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Zhao

Michael Zhao graduated from UC Berkeley Graduate School of Journalism, where he produced an in-depth multimedia thesis on electronic waste dumping from the rich world to developing countries. He also made a short documentary on the same topic, available on his personal site. He now works at Asia Society's Center on US-China Relations as a multimedia producer in New York. Michael worked for the New York Times Beijing Bureau as a reporting assistant from 2003-2005. He graduated from the Beijing Language & Culture University with a bachelor's degree in English. He co-authored a book on learning Chinese language and culture, Urban Chinese: Mandarin in 21st Century China. Michael was born and grew up in Wuhan, China.

Connect with Michael Zhao : 邮件

《华尔街日报》:独立候选人会让北京后院起火吗?

核心提示: 中共的一大难题是,如何让当前这些不受控制的独立候选人按现有程序参选,而又不让人担心这些挑战当前政治格局的人会形成燎原之火。 来源: 《华尔街日报》 , 2011 年 6 月 3 日 , http://goo.gl/njOHk 作者:墨儒思( Russell Leigh Moses   ) 译者:匿名 校对:南山   【墨儒思是一位现居北京的分析家和学者,他的文章多是关于中国的政治。他正在写一本关于中国的政治体制中权力的角色转变的书。】 这个星期党的干部们在又一场急风暴雨中被惊醒。不,这还不是指内蒙古那件事。那场骚动已经被熟练地处理了,用的是常见的强力手段 — 以及对心怀不满者的超乎寻常的一大笔补贴承诺。 这次引起轰动的事件与众不同:在过去的一星期里出现了一个非同寻常的挑战,其挑战目标是党对中国日益加强的政治控制 —— 大约有 30 名活动家、学者和网络评论员宣布他们计划参加“人民代表”的选举,争取进入各级地方人民代表大会(中国的立法机关)。 这些雄心勃勃的候选人当中有许多都是博客圈中的知名人物,而他们也有着大量拥趸。他们的文章机智狡黠,其中最受欢迎的一位是李承鹏。最近他在自己的博客上这样评论说,那堵将政策制定者和人民隔开的墙上也许只要开几个窗就能被重建。 这不仅仅是勇气之举。虽然从理论上说,任何超过 18 岁的公民都可以参选人大代表,但是那些被提名者通常都必须由党认可。过去那些自荐候选人在整个过程中通常都走不了太远; 他们当中不少人还发现自己成了被党报复的对象。 回顾过去,姚立法可能是第一批最广为人知的自荐候选人了。 1998 年他成功的进入了人大,但是在 2003 年被排除在外,从那以后 [ 当局 ] 对他的骚扰就时断时续。现在再这么做则更为危险,因为在 2011 年,如果说党达成了什么共识的话,那就是对任何形式的反对运动都要镇压,无论事关民族问题还是别的。 但是这一举动本身也相当聪明。仅仅是宣布他们要参选,自荐候选人没有违反任何选举规定。虽然肯定会有一场精心设计的竞选活动,却没有任何意识形态的平台 —— 不象是《 08 宪章》那样可以让官员们轻易地就把这一群体定义为反党的煽动者,然后予以粉碎。 也就是说,这几位未来的政客们很可能会让北京手忙脚乱一番。 无论是出于绝望还是决心,这场运动都触动了最高层的某些人,他们需要权衡并做出迅速反应。周三,在主要党报《人民日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可以算作是从某些高层传来的第一反应 —— 在选举、候选人和资格等方面做出的一次临时裁定 。这篇文章貌似谈的是对干部的监督,其实是一篇东拼西凑的宣言。它引用了邓小平那句的著名 “ 摸着石头过河 ” ,试图说明在更广泛的改革背景下,选举意味着什么。它似乎暗示说任何改革都需要谨慎从事,但现在也不必把任何可能都排除在外的意思。 这篇评论看起来是被这些博主们爆发的参选潮所触动,但奇怪的是,它似乎在鼓励那些尝试进行政治试验的人,而不是那些认为这很危险的人。 当然,这种新形式的社会运动尝试没有任何理由让党内的保守派们惊慌失措。但它也不应该令赞同政治改革者欣喜若狂。毕竟,政治的紧箍咒在最近的几个月中正在越收越收紧。党内的改革家们仍然在奋力寻找有力的支点,可以对正在上演的政治洗牌而公开讨论。 而且相当多的保守派们想让 “ 社会管理 ” 这一说法实际上成为 “ 稳定至上 ” 的新口号。 这股独立候选人的浪潮可能不想卷入 [ 政治斗争 ] ,但是他们要明白政治现实。他们的前景将取决于改革者们可以保护到他们什么程度,让他们免受那些保守派的攻击——后者认为任何来自党外的挑战都是威胁。在中国共产党内部,那些想要从处处救火转向更有前瞻性策略的党员,在数量上也许只不过刚刚可堪与之匹敌。 但情况可能很快会变得糟糕。 中共的一大难题是,如何让当前这些不受控制的独立候选人按现有程序参选,而又不让人担心这些挑战当前政治格局的人会形成燎原之火。

Read More

IBM中国雇员访问不了公司网站

中国最近采取的不定时全面限制境外IP地址的方法,导致企业VPN也失效。香港《南华早报》报导,中国正进一步加大互联网限制,受影响最大的主要是企业和学术机构的VPN用户。 企业雇员使用VPN建立安全连接,以直接访问企业内部网络,如公司服务器和数据库。据媒体报导,IBM中国雇员无法通过VPN访问IBM官网。腾讯和盛大的工程师也反映发生VPN中断问题。商业VPN服务商VPNVIP报告它的域名被DNS中毒。方滨兴教授表示,一些ISP必须为自己的用户支付国际流量费用,因此这些公司有动机去阻碍用户访问国外网站。许多人将这些问题与不久前成立的国家互联网新闻办公室联系起来。香港大学的一位研究人员对此谨慎表示,不要仓促下结论,他认为最合理的解释是防火墙正大规模测试其过滤能力。

Read More

一键代理“1-Click Web Proxy”

来源: http://zengzhe.com/topics/teletech/1-click-web-proxy/ 推荐一款使用简单,但是功能也相对较弱的一键代理穿越(翻 – 墙)工具: 基于Chrome的扩展应用”1-Click Web Proxy”。 为了使用这款代理工具,必须要先安装Google的chrome浏览器,然后按照下面的步骤进行操作: 获取”1-Click Web Proxy”扩展: 可以直接访问下面这个链接获取该扩展 https://chrome.google.com/extensions/detail/kjdehhkgdgjcekacdccoflccmhbkefce 或者也可以在Google的扩展中心搜索关键字”1-Click Web Proxy”。 无论通过何种方式,获取该扩展后,安装完成在Chome浏览器的扩展管理区得到如下的插件设置 关于如何 “1-Click Web Proxy”代理穿越 在chrome中点击标签栏右侧的加号,或者通过快捷键”Ctrl+T”新建一个标签页,然后输入任意想要访问的网址(这里以Facebook为例)。 直接访问Facebook会无法访问(原因你懂的),这里只需要在任何遇到无法访问页面的时候点击地址栏右侧的”1-Click Web Proxy”扩展图标(黄色背景黑色礼帽的图标): 因为这款扩展是通过自动搜寻所有可用的服务器,来自动选择一个合适的代理节点进行访问,所以速度上会稍微慢一些。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让代理飞一会儿: 上图是通过”1-Click Web Proxy”扩展访问Facebook的页面截图。如果不想使用Chrome浏览器,那么也可以直接通过访问 http://passing.tk/ 来享受网页版的服务。在其页面最下方的地址栏中输入网址,点击右侧的”Browse”开始代理访问(这里以twitter为例): “1-Click Web Proxy”扩展代理远远不及SSH代理的效果,但是某些时候可以应急使用,或者对代理服务要求不高,不想花钱又懒得去寻找免费SSH代理也可以尝试这款 服务。如果只是浏览文字和图像,它一般可以满足需求。但是对于youtube这类视频应用则爱莫能助了……对于youtube我还是推荐采取SSH的方式 进行访问,可以参照 “使用SSH代理,挖地道” 这篇文章。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