔑视和污辱。 用户: xianan 发表于:2011-7-29 22:36:03 支持 (3) 反对 (0) [12] 回复: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 当下的新闻发言人很尴尬的。领导可以不出来,更可以不表任何态,你在那儿一戳,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站在这个台上的人,很难让人满意的。 我看,出不来王旭明第二? 用户: 思鸥 发表于:2011-7-29 21:52:40 支持 (3) 反对 (0) [11] 回复: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 大家不要忘了,开会之前磨磨唧唧时,觥筹交错中有过什么样的交锋,“上面”有什么样的命令。他的发言,正是代表了更高级官员的意志和凌人的盛气。他才那么有“底气”。 这不是一般考试——不及格可以补考。他的“发言人”生命已经终结。 赶快去一个偏远的地方谋一份不抛头露面的活,趁着还有点“人脉”。这可能才是他最明智的选择。 这才是最好的忠告。也是给所有做帮凶的“发言人”的忠告。 用户: 有话要说 发表于:2011-7-29 18:19:56 支持 (12) 反对 (0) [10] 回复: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 根子是官民关系和官民观念的问题,这是社会主义的死结,到目前为止的社会主义,其实是官家主义,官权超强,民权超弱,心理上就没把民当回事,想咋么忽悠就怎么忽悠,万一不行,就靠枪。 用户: 淡风冷月 发表于:2011-7-29 17:14:11 支持 (18) 反对 (0) [9] 回复: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 我认真看了全程,王的表现不算特别差,态度基本上算是诚恳的。关键问题,其实是授权不足,不好乱表态。如果授权充分,核心意思只有三个: 第一,诚恳道歉 第二,全力救人 第三,彻查原因,公布真相,绝不姑息迁就,决不隐瞒回避。 其余的,就知道的说,不知道的就是不知道。 “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反正信了”,是长期把新闻当宣传的思维惯性,你只需要表述你知道和认可的事实,别人如何采信是别人的事儿,没必要害怕别人不信,所以自己先表态,这是一大败笔。 他没有这个权力和能力表这个态,只好如此这般委屈被动了。 用户: 淡风冷月 发表于:2011-7-29 17:12:05 支持 (8) 反对 (1) [8] 回复: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 天地悠悠铁路长,三十九命归天堂。左右言他顾不暇,依然稳坐高庙堂。 用户: 一介 发表于:2011-7-29 14:25:30 支持 (15) 反对 (0) [7] 回复: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 为什么那个剩光煮不长 一直都不出来说说什么呢,他妈的 ------------------------------------------------------- 估计剩光煮不长刚调过来不久,对情况不熟,不过即使很熟,也没啥用。 都是麻包袋装草袋,一代不如一代。 用户: sigwell 发表于:2011-7-29 13:55:48 支持 (14) 反对 (0) [6] 回复: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 之后,我在组织汶川大地震的发布会时,说到校舍的倒塌和学生的伤亡时,不仅语气低沉,而且眼泪差点掉下来。我的教训和进步过程希望你做个参考。 —————————————————————————————— 但愿是发自内心的,由内而外的,如果只是职业性的技巧的“进步”,那就太假了,反会让人不舒服。俺觉得,新闻发言人“修身”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修心啊!其实,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发言人是否真诚,是否在作秀,一眼便能洞穿。告戒全中国的新闻发言人,在民智不断提升的今天,千万不要有忽悠过关的侥幸心理,努力提升自身的业务水平,特别是要加强思想道德修养,先把人做好,然后再来研究如何做好一个新闻发言人。是所望焉。 用户: 新生人 发表于:2011-7-29 12:50:06 支持 (20) 反对 (0) [5] 回复: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 王勇平说得实在不好,你信管什么用?我是不会坐高铁的,不拿自己的生命让你们铁道部磨合。 用户: aileen09 发表于:2011-7-29 11:49:04 支持 (9) 反对 (0) [4] 回复: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 为什么那个剩光煮不长 一直都不出来说说什么呢,他妈的 用户: 存在主义 发表于:2011-7-29 11:40:28 支持 (15) 反对 (0) [3] 回复: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 对,说得不错。希望所有的发言人都好好学习一下,以后开新闻发布会时多一点人味,少一点官味。 用户: 宜城书丐 发表于:2011-7-29 10:03:57 支持 (14) 反对 (0) [2] 回复: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 埋车头,为抢险。能活着,是奇迹。纵做鬼,也幸福。 用户: xgy511 发表于:2011-7-29 9:53:14 支持 (18) 反对 (0) [1] 回复: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 我最不能理解的是勇平勇士对匆匆忙忙埋车头的解释。 把车头埋了为了抢险?傻瓜都不会这么做的,但不是傻瓜的人却做了傻瓜都不会做的事。 填泥潭用到处都有的泥土石头不是更好吗?车头填泥潭也算是中国特色呀!绝无仅有!可得诺贝尔奖! 用户: 呀三一 发表于:2011-7-29 8:54:38 支持 (38) 反对 (1) 加载中...

Read More

如何翻墙――无界浏览

来源: http://emlary.blogspot.com/2011/06/blog-post_25.html 互联网管制应适度而不是简单粗暴,简单粗暴的结果只能导致国人沦为闭关锁国的牺牲品。听起来虽然有些耸人听闻,但是面对世界排名靠前的主流网站在中国一律无法访问的结果,我仍然忍不住要大放厥词。 谷歌网页快照无法显示,谷歌翻译经常无法使用,谷歌搜索频繁被重置十分钟,这一切还都打着保护青少年的旗号,掩人耳目,混淆视听,算不得高明。 抱怨的话不多说一句,下面言归正传,既然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那么我们就得在有能力改变这个环境之前先努力适应这个环境。 个 别网页无法打开的情况,其实不用大费周章。如果在百度搜索中可以找到的话,只要点击百度快照就可以看到网页的文字部分了。如果百度里面搜索不到的话(大部 分英文网页都是这样的),就只有通过代理了,现在网络上有很多的在线代理,只要使用网页代理就可以访问一些无法打开的页面,方便到是挺方便的,缺点就是广 告太多,速度也不稳定。 以前大家普遍使用的翻墙软件是tor,但是经过国内众多民主自由人士大力宣传,现在在中国基本上处于半瘫痪状态。 其他的收费VPN之类的软件我就不提了,毕竟是收费软件。互联网上的雷锋其实也挺多的,尽管他们可能怀着各种各样的政治目的,但是毕竟方便了大家,而且是不收费的。 无界浏览就是他们中的一员,我用过之后感觉十分方便,在这里先把如何下载软件告诉大家。 首先无界浏览是一款翻墙软件,所以国内的下载网站上是下载不到它的,只能通过p2p软件来下载。大家可以在电驴中搜索GIFC,2011,Ultra等关键字就可以找到它,当然前提是你用的是没有关键字过滤的电驴,国产VREYCD版电驴是有关键字过滤的,强烈建议大家到 官方电驴网站 下载电驴。无界浏览的软件名称一般为GIFC_20110522_Ultra_1010,GIFC为全球互联网自由联盟的缩写,日期为该zip文件的发布日期,Ultra为软件类型,1010为该软件版本号。 下载好后解压缩到任意文件夹,双击软件就可以打开无界浏览了。软件的界面很简单,一般也不需要设置什么,只要连接服务器成功之后,就可以自动打开IE翻墙上网了。 当 然无界浏览的好处还不止这一点,区别于其他的翻墙软件,首先就是网速快,只要你的带宽足够,完全可以流畅观看youtube上的360p视频;其次不仅仅 可以使用IE浏览网页,我试了试windows live writer也可以正常连接网络,这就意味着我可以正常使用writer来更新自己的wordpress和blogger空间了。 前一阵GFW抽风,我的wordpress可以正常访问,但是登陆界面被屏蔽了,这种做法真是太可恶了,让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博客文章里的错别字却无法修改,害得我强迫症都差点犯了。 现在有了无界浏览,我又可以正常使用writer了。另外我还有意外发现,就是my opera空间其实也可以通过writer更新,以前因为GFW的原因一直都无缘尝试,现在我终于试验成功了,具体过程如下。 opera 空间地址填写 http://my.opera.com/ /blog/,空间类型填写Custom Moveable Type API,发布地址填写 http://my.opera.com/ /blog/api/,这样就可以连接成功了。在我的电 脑上预览时界面会有些凌乱,但是文章是可以正常发布成功的。 我之所以喜欢用wordpress、blogger和my opera空间而不用国内的空间,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国外空间没有那些飘来飘去的广告和无所不在的审查制度。

Read More

快递员,才是城市之王

快递单一般分为两层。每次签收了快递的时候,你拿着你的包裹,快递员撕掉回执单,你满怀期待,准备回屋里打开包裹,看看你的衣服/书/数码产品/成人玩具。但你有没有注意过,其实回执单的背面也是有写东西的。 究竟写了些什么,作为一个快递的签收者,你不知道,也不应该知道。 有些时候,我们拿到快递,总觉得有点不对头。比如你买了几盘黄碟,上网查早就到了你这个城市,但很晚才送到你手里,而且送到你手里的时候,那个快递员似笑非笑,带着一点深沉的意蕴,就好像你拉锁开了自己却不知道。你低头看看,拉锁没开,而且后来你还觉得这几盘碟有点异样的粘腻。再比如你买了几本诗集,叶赛宁,什么什么的,那个快递员一进门,就带着一点不屑的神情,把书交到你手里后,终于是抑制不住的说:同志,这种抒情印象派的诗还是少看些的好啊!说罢他迈步昂扬着出去,朗诵到:我不是什么诗人,我只是个哭泣的孩子! 你再迟钝也感觉到什么了吧? 对的,他们知道你的东西是什么。一个闷骚姑娘的情趣小内衣,一个二逼青年的文艺小退稿,你前女友寄给你的一络头发,甚至是寄给政界要人的定时炸弹,炭疽粉末,他们全都知道。 这就是快递员们的秘密,所有的包装都是虚设的。 让我们了解一组数字,上海这样的城市,一个片区收件员一天可以收多少快递呢?答案是将近三百个。如果你不是个淘宝店主,大多数人一辈子都发不了这么多快递。所以,当你发快递的时候,你就不自量力的选择了完全的信息不对等。 设想一下,一个嫖客在一位性工作者身上辛勤耕耘,“宝贝你爽么?”“哦,大哥,好大呀!你真厉害!” 这是屁话。 业余嫖客是不可能在职业性工作者面前有什么均势的,自打你一进门,七八个姑娘已经在瞬间分析出了你的JJ长度,惯用体位,以及用什么样的语言和动作刺激你尽快出货,时间精确到秒,误差±3。你在她们面前就像一只故作凶狠的吉娃娃,每个人都可以易如反掌搞定你。当然,这是其他行业的故事了,有机会再说吧。 一个有经验的收件员像一台人肉X光机,他走进你的家,走进你的办公室,从你的语态,从包裹的重量和形状上,分分钟就猜出你要投送什么。即便你在内件名上语焉不详,甚至甚至刻意回避,没有和他打过照面,只要他们掌握包裹,一切都不是秘密。 拆?这太过低级。 我曾经看过一些快递业内的精英在饭桌上比拼这种特殊的技能,令人叹为观止。 一位金发非主流少年,拿起一个快递封,轻轻一捏,”标书!“一位中年大叔,拿起一个纸箱,轻轻晃动,“玻璃杯!” 一位白发老头,目有精光,他拿起一个小盒,贴在上面,以挑西瓜手法叩击,”U盘!金士顿的!“已经很难以想象了是么?但作为业界耆宿,这样还不够。 他贴近小盒,反复叩击,片刻,一头豆大的汗珠,终于释然,”4G。“ 所以,永远不要以为自己和快递员只是一个路人的关系。你可能对他一无所知,他却已经洞悉了你的一部分,如果你经常收发快递,你在快递员面前基本上已经是个透明人了。他知道你的名字,你爱吃什么零食,你喜欢什么风格的衣服,还有你的联系电话,你的家庭住址和你的公司地址,可能因为你也加入了人人网开心网之类的SNS网站,你的同事,朋友圈同样一览无余。 如果你的朋友和同事也要收发快递,如果所有的快递员都能把信息共享……这就是我要告诉你们的,关于快递员们的第二个秘密。 他们的确能把信息共享,因为世界上只有一个快递公司。 你可能早就意识到一个荒谬的现象了,总有某一家快递公司让你愤怒的谩骂,然而这家快递公司总也不倒,名声奇烂,然而依然有人用他发快递。而且,这种烂服务总是均衡的,一个地方的圆通很烂,不一定另一个地方的圆通就很烂,那里很可能是申通最烂。即便是口碑很好的顺丰,你也会发现网上有大把的控诉。 这是为了平衡。因为所有的快递员都属于一个组织。 不要被迷惑了。申通,圆通,顺丰,EMS,DHL,UPS,,宅急便……这都是些幌子!世界上只有一个快递公司,并没有名字,大家只是简略而有力的称之为”Company“。在中国,快递员们喜欢用一种亲切的语调,称之为”组织“。所以,你要是在路上听见两个人讲”组织最近怎么怎么样“,他们不一定是党员,他们很可能是快递员。 你觉得这个城市最有权力的人是谁?是共产党?是黑社会?还是那些商界巨头?都不是。 快递员,他们是城市之王。 你是一个书记,你要收快递的吧?你的秘书要收快递的吧?你的办公室成员要收快递的吧?所有这些人的信息快递员全都知道。你是黑社会,你要收快递的吧?你的保护伞要收快递的吧?你的小弟马仔们要收快递的吧?所有这些人的信息,快递员也知道。 不要去惹快递员。你不知道他们有多大能力。 是的,有时候,你买的零食似乎被人偷吃了,你买的电子产品可能被摔坏了,你冲快递员大吼大叫,指责他应当对此负全部责任。 你错了。 两个方面。 一,你得罪了快递员。在和快递员吵架不久之后,你会发现自己工作不顺,仕途受损,投资赔钱,和老婆性生活也不和谐了。你可能买两本成功学的书看一看,烧香拜佛算命,甚至吃点伟哥什么的,你有想过这和你得罪了快递员有关系么?不会的,你天真的以为自己吵一架,大不了以后不和这个快递公司打交道,你根本不知道你已经上了快递公司联席会议的ban list。他们要玩死你,所以你在今后的人生里挫折重重。终于你承受不了生活的重压,彻底的用一根绳子结束你那loser的人生。这个城市每天都有人自杀,你有想过其中至少一半是死于对快递员态度恶劣么? 二,快递员根本不需要偷吃你那点小零食,也根本不会摔了你的东西。他们是思路清晰动作精准的人,不会搞这点小动作。让我来告诉你,一个快递员想吃点什么东西的时候,是如何操作的。如果他想吃点枣,他就去大仓挑,秘密的,只对快递员开放的大中转仓,所有快递公司的包裹都要先在这里中转,这是你快递慢的一个原因。他拿出所有装枣的包裹,用十块一斤的枣替换掉二十块一斤的枣,用二十块一斤的枣替换掉五十块一斤的枣,最后再用五十块一斤的枣换掉一百块一斤的枣。然后他写一张报失单,说十块一斤的枣丢了,自己愿意承担赔偿两倍的运费,也就是二十多块。然后他拎着一百块一斤的枣回去熬粥了。 卖枣的丫还以为自己赚了两三块呢。 所以,你在淘宝上,买到的东西总是那么不合意,欠一点味道,但东西又没有烂到可以愤然投诉的地步,于是你只好别别扭扭半遮半掩的给个好评,”枣还可以吧,给个好评”。又或者是,“怎么说呢,一分价钱一分货吧”。见过这种好评么?给过这种好评么?你是不是觉得淘宝奸商很多?如果你是一个淘宝卖家,你会不会一样觉得很冤屈,现在淘宝这么难做,多好的东西都有人不满意。 无论卖家还是买家,快递员在玩你。 同理,如果你购买的电子产品,拿回手里,总是质量存疑,貌似进水的机身,背部几道刺眼的划痕。这是当然的,因你那个手机在快递员手里用着呢,你拿到的是人家换下来的。如果愤而退货,快递员会把正货再装回去发回商家。 卖手机的大惑不解,没有问题,检测不出问题。 “亲,您的手机没有质量问题,确实是全新机,亲,不能退的。” “操,用着用着就死机,开机就白屏,还说是全新机,操,必须得退。” 争执,谩骂,调解,双方亲友团各表真相。来回三四趟,商家气傻了,这明明是全新机,买家气疯了,这明明是翻新机。快递员遥远的某一处,在论坛静观其变,看帖不回帖。 买家如果忍下来了,那么快递员就换了一部新手机。卖家如果接受退货了,想想你们这来回退换货一共花了多少快递费。 70%的原单真的是原单,70%的三码合一确实是三码合一,可他们为什么名声这么臭。 因为你永远逃不脱快递员的手掌心。 并不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快递员的可怕之处,某些身处行业最顶端的人其实早就察觉了其中的端倪。比如马云,你以前常看到他说要建立属于自己的物流,他其实已经知道了快递员的神秘组织了,可他一直也没敢真的建,这说明他还有点脑子。比如衣神,他真的是因为卖假名牌被抓的么? 好多事情,其实不像你看上去那么简单。 为什么IPAD2依然是9.7寸?为什么卡扎菲在27岁就能成功政变?为什么两个CD盒子长度恰好等于一张黑胶唱片? 这都是因为快递。 教主算个毛,卡扎菲是个蛋,狂言称“我们比上帝更受欢迎”的披头士也不过是一帮毛头小孩,他们敢声称自己比快递员更有权力么? 怕了么?怕就保持沉默,对快递员态度好一点。无论是顺丰,UPS,还是圆通,哪怕他是个离异,爱吹牛逼,上半身硕长无比的中外运敦豪前雇员呢? 友善,尊敬,虔诚。他会对你印象不错,然后在神秘的快递员系统为你说点好话,你的人生会顺当许多。 当然,在他对你颇有好感,没什么防备的时候。你可以动作轻微的瞟一下,他撕下回执单的一刹那,你在背部会看见什么的。那是他们组织的信条,永不对外界开放的暗号。 “寄件人大傻冒,收件人大傻逼。”他们用加粗的黑体奔跑着念诵。 相关日志 2011/04/11 -- 快递中国:顺丰疯长的故事 (0)

Read More

网易:该不该空袭利比亚?

导语: 盟军终于出兵利比亚,向卡扎菲的暴政“宣战”了。历史上,由西方发起的盟军对一个相对弱势国家发起进攻,没给人们留下太多好印象,尽管我们现在还无法料到结局。至少到目前来看,由欧洲和阿拉伯国家组成的盟军的军事介入,是正当和合法的。[ 详细 ] 全球化以后,“绝对主权”实际上不复存在 随着国际交往的广度和深度日益加深,最先从经济领域开始的全球化,早已给国家主权概念带来了变化。这个变化,简单来说,就是主权和非主权的界限不像原来那么清晰了。而其背后的原因也不复杂,就是当一些领域的国际标准日益扩大的时候,有些事情到底是属于主权范围、还是非主权范围,就变得越来越难以判断了。而过去以地域为标志的主权范围管辖(即国际法上所说的“属地原则”),也正在改变之中。[ 详细 ] “独裁者的内政”从来不被容忍 回想一下,伴随 “民族国家”而生的主权概念 最早诞生在欧洲。自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签订)以来,“主权领域事务”的定义一度非常明确,即在一国领土范围内的任何人和物都属于主权范围内的事。可是,就在主权概念诞生后不久的整个18世纪,干预主权、或内部势力邀请另一国军队进入或调停的事,实际上一刻没停止过——因为没有哪国的统治者能以主权之名在国内随心所欲,这样的国际秩序是被旨在结束战乱、建立和平秩序的“主权制度设计师们”所容忍的。[ 详细 ] 第一次海湾战争:国际社会对侵略性行为的遏止 利比亚在地理上与伊拉克有许多相似之处,而今天卡扎菲所面临的局面,也与20年前萨达姆所遇到的境况惊人的类似。不管当时舆论如何,今天来看,1991年那场由34个国家组成的多国部队与伊拉克进行的局部战争(第一次海湾战争),是合法的:它有正义的目的(停止伊拉克对科威特的入侵),而且获得了联合国安理会授权。战争最终迫使伊拉克接受了660号决议、从科威特撤军。 [ 详细 ] 第二次海湾战争:一个主权国家对另一个主权国家的侵略 几乎在一样的地点、几乎一样的交战双方,2003年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第二次海湾战争),却是一场非法侵略。当时,联合国的核检和1441号决议的目标,的确是消除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美国出兵之时,不仅不顾安理会成员国反对,也没有提供证明伊拉克违反核查规定的证据。没有合法授权,尽管结果可能并没有那么糟糕(独裁者萨达姆政权被推翻、伊拉克进入比较稳定的重建),伊拉克战争都不过是一个主权国家推翻另一个主权国家政权的非法战争。[ 详细 ] 安理会1973号决议获通过,构成盟军出兵的合法授权 自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来,人们已经不怎么看见西方集体对阿拉伯世界进行干预了。然而,无论这次进攻造成了怎样不好的印象,到目前为止,它都是合法的。就在上周(3月18日),联合国安理会以10票赞成、0票反对、5票弃权通过了有关利比亚的 “1973号决议” ,其要点为: 1:要求(利比亚国内)立即停火; 2: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以保护班加西等反对派和平民集中的地区) 3:授权 “采取一切必要手段” 保护平民(排除对利比亚领土任何形式的外国占领军)[ 详细 ] 卡扎菲同意停战协议后食言,军事介入是“采取必要手段”保护平民 根据1973号决议(有关停火)的规定,一旦卡扎菲没有遵守停火承诺、作出伤害平民的行为,他的(地面)部队就将遭到攻击。决议通过后,利比亚政权第一时间响应停火要求,可事实证明,它根本没有遵守承诺。卡扎菲的部队继续攻打反对派占领的地区,盟军发起的打击,是根据决议所履行的“义务”。 据3月19日班加西前方报道,就在卡扎菲承诺停火的不到一天时间,他的炮兵部队抢在西方力量介入之前对当地外围反政府军进行了打击。即使在西方开始空袭之后,效忠于卡扎菲的坦克和步兵依然继续进入首都的黎波里以东,深入到反对派军控制的城市米苏拉塔中,并杀死了一些平民。而在最近一次广播中,这名骄傲的独裁者还宣布了要打一场“持久战”。[ 详细 ] 盟军以空袭保证禁飞区设立,是否“用武过度”尚难评估 除了攻击地面部队,国际盟军也对利比亚的防空系统和机场设施进行了打击,而这则是出于联合国决议对于建立 禁飞区 的授权。禁飞区的设立,是在发生冲突时,某个、某些国家或组织可在冲突地区划定限制空域,以限制冲突相关方飞行器在其中飞行的措施。禁飞区只有得到国际组织授权(如现在的1973号决议)才具有合法性。 禁飞区的设立不仅为了给反对派一把“心理保护伞”,也是为了让更多平民免受战火袭击。因为有联合国的授权,军事介入本身并不非法。而从目前来看,盟军的空袭主要是为禁飞区的顺利设立创造条件。正如前面指出,联合国决议早就授权用“一切必要手段”保护平民,单靠禁飞区是不够的。目前还难以判断,什么程度的介入才算“用武过度”。唯一能确定的是,光是将利比亚的飞机击毁,还不足以保护利比亚平民免遭炮火和坦克的伤害。[ 详细 ] 人权与主权讨论渐入深水区,“不干涉原则”部分“溶解” 盟军对利比亚的介入伊始,由主权原则衍生出来的“不干涉原则”再次被提及。有趣的是,历史上对此最强烈的支持者往往是弱国、而不是强国。在1826年和1848年的两次国际大会,最愿意强调此条的是拉美国家。但绝对的“不干涉内政”可能是危险的。1960年代通过反殖民斗争获得独立的非洲国家,迅速抛弃了“人民主权”的架构、转向了威权主义。 在见证了诸多对主权原则滥用的危险后(如1994年的卢旺达大屠杀,国际社会没有及时介入导致100万人先后被杀),国际法领域就出现了“人权高于主权”的声音,呼吁将特殊情况下的“集体人道主义干涉”合法化。尽管一国有权决定其国民待遇、保护水平和保护模式,但人权问题并非与国际社会无关。[ 详细 ] 通过国际联盟、区域一体化和国际谈判进行主权让渡早就发生 尽管很多人依然认为国家主权是“铁板一块”,但 国家主动让与部分权力 的情况其实已经很普遍。在最原始的国际社会形态中,对主权有损的事情,国家基本不会干。可世界早已变得“扁平”,为了在全球化中获得一席之位,将部分权利转让给他国或国家组织几成“惯例” 举一个熟悉的例子。中国一直希望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它为贸易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但不是大多数人都注意到,加入WTO同样意味着服从这一国际组织制定的规则、甚至是国内法的修订。贸易协定如此,其他类似的双边、多边协约也如此。这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换个角度想,如果没有国家对权力的让渡,任何国际组织的成立、以及它们的所作所为又将变得子虚乌有——而这并不是我们所希望的。[ 详细 ]   结语:主权神圣,但它并不比人权更高;主权唯一,但它并不为特定政权所有。无论用什么手段,保护利比亚平民免遭独裁者的蹂躏,比维护一个屡屡作恶的政权重要得多。 © 维啦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 2011/03/22. | Permalink | 光荣之路 Post tags: 网易 OMM通讯社@新浪微博 | [email protected] | OMM通讯社@腾讯微博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Read More

伟大领袖为何胆小如鼠?

伟大领袖为何胆小如鼠? 芦笛 最近一直在埋头看史料,古话所谓“刮垢磨光”,力争把《“毛主席用兵真如神”》改写得尽善尽美,建立在我党提供的丰厚坚实的史料基础上,让毛左鑽不到任何空子。看到两段轶事,信手抄下来,以为读者谈资: 刘英(张闻天夫人,毛的老部下)说: “一九四九年三月间,我从东北到北平参加全国第一次妇代会。会议结束时,党中央刚从西柏坡迁到北平。我去看望毛主席,他和中央其他领导人都还没有进城,住在香山。我从一九四九年十月离开延安以后,同毛主席已经三年多没有见面了。毛主席情绪很高,江青拿出油果子等招待,谈得很知己。毛主席当着江青的面说江青不安分,认为我这颗大树遮了她的荫了。我对江青说,照顾好主席很重要,你的任务别人代替不了啊!问到毛主席的身体,江青说他别的没什么,就是见了生人会发抖。我一下没听明白,说今天见到我不是挺好吗!毛主席接过话头笑着说,你是老朋友,又不是生人。”[1] 张玉凤则证实毛这毛病越老越甚: “江青挨了主席的批评之后,心头的火无处发泄,她出得门来,便向我开火。她说: 你不懂医,又不是护士,走路这么重,一阵风吹着我了。 我赶忙告诉她: 在这里,主席有规定,走路要响一些,好让他知道有人来了,免得他不知道给吓着。 江青当着总理、汪东兴,还有五六个工作人员的面,厉声指责我: 你狡辩! 周恩来总理为了不使这一状态持续下去,便走过来对我说: 你认个错吧。 也许,我当时作为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不知自量地回答 首长 责问,也是该挨批评的。我的头脑真的就是这么简单、直率,不知利害。”[2] 伟大统帅自起事以来,也曾多次出生入死,怎么会连生人都怕?他到底是怕什么?杀人如麻的大独裁者都胆小如鼠,生怕被人谋杀或暗杀,伟大领袖自不例外。据孟锦云说,毛泽东身边用的人,都是他自己认识的人,他熟悉的人,他自己用惯了的人,他就信任,不是他自己认识的人,他一般不同意用,而且他也不喜欢身边有很多人。他晚年睡觉时必须由孟锦云等人在旁边看着,孟建议让护士长代替这工作,毛断然拒绝,说:“不行,我不放心。”孟觉得奇怪:有什么不放心呢?打针都可以,护理着睡觉不行?[3] 那当然不行,打针不过是短时间的事,而且在毛处于清醒状态时操作,护士不可能暗杀他,除非针水是毒药,但从苏联学来的那套内卫制度早确保这绝无可能发生了,所以伟大领袖不必担心。睡着后可就不同了,人嘉靖皇帝不就几乎被宫女杨金英等人勒死了么?伟大领袖熟读《明史》,岂有不知之理? 除了刺客外,是否也怕鬼?我看难说。伟大领袖并非他自吹的无所畏惧的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他平生唯一的读物便是线装书,而在线装书里又专看上不得台盘的《子不语》、《小五义》、《何典》等垃圾读物。那些书整个浸泡在“封建迷信”糟粕里,不受影响根本就不可能,何况他对数理化一窍不通。 孟锦云披露的他对吉林陨石雨的消息的反应就揭示了这一点。据孟说,她为毛读报上的那条消息,读着读着毛就坐了起来,那是从未有过的事:“好多次读文件、读报纸,主席都是听听而已。一般他总是静静地听着,很少发表什么不同意见,也很少改变或卧或坐的姿势。”听完那消息后他便站了起来,在屋里走了几步,“看来,毛泽东被一种情绪笼罩着,他的脸上现出一种思虑,一种不安,一种激动”, 他让孟把窗帘打开,由孟扶着走到窗边, “毛泽东站在窗边,望着那夕阳渐落的天际,望了很久很久,望得那样出神”。 接着他便告诉孟锦云:   “中国有一派学说,叫做天人感应。说的是人间有什么大变化,大自然就会有所表示,给人们预报一下,吉有吉兆,凶有凶兆。天摇地动,天上掉下大石头,就是要死人哩。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赵云死时,都掉过石头,折过旗杆。大人物、名人,真是与众不同,死都死得有声有色,不同凡响噢。”   毛泽东说这些话的时候,带着少有的感慨,少有的激动。   毛泽东似乎压抑了自己的激动,转换了个平静的语调: “不过,要是谁死都掉石头,地球恐怕早就沉得转不动了……”[4] 不难看出毛在想什么:那则消息报告,有三颗最大的陨石落地,同时伴有大量的小陨石。毛当然把那大陨石当成了他自己,把小陨石当成殉葬的屁民,认定那是他即将陨落的先兆(事实也差不多,周朱毛于同年殒命,而唐山大地震带去了几十万殉葬的子民)。而他最后那句自言自语,适足暴露了他连最起码的物理学常识都没有。还亏他读过康德的《自然通史和天体论》,还向姚文元推荐过,于是1971年新华书店破例地出版了那本书,小芦也才有机会拜读。康德的星云说认为,行星由宇宙尘埃因引力聚集在一起,而自转则由尘埃原有的角动量迭加驱动。若是毛真看懂了那本书,就不会再说出“陨石能把地球压得转不动”的蠢话来了(不知道他说的是自转还是公转,但无论是哪一种都很可笑)。 所以,毛在晚年害怕的,除了杀手刺客外,恐怕还有被他害死前来复仇的厉鬼们,这都是那些垃圾小说里少不了的佐料(本人也看过许多此类垃圾小说,有资格说这话)。从孟锦云披露的这段对话中,似乎可以窥见端倪: “这天,毛泽东又在那里似睡非睡地靠在沙发上发呆,右手的拇指还在不停地弹着食指。心里装不下事的小孟,终于压抑不住好奇,轻声地问:‘主席,您怎么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有什么事?’ 毛泽东把微闭的眼睛睁开,苦笑着回答:‘要说不舒服,这段时间是天天不舒服,许多事情,身不由己噢。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看来,我的本钱已不多啰。’ 在十几分钟的沉默之后,毛泽东突然对小孟说:‘孟夫子,你看我发愣,觉得奇怪?我自己也觉得奇怪。我这个人,不愿在回忆中过日子。可最近,不知怎么的,一闭上眼,往事便不由得全来了,你说怪不怪?’”[5] 那“身不由己”涌上心头、无法排遣的往事是什么?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否则毛也不至于烦躁不安了。但不知出现在眼前的,有没有让他坚持再打长沙害死的杨开慧?有没有胡须长到一尺多长赤身露体的功狗刘少奇?有没有把他从死亡线上救回来的傅连璋?to name but a few. 注解: [1] 刘英:《在历史的激流中》,153-154页,中共党史出版社,1992年。 [2] 转引自叶永烈:《“四人帮兴亡”》,人民日报出版社,网络版:http://data.book.163.com/book/section/0000FbYZ/0000FbYZ4.html [3] 郭金荣:《毛泽东的晚年生活》,载《大地》,1992年第8期。 [4] 同上 [5]郭金荣:《走进毛泽东的最后岁月》,中共党史出版社,2009年,网络版http://book.qq.com/a/20100926/000042.htm

Read More
  • 1
  • 2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