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yu0506

Connect with liuyu0506 :

一五一十 | 王小波——上世纪末华语文坛最伟大的智者

作者: 文武几  |  评论(1)  | 标签: 王小波 , 上世纪末 , 华语 , 文坛 , 伟大 , 智者 (一)我就是一个王小波门下走狗 如果当初没有读到格林童话,我是鄙视童话的。如果当初没有读到余华、王小波的小说,我是鄙视小说的。如果当初没有读到图雅的散文,我是鄙视散文的。如果当初没有读到卡尔维诺的文学作品,我是鄙视文学的。 我是如此的崇尚王小波,以至于每每欲要以努力习取和刻意模仿的方式来表达言述心中无比的敬爱与仰慕。我甚至徒劳的寻找存在于罗兰.巴特、德里达与王小波之间的结合点,并试图从中切入,将其作为适合于自我创作的新途径。 其文艺价值的很大一部分来自于熟练而亲切的语言运用和他基于充分完美的创造和体现汉语言美的目的而采用的创作方式。这一种创作方式,只可能属于当代的一个能够熟练运用电脑进行写作的作者。王小波是那种有天赋的作家,而不是那种有才能的作家,同时也是那种非常舍得投入、极其卖命卖力的进行自我完善的作家。 王小波的艺术作品体现的是一种属于个体和组织的共同的悲剧美。理解他的读者可以从他身上体会到自己,也可以从自己身上体会到他。作者和读者,皆从自身出发,然后才找到了这些。他让理解他的读者感到并不孤独。 (二)文学上,肯定王小波的价值 在王小波那里,我看到一个个由语言、语音、思维、思想、乐趣等等混合吹起的大大小小的彩泡,当它们一个个撞击地面而爆破,只留下散落一地的赃污与虚无。彩泡仍然被吹起,但仍然散落了。他已经不是一孩子,而是一个45岁的成年人,文字成为他脑中犹如彩泡一样的游戏,他对那游戏还没有厌倦,他还要吹起更多更大的更漂亮的彩泡。然而,生命结束,彩泡的游戏也就结束。假如单单从乐趣本身的意义上来说,其实没有意义,其实也没有乐趣。有过的,不过是人生的无奈与无聊。很少人洞察那文字表面的快乐所掩盖下的秘密。王小波的小说所真正要表达的,却不在于乐趣本身,而是乐趣的反面。 要谈王小波的文学贡献和文学价值,首先要知道的是,他是一个小说家。 很多左派对王小波持完全的批判的鄙弃的态度,其实是很不得人心的。王小波对于青年一代的影响力太大,而且这种影响力是持久的。 黄纪苏在《中国不高兴》一书中评价王小波的时候也自称并未阅读王小波的小说,而只是读过他的文章。王小波的文章,在数量上,在其全部作品产出总量上看来,只是其全部作品的很小的一个部分。王小波的小说,才是其创作的主体部分。评价王小波如果只是从其文章入手,就实在是以管窥豹,完全是一种偏见了。客观的说,评价王小波,必须要从其小说着手。王小波的小说对于汉语言文学的贡献之巨大,是不可估量的。 对于革命性的小说来说,很多人会写小说。很多人不会写小说。很多人会读小说。很多人却不会读小说。那些会写小说的人是以写小说的思维去写小说的。那些不会写小说的人是以写文章的思维去写小说的。同样,那些会读小说的人是以读小说的思维去读小说的。那些不会读小说的人是以读文章的思维去读小说的。如果以写文章的思维来写小说,王小波就写不出那样好的小说了。客观的评价,无论从思想意义方面看来,还是从艺术意义方面看来,王小波的文章并无什么价值。同样,如果以读文章的思维来读王小波的小说,就根本读不懂读不通王小波的小说了。 很多人总希望从小说中读出什么思想,特别是什么独立的思想什么伟大的思想什么自由的思想,这只能说明很多人对于小说这种文体有着完全无知的态度和想法。这些人都是小说盲。 其实小说你只管他写的好不好,而根本无需费劲的琢磨他写的是些什么。好的小说,只需从中随意的挑拣一个段落,一阅即知。 学习外语其实没有什么诀窍,只在于学习的对象是否是整体性的外语而非作为一个部分的外语,将一种语言的语音和书面语言割裂开来进行学习,是达不到学习目的的,这也正是中国人之所以大多数学不好外语的原因所在。王小波的小说,所使用的语言,正好是一种整体性的语言而非作为一个部分的语言。当代华语作家,极少具备这种对于文学语言的应有的自觉和睿智。从这一个意义上看来,王小波已不愧为当代最为聪颖的华语作家之一。 王小波先生语言的锋芒无可比拟,淋漓尽致、挥洒自如。其小说语言是纯粹的、干净的,就如一个美貌的美女,一个可爱的小孩。将语言内涵的思想洗涤干净,剩下的就是一幅给人带来外观上的美感的毛笔书法作品。 我从未见过其他人像他一样在小说这样一种文体中纯熟的运用着现代汉语,这样一种能力令人惊讶令人叹为观止不得不佩服膜拜。他的小说是对现代汉语的一种创造性的贡献,是一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语言运用天赋和语言运用能力的颠覆性试验和终结性展示。就其全部我已经完成和未完成的作品,可以盖棺论定的是,没有人能超越王小波,现在还没有出现,将来也不会有。 这个人有他的语言天赋,这一语言天赋与人类文学史上极少数天才诗人的语言天赋一样难得。这个人有时那么的努力和勤奋,甚至于视写作为生命。历史不会比小说更可信。我们的生命本身,不会比小说中所描述的一切更真实。王小波因他的作品而永存于作品之中,作品就是他的生命,一种比生命更长久的生命。从王小波的小说中,我们所看到的是:“用生命来写作,视写作为生命”的生命的实践和写作的实践。 他的作品是他的大脑中无数个艺术生产过程所产出之无数个版本的竞争结果,犹如亿万争先恐后奋战上前,最终只能有一个胜出。每一个孕育的过程都是痛苦至极而无比兴奋的。那种创造的过程,比之电脑的复杂运算过程还要复杂万倍。那是电脑所无法进行的过程那是电脑所无法完成的过程,也是电脑所无法体验的过程。电脑,也无法体验语言的美感,与英语无关,与法语无关,与其他任何语言无关,只属于现代汉语的语言的美感。体验之初,必须要发现,要创造,接着要完善,要完美。且这种美感完全与精心雕琢和修饰无关,是一种其创造完全来自于天赋能力、对于同类体验的记忆和灵感涌现的美感。王小波的小说,就是最好的现代汉语诗歌,追求语音的美感,以及创作过程中对于声音的感觉。作为中国文坛体制外的另类小说创作者和文学革命者,王小波是成功的。 对什么世界性文学的概念,我没有什么兴趣,因为好的文学作品其实是不可翻译的。故事不会是文学的核心要素,能成为其核心要素的,只能是语言。真正的好作家未必会获得国际性的声名,许多国际性的文学奖项之所以被设立并授予那些垃圾文学,都不过说明它们是以文学为幌子来达到政治目的的阴谋手段的一部分。据说王小波的小说也被翻译为英文,但我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其实王小波的小说不适合被翻译为任何其他语言。王小波的小说语言,就是一种诗歌语言,而诗歌因其语言而无法被恰到好处的被翻译为其他语言。阅读王小波的小说,感觉是非常之好,因为那种韵律之美,色彩之美,声调之美都是在他人的作品中难以读到的。基本意思固然能够被翻译为其他语言,那种语言的美感却根本没法翻译出来。 (三)为什么要在政治上为王小波平反? 在评价王小波的时候,人们走入的一个误区竟是将他当作为一个思想家,似乎思想家的名头很响亮很深刻很符合小资之情调之阅读风尚所向很符合商业炒作的需要。更有甚者,还说什么他是一个自由思想家,弄得很多左派的同志一听到他的的名头,就非常的反感和厌恶,似乎正是他带领着一群浑浑噩噩糊里糊涂懵懵懂懂的小资小右在进行着自由思想。那些对于他的无意性误读和故意性误读,都是不可原谅的。特别是对于那些想要利用他的个人影响力和固属于文学本身的长久性的深刻的影响力,进行自由主义思想策动的人来说,故意性误读因其妄为的目的反而弄巧成拙。那些以思想来阐述王小波的小说境界的人们,其实何尝不是在作践他呢?其实他的小说作品,纯粹如儿童之嬉戏于沙堆,岂能容得所谓成人世界的政治性思想来予以歪曲?但也正是这样一种纯粹的小说,却始终贯穿着只是相关于艺术的民主精神。艺术作品,不该是由别人来规定如何去写或写成如何的。 必须要澄清事实。其实王小波并非什么思想家,更非什么自由思想家,只是一个小说家。很多时候,人们对他的推崇和批判都是建立在误解的基础之上。世人将文学作品当做为社会思想的表达方式,这本身就是一种对于文学作品的极大误解。然而,无论是作者还是读者,都有很多在犯着这一错误。中国文坛体制外的另类作家王小波,曾经所谓没有给出话语捐税的义务,其所有已经出版的小说所说明的,只是从艺术上所要求于自己的一份严谨。 思想太沉重,沉重到无法承受,必须要逃离。从某种意义上看来,艺术,正是思想的避难所。思想,亦可有着艺术方式的轻盈而实明晰的表达。 在我们的时代,甚至自古以来,依托于文学的为政治性和商业性目的的社会洗脑运动是司空见惯的。很多时候,这一运动是建立在对于文学作品的误解的基础上的。左翼作家奥威尔的《1984》和《动物农庄》不是常常被资本主义国家作为反社会主义运动的思想武器么?这何尝不是建立在对于奥威尔的民主自由精神的极大误解的基础上? 与其说人们在误解他,不如说从来就没有多少人真正理解过他。有多少人会认真的去读读,他在他的小说序言中提到的那些著作呢?如布罗代尔的经济学著作。作为当代中国最了不起的一个作家,十足可悲的是,他却从没有得到多少中国人的真正理解。只因为,他采取并坚持着一种更为令人费解的个人表达方式。他个人在文学上严格自律的精神只容许他必要以融合了个人生命经验和感情的、更为深刻的文字来表达。那也是一种完善优美、更为耐读的、文学的、艺术的方式。我深深的感动于他的文字。他的文字本身就是他本人不愿意给出话语的捐税的证明,那几乎无关于他个人所认定的良知,只是相关于个体生命所必要的尊严、乐趣与幸福。 (四)不能回避的一面:作为另一面的政治性的王小波 历史上,与王小波同名的王小波,与王小波笔下的王二同名的王二,都是弱势群体中冒出来的起义者,都是另类。宋太宗的时候,青城县靠贩卖茶叶谋生的王小波及其妻弟李顺打出口号:“吾疾贫富不均,今为汝等均之。”发动起义,建立了为时一年的大蜀政权。明天启七年,陕西大旱,澄城知县张斗耀不顾饥民死活,催逼赋税,敲骨吸髓地榨取财富。白水饥民王二聚集数百绝望的农民进行斗争,冲进县城,杀死张斗耀,揭开了明末农民战争的序幕。 当代文化界名人王小波,是一个另类。我曾想,当这这个文学上的另类生活在历史上的起义者王小波和王二的时代,他又将是怎样的人呢?他又将有一番怎么样的惊天动地的举动呢? 在王小波的小说中,充满了个体生命对于人性被压制、自由被限定、制度性和社会性的荒诞宰制个体生命自由的痛苦、绝望、惶惑、反抗的欲望。对于有过同样生命经验的人们来说,那是令人感动的。 王小波是忧郁的,忧郁并非来自政治压迫,而是来自人生本身。王小波从未在他的小说中指出某种明确或模糊的以私人利益为动因的政治压迫。很多左翼人士因其对于毛泽东时代尤其是文革的似是而非的否定而否定王小波。其实之于文革而言,他并非否定文革,而只是批判文革。文革确有其负面性,有其消极而荒唐的一面。文革中的许多负面因素,也需要得到反思。普选制度是荒唐的,那么普斗制度呢?其实同样有其荒唐之处。文革原本更主要的是作为一种实践而存在于历史上的。文革需要总结经验教训,既要总结其好的一面,也要其总结不好的一面。王小波等人对于文革的反思精神其实很可贵。应该给大众定论的是:王小波从未否定文革,而只是从其人生经验的层面来反思、批判文革。 正是通过其反思和批判,王小波甚至通过他的小说明确的指出了一个政治真相。如果认真研究王小波的《黑铁时代》的话,我们将发现那些小说就是对于毛泽东时代的一种个人感情上的批判。在那个时代,绝大多数的人们都是被配置的,命运操纵在他人的手中。知识分子,尤其不能满足于那种生存状态。从某种意义上看来,知识分子本质上是反毛泽东的时代的。从同种意义看来,毛泽东的时代,其实是对立于大多数知识分子的。 在我看来,其所批判的,也正是那个时代的可贵之处。王小波未于其批判的本源作延伸思考,而是拘于个人利益而批判,拘于知识分子这一整体利益而批判,是一种个人主义的自私、一种小集体主义的自私。 正是从这一点看来,作为另一面的政治性的王小波,是确有其偏狭之处的。 王小波说:我们国家自汉代以后一直在进行思想上的大屠杀;而我能够这样想,只说明我是幸存者之一。除了对此表示悲伤之外,我想不到别的了。但其实王小波仍然不是思想大屠杀的幸存者。王小波还说:以愚蠢教人,那是善良的人所能犯下的最严重的罪孽。说这个话的时候的王小波,意识到了罪孽的存在。但在自己尚且不是思想大屠杀的幸存者的情况下,一个人何能保证不留下罪孽呢?王小波从未指出。 或许,不知者不作罪,是正确的态度吧? (五)从社会学理论层面来解读王小波小说 人生,应当如何面对欲望与情感? 手淫,不能解决性需求的问题。那些没有老婆的人,没有情人的人,或有老婆有情人而仍旧不能解决性需求的问题的男人,应当如何是好? 正常的男人,常常欲望make love or fuck pussy。花钱、使力,包养情妇、一夜情、泡妞、嫖娼…… 社会对此的评判是:罪恶!丑陋! 人的灵与肉,常常是分离的。灵的需要与肉的需要,常常是背离的。在评判规则的压制下,人们学会了虚伪,学会了欺骗。虚伪和欺骗的罪恶远甚于通过无害人之心且无害人之实的途径满足自身欲望却被公众标明为丑陋的丑陋。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富与贵,人之所欲也,不于其道得之,不处也。食色,性也。为获得食物和性爱,纵然被评判为罪恶、丑陋,若并无害人之心,亦无害人之实,错在哪里?没有强奸,没有以情之名,求色之实,没有伤害他人,没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错在哪里? make love or fuck pussy无罪。make love or fuck pussy无所谓耻辱与光荣。人们畸形扭曲的眼光、人们自以为是正人君子的公共标准,才是丑陋的、罪恶的。 做人要饮水思源。不能忘本。make love or fuck pussy本身没有错,欲望本身没有错。如果make love or fuck pussy是错的,如果欲望是错的,那么我们的存在本身,都会是错的。 对虚伪和欺骗,皆当深恶痛绝之。对真诚与和善,理当称赞。人们不想接受一个淫欲泛滥的世界,人们更不应该接受一个表面人人正派却实际人人淫乱的世界。 一个方面,人们生活在阳的世界;与此同时,在另一个方面,人们生活在阴的世界。于是乎,人们游戏在阴阳两界,变得面目全非、滑稽怪诞。 王小波通过小说来呈现在阴阳两个界面上的人们的生存状态。 王小波的小说是李银河的社会学理论的小说版本。王小波和李银河这两个人,就像是萨特的作为文学家和哲学家的这两面。一个人用哲学语言来阐述社会学理论,另一个人用小说语言来阐述社会学理论。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1 个评论 文武几的最新更新: 谈余华《活着》及个人对文艺的感悟 / 2011-07-31 20:01 / 评论数( 2 ) 纪念近百个死难者,必要严禁网络电子游戏! / 2011-07-30 22:10 / 评论数( 3 )

Read More

中国选举与治理 | 西方是如何克服政党的私利性的?

西方是如何克服政党的私利性的? 作者:木然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7-3 本站发布时间:2011-7-3 9:54:04 阅读量:626次 几年前,有一个研究生在读研的时候找到了工作,招聘单位问她,你是党员吗?这个研究生说不是,招聘单位说,如果不是党员,那就不能到单位工作。这个研究生很着急,因为招聘单位看上了她,她也看上了招聘单位的工作,于是招聘单位对她说,回去赶紧想办法入党,不入党这个招聘名额就给别人了,这个研究生对招聘单位说,求求你们这个名额千万别给别人,我回去一定要想办法入党。 接下来的事就让人疯狂了,这个研究生为了入党,和她的母亲演了一个双簧。这个女研究生为了博取老师的同情,使尽浑身解数让能帮她入

Read More

中国选举与治理 | 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35]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好,要叫别人去说;伟大,要让历史来证明;如果别人不说,自己说也未尝不可,但是要反思:为什么别人不说。 同意! 用户: 任我行@ 发表于:2011-6-16 22:28:48 支持 (2) 反对 (0) [34]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遮遮掩掩,从不认错。 用户: YYXUN 发表于:2011-6-16 22:06:30 支持 (7) 反对 (0) [33]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有一些人,说的比唱的好听,只为自己标榜;满嘴仁义道德,其实心若蛇蝎;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却要昧着良心说假话、套话、空话;什么时候,我们都能讲真话,我们就有希望了! 用户: 任我行@ 发表于:2011-6-16 22:01:32 支持 (9) 反对 (0) [32]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论了又如何,只能是思想上的一种植入,然而可笑的是,这种每日的重复竟然让我们形成了思想上的屏蔽。其中说得是否正确,每一个有良知的明白人心中自有一杆秤,我片面的孤立的唯心的认为与其每天这样花费大量的时间在这样“无意义”的赞美之中,倒不如低下头来看看我们的身边,党内的腐败问题,官民间的不信任和冲突问题。我觉得这篇文章引用温总理的那句我也很喜欢,仰望星空,因为我们心中都有美好的共产主义理想,但是我觉得重点还是在关注脚下,关注一下你的人民吧!请党别忘记了,你代表的可是信任你的人民啊!!!! 用户: 任我行@ 发表于:2011-6-16 21:53:29 支持 (2) 反对 (0) [31]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看这种文章就想当年抄的批林批孔文章,都是说脸打脸、自吹自擂、不要鼻子。 用户: 阿三 发表于:2011-6-16 21:52:03 支持 (7) 反对 (0) [30]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任理轩并非个人,而是人民日报理论宣传部的署名。 这个名字是因为人民日报2011年2月16日一版刊登了任理轩文章《理性看待当前的社会公正问题》后,引起热烈反响。人民网、新华网、中国新闻网、新浪网、凤凰网、腾讯网等众多网站纷纷转载。专家学者、实际工作者和广大网友对文章给予了积极评价,对社会公正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大家认为,社会公正问题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大问题。只有理性看待社会公正问题,才能妥善解决存在的问题 用户: 许良 发表于:2011-6-16 21:31:16 支持 (0) 反对 (0) [29]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井冈山精神--造反精神, 长征精神--坚持造反精神, 延安精神--修养生息准备夺权精神, 大庆精神、“两弹一星”精神、雷锋精神--这些小儿科也上升为精神? 改革开放精神--知错悔改精神,可惜不彻底,被"绝不"断送了. 用户:邓老 发表于:2011-6-16 16:21:48支持(21) 反对(0) ************************************************** 如果,我来写这篇文章,只写邓小平的精神。然后提出政改的任重道远! 用户: 冯梦云 发表于:2011-6-16 21:20:19 支持 (7) 反对 (0) [28]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有点邪,越是做不到越是要说 用户: zyjson 发表于:2011-6-16 21:18:10 支持 (7) 反对 (0) [27]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期待一楼网友将自己的10、11、12楼作品发表出来,这是一篇逻辑性严密的好文章。 用户: xiaozhen 发表于:2011-6-16 21:03:54 支持 (4) 反对 (0) [26]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这种精神的确伟大,只是绝大部分党员都做不到,不然怎么解释二把手总被打倒?还不如老老实实承认自己很平凡,需要人民和法律监督下才能免于作恶偷懒。 用户: jjm59 发表于:2011-6-16 20:21:11 支持 (13) 反对 (0) [25]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羞羞答答的为嘛,干脆直说,要我们鼓掌还是跺脚?鼓掌我们就全体起立,准备好幸福的表情,(此处删去三个敏感 X )! 用户: 都是皱纹 发表于:2011-6-16 19:46:57 支持 (18) 反对 (0) [24]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党享用“三公”,让P民肩扛三座大山,太伟大! 用户: 一言酒鼎 发表于:2011-6-16 19:30:50 支持 (22) 反对 (0) [23]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又被精神了一回 用户: 2wing 发表于:2011-6-16 18:36:54 支持 (11) 反对 (0) [22]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每次看karax-ed的文章都会很有收获~~ 用户: 醉枫 发表于:2011-6-16 18:15:39 支持 (4) 反对 (0) [21]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搞一次全民投票怎样?伟大不伟大不是自淫的。 用户: 评论 发表于:2011-6-16 17:22:49 支持 (29) 反对 (0) [20]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ou ou ou 真受不了。。。 用户: 公民图书馆 发表于:2011-6-16 17:12:24 支持 (16) 反对 (0) [19]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karax-ed 的文章要是单独成文会更好. 用户: 道林格雷 发表于:2011-6-16 16:46:48 支持 (6) 反对 (0) [18]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请作者再忽悠一篇《论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伟大精神》如何? 用户: linyuhui 发表于:2011-6-16 16:45:18 支持 (24) 反对 (0) [17]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要谈伟大,先为三年饥荒和文化大革命认错。 用户: 孙卫 发表于:2011-6-16 16:36:49 支持 (37) 反对 (0) [16]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11,10.,12贴是一个帖子截为三个段落。 用户: karax-ed 发表于:2011-6-16 16:32:15 支持 (6) 反对 (0) [15]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坚持党的领导”这可能是涉及到中国政治的论述中最高频度,最严肃的用语了,也可以说是中国政治的最高原则。因此“坚持党的领导”当然就具有重大的,也是严格的政治含义。这个含义也必须得到清晰准确的规定。否则“坚持党的领导”就是一个无意义的,无法分析的用语。也就是既无法严明“坚持党的领导”的规定性,也无法判断什么是背离了“坚持党的领导”这个政治原则的错误思想。但是,对于“坚持党的领导”这个词语段而言,有三个实词,“坚持”、“党”、“领导”。其实都是需要追问并确定它们的具体含义,这有这样,我们才能综合地理解“坚持党的领导”的含义。不过其中最核心的是“党”或者说“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含义。“领导”可以通俗而恰当地理解为决策,动员,发布命令。而“坚持”就是对于“领导”过程和命令的服从。“党”是领导的主体,但是什么是“党”呢,或者说“党”在中国当代政治中的确定含义是什么,就显得极端重要。但是无论“中国共产党党章”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都没有对于何谓“中国共产党”做出严格清晰的规定。在“党章”中,只有这样的一段话“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这个定义过于抽象,并且什么是“先锋队”呢,这是一个没有法律含义的文学用词,仅仅是一个修辞性说明,这不是定义的规范方式,因此也就没有对于党做出政治学的,法律科学的解释。可以说,“党”完全是一个含混的术语,似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因此,对于何谓“中国共产党”就有绝对的必要做出规范的规定,这是对于中国政治进行探讨和反思的概念基础。而“宪法”则根本没有涉及到对于“党”的解释,虽然“宪法”序言中确实引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进行了重要的论述。虽然我认定对于“中国共产党”或者“党”概念性的反思和梳理,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但是这对于我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只能把自己的思考的片段或者说挣扎过程呈现出来,算是给自己的一个鼓励。 用户: karax-ed 发表于:2011-6-16 16:32:52 支持 (10) 反对 (0) [14] 回复:任理轩: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井冈山精神--造反精神, 长征精神--坚持造反精神, 延安精神--修养生息准备夺权精神, 大庆精神、“两弹一星”精神、雷锋精神--这些小儿科也上升为精神?

Read More

我爱未未 | 台北當代藝術中心協會聲明 – 呼籲中國政府釋放藝術家艾未未及所有維權人士(2011.04.09)

台北當代藝術中心協會聲明 呼籲中國政府釋放藝術家艾未未及所有維權人士 針對藝術家艾未未遭到大陸官方逮捕拘留一事,本協會(台北當代藝術中心協會)鄭重呼籲中國政府應正視思想、言論自由等基本人權,並立即釋放藝術家艾未未及所有維權人士。 藝術是文明發展的重要指標,也是社會朝向多元化進展的巨大推力,任何政府都必須保障並維護藝術的創作自由。逮捕艾未未的事件不僅違反普世人權價值,更嚴重壓制中國當代藝術的創作自由與文化想像。 正值兩岸交流日益頻繁之際,文化與藝術的相互對話與合作,是創造彼此更深刻理解的重要環節。然而兩岸藝術界在追求藝術自由的目標上,都正面臨著不同的政治困境,台灣在解嚴後的“民主政治”下,雖然藝術家與所有人擁有包括言論自由等基本政治權利,然而在官方新自由主義的文化政策下,在地的文化與藝術生產,正受到政商體制全面排除的危機。而在中國大陸,藝術家、異議者與人民,在追求思想、言論自由等基本人權時,還必須隨時面對政治迫害的威脅。 對於經歷過長期戒嚴,感同身受過喪失基本人權保障痛苦的我們,本協會在此提出鄭重呼籲:中國政府應尊重普世人權價值,除立即釋放包括藝術家艾未未及所有維權人士外,更應深刻理解兩岸的和平發展與文化藝術的長期交流,只有建立在民主、自由、平等的基礎上才能真正的展開,也才能為人類的文明創造新的契機。 台北當代藝術中心協會是由一群藝術家、策展人、學者與文化工作者所組成的一個非營利組織,此組織所經營的獨立藝術空間,提供藝術圈與其他文化工作者自我發表與互動的平台,為台灣當代藝術社群關心、研究、討論社會政治議題、文化政策、美學立場的公共場域。 来源: http://www.tcac.tw/?p=937

Read More

给不理性读者的非抒情诗

普通读者与作者之间不可能有任何交集,各自都以各自为本位,根本是背道而驰的。要是承认一本书的意义在于安慰到阅读的人,那么就否定了作品对于其创造者的价值所在。而一旦否定了这原始环节的主人公,那“著作”被称为著作的根基也就不存在了。书失去了“书”的身份,还有什么价值可言。     给不理性读者的非抒情诗   文 / 阿执     只有身在严肃读者群体中,你才能讨论一本书的真正价值所在。什么是严肃读者群体,简单说来,就是不需要经由个人经验来领会一本著作中某些词句某些章节乃至著作整体的意思,而只是通过单纯的思维理解工作去消化他们从而与作者产生共鸣的读者群体。他们有很明显的群体标志,那就是每一个严肃的读者必定从开始进入到这个群体——这个行为可能是有意识的可能是意识的——直至其死亡,都不曾停止读书活动。 这个星球上几乎每个人都有读书经历,就因为这样,日积月累地,很容易被发现了这么一个现象:自主选择的图书中,爱情,励志,社交类销量往往高于历史,哲学,宗教类。这个很好解释,因为多数人读书是借由经验使书中内容与自己产生共鸣,满足自身想要被理解的欲望,因而在选择上必定流连于生活性更强的图书上(这是因为经验从生活中最易获得)。     很显然,这么一个庞大的群体不在上述的严肃读者群体之列。这种人群患有读书聒噪症,等到后来会失去读书的欲望(因为他们认为在人群中找共鸣远比在书籍中寻找来得有意思且简单得多)。他们会随着自己的经历去判定一本书的好坏,并且可能在一段时间以后厌倦了从前认为美好的那本。这个很好理解,因为情绪波动影响了读书者对书籍的领回。试想一个人在阅读《蒙马特遗书》时正巧赶上失恋期,并且对旧恋人念念不忘,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在形式上捏造与作者相同的处境(都是被抛弃的),而当看到这么一句话:“我是不幸的,我把自己彻彻底底地奉献给一个不能领受我的爱与美的人!”,那时他根本以为要气绝。“天哪!这不是我正想说的吗?”书中讲到的那句话这时很自然地与他个人的经验结合起来,他的内心受到理解(事实上并没有人有要理解他的意思)。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一本书对一个人的安慰作用,人们又常常把这个当作是一本书最重要的意义。另人感到悲伤的是,这种所谓的安慰意义竟然会在那位读者再次坠入爱河后被另外一本书替代掉,并将永远地被抹去。 荒唐,简直可笑!没有哪个作者在著述的时候是想当个变相的牧师。著述的企图——姑且先抛开现实利益不说——不外乎两种:一种是有宣泄的必要,一种是假定著作面世后有不特定的某些人知道并理解了自己所表达的想法(这里也有个奇怪的现象,就是作者在这么个假定没被证实前——也就是作品一即公开发行——作者本人的意识已经对假定作出了肯定的答复。)。 显然,普通读者与作者之间不可能有任何交集,各自都以各自为本位,根本是背道而驰的。要是承认一本书的意义在于安慰到阅读的人,那么就否定了作品对于其创造者的价值所在。而一旦否定了这原始环节的主人公,那“著作”被称为著作的根基也就不存在了。书失去了“书”的身份,还有什么价值可言。 现在回到文章开头的第一句话。严肃读者往往具备自行生产“智慧”的能力(可见不是“报名”就能加入这个群体的),因为智慧不可能从经验处得来,任何经验只会毁坏人理性思考的意志,经验只能帮助情绪叠出花纹和褶皱。“智慧的人类”完全是不智慧的人类捏造的漂亮话,这世上只有“智慧的人”,社会全体是不可能都拥有的智慧的,不然社会的进步将不会是一个进程,而是一个从无到有的飞跃然后结束发展。而严肃读者的阅读亦是一种对社会进步的贡献,首先,他能分辨作品的好坏,接着试图与作者衔接(这里他就成为了作者假定的“不特定”人中的一员),这个阶段是艰巨的,因为经验渗透到身体的每个环节,不可避免地要与经验正面冲突,这时候,思维的强力马达转动起来,在思考著作本身的同时恰到好处地分派了经验的任务,就好像经济学教科书里常出现的插图,起到辅助理解的作用。而这个过程使读者与作者相处达到史无前例的融洽,即从智慧产生了智慧(如果我们承认一本好书智慧的话)。 一个人的社会改造能力是极其微小的,但一旦带动了一个群体的智慧,那么他就可以说是社会改造的原始发起者。一个社会的不断进步从来不是靠经验获取的,智慧传递的不断循环才起着真正的推动作用。而这正是书的意义所在。     如果我在这里称普通读者为不理性读者的话,那么他们的非理性只可能使经验主义与唯情绪主义泛滥,那只会拖进步的后腿。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世间万物的发展都是在曲折中进行的根本原因。可见,鼓吹全民读书的言论无聊又有害。     (采稿:乔淼   责编:乔淼)      标签: 严肃读者 , 智慧 , 读书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无相关日志

Read More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