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plE

Connect with PurplE :

中国选举与治理 | 国人正在步入自己的2012

国人正在步入自己的2012 作者:张鸣 来源:作者博客 来源日期:2011-8-19 本站发布时间:2011-8-21 5:15:03 阅读量:1次 据报道,中国的粮仓东北,农业正在陷入对化肥的过度依赖。农民的化肥用量,逐年增加,不仅造成了土壤土质的恶化,而且某些化肥所含有的重金属,正在威胁人类的安全,而过度使用的化肥,也使水和空气的污染加剧。实际上,化肥的边际效应在逐年递降,但农民对于化肥就像吸毒一样,产生了依赖,欲罢不能。 其实,这样的状况,早在30多年前,我还在黑龙江兵团做农工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跟当时的人民公社不一样,国营农场的耕作,早就开始大规模使用化肥和农药。化肥的施用量,除了新开荒的土地,一般都逐年增加,否则就保证不了产量。由于化肥的施用,号称黑土地的北大荒,黑土层连年变薄,很多地段,露出难看的白浆土。而且由于化肥的使用,土壤的板结也越来越严重。到今天,这样的情况居然一点都没有好转,从前的板结问题没有解决,现在有新添了土壤氮磷含量过剩,磷肥中重金属被作物大量吸收的新难题。有识者惊呼,如果这种状况继续下去,在不久的将来,随着土壤的进一步被破坏,东北这个粮仓,将出现大范围的危机。换言之,粮仓将有崩解的危险。 其实,在工业革命之前,人类的农业跟自然是构成自我循环的。人类的种植,给自己提供了粮食和蔬菜,但自身的排泄物,剩余物质,也回馈到土地上,保持了土壤的肥力。但是,这个循环,被人造的工业替代品所打断。浓缩的化肥,取代了农家肥,农药取代了人工和自然灭虫,除草剂取代了人工锄草。土壤只能接受干巴巴的人造物,对于自身有害无益,无法实现自身的恢复和再造。时间一长,人与自然之间的平衡就被打破。现在看来,土壤和水,是受害者,其实,最终的受害者,还是人类自己。 从某种意义上说,西方自上世纪中叶开始的所谓绿色革命,其实只是白色革命(化肥和农药),这样的革命,对于人类的确有短时间的好处,但后遗症也是巨大的。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不得不面对这种后遗症的时候了。一方面,我们应该加紧研制和引进低负作用和无负作用的化肥农药,加紧推广。另一方面,生态农业也不能仅仅停留在某些观光景区,供人参观。应该在城市和农村,实验和推广一种生态的生活方式。像过去那样,一方面农民使用化肥,找不到农家肥,一方面城市却为人的排泄物无法处理而发愁的局面,理应得到正视和改观。人类在今天,已经飞到火星上,理应找到一种方式,回馈自己生长的地球。否则,漫说这样的高速增长难以为继,就是人类的生存,都会出现危机。传说中的2012年,也许真的就来了。

Read More

最想问温家宝总理的十个问题- 博客中国-个人专栏文章

在中国特殊背景和政治现实下,互联网正在成为中国人相对自由表达、实现 公民权利 的重要渠途径和扮演公民角色的试验田,并在其间形成一个公众广泛参与的 公共 空间。特别是 知识分子 从传统的政治桎梏里解放出来,在网络世界扛起道义大旗,热心 公共 事务,针砭 ...

Read More

百年校庆在未来注定成为历史的笑话

百载春秋,谁的清华? 作者:胖子李 七年前的这个时候,还是大一新生的我,很喜欢骑车在园子里溜达。春夏之交的清华园,总是晴朗的。绿树掩映之中,弥漫着浓烈丁香花的味道,而等待投喂的松鼠时常会窜到跟前,眨巴着眼睛盯着你攥在手中的花生……有一日,徜徉于工字厅附近,在一教北边的空地上,我第一次“发现”了王国维纪念碑,在清华这并不稀罕,校园当中随便走走就能发现有故事的风物,而那一天,真正给我震撼的,是碑后面陈寅恪先生亲撰的悼词: “海宁王先生自沉后二年,清华研究院同人咸怀思不能自已。其弟子受先生之陶冶煦育者有年,尤思有以永其念。佥曰:宜铭之贞珉,以昭示于无竟,因以刻石之词命寅恪。数辞不获已,谨举先生之志事,以普告失下后世。其词曰: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斯古今仁圣所同殉之精义,夫岂庸鄙之敢望。先生以一死见其独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论于一人之恩怨,一姓之兴亡。呜呼!树兹石于讲舍,系哀思而不忘。表哲人之奇节,诉真宰之茫茫。来世不可知者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这是我第一次聆听“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一振聋发聩的论断。那时的我,初入大学的兴奋与荣耀已逐渐散去,新生的迷茫与混乱的课程才是真实的生活。而读到这番文字的下午,我由自内心感到了触动与震撼,这种源自思想的历史厚重感,远远超出那些古老建筑物的力量。我第一次意识到,大学,是一个可以让你思想自由徜徉的殿堂。 不令人意外的是,这块常年静立于大草坪一隅的石碑,并无多少人问津。对于多数清华学生来说,此地大约只有在拍毕业照时,才或可能到此一游,若问王国维何许人?回答大抵只能是“牛人”之类。至于碑上的“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则真的就只是在碑上了。    百年清华走到今天,早已不属于这群人。即便就是这块纪念碑,也一如二校门,是在“砸烂一切”的最高指示下,经过革命小将洗礼之后重新立起来的,对于现在的清华人来说,他本就是陌生的。大二时杨振斌书记做校史讲座,特别提到这个碑:这是王国维先生的纪念碑,不是什么“海宁王”,清华园里没有埋过王爷。 这几日,百年大喜将至,熙熙攘攘。王国维、陈寅恪连带梁启超和赵元任,这些早已进了校史馆的四大导师,又一次次被请了出来,在电视、报章、讲话、MTV中接连走穴,忙得不可开交。在那首名为《我要回家》的MTV里,各种温拿如书记部长、EMBA老板、明星学者等等,在一群不知姓名的龙套学生簇拥之下竞相登场之后,四大导师终于博得一个镜头,以黑白玉照迅速草草结尾。这着实意味深长到有些黑色幽默:难不成是说等有权有钱了之后,咱才可以谈文化? 在一个工科学校里,一群活跃于85年前如今已经死绝的文科学者,在平日和特殊日子受到如此殊遇,着实让人有点适应不了。四大导师如若活到今天,恐怕也如王国维遗书当中所写的“义无再辱”了。 只可惜死人不能说话,更何况连死人的儿子也都是死人,所以,辱你完全没得商量。今天看到网传的新一期《新清华》,封面令人叹为观止,在这个用人头像拼成的“大礼堂”中,新旧常委雄姿英发立于最高处,颇有“上层建筑”的意思;副国级的委员长、政协主席充当门楣,以示共同协商,肝胆相照;部级干部则竖立两侧,于是三面包围之下,是无官无衔的四大导师,孰令人受宠若惊啊也么哥。 然而,马上就要走过一百年的清华,跟王国维他们有毛的关系吗?人头大礼堂的等级森严,领袖视察的戒备森严,早已经赤裸裸地告诉你我:这清华,归根结底是属于他们的。 在大喜的日子说这些,可能让很多热爱清华的学子感到不快,然而我相信邓卫副书记所言之“爱之越深,责之越切”。细细想想,那天在校园里经过动态迷宫、层层检查、早早就位准备忘情欢呼的同学们,如今的清华,除了这些过节才请出来的四大导师牌坊、民国培养出的14位两弹一星元勋,以及一大票部级以上领导干部、亿万富翁之外,于你我而言,清华在当今这个时代,有哪些值得你去特别骄傲的呢?我们,而我们,又从这所学校学到了什么?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有木有?被曲解的“行胜于言”有木有?    一所大学,对待校友的态度,折射的是大学的理念。将书记部长奉为上宾,背后是对权力的崇拜;将老板经理归为杰出,背后是对金钱的谄媚。然而书记部长任期有限,老板经理可能破产,今天的座上宾,明天就有可能沦为阶下囚,在清华历史上,已经有过李嘉廷、慕绥新这样的先例。 于此,惟有将知识、文化的追求作为一个大学恒久不懈的理念,才是通往所谓世界一流大学的必由之路。这应当成为日后每一个清华学子牢记于心的理念。 而我们这一代清华人,注定如同这百年校庆一般,在未来成为历史的笑话。 http://blog.renren.com/blog/50166/723026520

Read More

信法律,还是信“土炮哥”?

保卫家园:用法律还是用大炮? 今天看到一个让无数人汗颜的新闻:农民自制土炮轰退百人强拆队。“土炮哥”诞生了。 此新闻令人悲哀,也令人振奋,更令人茫然:在这样一个社会状况下,我们保卫自己的家园,该用法律还是用大炮? 法律本意有保护弱者的因素。什么时候弱者会放弃法律,而选择暴力,去鸡蛋碰石头呢?当然是他们对法律完全绝望的时候。 对于拆迁,我做过定义:所有的拆迁都是违法。市场经济下,只有交易,没有拆迁,你想拆了我的房子,那就得接受我的报价。我漫天要价,你给不起,就一边凉快去。 如今,高房价让百姓发疯,也让利益集团发疯。百姓发疯,是因为高房价让人绝望;利益集 …… ……

Read More

经济学人:双面熊猫

原文:The panda has two faces 译文:经济学人:双面熊猫在中国经商绝非闲庭信步--永远不会是 作者:《经济学人》印刷版发表时间:2010-3-31译者:PurpYE校对:Junming Chen,Yangtaobin .谷歌(Google)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