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oren

Connect with paoren :

香港独立媒体 | 阶级结构还是行动:评《中产心事》

作者: 香港獨立媒體  |  评论(0)  | 标签: 香港 , 社会阶级流动 , 中产阶级 , 叶荫聪 , 吕大乐 文:叶荫聪 手捧吕大乐的新书《中产心事》,想起九十年代初读大学时上课的情景。当年他已是大学里最受欢迎的老师之一,以风趣幽默见称,手拿着一张白纸一罐可乐,便滔滔不绝说出许多社会学理论与笑话。然而,过去十年,虽然他在不少公开场合依然谈笑风生,但偶尔读起吕老师的文字,感觉少了幽默,多了几份沉着,甚至有点沉重。 所谓「沉重」,不在于笔者与吕的意见有时相左(例如对「反高铁运动」的评价),而在于他对香港社会与政治事务的投入。近几年,他在报章中爱宏观地分析香港政治形势,支持渐进改良,提出要与建制有互信、遵守得来不易的政治与社会规范、认真衡量主流及边缘的民意比例等等。近年,朋友中也多了一些吕大乐政论的批评者,不过,政治学甚至政治社会学其实都不是吕的学术专长,要认真研究、分析及批评吕,需要回到他的社会学,特别是对社会级流动及中产阶级的研究与分析,《中产心事》可以是一本入门。 吕大乐虽然没有大量引用他做了超过二十年的社会流动研究成果,但是,他对一些概念的厘清,对近十五年来相关的统计数字进行社会学分析,都是非常好的讨论共同基础,也是难得的社会学普及读物。 例如,报章经常说「中产愤怒」了,甚至「中产已死」的说法,但是,谁是中产?中产阶级不是由薪金水平来定义的,吕大乐作为深受韦伯学派的社会学家,倾向以职业性质来界定,中产阶级是指专业、辅助专业、经理及行政级人员。他的研究发现,在过去二十年里,中产阶级在香港的人口比例没有变,换言之,随着人口增长而持续增加。同时,向上的社会流动机会也没有大减,向下也没有大幅增加。 变的是甚么?似乎是质而非量。二十年前当经理可能很「巴闭」,但今天的待遇差很远。吕大乐认为,许多中产有「下流」焦虑的感觉,其实是薪金、福利、工作稳定性减少所致,而非真的变成下层阶级。同时,要中产维持自身以至子女的阶级位置,在日益文凭化的社会中,变成异常激烈,压力大增。一方面工余要多读几个硕士课程,另一方面为子女入名校、学钢琴、增强多元智能费尽脑筋。 依吕大乐的中产定义,中产阶级只占香港人口的五分之一。但何以「中产」声音如此之大?吕在书中的第二章指出,许多所谓中产诉求与怨气,是来自中位收入人士,而非中产。他以复建居屋诉求为例,其实与他定义的中产无关,因为他们大部份已有房产,然而,与中等收入者密切有关。若把每月收入中位数按人口分成十等分组(2006年6月计),准确来说,至少是第五($9,000)至第八组别($17,000)的群体。这些人与最高分组($45,000)拉得愈来愈远,却与最低分组拉得愈来愈近。可以想象,最低工资的订立,楼市颷升,会令中等收入群体感到焦虑,多于中产阶级(他们大部份属较高分组)。 如果细心分析吕大乐这本书,便会发现「中产」作为一个实实在在的阶级群体,虽然没有消失,但对透过他们来理解香港社会以至政治的重要性其实并不大。第二章中的中位收入者,许多人还不属中产,人数肯定多于五分之一全港人口;第三章吕讨论教育竞赛,拼文凭抢学位维持阶级或追求阶级晋升,连吕也承认,可以说是跨阶级的全民运动。因此,「中产」作为一个梦,一个「谦卑」的理想(父母都想子女当「乜师物师」),可能更重要。 至于第四章的精英,人数上又可能反过来少于中产阶级。吕大乐发现,香港缺乏研究精英阶层的研究,所以,他也没有确实的统计及研究资料,可以作出确实的结论。但是,他从一些片段的现象观察到,精英圈子有着封闭与排斥的趋势。他认为,传统的名校代表了一个开放的精英系统,但香港名校今非昔比,许多精英份子甚至可能在西方国家念小学,进外国名牌大学,回来后进占某些行业的高层(笔者听说投资银行正是如此),「在地」中产是否愈来愈难以打入精英阶层? 吕大乐透过社会学分析以及现象观察,对社会阶级结构掌握得颇为细致。但是,也许正是他对结构面的重视,令他对阶级的行动力(agency)面向未能捕捉,或换一个较持平的说法,他重视的阶级实践,比较立根于他所分析的社会结构,而较少讨论政治行动与组织,以至文化呈现,又或者是他界定为较「形而上」的部份(页89)。 吕大乐认为,香港仍然存在社会流动(向上)的机会,所以,中产也好,中位收入者也好,继续搏杀,注重个人竞争力,而没有在价值及生活态度的反思,他们对社会建制与政治制度的不满,还未至于要改革,更遑论革命。不能不承认,在较静态的民调上,这种主流的「中产心事」可能清楚呈现为社会事实;但是,在政治行动与社会运动上,那怕所谓的「价值及生活态度的反思」仍属少数,已造成社会及政治效果(在吕眼中可能是「放大」了)。 用一个较极端的例子可以说明,法国当年的雅各宾(Jacobin)革命派只属少数,却带来了法国大革命。香港当然还没有雅各宾,但不少走上街头的政治活跃人士,按吕的界定,应多属中等收入群体吧,他们的焦虑没有成为个人拼搏,却以「文化保育」面目(细心看不缺中产阶级啊!)出现也好,叫「八十后」或「艺术公民」,又或近日的「人民力量」也好,性质各异,但在意识形态上已起着广泛作用,甚至很可能会在选票中渐见力量。 吕大乐的沉着或沉重,让我想起梁文道的不同观察,他最近在北京与骆以军对话,如此描述「香港」:「我觉得香港有点受够了,就是你们要抢竞争力你们去吧,你们要拼速度、效率,你们去吧,香港现在年轻人想的是我们怎么样生活会更幸福。也许钱没那么多,但是我们要更民主,我们要更平等,我们要更公正。」 也许梁的描述还经不起统计与社会学分析,不过,我相信,在政治争议中却有着同等的份量。 刊于《明报》「星期日生活」,2011.7.31 -------------- 附录:笔者回应有读者指出法国大革命的开始不是来自俱乐部的留言。 叶荫聪: 多謝指正。法國大革命的歴史當然很複雜,也許用「帶來」一詞並不準確,應該說,雅各賓派成為法國大革命之後的當權派,直至1794年羅伯斯比被處決。 本文不涉及對法國大革命或雅各賓派的評價(這真是個複雜非常的學術及政治課題),我提這個比喻也只想說明,一個少數派能在某時刻左右政局。至於你同意他們與否,則是另一個議題。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香港獨立媒體的最新更新: 港大精神代表香港价值,一位九十后青年的话 / 2011-08-27 10:26 / 评论数( 1 ) 菲佣事件:目标是人大释法在舆论层面合法化 / 2011-08-16 11:43 / 评论数( 0 ) 「李氏力场」与「狮子山精神」 / 2011-08-05 11:58 / 评论数( 2 ) 当西藏概念走入股市 / 2011-07-25 11:49 / 评论数( 0 ) 公民力量抗暴力政府:大马「干净」选举运动 / 2011-07-18 13:44 / 评论数( 0 )

Read More

GAE PrGAE Proxy for Anoxy for Android下载(已修改代理地址)

来源: http://lvkuncn.wordpress.com/2011/08/18/gae-proxy-for-android%e4%b8%8b%e8%bd%bd%e5%b7%b2%e4%bf%ae%e6%94%b9%e4%bb%a3%e7%90%86%e5%9c%b0%e5%9d%80/ GAE Proxy for Android下载(已修改代理地址)   将GAE Proxy for Android官方版的代理地址修改为自己另外架设的代理地址,(用的人没这么多^_^),重新打包,自己用也共享出来。 选择一个版本下载: gaeproxy-0.9.7   gaeproxy-0.9.4 附录: GAE Proxy for Android:GAppProxy | WallProxy Android 客户端,综合 TransProxy、CMWRAP、SSHTunnel 和 Python For Android 等项目,以实现 Android 系统上基于 Google AppEngine 的 HTTP 代理。 http://code.google.com/p/gaeproxy/#GAE_Proxy_for_Android GAppProxy:GAppProxy设计的初衷是为教育网用户提供一个免费的国际代理。 http://code.google.com/p/gappproxy/ ————————————————————————————————————————— 需要翻墙利器? 请 安装Wuala ,查找和添加gfwblog为好友,就可高速下载翻墙软件,或访问 http://tinyurl.com/gfwblog 直接下载。 推特用户请点击 这里 免翻墙上推特 请点击 这里 下载翻墙软件 更多翻墙方法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 [email protected] 请阅读和关注 中国数字时代 、翻墙技术博客 GFW BLOG (免翻墙) 请使用 Google Reader 订阅中国数字时代中文版 (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eed ),阅读最有价值的中文信息;以及 GFW BLOG(功夫网与翻墙) http://feeds2.feedburner.com/chinagfwblog ,获取最新翻墙工具和翻墙技巧信息。 推特用户请点击 这里 免翻墙上推特 点击 这里 下载翻墙软件 更多翻墙方法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email protected] 翻墙技术博客 GFW BLOG (免翻墙) 阅读 中国数字时代 (免翻墙)

Read More

Global Voices | 叙利亚:斋戒月前夕,坦克进入哈马

叙利亚军队在斋戒月前夕 进入哈马市 ,七月卅一日星期日上午十一点前据报已有 多达四十五人死亡 。这次袭击在叙利亚人心里激起了特殊的涟漪,因为哈马市正是近代史上最恐怖的 大屠杀 之一发生的地方。 清晨时,多数的推特留言是新闻连结,也有许多来自国内外的人谴责这次杀戮,有些人则因国际愤慨不足而感到生气。但仍有其他人对哈马传出的消息表示怀疑,像是 deekelgen963 。 涌入推特的回报中有一则特别突出。 Debkafile 报告:“哈马四十万居民的自来水、电、电话线都被切断了。” 同时从哈马传出几段影片。 来自 Shams 新闻网 这段摇晃的影片纪录了坦克进入市区的情景: 另一段影片显示黑烟自市内升起: BBC 记者 Shaimaa Khalil 指出来自哈马的线上串流影片,档案库位于 此处 。 哈马市内没有专业记者,报导皆要倚靠行动人士和公民记者,对他们而言照相或拍摄影片都有相当的风险。因此新闻流出的速度通常很缓慢,但也有些叙利亚行动人士如 @ wissamtarif 和 @ malathaumran 持续在推特上发布新消息。 校对: Soup 作者 Jillian C. York · 译者 Hsu-Lei Lee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Read More

信力建 | 信孚电讯(7.8)——百无一用是书生,万无一用是思想

1. 木然:我的思想哪去了?这个问题都不太好意思问,百无一用是书生,千无一用是学问,万无一用是思想。权力者是财富结的亲家,是思想的死对头,一个新财富的出现,权力者总以追求政绩的方式据为己有,一个新的思想出现,权力者本能地就会反对。 2. 重庆南川“红色经典主题公园”项目经过市级宣传文化部门组织论证,认为该项目落户南川及重庆不合适。根据合作双方《项目投资框架协议书》的约定,双方决定终止该项目协议。 3. 云南省玉溪市新平县至三江口的二级公路在暴雨中下陷坍塌,导致 2 人死亡 2 人受伤。发生事故当日,该条公路刚刚完工并试通车。当地原准备第二天正式通车。 4. 青岛胶州湾大桥,目前通行票价最低为小车 50 元,胶州湾隧道通行票价最低为小车 30 元。平均每公里超过 1 元钱的收费引发了收费偏高的质疑,网友称胶州湾大桥恐怕是全国收费最贵的大桥。回应称已让利。 5

Read More

一五一十 | 理发

作者: 忆星  |  评论(0)  | 标签: 所见所闻 雨后的老街,石板路洗刷一新,女贞花香四溢,夏天的第一束紫薇招来一只硕大的雄蜂,它奏着低沉的弦乐、踏落的细碎花瓣在和风中优雅地跳舞。一只灰色的兔子在墙角吃草,长着两颗长长的、似象牙般突出的畸形牙齿,跛着两只后腿轻轻跳跃着,女主人笑着说:是只宠物兔,打小被顽皮的孩子摔了无数次,长大就成了这副模样。 我瞥见一个“理发七元”的招牌,店主正在围着罩衣的客人头上挥剪,靠近门口的小方桌上有个穿校服的孩童在做功课、戴着红领巾。我犹豫了片刻,心里想着应该照顾这个家庭的生意,却又留恋上次那家店,就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觉得自己等不来,也许下次吧。 过拐角就是了,我走进店里,心里的失落稍纵即逝,不是她。另外一个女人在给躺平了的客人剃胡子,客人脸上涂满了白色的须膏,女人动作麻利,刀光一闪、刮下来一片,兀自还抬头去看电视里的肥皂剧。而我心里打了个冷战,清晰地记得:有一次,理发师用剃刀给我修鬓角,被旁边一个毛糙的小伙子碰了一下,好在他眼明手快、及时偏转了刀锋,我还是感觉到了冰冷的刀面贴在脸颊上,自此,我对剃刀有了恐惧症。 那女人示意我坐着等一下。我仍心存希望:今天该当是轮到她啊!第一次来这家店,就是现在的这个女人给我剃头,我给她十块钱,她找还了三块,我当时犹豫了一下,有种想退给她的冲动,因为一直理发都是十元钱。但那次理的效果不太好,只有期间的聊天还算有趣,她讲一个姐妹在人民路那家发廊被人宰了,进去之前说洗、剪、吹十块,末了收了她一百。“还真给了吗?”我问。“可不,店家不让她走,还吓唬要打她呢。”“那家店我是知道的,十年前他们就靠敲诈了,不过后来上当的人越来越少,本地人都不去了,所以他们店面也越开越小。”我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十年前我的一个同学当时来看我,顺便在那里理发,最后吵了一架、还是被收了四十块钱。那个店主的形象我始终记得:身高一米六五的样子,长得敦实,肩上有纹身,屁股浑圆突起。他总是斜挎个背包,沿街发卡片,上写洗、剪、吹一共十元。结帐时,要么说今天给你剪发的是造型总监,要么就说给你用了上好的柔软剂,最后总能狠狠地敲你一笔。这样的行径居然存活了十年,可见中国人的软弱,也可知监管部门形同虚设。 我洞察着里屋的动静,希望她出现。第二次来这家,是她给我理发。她长得很好看,说话四川口音、细声细语,发丝柔软乌黑、中短齐耳,她身材高挑、匀称。她剪刀使得好、喀嚓喀嚓一声声不急不慢,碎发刷刷飘落,我也感觉头顶清凉了很多。清洗的时候,我坐在板凳上、低下头来,她打满肥皂,手像刷子样快速梳理着,一边跟另一个女人讲话,谈话的内容在我听来竟是十分清纯,就我对当今漂亮女人的理解,当属奇闻。这天结账时,她在兜里找了很久才给我找出四十三元的零头。她理得很好,比第一次那位好得多。我暗想下次一定得找她,不单是因为她长得漂亮、还不俗气。 偶尔在老街散步,我发现两名理发师似乎是有分工的,我暗自留意,似乎我倾向的这位每次都是单号。今天明明是单号,但我却落了空。我默默坐在沙发上,失望的心情迷上心头,不只是因为眼前的这位头剪得不好。 这时,又进来两名年轻人。其中一位直接坐在玻璃镜前的转椅上,抬起一只脚搁在扶手上,他的头发很长、耳朵全部盖住,但发质不好、干枯、偏黄。“定型吗?”理发师已经收起了剃刀,用热毛巾擦干净那位客人的下巴。“嗯。”年轻人嘀咕了一声,眼睛斜视着,不知道在看哪个方向。那个客人站起身来,掏出十元钱付了,拎起地上的一袋菜。“上海男人。”我在心里说。 “你先等一会儿。”理发师没正面看我。她径直过去拿起台子上一本画册,塞给椅子上那个年轻人。“你自己选一个,我先给你定型。”说着,她伸手抓起一缕头发捻了捻,大概试了试发质,就准备开始弄了。 “哪一种啊?”年轻人躲了一下,疑惑地说。 “诶,我不是让你自己选嘛,这个跟定型无关的。” “先等一会儿。”年轻人说。 “随便你吧。我跟你说,无论你选什么发型,定型都是要做的。”理发师脸上似乎挂着一丝轻蔑的表情,她说话的嗓音有点发颤,也许是为即将到手的这个大生意有些激动。 “没有别的了吗?”年轻人合上这本册子,抬眼扫了一下面前的台子。 “就这些了。你可以边选我边做定型,这样节省时间。”理发师不自然地说。 “多少钱?”年轻人终于问。 “七十。”理发师说。 “染呢?” “烫发七十,染就再加三十,一起做可以给你便宜点,九十吧。”理发师稍微有点急躁,没等年轻人回答,她又补充,“行吗?” “好吧。” 我看着那个年轻人,他长得还算英俊,但带点乡气,衣着也很普通,衬衣脱了几根线头。他的同伴显然是陪他一起来的,但看来今天他是主角,也许是要去会女朋友,才舍得一百大洋,这相对他们的收入应该不是小数目。其实我在想:只要穿得干净朴素,头发只需要花七块钱剪成我这样的寸头,这名男孩子是不难看的,又何苦耗费了时间和金钱,追求一种飘渺的虚荣呢?但这只是我的一己之见,也许女孩子不这么看,就像孔雀开屏、炫耀鲜艳的羽毛,人类何尝不是如此,要不然每年的时尚界又怎会赚得盆满钵满? “这,这个得等很久吧?”一直在旁边乖乖等候的我终于有点坐不住了,“要不我明天再来。” “哦。不好意思啊。”理发师仿佛才想起我来,她刚才一定一直沉浸在到手的大生意的激动中。 我抬脚出了店门,我其实不急,也为自己找了个借口脱身而松了口气,丝毫没觉得受了怠慢。“看来这家店以后也不能来了,关键那个单双号的猜测可能是错误的。”我心里想着,不由自主往刚刚路过的那家店走去。 店主系着浅黄色防水布的围兜,正在低头扫地,做功课的孩子已经不见了。 “剪头吗?”我站在门口说。 她只瞟了我一眼,就摇了摇头,甚至连话也懒得说。 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自讨没趣地问了一句,“剪头吗?” “平头,不会剪。” “也不算平头吧?只要稍稍修一下就好了。”我竟有点象似在请求她了。 “不行。去那一家吧。”她兀自扫着地,态度很冷漠。 去哪一家?难道他知道之前我是属于那一家的? 不久之前,我可是因了她有个孩子而产生恻隐之心,觉得应该来照顾她生意的,没想到!看来我是太自作多情了点。 我只好回到小区附近的那家理发店。我还未进门,理发师就赶紧站了起来,“生意来了。”我似乎听见她在说。 一个多月前,我在她这里剪过一次,应该还算不错。那还是在我终于开始厌烦从前那家办卡的店以后。我这人是很有忠诚度的顾客,之前的两年多一直在门口那家店,我也就只是理发,虽然理得频繁点,但一年下来消费也最多三百元。我妻子以前还有烫发的习惯,但每次就是烫了没多久又要拉直。我就一直泼冷水,不只是心疼每次那几百块钱,而是认为那真的不好看。 那家店是清一色年轻帅气的小伙子,我算是老顾客了,算上妻子烫发的花费,我总共办了一千五百元的卡,刚好也只剩了几十块钱,一直都拖着没再充值。但最近却很是麻烦,因为就为了剪个头,每次都要跑很多趟,理发师总是说没空,还给了我张卡片,让我来之前预约。 所以,那次一气之下,我就跑到菜场对面的那家小店。我跟店主诉起苦来,说就为了剪个十块钱的头还要让我预约,简直太像那么回事了。 “我这里,每次不会多等超过五分钟。”店主娴熟地挥动着剪子,她操着河南音说。 “也是啊,我本来就喜欢自由,走到哪里剪刀哪里,亏得我被他们捆死了这两年。”我愤愤不平地说。 “他们眼里哪会有你,那些帅小伙都盯着富婆呢。做一个头好几百,还有电话预约,提供上门服务。”这位中原女暧昧地说。 “真的呀?”我装作惊讶。 “不骗你,我们这行,消息是通的。”店主接着悄声说,“一会儿敲个背吧。” 进门的时候,我是注意到长条沙发上还坐着两个女人,从穿着打扮上不像是职业理发师。 这时,一位白头发的老人在门口晃了一下,沙发上其中一位立刻站了来走过去。 “说磨磨蹭蹭的,倒底想好了没有啊。”那女人说着,牵着老人的手进到店里。老人始终没说话。我看他至少七十多了。 “那就按吧。先跟你说明白了,三十块啊。”女人说。 老人还是没开腔,但任由女人把他拉进了内屋。 “一天的菜钱没了。” 理发师笑着说,她收起剪刀,拿毛刷扫着我的脖颈。“今天上午都来了三次,一直犹豫不决的。” “这么大年纪也出来按摩。”我轻声说,唯恐那老人听见。 “可不是,上海人太有钱了,都无聊得不知道怎么花。” “估计是空巢老人,又没有精神寄托。”我说。 洗头的时候,她还在劝说我敲个背吧。 “不了,马上要回家吃饭了。”我推脱。 “你看你,学什么上海男人那么小家子气,老拿回家当借口。”理发师加装恼怒地说。 “下次吧。”我搭讪着说,眼角扫过,沙发上那女人孤零零地坐着,一脸地失望。大概,哪天没有客人,哪天就没饭吃,我心想。 回到小区门口,在我办卡的那家理发店隔壁,还有家更大的美容美发店,号称是全国连锁、美容界的航空母舰。数十个俊男靓女齐刷刷排在店前的广场上,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大跳“抓钱舞”。音乐稍停,领队带领大家高声齐呼:“我要成功!我一定要成功!” 我低头看了看手机屏幕,今天是西元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忆星的最新更新: 巴女传奇(第六十六章) / 2011-07-01 17:36 / 评论数( 0 ) 千里追踪 / 2011-06-30 22:23 / 评论数( 0 ) 巴女传奇(第六十五章) / 2011-06-30 11:30 / 评论数( 0 ) 巴女传奇(第六十四章) / 2011-06-29 11:36 / 评论数( 0 ) 巴女传奇(第六十三章) / 2011-06-28 13:22 / 评论数( 0 )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