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zxy

Connect with jjzxy :

熊飞骏 |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熊飞骏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东非之角的索马里被打着“民族主义”旗帜的军头折腾成了活生生的人间地狱,饿死和被野蛮屠杀的无辜平民前后相继。 美国著名电影演员,只剩下两个多月的晚期癌症患者奥黛丽 . 赫本在索马里面对镜头发出最后的良心呼唤: 为什么我们不采取一点行动去挽救濒于死亡的索马里平民呢? 富于理想主义色彩的美国人民大受震动鼓舞,敦促美国政府向索马里紧急运送粮食药品去抢救在死亡线上挣扎的索马里难民。 索马里军头“近水楼台先得月”,利用赤裸裸暴力截留了大部分抢救生命的救援物资,然后高价倒卖出去,把赃款转存到外国银行。 1992 年 12 月,联合国通过一项良心决议,组织“恢复希望行动”的索马里维和行动,以挽救那里愈演愈烈的人权灾难。 把本国人民当成理想屠杀奴役目标的索马里军头对联合国的良心决议大为不满。按专制武人的逻辑:我们屠杀奴役本国人民关你联合国屁事?各人自扫门前雪,管闲事居然管到别人家门了,真是岂有此理! 索马里各派军头在军头大佬艾迪德的鼓动下,拉起了反抗外国侵略的“爱国主义”大旗,对联合国维和部队实施野蛮的伏击行动,数十名维和士兵命丧他乡。 1993 年 8 月,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维和部队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抓捕暴力袭击维和士兵的头号凶手艾迪德。 美国特种部队在负责索马里事务的联合国特使请求下增援索马里维和部队。 以美国人为首的由 20 多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国军代表了正义和良知,也拥有动用武力的合法性。 但仍有部分与本国人民为敌的专制政权“揣着明白装糊涂”,利用本国主流媒体混淆视听,高调谴责“美帝国主义粗暴侵犯索马里主权,干涉索马里内政”;索马里人民万众一心抗击外国侵略者;美帝国主义必然灭亡!索马里人民必然胜利! 美国“为了控制红海战略要地”的“利益说”也在没开化的专制国家甚嚣尘上。 索马里还真的“胜利”了? 1993 年 10 月 3 日 下午 3 时,美国特种部队对正在开会的艾迪德集团发动突然袭击,抓捕了几十名军阀骨干。 特遣部队在撤离途中,艾迪德利用清真寺广播向深受“狭隘民族主义”毒害的民众鼓动: “出来为你的家园战斗吧!走上街头去打击侵略者吧!” 索马里武装暴徒从四面八方赶来,虽然他们手持 AK47 步枪和弯刀等低劣武器,但美国大兵却不能拿他们怎样,因为他们在扣动扳机前看到的都是平民,保卫平民免遭本国军头屠杀的维和士兵自然不能向“平民”开枪。 索马里人民其实是欢迎维和部队的,他们兴奋地跟随着为民除害的美国士兵,就象观看拍电影一样,可武装分子却利用本国人民作为“人肉盾牌”打冷枪,利用人群向美军射击。一名暴徒甚至利用 3 名妇女作掩护,趴在地上从妇女的胯下向美军开火。 对于索马里武装暴徒来说,打死美国人是勇敢,被美国人打死了,那是美国屠杀平民?暴露的美军就如此这般成了索马里暴徒“逞英雄”的活靶。 最后的结局很悲哀:两架美军直升机被击落, 18 名美军特种队员被打死,其尸体被索马里人拖着游街的镜头赢来了电视机前的看客们歇斯底里的欢呼喝彩。 北朝鲜的金二世集团,则在电视机前兴奋得发了狂。此时的北朝鲜正在经历恐怖大饥荒,活活饿死了 200 多万平民,相当于北朝鲜总人口的十分之一。与饥民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金二世集团人人穷奢极欲脑满肠肥, 200 多名食品专家为金二世一日三餐的“高营养”战战兢兢绞尽脑汁。 ………… “好心不得好报”索马里维和士兵成了嘲弄人类良心正义力量的“伤心之旅”,带着满心的疑惑和伤痕撤出了索马里。 美国总统克林顿发出如下感叹: 美国人给索马里送去了成千上万吨的粮食和药品,索马里人则送给了美国十几俱士兵的棺木。” 20 多个国家参与,耗资 20 多亿美元,历时 27 个月的联合国索马里维和行动就这样彻底失败了。 索马里终于取得了“反抗外国侵略者”的伟大“胜利”? 不过“胜利”的不是索马里人民;而是索马里“军头”。 “胜利的果实”是如此苦涩! 美军撤离后,索马里军头开始肆无忌惮对本国平民大开杀戒,数万索马里平民倒在血泊之中,国家成了血腥恐怖的人间地狱。 对于那些把本国人民作为“人肉盾牌”的反人民武装来说,保护平民免遭暴政伤害的“良心行动”总难免会伤及平民的。当索马里暴徒躲在人群中向维和士兵开枪时,维和士兵若反击必然会伤及到无辜平民,否则维和士兵手里的武器就成了拔火棍。 当时美军如果奋起反击,消灭艾迪德武装集团这个索马里最大的反人民凶手,也许会有上百名普通平民因此丧生。 付出误伤上百名平民的代价,却能挽救数万名平民能够免遭艾迪德集团的血腥屠杀。 “上百名平民被误伤”,是人类文明进程中难以避免的代价。误解或者夸大这一代价人类文明就根本无法前进一步。 对于索马里人民来说,在当时那种被动情势下,误伤上百名平民不但是值得的;也是必要的! 人类世界有太多“心智不健全”人和团体,如此简单的算术题到了他们手中,就只会在“上百名误伤的平民”这一主题上大做文章;而对背后挽救的数万名无辜生命视而不见。 所以人类世界才有那么多惨绝人寰的文明灾难! ………… 人类良心正义力量在索马里折戟沉沙,全人类因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美国人撤出索马里才一个月时间,冷战后最大的人权灾难开始在中非上演。 人口才 800 万的卢旺达,掌握独裁政权的胡图族对图西族实施种族灭绝性大屠杀,老人、妇女、儿童也无一幸免。稍微有点姿色的女子多是先奸后杀。 大屠杀虽然只持续了短短三个月时间,参与屠杀的凶手并非使用什么先进武器,多是弯刀等冷兵器,但造成的生命灾难却是惨绝人寰的。 100 万无辜生命倒在血泊之中,相当于这个国家总人口的八分之一! 当卢旺达大屠杀灾难拉开序幕时,美国人为了避免索马里的悲剧再度重演,拒绝承担维护世界文明程序的责任,选择了“不干涉卢旺达内政”,认为“卢旺达国家的命运应该由卢旺达人民自己来决定”…… 没有美国带头,世界良心正义力量都步美国后尘做了缩头乌龟,听任卢旺达人民用大屠杀的反文明反人类方式来“决定自己的命运”。 最后“卢旺达人民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一百多万无辜生命身首异处,整个国家成了尸山血海,成了恐怖的人间地狱。 卢旺达发生的反人类反文明大屠杀,美国人因为没有“贪图中非宝石,没有“干涉卢旺达内政”,选择了 “ 不作为 ” 隔岸观火,所以 100 万死难者中没有一个是美国士兵杀的,一百万死难者中也没有一个美国士兵。但美国人并没有因此自作聪明沾沾自喜,而是限入了深深的良心自责之中。 在当时那种国际情势下,美国人选择“不作为“是可以理解的?如果联合国真的通过决议介入,如果美国真的派了数千或数万维和部队去卢旺达制止人权灾难又能怎么样呢?一年前美国人应联合国决议要求去了索马里,被某国媒体说成是“贪图东非战略要地”去“干涉索马里内政”?美国士兵暴尸街头的惨状让亿万心智不健全的地球人兴奋得脸上发光。 如果一年后美国选择承担责任去卢旺达维和,在那种野蛮屠杀情形下,肯定会用手里的尖端武器误伤一些卢旺达平民,否则根本无法平暴?但无论所杀的是真暴徒还是假平民,某些地球人只会对美国士兵所杀的上百名卢旺达平民喋喋不休,对美国士兵可能因此挽救了 100 万个卢旺达人的生命则不置一辞。 如果 “ 美国士兵杀 100 人 ” 和 “ 卢旺达人杀 100 万人 ” 可以放在世人面前自由选择的话,那么除了那些“逢美必反”的别有用心者外,无疑都会选择前者。问题是“逢美必反”势力在这个星球上还不是“少数”,不是几百几千几万,而是十亿或十几亿! 如果美国人当初勇于承担责任去卢旺达制止正在上演的人权灾难,应该能挽救 100 万个无辜死难者中的绝大多数。可是卢旺达人能配合吗?世界舆论会支持吗?我们中国人民能理解吗?不会“严厉谴责”吗?凭什么要求美国人出钱出命反而讨骂呢?难道美国人天生就是“冤大头”的命吗? ………… 索马里悲剧的连琐反应并没在在卢旺达止步,本世纪索马里居然成长为威胁世界各国贸易航行的国际海盗,成长为很多国家的噬脐之痛。 颇具讽刺意义的是:当初那些高调声援索马里军头,严厉谴责美国粗暴“干涉索马里内政”,主张“索马里命运应该由索马里人民自己来决定”的国家,索马里海盗不但没有网开一面,反而使之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人类文明的脚步总是步履维艰的,感谢上苍的好生之德,我们在利比亚见证了人类良心正义力量的回归。 感谢联合国 1973 号决议,不仅挽救了几十上百万利比亚人民的生命,也成功阻止了人类恶魔前进的步伐。如果没有联合国军出动战机打击卡扎菲屠杀人民的力量,利比亚将成为又一个卢旺达。按卡扎菲的嗜血魔性,利比亚大屠杀将比卢旺达更恐怖更血腥。 大屠杀的机器一旦开动就不会自动停止。人类良心正义力量如果没有在利比亚制住灾难脚步,人类世界将会有更多的国家步卢旺达的后尘。   在利比亚,在新世纪,我们见证了人类良心正义力量的回归!   二0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

Read More

译者 | 《外交政策聚焦》:战争的新面孔

核心提示: 本 ・ 拉登的被杀,确立了一种新的战争形态:国家主权无足轻重、军事部队毫不相干、所有决策秘而不宣。 来源: 《外交政策聚焦》 , 2011 年 5 月 26 日 , http://goo.gl/kGP25 作者: Conn Hallinan 译者:匿名 校对:南山   “ 基地 ” 组织领导人本 ・ 拉登遭袭杀的意义不仅仅在于铲除了美国的头号公敌。它正式确立了一种新型战争 , 在这种战争里 , 国家主权无足轻重 , 军事部队毫不相干 , 所有决策秘而不宣。用平叛专家约翰 ・ 纳格尔( John Nagl )的话说 , 这是 “ 战争性质的一个惊人变化 ” 。 这种战争需要一个庞大的情报机构 , 如今 , 情报机构几乎已成为政府的第四个支柱 , 而大多数美国人几乎毫无察觉。据《华盛顿邮报》称 , 这个讳莫如深的世界包括 1,271 个政府部门和 1,931 家私营企业 , 它们分布在全国 1 万多处地点 , 去年的预算不低于 801 亿美元。 英国《金融时报》指出 ,“ 这种新型战争的核心是情报部门与军队之间的高技术合作 ,” 这种合作模糊了传统上的军民界限。这正符合美国喜欢利用机器人和秘密特种部队的偏好。 但从定义上讲 , 由于 “ 新型战争 ” 最重要的是隐秘性 , 因此关于战争与和平的决策远离公众视野 , 都是在白宫戒备森严的房间里或兴都库什(译注:位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之间)的秘密基地里做出的。当 “ 黑鹰 ” 直升机潜入巴基斯坦领空飞往本 ・ 拉登的住所时 , 它们所做的不仅仅在于除掉美国的眼中钉 , 它们实质上表明另一个国家的主权不再重要 , 并让国会沦为旁观者。 理论之争   过去几十年 , 美国军事理论家围绕如何使用武装部队的问题争执不休。但这是一场被产业界的需求所扭曲的争论。 美国 实际上并不需要 11 艘 巨型 尼米兹 级 航母, 但 纽波特纽斯 造船公司 —— 和要把航空母舰上装满战斗机的 航空航天 巨头们 —— 当然强烈地认为美国需要 。 各种观点围绕着三种立场展开 : 鲍威尔主义、拉姆斯菲尔德主义和彼得雷乌斯主义。 鲍威尔主义实质上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式的传统战争 : 密集的火力、大量的军人和明确的目标。这是第一次海湾战争的模式 , 那次战争在一个月的轰炸后仅持续了四天。但以这种方式发动战争的花费极高。 拉姆斯菲尔德主义将高技术火力与特种部队相结合 , 最低限度地动用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它还依靠私营承包商承担以前由军队承担的相当大一部分工作。这种方法在 2001 年底击败了阿富汗的塔利班 , 并在 2003 年迅速打垮伊拉克军队。然而 , 强大的攻势过后 , 这套思想的弱点暴露无遗。它根本没有人力抵御游击队叛乱活动。 2007 年向伊拉克增兵以及去年向阿富汗增兵无异于承认 , 假如当地人决定坚持战斗 , 这套思想就存在根本性的先天不足。 彼得雷乌斯主义是旧瓶装新酒 : 平叛。从理论上说 , 就要靠地面部队赢取民心。它充分利用情报 —— 戴维 ・ 彼得雷乌斯上将所称的 “ 带宽 ” —— 来孤立和消灭一切叛乱分子 , 并努力取得当地人的信任。它比鲍威尔主义和拉姆斯菲尔德主义要省钱 , 但也几乎从未见效。最终 , 当地人厌倦了被占领 , 于是平叛工作变得困难重重。建学校和挖水井让位于夜间空袭和定点袭杀 , 致使当地人渐渐疏远。根据美国的情报 , 目前在阿富汗的平叛计划收效甚微。 反恐的扩大   那么 , 纳格尔所说的这个 “ 惊人变化 ” 是什么呢 ? 如果你想给它取个名字 ,“ 反恐 ” 大概最为贴切 , 只是花样翻新了一下。跟平叛一样 , 反恐由来已久。将大约 4 万名南越人置于死地的 “ 凤凰 ” 计划就属于这种学说。 “ 凤凰 ” 计划也无视国家主权。越南战争期间 , 远程侦察巡逻队曾悄悄进入柬埔寨和老挝。 近些年 , 美国曾秘密派遣特种部队前往叙利亚和巴基斯坦 , 对 “ 叛乱分子 ” 开展所谓影子战争。其他许多国家也干过这种事。 但奥巴马公开承认派出了一支 “ 海豹 ” 突击队进入巴基斯坦袭杀本 ・ 拉登 , 而且这支特种部队做好了准备 , 如果巴基斯坦军队试图干预就予以反击。当巴基斯坦要求美国减少在巴领空使用武装无人机时 , 中央情报局表示 , 它绝不会照办。 这就好像在电影《碧血金沙》( Treasure of the Sierra Madre )中的经典台词被运用到了反恐中一样。 “ 我们不需要 任何 讨厌的 徽章, 我们有 无人驾驶飞机 和海豹。 ” 反恐所隐含的原则是消灭你不喜欢的人。没有什么 “ 人心 ” 一说 , 新的战略没有费力地耍弄 “ 貌似合理地否认 ” 之类的花招 , 这一招曾在过去转移目标国家的怒火。 有针对性的暗杀   秘密战争并非新鲜事 , 但击毙本 ・ 拉登行动之大胆却是新鲜事。毋庸置疑 , 策划此次袭击的人想声明 : 不管你在哪儿我们都能找到你 , 国际法、《日内瓦公约》和《联合国宪章》之类的障碍全都见鬼去吧。 " 有针对性的暗杀违法了国际法的现有原则, " 法学教授 Marjorie Cohn 说。 “ 未经审判的处决是不符合法律的,即使在武装冲突中也一样。 ” 在美国看来 , 这套思想有诸多好处。它比较便宜 , 而且其费用通常隐身于官僚主义的迷宫之中。前面提到的 801 亿美元只是一个估算 , 不包括中情局在巴基斯坦开展无人机作战的费用 , 也不包括国土安全部的开销。 白宫最近的种种举措表明 , 政府的这一新战略已经到位。英国国防部的一位 “ 大人物 ” 告诉英国《金融时报》记者 :“ 彼得雷乌斯被任命为中情局局长是一个重要信号 , 说明美国想把情报行动和军事行动融为一体。 ”   过去,这种军民情报机构的区分可以容纳不同的意见。虽然美国军方对阿富汗战争还描绘出美好前景,但文职的情报机关则不太看好当前的增兵行动能够成功。这种分歧在新的体系中可能会消失,情报机构的重点会从分析方面转到针对目标的行动方面。 这种新型战争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 其后果刚开始有人考虑。假如古巴武装部队在佛罗里达登陆并暗杀被指控在哈瓦那安放炸弹和炸毁一架古巴航班的反卡斯特罗激进分子路易斯 ・ 波萨达和奥兰多 ・ 博什 , 那会引起什么反应 ? 华盛顿会把它当作一种战争行为。吧对外政策建立在武力基础上的问题在于 , 假如一个国家宣称有权在采取行动时不顾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 , 那么 , 所有国家都可以这样宣称。 然而 , 到头来 , 这种 “ 新型 ” 战争的最大受害者大概会是美国人民。一个庞大的情报机构 —— 约有 85.4 万人通过了审查获准参加绝密工作 —— 一旦创立便很难废除。这个行业的性质决定了它不受公众监督,这是造就一个扩张了的巨大、不受控制的警察国家的不二法门。 【作者: Conn Hallinan 是《外交政策聚焦》的专栏作家,也撰写 Distpatches from the Edge 博客。】  

Read More

姜瑜吵架——当删贴成为习惯

  海外的媒体,都在嘲笑“姜瑜吵架”。说为上个星期天的那事,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女士,在90分钟的对外记者会上,与驻华外国记者吵架近1个半小时。于是,我想到这题目:姜瑜吵架——当删贴成为习惯。   有人在我《谴责与制裁是没有国界的》文后匿名跟贴:“老顾,你的博客又有几个被关了,打不开了。已阅已经传阅了所有的大作。”看罢,我的鸡皮疙瘩,由然而起――你看就看呗,博客原本就是给人看的,是不?又何必“传阅”?且这“传阅”,本是官话。将来,会不会也给我弄个什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呢?   想想都怕呵!远一点的,有著名思想家梁漱溟与毛澤東的纠结。毛澤東曾直言不讳道:“您要的这个雅量,我大概是不会给的!”近一点的,有刘爱卿上书――吾皇制宪。其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再近一点,有 冉云飞 、江天勇、滕彪……等等。   就我自己而言,不过是说点真话、不愿人云亦云罢了。后果,是一中國知名作家想发表点文章,竟成了痴心妄想;出书,那更是妄想加妄想。最有意思的,是前年、我在新浪博客招惹了韩寒;结果,是被新浪封杀,特务还追到我的搜狐博客,扬言要“喝茶”等等。   前时,我文中提到“顾晓军纪念馆长”王晓阳,有人问:人还活着,咋已有纪念馆了?其实,那时、被逼的连死的心事都有了,啥“顾晓军纪念馆”呵、“提前告别网友”呵、“菜刀”呵……等等,均出自那时,幸亏王晓阳率老郭学徒、废话一筐……等诸多网友鼎力支持,才打败了那特务狗官。   大家说说,我恶搞韩寒,那特务着哪门子急呢?是韩寒的那《独唱团》里,有那特务的股份呢?还是韩寒本身,也是一特务呢?今日之中國,是特务政治、警察统治。警察能满大街都是,特务能不无处不在吗?   博客之类,事虽小,但反映出的是文明程度。当一个执政者,想到要“管理”社会时,那么,他已经把自己凌驾于社会之上了。是不是这样呢?我以为:一个国家也罢、一个执政黨也罢,“当删贴成为习惯”之时,那新闻发言人和与会记者吵架,也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3-3 于南京   作者:顾晓军 中国报道周刊 , 2011-03-04. | 添加评论 | No comment 原文地址 姜瑜吵架——当删贴成为习惯 通过Google Buzz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Twitter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RSS 全文订阅 通过电子邮件 全文订阅 文章分类 时事点评 . 欢迎大家投稿, 点这里 发送投稿邮件 相关日志 2008年,我们奉演什么? (0) 麻将并非天生就是赌具 (9) 马肖兄弟,想说爱你不容易! (0) 除了下跪,只有愤怒 (9) 长歌当哭,笑对人生 (0) 酱缸 (0) 道上的一点事情 (1) 车轮下 (0) 负责任先生 (0) 谁为自杀负责? (0) 说说许知远批评韩寒 (2) 该为“盲流”一词羞愧了 (0) 论荆轲 (2) 虐待“歧见”何时休? (0) 草民与将军--祭洛阳大火活生生牺牲掉的309人 (0) 老宅变“故居”,何必急于为余秋雨修坟? (7) 罪孽与拯救 (4)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2)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0) 父亲给我留下一道题 (2) 照片门 (2) 杞人为何忧核? (0) 杂侃“平均” (0) 杀人不偿命,欠债要还钱 (2) 有心解决问题,何须追问网友姓名 (0) 无知者无畏 (0) 教我如何再短信 (0) 敌人可恨吗? (0) 摊派—“贡献”—“自愿捐赠” (3) 按比例抓反面典型愚蠢可笑 (4) 我看文怀沙事件 (0) 我们要做什么样的国民 (0) 我们的低品质生活 (8) 我们为什么不聪明? (0) 成也、败也 (2) 患癌十年被轮岗 唯有残生付强梁 (0) 必须终结擂台的喧嚣和浮躁 (1) 当皇权无法伸到地方 (0) 当幸福可以数字化 (1) 废止“糊涂”政令,不能“糊涂”了之 (0)

Read More

一个五毛党小队长的纠结- 花生小米- 花生壳子- 和讯博客

然后我又发现我还是五毛党的头目——收了客户的钱,做了N天所谓的策略,变成了无数条占用了服务器空间、影响了网民浏览速度、对客户不知道是好是坏、也不知道是否有人会打开的帖子——当然,可能还有新闻稿、还有博客文章、还有视频——你能想到的所有形式! ...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