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1126

OhMyMedia | 南方人物周刊:死亡动车

图/高尔强 本刊记者    马李灵珊    实习记者    刘琳    发自温州 39死近200伤,一次铁路事故中最低级、最应该防范的追尾碰撞,让打鸡血般一路高歌猛进的中国高铁打了个冷颤。现在,中国人、全世界都在质疑这个自诩世界最先进的高铁体系。大干快上的狂热背后是强大的长官意志,以及基于垄断养成的自大、昏愦和腐败,软硬件的貌强实弱,科学精神的阙如,对安全与生命的极端漠视 2011年7月23日,温州。浙江东南部的这座城市,这个季节向来闷热难耐,狂风暴雨说来就来,几乎每天都要下上一阵。 所以,当晚19时35分,温州市气象台对温州市区发布的短时强降水、强雷电和7-9级雷雨大风的黄色雷电预警信号,并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 就在3小时前,16时36分,从杭州开往福州南的D3115次列车准点开出。坐在这趟列车第10车厢的乘客鲍永远后来回忆,“正点出发也是我们选择动车的主要原因。” 按照列车调度表,10分钟之后,从北京南开往福州的D301次列车也应该离开杭州南站,向福州进发。但这一天,D301次不断晚点,据2号车厢的乘客陈爱听说,在车离开济南站时,已经晚点近半个小时。当车到达杭州时,D3115已经开出了好一会儿。 不论快慢,接下来,这两列同样开往福州的D301次和D3115次列车也都将同样开往另一个方向——死亡。 生死动车 在雷电预警信号发布12分钟后的19时47分,D3115次列车准点到达永嘉站。这是个小站,如果一切正常,D3115在永嘉站休息1分钟后,只需要再行驶9分钟,19时57分就会抵达一个大站:温州南站。许多乘客将会在此下车。而D301次列车则根本无需停靠永嘉站,因为停靠站少,它已经开在了D3115的前面,按照常理,5分钟前的19时42分,它就应该已经抵达温州南站。 但今天,因为沿路的雷暴雨天气,D3115次列车的停靠时间延长了半个小时左右。起初,鲍永远对着电脑玩起了斗地主,打发着时间。没人把窗外的雷电当回事儿,大家只是对漫长的停车感到不满。坐在D3115车最后一节车厢,第16节的孕妇陈碧和父母、姐姐以及外甥女拉着家常,他们是从绍兴赶回家乡平阳。而在他们身后,这节车厢的最后一排——也是D3115的最后一排——坐着31岁的项余岸和30岁的施李虹夫妇,两岁半的小女儿项炜伊在身旁玩闹着,一家三口还沉浸在第一次带女儿出远门旅游后回家的兴奋中。 20时10分,D3115次列车长在广播里称,“各位乘客,由于天气原因,前面雷电很大,动车不能正常运行,我们正在接受上级的调度,希望大家谅解。”车厢里响起一片不满的骚动,大家开始抱怨,“怎么动车也会晚点。” 5分钟后,D3115次列车从永嘉站缓缓开出。窗外雷电交加,但车里人并没觉得有任何异样,毕竟,再有大约10分钟,列车就将抵达温州南站。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比原定时间晚点了40分钟左右的D301次车已经开过了永嘉站,正常的话,将会很快抵达温州南站。但此时,列车突然停驶。 D301坐在第一车厢第一排的杨先生身边的两个外国人趁着停车,索性走到了一二节车厢交界处,站着等待。姜先生随即招呼坐在第七排的妻子坐过来,两人一起坐到了第二排的座位。 几分钟后,D3115次列车超过了D301次。如果此时,两辆车上有人向车窗外张望,兴许就能够望见对方车辆上的乘客闪过。只是那时,还没人知道十几分钟后,他们的生命将会发生怎样的交集。 8点20—25分这段时间内,D301次列车也开始继续前行。但,紧接着,前方的D3115次列车突然再次停驶,至于原因,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在24日晚的新闻发布会上称是列车遭雷击,造成设备故障。 与此同时,永嘉站—温州南站高铁必经的双屿镇下岙村,大雨正倾盆而下。村里上年纪的老人家看着漫天雷电,嘟哝着,“几十年没见过咯。”大多数人都躲在了家里,不敢轻易出门。 离铁路高架桥只有100米之遥的鼎立丰鞋厂里,低矮的4层小楼第四层是个半出的天台,从上面望出去,恰好直视铁路高架桥。2名工人不放心这样黑的夜,拿着手电筒逐层巡查。也因此,他们成了极少数的惨剧目击者。 8点28分,他们恰好走到天台上。天空像被墨泼了般漆黑,但借着不间断的电闪雷鸣,工人阮长宵看见一辆动车正静静地停在高架桥上。除了车窗里透出的灯光,再无其他动静。 “停在那儿干啥。”阮长宵还和身边人打趣。2分钟后,这辆动车又开始逐渐起步。但此时,另一辆动车从后方快速驶来。“那速度非常快,肯定不可能是知道前面有车,快到面前了才发现。后面那辆车还变了几下车头灯,大概是提醒前车司机。但是来不及咯。”前一辆和后一辆,分指的就是D3115和D301。 D301车厢里的乘客却丝毫不知,危险正在步步紧逼。杨太太翻阅着火车上的杂志,身边的丈夫玩着手机,窗外雷电一个紧跟一个在天空里爆炸。她嗔怪着,“别玩了,外面打雷多危险。”陈碧的爸爸已经不堪等待,到过道上活动开了筋骨。留下妻子女儿和外甥,还坐在座位上。列车已经响起了报站,提醒温州南站要到了,“要下车的旅客请注意行李。”陈爱听拎着行李,走到第二与第三节车厢交界处,准备抢先下车。“轰隆”一声沉闷却巨大的钝响就在此时发生,D301撞上了D3115。 “车被拱起来了。”阮长宵的两只手比了一个“入”字。“然后就哗啦哗啦地往下开始掉车厢,有一节就那样挂在桥上了。车里面的灯一下就全灭了。高架桥上的电线还一会儿闪一下火花。” 8点31分,D301次列车在双屿镇高速从后追尾D3115次列车,D301次列车第1至4节脱轨,前3节翻落高架桥下,第4节车厢倒挂,垂直于地面。D3115次列车第15、16节脱轨。这两列动车就这样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以如此惨烈的方式“拥抱”在了一起。 短短几分钟,一阵摧枯拉朽的断裂与坠落声后,一切仿佛都归于平静。除了天上照样轰鸣的雷电,嘶吼着覆盖了所有的哭嚎与叫嚷。留下阮长宵,在原地惊讶得目瞪口呆。 自救 救人 7月24日,我们抵达现场时发现,出事地点恰好是在一片空地上。面对着出事的大桥,左边不足100米是下岙村,右边200米开外,也是密集的楼房。如果列车出事时间稍早或稍晚一点,都有可能会殃及更多无辜。铁路桥与人居的距离实在近得有些过分。 回忆起出事那一瞬间,“‘膨咚’一声,我坐在地上了。‘啊’,车厢里有人尖叫了。难道车子撞到铁轨上的石头吗?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又‘膨咚’一声,车子好像退回来了一样。不对,出事了!”紧接着,鲍永远发现,车内已经全部停电。 空气里漂浮着女人的尖叫与哭喊,D3115次列车长开始和乘务员巡车,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有人指着10号车厢和监控室中间连接的地方,开始叫起来:列车坏了!钢板变形了,突出来了。6号车厢的Kara回忆,“液晶电视上出现了看不懂的代码符号,然后迅速地暗了下去。原本提示列车时速的广播条也完全黯淡了,空调也全部停止,只有中间长长的黄色应急灯还亮着。” D3115车前14节车厢的乘客们开始用车内的铁锤砸窗,却怎么也砸不开。“出事儿了,”从列车后部传来声音,青壮年开始自发地向车厢后部前进,张罗着“一起去救人”。其他乘客在原地等待,发微博、打电话,慢慢寻找其他出口。 在黑暗而漫长的列车过道里,人们排成一列,慢慢向前面的车厢前进,摸索着出去的门。此时车厢地面已然倾斜,唯一的照明光源就是手机,天空中不断出现的闪电也能劈出一点亮光。6号车厢的Kara跟着人流向前移动,终于找到列车门,“倾斜的门距离地面有1米多高,落脚的地儿只是二三十厘米宽度的水泥条,前后都是低下去的小碎石。走过山路、隧道、泥泞的田地、危险的地段,有热心的当地村民拉着我们跳过去。” 从高架桥走到平地上的超市,Kara见到了同样在此避难的几个同车难友,因为同遭劫难,相互都“像亲人一样”。热心的村民给她们指点,出去走10分钟就能上大路,能打到车。当晚11时许,Kara从事发现场离开。同行的另一个大叔却坚持不肯离开,“大叔说,出了这么大的事,相关部门肯定会有安排,他要等一个说法。” 而已经逃生的鲍永远,更是组织起了其他青壮年乘客,帮助救人。 和Kara以及其他前面车厢的人相比,D3115次车的15、16两节车厢的乘客远没有这么幸运。与D301直接撞击的第16节车厢损毁最为严重,车厢已经完全变形,电线钢筋全部剥离在外,与前部车厢完全断裂。还有D301车掉在地上的3节车厢以及挂在墙上竖着的第四节列车,在这6节车厢中的乘客,每一分每一秒都分外难熬。 在翻倒在地的D301车2号车厢最前面的杨太太形容,“那一瞬间就像穿越到另一个空间一样。我们根本感觉不到车在刹车,一瞬间就没有意识了,等我醒来时脖子卡住了,头朝下,身体整个竖着。” 周围人都在哭,她后面一个女声一直在喊:大家冷静,先救孩子。又有一个人滚下来,压住了她的脖子,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那一瞬间,“我还想说是不是做梦呢。我都窒息了,我喊他他不答应,我才害怕,才确定这是真的。”她跟着喊老公名字,听到老公在身边,伸出手去摸他的脸,一摸,全是粘的。 发现老公受伤了,她急了,跌到的地方下面恰好是河道,身后的车窗已经完全不翼而飞。她用手刨开一条路,自己先钻出来,再用力把丈夫拖出来。回头一看,“第一节车厢像废铁一样了。” 救援人员抬着她出去,路上,杨太太只觉得很晕,很想睡觉,他们一摸她的头,后面全是大疙瘩,拼命地叫她:小妹小妹不要睡。尚有意识的丈夫在旁边喊,“先救我老婆,她伤得比较重。” 在2号车厢尾部的陈爱听数不清掉下去的时候自己撞了多少下墙,只知道下半身完全动不了了,“心脏那一边也动不了了,很疼。”在她身后3号车厢的付小姐被撞得在地上和墙上弹了几个来回后,睁眼发现车已经完全倒了个个儿,门变到了另外一边,全身上下都是大块的瘀青,除了挣扎着喊救命,她几乎无计可施。 而竖在高架桥上的4号车厢因为和地面呈90度,已经俨然是一口深井,在没有任何辅助物的前提下,每走一步都有可能跌得粉身碎骨。火车走道上窗户旁的扶手,成了唯一可以借助的工具。沿着这些扶手,一寸一寸地下滑,一根一根得接连抓住,再小心翼翼地换下一个人。如此,才爬下了整节4号车厢。 竖着的车厢一角已经断裂,缺口成了他们的生命空间。靠着这个缺口,他们才得以从密闭的车厢中逃生。 而此时,下岙村的村民已经全村出动,家家户户都招呼着,无论男女老少,都去了事故现场救人。在这个村,上高架桥不是什么难事。只要稍稍绕点山路,就有阶梯能够通向高架桥,直接走到桥上。在往常,这是村里大人担心孩子们乱跑的一个重要安全隐患,但现在,这却成了救人的一个方便之处。 鞋厂的门卫是第一批钻进已经严重毁损的车厢里向外拖人的村民。其他村民也陆续赶来,用自家的锤子等工具,敲打着门和窗户,帮助车里的人逃离。一个人拉不动,就上来三四个人帮忙。另一个工人孙华先后6次冲进坠落的车厢里,“有个妈妈两只手死死地护住自己的小孩,小孩大概3岁,被保护得很好。这个妈妈一看到我就说,‘先救我的孩子’。”等他回来救这个妈妈时,发现她的一只手原来已经断了。 当夜,温州全城都投入了救援。本在温州南站等待动车旅客拉活儿的出租车司机小徐先是奇怪,怎么一晚上一辆动车也没来。跟着就听见广播里说,出事儿了。他赶回城里,一路上络绎不绝的乘客打车去血站献血。他自己就拉了两趟,没收车费。 救援的诘问 无论如何,就算受了再重的伤,只要能活下来,就是好的。许多人,尤其是被困在D3115第16节车厢里的人,失去了生命。 7月24日凌晨4点,在事故发生接近8小时后,CCTV新闻说现场已经没有生命体征,搜救已在2点多结束,5点却又发现一名幸存者。7点,CCTV新闻再次表示,反复搜救没有生命体征,现场开始切割车体、把直立的车厢推倒……但7月24日下午5点,又一名幸存者,年仅两岁半的小姑娘项炜伊被救了出来。 当晚,在温州召开的记者发布会上,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称,“这是一个奇迹。” 不幸的是,项炜伊的父母——项余岸和施李虹却没有“奇迹”眷顾,就此撒手人寰。和他们同样告别人世的,还有陈碧一家4口人,如果算上陈碧肚子里7个月大的孩子,就是5口人,只有当时不在座位的父亲幸免于难。 陈碧的丈夫杨峰当晚身在绍兴,接到电话称妻子和岳父母、妻姐、外甥女5位亲属所乘坐的D3115次动车出事后,他拉上堂弟,开车从绍兴赶往温州。 抵达事发地时,现场已被封闭,家属不能进去。24日凌晨2点,他绕路前进,踩过稻田,游过小河,从高架桥另一端前进,才到达桥下。再从阶梯爬上桥,用力砸破玻璃,反复寻找。碍于没有任何专业器械,他始终无法找到妻子。他看到里面有残断的四肢,想找人施救,却被拒绝称“已经没有任何生命体征”。据他所言,当时现场已经没有人施救,前来支援的人排成一列,“好像在等待领导讲话”,“没有救援,只有作秀。” 直至25日中午12点,他才最终在温州市殡仪馆,见到妻子遗体。妻子的脸部已被完全毁坏,他只能凭借自己与妻子订情的卡地亚钻戒才能辨认。愤怒的他大吼,“我妻子的脸是火车撞的,还是后来挖的。”却没有人能回答。 幸免于难的项炜伊亲属也发出了诘问,“为什么没有生命体征,还能救出孩子?如果之前没有放弃救援,也许孩子的父母也都能活下来。”同样,这个问题也没有回答。 截至本刊发稿时间,距离此次温州动车事故发生72小时,官方统计死亡人数为39人。 7月25日晚,二十余位死难者家属自发前往温州市政府门前静坐。这是一座和其他市政府一样气派的大楼,门前有人工小河流淌,静默无言地矗立在面前。家属们坐在那儿,大家就这样默默相对,和政府隔着看上去是一条小河的距离。 在市政府广场的另一面,微博上自发号召起来的网友点起了心形的白蜡烛,放飞了几十盏孔明灯。人们默默地站在原地,低头站一会儿,等到蜡烛熄完,再蹲下身去,用身上的磁卡等刮掉地上的蜡迹,更多的人则去拼起了下一个心形的蜡烛。有些人在议论着事故的原因,七嘴八舌,并无定论。而那些孔明灯则被风吹着,飞去了和政府大楼相反的方向。 25日下午,我经过事发地,恢复通车后的一辆动车正缓缓开过这个缺口。在事发不足两天后,在事故原因未彻查、善后方案远未明确的情况下,甬温线火速恢复通车。 桥下,是东倒西歪的几节和谐号车厢。 (文中部分细节根据已经见诸媒体的报道还原) © 梦里狩猎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 2011/07/29. | Permalink | 光荣之路 Post tags: 南方人物周刊, OMM通讯社@新浪微博 | [email protected] | OMM通讯社@腾讯微博 | OMM通讯社@网易微博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阅读更多

中国选举与治理 | 为什么不相信张海忠是自杀?

为什么不相信张海忠是自杀? 作者:黎明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11-7-14 本站发布时间:2011-7-14 8:48:10 阅读量:810次 7月12日,河北邯郸市公安局通报邯山区区长张海忠身亡案情,称张海忠系重度抑郁症自杀,排除他杀可能。专案组摆出7项依据认定其自杀,推测张海忠先触电未遂后,实施割颈自杀。据资料显示,张海忠生前主抓拆迁工作,曾有传闻怀疑其身亡与拆迁项目有关。 受众对此信息如何反馈呢?一个字:呸!两个字:不信!三个字:鬼才信!浏览网上留言,可知绝大多数的网民就是这样的态度。这让我觉得,此时出来和主流网民唱反调,需要担待挨骂和自毁形象的风险。 不过我还是得说出来,张海忠是自杀,我信。仔细看过专家组的“7项证据”,认为它证据链完整,逻辑上严丝合缝,较准确地再现了现场情节。其实,无需7项证据,只要其中一两项也能确认此案为自杀而非他杀。 我联系了和此案全无关系的一位经验丰富的专家朋友,交流了一下看法,他的看法和我相同。我请他指点一个我感觉有点含混的细节,即张海忠的“死亡姿势”。张海忠儿子进屋后发现,“其父跪在床边,双肘压在床上,右手握一把菜刀”。问题是:自行割颈后的剧痛是否会让自杀者翻滚在地,像张海忠这样的跪姿是否存在疑点?朋友回答说此时自杀者会被强烈的恐怖所笼罩,恐怖在此时是第一位的,疼痛反倒退居其后,至于下刀后死者怎么活动过,要看血迹分布。 不错,在专业人士眼前,血迹会说话。依现有刑侦经验,在血迹形态和血迹分布上造假,尚未见成功的伪造现场个案,可以说这方面还造不了假。专家组发布案件信息时不会做太多的专业描述或图解,但他们的证据链由许多相互印证的痕迹证据组合而成,这是没问题的。 之所以说此案的“技术因素”,原因在于张海忠的他杀与自杀之辩,完全属于“纯技术问题”。对此案所有的“阅读延伸”与意义发掘,均取决于技术判断,所有的伦理、政治、社会心理等这样那样的理由,在未有技术结论之前,统统都应靠边站;而在技术结论出来之后,所有的说法也不能脱离或无视站得住的技术鉴定。 讲道理该是这样,讲情绪就说不上该怎样了。“技术派”网友提出问题质疑并试图颠覆专业结论,这样的“就事论事”是好事,但多数网友提不出任何技术上的问题,只是“感觉不对”,“无论如何都不信”,并由其集体心态形成了强大的“谁信谁傻×”的舆论气场。 一语道破吧:与其说众多围观网友“不相信张海忠自杀”,不如说“大家希望他被杀”。 观察网上发言,有个现象应该让有的人“触目惊心”,而实际上几乎没人有感觉:无论对死因怎样理解,对张海忠之死几乎没人表示同情;被杀也好,自杀也罢,只因他是一名官员,是一个负责拆迁的官员,作为拆迁先进分子的官员——— 于是,被杀成了最应该、最合理的“公众想象”,而自杀,就有点“败大伙的兴”。 近期,网民对证据确凿的残暴凶手都有怜悯话语,而地方各级涉事官员之死总是引来各地“贺电”,可见矛盾之尖锐,更可见以强拆和反强拆为代表的利益冲突之激烈。 当然,民间其实也依常理“平心而论”。这些涉事官员日子过得太好了,没有自己找死的任何理由;暴力拆迁行动中,他们做过的坏事太多了,有人进行反抗很正常,而没有反抗行为才不正常;他们官场乌黑乌黑地相互倾轧手段无所不用其极,需要谁被杀就他杀,需要谁自杀谁就被自杀……如此等等,虽则“宏观有理”,也是合理的“假想线索”,但不可“按图索骥”,用于指导对每个具体案例的分析。 具体到涉事官员个人,他是什么就该认作什么。或许贪腐分子,或许歹徒与无赖,或许天真无知者、半吊子,或许是个一时糊涂者——— 即便他是个病人,是个无法理解的人,这也不奇怪。 对涉事的权力代表者,众网民不必仅以道德评判,而将其视为无逻辑、无章法、无理智的疯子,因为他们多半不是。他们是利益的积极谋划者,理性的经济人,计算风险与成本的理性政治人,理性的民事、刑事当事人——— 倘能这样看,当有更高的“民智含量”。(作者系知名网友)

阅读更多

Miro 4发布

开源跨平台视频播放器Miro发布了v4.0版,新的特性使它完全可能成为iTunes和Windows Media Player的替代。 Miro 4的新功能包括:支持Android手机和平板同步音乐和视频;可直接在程序中从Amazon等在线商店购买音乐和应用;在本地网络内广播和分享音乐和视频;支持iTunes媒体库;集成bittorrent客户端;支持视频格式转换;等等。开发Miro的Participatory Culture基金会执行董事Nicholas Reville表示,他们将证明开放媒体平台完全可以挑战封闭平台如iTunes。

阅读更多

湖南隆回数十黑帮强征地 年迈村民被掩埋及打伤(图)

普通话主页 > 亚太报道 湖南隆回数十黑帮强征地 年迈村民被掩埋及打伤(图) 2011-03-24 湖南省隆回县金石桥镇十天前发生暴力征地及打伤村民事件,该镇金南村6组的村民遭私企老板雇佣的黑帮人员殴打,多人被掩埋至半身泥土,当时镇政府领导在场。当地村民星期四告诉本台,三百多万卖地款,七成入官员腰包,并诱骗不识字的老人签协议。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图片:村民被黑帮殴打,受伤的多数是老年人。(村民提供/记者乔龙) 隆回县金石桥镇金南村六组村民张先生星期四告诉本台,十多天前,村民因反抗征地,遭到私人老板雇佣的数十名黑帮成员殴打:“私人老板,他带了泥土车运了20多车土,然后他是强行过来收我们的地。我们村民不同意,那些老人站在田边,他们就把土倒在他们身上,填了一半了。后来就叫社会上的人过来打。当时还有政府的人也在场。”   另一位村民张先生说,近七十名黑帮成员打伤多名老人:“老年人可能有五、六个。他们来了六七十个,请黑社会的。他们打我们金南6组村民,镇政府参与黑社会。我们还没有签字的,有的是拆迁的。”   村民说,该村六组有五十多户,大部分姓张。村民在当地“金石论坛”发帖 :“是强盗还是土匪”,控诉私人老板张善东在2010年,以办厂名义收购农田 ,因有许多村民不同意,没有在合同上签字 ,张善东所以没有收购成功。当时,村民代表张善华等人到湖南省国土厅上访,没有答复。3月11日,征地方带着社会团伙数十人,开着运土车来强制性收购良田,在双方的争论下,发生打斗 ,其中包括70岁以上的老人及退伍军残的儿子被打伤。   张先生说:“黑社会的打伤了十多个村民。两个经隆回县法医鉴定为轻伤。现在就是把我们土地(强收),我们是2002年被县政府认为基本农田,2007年国家审批验收的。他们是把基本农田当荒地给批了,我们县政府已经给他下批文了。”   本台致电该镇主管城市建设的副书记谭毅,了解村民被打伤及征地事件。谭副书记称,村民是在拉扯中受伤的:“没有这么多人伤。你是哪里?”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 谭毅:在拉扯过程中(受伤)的,不是打的。这个是小矛盾了,互相拉扯这个很正常的。 记者:征购土地是怎么回事?老百姓说他们不同意,没有签字。 谭毅:他们这个是组里的公田,组里的公田他们有80%以上的户主同意。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有2/3以上的户主代表参加会议就可以开会了,应到会人数半数以上通过就可以通过决议了。   记者:他说他们是基本良田。 谭毅:这不是基本良田。这个在城镇规划2005至2020年规划调整的时候,已经调整为城镇建设用地。这规划已经经过省国土资源厅批准的。   对于这位副书记的言论,村民否认,指官员用空白文件要不识字的村民签署:“以空白文件审批下来的,他是以空白文件,他说是签字的。根本没有80%,我们村里才50多户就有30多户没签字。”   张先生表示,私人企业将在强征的十亩农田上建加工厂,他们曾向省政府告状:“我们告到省里面去,省都不回复。今年就过来不准我们耕种了。” 记者:一共是涉及多少亩土地? 回答:10亩地他出资300万。隆回县批下来叫他上缴300万,200多万已经进了他们(政府腰包)了,还有几十万就分给这些村民,村民就不同意卖。   另一位村民表示:“9月份的时候他来签合同,就写的甲方,写的他的名字。家里面留守的都是一些老人或者是不懂文化的。(合同)后面全部都是空白。国土局的人过来了,他说,是要看你们这块地,你们要签字。结果那些老人就签字了。还有一大部分的人没签字,他也是仿冒签字上报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打印本文

阅读更多

小型非营利组织在百事焕新竞赛中的策略

Beth注:这篇帖子是在 《纽约时报》一篇描述百事慈善大赛失误情况的文章 之前写的。这里是我的 分析 。 百事决定放弃自己的超级杯广告预算,把广告预算用作支持公益事业,每月投入130万美元,总共12个月。Pepsi Refresh Project于2010年2月1日推出。了解相关情况请参阅Bonin Bough在本月初发表的这篇客座博文。 非营利组织 Generations of Hope 在最高类别里竞争25万美元奖金, 这大约为它2009年经营预算的1/3 。在这个分类中,他们在排行榜上位居80,这对一个计划在2010年进军社会媒体领域的组织来说不算差。如果他们没有赢得一美元,至少这个大赛有助于激励他们更多参与社会媒体。 Generations of Hope 是参与角逐2月份两项最高奖金25万美元的189个组织中的一个。GOH开发出Hope Meadows,一种能够支持家里收养无人看护的孩子的跨代邻里关系。 住在附近的年长者每周提供6小时的志愿工作就可以获得低于市场价格的租金。。这些名义上的祖父母在100多名脆弱的常受虐待儿童的生命中是不可或缺的。在过去的15年里这些孩子在Hope Meadows找到了安全而又温暖的家。有些长辈身体越来越虚弱,无法自己独立生活,所以GOH正在建立希望之家 Hope House ,这种辅助生活设施能让老年人继续接近他们所喜爱的孩子。 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投入Pepsi Refresh的比赛。我们基本上是在三个星期内合力赢得了参赛权——编辑要求的90秒视频,起草内容,选择照片并提交参赛项目。 Hope House Project 获准参加一月下旬的竞赛,然后我们必须开展必要的演讲宣传工作获取所需的选票。由于我们把创建社会网络的策略安排在2010年的日程中,所以我们必须同心协力快速开展社会营销活动。 GOH创建者Brenda Eheart编组了队伍(我们团队的六名工作人员以及两名顾问)以便使出浑身解数。我们给私人联系者以及GOH资料库中的人发邮件。那些使用Facebook,Twitter以及 LinkedIn的人请求朋友以及追随者的支持。我们的发展顾问Erin Michelson在她的博客 GoErinGo:冒险慈善事业 上发了一个链接。我的同事 Kami Huyse 在twitter上向她的6200个追随者发送请求。当然,我们都习惯了每天的投票,因为每个注册用户每天能够投票支持多达10个项目。 另外一个小型非营利组织专门为百事挑战创建了一个社会媒体活动— EngAGE:积极老化的艺术 ,它推动了南加利福尼亚那些住在能负担得起的高级公寓社区的老人的成功老化。就像Brenda一样,EngAGE的创建者Tim Carpenter从GOOD杂志上首次听说这个项目。他采用了类似的策略推动了他在Pepsi Refresh大赛中的参赛,这将组合有创造力的老年人和边缘青少年来创造良好的艺术与戏剧性故事。 Pepsi Refresh网站有点让人沮丧的一点是你不能搜索到特定的组织,必须得滚动翻阅四类奖金(5000美元,10000美元,25000美元以及250000美元)共计729个项目。这很紧急,因为宣传项目拉选票的时候只能分发传播那个项目 特定的URL 。 Kyla Fullenwider是参加Pepsi Refresh Project的 Neighborhoods 大使(“Neighborhoods”是六类之一)。她建议,参加挑战的小团体要激活他们的网络,而且让他们发送的信息保持一致。“寻找使用推特、邮件以及简讯之间适当的平衡是很重要的,”她指出。“我已经看到几个Facebook事件创立,这很聪明,因为它在投票结束之前一直在每个人的主页上,所以有始终如一的提醒者。人们很忙,可能疏于投票,因而他们需要尽可能多的提醒。” Kyla认为每人都有获奖的机会。“很积极又很执着的个人或者小团体都有获胜的好机会。就在于要有好点子成为优秀的社区组织者。”但是她也建议那些没有获胜的人。“我希望Refresh Project能帮助人们从“要是…怎样”的观点转变成“行,我们需要怎样才能真正让这件事发生?”这真的很强大。” 因为Pepsi Refresh不向参与者公开追踪数据,所以很难追踪到每个沟通通道的有效性。但是我们能根据轶事证据(朋友和同事告诉我们“我投票支持了!”)来假定并度量我们的推特信息情况。发给个人的电子邮件以及职业接触似乎是最有效的渠道。推特似乎也是一个很好的途径。不幸的是,我们不能度量出通过LinkedIn或者Facebook的点击量。 排名是衡量整体效能的最好的方式。在2月1日,Generations of Hope在最高一类的189个中排名187。到我们开展了四个社会营销活动那时我们位居64。我们曾在六十几、七十几以及八十几左右浮动,大约三分之二的位置,但是我们一直在与更强大更著名的组织竞争,包括一些拥有大规模电子邮件列表的团体。时间将证明一切,但是大赛已经给了我们社会媒体战略上起步的一个跨越。 请投票支持我们! Katherine Hutt 是一位获奖的公共关系和传播顾问,她为非营利组织及社会企业家提供服务。 透露:Kami Huyse是我在 Zoetica 的商业伙伴。 来源:Katherine Hutt,February 26, 2010, http://beth.typepad.com/beths_blog/2010/02/how-one-nonprofit-is-ramping-up-its-social-marketing-to-compete-in-the-pepsi-refresh-contest.html Related posts: 百事焕新竞赛:百事数字和社会媒体全球总监的看法 百事焕新竞赛:由错误及公平竞争环境所学 为什么每个非营利组织都应该在YouTube视频网站上占有一席之地 百事焕新竞赛:实时追踪与社会影响力分析 百事从摩根大通组织的促进社会创新的在线竞赛中学到了什么? Related posts: 相关日志 非营利组织社会媒体应用 (0) 非营利组织的病毒视频(Viral Video)——再思考 (0) 非营利组织日常开支的问题:工作人员的角色是什么? (0) 非营利组织或公益博客的十个有效元素 (0) 非营利组织如何将Facebook粉丝引导到机构博客:第二部分 (0) 版权所有 © 2009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The use of this feed on other websites breaches copyright.

阅读更多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