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xdmjx

Connect with lxdmjx :

中国选举与治理 | 温州女记者的“政”经背景

温州女记者的“政”经背景 正经:政治过硬 经济也“过硬” 作者: 来源:大洋网 来源日期:2011-7-30 本站发布时间:2011-7-31 9:50:49 阅读量:2301次 想出名真的很容易。昨日温州女记者在温家宝记者会上抓住最后一个宝贵的提问机会,让总理评价在这次救援中温州人的精神,迅速让她走红全国。关于她的帖子瞬间在网上数以万计的流传。不过,有网友认为该问题是在求温总理表扬,“不如不提”。而其个人资料也是在短短一个小时左右就被网友们公布出来。 在昨日的温家宝记者会上,温州日报女记者向温家宝提问:“您曾经在多个场合赞扬过温州人的创业精神,在这次救援行动中,温州人展示了创业之外的另一面,我想问一下,您对温州人在这次救援中的表现如何评价?” 网友“半小岛711”评论说,“温州女记者的最后一个问题让人大倒胃口……当所有记者都把问题集中在大家质疑的焦点上时,她说了一大段话赞扬了温州人,然后用邀功的姿态等着总理的表扬。我想说问这个有什么意义呢?大家都能看到温州人在这次事故后的表现,相信只要是温州人也都会觉得自豪,还至于这样浪费有限的提问时间吗?”也有网友评价称,“温州市民的爱心是自发的,是人性善的一种体现。但这种讨赏式的提问实在不具备一个媒体人的素养。” 不仅如此,该问题还引发一些微博名人对此进行了“毫不留情”的评价,凤凰卫视著名评论员邱震海在直播的同时,就发布微博称“这个女记者若在香港,一定会被撤职。”而微博红人“作业本”更是不留情面发布微博评论称“这个问题真够二的。” 在发布会结束约一个小时左右,温州日报该女记者的资料就被网友公布出来。据悉,该记者名叫马玉瑛,是《温州日报》经济新闻部主任,主任记者;浙江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代表、温州市第十次党代会代表等。 提问回顾: 温州日报记者:您曾经在多个场合赞扬过温州人的创业精神,在这次救援行动中,温州人展示了创业之外的另一面,温州各级党委、政府和人民以很强的大局观念和大爱精神投入救援。我们看到,事故发生的当晚,附近很多村民连夜自发抢救,还有很多普通市民彻夜排队献血,您对温州人在这次救援中的表现如何评价? 先声明,我不是业内人士,今天这个叫马玉瑛的记者向温问了一个在全国人民看来都极傻的问题,使我对其产生了好奇。 看其简历: 马玉瑛,温州日报经济新闻部主任,主任记者;浙江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代表、温州市第十次党代会代表;温州市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温州市新闻工作者协会理事。 按道理,这样一名资深记者,不会不知道自己问这样一个问题,会遭到全国人民的唾骂,那她为什么还这么做? 答案在这里,因为她是高铁股东,背后极可能受高铁高层操控! 为什么这么说? 我在百度搜马玉瑛的名字,无意间搜到她的名字竟然出现在一份名为“北京世纪瑞尔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设立以来股本演变情况的说明”的文档当中! 原本我以为这是同名同姓的巧合,可是一搜“北京世纪瑞尔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吓了我一跳,这个公司竟然命系高铁,公司95%的营业来自铁路,最近高铁事故频发,导致这公司损失严重!不相信的朋友,可以搜一搜这个公司,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而就是这样一个与高铁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公司,股东名单当中,马玉瑛的名字赫然位列其中! “北京世纪瑞尔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设立以来股本演变情况的说明”这个文档中显示,2010年6月2日暂停股权转让,当时这个公司有167位股东,其中马玉瑛持147920股,占总股0.148%!她于2006年10月10日以5元每股的价格购入3万股,计15万元,之后又在2006年7月20日同样以5元每股的价格购入五万六千股,计28万元,如此就是八万六千股,而她总共持有14万多股,其中差值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06年以前就持有! 147920股,以5元每股来计算,就是739600元! 一个小小的记者,哪来的这么多钱? 《温州日报》女记者马玉瑛今天意外走红了,事情是这样的:在今天的温总理就7.23动车事故的答记者问现场,《温州日报》记者马玉瑛问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您曾经在多个场合赞扬过温州人的创业精神,在这次救援行动中,温州人展示了创业之外的另一面,温州各级党委、政府和人民以很强的大局观念和大爱精神投入救援。我们看到,事故发生的当晚,附近很多村民连夜自发抢险,还有很多普通市民彻夜排队献血,您对温州人在这次救援中的表现如何评价?” 一时间网络上对这名记者的质疑甚至谩骂就出来了,甚至人肉到他的电话,进行骚扰。我不赞同用这样的方式去和当事人进行沟通,不管你有多想让她听到你的气愤和道理。这是一种流氓行为,如果你们认为马玉瑛记者是在“作恶”的话,很多不理智的网友的这种方法就是“以恶制恶”,反而不利于大家进行反思。 可能马记者会觉得委屈,这样的问题可能是报社集体决策的结果,但不管是你个人还是整个报社,都不影响人们对你或者你背后的集体的质疑。 质疑什么呢?质疑你问这样的问题的初衷是什么?是出于对事件本身的关注么?要知道这样的机会对于推动事件真相的调查可能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当然,很明显,你们把这个机会看成了宣传自己,更准确的说是宣传自己所服务的党政领导的机会,看成了报社在上级主管机关哪里得到表扬的机会。 很多人认为作为一名《温州日报》的记者,去问这样的问题没有什么不妥,她是在做自己的本职工作。那如果你对一名新闻记者的本职工作作出这么狭隘的理解的话,我想你就没有必要再看下去了。 我想,这名女记者可能在看多了各种“大爱无疆”的报道后,自己真的感动了,自己当真了,我想这样就不好玩了。现在不是流行叫女的美女么?如果你自己当真了,还主动频繁的问别人,我是美女么?他们都说我是美女,你觉得呢?这样的撒娇就会很尴尬,尤其是在一个严肃的场合。我想马记者这样的撒娇似的提问,温州人民都会替她脸红的。 我试着去站在马记者的立场上去想这个问题,我还是不能说服自己去问这样一个缺乏人文关怀的问题,我认为这不仅仅是新闻素养的问题,更是个人素养的问题,不仅仅是马记者的问题,更是《温州日报》这样的机关报的问题,这是一种投机倒把惯了之后的惯性思维,因为这样的新闻放在头条,是很受缺乏人文关怀的“小市民”和“大领导”的欢迎的。我会怎么做呢?我会把我的想法和领导沟通,希望换个温和而有力的问题,推动事件的调查,慰藉消逝在温州这片可爱的土地的那些生命。 昨日,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现场记者会上,温总理对于原因调查、事故处理的表态,给公众一针“镇静剂”,让充满质疑的公众相信最后一定会有一个“真诚负责任的交代”。就在这样一个“打气”会上,一名温州女记者因为提了一个被网友称为“不如不提”的问题而迅速走红网络,遭到网友的“人肉搜索”。 这位女记者当天的表现到底触动了网民的哪根神经呢?

Read More

OhMyMedia | 亞洲周刊:北大孫宇晨的北大之夢

張潔平 九零後孫宇晨為追尋北大夢,從北大中文系轉到歷史系,競選學生會主席但被迫退出,在網上發布聲討北大「會商制度」……北大校友認為,從他身上看到北大該有的樣子。 兩個月前,北京大學歷史系大四學生孫宇晨在網上發布聲討北大「會商制度」的系列博文,引發強烈的社會反響。 《就會商制度致所有北大師生校友的一封信》、《北大,給中國留下一點偏激的種子吧》……二十一歲的意氣風發與慷慨激昂,直指北大「將全面控制學生制度化的殘酷設想」,為避免「會商」普遍化,更號召其他高校的同學共同抵抗。 所謂會商,一個非正式的說法大致是「做工作」。北京大學計劃五月開始,在全校實施一項針對學業困難、思想偏激、心理脆弱、經濟貧困等十類「重點學生」進行學業會商的制度,「有針對性地制定並實施幫扶支持計劃」。 孫宇晨認為,這一旦制度化,會加重學校內的歧視與標籤化。而這裏面,尤其讓人警惕的是「思想偏激」。 「平 常食堂漲了兩毛錢會有所抱怨,乃至對於國家裏各類各樣的敏感詞有所關注……在我看來,會商制度就是為了你設計的——可愛的思想偏激者。」孫宇晨說。他承認 這是自己的誅心之論。但他提醒觀者,「北大自己便誕生於一起『思想偏激』者發動的『極為偏激』的改革運動……短短不過百年,這些往事,北大全忘了」。在文 章中,他呼喚思想自由兼容並包的真北大精神,痛斥會商與「納粹」似的管理方式,並籲請北大,給中國留下一點偏激的種子。 不少畢業多年的校友因為這些文字找到孫宇晨的人人網帳號、微博帳號,給他留言,說這個一九九零年出生的男孩終於讓他們看到了點北大該有的樣子。 在 校園內一家咖啡館,他一邊喝最愛的芒果奶酪,一邊侃侃而談自己的人生履歷:哪些重要轉折,哪些非常時刻,哪些經歷引導他變成今天的樣子,而哪些東西又決定 了他未來的走向……整整四個小時,儘管他用各種笑話和插科打諢點綴,但那種強烈地知道自己處在哪裏、想要什麼、該怎麼做的自我感知與行動,仍然清晰地穿透 出來,讓人看得到凜凜的鋒利。 他的女朋友小雙,在他評點自己人生的幾個小時裏,一直側頭看著他。 她說,他符合她對「北大學生」的全部想像。 以下是記者整理的孫宇晨口述,一個九零後的成長簡史: 高中時,我的偶像是韓寒。他對我的影響是非常非常大的。我也寫了篇文章,去上海參加比賽,就拿了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頒獎的時候,可惜韓寒沒去,這讓我很傷心。 作 家阿來給我們頒獎。當阿來老師把一等獎獎狀遞給我,我懵懂的大眼睛望著他,這時他拍拍我的肩膀:年輕人,很有希望啊。當然,阿來老師對誰都這麼講,但我當 時不會這麼認為,我認為阿來老師就是對我一個人講的,全國的年輕人都沒希望,就我一個人有希望。你說,我怎麼會不報北大中文系?你那時候告訴我要進投行啊 賺錢啊?阿來老師說過我有希望,我怎麼能跟你們同流合污? 我是被文學理想忽悠進來的。結果開學典禮的第一句話,我記憶猶新:北大中文系不培養作家。我靠?我當時就懵了。後來我發現,老師說了大實話。中文系搞了課程改革後,不知道哪個領導批示的,叫「寬口徑、厚基礎」,在這個精神的領導下,課程設置得很畸形……後來我就轉系了。 北大文學夢的幻滅 我 要是稍有點覺悟我應該往法學、新聞傳播、政治管理轉啊,但我當時又中毒了。我開始中了文學理想的毒,後來中了學術的毒。我一進中文系就看陳寅恪、王國維, 都是中國人的脊樑啊,我想我也要做中國人的脊樑,板凳枯坐十年冷,文章不寫一句空。這種思想很牛逼,一下就把我的頭腦給武裝了。我反其道而行之,哪個學科 冷我往哪裏轉。轉去了歷史系。 歷史系當時苦逼到什麼地步,中文系雖然總是招不滿生,但降分還是可以錄上人的,歷史系,真的是降分都錄不到人,以至於它在幾個省份是不敢招生的。歷史系的招生難度已經快要趕上北大另外一個奇葩專業:馬列學院了。 在歷史系的時候,當然啦,因為我被學術理想武裝了嘛,我的學術很牛,從大一開始,一路所向披靡。我在歷史系度過了學術的一到兩年。後來我去香港中文大學交換,這個對我影響非常大。 當 時我選了陳健民的一門課《民主與社會》,這門課對我的人格塑造太劇烈了。以前我對民主的理解還是比較概念化的,就像二十年前在廣場,一說民主,人民當家作 主唄!再問民主是什麼,就不太了解了。陳健民的課對我影響很大,這門課按照區間,分析了世界上幾乎所有國家的民主轉型。實際上每個學生只需要負責一個地 區,寫好期末報告就夠了,但我對那門課實在太有興趣了,所有討論課我都參加,從拉美的民主轉型,到台灣、韓國的,到東歐的,到非洲的,一個一個看,那門課 是我上得最認真的。 珍惜香港自由抓緊看書 香港是唯一一個屬於中國,但是還是自由的地方。一個自由的孤島。 到了香港我才知道,原來有這麼多書可以看。當時我蹲在圖書館看書。中文大學有個本科生推薦書單,那裏面的書幾乎沒有一本能在大陸買到的,除了《一九八 四》。我當時順著那個書單看啊,暴爽。我也很有緊迫感,我知道回國就看不了了。當時這些書對我思想改變也非常大。 當時香港在搞反高鐵,有青年人跪著在立法會苦行,這個對我震動也非常大。同樣是九零後八零後啊,操,大陸跟人家差距太大了。 我當時還加入了中文大學學生會,參加了好多活動,幫女工爭取最低工資,義賣啊什麼的。我記得中大校長劉遵義講話,就被下面的人瘗,扔東西,還有人打出倒計時牌「劉遵義滾出中大倒計時還有幾天」,閃啊閃的,還是電子的! 我覺得香港挺寶貴的是,老師、學生、校長,無論按照臉譜是正面的還是反面的,全都很珍視這套制度,他們發自內心地,都對民主有深刻的認識和堅持。爭議行為的出現並不代表根本價值的破壞。 後來我回北大學生會,也給成員洗腦,我說我們中國的學生會真是官僚,都叫主席、部長,主什麼席啊,還部長,你財政部的?人家香港的都叫會長,部長都叫幹事!什麼叫平民化,什麼叫官僚化,聽稱呼都能聽出來。 中 國的學生會美其名曰學生會,實際上就是一個晚會承辦機構嘛。北京大學學生會,內部也有笑話,說應該改名叫北京大學舞台承包有限公司。我們承辦各類大型晚 會,十佳歌手、職場之星、挑戰盃、風采大賽什麼的。其實完全可以外包啊,給專業公司,人家肯定做得又專業又好。學生就應該幹香港學生幹的事兒,但學校不給 你幹其他事情,就只能給你幹大型晚會承辦。學生會也調查過老樓改造什麼,一調查學校就把你和諧了。 這也是學校不滿意我的地方。我想明白 了,我還老到處講,講得大家都思想混亂了。我後來競選學生會主席,支持者很多,要真選肯定能選上。但到最後一步,學校把我的參賽資格取消了,威脅我讓我別 選了。後來我退選了,當時都有人哭了——沒必要嘛,我都沒哭,又不是參加我的追悼會。 本來我是認真想從政的。學生會這件事也讓我徹底斷了在體制內努力的念頭。學生會這麼珍惜理想主義的地方——雖然高幹子弟多,我並不贊成妖魔化學生會成官僚集團——在學生會我想幹點兒事,那麼多人支持我,我都幹不成。進入體制內,那你就更孤軍奮戰啦。 後 來我去了《南方週末》實習。這對我影響也很大,香港給我打開了一個新世界,《南方週末》給我打開了一個中國的新世界。我第一次真正感覺,記者是可以「創 造」歷史的。如果一個罪惡發生,記者沒有在,或者沒有報道,它真的就發生過了,根本沒有人知道。被記錄了才存在。媒體成為記錄歷史的關鍵。所有的歷史事件 首先必須是新聞事件,否則它就不可能進入歷史。我是學歷史的,這是我當時最深的體會。歷史就是由新聞人來寫的。他怎麼記這個事,這個事就怎麼發生。事實原 來沒有完全的真相。 從《南方週末》實習結束,我決定要提前畢業(轉系原本會多讀一年)。原因很簡單,我覺得北大已經裝不下我的雄心壯志了。我在北大的實踐、使命都已經結束了。我需要到一個更高的平台去實現自己的理想。我要留學。 十月我決定提前畢業,而留美申請是十二月截止,我所有申請材料、托福、GRE的考試都必須在兩個月內完成。真是瘋了。但我感覺我一定要用兩個月的時間爭取一年的時間。因為時間太趕了,所以哈佛沒要我,申請上了賓大。 我大學幾年發生了很多變化。我目標很清晰,每個階段要幹什麼事。剛進大學想當作家,後來想搞學術當教授——後來想從政,想幹媒體,現在又想要學法律當律師了。從耕耘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理想越來越政治化了,要參與這個社會。 我 爸也是個幹部,我從來不和他交流這些。他也覺得體制的問題挺多、挺大,但也沒辦法。這一代人出國考察,和我們看問題的角度不一樣,他們回來說,歐洲徹底不 行了,政府辦公樓破成那個樣子,一個項目扯皮半天也搞不上去,這真的給他們帶來一種優越感。他們不會有納稅人什麼的概念,出國考察反而有了自豪感。 唯一一次,我爸帶我參加一個官場飯局,巨奢華,他們一幫人喝得爛醉如泥。我爸醉倒在車上,突然跟我說了一句話:讓你們年輕大學生看到這些,真是不好意思。那個時候,我真想哭。 小時候我看韓寒的文章,記憶最深的是《三重門》的後記。文章最後他鼓勵大家,是金子總會發光的,然後署名:「一塊上海大金子,韓寒」。 是金子總會發光的,我也這麼認為。 © 鬼怪式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 2011/06/30. | Permalink | 收听敌台 Post tags: 亞洲周刊 OMM通讯社@新浪微博 | [email protected] | OMM通讯社@腾讯微博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Read More

OhMyMedia | The Washington Post: Where the ‘red’ spotlight shines brightest

Southwestern Chinese mega-city becomes capital of revolutionary nostalgia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todays_paper?dt=2011-06-28&bk=A&pg=8 By Keith B. Richburg   CHONGQING, China — With the approach of the 90th anniversary of the founding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on July 1, the country is being swept up in a wave of orchestrated revolutionary nostalgia. Nowhere is that more so than in Chongqing, this southwestern Chinese mega-city of 32 million people that has become the capital of the “red culture” revival. Factory workers in Chongqing sing popular old revolutionary songs extolling China’s Communist Party. The sprawling municipality has embarked on a campaign to promote “red culture” to remind residents of the glorie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as the 90th anniversary of its founding approaches on July 1

Read More

中国向挪威发泄因诺贝尔奖而产生的愤怒

核心提示: 自从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将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身陷囹圄的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后,挪威的三文鱼出口商说他们的鱼经常被中国食品安全检查人员扣留检查,时间从几天到数周不等。   来源: 美联社, BJOERN H. AMLAND , 5 月 6 日 东部时间 上午 9:14 原文链接: http://news.yahoo.com/s/ap/20110506/ap_on_bi_ge/eu_norway_china_nobel_backlash 译者: Z.S. 校对:南山   【 挪威首都奥斯陆讯】 - 挪威曾是中国最大的三文鱼供应商,一直为北京和上海的高档餐馆提供着越来越多的三文鱼。 但是自从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将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身陷囹圄的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后,挪威的三文鱼出口商说他们的鱼经常被中国食品安全检查人员扣留检查,时间从几天到数周不等。这样的做法,严重的损坏了三文鱼的新鲜程度。 “ 我们的三文鱼完全无法进入中国市场。 ” 挪威 Leroey 海产品集团的执行总裁 Henning Beltestad 这样说道。 在刘晓波因呼吁中国政治变革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时,北京就提出警告说,这一举动将影响中国与这个拥有五百万人口且石油储量丰富的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之间的双边关系。如今在半年之后,挪威人领教到了中国政府是如何的固执己见。 挪威政府说,双边政治接触仍然处于停滞状态,一份具有开拓性的贸易协议会谈也被冻结。这也殃及到挪威的一些公司,尤其是三文鱼出口公司,被拒进入快速增长的中国市场。而同时,中国公司却获准进入挪威。 贸易统计资料显示自诺贝尔奖事件之后,像石油、冶金和化学品等中国工业必需的挪威产品并没受到影响。但诸如峡湾养殖的三文鱼这类具有明显国别特色的特产却正在遭遇瓶颈。据业内官员表示,这也正是在中国经商的挪威公司所遭遇到的现状。 中国政府关于此次争端做出了一个比较罕见的声明:住奥斯陆的中国大使说,中 - 挪关系正处于困难时期。造成这一境况的原因在于 “ 诺贝尔委员会将和平奖颁发 给了一名中国罪犯 ... 并且这一行动也得到了挪威政府的支持。 ” 中国政府明确指出,“挪威政府必须采取有效的措施,消除因诺贝尔和平奖带来的负面影响”,才 能修复双边紧张的关系。 奥斯陆的政治家们对此多次指出,诺贝尔奖评委会虽然是由议会指定的,但是是一个独立组织。不管挪威政府是否同意其观点,都不能、也不想干涉其决定。 但是一筹莫展的商业官员却已经向挪威政府施压,希望政府能够向北京摆出一种缓解这种紧张关系的姿态。 “ 我对挪威企业在中国所受到的长期影响深感不安。 .” 挪威公司在中国的律师拉斯 . 本格 . 安德森说。“挪威政府必须清醒地认识到问题的存在,并应积极地采取措施,这个问题并未像大家所希望的那样慢慢消失。 ” 诺贝尔奖公布后不久,中国政府就取消了与正在访问上海世博会的挪威内阁部长的见面。并且中国驻奥斯陆的大使也休了 2 个月的长假。 在 诺贝尔奖之前,挪威是第一个准备与中国进行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欧洲国家。但是双方的对话在去年十月份就停滞了。挪威首席谈判专家 Haakon Hjelde 透露说,北京方面给出的理由是 ” 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进行磋商 “ 。挪威外交部女发言人 Marte Lerberg Kopstad 向美联社证实了自从十月八号诺贝尔和平奖颁布后,中国和挪威停止了一切政治方面的会议。 “ 挪威和中国的关系受到了诺贝尔奖的影响, ” 这位女发言人在电子邮件中这样说道。 “ 政治接触全面停滞。自从奖项颁发后,我们也看到了己经安排好的接触和其它形式的合作也都被取消或搁置。 ” 在 12 月 10 日的奥斯陆颁奖仪式结束几天后,中国就引进了针对挪威三文鱼的质量检查措施。中国引用媒体的话说在挪威进口的 鱼类中发现了微量有毒物质。 挪威食品安全部门的 Grethe Bynes 说,中国官方在其检测中还没有发现任何这类物质,道。但是,她说中国己经告知挪威有 13 批三文鱼中含有细菌,挪威当局随后也对相关的生产厂家进行了调查。 因为对这种耽搁感到一筹莫展,挪威的三文鱼生产商正逐渐撤离中国市场。与 2010 年同期相比,挪威出口到中国大陆的新鲜三文鱼数量在今年的前 4 个月下降了 70% ,只有 906 吨。中国商务部和食品安全部门没有对此做出任何评论。 另外一家挪威驻华企业,挪威船级社,也面临了同样来自中国的官僚障碍。今年早期,中国相关部门临时吊销了他们发放某些证书的资格。该公司的发言人 Aage Enghaug 称,这一行为影响到了该公司在中国近三分之一的业务。 目前这个资格己被恢复。但是 Enghaug 说,目前两国的紧张关系仍旧会给他们公司带来很多的不确定因素。 挪威船级社的首席官员 Henrik Madsen 在二月份对挪威媒体《晚报》说,如果诺贝尔委员会不再是全部由挪威人组成,就不会造成之前的问题。因为这样一来委员会与挪威的关系就不再象人们想的那么紧密。 与此 同时,中国却在挪威不断的括大商业活动。这些活动都受其对资源贪得无厌的占有欲望所驱使。在去年 12 月,中国国有的油田服务公司宣布了一个新的合同,旨在与挪威石油公司共同开发北海的石油。 一个月后中国蓝星集团与总部位于奥斯陆 Orkla 集团达成了一笔总价二十亿美元的协议,收购了其下的挪威矿业公司 Elkem 。 Elkem 生产用于太阳能工业和计算机的高品质硅。 Lerberg Kopstad 说挪威商业在中国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其中包括 Orkla 和中国铝业集团公司共同成立的一家合资公司,为中国高铁项目服务。 然而,那笔合同是以 Orkla 位于瑞典的子公司 Sapa 集团的名义,在四月初由瑞典大使出席的一个签约仪式上签定的。 当被问及为何没有挪威外交官参与此仪式时, Orkla 的发言人 Johan Christian Hovland 说: “ 没有必要对此表现过激。 ” 从挪威进口到中国的海产品中,似乎除了三文鱼外,其它鱼类都没有受到海关扣压的影响。 与此 同时,在今年 1 月中国同苏格兰签定了一份协议,首次允许直接从苏格兰进口新鲜三文鱼。 苏格兰三文鱼生产商联合组织发言人 Jamie Smith 说:“据我所知,中国的卫生检查员们还从未给从苏格兰出口的海产品造成任何的不便。” 他怀疑中国突然对苏格兰三文鱼感兴趣,也许与中国与挪威因诺贝尔奖产生的口水战有关。 “ 我认为那也许是原因之一。 ”Smith 说道。 ( Karl Ritter 亦对本文有所贡献。 )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