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Miller

Connect with Michael Miller :

共识网 | 梁文道:高尔基遭列宁批评被指“恋尸癖”

阅读提示:列宁曾经很明确地跟高尔基说,我非常反对你们这种想法,你们这种想法无异于一种恋尸癖,就觉得一个人死了,还要想办法让他不朽,这不是个恋尸癖吗?列宁很反对。但是这帮人不管了,这帮人要搞的是什么呢?是希望怎么让列宁长存。 凤凰卫视8月3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文道:我们昨天在提到19世纪末,英国一群最聪明还包括美国甚至法国的大哲学家,这些有名的、聪明的头脑,都相信死后世界的存在,而且相信用科学方法能够使我们跟死后的人沟通。他们甚至最后做出一个非常有趣的实验,这个实验就是相信他们中的一个成员生下的孩子是个转世灵童,甚至不是转世,是弥赛亚诞生,而这个弥赛亚诞生之后最后能够拯救世界。用什么拯救世界?就是用死后世界里面的人,想出来的最崭新的,最先进的科学。 换句话说,这是一种对科学进步的信仰跟对灵魂不朽的想法结合起来的一些行动,那么这些行动按照我们今天介绍的这本书——《TheImmortalizationCommission》,《不朽委员会》——它的作者约翰·格雷看来,都是荒诞不经的。怎么证明他们荒诞不经呢?就是鲁珀他们科学方法的出书,大家可以自己找这本书来看看。 但是今天,我要跟大家介绍的重点是这本书为什么叫做《不朽委员会》,这是因为历史上真的出现过这么一个委员会,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委员会的由来。是这样的,我们知道相信共产主义的人,都知道共产主义是唯物的,我们相信唯物辩证主义的人是不可能相信任何宗教告诉我们人死后的世界、灵性、超能力等等这些东西的。于是问题就来了,对于很多马克思主义者而言,怎么样面对这个终极问题,人的死亡问题,你给出一个什么解答?人生的意义在哪里?有时候我们常常谈一件事情,一个马克思主义提来出来的解答,好像很难让我们凡人信服。于是很多人就开始说,开玩笑,就说他是个忠贞的马克思主义,他死后就会去见马克思等等等等这些玩笑。 我给大家看这本书的第二部分,重点讲的就是,到底早期的苏联共产党他们怎么处理这个问题。这里面就一开始先提到了英国著名科幻小说家H·G·威尔斯,他跟当时的很多社会主义者、进步分子一样,非常相信人类的科学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个很美好的未来,美好到什么程度呢?甚至美好到能够使得我们人很奇怪,他们相信演化论,但是同时他们相信人透过科学,终于能够演化到一个动物世界前所未有的新阶段,在那个阶段底下,我们能够为所欲为地创造一个美好的世界,然后我们人就像神一样。 威尔斯的一个好朋友,也是苏共早期创建人,也是我们无数中国读者非常熟悉的一个大作家高尔基,他就相信这样的一个道理,跟威尔斯一样。他那时候甚至跟一些早期的苏共苏维埃的成员成立了一个小组,这个小组叫做造神小组,这个造神小组干的是什么呢?就是说他们认为他们人类有能够透过科学把人变成神。那么这样的一种想法里面,其实还包含了很多的,就像英国流行的那种通灵的学问,他们也相信通灵,然后他们也相信某种死后的灵魂的力量,但是同时他们又相信唯物主义。这不是很奇怪吗? 不只如此,高尔基有一个朋友,这个朋友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早期苏维埃的成员,他重要到什么程度呢?在苏联成立之后,曾经有这么一个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有点像是宣传部,或者人家开玩笑叫做真理部,叫做启蒙委员会,这个启蒙委员会干的是什么呢?基本上就是宣传部干的事,严管所有的媒体出版艺术文化活动,看看它意识形态对不对,烧掉或者禁毁一些有害人心不利于社会稳定的文件艺术活动。但是同时,这个启蒙委员会也非常大力地在推动人如何可以不朽的这么一种研究。他们相信不只是相信人的死后世界,他们认为这个好像有点违反唯物原则,虽然他们早期相信过,现在他们相信的是,人是可以不朽地活着的。 那么人怎么可能不朽地活着呢?他们第一个想让他不朽的是谁呢?当然就是伟大的苏共创建人,伟大的领袖列宁了。列宁在1924年死的时候,当时他们这些曾经参与过造神小组的成员就已经开始宣称,列宁现在虽然死了,但是他要比我们任何活着的人还更像活着。他的精神是不朽的,是长存的。列宁本人其实是知道这帮人的存在,但列宁曾经很明确地跟高尔基说,我非常反对你们这种想法,你们这种想法无异于一种恋尸癖,就觉得一个人死了,还要想办法让他不朽,这不是个恋尸癖吗?列宁很反对。但是这帮人不管了,这帮人要搞的是什么呢?是希望怎么让列宁长存。列宁要长存怎么个长存法,我们要了解,俄罗斯的东正教传统这种想法,这种想法认为一个人的灵魂是在一个人的身体里面,一个人的身体还没完全腐败的话,那个灵魂就还没完全的离开。虽然这帮人是唯物马克思主义者,但是同时他们也模模糊糊有这种想法。于是就想办法要做的就是怎么样保存列宁的遗体。后来还仍然保存得很好,一段很长的时间,就是他们相信这一点。 然后这里面去主持列宁遗体的处理工作跟墓园建设工作里面,其中一个重要人物,也是早期苏联的领导人叫克拉辛,他是首先研究,带人去研究可以冷冻跟雪藏列宁遗体的一个人。然后当时列宁逝世之后,他整个丧礼的委员会就被正式命名了,这个名字就叫做“不朽委员会”。这个不朽委员会,首先要做的除了是保存列宁的遗体之外,还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要做好坟墓。我们知道列宁的陵墓是一连串的四方盒组成起来的一个形状,这个四方体是来自于当时苏联一个很前卫的建筑家,我们知道苏联在俄罗斯时期到苏联沙皇时期到苏共时期之间,有一个前卫的建筑运动,有个叫马勒维奇的建筑家,他主张这种造型,因为这个造型让人联想起当时欧洲很流行的灵幻运动、灵性运动,他们相信一种什么几何元素的东西是特别能够保存里面的东西不坏的。然后甚至一些早期的一些大建筑师也都有这种信念,于是他们就造了这么一个四四方方的几个盒子堆起来的列宁的遗体。当然他们希望是保存他的遗体,可是他们忍不住,后来还是把列宁的大脑切成了三万片,仔细去研究,看看将来能不能够拿出来再用。研究十年之后,苏联的科学家宣布,从列宁的大脑的研究可以看的到,他果然异于常人,他比所有人都还要伟大,他的精神果然是不朽的。

Read More

中国选举与治理 | 无待:也说毛泽东的“三大贡献”

[7] 回复:无待:也说毛泽东的“三大贡献” 无待先生,看了你的留言,很有感触,我有短消息给你,请查收。谢谢! 用户: 大侠尼采 发表于:2011-8-1 17:28:32 支持 (6) 反对 (0) [6] 回复:无待:也说毛泽东的“三大贡献” “在毛看来,抗日和反蒋是一回事,那就是自己争取到了绝对权力,而文革之所以说是另一件事,就是因为他认为文革是绝对权力险些失去而终于被重新夺回来的一件事,他只从自己的立场去看问题,因此明明是很多件事却可以被他看作一件事。”——闲云 ============= (一) 这是毛自己这段盖棺论定的全文:“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八十多了,总想后事,中国有句古话叫盖棺论定,我虽未盖棺,也快了,总是可以论定吧!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跟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只有那么几个人,在我耳边叽叽喳喳,无非是让我及早收回那几个海岛罢了。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就是发动了'文化大革命’,这件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两件事都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 说实话,最开始看到毛的这段对自己盖棺论定的全文,还怀疑不是毛说的。为什么?因为这是三件大事啊,而且不管站在那个角度来说,或者站在那个立场来说,抗日肯定是件最大的事,是重中之重的大事,怎么可能把抗日与倒蒋混为一谈呢,去说成一件事呢。毛说话虽然有时有他的痞性而为一面,但有时也有他的直率为实的一面,何况是自己谈自己的盖棺论定,是在严肃面对中国的历史呢?自己也心知肚名,要么不说,要说就说是三件大事,不会那么的率性而为,混淆而说的抗日与倒蒋谈成一件大事吧。而且抗日胜利在先,倒蒋胜利在后。可毛却说把蒋“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在先;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在后;为两件大事在时间上也不符合历史顺序。(当然,八十几的老人了,也不可能那么清醒的讲时间上的顺序,问题上你是把这完全不同的两件大事说成一件大事,时间顺序就不能跟着随意地颠倒吧,这会让求史者感到碍眼之术呀。) 特别是毛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而不说让日本人滚回老家去了,这虽然也是一种毛式语言的幽默,但这种毛式语言的幽默再往好的方面去理解,这对于中华民族与日本帝国有三千多万生命死亡的血海深仇民族恨的国人来说,未免也是说得太轻松幽默了吧!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可是他毛大爹让我们铭心刻骨的一句顶一万句的教诲呀。因此,从几方面分析与解疑,总觉得这不是毛的原话,毛的原话中应该就是说了倒蒋与文革两件大事呀。而其中的那句“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抗日大事之说,是他的文秘班子的文修与修辞的杰作,出于一种历史政治与现实政治的需要。中国的官场文化,历来有为尊者讳,为尊者修,为尊者扬的传统痼疾。毛只说了两件大事,可历来的大陆宣传是毛领导了全国人民取得了的抗日胜利的大事,不加进去说,如何能自圆?但加进去了,那就是三件大事了,又太明显了,大陆这边没问题,那台湾方面却不会这么想,历史又不是那一方面的事呀,是由多方面组合面成的。更何况,日本人的投降书是向中华民国政府递交的呢,白字黑字。总得有个实事求是的说法吧。于是,急脑筋一转弯,那些文字宠幸者们与文秘班子就这么巧妙地借题发挥般地塞了进去,两件事就如此地混为一体了。但要加塞进来,就一定是三件大事了,暗渡陈仓,借彼为此,两事为一,聪明反被聪明误,活着的人总还要面对真正的历史。把三件大事说为两件,或者就说成是三件大事,怎么说都不是实事求是。因为,历史老人有睡着的时候,但历史老人不会永远闭着自己那双慧眼的,她现在就正在借着网络之眼在看着大家呢。 用户: 无待 发表于:2011-8-1 17:06:02 支持 (12) 反对 (0) [5] 回复:无待:也说毛泽东的“三大贡献” (二) 现在,再说说毛大爹的另一件大事“文革”吧。“文革”到是毛一生中的真正大事,而这种大事也只有毛的那种“四个伟大”才可能促成的,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可是,人们要追问的是,一个共和国的开国之首的领袖,“倒蒋”胜利之后,也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建成一个名符其实的共和国,那才是真正的万里长征胜利的头等大事,否则,“倒蒋”再成功,也只是成复一种历史而已罢了,甚至更差,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伟大意义。而毛最青睐搞的却偏偏是“文革”这种大事,既与共和国宪政法治的长治久安的建设无关;又与安邦治国的国计民生的经济建设无关。(所谓“卫星上天,红旗落地”是也,可见要说毛真想是搞国家现代化,就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这类话的呀。)那么这种“文革”大事对共和国及共和国的公民社会又有什么现代价值与革命意义呢。文革搞了十年,怎么看也看不到毛一丝一毫的共和国第一领袖的气质与作为,特别是九一三事件那最后几年,却不得不乞求批孔说事,乞求宋江说事,乞求法家那一套说事,那还有一点无产阶级文化的真义呢,他自己说的“与传统观念进行最彻底的决裂”,却成了他另一种形式的对传统的乞求叩拜了。 文革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失道寡助的大权独揽的大事,所以他最后也不得不说,“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好一个只有天知道,只能如此哀号了啊。那样与天斗与地斗与天人斗其乐无穷的人;那么具有崇高威望的一句顶一万句的“四个伟大”的人;那个要把文革进行到底的并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为圭臬的人;那个如此明察秋毫地搞了一辈子接班人或防了一辈子警惕睡在身边赫鲁晓夫的国家领袖的人,却连后事会如何交接与演变也搞不清了的啊!那“文革”这件大事还有存在的必要吗?折腾了三十多年,损耗了多少国产民财,死了多少人,破坏了多少建设,遗产如何交?真正的接班人是谁?到最后却是这么一句话:只有天知道了。(“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好一个搞不好就是“血雨腥风了”,好一个“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混世一辈,用尽心机,最后也是的的确确地只有天知道了。 既然只有天知道的事,又何必逆天道而行呢?其结果是,毛老人家万万没想到的是:忠厚老实的华国锋,在他刚刚死去还没有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一窝端地把他的老婆江青诸人全端进了牢狱!要是毛老人家知道会如此结果,你就是给他一千个胆,你就是要他一百条命,他也不会让华国锋先生掌握如此大权的。“只有天知道”是毛最后的哀号。但中国人为了这个“只有天知道”的哀号,为了这个无解的接班人问题的猜想,为了他那个一生最后中最具有中国特色的文革大事,无数的国人又付出了多少人世间最臣大的少有的痛苦,悲伤与牺牲呢!其实,他早就知道文革这件大事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九一三事件”不但宣告毛文革的破产,(同时还宣告以前那种命令式计划经济社会主义的基本破产了)一切不过只是一种强弩之末的微势了,毛主席一下就还原了成为隔壁邻家的毛老倌子了,那件“文革”大事根本就与真正的共和国家的所有建设无关,(但绝对与他个人的唯我是从与大权独揽有关)那还不是在置共和国全体国民于厄运之中吗?忽悠之集大成者文革大事,毛也;“文革”的唯权独享,绝对的以我划线,毛也。 用户: 无待 发表于:2011-8-1 17:04:58 支持 (17) 反对 (1) [4] 回复:无待:也说毛泽东的“三大贡献” 后世的中国民众,热爱风度翩翩的作秀高手,尤其是相貌堂堂者,更佳;但他们不会以政治成就的有无或大小,作为评判一个政治家的基本标准。更可笑而可悲的是,后世的中国民众,极其听话,极其崇拜真命天子。哪怕饿死了几千万老百姓,皇帝依然伟大。按照孔丘的说法,即是“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饿死事小,无信为大。饿死几千万老百姓,没关系,饿死人的事情,自古皆有之,只是个死了多少的区别而已,但皇帝不能不伟大,民众不能不听话。因为伟大的皇帝在道德上是无懈可击的。这种评判可以诉诸非常完满的循环论证:凡是伟大的皇帝,都是道德楷模;凡是在道德上被歌颂的皇帝,都是伟大的。可见,那个饿死了几千万庶民的皇帝,真该感谢孔丘及其徒子徒孙们,为他培育了如此信服皇帝如此听话的顺民愚民。 用户: 大侠尼采 发表于:2011-8-1 16:19:23 支持 (15) 反对 (0) [3] 回复:无待:也说毛泽东的“三大贡献” 在毛的日子里,抗日与反蒋确实是一件事,老蒋抗日就是老毛反蒋的大好时机。如果老蒋不抗日,老毛就被剿光,老蒋抗日,就被老毛剿光。所以,老蒋抗日之日,就是老毛反蒋之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用户: Darwin 发表于:2011-8-1 15:53:02 支持 (25) 反对 (0) [2] 回复:无待:也说毛泽东的“三大贡献” 在毛看来,抗日和反蒋是一回事,那就是自己争取到了绝对权力,而文革之所以说是另一件事,就是因为他认为文革是绝对权力险些失去而终于被重新夺回来的一件事,他只从自己的立场去看问题,因此明明是很多件事却可以被他看作一件事 用户: 闲云 发表于:2011-8-1 10:08:28 支持 (40) 反对 (2) [1] 回复:无待:也说毛泽东的“三大贡献” 妙文!!!!! 无待先生,虽然你不能直说,但已让我明白你想说什么了.其实毛是最清楚不过了,抗日是假,打蒋才是真的.所以他要感谢小日本;文革是假,灭刘是真;反修是假,当世界革命领袖是真.一切为了专制独裁,独霸天下,最终成了不自量力的孤家寡人,晚年遭到被身边人抛弃的凄凉,却让那些无知者盲目崇拜至今不醒,悲剧演到今天,仍没完没了.一切都是中国文化决定了中国人的命运. 用户: 李逊达 发表于:2011-8-1 6:16:34 支持 (79) 反对 (1) 加载中...

Read More

让国外网站更快更稳定――使用Cloudflare免费服务搭建CDN!

来源: http://blog.biergaizi.com/posts/840.html 先让维基百科告诉大家什么是CDN: 内容分发网络 ( Content delivery network 或 Content distribution network ,常简写成 CDN )是指一种透过互联网互相连接的电脑网络系统,提供高效能、可扩展性、及低成本的网络将内容传递给使用者。 CDN 的总承载量可以比单一骨干最大的带宽还要大。这使得CDN可以承载的使用者数量比起传统单一服务器多。也就是说,有100Gbits/sec 处理能力的服务器放在同样的资料中心,只有10Gbps/sec带宽就只能发挥出10Gbps/sec的承载量。但如果放到十个有10Gbps/sec的 地点,整个系统的承载量就可以到10*10Gbps/sec。 同时,将服务器放到不同地点,可以减少互连的流量,进而降低带宽成本。 对 于TCP传输而言,TCP的速度(throughput)会受到延迟时间(latency)与封包漏失率(packet lost)影响。为了改善这些负面因素,CDN通常会指派较近、较顺畅的服务器节点将资料传输给使用者。虽然距离并不是绝对因素,但这么做可以尽可能提高 效能,使用者将会觉得比较顺畅。这使得一些比较高带宽的应用(传输高清画质的影片)更容易推动。 CDN另外一个好处在于有异地备援。当某个服务器故障时,系统将会调用其他邻近地区的服务器服务,进而提供接近100%的可靠度。 除此之外,CDN提供给服务提供者更多的控制权。提供服务的人可以针对客户、地区,或是其他因子调整。 简单的说,CDN就是由一个主服务器和N多镜像服务器组成的。当你访问一个网站时,CDN会指派离你最近的那台服务器。这样可以有效的减少丢包率和提高速度。 而比尔盖子悲剧的发现,Linode的VPS其实在稳定性上不比Linode的强到那里去。依然是不停地抽风、抽风、抽风。但是比尔盖子发现了一个免费的CDN服务: Cloudflare ,不但提供CDN,还提供免费DNS。相信懂一点英语的你不需要比尔盖子的文图教程的。神马?需要!请去问问谷歌大神。 唯一要注意的两点是: 1.使用Cloudflare的CDN,必须将DNS改成Cloudflare的。而且如果你输入的是一个二级域名,Cloudflare依然会扫描顶级 域名下所有的二级域名的指向,自动添加进去,当然可能会有一点漏网之鱼。也就是说,当你输入你的域名的时候,Cloudflare会将你现有的DNS记录 全部自动添加进去!而二级域名则不能单独使用,只能是顶级域名。 2.Cloudflare曾经被墙,现已解封。CDN服务器的位置,对于中 国用户来说,在美国。比尔盖子测试了一下,基本上不丢包。而且,如果你的网站在GFW屏蔽服务器其他网站的时候误伤到了,也可以用Cloudflare来 让网站复活。不和谐的网站求你了,别用这个,连累到我们。 目前,比尔盖子已经将全部的网站均使用了Clodflare的CDN,感觉良好!

Read More

旗帜鲜明反对寻租公权力组织唱红歌

我放春水秀洞庭 http://blog.sina.com.cn/xiangshishuilishuidian 虽说我五音不全,其实我也蛮喜欢唱歌的,偶尔也唱唱红歌,但今天面对全国有系统有组织地唱红歌事件,我不得不在这里旗帜鲜明地表明我的态度:反对使用公权力组织唱红歌!理由如下: 1,我一生只与党中央、国务院保持高度一致。 在中国,不论你是谁,无论你级别高低,职务大小,你都必须与党中央国务院保持高度一致,否则,问题很严重,否则中国也必定出乱像。那种各行其是的行为,尤其涉及政治方向的问题,这更是我们党我们国家所忌讳的。当然,这也是全国人民所不愿看到的,也是我们执政机构、特色社会主义所不允许的。面对重庆寻租公权力组织唱红歌,特别是把自己的行为方式向全国推广,使得上至央视,下至各省市电视台都竟相效仿跟风,尤其是不少地方开始使用公权力系统地组织唱红歌事件,它使得我在这里不禁要问,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到底在哪里?大家一齐向重庆看齐这件事是否正常?是否应该引起我们全国人民特别是我们的上层要高度警觉与重视?虽说重庆方面反复强调他们唱红歌的目的,然而,这种有系统地组织唱红歌,它给人提供了许多遐想,给人提供了许多想像的空间,甚至使人开始在怀疑,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坚持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方针是否有变化。可以说重庆以公权力组织的唱红歌事件绝对不是一件简单孤立的事件,也绝对不是像重庆方面宣传的那样简单那么有益的活动。这件事情,它使人极易联想起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之初的美丽说词!这件事情,它使我想起了建国之初的高岗事件!每当想起这些,它常常使人不寒而栗! 2,唱红歌不符合对传统文化的传承精神。 中国对传统文化的态度历来是有扬也有弃,对优秀的传统文化我们应该弘扬,对腐蚀的亦或没落的我们应该舍弃,当然,对待歌曲也应该一样。和中国现在的流行歌曲一样,新中国的红歌,虽说这里面不乏好歌可陈,但这里也存在不少垃圾歌曲与问题歌曲,在这里,本人随便提两首耳熟能详的歌词就可见一斑,《国际歌》中告诉人们,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什么神仙皇帝,可在《东方红》歌曲中却告诉人们,他 是人民的大救星,从中可以看出矛盾至极。过去有些歌曲红是红,但红得发紫的也拿不出来了,像 “ 天大地大不如组织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领袖亲 ” 之类,还有的红到每一个角落,红得男女老少耳朵都起了茧子,但由于其中一两句致命的歌词也只有忍痛割爱了,像 “ 社会主义好人民地位高右派分子想反也反不了 ” 之类,等等。即使千挑万选,所圈定的曲目里也远不都是健康向上没毛病可挑,而是随便一首,比如 “ 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 ” ,正是诞生于文革时期,请问,全国那么大折腾,阶级斗争残酷化白热化,已经搞得人人自危,明明是一个十足的红色恐怖却还要七八年来一次,你怎么还要肉麻地称颂领袖 “ 最亲 ”? 赞美 “ 功绩比天高 ”?难道 还要坚持让老人家这条路线 “ 永远指航程 ”? 这不是明摆着和中央的决议唱对台戏吗 ? 从网上许多网友所揭露的情况看,这种可诟病之处的红歌俯拾即是。重庆使用公权力不加选择组织唱红歌是否符合中国对传统文化传承的选项?我想不说大家应该明了。 3,使用公权力组织唱红歌不符合“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 首先,与公共权力和地方财政等公共资源结合在一起的唱红,从法理和宪法上看,实际上是公共机构向公民等受众实施的一种无形强制或精神强制,其性质属于软暴力。软暴力与军队、警察等公共机构实施的硬暴力不同,但性质没有差别。这样看问题,不是在玩推理游戏,而是在再现社会生活的逻辑:试想,重庆的干部民众能够拒绝“唱读讲传”?他们拒绝“唱读讲传”对自己的生存和发展没有负面影响吗?我确信,他们不仅不能拒绝,甚至不敢表达半点异议——君不见,整个重庆对于“唱读讲传”,就没有“七嘴八舌”,在表示异议方面,已经形成“鸦雀无声”局面!但正如邓小平所言,“最可怕的是鸦雀无声”。 4, 唱红是在逃避当前的社会问题,有转移民众视线的嫌疑。 唱红组织者认为:唱红为的是宏扬正气,匡正世风,还说什么人要有一点精神,唱红歌可以提高人们的精神。这种说法绝对是治感冒拿的腹泻药——开错了处方。人们目前真正的怨气、不满是什么,诸多问题的肯綮到底在哪?一般有头脑的人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人们的思想、言论受压抑,官员贪贿成风,司法滥施权威,民众怨声载道,这些问题不是迈开改革的步伐去化解去扭转,而是去指望大唱红歌消除矛盾,岂不缘木求鱼?再说,民众面对千般委屈何来的精神?不去做实事,比如官员财产公示,比如关注民生,比如建立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让国家在一个正确的轨道上运行,比如行政公开等等,却顾左右而言他,企图以此转移民众视线,只能类似于鸵鸟的无奈之举,是一个十足的祸国殃民的举动。 5,唱红,是对文化大革命的死难者与生者的无情侮辱。 文革是一个唱红歌唱得地动山摇的时代,提到唱红歌,就让人极易想起文化大革命,提起文革,就让人想起那时打砸抢,砸烂公检法,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红色恐怖时代,文化大革命祸国殃民这已经是历史的结论,许多人在文化大革命的红色恐怖中悲惨死去,许多人在文化大革命中死里逃生顽强地活了下来,文化大革命给社会无论是物质、精神亦或文化传统制造了极大的破坏与灾难,就是我等又红又专的人也充分领教了文化大革命的毫无人性,它让生者对社会对未来充满迷茫与困惑,充满了对那个时代的畏惧,那不堪回首的往事它使许多人从此不愿提起!记得小平同志曾经淳淳告诫我们,宁可右点也不能左,左的危害比右大。然而,当如今再次唱红的时候,这种行为是否有利于对文革的反思?是否有辱文革中的死者与生者?是否与邓小平的告诫背道而驰? 6 ,唱红是权力的文化在肆意炫耀。 权力的炫耀无所不在,唱红是权力在文化歌曲领域的展示肌肉。我有财力我有场地我可以让场内座无虚席我可以让满堂喝彩掌声热烈,我可以大场面大舞台大气势,可以华丽服装道具逼真,我可以一声令下停工停课让大家都来捧场。至于歌曲作为一种艺术形式一种艺术门类权力不宜介入,全世界哪国也没有政府把组织民众唱歌当作大事来抓的滑稽事 ( 东邻除外 ) ,这些道理,权力者听不进去,权力的潜台词就是你喜欢唱要唱不喜欢唱也要唱,喜欢听要听不喜欢听也要听,就像政治学习开会讨论想学要学不想学也要学一个道理,这叫政治任务。至于个人,谁没有单位没有上级谁没个饭碗问题,你就是歌子听了一百遍也不能说唱红不好不能说腻烦得慌,一般百姓面对强权还是想实惠的多。权力的越位行动,权力对权利的剥夺,唱红问题可见一斑。 7 ,唱红是权力者民主意识的极度匮乏。 城市建设,经济工作,常见那种为了政绩的短期行为而怕脑袋上马拍屁股走人现象。唱红呢,也是权力或脑袋一拍或突发奇想之后的武断行为。忽如一夜春风来,到处是唱红的大舞台。动机是否科学,群众都有什么反映,财力使用合不合章法,真实的效果怎样,最后要达到什么目的,这些都不需要经过什么论证经过什么可行性研究。领导者得到的信息,自然也都是周围少数人的逢迎迎合,肯定都是诸如唱红如何合乎传统合乎民意是有胆有识的创举之类赞美。中国的各级权力从来民主意识缺乏,在我管辖的一亩三分地上就要我说了算,于是乎这唱红也就龙卷风般动静越来越大起来。而且既开展起来就要一条到走到底,接受批评半路改弦更张基本是不可能的事。只是多少年后人们再回头看时就会觉得可笑,并看到这其实不过是过去瞎折腾思维而派生的畸形产物,只不过比不上阶级斗争那类折腾那么严重,属于次折腾而已。 8 ,唱红是在肆无忌惮干扰文化市场游戏规则。 歌曲文化是文化市场的一个重要部分,把住必要的道德关,坚持健康的市场竞争,优胜劣汰,肯定会不断涌现出对应于时代的好歌曲,创作出群众喜闻乐见的好作品。但权力者无视文化市场的游戏规则,政府的手强行插进市场,演出费用花纳税人的钱,财大气粗,根本不讲什么票房不票房,无形中就挤压了相关文化市场,无益于歌曲创作的升华无益于表演市场的健康。且政府一旦有了先例,就不排除对其他文化领域横加干涉,形成效仿、攀比效应。歌曲可以这样干,戏曲行不行,舞蹈、电影等等行不行,要都这样干呢 ? 因此唱红给本来就不健全的文化市场添加了权力冲击的变数,开了个坏头。   好了,不说了,天朝一向是不许人家说直话的!至少是不喜欢~ MSN空间完美搬家到新浪博客!

Read More

顾晓军:新人类战线

在互联网文化中,权力的肆虐领地在无可奈何的缩小,代表前进方向的精神文化的民意,在提升。公民,不那么随随便便 被代表 了!已经将谎言政治,浸泡着谎言的主流精神文化看破了,谎言再也封不住公民的嘴巴。2009年第一季度,中国互联网网民总数达到3.16亿 ...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