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stwave

Connect with pestwave :

吴祚来 | 如何界定言论的不良社会影响?

如何界定言论的“不良社会影响”?   7 月 5 日《新京报》社论,引用了人民网的报道:河南南阳一市民在 “ 书记市长网上留言板 ” 上抱怨该市的 “ 交通整治行动 ” 变质成 “ 罚钱 ” 行动,当地公安局回复称: “ 你的想法也好,呼吁也好, 完全是逆潮流而动,是螳臂当车。公安机关将密切关注你的煽动性言论是否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再视情处置 ” 。新京报评论说:这样的回复,充满威胁的意味,想起现实中的那些因言获罪和跨省追捕,让人不寒而栗。 那些因在网络或报刊上发表言论,遭地方公安部门跨省追捕的案件,近些年屡见报端,甚至有县级公安干警“跨省”到北京,对中央级司法媒体的记者予以追捕,最后结果当然引发广泛的舆论谴责,做出跨省决定的相关当事人也因此受到查处。 每一起公安跨省追捕网民与记者的案件,后面都会有一个勃然大怒的领导,公安部门只是执行与配合领导指示,才做出超越法律权限、也超人想象的举动。而一旦事情败露,上级部门追究责任,受处罚的往往是公安干警,那些做出错误决定的领导,却被保护了起来,为什么做出决策的领导难以追究责任?因为他们在传达指令时多不下达书面通知,而是开会决策或电话通知,这样,“进”可以打击那些麻烦制造者,“退”可以保护自己免受党纪国法追究。 有没有行之有效的办法,既可以保护公民与媒体的言论批评自由,又可以使公安干警不受那些不懂法的领导们轻易指使? 我们知道,当企业主向公安部门报案,自己的网站或网页受到黑客的威胁或攻击时,公安部门会告知企业主,请到会计师事务所做一个财产损失评估,评估损失达到一定的量,公安部门就可以受理,当然,受理并不等于就能抓到黑客,而是抓到黑客后,可以根据客户财产损失程度,追究黑客的法律责任。而会计师事务所会有一个相应的门槛,就是评估财产损失,收取费用每单最低不低于每单 2000 元。 那么,网络言论或媒体言论如果造成了不良影响,这种不良影响是以某个领导人心理感受决定呢,还是有社会独立评估机构做出量化核定呢?最科学的办法,最符合法理精神,就是让第三方独立评估,如果有人在网上发布地震谣言,那么,因他的谣言而造成损失的单位与个人,就可以拿出证据,通过法律追究造谣者的责任,如果抱怨城市交通变质为罚款收钱行为,造成某位领导心理出现疾病,也可以拿出证据,通过法律予以追究。尽管可以诉诸法律,但有一点得郑重指出,公民批评政府职能部门与相关领导,是法律赋予的权利,相反,如果有关部门通过自己手中的公权力,来威胁、拘禁发表言论的网民与记者,则是非法行为,不仅会受到舆论谴责、法律追究,上级主管部门更应该严加制止与训诫。 近日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近日在线与网友交流。他认为网友批评他甚至骂他都是正常的,当然也有网友挺他,他认为在网络中大家应该平等交流,而作为地方首长,自己更应该虚心接受,不计较,也不去问别人来历(不以阴谋论对待之), “ 为什么领导可以发脾气,群众不能发脾气呢?为什么领导可以骂娘,群众不能骂娘? ” 如果各地领导都能达到这样的认识高度,我们的社会舆论环境就可以更为开放,也会更文明理性。 吴祚来

Read More

用跑步向乔布斯致敬,东京人跑出苹果LOGO

上周乔布斯辞去苹果CEO一职,标志着苹果一个时代的结束,人们对乔布斯的纪念方式各不相同。但我个人觉得这哥们儿最有创意。 此人名叫 Joseph Tame ,是一位住在东京的数字媒体制作人,他为乔布斯献上了13公里。但不是直线跑步,而是通过iPhone和一个跑步应用Runkeeper在东京市中心跑出了一个苹果LOGO。 整个过程历时两个小时,从最东京皇居西侧出发,画出苹果LOGO的东侧,接着跑过六本木和表参道画出苹果的底部,接着在新宿到达苹果的最西端,然后跑过苹果顶部,并在神乐坂跑出苹果叶子,最后到达靖国神社。 Tame称此举是为了向乔布斯的远见和领导力致敬,因为这对他的一生产生了积极影响。他还表示乔布斯颠覆了手机行业。 “我祝愿史蒂夫万事如意,希望他早日康复,重新振作起来。”Tame说到。 你被苹果和乔布斯感动了吗?如果是,你如何表达对乔布斯的敬意呢?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 36氪

Read More

全球十大文件分享网站

图: 分享即关爱 网络文件分享一直是人们的硬性需求之一,每天都有大量网民在访问文件分享网站,证据之一就是文件分享网站的访问量巨大。比如最大的英文文件分享网站4shared的月PV达到了25亿,并且这个数字还在猛猛涨。 BT观察网站 Torrentfreak 根据Google提供的数据整理了一份全球十大文件分享网站名单,其中有八家是文件存储网站,只有两家是BT网站。 就在五年前,文件分享领域还是BT网站的天下。但后来文件存储网站迅速赶上,去年,很多文件存储网站超过了海盗湾(The Pirate Bay)、Torrentz等知名的BT网站。   排名 网站 类别 月UV 月PV 1 4shared 网络存储 55,000,000 2,500,000,000 2 Megaupload 网络存储 37,000,000 400,000,000 3 Mediafire 网络存储 34,000,000 330,000,000 4 Filestube 元搜索 34,000,000 280,000,000 5 Rapidshare 网络存储 23,000,000 280,000,000 6 The Pirate Bay BT种子索引 23,000,000 650,000,000 7 Fileserve 网络存储 19,000,000 190,000,000 8 Hotfile 网络存储 16,000,000 110,000,000 9 Torrentz.eu 元搜索 15,000,000 340,000,000 10 Depositfiles 网络存储 14,000,000 110,000,000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 36氪

Read More

OhMyMedia | 亚洲周刊:中国科幻灰姑娘华丽转身

李永峰 《科幻世界》推动中国的科幻文学,培养了刘慈欣等著名科幻作家。但它也曾被当局指为精神污染源,九十年代末才华丽转身,大受欢迎。 一本薄薄的杂志,被中国科幻迷誉为精神家园,二零一零年三月,因为空降的外行社长李昶强推自己所谓的新观念,引发编辑不满,更激起了全国科幻迷的抗议,李昶最终被罢免,这份已有三十多年历史的杂志,保住了自己专业科幻杂志的形态。在中国杂志史上,大概还没有这样的先例。 创刊三十多年的《科幻世界》,作为中国科幻作者最主要的培养平台,其实早已创造了多个奇迹,它的命运几乎就是中国科幻文学的缩影。 一九七八年,因为改革开放呼唤「科学的春天」,以传播科学理念为宗旨,《科幻世界》的前身《科学文艺》崭露头角;一九八三年清除精神污染,科幻被列入污染源,杂志由盛而衰,但依然在惨淡经营中坚持;一九九一年之后,中国的工业化随着邓小平的南巡而扩大,《科幻世界》也有了新的开始;一九九七年,「灰姑娘」华丽转身,定位于高中和大学生读者群的《科幻世界》出现了爆发性的增长。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科幻文学展现出前所未有的生机,《科幻世界》不仅由一本杂志发展为包括《科幻世界译文版》和《奇幻世界》的系列刊物,还在科幻图书出版方面开创了新局面,目前已经出版「世界科幻/奇幻大师」丛书一百八十七部,「中国科幻基石丛书」十六部,其中刘慈欣的「三体系列」成为近年少有的科幻畅销书,销售近二十万套,创下了自一九八三年以来原创科幻书销售纪录。 出生于大兴安岭的姚海军,读初中的时候,因为一场大病而辍学,一度自生自灭,接触了科幻小说之后,受到宇宙的震撼,从此迷上了科幻。一九八九年,在遥远的森林深处,他办过一本倚靠邮寄的油印科幻杂志《星云》。一九九六年之后,走出了大森林的姚海军,成为一名专职的科幻编辑。此后更成为中国科幻文学最主要的推动者之一。刘慈欣认为,如果没有姚海军的催稿,他的作品根本无法完成。近日,《科幻世界》杂志社副总编、主编姚海军接受亚洲周刊专访,以下是访问摘要: 《三体》引发了热潮,对中国科幻会有什么影响? 现在,中国科幻的读者变得更加多元,《三体》突破了以前只有青少年才看的年龄界限,读者的身份更加复杂了,科学家、主流文学的作家、评论家、学者、艺术家……大家都在看。广泛的人群,也因为这本书开始关注科幻。科幻的门正在被打开。 中国当代最重要的科幻作家有哪些?你如何看待他们的作品? 刘慈欣是经典的科幻作家,宇宙的浩瀚、文明的冲突、眼花缭乱的想象,作品中这些要素令核心的科幻迷疯狂。韩松的作品不像刘慈欣这么宏大,更像是日常生活的变形,更像是毕加索的画作,很多都是抽象的,只有保持距离才能发现他对种种现实谜题的解答。韩松的小说,所要表达的恰恰在文字之外,需要有丰富的生命历练才能体会。王晋康的小说则非常有现实感,他会提出中国式的问题,而他的解决之道也渗透着中国古典的哲学。 目前国外的经典科幻作品是不是都已翻译成中文了? 这个工作正在做,从二零零三年开始,我们启动了中国科幻「视野工程」,出版三套丛书,「世界科幻大师丛书」、「中国科幻基石丛书」和「流行科幻丛书」,兼顾翻译和原创。我们对于国外具有最新想象力和现代感的作品进行梳理。中国作家要想有超越,必须要有个了解,要让他们读到最好的作品。 现在中国的科幻产业发展得怎么样? 在美国和日本的科幻文学发展史上,都有那么一个很明显的特征,作者最初都是从杂志中走出来,然后简装本图书开始流行,接着出现畅销书。杂志是培养作者的平台,图书则为产业发展提供更充足的动力。中国也一样。刘慈欣的「三体」系列在销量上一骑绝尘,科幻文学也有了自己的畅销书作者。不过,中国与美国等科幻大国依然有很大差距。美国每年参加科幻年会的作者多达五六千人,除了出版图书,还有科幻电影、主题公园等完备的产业链。但是在中国,具有市场号召力的科幻作家依然屈指可数,每年出现的新作者数量有限,而产业链才刚刚起步。中国科幻产业正在从杂志时代向图书时代转型。《科幻世界》会一如既往推动这一转型,并在新的时代找准自己的位置。 《三体》之后,你如何看待中国科幻的发展? 随着刘慈欣的畅销,更多人发现了科幻的重要,稿件的争夺变得非常激烈,我担心科幻会重蹈奇幻的覆辙。因为《哈利波特》、《魔戒》等作品的辉煌成就,中国的奇幻也突然火爆起来。但很快就是大量雷同、格调低下的作品的出现。市场做滥了,短短数年,奇幻就跌入低潮,现在虽然留下少数成功作家,如江南、今何在等,但对这一类型来说,却出现了严重的后继乏力的疲态。商业热炒是柄双刃剑,面对当下的科幻热,出版人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要把目光放长远,再长远一点儿。 © superlee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 2011/07/29. | Permalink | 收听敌台 Post tags: 亚洲周刊 OMM通讯社@新浪微博 | [email protected] | OMM通讯社@腾讯微博 | OMM通讯社@网易微博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Read More

共识网 | 高不祖:政党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

拥有八千万党员的党也许是世界最强大的政党。然而,它不能自立,执政六十多年,至今仍靠国家财政供养,因而也是世界上最虚弱的政党。 前二十八年,党在野,虽遭围堵追杀,却仍能自力更生丰衣足食,不受政府填喂,可称绿林好汉。后六十二年执政,视国家财政如政党财政,予取予夺,自行拨款,放肆消费,吸营无忌,日趋膨胀。今驱壳虽已巨大,然质体早已虚亏。唯行党政分离,停止一切政党的财政拨款,促其自立,方可免于不支倒地,轰然而散。 国家财政是人民财政,不是政党财政。国家所有的财富都是人民的血汗和全民的资源换取的。执政党独占独吞国家财政的现象不能再继续。国家财政不能再供养政党。这样简单明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若政党领袖不能理解,不予接受,那还能在江湖上混下去吗? 除个别专制独裁国家,世界各国的政党无论在野或执政,都靠自力自立。或党产供资,或摹款集资,或党费捐资。不能自力者何以自立?何以称党?政党候选人若参加国家或地方选举,合格者或可获取少量财政补贴,然,仅针对个人,并非政党。政党并不依此而存活。国家财政与政党财政完全分离。 中国现时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且,只要人民币不断升值,很快就能抢到第一的头衔。然而,只有人民心里明白,标榜第几与我何干?人民自由富有才最重要。不幸的是,人民既不自由,更不富有。几十年人民辛苦劳作创造的财富,大部分都在供养政党。现实是,政党富有了,官员富有了,少数与政党高官利益相关的人富有了。这1%的人群掌握了国家70%以上的财富。而18%的人民仍然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中国人民供养了一个世界上最庞大最昂贵的官僚体系。据分析,现时的行政支出占据整个国家财政支出的39%以上。此一比例远远超出美国的7.9%,德国的7.7%,俄罗斯的7.6%,加拿大的7.1%,英国的4.2%。光是每年的三公(公款车辆、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开销就达一万亿以上,占国家年度财政收入的13%。三公之外还有另一公,即公款私藏。各级党政机关的小金库是一个巨大的黑洞,没有人知道它到底藏匿了多少公款。财政部长也许心中有数,然而肯定帐面无数。有人估计它的积累总额可能超过三公年耗,而每年取出为小集体消费和私分的约为总额的40%,流出的自有流入的补充,水库常年满载。四公耗款皆为党政耗款,数额巨大,约为国家JDP的6%,这是任何正常民主国家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因而尤其具备中国特色。 解决问题的方法之一是实行彻底的党政分离。只有实行党政分离,才能实行政党财政与政府财政的分离。人民无可奈何地供养了一个庞大的政府,既然每个国家都得有政府;人民为什么还要供养一个奢侈的政党?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理由来让国家财政供养政党。人民供养了国务院 、人大、政协,为什么还要供养党中央?执政党把党的人马安插到了所有的政府部门,即已达成执政。若党中央依然在前台执政,人民供养的庞大政府又有何用?现实是,党中央、国务院、人大、政协等机构多面齐出,同声号令。无论是何种机构的会议,都是党的政治局常委就坐主席台,都是主席团的当然主席。纳税人要一而再、再而三地为改头换面却性质相同的会议买单。更具体,就为了限制人民自由表达那点事儿,国务院业已摆列出文化部、新出署、广电局等部门,为什么中宣部还要脱衣挽袖,杀上前台?中宣部只是政党自己的宣传部门,连党的喉舌人民日报都管不了,怎么可以站出来对人民指手划脚,发号施令?毛云中宣部是阎王殿,此说不虚,历来如此。中宣部专事钳制舆论,拂阙民意,却由它的对头人 民供养了六十多年,人民真是冤大头。党政不分的结果导致所有的政党支出都堂而皇之地成为了行政支出;所有的政党党干也理所当然地进入了公务员系统。政党开支为隐形开支,从无对外公开的统计,只是混杂在行政支出当中。据分析推断,光政党支出一项,就相当于国家GDP的12%以上,以至国家行政支出如此巨大,就谓世界第二,又有谁敢自称第一? 就地方而言,既已由执政党不经人民授权(人大代表举手只是形式)便指派了省长,该省事务当由省长全权负责。然而,党的书记却是一把手。按理,省委书记该管的仅限于全省的党员党干和党务而已,所有经费当由政党自身打理。不幸的是,人民供养了省长市长与省市政府机构,还要再供养省委书记市委书记与庞大的省市委政党人马。有外国记者去各地游察,遍及全国,得一观感,即无论何地,位置最佳且最豪华壮观的办公大楼,肯定为党政机关大楼。全国省、市、县、乡四级地方党委(不包括基层总支和支部370多万个)机构共4.8万余,党干以数百万计,不创造任何社会财富,终日算计民众,监察百姓,却挥霍民脂民膏无数。 除了执政党,所有其它政党也应脱离国家财政豢养。八个所谓民主党派不过是执政党的附庸与外围,替专制的执政党装饰民主的门面。靠执政党施舍人民血汗而苟延,却美称监督共存,这是中国六十大多年来最大的政治笑话之一,也是地球上独一无二的倒胃风景。民主党派若不能自力,真正扮演制衡与反对的在野角色,何不自行了断,以谢本党先贤和人民养育?! 至于军队,若是国家军队,理所当然地应由国家和人民供养。遗憾的是,执政党坚称军队是党的军队,服从党的绝对领导。若如此,军费当由执政党自行负担。然却,执政党连自立都做不到,又怎能自养党军? 中国执政党的自立并非不可能。除了募款,最大财源其实在政党本身。八千万党员的党费确为巨款,尤当提高缴纳比例之后。宗教信徒一般捐献收入的10%给所属教会,教会因而存活发展。党员信仰的主义当更甚于信仰一般宗教,且入党即谓步入升官发财之途,可多方得利,捐缴所得的10%以上给党组织,难道不是无怨无悔且有滋有味吗?人均年缴一万,党即岁入8千个亿。这是何等可观的政党财产。政党花销自己的钱财,方能精打细算,惜财如命,或能因此遏止政党腐败,进而抑制整个体制腐败。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是正常的国家财政的本质。若取之于民,用之于党,这就变形为非正常的党国财政。世界经济大国的财政支出中的55%-60% 用于社福社保,这叫用之于民。中国的此一比例为15%,这叫用之于民?一党专制为党国财政的存在提供了可能,但并不能提供永久保障。在一党专制消亡以前,党国财政将率先被埋葬。由于多种原因,人民暂时不能或不愿推翻专制,但人民有权改变无理的财政制度。统治者若不依从,人民可以抗税。古今中外,此类案例不胜枚举。执政党号称是人民的政党,其领袖自谓以民为本,难道可以容忍政党以吸取人民的血汗和挥霍的人民的资产而生存的荒谬继续下去?! 执政党在野时的对头国民党已经做出了表率。党政脱钩,党产归零,政党费用由政党自理,党工的支出由政党自负,国民党业已成为了自力与自立的政党。无论在朝在野,政党财政不再与行政财政勾搭。国民党员虽然仅存区区八十余万,在人格上却远胜八千多万,因为他们不再由国家财政供养。不及其余,惟论此点,大陆人民应该还给国民党一个致敬!为了中国的统一,两岸谈判或迟或早终将发生。国民党人与民进党人可以提出统一的第一个前提,请大陆实行党政分离,请政党自力更生。否则统一从何谈起?难道统一后要让台湾人民来供养执政党?!或让台湾接受一个吞噬人民辛劳的执政党?!国民党和民进党无疑都可以在大陆党政分离的进程中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果真如此,大陆人民还应再向台湾人民及政党致以 一百个敬意。

Read More
  • 1
  • 2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