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qunl

Connect with lqunl :

Google+ Games hosts

来源: http://vinside.net/web/google-plus-games-hosts.html 希望体验Google+ Games的童鞋们可以更新以下hosts,IPv4, IPv6各取所需: IPv4 Google Games: 203.208.46.176 r3085-dot-latest-dot-project-slingshot-gp.appspot.com 203.208.46.176 newsfeed-dot-latest-dot-rovio-ad-engine.appspot.com 203.208.46.176 project-slingshot-gp.appspot.com 203.208.46.176 images-lso-opensocial.googleusercontent.com 203.208.46.176 images-oz-opensocial.googleusercontent.com IPv6 Google Games: 2404:6800:8005::8d r3085-dot-latest-dot-project-slingshot-gp.appspot.com 2404:6800:8005::8d newsfeed-dot-latest-dot-rovio-ad-engine.appspot.com 2404:6800:8005::8d project-slingshot-gp.appspot.com 2404:6800:8005::84 images-lso-opensocial.googleusercontent.com 2404:6800:8005::84 images-oz-opensocial.googleusercontent.com

Read More

译者 | 《译者》每日原文推荐 2011/7/12

以下为每日原文推荐。如果你有兴趣,请参与翻译并将译文寄给 《译者》 ( [email protected] ) 以便与大家共享。欢迎使用 邮件组 、 Google Reader 和推特( @yigroup , @xiaomi2020 )跟踪我们的最新消息。   【时政热点】 对华援助协会: 维权盲人律师陈光诚营养不良,在软禁中遭打 ——“对陈光诚的虐待既毫无良心,也违反法治” 外交政策: 首先,他们拿律师开刀 ——如今的中国,律师成了危险职业。无论是人权、司法还是公共利益领域,政府对律师的打压愈演愈烈 《纽约时报》: 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逃亡德国 ——“他决定逃离中国,者反映了中国作家目前所面临的极端困境” 法新社: 在被政府任命之前,三名中国主教“被失踪 ”——中国政府不顾梵蒂冈反对,自行任命一批主教。 《金融时报》: Google+ 使得大陆人民也参与了台湾的政治 ——台湾“总统”候选人蔡英文的 google+ 网页上,有不少大陆人民的留言和辩论。 维基解密: 美国驻华外交官内部电报 —— 2008 年西藏骚乱后,中国外交部组织外国使馆人员对西藏走访。这是美国外交人员所做的详细见闻记录 中国劳工观察: 全球化的悲剧:电子产品血汗工厂背后面的真相 ——“真正对社会负责的企业必须承担其法律和道德义务,保护劳工权利并改善工作条件。” BBC : 《毛的大饥荒》获得约翰逊奖 ——荷兰历史学家冯克( Frank Dikotter )的这部作品被誉为“对人类蠢行的史诗性记录” 中国节奏: 北京地铁“大跃进”引来反弹 ——地铁八号线的扩建,遭到南锣鼓巷居民的抵制。政府应更多倾听沿线居民的呼声。 Penn Olson : 中国的技术没准会杀死你 ——自动扶梯事故、高铁故障、公路建成即垮、跨海大桥的螺栓 … 致命科技令人不寒而栗 路透社: 江泽民病体难安,中国的政治交接暗潮涌动 ——江的死活对 2012 年的权力交接恐怕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北京烤鸭: 江泽民和“西方媒体偏见” ——从一篇博客看愤青对西方的有意误读 洞察中国:随着 2012 政治换季的到来,中美面临的 12 项战略挑战 《纽约时报》: 中国小村中的财富共享和宏伟建筑 ——华西村将建起 74 层的摩天大楼。这个社会主义的乌托邦更像是个老式资本主义企业 中国见红: 大项目也有正面意义 ——中国的基建项目和对创纪录的热爱【三】 法新社: 中国著名编辑称“私人利益”对媒体进行审查 ——胡舒立说新闻审查最主要的来源不是政府,而是商业利益。 美联社: 中国的太空计划瞄准月亮、火星和水星 ——美国太空计划面临大量削减,而中国却在全力以赴 外交学者: 中国卫星的进步 ——中国正在研制复杂的侦察卫星,其用途之一是与反舰导弹相结合,打击美国的航母。 《纽约时报》: 中美军事领导人会面,坎坷依然存在 ——在有分歧的台湾和南海问题上,双方立场都不愿做出改动 路透社: 中国批评美国在争议地区举行军事演习 ——但美军参谋长马伦称美国将长期维持在亚洲的存在。 CNN : 外国人对中国军事总部窥见一斑 ——马伦将军访问中国军事基地。他说中美军队之间目前不存在联系,因为它被人为中止了。 MSNBC: 美国军事领导人接受中国学生提问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到人大演讲并花了 45 分钟回答学生提问。 外交学者: 东亚的短兵相接 ——台湾海军声称研制出了隐身涂料,可以使其作战船只不被雷达发现。果真如此,会给台海作战带来变数 法新社: 中国呼吁用“智慧”解决南海争议 ——外交部副部长傅莹称各方应以“外交智慧”求同存异。 《外交政策》: 南中国海的格鲁吉亚化局面 ——美国在南海应该继续保持不干涉原则,避免用对有关国家的新承诺使紧张局势升级 美联社: 菲律宾对中国表示,将就南沙群岛问题向联合国法院申请仲裁 ——中菲都表示争议不应损害总体双边关系 外交关系委员会: 美国向中国学习的时刻已经来到 ——对于中国资本到美国投资,美国要做的就是“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 《评论杂志》: 反恐新战线:以色列受害人起诉中国银行 ——中行被控向哈马斯和伊斯兰圣战组织等恐怕团伙转款   【经贸动向】 外交学者: 中国的债务定时炸弹 ——中国表面上没受世界经济衰退的影响,但地方政府的巨量债务很可能会使其经济增长戛然而止 商业内幕: 中国地方债务又亮起一盏红灯 ——中国地方政府债券的销售额没有达到预期数量。 商业内幕: 猜猜谁控制着 80% 的未来世界的神奇材料? ——石墨烯被普遍认为是大有前途的未来材料。世界上 80% 的石墨资源在中国手中 《商业周刊》: 中国的货币供应增加,六月新贷款反弹 ——外汇储备也增长了 1530 亿美元,银行储备金比率很可能会再次提高 《大西洋》月刊: 中国通胀中的猪肉问题 ——玉米价格上涨 + 生猪供应量下降 + 政策收紧 = 无肉可吃 亚洲哨兵: 邓文迪在中国对 MySpace 的经营 ——默多克花了 30 万美元让妻子邓文迪掌管 MySpace 中国分支的经营,但结果并不如人意   【社会百态】 《每日电讯报》: 中国公路落成两天后垮塌 ——建设方为了向七一献礼而提高进度,导致施工质量出现问题 美联社: 中国高速列车出现停电故障 ——中国的子弹头列车在开通两周后,连续两次断电停驶。 法新社: 中海油清理第二起漏油事故 ——这次漏油规模较小,约一平方公里,有望一天内清理完毕 《每日电讯报》: 中国的宣传大片偷票房 ——有证据显示电影院私下修改售票记录以提高献礼片的票房,挽回一些面子 Penn Olson : 中国今年将建设儿童防火长城 ——中移动正和政府一道架设手机上的“围墙花园”,过滤少儿不宜内容 《卫报》: 中国富人在加速变富 ——从自行车到宾利车,只用了一代人的时间。如今西方豪华车大举进入中国 法新社: 广东省申请放宽独生子女政策 ——中国人口第一大省广东希望成为改革独生子女政策的试点。 路透社: 中国称盗版问题“不太严重” ——政府表示打击盗版的活动取得很大成果,但是到北京的店铺里走一圈就可以发现并非如此 法新社: 中国仓库大火导致 12 人死亡 ——武汉一家工业园区发生火灾,造成严重伤亡。据信大火由电线短路引起 路透社: 联合国艾滋病委员会负责人称削减对中国的艾滋病资助是个大错误 ——中国目前有 74 万人感染了艾滋病毒 昆明加油: 书评:《收获季节》 ——描写外国人在云南山村见闻的一部小说,平静的生活下面有着阴暗的潜流。   友情提示:您可以到 这里 看到推友们对该篇译文的评论和转发;欢迎参与!如果您的电脑可以翻墙,请到 这里 的左栏参加我们的一个小调查

Read More

我爱未未 | 苹果日报6月22日:京拘艾未未 80日「仍在调查」

京 拘艾未未 80 日「仍在调查」 2011 年 06 月 22 日 昨日是内地异见艺术家艾未未被北京当局非法拘禁第 80 日 , 当局仍未告知艾未未家人 , 他如何发落。一直充当艾家与当局桥梁的北京公安国保警员 , 昨突然登门找艾未未的妻子路青 , 对她表示上头仍然没有任何指示 , 「可能还要时间调查」。 妻要求再见面没回音 「前两天国保不接路青的电话 , 我们以为当局对未未态度又有甚么变化 , 没想到你们海外舆论一登 , 他们就紧张了 , 昨天跑去草场地 , 找儿媳妇 ( 路青 ) 解释 , 说是疏忽了 , 没带手机。」艾妈妈高瑛昨对本报指 , 自上月 15 日儿媳妇见了一次艾未未 , 她们曾多次要求第二次见面 , 但当局一直没有回音。 「那个国保是我们和当局的唯一联系 , 可是也只能传个信 , 每次问他都是没有任何进展。」高瑛无奈说 , 国保称曾去税务局问查出艾未末有甚么问题 , 「他们真把我们当儍子 , 胡弄我们。谁都知道艾未未的事 , 根本不是甚么税务问题 , 查税值得这样吗 ? 」 艾未未自 4 月 3 日在首都机场被当局带走后 , 其公司志愿者文涛、出纳胡明芬、设计师刘正刚和司机张劲松也相继被失踪 , 迄今不知下落 , 他们的家属一直未收到当局任何通知。官方喉舌曾指艾未未涉税务等经济问题被调查 , 但外界相信实为当局不满他近年积极介入民间维权 , 令当局难堪有关。 《苹果》记者 报道链接: http://goo.gl/4bMq1

Read More

杨奎松:开放中共党史研究有没有危险?

杨奎松 > > 杨奎松:开放对中共党史的研究有没有危险?当然有。今天一些人特别痛恨 赫鲁晓夫 ,他们认为,前苏联的亡国就是因为 赫鲁晓夫 1956年揭露了 斯大林 血腥统治、草菅人命的问题,导致了苏 联共 产党逐渐走向末路。这种说法不是毫无根据。只是,被 赫鲁晓夫 秘密报告直接危害到的,并不是苏 联共 产党本身,而是欧洲的共产主义运动。这种危害的造成,恰恰是因为长期以来苏联政治历史的部分真相被掩盖了,公开的政治宣传只讲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一旦被揭露出来,那些一直在为苏联政治辩护的欧洲共产党人马上就因毫无免疫力而全面陷入被动,他们对苏联政治的信心也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动摇。这恰好说明,赫鲁晓夫的做法虽然在策略上有问题,但掩盖客观存在的负面事实只会造成极端严重的后果。 赫鲁晓夫揭露 斯大林 的问题,有没有根本损害到 苏共 的统治地位呢?没有。 苏共 揭露 斯大林 错误虽然揭开了一些伤疤,却抚平了斯大林去世后苏共领导层内部要求为大批死去的战友、同事平反的强烈情绪,结果是带来了更长久的和谐局面,使苏联社会主义制度再度维系了30多年的时间。这比斯大林实际统治的时间还长。 苏联之所以最后崩溃,其实怪不得赫鲁晓夫。就像中国社会科学院拍的一部专题片中讲的那样,根本上是共产党自身的严重异化和种种问题长期积聚一步步逐渐造成的。事实上,斯大林去世后苏联的情况与中国1977~1978年 毛泽东 去世后的情况很相似,如果不敢揭露过去的错误,大胆改革,党的威信及其权力瓦解的危险会到来得更快、更严重。从这一点来看,赫鲁晓夫及其以后历任苏联领导人如果说有错误,最大的错误是他们没有中国的 邓小平 等领导人的眼光和魄力。因为他们除了看到斯大林统治血腥残酷的一面外,没有看到斯大林所建立的一整套政治经济制度本身就存在着严重的弊端,没有想到要从根本上进行制度体制的改革。因此,他们虽然成功度过了斯大林去世后所出现的政治危机,并且一度在经济上走到辉煌的顶点,最后却还是因为斯大林式的制度缺陷和在此制度下执政党自身的全面异化,被社会和民众抛弃。 > > 杨奎松:1982年我初到中共中央党校党史教研室的 党史研究 编辑部做编辑,第一次有机会读到 毛泽东 1938年在六届六中全会上做的政治报告《论新阶段》。我当时很诧异, 毛泽东 在党的会议上多次正面提到 蒋介石 和国民党,肯定国民党是抗战的基干和领导的力量,明确要求全党要拥护蒋委员长、拥护国民政府、拥护三民主义,因为这和我在大学期间学到的中共党史中毛泽东的形象完全不相符合。有一次我就这一点问过身为当年中共党史著名专家的我们教研室(后来称教研部)的老主任,他的回答很干脆:这是斗争策略。我当时很幼稚地反问了一句:“这不是搞阴谋吗?”他的回答也很直截了当:“对阶级敌人就是要搞阴谋。” 党史研究 应有更宽广的思维——专访著名现代史研究专家、华东师大教授杨奎松 选自:《南风窗》 官修和民间研究的互相促进 《南风窗》:作为一名历史学者和党史专家,您觉得中共 党史研究 的魅力在哪里? 杨奎松:生长在中国这个社会,凡经历过各个不同时代,有一定文化知识的中国人,大概没有几个不想了解中共历史。“ 文革 ”结束后曾经有过一个党史大讨论的热潮,那是因为经过了“ 文革 ”那样大的一个反复后,中共党的历史被搞乱了。改革开放后逐渐“拨乱反正”,很多历史,包括历史上很多人的评价都有了新的说法。1980年代后期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郑惠先生领着我们创办《百年潮》杂志,一个重要的想法就是想让专业学者介入这样一场大讨论,把他们的研究成果,通俗地介绍给普通大众。 20多年过去了,今天的情况和过去有些不同了,但是,伴随着现实生活中问题越来越多,大学教育的普及和读书人的大量增加,关心中共党史的人不是越来越少,反而是越来越多了。 中共党史研究的最大魅力在于与我们今天的现实生活密切相关。中共自1921年建党以来迄今已有90年历史,自1949年以来执政也已超过60年。我们今天的一切成就、各种问题,多半都可以从中共以往的历史中找到其生成发展的脉络或线索。而众多关注现状与历史联系的读者,更是通过各种形式直接间接地参与这种历史研究的活动,与研究者形成积极的互动,这些都使研究者更感压力和责任。 今天不同于以往的一个最明显的地方,就是官修归官修,它并不禁止民间中共党史研究的存在。过去曾给过中共党史研究民间爱好者或学术研究者以较大压力的“正本”(或“正史”)的概念,今天基本上不复存在了。今天研究中共历史,文献史料、回忆口述史料之多,远胜于改革开放前。也正因为有扎实的学术研究基础,这二三十年来民间的中共党史研究取得了相当大的发展,不仅揭示出许多历史真相,而且促使官修党史在不少史实叙述上也做出相应的修正。 《南风窗》:有句话叫“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您怎样看这种情况?您研究工作的难处都有哪些?是否会遭遇“研究瓶颈”? 杨奎松:所谓“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其实讲的是历史长程中的一种现象,即后来者在看历史时,往往只看到了胜利者留下的种种记录,失败者的历史痕迹常常被湮没了。这就像我们今天讲美国建国史,讲得最多的一定是欧洲移民的开拓史,印地安人的历史很多都毁于这些开拓的过程难寻其踪迹了。但是,真正的历史是没有办法靠主观书写确立其不可动摇的地位的,这一代被掩盖了的,下一代一定会被发现并纠正回来。因此,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在世界历史上,很少有几个国家的胜利者会特别在意去做历史的书写工作,越是到现代社会,这种情况就越是明显。自上个世纪以来,基本没有哪个国家的政党因为取得了执政的地位,就来组织书写自己的胜利史。 共产党国家书写历史,其实是旨在弘扬其“道”、“义”之所在。因为它书写“历史”的目的是像龚自珍讲的,意在“出乎史,入乎道”,是用来育人和资政的。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大致也就可以了解,为什么改革开放了,党史研究还是有很强的政治性。 不过,就大的发展趋势而言,现在的学术研究自由比改革开放前大多了。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Read More

艾未未工作室大刚喝茶记(2011.5.18)

艾未未工作室大刚喝茶记 喝茶时间:2011.5.18 下午16点—21点20分 喝茶地点:苏州市公安局 这次喝茶在我意料之中。 之前两位警察叔叔分别跟我通过电话,唱双簧。一个好话说尽表示很关心我,一个严肃义正言辞,叫我把以前我在北京草场地的工作自己说清楚,老实交代,不要骗他。 问讯时长五个半小时,重点是茉莉花事件。 期间他们问起我怎么会去北京,怎么会去艾未未工作室。我说在推特上看到有人问起艾老师成为他的助手得具备什么素质,我就在后面跟推。后来艾老师回复让我过去他看看,我就去了,结果留在工作室了,是今年2月份去的,总共呆了一个多月。又问我做什么工作,有什么见闻。我说我学机械的,是高级钳工,正好这边有些艺术作品要用到机械加工,其他的我做过一些文档,有个《平安乐清》的纪录片,我把录音整理成文档。见闻嘛,平时工作室会有来访,多是学生,外地来京的来拜访一下。 他们特别提到二月二十号我在哪里,做了什么,知不知道茉莉花事件。 我说这个我记得很清楚,二十号那天我就是在村里买了些东西,然后又去了附近的乐天玛特超市。关于茉莉花集会,之前推上有看到过,有号召让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人去某些地点集会,北京我看到集会地点是王府井。这些信息当时遍布推特的时间线,据说是推上的秘密树洞首先发出来的。我说这个明明就是个玩笑,谁有这么大的号召力能召集起来这些大城市的集会。 他们对于我的陈述表示不相信,辱骂似的说我这天一定去过这些集会地点。他们重点提到一位推友魏强,问我认不认识、是否见过等等。我说二十号这天这位推友去过王府井,这天早上他给我发了很多彩信,第一张就是王府井地铁入口的照片,其他照片就是王府井当天的街景。警察叔叔问我认识魏强吗,我说推特上认识的,同在北京就相互留了电话,他说有时间来找我玩儿。他们问我是怎么处理那些彩信的,我说按照我的想法,我认为他应该是拍了照片无法用手机上传,让我帮忙传一下吧,就在推上发了,标注是这位推友拍摄。 他们反复问我这个是不是我和他之间的分工,我回答我已经明确说了,我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帮他上传的,没有分工的这种事情存在。 三位警察轮番问我,工作室的成员当天都去哪里做了些什么。我说当时是周末,我怎么可能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我们在就是把所谓的茉莉花集会当成一个笑话看的,怎么可能跑去集会。他们就是不相信我的说法,咬定我们有明确的分工,当天参加了集会,意在说明老艾是幕后主使。 我又把上述所言再说了一遍!他们问我说艾未未知不知道我上传魏强发来的彩信一事。我说他怎么可能知道,这是个人私事。以上所说,三位警察反复追问,同样一个问题他们三个人分别问、想起来就问,我还是同样的回答。问讯进行到这个部分他们是用的威逼恐吓、凶狠的语气。 问了几个小时下来,我始终是同样的说法。之后就语气和缓,循循善诱,聊了无关痛痒的话,劝我做个好孩子。看了笔录没问题,我画押走人了。 大刚 2011年5月19日 来源:http://goo.gl/UCkp7

Read More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