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x

Connect with liux :

张铁志 | 从美丽岛到美丽湾

2011年08月31日 10:05:11 在盛夏的七月初,我和台湾民谣先驱胡德夫及其他几位文化人参加一个反对「美丽湾饭店」的记者会。   白髮苍苍的胡德夫是台湾七零年代民歌运动的先行者。彼时台湾刚从森冷窒息的黑暗年代中看到几丝歷史的微光。1974年,胡德夫举办了台湾第一场民歌演唱会「美丽的稻穗」;並和好友李双泽推动年轻人「唱自己的歌」。尤其他们深受美国左翼民歌从Woody Guthrie到Bob Dylan的影响,他们相信歌曲必须是关於眼前所见到的现实。     民歌运动是战后五六零年代的白色恐怖之后,年轻人首次尝试发出自己的「青春之歌」。但由於那仍是一个禁錮的年代,所以这些歌曲很难如西方般是关於他们的社会、他们的歷史,而更多只是关於他们苍白的青春与人生。     为那个时代的民歌留下凝视社会的印记的歌曲,是李双泽写下的「美丽岛」,但他还来不及出版就过世。在他出殯前晚,胡德夫和杨祖珺录唱了这首「美丽岛」,而此后这首歌一直与他的名字联繫在一起。     1971年的保钓运动和台湾退出联合国让国民党开始思考如何进一步向岛內寻求正当性,也让民族主义问题开始纠缠著这座岛屿。另方面,七零年代初开放增额立委选举,党外人士开始组织化、办杂誌,推进反对运动。台湾开始逐渐挣脱长期军事戒严体制的紧密捆绑,文化界也有更大的活力。     70年代初以来的政治衝击,使新一代知识分子惊觉美日殖民主义者对自己社会的压迫,並不满於国民党只提供给他们縹緲的想像中国,因此他们热切地寻找属於自己民族的东西,但因为他们生活在台湾,所以试图以「回归乡土」,台湾的乡土,来重建中国认同──在他们心中当时台湾和中国並非对立的概念。於是,他们寻找真实的土地:素人画家洪通、恆春老人陈达成为台北文化界的新偶像;汉声杂誌开始挖掘民间文化;作家们开始书写「乡土文学」。对七零年代影响甚鉅的中国时报人间副刊主编高信疆就强调,中国的作家应该有中国的特色,所以应该写自己土地上的东西。     对李双泽、杨祖珺、胡德夫来说,歌唱「美丽岛」只是一种对於台湾的素朴情感,李双泽同时也写下「少年中国」那样具有中国情怀的歌曲。但这首关於台湾岛屿的歌终究「被敏感」,尤其1979年出现了以此为名的党外杂誌,並在1979年十二月爆发了「美丽岛事件」。威权体制逮捕党外政治精英,试图关下歷史的铁门来镇压七零年代的启蒙微光。   美丽岛这首歌开始在在党外场合、在学生圈当中被流传吟唱,成为一条歷史之河,穿越左右统独的不同矛盾。   而胡德夫从八零年代初开始转向投入原住民运动、担任首届原住民促进权益会会长。作为一个深受美国抗议歌曲的音乐人,他既是台湾民歌先驱,也是一个真正的activist。     来自台东、如今六十多岁的他现在依然活跃於许多社运活动,尤其是和台东、和原住民议题有关的活动。例如美丽湾。   美丽湾饭店兴建於台东杉原海滩,將在年底开幕。这个饭店不仅破坏生態环境,佔领原住民生活的传统领域,更將台东最美的一片海滩私有化(而且饭店很丑陋)。更离谱的是,政府为了积极开发这些土地,让財团获利,不惜公然违反法律。关於美丽湾渡假村的开发案,高雄高等法院早在2009年以「环评审查委员缺乏自然、生活与社会相关背景学者」为由,认定台东县环保局的环评审查无效;2010以实际开发范围为六公顷却未经环评,判定台东县政政府败诉,勒令停工,但美丽湾饭店工程持续进行,台东县政府更在诉讼未决前抢发建照与使用执照。这是公然违法滥权。   而美丽湾只是台湾政府目前在东海岸进行一系列恶质开发的开始。花东海岸是台湾最迷人且少开发的最后一片净土,但此刻一股新发展主义思维正將许多土地便宜地租给財团,去建设饭店和观光乐园。於是,以「开发」与「观光」之名,一排排灰色饭店將阻隔山与海,蓝色的海岸线將成为灰色的海岸线,原住民的传统领域將彻底消失。     所以,胡德夫又站了出来,为了他的家乡,也为了他三十多年的信念。他在这个记者会弹著简单的琴,唱著他对海岸的深情:     今夜我要走近这片海岸 去聆听各种不同的声浪   今夜我要走进这片海洋 让海风用力的吹动我   如果爱这片海有罪 我情愿变成那飞鱼   泳向恶灵登陆的沙滩 搁浅     三十多年前的「美丽岛」只是对这个岛屿最单纯的礼讚,是青年们尝试用音乐介入社会的起点;而如今,唯有让丑恶的「美丽湾」消失,守护台湾美丽的海岸线,或许才是对「美丽岛」的真正拥抱。     (亚洲週刊 2011.8.28) 上一篇: 微博与围观可以改变中国?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244) 评论数( 0 ) 0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Read More

译者 | 【编辑对话】动车事故评论集锦_

核心提示:"编辑对话"是"译者"的音频节目中的一个子栏目,不定期地由译者的志愿者们就当前的热点时事进行评点。本期是由主持《甬温线特大动车事故专题》的两位志愿者讨论从四个关键词来总结针对动车事故出现的大量评论――这四个关键词是:人性、微博、媒体、中产。 本专题的 评论集锦 现已更新,点击 这里 查看音频中提到的所有相关评论。本次对话的音频可以点击 这里 收听和下载。点击 这里 在iTunes里查看和订阅"译者"的往期音频节目。 对话精彩摘编: DS:为什么铁道部的反应和网民们的心情反差这么大?让铁道部显得非常没有人性? YZ:铁道部本身不是一个有思想、有感情的拟人化的实体,它由很多人组成,但是他们都是在按照既定的规则行事。而在铁道部的规则中,对客户考虑得非常少,向客户承担责任的部分也非常少,这就让我们感觉它是一个没有人性的机器,其实这就是它的本质。铁道部是在一个行政化的机制下提供这样一个社会服务,而我们接受到的其他服务很多都是市场化和公司化的。所以我们预期它可以做到这些,而它的体制决定了它做不到,这也是很多评论提到的要根治"铁老大",必须从体制着手(如经济观察报的一篇评论《 "分拆铁道部"猜想 》)。 DS:但是任何一个机构背后还是由人来主导的,这应该还是体现出来这个后面还是有人的因素…… YZ:要考虑到这个人在这个组织中就是扮演这个角色的,比如一个调度,他就负责告诉列车几点几分进站,几点几分离开,如果他的工作失误了,他往往不知道应该怎样收场,也不知道怎么解决问题。我们看到在这次事故中有意思的是很多善后都是由事故发生地的政府来收拾这个烂摊子的。如果它是一个市场化运作的公司的话,它自身应该承担责任。它可以因为乘客的索赔而破产。虽然这个公司破产了,但是人们对这个社会的信誉还能保持,可是现在发生的情况是火车出事儿了,但是它的信誉是由国家信誉背书的,从整个中国的角度来说,这是得不偿失的,也是铁道部这个体制弊端的一次很明显的展现。 DS:我想分拆的报道背后应该有人的主张在里面,因为原来国务院在做调整的时候,本来是想把铁道部合并进去得,但是没能合并成(见《 铁道部改制之痛 》),现在我想这个报道中的方案是否也是希望能重新提起这个话题…… YZ:我们的专题中也包括的港台和外媒的一些说法,从一些传言来看,比如说国务院,它的利益和铁道部的利益其实是很不相同的。那么会不会有这样的可能?其他的机构,站在国家的角度、国务院的角度,它希望这个体制能借这个机会有所改变,这也是有可能的。 DS:在人性方面,我们国家在这方面还是比较偏弱的,再加上我们工业化的进程起步比较晚,相对西方我们在这方面很落后。任何一个普通人都知道首先救人是第一位的,铁道部为什么要仓促地提出来尽快通车,为什么要着急通车,这背后有什么原因?我觉得还是有深层次的东西在里面…… YZ:这也是很多评论的论点。铁道部的思维方式为什么和老百姓相差这么多?其实你看一看铁道部这个组织的架构的话,会发现它完全是围绕着铁道来建设的。为什么它只是想着建设?比如在很短的时间内以很快的速度建了这么多的高铁网络?然后尽快地通车,即使是出了人命之后还是要尽快通车?它的思路一直都是这样的。我觉得很大的原因是这个市场是铁道部垄断的,也就是说它不需要考虑需求,它只需要考虑供给。“只要我把我的线路铺满了之后不愁没有人来坐,即使是出了事故之后你们不还是要来买票,还是要来坐?因为我是唯一的供应商。”因此它总是不会考虑需求的那一方。 DS:从我们不是铁道部的人的角度,来看这个大计划,应该还是有很多泡沫在里面,它的负债情况也堪忧(见《 如果铁道部是一家上市公司 》)。而且它还想做技术出口,所以它那么想尽快恢复通车,应该也有这方面的苦衷。 那我们第二个关键词就是"微博",互联网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们可以不依靠官媒来获得信息,微博可以通过个人以"短平快"的节奏把及时的、紧急的消息发布出来,所以这一次感觉是不能象以前那样想怎么控制就怎么控制。 YZ:这次动车事故应该算是"微博史"上的一个转折点。虽然之前也有爆料,但是都没有达到这个量级,一个微博服务就有1.4亿的网民,短短几天就有两千万条微博。这达到了某种"引爆点",无论是对统治者来说,还是观察者来说,这种舆论压力都是不可忽视的(见《 微博成为网民就事故惨剧向官员施压的工具 》)。这些微博是很多人用几十字汇集起来的言论大市场。这个市场中也良莠不齐,有最新的一线的报道,也有谣言。所以这一次微博的力量展示得比较全面,不过到目前为止,它正面的作用远远大过了负面的作用。 DS:既然是一个公共平台,良莠不齐也是很自然的现象,就象社会本身一样。我的感觉,微博这个情况可能引起中宣部、管理层,他们的思维还停留在过去,是否会给微博带来一些不好的兆头。 YZ:你是说微博是否有可能会被关闭。现在对微博的控制好象有了一些苗头,这些苗头也是大家在控制―反控制的二元化的对立模式中总结出来的,比如央视一批评什么,接着就会有法规来限制和规定,现在既然央视也批评微博没有伦理底线了,那么是不是治理微博也不远了?(见《 中国官方释放治理微博信号 》)还有它的关注度,粉丝人数最高的其实已经是世界第一了,但是微博还是测试版,测试版的意思好象是随时都可能因为什么原因而被关闭掉。大家都同意微博的影响很大,但是这到底是会导致它关闭还是不被关闭,这个很难说,以前也没有先例,我们只能把两方面的观点都呈现给大家。 DS:我个人的看法是他们对时代和世界的观点还停留在过去,与时俱进根本就做不到。也许不会关,但是管理上会更严厉。 YZ:我的个人看法还是有一些乐观的。虽然他们很习惯"净化舆论环境",就是把不好听的都关掉,但是我觉得他们也没有那么傻,即使大家都不说了,也不写字了,不代表大家心里没有看法。而现在治国的这些人他们都经历过人们表面上很积极向上,但心里都很恐慌的年代。也是这些历史也推动这个体制,这个政党在改变。他们有没有可能把这种压力转化为下一步改革的动力?我也不清楚未来的演变会是怎样的。 DS:那我们下面来讨论第三个关键词:媒体。在头七的时候网民和家属们都特别地隆重,想表达自己很真实的感情,而中宣部在头七前发了禁令,而也有一些媒体冲破了禁令,这在过去并不常见,是不是? YZ:偶尔出现过,但这是最近七、八年来非常显眼的一次。这也是让这次动车事故显得非常与众不同的原因之一。我们的专题上点击率最高的还是《 今夜,百家报纸在撤稿,千位记者被毙稿 》,其实大家忽略了一点,在动车事故刚刚发生没多久,中宣部就发过一次禁令,"不许反思、不许报道、以新华社报道。"但这个禁令之后,大量的媒体还是无视禁令,还是在发表各种各样的评论,而且这些评论都是没有框框的,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上都出现了一些被转载了很多次的,比如"不要带血的GDP",比如"中国,请你慢一些走,等一等你的灵魂"等等。实际上媒体人不是被集体消声,而是他们已经努力过一次了,然后在第二次压力很大的时候,有人被停职、撤职之后,才在头七的前一天撤了很多版。(见《 中宣部突发禁令背后的观察和思考 》) DS:我想到了透明化的问题。全球各个政府和媒体大部分地方都能做到透明化,可是我们的差距还是比较大。这一次为什么媒体能够突破禁令,你觉得到底是哪一方面、哪些底线、哪些价值观触及到了他们? YZ:我觉得有好几个方面的因素。首先是很长时间以来媒体人都是引领我们社会风气之先的先锋队,几乎是每一次的社会运动、改革的前列都能发现媒体人的身影,他们在思想意识上、在行动上都努力在做到"启蒙者"的角色,他们对于国家治理需要透明化,民众需要知情权这些理念都是他们先传播的,他们当然知道这些信息的重要性,把这些信息传出去的必要性在哪里,而且大部分的媒体人还是有"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责任感,所以他们很容易把动车事故联想到"和谐号"对中国发展的象征意义,很多媒体人和评论人都意识到的。(见《 如果不改变威权制度,中国将崩溃 》、《 中国经济:相信奇迹还是相信逻辑 》等多篇评论) 第二点是人的基本感情,当人们看到那些活生生的家庭破裂、阴阳两隔的场景的时候都能够触动人们基本的同情心。 第三点就是中国的媒体可能已经到了变化的关键点,因为它们虽然接受禁令,但是国家不拨款了,媒体要去寻找有最大读者群的人,才能有销量。当大部分的读者想了解动车事故的细节和真相的时候,就会推动媒体人去做更多的报道。 我想这几个因素聚合在一起,让媒体突然不约而同地突破常规,都选择忽略了第一次的中宣部禁令。 DS:我觉得他们自身利益方面还比较微弱,还是正常的感同身受,价值观碰到了底线,感觉到忍无可忍,必须要报道。 YZ:我们也转载了一位跟踪拍摄的摄影记者在家属离去之后,自己也嚎啕大哭(见《 铁道部,你赢了! 》),这应该是你说的那点的注解。 DS:他们在现场冲击是很大的,他们会感觉如果是我在车上,我就这么没了,你就这么草草地把车埋了,如同草芥一样,他会设身处地把自己当做死去的人,这样的感受肯定很难受。 YZ:没错,我觉得这也可以导出我们下一个关键词,媒体人在我们这个社会当中也属于中产的一部分。媒体人对悲惨的事情可以说是见多不怪了。但是为什么这次动车事故让很多人都很动情?因为这次遇难的乘客跟经常上网的网民,跟媒体人同属一个阶层,比如有两位传媒大学的学生在事故中也遇难了,对他们的师兄弟的采访就是媒体圈内的事情,所以这样的"关联感"就很强。动车事故让网民有了很强的共鸣,也让媒体人更能感同身受,所以他们能写出这么多动情,谴责铁道部也更深刻的评论出来。 大家会觉得,象小伊伊的父母,他们就是刚刚有了一些基本的家庭、孩子,然后突然就都灰飞烟灭了,这对于任何代入到他们角色的读者来说,都很难承受。 DS:从这四个角度串起来我们为大家收集的评论。现在我们的专题已经被墙了,那就翻墙来看我们的《 动车事故专题 》吧。 YZ:好的,也谢谢你,再见。 【配乐】 John Coltrane 演奏 Blue Train 邵夷贝 演唱 《正确死亡指南》 相关音频: 【译者访谈No.3】中国的媒体控制和维基泄密(第一部分) 【译者访谈No.3】中国的媒体控制和维基泄密(第二部分) 【译者访谈No.3】中国的媒体控制和维基泄密(第三部分) 友情提示:译者Podcast已登录iTunes,到 这里 即可收听往期的译者音频节目;需翻墙更新下载。

Read More

王晓阳 | 埃及警察杀害示威者仅仅被开除?

警察杀害示威者仅仅被开除?       今天看到一篇新闻:《埃及总理:将开除所有杀害示威者警察》,当时就吃了一惊:警察杀害示威者仅仅被开除?这分明是庇护那些犯了罪的警察呀。如果这事发生在中东革命前的埃及有可能,发生在今天的埃及是不可能的。所以,应该是新闻有意在误导。       果然,细看新闻内容,就是另外的感觉了:民众聚集在首都开罗的解放广场,呼吁政府加快改革,并要求政府 开除和起诉涉及杀害案件的警官 。他们的诉求还包括 不许军事法庭审判平民 ,以及尽快 审判前穆巴拉克政府的官员 。       埃及总理誓言将满足这些抗议者的要求 。他还说,他将在全国创建一个“与所有政治力量展开对话的机制”。       并且,细心者应该注意到另外一条新闻:一个杀害死多名抗议示威者的警察,已经被判了死刑。         更重要的是,有一条信息在网络上到处都是,而在某些媒体的报道中,却有意回避了,那就是: 埃及过渡政府总理谢拉夫说,当法规、命令与良知发生冲突的时候,就应该选择并坚守良知,因为这是人类最高的行为准则。自然法永远高于社会法。     《埃及总理:将开除所有杀害示威者警察》这条新闻,是严格意义上的假新闻。这种 有意用部分事实掩藏真实信息 的新闻,与过去那种纯粹造假的新闻,在形式上更具隐蔽性,但在本质上,没有丝毫区别。       制造假新闻的人,总是有其用意的。为什么要用“开除”来掩饰“起诉那些杀害示威抗议者的警察”这样一个事实呢?制造此新闻的人,他们在害怕什么呢?     网友们不像电视观众那样容易被欺骗,越来越多的网友已经看出的问题的本质。     网易广西南宁市网友 :扒掉了那层皮,狗才能重新变回人。         5毛该死 [昆明]:应该追究上层命令开枪的人才是,下层警察只不过执行命令而也。没有上层开枪的命令,下层警察量你也不敢开枪。现在的问题是,出了事情拿下层警察抵罪,是不是搞错了?     无以为乐 [北京]:如果你是柏林墙边持枪的士兵,看见有人翻墙,你的责任就是把枪口抬高一点。如果你是1960年独自巡逻的民兵,看见有人逃荒,你的责任就是放他们一条生路。如果你是城管,看见小贩四散奔逃,你的责任就是跑慢点。 当履行职责成了一种罪恶,就会有一种东西比职责更值得遵守,就是人类的良心 。         雅咩喋 [湖南常德]: 要拉清单了,有些人要惶惶不可终日。         静观翁 [福建漳州]:  向无辜群众开抢的人。 各国应该有共识, 上帝也也认可。         7664227448 [福建福州]: 这件事告诉我们: 军人和警察应该知道哪些命令是可以拒绝的 。                 此次中东革命中,埃及的动向最让中国人百味杂陈。不仅因为被审判的埃及前总统被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中国人民从为承认过),还因为在四大文明古国的后继者中, 印度已经成为一个伟大的民主国家,伊拉克人民也被英勇的美国人民解放军给拯救出来了,现在,埃及也走向了民主,走向了真正的现代民主,以后,四大文明古国打麻将要“三缺一”了 ……         欧洲的柏林墙倒掉了,非洲的柏林墙也倒掉了,全世界的柏林墙终将全部倒掉。那些把巨额财产和子女转移到西方的贪官们,那些为维护罪恶的柏林墙而向示威群众开枪的混蛋们,你们的罪行无法得到饶恕,你们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现在,中东革命已经向你们发出了警告。地狱之门为你们敞开。       追求民主、自由,是全人类共同的理想,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什么某国特色,没有东方那一套与西方那一套之别,不存在第二条道路。                 链接:  《柏林墙:那些让人流泪的故事》                             这篇让人流泪的文章,值得我们100遍1000遍地阅读、转发。                                           《二战如果在今天,CCAV会如此报道》           有关中东革命:                          《利比亚让中国媒体乌龙频出》                     《卡扎菲的覆灭,与你我关系重大》                 《张召中如何评价利比亚战局?》                                       《2011年非洲第二次觉醒》                 《埃及,我的眼泪不是为你而流》                 《痛失好友》                 《今天,光荣属于突尼斯》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

Read More

美国——一个“代理人”国家的岌岌危途

一个建筑师谈论政治或历史,应该算是不误正业。但是,我又很难避免去思考我所厝居的这个国家的本质、命运与前程。以下的一些零乱的文字,是本人在观察,探究与思辨后的一些答案。我试图不向书本,不向律师,不向经济学家去寻求这些答案。这些答案,其实与所有主流的媒体与话语中的美国,都有关联,但又有一段距离。这些答案,可以回答很多关于美国的现象的问题,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个国家的政府濒临关闭,而社会却还依然有序。也可以回答为什么这个国家的社会运作完全被某几个职业群体垄断。甚至可以用来回答一些文化现象,包括关于建成环境与设计文化。 经常可以听到在美国的华人谈论美国政府,似乎就像在谈论一个具有独立意志的主体。但是这个美国政府又在哪里呢,从联邦政府,到州政府,到县政府,直到市政府,在我们的话语中所涉及的这些个“政府”,其实可能仅仅是一些雇员所组成,他们也是社会的底层,尤其是一线的服务性职员都是由没有职业竞争力的有色人种大妈构成。这些人能代表美国吗?那么代表美国意志的“政府”究竟是谁?究竟是谁在管理美国人的医疗,保险,安全,税收,消解社会矛盾?有人会说是金字塔顶的那些人,其实这些人与美国人的具体生活无关。真正运作美国的是一群各种各样的代理人,他们可能是律师,可能是政治说客,可能是承接各种政府项目的外包公司,可能是保险代理人,可能是私人审计机构,在艺术领域,可能是各种建筑批评家,策展人,艺术基金管理人等等。美国能够如此快速的达到发达的状态,与非常早的建立一个完善的代理人制度有着决定性的关系。可以说,美国的民主,就是这样一种完善的代理人制度的别称。代理人制度的优势,就是避免利益博弈的多个主体直接面对,避免弱势与强势群体直接面对,避免国家的真正掌管者与被管理者直接面对。代理人在整个美国历史的早期,起着非常积极的作用。代理人维护了这个国家的稳定,因为对手要寻仇都不知道敌人在哪里。美国政府就是最大的代理人机构,一个皮包机构不怕关闭。 但是,如果代理人处理事务的成本过高,就会试图寻找自己的二级代理人,或者向更高效的主体或机构外包自己的管理权力。当然代理人也可以通过纳税来雇佣更多的代理人。另外,代理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发现把系统弄复杂是符合本集团的利益的。于是我们看到了两种似乎独立而又相关的现象,即代理人一方面继续外包自己的职能,实现权力的多层外包,另一方面通过复杂化管理系统来实现自身的壮大。这个代理人机构已经大到无法控制自己的恶性增长。于是更多的社会资源被充填到代理人系统中,甚至所有的文化、学术、意识形态都是用来服务这个代理人政治,代理人经济的成长。甚至科学也为代理人集团张目。本人在之前的博客谈到,所有的美国的社会资源,几乎都在用来控制,管理,约束并且壮大这个代理人系统。而外包这种美国式现象,几乎就是代理人系统的衍生品。 于是在美国我们看到这样一种现象:由于权力、行政、管理的多层外包,相关利益主体几乎无法有效,简洁的弄清楚矛盾的结构与构成主体。打官司要请律师,做账要请审计,买房要找经纪人,所有的社会摩擦,都在无比复杂的代理人系统下消解了,社会始终保持稳定的状态,社会一直没有意识到,维护社会稳定的成本几乎都被代理人系统窃取了。在社会到达能够承受的成本极限之前,是不会意识到代理人系统的荒谬的,因为代理人都很清廉,他们用消耗更多的社会资源,雇佣更多的劳动力来保证清廉。 于是我们看到,复杂无比的法律,税收,保险,金融甚至媒体是如何将这个国家绑架了。于是我们看到,用负担更多的(未来)的税收来保证有更多的人来管理美国的税收,支付银行更多的钱来负责我们的账户的安全,支付保险更多的钱来保证我们的保险的有效,等等。而其他的行业,正在哀叹没有及时将系统弄到足够复杂。最需要哀叹的,应该是建筑师。这个行业,居然一度试图反思自己的现代化历程,反思自己的自治状态,反思自己的精英化趋势,这不是脑残是什么? 相关日志 2011/04/01 -- 纽约时报:中国赴美生育游现状 (0) 2011/03/29 -- 华尔街日报:美国产品助中东国家进行网络屏蔽 (0) 2011/03/11 -- 飞过星空的流星:居然没有人注意美国这个震撼性消息? (0) 2011/03/11 -- PBS:美国会发生“玫瑰花”革命吗? (0) 2011/03/10 -- 《时代》周刊:不要赌美国输 不要急于宣告穷途末路 (0)

Read More

对文革的一种给力的解释

  关于文革的书籍和文章汗牛充栋,在这些文字中,老姜以为许锡良先生的解释还算有意思,给人以一针见血之感——文革不过是古代皇权与官僚集团斗争的现代翻版。当然,我知道肯定有人对这种解释会感到气愤。气愤就对了。这说明它切中了要害,打到了七寸,这才有人觉得蛋痛。   不过,许先生这些观点,是在网上的一篇博文中写出来的,我没读过他其他的有关文章,也不知道他是否有更严密和更完整的相关文字发表过。博文容量有限,叙述方式的学术性也不够,希望能看到许先生更慎密完美,也更加学术化的文章。另外,许先生没有谈到文革这种皇权与官僚集团斗争的后续发展,以及它给当代中國造成的影响。我现在闲来无事,就来画蛇添足,接着这个话题补充说说,权当凑个热闹。   一,在中國的政治史上,皇权与文官(官僚)集团的斗争,一直是一条主线。但这并非说,中國历朝历代只有皇权与文官这两大政治势力,举足轻重的还有外戚和宦官两大利益集团。这四大力量主宰着中國几千年来的上层建筑,甚至主宰着历代王朝国家的命运。而且皇权与官僚集团也并非总是在作对,在特定时期,皇权和官僚还会联合起来,以对付宦官或外戚集团。外戚或宦官也不是在任何时候都站在皇权这一边,有时他们也会联合官僚集团抗衡和挑战皇权。至于外戚与宦官集团,他们在历史上更是经常拼得你死我活,把宫廷政治演绎得炉火纯青。中國人玩政治很有一套,懂得要以多克少,最大限度孤立敌人,懂得如何搞统一战线,拉帮结派。于是,以这四大政治势力为主角儿,几千年来,华夏的政治舞台上演出了一幕接一幕的合纵连横的好戏。只不过这些戏大都很残酷,也很血腥。   二,现代社会,皇权已没了三宫六院,妻妾成群,外戚也就没有以前那么复杂,那么盘根错节了。但外戚在政治生活中的作用仍不可忽视。四人帮就可以说是一个准外戚集团。四人帮的头儿实际上是江青,王、张、姚实际上都是江青的附庸,他们哥几个也只有贴着江青,才有可能在中國的政治舞台上坐大。毛对张春桥和姚文元另眼相看,固然与两位文才不错,而且与毛的理念也相符有关,但两位对江青的紧跟和呵护,这才是关键。另外,现代社会已没了宦官,但执行着与宦官相似职能的人却不可或缺。这些人负责打理现代君主的日常生活,保卫他们的安全。作为皇权的内卫集团,他们对国家政治生活的影响力同样是巨大的。   三,且不说四人帮的执政理念,与当时的百姓们的需求已格格不入,单就政治智慧而言,四人帮也是我知道的中國历代外戚集团中最差劲的。这一点与江青有直接关系。江青是一位非常跋扈的女人,任性而自以为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做事随心所欲,动辄用屁股指挥脑袋。她的政治谋略更是一张白卷。在四人帮覆没的的前一两年,江青一方面在与以周恩来和鄧小平为代表的文官集团作着殊死搏斗,另一方面却对内卫集团的领袖汪东兴视而不见,且一再羞辱、怠慢和威胁他。这样一来,毛一走,文官们与内卫们一拍即和,立马将四人帮拿掉,也就不足为奇了。   四,同样是皇权与文官集团的斗争,现代与古代还有一点不同,那便是“人民群众”作为一种力量也卷入了进来。这一情况,恐怕与现代社会政治意识模式的突变有关,如自由民主理念和馬克思主义的输入与传播。也与现代科技、尤其是交通与信息传播技术的进步有关。有了现代交通与信息传播工具,政治集团才有可能及时大规模动员“人民群众”卷入政治运动中,而在古代,这些斗争大多都会以宫廷政治的形式了断。但即便如此,我仍然同意许锡良先生的观点,在分析文革的政治内斗时,只需重点考虑皇权与文官集团的斗争,而“人民群众”这股力量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在这种斗争中,“人民群众”只是一种道具或工具,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发言权,更不可能左右中國的政治走向。在信息不透明和没有法制民主的社会,看起来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始终只是权势政治集团摆弄的一种木偶剧。当然,这不是说不同权势政治集团与“人民群众”的关系都是一样的。不同利益集团有不同的执政理念,走着不同的政治经济路线,因而他们对“人民群众”的民生的影响也不同,有好坏优劣之分,只是“人民群众”并没有对这些政治集团进行选择的权力。像四人帮,他们的执政理念几乎没有发展经济的任何内容,一心一意在谋划着如何夺权和掌权,这与当时的“人民群众”的期待相去甚远,但如果四人帮的政治谋略十分到位,当时的他们就真的掌握不了国家的最高权力吗?也不尽然。四人帮当时的确不得人心,因此他们倒台后,在民间几乎没有出现过任何成规模的反弹,这当然也是文官集团能顺利将他们拿掉的一个原因。但“人民群众”的这种作用,是辅助性的,谈不上有什么决定性的影响力。   五,在大中國,结束皇权政治的是两位曾经的苏联同学,即蒋经国和鄧小平。在台湾,蒋经国不当现代版的帝王,而是把台湾推向了民主政治的道路。在大陆,鄧小平也不做现代版的皇帝,但他没有采纳被左派称之为西方民主的政治制度,而是采用了另一种结束皇权的对策,即实施最高领导人的任期制。任期制看似简单,却也能给皇权致命一击。帝王的特征有很多,但终身执政是一条底线。任期制一实施,这条路就给堵死了。   六,中國民主政治的道路仍很漫长,但皇权已被解构,这也算是一种历史进步,值得中國人欣慰。不过,没有民主政治垫底,皇权的湮没,主要意味的仍只是官僚集团的胜利,远谈不上“人民群众”的地位有什么实质性的提升。皇权倒掉了,文官集团胜利了,家天下变成了官天下,皇权的遗产被人数众多的官员“集体”继承,这当然也是好事。但也带来一一些新的问题。简述两条:第一,没有民主政治支撑,官员腐败仍缺乏民主监督。在皇权制下,民主监管也是缺失的,也存在大面积的腐败,但至少还有皇权的打压。皇权视天下为自己的私产,对“偷窃”自己私产的家伙深恶痛绝,因而对皇权不认可的腐败行为,皇家一定会下狠手打压。这当然也无法真正遏制腐败,却至少能延缓腐败蔓延的速度。而在既无民主监督又无皇权打压的背景下,腐败以几何级速度蔓延,也就在所难免了。第二,皇权的崩塌,意味着一种精神依托或“信仰”的同时瓦解。崇拜皇权领袖当然不是什么好的信仰,但毕竟是一种精神信念。现在皇权没了,这种精神信念也随之瓦解,宗教或民主自由的精神依托又仍然缺失,人们便开始彻底转向拜物教。现在的中國,人人在逐利,但肥利已被胜利的官僚集团分走,并牢牢把持着。对大部分人而言,面对这些可望而不可及的肥利,他们就只能望梅止渴了。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3f16f10100opip.html   作者:姜莱 中国报道周刊 , 2011-03-08. | 添加评论 | No comment 原文地址 对文革的一种给力的解释 通过Google Buzz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Twitter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RSS 全文订阅 通过电子邮件 全文订阅 文章分类 时事点评 . 欢迎大家投稿, 点这里 发送投稿邮件 相关日志 1927年的蒋介石是否背叛了革命? (3) 食物链最末端的宿命 (1) 革命逻辑 (3) 革命自有后来人 (2) 革命党与执政党 (1) 面对文革中多起大屠杀的三重耻辱 (0) 这一千年的革命 (0) 辛亥革命九十周年祭 (0) 让马克思的科学共产主义学说走下革命神坛 (1) 答洪哲胜——认识暴力,彻底反对暴力 (3) 穆巴拉克算个屁 (1) 漫话“运动” (0) 毫无目的的残酷 (0) 枪都发了,怎还不革命? (1) 暴力不是被文明驯服的 (1) 既得利益集团与路易十六的断头台 (0) 提倡一点贵族精神如何? (1) 我们面临一场旧的革命 (1) 慎言暴力——略论人类历史上的各种革命 (0) 恐怖年代回忆之——枪毙 (1) 十月革命再回首 (3) 六月遐思——法国大革命前的状况和今天中国的状况 (0) 以革命的名义共产共妻 (2) 以革命的名义——红色高棉大屠杀研究 (2) 从革命到独裁和恐怖 (0) 从埃及革命看六四 (2) 人类社会进步一解 (1) 乱评“文化大革命” (4)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0) 中日外交会出现革命吗? (0) 两种革命——兼论不应该“高薪养廉”,而应该“高薪养年” (0) 专制独裁不是人民的“永劫”——埃及革命的意义 (0) 不要把诺贝尔和平奖变为革命奖 (19) “要革命,不要人命”还是“双赢” (0) “改革的实践”已经放倒了“革命的理论” (0) “十月革命”的硝烟与历史真相 (0) 1917年俄国革命再认识 (0)

Read More
  • 1
  • 2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