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lies ruck

Connect with marlies ruck :

丁金坤 | 李庄申诉,遥遥无期

2011年12月12日 15:31:26 2011年12月12日,李庄到最高法院申诉,要求撤销重庆第一中级法院关于其犯律师伪证罪的判决,宣告无罪。最高法院要求李庄出具原审判决书原件,并告知对于中院判决的申诉,由所在地法院解决,故暂未受理。李庄本次申诉的代理人是其子李亚童和迟夙生律师。     两年前的同一天,李庄在重庆打黑辩护中,因涉嫌律师伪证罪被刑事拘留,后判有罪,刑期一年六个月。2011年3月,即出狱前的3个月,李庄再次以律师伪证罪(漏罪)被追究,后经律师辩护,检察机关以证据存疑撤诉。     李庄是否真的构成律师伪证罪,法律界一直持否定态度。李庄的案发也很特殊,是在重庆打黑背景下,被其委托人黑老大龚刚模检举的,龚刚模因之立功而免死,这是以辩护律师坐牢换来的。     2009年12月14日,中青报报道李庄案,并抹黑中国律师。及至今天,两年诉讼时效已经差不多届满。显然,如果李庄起诉中青报,效果是立竿见影的,远比申诉容易,但面对的困难也是巨大的,且不说中青报根深蒂固,在李庄翻案前,他有罪之身,既然有罪,就很难说报道侵权,而如果被宣告无罪,则报道侵权无疑。是故,申诉和起诉是环环相扣的。     当年李庄案发,举国震惊,人们更关注的是公民诉讼权利的保障和刑辩律师的生存环境,而如今李庄依法提出申诉,认为是错案,这是他的权利,亦应依法办理。   上一篇: 刑事案件二审不开庭,律师怎么办...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42) 评论数( 0 ) 0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Read More

丁金坤 | 刑事案件二审不开庭,律师怎么办?

2011年12月11日 11:44:01 司法实践中,刑事案件二审一般不开庭审理,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像在上海,民事案件二审,一般会有一个合议庭法官主持听证,当面听取两造意见。行政案件的二审,也是基本开庭审理的,而涉及到更重要的人身自由权的刑事案件,却反而不开庭审理呢?     《刑事诉讼法》第187条规定“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其他当事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的意见,对事实清楚的,可以不开庭审理。对人民检察院抗诉的案件,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开庭审理。”可见法律规定二审开庭是原则,不开庭是例外,然而司法实践中,主次颠倒了,不开庭反而成为主流,开庭倒是例外。     二审不开庭直接侵犯了当事人举证的权利,而且给人造成暗箱操作的疑惑。最近沸沸扬扬的上海蟹妈案就遭遇了不开庭审理,辩方提供新证据,法院以与本案无关而拒绝,连个质证的机会都不给。原辩护人严义明律师因感觉无法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愤而辞去委托,新辩护人要求开庭发表新见解,法院亦是不许。由此可见,法官自由裁量权之大,毫无制约,任律师东南西北风,就是咬定不开庭不放松。     全国瞩目的海南警察雷庭涉嫌非法拘禁案,一审判决有罪,免予刑事处罚,雷庭当庭上诉。辩护律师王思鲁,在网上寻求二审律师辩护,可是二审很有可能不开庭,律师究竟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对此,王思鲁表示,二审中要提供新证据,力促开庭。本律师的办案经验,鉴于二审很有可能不开庭,遂在书面材料上下功夫,厚厚的上诉分析,引经据典,往往长达十几页,详尽地分析事实与法律。其次,付诸媒体,舆论监督审判。可是,如果法官懒的看,辩方意见也就石沉大海了。     要从根本上解决二审不开庭,必须修改法律,规定二审必须开庭。其次,规定二审是法律审而不是事实审,这样就免去案件被从头到尾重复审判,以真正起到审判监督作用。而在当下,法院要改变不开庭为主的司法惯例,贯彻刑诉法的立法初衷,二审开庭为主不开庭为辅。   上一篇: 法律的尽头,是暴力的起点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49) 评论数( 0 ) 0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Read More

张千帆 | “捍卫宪政院”:《法国与德国宪政》摘录

2011年12月09日 11:24:10        在1993年“光棍节”的那一期《世界报》,法国宪政院前院长巴丁特(Robert Badinter)发表“捍卫宪政院”一文,为法国的司法审查制度辩护:          在民主国家,当然只有议会才有权制定法律。……但是任何民主国家也不会有任何东西阻碍法官成为法律的源泉,而公民也完全有理由认为这对于自己是一件幸事。          议会是否错误解释宪法原则的问题会经常出现。在多数和少数发生冲突的情况下,只有法官才有权在两种相反的立场中作出决定。如果他的结论是支持议会少数派提出的主张,他究竟以什么方式侵犯了多数派的权利呢?例如1989-93年间,(现在批评宪政院的)巴拉杜总理和其他少数派议员向宪政院提交了十次多数通过的法案,引用宪法序言里的原则。其中七次,宪政院部分或全部撤销了受挑战的法律。宪政院以这种方式接受了少数派提出的论点,它做的事情究竟是法律的呢还是政治的呢?          为了保证公民认为法律的宪法监督是对他有利的,我们只需要看看今天的欧洲。没有哪一个新的民主国家不创设宪政法院。战后的西德和意大利、后法西斯的西班牙和葡萄牙、共产政权崩溃后的中东欧国家,都建立了宪政法院制度。            上一篇: 黑砖窑是权力体制造成的道德灾区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27) 评论数( 0 ) 0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Read More

丁金坤 | 法律的尽头,是暴力的起点

2011年12月07日 11:11:21 11月25日,深圳女律师廖爱敏,在星巴克咖啡厅,与中青宝董事长李瑞杰谈判中,遭李动武,被椅子砸伤,头部缝了6针,颈部、背部、腰部以及双膝等多部位受伤。事情源于,廖律师代理美国公司起诉中青宝侵犯Adobe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中青宝发布公告称“在就知识产权侵权问题进行商谈过程中,因言语争执发生冲突,后者(廖律师)在混乱中受伤。”     这起上市公司老总打女律师事件,着实反映了权贵的目无法纪。从解决纠纷的角度来说,暴力相向无济于事,以道德而言,一个男人在大众广庭下对一个女孩动粗,是典型的倚强凌弱有恃无恐。事发后,深圳律师协会没吭一声,律所在被公关,女律师独泣于医院,唯有网上一些正义人士在呼吁。     以前原始社会,没有法律以强权取胜。后来封建社会,有不平等的法律作为专制工具,而暴力反抗此起彼伏。现在社会,则讲求法律面前平等,理性平和解决问题。盖法律的本质就是消弭暴力,回归理性也。然而我们还不是法治社会,是一半法治一半人治,所谓人治就是权势凌驾于法律之上,如中青宝老总之类是也,不把法律放在眼里,一旦出事则以金权四处去摆平。其殴打女律师,如果法律公平处理,则涉嫌故意伤害罪,如果不公平处理,则会不了了之。然而法律不了了之,不等于公平道义也不了了之,当法律走向尽头,暴力同样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呜呼,冤冤相报何时了。   上一篇: 职业打假人向电视台要封口费,难...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150) 评论数( 0 ) 0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Read More

王才亮 | 上市公司老总也要受法律约束!

2011年12月06日 11:00:08        昨天,一位律师同行推荐我去看另一位律师关于另另一位女律师被上市公司老总殴打的博文。无法相信、难以置信、不敢确信。因为经纬律师事务所也算是北京市知名的律师事务所之一,否则没法在外设立分所。此次不维权,等待何时?    记得去年稍晚,哈尔滨的几位律师在道里区法院被打了,社会群呼,引起高层关注。这一次会如何呢?我还是那句老话:律师只有置身于人民群众之中,才有真正的力量。     附:颜宇丹律师的博文《上市公司老总殴打女律师始末》。 http://t.cn/sbrcDZ      上市公司老总殴打女律师始末 广东圣方律师事务所/颜宇丹     当律师同行约我前往廖爱敏律师住院的医院里探望她时,才知道爱敏被殴受伤一事。乍闻此事,备感震惊,立即联系上她工作的北京市经纬(深圳)律师事务所。     据爱敏的同事介绍,她出事后在公安机关的调查笔录上陈述了整个事件的经过:     廖爱敏律师代理一起知识产权计算机侵权案件,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上市公司深圳市中青宝互动网络股份有限公司(SZ300052)侵犯Adobe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该案于今年11月1日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11月23日法院到中青宝公司实施证据保全。     11月24日中青宝公司法务经理主动打电话给廖爱敏律师,称他的老板有诚意和解,约她面谈,因当天廖爱敏律师有事没有应邀。11月25日上午中青宝公司法务经理再次来电约见廖爱敏律师,约定当天下午3时许在该公司附近科技园南区科苑路星巴克咖啡厅见面。廖爱敏律师3点半到达约见地点后去电给该法务经理,4时左右中青宝法务经理和中青宝董事长李瑞杰二人一起来到星巴克。     当时在星巴克门外摆放的散台上,双方刚坐下来,李瑞杰还没说话就把法院的证据保全裁定拍在桌上,然后向廖爱敏律师说:“你怎么敢代理这个案件,立即撤诉!”并且说了一些威胁恐吓的话。     廖爱敏律师说:“你公司的法务说你有诚意和解,我尊重你才过来的。”     李瑞杰威胁道:“你代理这个案件,我会追到你家,追到你律师楼!”他边说边挥起拳头打到廖爱敏律师头上。     廖爱敏律师见李瑞杰突然打人,向他公司的法务大声呼救,让他拉住他老板,她向旁边跑去。     还没跑出几步,廖爱敏律师感觉后脑被硬物重重地猛击了几下,她摔倒在地,鲜血从头上淌了下来。事后接到报案的高新派出所干警从现场视频录相中调出记录,是李瑞杰从廖爱敏律师的背后抡起一张椅子砸到她头上。     廖爱敏律师倒地后,李瑞杰还在用椅子继续砸在她身上和后脑上。     李瑞杰被当时在星巴克现场的人拉住后,廖爱敏律师忍痛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向前跑,李瑞杰仍在后面追赶,廖爱敏律师大喊:“快拦住他!”     李瑞杰被人拦下来,廖爱敏律师随后被星巴克旁边一家公司人员送到医院。     廖爱敏律师被殴后的当天下午5时许,李瑞杰董事长带着社会不明身份人员到廖爱敏律师工作的北京市经纬(深圳)律师事务所堵住大门,限制律所工作人员人身自由,干扰律所正常办公。     2011年11月28日11时许,再次有不明身份的人员到北京市经纬(深圳)律师事务所滋扰,并恐吓威胁工作人员,与律所工作人员发生严重的肢体碰撞。福田派出所接到报案后已介入调查此事。     廖爱敏律师被送往医院后头部缝了6针,颈部、背部、腰部以及双膝等多部位受伤,目前身体虚弱,精神上受到很大刺激。     我相信这一事件会有一个“说法”的,也深信正义必将得到伸张,哪怕会迟一些。                          上一篇: 法制宣传日有感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62) 评论数( 0 ) 0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