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1162328768

Connect with qq1162328768 :

思想 | 「兩場革命」與中國模式(下)

作者: 《思想》  |  评论(0)  | 标签: 思想 , 革命 , 吴玉山 現在讓我們從一個更整體的角度來看中國崛起的制度背景。今日中國的發展模式,是一種獨特的制度和現象組合,其中一部份是來自蘇聯和東歐式的「後極權主義」(Post-Totalitarianism),另一部份的現象是來自東亞式的「資本主義發展國家」(Capitalist Developmental State)。中國的獨特性是在於結合了這兩個過去在不同地區和時間發生的制度現象,而產生了「後極權的資本主義發展國家」(Post-Totalitarian Capitalist Developmental State)。正是由於匯合了後極權和資本主義發展這兩個形似南轅北轍的制度根源,才使得中國大陸的經驗看似獨特而又不獨特:現象的組合獨特而個別現象的本身又不獨特的情況。 後極權所指涉的是一種從極權主義轉出、但並未民主化的特殊威權主義政體 。要了解後極權的概念,必須從極權主義出發。冷戰初期由福來德立希和布里津斯基所發展出的極權主義概念指的是一種以烏托邦式的意識型態為絕對目標、由至高領袖所領導、透過一個全能的黨來動員社會、掌握住一切軍事、經濟與傳播工具,並肆行恐怖統治的政治體系 。然而極權主義事實上僅適用於革命狂飆時期的共黨政權 。當各個共黨國家離開了革命狂飆時期之後,它們便逐漸顯現出制度化、科學化和理性化的特色,意識型態臣服於消費主義,烏托邦讓位給發展,革命暴君不再、恐怖統治也消戢 。這樣就標誌著從極權主義進入了後極權主義時期 。由於在歐洲的蘇聯集團之內,莫斯科的蘇共是各國共黨的實質領袖、而為各國馬首是瞻,因此當蘇共脫出極權主義之後,各國也亦步亦趨地仿效。當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宮死亡,各國的「小斯大林們」也隨之一一在政治上失勢 。然而由於中國在蘇聯的權力圈之外,因此蘇聯集團進入後極權主義並沒有引起中共產生同樣的變化。中國的斯大林——毛澤東——不斷地抗拒著中共走「修正主義」道路的壓力。在毛澤東的堅持之下,中國大陸人為地持續著革命狂飆階段,進行了10年文革 。一直到毛澤東死亡、華國鋒失勢,鄧小平上台,中共才逐漸走出了極權主義 。 後極權主義的特色是一定程度的政治制度化、科技官僚統治,和消費主義 。這些特徵是針對著極權主義的恐怖統治、意識型態治國,和烏托邦主義而來。後極權主義為政治生活帶來可預測性、增加了政策的科學理性,同時以滿足人們的物質利益來爭取他們對共黨政權的支持。簡言之,就是制度化、科學化和物質化,或是如韋伯所指稱的常規化(routinization)。這並不代表後極權主義便是威權主義。事實上此二者有相當的不同 。對於從未進入過極權主義階段的威權主義國家而言,它缺乏滲入社會深層的統治機制,而後極權主義仍然保有這些機制,甚至當社會中出現有限的多元現象的時候,後極權的國家仍然牢牢掌控傳播媒體、堅持對於意識型態的詮釋權、高度涉入經濟與社會事務,並保有包絡整個社會的黨組織,對新生的社會領域進行滲入和控制 。黨對於獨立的社會團體保持高度敏感,不容許出現任何反對力量。這樣看起來,後極權主義是介於一般的威權主義和極權主義之間的政治體系,在施行社會控制上,有優於一般威權主義之處 。 中國大陸現在正處於此種後極權的威權主義階段中 。意識型態已經失去指導政治的作用,但還殘存著合法性符號的功能。神魅式的個人統治已經不再,而由常規化的官僚主治。黨的革命性和運動性逐漸消失,成為保守的政治勢力。計畫經濟逐漸退縮,市場扮演起愈益重要的角色。恐怖統治成為過去,共黨政權正在努力建立政治上的可預測性。這些特色都使得中國大陸非常類似後極權時代的蘇聯和東歐。整體而言,就是政治制度化、科技官僚統治、和消費主義興起。但是也像前蘇聯和東歐的共黨政權一樣,中共政權仍然實行一黨專政,並且藉著高科技的運用,試圖進一步地掌控社會的脈動。後極權的特性使得中共對於有獨立組織的社會力量異常猜忌,並且可以毫不顧忌地放手鎮壓(例如法輪功)。黨的組織仍然滲入所有重要的社會領域,雖然不再動員,但仍然積極地監看警戒著。 如果中國大陸的政治變遷僅止於由極權主義進入後極權主義,那麼今天的中共政權將非常類似過去蘇聯和東歐在後極權階段的形貌 。然而,後極權化僅是中國政治轉型的一個面向。另外的一個面向則完全超出了過去的蘇東經驗,而將今日中國帶到一個全新的面貌。這第二面向的轉型就是中國大陸成為資本主義發展國家。 資本主義發展國家這個概念的原創者是詹鶽(Chalmers Johnson) ,後來展開成為一個重要的政治經濟學派 ,其主要的經驗指涉是日本和東亞四小龍等創造經濟奇蹟的發展模式 。此種模式認為國家在帶動經濟發展上可以扮演遠比西方新古典經濟學說所承認的更為重要的角色。資本主義發展國家的思想根源是德國李斯特在19世紀初所倡議的「國民經濟學派」,而在日本發揚光大,促成了戰後日本經濟快速復興的奇蹟。發展國家仰賴一群優秀的經濟官僚來主導國家的產業策略,他們無顧忌地操縱市場,決定商業競爭的贏家。他們用國家的力量來影響利率與匯率、決定賦稅與補貼、興建工業園區、導引銀行貸款、調控勞動人力、保護國內產業、提供國際市場資訊,甚至由國家來從事研發,而後轉移到企業。經濟官僚獲得政治領袖的充分授權,得以施展高度的經濟理性,而不必擔心政治干擾。他們的產業政策創造了新興產業的利基,開拓了國際市場,並帶動了企業集團的出現。他們的主要著眼點是促進高速的經濟發展,來為本國的產業在世界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資本主義發展國家是現代的重商主義者,這些國家在外匯積累上通常都有卓越的表現。由於經濟成就亮眼,因此發展國家得以累積足夠的合法性,來支持住一個非民主或次民主的威權體系。日本是這個模式的原型,東亞四小龍,特別是台灣和南韓,是後續的實例,而中國大陸的發展經驗則是這個模式最新進的展現。 天安門事件後鄧小平展開南巡,重新啟動經濟改革,並且針對蘇東變局和國內局勢的騷亂急切地想要在經濟上有所表現,以挽救中共政權的危亡。結果在1990年代重新啟動的經改走了更大膽的步子,把中國大陸的產權結構做了對非公有部門更有利的改變 。在這個背景之下,當局對國有制的堅持僅僅表現在各個「制高點」上(例如金融),其餘的部門都讓私有企業伸入,並大幅度地引進了國外的資本,也就是明確地從市場社會主義轉向了國家資本主義。從歷次經濟改革的主軸來看,一開始是邊際性地引入市場機制,然後是逐漸增加市場、取代計畫 ,最後是進入所有制改革的範疇,從容認私有制開始,到把公有制與私有制等量齊觀,強調公私協調合作。中共在十二大時(1982年)提出了「以計畫經濟為主,市場調節為輔」,接下來就是「有計畫的商品經濟」(1984年)、「國家調節市場,市場引導企業」(十三大,1987年)、「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十四大,1992年)、「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十五大,1997年),最後到「毫不動搖地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且「毫不動搖地鼓勵、支持和引導非公有制經濟」(十六大,2002年) 。在這個過程當中,中共逐漸用市場取代計畫作為資源的分配機制(雖然這是在國家監看和調控下的市場)。而在所有制上,也從「個體戶」、「私營企業」到「私有企業」,實質上一步步地放棄了對於公有制的堅持。除了名目上不再獨尊公有制之外,在實質上更透過硬化預算,在更大的範圍內(特別是在鄉鎮企業)達到了隱藏與實質的私有化 。不過雖然一方面容許更大程度的私有化,中共政權在發展產業時卻完全沒有忘記國家領導的角色,力圖透過操作各種市場參數來導引資本進入重點項目,並在生產因素的提供、基礎建設的安排、企業利潤的分配等方面盡力求取產業政策的實現。隨著非公有部門份額的持續擴大,和各種產業政策的擬定與落實,中國大陸已經越來越趨近東亞發展國家的模式,而和1980年代的市場社會主義有很大的不同。 如果認定東亞的發展國家具有特定的制度特徵,而後用以一一檢視中國大陸,常會發現兩方面的制度特徵未必完全相合。例如外資在日本、台灣和南韓的經濟起飛過程當中所扮演的角色相當有限,而中國的經濟高速成長和外資的大舉流入有非常大的關係 。又如在中國大陸積極以政策利多來推動經濟成長的主要是地方政府,而非中央政府,這又和早期的東亞經驗不相合 。然而在詹鶽的原初概念當中,資本主義發展國家不是以特定的政策手段或行政階層定義的,而是以行政官僚的的心態和能力定義的。只要國家的經濟官僚可以自由地選擇管制或市場的政策工具,以扶植特定的策略型產業(甚或特定企業)成長,並獲得政治領導階層的充分支持,而不需要順服於社會特殊利益,最後並以出口擴張和高速經濟成長來支撐政權的合法性,這便是發展型國家。簡單地說,就是成長取向的威權體制、自主理性的經濟官僚、公私合作的產業政策,和出口擴張的成長策略 。此類國家和服膺於自由放任資本主義的西方國家的最大差異便在於政策手段的靈活彈性,一切以達到發展產業、促進經濟成長為目標。因此執一、二過去發展國家所常用的政策工具作為標準,來衡量今日某國家的作為是否符合發展國家,其本身便不符合發展國家的原則與精神 。故而如果今日中國大陸有外資可予運用,則站在發展國家的角度自應運用;而如果地方政府具備有力的政策工具可促進本地的產業發展與經濟成長,或中央可以調控影響地方政府的誘因機制,使其為自利而推動本地的產業與經濟發展,則站在發展國家的角度亦應充分利用此種機會。要之,發展官僚不順服於任何意識型態,不信仰共產主義或資本主義,而僅在意本國的經濟發展,是完全的經濟國家主義者(economic nationalists)與重商主義者(mercantilists)。站在這個角度看中國大陸當前的經濟發展,確實展現了高度的發展國家面貌。它既非「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亦非遵循新古典的自由市場資本主義,而是最為巨大而迅猛的東亞發展國家。不僅如此,這個東亞發展巨龍還維持著後極權的統治機制,而成為幾乎獨一無二的制度組合 。 造成「後極權的資本主義發展國家」的原因非常清楚:中共政權是處身於東亞的共產主義政權。因為是共黨政權,因此在經歷了一段痛苦的追求革命理想的試驗階段之後,必然會進入渴求安定的後極權時期,但是還繼續維持極權主義國家對於社會的統治機制。這是後斯大林時期在蘇聯和東歐的普遍趨勢。另一方面,由於眼見鄰近的日本和亞洲四小龍舉世稱羨的經濟發展奇蹟,和透過經濟表現鞏固政權合法性的經驗,中共很自然地會試圖建立一套資本主義發展國家的制度,希望能夠達到同樣的效果。於是後極權和資本主義發展國家相結合,成為看似自相矛盾的「後極權資本主義發展國家」,結合了蘇東共黨的統治機制和東亞的發展經驗。此種特殊的政經模式不能單從其後極權或發展國家的面向來看,而必須結合二者再予以觀察。 安德森在〈兩場革命〉當中,將中國大陸和蘇聯與東亞相比較,認為中國既不符合蘇聯模式,也不屬於東亞典範,這樣的觀察部分是正確的,但也是不完全的。中國大陸之所以會被拿來和蘇聯與東亞比較,就是因為大陸和這兩個參照組分別具有重大的相似之處,但是也各自有不同之處。今日的中國模式,正是一方面從蘇聯經驗擷取了黨國高度滲透社會、但不追求意識型態理想的後極權體制,另一方面又從東亞經驗擷取了以國家政策驅動私有經濟高速成長的資本主義發展國家模式。所以中國模式和蘇聯的後極權與東亞的資本主義發展國家分別相似、又不完全相同。它和蘇聯的後極權不同之處,便在於它和東亞模式的相合之處,亦即充分容忍私人企業的發展,而由國家予以調控引導。至於它和東亞模式的不同之處,便在於它和蘇聯的後極權相似之處,亦即強固的黨國體制,能抵禦國內外的政治衝擊。後極權的資本主義發展國家比單純的後極權、或單純的資本主義發展國家都更具有體系的強韌性,因為後極權只有棍棒、而資本主義發展國家只有胡蘿蔔,後極權資本主義發展國家卻是兩者兼具,可以施展兩種最重要的統治工具。安德森試圖告訴我們中國的共產革命比蘇聯的成功,最主要的論述基礎便是中國大陸自從改革開放以來的飛躍進步。然而中共的成功之處,不是在於其社會主義革命本身,而是在於它如何從毛式社會主義中脫出,但仍延續了蘇聯模式中的強國家,又創造性地搭配了東亞模式中的資本主義發展模式。是這樣的組合,使得中國大陸的體制保持活力,持續創造經濟奇蹟,又能維持政治穩定。但也是這樣的體制,使得大陸的政治不得自由,民主僅存在於部分基層,而政商間盤根錯節、千絲萬縷的聯繫更成為腐敗的溫床。很顯然地,此一發展模式具有其有效性,但也帶來了巨大的代價。 中國大陸土廣民眾,基底龐大,採行後極權資本主義發展國家體制後生產力獲得解放,已經快速地成長為世界上第二大的經濟體,並對西方所推廣的民主資本主義構成極大的挑戰。此時探索中國崛起的根源,具有極其重大的意義 。就這個問題,安德森認為有歷史學、經濟學和社會學的三類解釋,其中社會學的解釋強調中共的革命,而他就是這個流派中人。強調中共革命便是強調毛時期的制度遺產,認為替日後的改革奠定了基礎。本文贊同最重要的因素是制度,因為它是調動其他因素的樞紐,但是最重要的制度因素不是革命遺產,而是中共混合後極權與資本主義發展國家所創造的新體制。此一體制非中國的共產革命所能含括,而是在毛氏社會主義失敗之後,中共保存與完善了後極權的黨國機器,並向東亞的國家資本主義轉軌後才形成的。這個制度的出現,彰顯的不是中國共產主義革命的成功,而是其失敗。安德森想在社會主義革命中發現中國崛起的根源,恐怕是找錯了方向。 吳玉山,中央研究院政治學研究所籌備處特聘研究員兼主任。研究專長為比較社會主義國家政治與經濟轉型、半總統制與新興民主國家憲政設計,與兩岸關係理論。最新著作包括編著專書 Semi- Presidentialism and Democracy (2011)與In Search of China’s Development Model: Beyond the Beijing Consensus (2011)。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思想》的最新更新: 思考正义的三种近路:桑德尔谈正义 / 2011-08-08 23:29 / 评论数( 12 ) 凝视巴西(下) / 2011-08-05 23:09 / 评论数( 0 ) 凝视巴西(上) / 2011-08-05 23:05 / 评论数( 0 ) 以革命的名义?——评〈两场革命〉(下) / 2011-07-28 10:08 / 评论数( 1 ) 以革命的名义?——评〈两场革命〉(中) / 2011-07-28 10:06 / 评论数( 1 )

Read More

中国选举与治理 | 李庄说李庄案

自 6月出狱之后,李庄从未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回到北京40多天,他首次接受记者的专访,坦言了李庄案的背后以及对其人生的影响。 7月20日。北京雨后的早晨,李庄出现在我面前,用墨镜后面的目光戒备地审视着我,带着一种不怒而威的味道。 我,是他出狱后会见的第一个记者。他说,为什么最终同意见我,是因为我在给他的电话中说到了一句话:“我保证,我们的谈话是轻松愉快的。”这句话,打动了他。 在冷气很足的小区会所茶馆,一壶渐渐冷掉的明前绿茶在加了几次热水后,终于陷入冰冷……谈话,从早上9点延续到中午2点。 进入了状态的他,渐渐放松了戒备,卸去帽子、墨镜这些外包装,他表情丰富,思维敏捷,一边说话一边数手中的佛珠手链,说得兴起的时候,手舞足蹈,一个天生的演说家。 虽然经受此大风大浪,他却并无沮丧,甚至也没有愤愤不平,就像传闻中的他,仍然会时不时流露出绝对的自信,或许,还有一点骄傲、些许“猖狂”,也许这就是真实的李庄。 一 当时是写了(藏头诗),也是为了立此存照,以后对外界、对后人有个交代,否则,出去就说不清楚了。 南都周刊:出狱40多天,感触很多吧? 李庄:有些无所适从的感觉。确实不习惯。 南都周刊:你指的不习惯是? 李庄:失去了自由548天,刚一出来呼吸到突然到来的自由的空气,确实有些不习惯,所谓惯性就是不自由成为习惯,自由反而成为不习惯了。 南都周刊:外界传闻,你的性格有些桀骜不驯,这548天,你肯定学到了你人生的很多第一次,第一次如此大的人生挫折,第一次低头…… 李庄:我没“桀”得那么暴烈,那是个别媒体的误导。在里面确实学了很多,但没有学会低头。 南都周刊:就是传言的佯装认罪? 李庄:“认罪” 是两个普通的汉字,是否“佯装”无关紧要,刑诉法46条是最好的解读,今天不谈这个问题,好吗? 南都周刊:有人说你这是一种策略?真的有一首藏头诗? (编者:李庄在二审陈述表示”认罪”,后来有人破译说,这六条认罪宣言其实是一首藏头诗,连起来为“被逼认罪缓刑”。) 李庄:当时是写了(藏头诗),也是为了立此存照,以后对外界、对后人有个交代,否则,出去就说不清楚了。确实,在策划“认罪”这个方案时,没有考虑到外界破译得这么快,也没有想到外地的媒体都不让进法庭,只有官方的一家网站发的通稿,所以,民众消息不畅,有人误会是正常的,可以理解。主要是大家的注意力,当时突然被面前“认罪”这两个汉字弄懵了,而忽视了这两个汉字后面和侧面的含义。 南都周刊:你能谈谈“认罪”这两个字背后的真正含义吗? 李庄:以后大家会……今天不谈这个,好吧。 南都周刊:据官方报道,第一季的二审判决是因你“认罪”给你减刑一年,如果你不是真正认罪,在你眼里,你觉得这个判决还有效吗? 李庄:我至今尚未看到撤销这个判决的裁定啊,就目前看来它尚未失效,我确实是按照这个判决被执行了一年半的刑罚,这个问题以后由法院解释。 南都周刊:你在二审开庭不久就宣布:撤回全部上诉理由,那一审判决不就生效了吗? 李庄:注意,我是撤回了“全部上诉理由”,但没有撤回上诉,启动上诉自然意味着一审判决失效啊,事实上一审判决确实也没生效,我是按照二审判决被执行刑罚的。 南都周刊:你撤回全部上诉理由,能意味着承认一审在实体、程序两个方面都合法吗? 李庄:如果一审真的事实清楚、程序合法、证据确凿,我还上什么诉啊!上诉本身不就是意在否定一审吗?如果是撤回上诉,那肯定就是对一审判决的承认或默认了。所以说,撤回全部上诉理由,和撤回上诉是有重大区别的。 南都周刊:在你撤回全部上诉理由之后,法庭问你新的上诉理由和请求了吗? 李庄:没人问这个,法庭只是急于将庭审继续下去,可能是法庭的疏忽吧。 南都周刊:这又是你的一个策略吗? 李庄:这恐怕是没办法的策略吧! 南都周刊:关于这个二审判决的效力,你的藏头诗、庭审中的表现以及宣判时的愤怒,说明没认罪;可你确实是按照这个判决被执行的,你怎么理解这些? 李庄:可以理解为是法院的遗憾,或者说是刑诉程序的遗憾。这个判决有效还是无效,应当由上级法院或检察院评价,最后由历史来评价,我现在不好妄加评论。 南都周刊:在代理龚刚模的案子过程中你自己有遗憾的地方吗? 李庄:有遗憾的地方,比如因会见受阻,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声斥责那些监视会见的(龚刚模案)专案组的人,以致发生激烈的争吵,对双方都造成了很不好影响,激怒了人家,这一点我承认,我没有稳定住自己的情绪,最后自己“埋单”,这些都是遗憾的地方。 二 我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用一种不甚完美的方式代理了一起错误的案子。 南都周刊:李庄漏罪案的辩护律师之一、杨学林律师曾经跟我说,你在律师界是一个比较独特的人,在和掌握公权力的人打交道的时候,你经常不知道给自己留有后路,留有余地。 李庄:背水一战的时候居多,我也很少给对方留有后路和余地,如此一来,就把对方也逼到了背水一战的地步,这方面惊心动魄的案例不少。 南都周刊:从这个角度来讲,你现在后悔这种工作方式吗? 李庄:谈不上后悔,倒是有改进的愿望,长期执业形成了一种职业病,主要是有较真儿的毛病,这也是从小养成的。 南都周刊:你在里面的时候,心情是平静的吗? 李庄:肯定是难以平静的。有时经常发一些无名火,甚至暴跳如雷。跟同押人员、干警都发生过不愉快。都是因为小事。 南都周刊:这个不平静是为什么? 李庄:这还用说吗?托尔斯泰在《复活》里不是讲过吗?古今的监狱都关着三种人,哪三种?一种是真有罪的,比如杀人放火盗窃,哪个朝代、哪个国家,都不允许这种人在外面。另外一种是确实误判的,冤枉的。第三种就是当时的社会现实需要你进去,你必须进去,哪个监狱都是关着这三种人,想想也确实如此。 南都周刊:你觉得你是哪一种? 李庄:你觉得我是哪种呢?(笑)我只能告诉你一句话,用达尔文的进化论回答你,适者生存。这是达尔文进化论的核心。无论你是(三种人中的)哪种人,你都是当下的不“适”者。起码在当时你不适合外面这个世界,就得进去。当然,还有很多罪犯都在逃亡中,暂时还“适”着,但是只要进去的,肯定是当时的“不适者”。刚才我说了,适者生存,我不说东北美丽富饶的黑土地不好,我也不说海南婀娜多姿的椰子树不好,但是椰子树栽到东北的黑土地上,肯定不适,不能生存。我好像那椰子树吧,如果在其他适合的土地上,可能是不同的命运。 南都周刊:这种水土不服,是你的一种悲哀吗? 李庄:不能说是某个人的悲哀,这应当是社会文明的呼唤和法制进步的需求与司法现状之间的不匹配。 南都周刊:承认自己是一个不适者,悲哀吗? 李庄:起码在当时当地,对我来讲是不适的。我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用一种不甚完美的方式代理了一起错误的案子。你想啊,你喜欢一个对你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人吗? 南都周刊:这一点,你当时有没有预料到? 李庄:预料到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么严重。 南都周刊:真的预料到了? 李庄:真的预料到了。 三 对看守所、公诉方、律师都是一种缺陷,这种冲突,现在看来是很危险的,各方为了证明己方依法,证明孰是孰非,自然就会将某一方逼上绝路。在我这个案件中“缺陷”的骤然爆发就是职业矛盾的突出体现。 南都周刊:在你接手这个案子的时候,你知道这是一起很复杂和棘手的案件吗? 李庄:接手时不知道这么复杂,龚的哥哥2009年6月托人来京找我,说弟弟只是因一把二战时期的镶钻工艺手枪被抓,还有一些非法经营的高利贷。当时重庆打黑轰轰烈烈的,我问不是涉黑吧?他说不是,只抓了3个人。我当时考虑,中国还没有3个人的涉黑团伙,就信了,说你们明天去所里办手续吧,不知为什么,他后来就杳无音信了,一直过了近半年,到(2009)11月19日,他又电话我,当时我在广州办案子,已经记不清他是谁了。他说马上要开庭了,我说时间太紧啊,他说我弟妹(龚刚模的妻子)就在北京看病,由她找你联系。 (2009年11月)20日我回京后,龚刚模的妻子打来电话,声音很微弱,说李律师我想见你一面。原来她是乳腺癌晚期,已经扩散到肝,在北京治疗。多年来,都是当事人来找我,我很少去当事人那里,但这次例外,出于同情,我开车去一家肿瘤医院看她。非常惨,非常可怜……她说找了好几个律师都不行,一定要我帮助他们,并说龚的案子只是一支枪和几千万高利贷的问题,因具体数额不详,我就先与她草签了合同。那时候我仍然以为只是一支枪和高利贷的事情,律师费先收的是20万。当天我就带助理飞重庆了。 南都周刊:你现在怎么看第一季时对你的指控呢? 李庄:我怎么看不重要,各界对此都有一致的评判,庭审时的态度,至今没变,很简单的逻辑,如果我教唆他编造,然后再申请法医鉴定,除非我事先和法院勾兑好,否则那就是脑子进水了,如果他身上没有伤,我去“贿买”警察,让他们作证自己刑讯逼供了,那不是自取其辱吗?这个问题就不谈了,历史会说明这一切的。 南都周刊:你在代理这个案子的时候,有没有瑕疵存在? 李庄:回望过去,瑕疵是有的。出师未捷身先死,本身就是瑕疵,例如,不应当因会见受阻而大发雷霆,应该调整对策。所以性格决定命运。再有,应当忠实于辩护人职责,不该向法院提前暴露辩护方向和诉讼策略,要不然,也不会有后来的牢狱生涯,直接法庭上见,也许就没事了,因为你把这些策略、方法都告诉了法庭,人家无法应对这些,就又将法庭逼上了背水一战的绝路,你的存在,这个庭根本没办法开啊。当然,还有许多值得反思的地方。 南都周刊:这么多年都没有学会保护自己? 李庄:只学进攻了,没学会保护。主要是没学会敬畏。这事在我身上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南都周刊:都是因为什么? 李庄:大多数是因为会见和调查取证的问题,因不能忍受阻挠会见的事,还有监视监听的问题。本来刑诉法96条规定得很明确,可是全国的看守所都执行得不太好,所以就经常和这些部门发生冲突,有时很激烈。 南都周刊:你就没有吸取教训吗? 李庄:属于屡教不改吧,但愿刑诉法修改后能够严格规范一些,那矛盾就减少了。否则看守所奉命,会见要公安局批准,它有一定之规,以不变应万变,律师再苦口婆心,也无济于事。 南都周刊:以前有没有因此而吃过苦头呢? 李庄:苦头多了!以前已经N次被各地的公安局、检察院“请”进去过,但都没有很长时间,最后就放了,这次时间长,一年半(笑)。 南都周刊:吃一堑长一智? 李庄:屡败屡战,再败还战。 南都周刊:是你内心排斥这种改变吗? 李庄:不是排斥,是性格使然,我觉得一个国家的法律,应当有它起码的严肃性,人人都应当遵守,尤其是执法者,更应如此。律师是为当事人提供服务的,要对得起自己的职业良心,对得起人家花钱请你。律师不是正义的化身,而是当事人合法权益的保护者、代表者。如果跟公安、检察院携手共进随声附和地演戏,肯定不会被“请”,那不是欺骗当事人吗? 南都周刊:你觉得这两种选择当中,有第三条路可以走吗? 李庄:应该有,那就是所有人,包括公、检、法、律,都严格依法办事,用条款说话,这,就是第三条路,但至今也没探索出这么一条切实可行的路来,或者说很难行得通,期待新的刑诉法吧。否则,立法在这方面的缺陷,会引起职业之间的冲突,甚至会给各方都带来危险。 南都周刊:在当前的司法环境下,这是一种法律上的缺陷吗? 李庄:对看守所、公诉方、律师都是一种缺陷,这种冲突,现在看来是很危险的,各方为了证明己方依法,证明孰是孰非,自然就会将某一方逼上绝路。在我这个案件中“缺陷”的骤然爆发就是职业矛盾的突出体现。那天我当着龚刚模,用手指着监视我们会见的警察,问龚谁打了你,一个一个问,是他打你了吗?是他吗?让他一个个指证。只要他不敢说的,肯定就是打过的。后来我指着其中一个警察大声斥责:“你出去!第一,你不该监视监听,第二你已经涉嫌刑讯逼供犯罪了。”就吵起来了,大庭广众之下,确实对双方影响都不好。 南都周刊:你这种方式会让他们下不来台的。 李庄:我(后来)觉得确实有点过了。不该这样。客观地说,方法有些失当,情绪没控制好,没摆正当前中国律师和警察的位置,没有摆好。生活和工作之间的角色转换也没有把握好。 南都周刊:你说过一切是从当事人的利益出发,那你这样的工作方式,会对当事人造成不好的结果吗? 李庄:这也是很多当事人亲属担心的问题,要看什么案子,很多时候,面对温文尔雅的司法人员时,也会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用之以法的啊,可有些案子,某些人已经先入为主,带着成见和固有的观点,用上述方法根本无济于事,与其束手待毙,何不破釜沉舟呢,只能采取这种强攻的方式。你想,在那种大情势下,一味地附和、配合是根本没用的。龚刚模案如果那样做,才会真正害了他。 南都周刊:这样不就激化矛盾吗? 李庄:谁愿意把矛盾激化啊,实际上,哪个律师都不想激化,甚至不敢激化,都不想得罪公检法,都是圈里人,干吗树敌太多呢?可有些事情把你逼到这步了,你只能义无反顾地往前冲了。外界评论我性格强悍啊,不知道收敛啊、委婉啊,那是不了解真正原因。那天会见龚刚模发生冲突,也是之前因为会见受阻,等的时间太长了,有些窝火。 四 现在说意义,也可以讲龚案衍生了李案,改变了我的人生,至于朝着哪个方向改变,以及改变的结果是什么,现在说还为时尚早。 南都周刊: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觉得龚家会后悔请你做代理人吗? 李庄:你觉得律师在这个案子上随声附和,龚刚模还有今天吗?我相信,所有的人都会很明确地回答你这个问题,包括社会各界民众,甚至公检法的人员,甚至龚家,就龚案讲,历史也会告诉大家一切的。龚没有判死刑,但他妻子已经在我被抓不久就去世了,如她在天有灵,也会感知人世间所发生的这一切的。龚刚模自己的感知如何,要问他自己,庆幸的是,他还活着,还可以说话。虽然他以前对专案组对电视台说了这样那样的话。 南都周刊:你认为他是违心的? 李庄:龚是否违心,他和大家知道;龚是否违实,我和他明白。大家其实也都清楚。从佛教角度讲,我非常理解龚刚模,当然,佛教也讲究爱憎分明,我可能佛教学得不太好吧,我同情他,但不要认为我是没有是非观念的人。 南都周刊:你不埋怨他? 李庄:没有埋怨。我以前也不认识龚,2009年6月他刚被抓,他的哥哥通过我好几个朋友找来,朋友们认真地向我介绍了龚刚模,他们和龚都是上世纪80年代的生意伙伴,他们一再向我介绍,龚对朋友如何豪爽、仗义,一个人还对我说:他和龚最后一笔生意结算时,还欠龚刚模46万,人家说算了不要了,非常够哥们。听了这些评价,我当时对龚也没恶感。虽然他后来“检举揭发”我,我还是不埋怨他,他有今天的结局(活命)我为他高兴,包括其他指控我的那几位证人,对他们被关押后所作的证言,只有理解和同情,没有怨和恨,他们在二审开庭时的表现已经说明了一切。借用一句佛教的话,他们都是我的“逆增上缘”。 南都周刊:真的是这样吗? 李庄:真的。因为他们都是普通人,是凡人。龚刚模也不是江姐,你要是用江姐的标准来要求他,不现实。我真的为他高兴,虽然我一开始接案的时候,他的家人隐瞒了我(也可能确实不知情),客观上给我造成了很大的被动……应当理解,一个溺水的人,看到一根草,都会燃起对生的渴望。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是,如果一个人看到了不死的可能,那就另当别论了……后来龚刚华在咖啡厅抱着我的腿下跪,痛哭流涕,让我救救他弟弟,还有龚的妻子,她离开人世前苦苦哀求的那种神态,那种对律师的期望,都让我欲罢不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吧,龚有罪,但确实罪不至死。可是,龚刚模以及他的亲属,在法庭上的证词令我非常伤心,我原来的希望是通过开庭对质,还原事实真相,打动法庭、打动有关领导,放弃对我的刑罚,可他们在庭上竟然不敢承认这些基本的事实,甚至都不敢承认我们在直港大道两岸咖啡见面的事,可侦查卷里他承认有咖啡厅见面的事啊,为什么庭上否认呢?你没有参加庭审,以后如有机会看到庭审录像,就会看到他们在作证时,自始至终都不敢看我,眼睛始终盯着审判长、公诉人。 南都周刊:如果你开始就知道是这么大的案件,你还会不会接受挑战,接手这个案子? 李庄:比这还大的案子,我也接过,明知不可而为之,具有挑战性,我是喜欢挑战的人,但是要看你挑战的极限,以及挑战的道理。比如药家鑫、李昌奎这样的案子,理论上讲,任何律师对任何当事人的委托都可以接,但是要考虑它带来的社会影响,考虑辩护方向以及方式方法和策略。我生气的是龚的亲属一开始对我隐瞒案情,我去了才发现(影响这么大),如果事先告诉我,让我自己考虑接还是不接。不应该骗我。 南都周刊:你接不接是一回事,但是不能用这种方式请你来? 李庄:对。司法实践中,当事人对律师隐瞒,律师不明真情,是会给当事人自己带来危害的。 南都周刊:但你为什么在知道真相之后,没有选择退出? 李庄:手续已经递交,开庭在即,出庭通知书已经发给各辩护人,退出影响不好。另外,他妻子病危,哥哥下跪,我是个心肠软的人,如果我不管,就没有人管了。那就干吧。这也是律师职业道德要求的。 南都周刊:像传闻那样,是为了钱吗? 李庄:刚才讲了,主要是怜悯之心,还有,如果撒手不管,会在业内造成对我、对我们所的不良影响……我们签的合同是150万,包括5项服务内容(刑事辩护只是其中之一),这也是我在一开始输在舆论上的“点”,个别媒体利用这个“点”,去蛊惑大众心理,去煽动民众“打土豪分田地”的情绪,在初期抢占了舆论制高点。当然,后来大家也都明白怎么回事了。其实,我也搞过很多法律援助,比如帮农民工讨回工资。还买火车票将他们送上火车,在各种灾难和公共事业中的捐款等等,这样的例子很多,不说我了,涉嫌炫耀。我在庭上也说了,我不是见钱眼开的人,而且这些钱对我的生活质量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这么多年,早就经过了初期那种原始资本积累的阶段了。有媒体抱有一些其他的目的,借题发挥,以极尽抹黑律师行业之能事,说律师除了钱什么也不认,其实,恢复律师制度以来,中国律师为国家的经济建设、法制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啊,个别媒体用几篇歪文章想抹杀这些,你觉得可能吗?我不知道这些媒体单位的法律顾问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南都周刊:龚刚模这个案子对你的意义是什么? 李庄:要说意义,也可以讲龚案衍生了李案,改变了我的人生,至于朝着哪个方向改变,以及改变的结果是什么,现在说为时尚早。总之,让我有了一次坐牢的经历和体验,使我成了一个完整的人,列宁说:没有坐过牢的人,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多年来,因办案经常进出看守所和监狱,曾经玩笑地想,我如果被关进去会怎么样呢?终于梦想成真了(笑)。 南都周刊:那时候你就没有预料到这个案子会给你带来风险吗? 李庄:每个人的人生,风险都是绝对的,当然,风险的大小是相对的,做律师,随时都有风险,尤其是刑辩律师,风险更大,无异于刀尖上跳舞。这是行业普遍存在的风险,也是中国律师发展的桎梏,早已不是我个人的问题了,它是整个中国律师的风险。 南都周刊:行业主管是怎么看待这种风险呢? 李庄:他们也深知这种风险,有人埋怨律协,埋怨主管机关不能保护律师的执业权利,实际上这是对娘家人的一种误解,试想,谁家的孩子谁不心疼呢,自己的孩子在外面被打,做家长的能置之不理,能那么坦然吗?不在其位的人,很难理解这些在位者的苦衷,其实这不是他们个人的无动于衷,而是……出狱后,与各级组织和领导进行了很多次推心置腹的谈话,我消除了原来的偏见,并对此有了深深的理解和体谅。 南都周刊:我相信其实很多律师是不敢不愿接这个案子的。 李庄:这要作两种分析,前者指勇敢,后者指技术,一是胆气不足,二是底气不够。 南都周刊:你在这个案子中有什么工作失误吗? 李庄:我不觉得有什么大的失误。当然,不包括坐牢本身,因为这不是我主观可以左右的。要说该吸取的教训是有的,比如会见笔录,我让助理做笔录,里面有详细叙述被打的经过,最后应该是让龚签字,可这一次疏忽了,马晓军律师是第一次跟我出去办案,可能忽略了这个,我以为他做了,而他恰恰没有做,如果有失误,这就是失误,当然是我的失误,而不在助理,马晓军为此也受了牵连,受了很多委屈,吃了很多苦,还为此背了很多骂名。其实,他后来的作证也是情有可原的。即便如此,那份会见笔录也不失为一份证据,从证据学的角度来看,只要能够证明案件事实真相的都是证据。 南都周刊:还有其他证据吗? 李庄:刑案的证据提供主要在控方,辩方基本上都是守势,反守为攻的在少数,而我们某些地方的刑诉诟病之一,就是先把人抓了:说!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无罪。关于刑讯逼供,以前的案例也大多是这样: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遭到了刑讯逼供?试想,身陷囹圄的人在法庭上到哪里去搞证据啊,辩护人也无可奈何,因为多数律师在侦查阶段甚至起诉阶段都没有被允许会见嫌疑人,更何况从侦查到审判,时间漫长,被告身上有伤也基本都痊愈了,大多数都记不清审讯人员姓名了,怎么取证! 五 (2009年)12月5日晚上,重庆法院通知我7日不开庭了,我就已经有预感要(被)抓了。 南都周刊:现在回头看,你如何评价龚刚模案? 李庄:按照侦查阶段形成的笔录,按照警方将其排列于数十人涉黑团伙的老大地位,如果他在庭上承认这些笔录是真的,其必死无疑。事实上,龚刚模在开庭受审时,否认了很多以前的供词。但大家都没注意到这些,但这些恰恰蕴含着深远而又微妙的含义。当然,后来的专家论证以及“李庄事件”的影响,最终引起了舆论、学界、民众等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使他免死。如果硬判他死刑并立即执行,引发的后果会更加不堪设想。这个案子,在我国开创了黑老大不死,老二、老三、老四……死刑的先例。 南都周刊:难道这不是跟检举你有关吗? 李庄:龚案衍生李案,李案决定龚案。两案相互影响,相互作用,非常非常的微妙。这一切都是因他举报我而引发的。实事求是说龚有罪,如果严格依照法律排除非法证据,也就是对证据去伪存真,即使没有举报我,他也不应死刑,甚至也不至于无期,可这些,谁又能保证呢!再说,龚自己对法律也不熟。 南都周刊:你觉得跟你的前期努力有关的? 李庄:前期工作,例如,专家论证已经作了,辩护词也完成了,只待庭后再根据庭审完善,主要的辩护观点,早在2009年12月3日与法院领导、合议庭交换意见时就提前阐明了,各项申请书、反诉状也已经提交法院,利害关系、注意事项在会见龚时也已经向他讲明了。 南都周刊:实际上在你被抓之前,你已经决定放弃代理此案? 李庄:遵照上级的指示,从大局考虑,我们所管委会开了两次正式会议,最后作出决定让我退出,并报告了上级。个人服从组织嘛,按照这个决定,所以(2009年)12月12日上午我通知重庆:康达所及其所有律师完全撤出龚案以及其他重庆的案子。可下午还是被抓了,“双12事变”嘛(笑)。 南都周刊:你是什么时候有预感的? 李庄:(2009年)12月5日晚上,法院突然通知我7日不开庭了,我就已经预感要(被)抓了。我原来想的是我将证据提交法庭之后,或者开庭以后才会出现危险,没想到这么快,在开庭之前,抓我的时候,我当时有脱逃的冲动。 南都周刊:为什么有这个冲动呢? 李庄:当时在法庭上我也说了,想演一场中国版的《追捕》,当时证据没搞到,不想就这样被拿下,想继续找,如果脱逃成功,我会千方百计找到证据证明自己清白,证据固定后再提交给有关部门,我想是会说服他们的,也不至于弄成后来这个样子,但动作慢了,人家很多人啊,何况又是在三楼,结果就锒铛入狱了(笑)。 (未完……)

Read More

嗨!历史 | 辛亥启示录:皇族内阁错在哪儿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06日 - 14:11 | 2 次阅读 | 已有 0 条评论 在清末皇族内阁要员中,汉大臣的分量大幅度减少了 作者:马勇(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研究员),选自:《新世纪周刊》 辛亥革命 虽然说是对一百多年前法国大革命的回应,是要终结皇权,重建民权,但就这场革命具体情形说,显然具有偶发性,并不是历史因果链条中的必然。导致这个偶发事件的是两件事:第一件是 清 廷不慎将责任内阁办成了皇族内阁、亲贵内阁;第二件是这个皇族内阁发布的第一号文件,竟然是将铁路干线收归国有,由此将 清 廷先前十多年苦心经营的政治经济改革全盘颠覆,甚至连带着将 清 廷送进了历史。 清廷对立宪的让步 责任内阁是君主立宪国家的必然选择。所谓君主立宪,其实就是用宪法去约束君主的权力,将管理国家日常事务的权力交给内阁;君主在许多时候不再处于权力要冲,不再成为各种政治势力觊觎的焦点。 清廷在1906年宣布预备立宪的时候,对此已有足够政治考量。后来颁布《钦定宪法大纲》,宣布立宪日程,成立责任内阁始终是立宪预备中的应有之义,并没有什么人对此产生怀疑。这一点在朝野之间早就达成了共识,并不存在障碍。朝野之间的分歧主要是时间,即何时召开国会,何时发表第一届责任内阁的名单。 从朝廷的立场说,他们希望按照预备立宪清单一步一步去实现;而政治情绪被调动起来的民众,由于外交危机一再刺激,总希望朝廷根据变化的情形调整方案,尽早召集国会,成立责任内阁。那几年一波又一波的国会请愿运动,其主旨就是这样几件事。 对于民间呼吁,朝廷其实一直给予善意回应,并未断然拒绝民众呼声。但要立即召开国会宣布责任内阁,还是觉得太过草率,毕竟这关涉国家管理体制的大变化,丝毫马虎不得。朝廷的态度是一种可以理解的谨慎,但是民间对此并不领情。1910年8月,各省请愿国会代表作出决议,宣称国会不开,各省均将倡导“不纳税主义”,要求各省咨议局在国会召开之前,不得承认新租税。这就将民主政治中的程序性冲突转化为一种政治对抗了。 更为蹊跷的是,这种政治性对抗并不仅仅表现在朝野之间,并不只是朝廷与人民之间的分歧,而是随着立宪政治的发展,呈现出中央与地方之间越来越严重的权力冲突。地方督抚逐渐站在了民众尤其是立宪党人一边,俨然成为朝廷的对立面,这对朝廷后来的决策发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1910年9月30日,广西巡抚张鸣岐向朝廷上了一个奏折,以为筹备宪政当从本源入手,而这个本源其实就是责任内阁,就是国会,就是司法独立。至于人们一直谈论朝廷一直重视的所谓教育、巡警、自治等,则为普通行政的范围,不论立宪以前,还是立宪之后,均应该视民力而次序推进,即便将来实现了君宪主义,这些普通行政的改革依然不会就此结束。 张鸣岐的说法当然是有道理的,所以当中央临时议会资政院开会后,各省立宪党人又开始向北京聚集。他们发起声势更为浩大的第三次国会请愿运动,强烈要求摄政王当机立断,即日请旨,速开国会。 对于地方督抚和各地立宪党人的呼吁,朝廷给予积极回应,于1910年11月4日宣布,将九年预备立宪期限缩短为五年,并先期组织责任内阁。应该说朝廷的让步还是比较大的。

Read More

OhMyMedia | 时代周报:微博自首官员的挣扎与抗争

时代周报 第133期 本报记者 郭丽萍 发自安徽利辛 一个副科级公务员为了维护自身权益,通过微博自首曾向领导行贿,引起轩然大波之后,一切 还会归于沉寂。 周文彬是安徽省利辛县国土局工作人员,曾任利辛县胡集镇国土所所长。已经43岁的他本打算申请换到一个相对轻松点的职位,以“副科级”的级别平平静静退休。 但他想要的平静现在显然已经被“自我毁灭”式的微博自首打破。4月13日,周文彬向亳州市纪委自首举报他本人曾向县市国土部门两名领导送礼行贿等问题,并在微博上直播了自首过程。 各方压力和微博的核聚变效应将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周文彬卷入漩涡。而这场风波折射的是周文彬作为基层官员,其背后并不如他自首行为那般广为人知的长期挣扎。 基层官员与潜规则 在利辛县这个小县城里,对于周文彬来说,副科级的意义不在于1600元不高不低的工资,而是意味着给家人和孩子的交代与尊严。 利辛县国土局通报的资料显示,周文彬1985年从一所大专毕业后,先在生产资料公司任职。1994年,周文彬进入县土地系统,在利辛县城关镇土地管理所任管理员。 2007年9月,经亳州市国土资源局与利辛县委、县政府商定,决定将原有的26个乡镇土管所合并为10个中心土管所,并公开招聘10名中心土管所所长。经笔试、面试等综合考核,周文彬竞聘到胡集镇中心所任所长,试用期1年,行政级别升至副科级。 周文彬觉得基层所长的工作太过操劳,打算在转正解决了级别问题之后,跟领导申请调往县局类似档案室这种相对轻松一点的岗位,然后以“副科级”级别退休,过平静的生活。 只是工作的轨迹并没有按周文彬原先设想的方向延伸。事后他把这原因归结于自己的过于较真、执拗的脾气。 周文彬介绍说,因为与负责包片的县国土局一名女性领导在工作中产生争执,再加上一些旧有矛盾,双方的关系逐渐恶化。 而彼时正值县国土局原任局长调离,新任局长到岗。更让他倍感压力的是,上述这名领导向他直称,新任局长是自己的同乡且是亲戚。 虽然脾气执拗且爱较真,但周文彬也知晓一些官场里的“潜规则”。新任领导到任后,周文彬担忧与他有过争执的女性领导在新局长面前说对他不利的话,为避免使新局长对自己的印象“先入为主”,周文彬自己掏腰包花了几千元买了礼品,送到领导在邻县的家中,以“征得新任局长的支持、营造宽松的工作环境”。 2009年2月的一天,乡镇请吃饭唱歌,上述女性领导喝多了酒,周文彬送其回家,当时才晚上8点多,他给她烧水喝,不久她的丈夫回到家,却嚷嚷告他强奸了她。公安局调查后排除强奸,却出说明称他们有关系,他由此陷入“生活作风问题”的困境。 周文彬认为自己落入了他们夫妻俩为“迫害”他设下的圈套。 而一年的试用期考核也如期而至。国土所所长的任免权在于亳州市国土局。周文彬表示:“当初应聘国土所所长的时候,市局领导我一个都不认识,我没有找任何人。但是对我一年试用期的考核,他们提示我要‘做一下工作’。因为时任市国土局党组成员兼纪检组长的任某是考核人,在干部包片管理分工中他负责利辛局。我请他吃饭,给他送礼,希望他考核的时候,给予关照。” 业务考核是民主投票,由国土所所在三乡镇党委政府、分管领导、本单位的同事、利辛县股级以上的干部等从各个层面进行考核打分。周文彬称自己考核全优,但还是没有获得聘任。 2009年10月29日,亳州市国土局党组会议研究决定,免去周文彬试任利辛县国土资源局胡集中心所所长职务。周文彬是当时受考核的9名中心所所长中唯一被免职的。 周文彬本人没有拿到关于被免职原因的任何书面文件。“免我职的时候,我真不知道什么原因,免职文件上也没说免职原因,他们也没有说。” 于是周文彬开始了长达4个月的申诉。 屡遭碰壁的申诉历程 周文彬在被免职的最初一个月里专门学习了《公务员法》和《公务员申诉规定》,咨询了业内有关人士,并准备材料。 《公务员法》规定,公务员对涉及本人的下列人事处理不服的,可以从知道该人事处理之日起30日内向原处理机关申请复核;对复核结果不服的,可以自接到复核决定之日起15日内,按照规定向同级公务员主管部门或者作出该人事处理的机关的上一级机关提出申诉;也可以不经复核,自知道该人事处理之日起30日内直接提出申诉。 2009年12月,周文彬在法定期限内,向亳州市国土局申请复核。 周文彬说:“按法定的程序,在法定的期限内,任免单位也必须给我一个答复,明确告诉我免职的原因,到底是经济问题、作风问题,还是刑事问题,应该有一个书面的东西。没有书面的东西,我投诉无门,怎么去向有关单位进行申诉以及下一步的维权活动。” 利辛县离亳州市一百多公里,周文彬在两个月的时间里跑了三趟。据周文彬说,对于他的复核,市国土局没有给他只言片语。“没人理我,得到的都是威胁、警告。说我不去工作,来给组织找麻烦、添乱,要加重对我的处理。” 周文彬表示,国土局有人私下告诉他免职的原因在于公安局开具的关于“生活作风问题”的材料。“我要求给我公安局情况说明的复印件。他们说不可能给。” 周文彬转而找安徽省国土厅进行申诉。在基层有着二十多年工作经验的周文彬说:“越是上级的组织,道德素质、法律素质会越高些,在我的眼中,省国土厅就是神、是青天,我认为在那里能够获得我申诉的结论。” 但是到国土厅的三次申诉,让他碰壁了三次。 “省国土厅一个多月没人受理我的申诉,材料交上去,还不知道传到谁的手里了。”周文彬表示,他第二次去国土厅的时候,甚至连大门都进不去了,只能偷偷地跟一群人混进去。 随着申诉有效期限的缩短,周文彬想到了直接求助安徽省国土厅厅长。周文彬打电话恰巧厅长开两会不在。“有工作人员认为我很委屈,就让我给厅长发短信。” 2010年3月初,周文彬给安徽省国土厅厅长发出了第一条短信: “您好,张厅长,在您两会百忙之中打扰您,我也是无奈。我是利辛县乡镇国土所原所长,去年被亳州市国土局免职。我向亳州市国土局申请复核,未果。2月1日,我到合肥依法向省厅申诉,时至今日也没有受理。我按法律程序走走不通,遭受了颇多的威胁和无奈,只好向您汇报,看能否安排受理我的申诉为盼。” 短信发出10分钟之后,周文彬便被利辛县国土局局长于强叫去谈话。“无非是‘你想受到更重的处罚吗’。我认为是张厅长把短信转发到市国土局局长,市国土局局长再转发给了于强。” 周文彬依然相信省国土厅会受理他的申诉,并且会和他联系。但是等了10天以后,周文彬没有等到答复,便又给张厅长陆续发出了两条短信。 事情发展似乎有了一丝转机,虽然周文彬没有等来省国土厅的申诉受理答复,但等到了到县国土局地矿股上班的通知。 “逼上梁山”的举报 周文彬到县局后,一直正常上班。监察股股长李学成与周文彬的办公室只隔一个门,他对媒体表示周工作非常积极。但李学成没有想到周文彬在地矿股上班一年后,会做出微博自首的举动。 “在他们的眼中我是疯子,我敢揭这个潜规则,我敢对抗领导,尤其在位的领导,真的不可思议。我说,上梁山是逼的,我也不想这样做。我去亳州的时候,我就想我肯定要成为另类了,但我真的不想成为另类。”周文彬说。 周文彬称虽然自己回到国土局上班,但受到了来自单位领导“用完全不能接受的手段”的打压。上班后不久,周文彬发现县检察院在侦查自己是否贪污受贿。 周文彬说,他知道身边有不少人利用职权发了不小的财,但当初在胡集中心土管所,因自己尚处于试用考察期,平时不敢越雷池一步,而且以自己的个性,也没想过贪污或受贿。 由于公安局出具的“生活作风问题”还扣在头上,再加上发觉有人在变本加厉报复自己,周文彬在地矿股的一年多时间里,一边上班,一边浏览反腐网站、暗自学习相关法律。 今年2月份,周文彬找到了知名维权人士张洪峰征求关于实名举报领导贪污受贿的意见。 张洪峰收到了周文彬发给他的一些举报材料。张洪峰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周文彬给他的有很多材料没有十足的证据,很多都只是孤证。张洪峰提醒周文彬,搞不好的话,被举报的人会反过来告他诬告。 周文彬觉得张洪峰的博客有很大的浏览量,因此希望张洪峰能将他打算自首举报自己行贿、领导受贿的事情发到博客上,好引起网友关注,获得舆论支持。 张洪峰告诉周文彬博客已经过时,并建议周文彬尝试开个微博账号。 周文彬一边熟悉微博的使用,一边上网搜集资料并与朋友探讨自首的利弊。 周文彬说:“最坏的结果可能是被开除公职,判刑的可能性也不是太大,因为金额比较小,而且我有自首的情节。但开除公职这个结果还是很严重。这个抉择是痛苦的。我四十多岁了,自己还得再就业。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我每天为这件事情困扰。我希望被举报人被查处被处理以后,我能够得到所谓公安局出具的对我不利的材料。就这么简单,我的要求不高。我就是为了这个材料才走向直接与领导对抗和反腐的道路上来了。这不是我最初的初衷和想走的道路。” 张洪峰也一度劝周文彬,一个在职官员自首举报将会影响到他的整个人生甚至家人,而且即使举报后,面临的情况也会非常复杂,不一定能达到他想要的效果,劝他慎重考虑。 但自首的决定已经在周文彬的心里逐渐成形。4月初,借开会学习的机会,以前从不烧香拜佛的周文彬到九华山特地烧了香。“因为我已经决定的事情还没有做,我怕抽签影响我做的决定。我光烧香,祈求保佑我家人的安全,我知道这事情出来肯定会对我家人的安全构成威胁。” 4月13日,周文彬背着家人,独自踏上了去亳州的车。周文彬在微博里写道:“车已出发,载着我和一颗忐忑的心朝着不可预料的未来出发,我的将来和我的心情就像窗外的天气一样灰蒙蒙的。” 因为怕自己到市纪委自首后,会被拘押回不来,周文彬特地多穿了衣服好在天气转冷时御寒。 到市纪委门岗的时候,获知情况的县国土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都给周文彬打来了电话,但都被周文彬挂了。 “那时候已经不可逆转了。除非是去几个大力士把我拖回去,不然不会回头。”周文彬说。 微博举报或将无疾而终 周文彬向亳州市纪委信访室主任朱成林交代完举报材料,县国土局的领导也开车到了市纪委。车上还有周文彬在县公安局工作的哥哥。 自首举报后的第二天,获知情况的媒体也都蜂拥而至。周文彬说:“电话都打爆了,没办法接受采访,一个是太多,另一个是家人坚决不同意。回来以后,我哥哥就和我交流,不要再接受媒体采访。” 首先受到周文彬自首举报这个冲击波影响的是他的家人。“家属本身也是工作人员,也是老师,她要面对她的同事,给她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儿子才14岁,在上初中,现在也觉察到家里发生的事了,情绪也不好。”周文彬说。 在自首后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周文彬近乎消失在公众视野里,甚至微博也不再更新,网友揣测周文彬被消失了、被和谐了、被灭口了、自杀了。周文彬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我上合肥、北京待了一段时间,这是家人的意见,要我去散散心。我哪有什么心情可散,我想的是我向组织反映的事情,希望组织认真对待,给我一个结果。” 5月31日,亳州市纪委公布处理结果:任某某、于某作为党员领导干部,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馈赠,违反了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规定,决定对任某某进行批评教育、并责令写出深刻书面检查,对于某给予党内警告处分,没收所收礼品,折款上缴财政,并对周文彬向领导干部送礼的行为提出批评。 在“消失”的一个月里,周文彬特地翻看了《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和《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他对纪委没有按照处分条例的框架来处理被举报人而感到不满,而相关人员还是表示不能为周文彬提供公安局的情况说明复印件,因此周文彬更为自己最初自首举报的初衷未能达到而感到愤怒。 据周文彬说,有关领导向他坚称,他被免职的原因是源于县公安局开具的关于“生活作风问题”的材料。 但利辛县公安局法制室的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安机关负责的是是否违法的问题,而不会作像“生活作风问题”这种道德评价。这使得周文彬为讨回清白而采取“自我毁灭”式的微博自首很有可能成为一桩无头案。 在多方的压力下,周文彬说:“如果说我是贪污受贿这些经济问题,我可能就已经认了,但‘生活作风问题’是我坚决不能妥协的原则。” 纪委结果出来后,周文彬在微博里写道:我真的很疲惫,我想休息,休息到不再醒来。 原文: 点击 © Chiquitita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 2011/06/14. | Permalink | 光荣之路 Post tags: 时代周报 OMM通讯社@新浪微博 | [email protected] | OMM通讯社@腾讯微博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Read More

史上最牛的怀孕审批条件---炸雷了

我们是衡水某高中的女教师们,至此国际妇女节来临之际,在这个可以维护妇女合法权益,可以为我们广大妇女说话的节日里,把我们单位规定的女老师们的生育 指标 审批 条件,向各位披露一下,也请有关的部门了调查核实,并请你们为我们半边天维护一下权益! 我们所在的衡水某高中,在近几年来,通过大家的努力,加上我学校领导的大肆炒做,在外界有了一点知名度.学校为了提高升学率而大批的招收复习生,这样一来,我们每个老师的工作量增加了一倍多,老师们每天的工作时间长达16个小时,而且所有的节假日都被取消.为了减少女教师的请假,学校领导们想出了更令大家啼笑皆非的规定:《女教师 怀孕 指标 审批 条件> > 的出台, 大家看看<<女教师的 怀孕 指标审批条件>>规定中的几条: 第一.结婚后的女教师未经学校同意而怀孕的,扣罚半年奖金,罚款10000元.  第二.新婚女教师的怀孕指标要由学校安排批准,依据是否双职工?是否班主任老师?是否担任毕业班老师?是否获奖?是否高级职称?..... 第三.根据以上依据由学校给予打分排队,依次排队安排,否则视为违反规定,扣罚半年奖金,罚款10000元. 第四.女教师获得怀孕指标后必须在三个月之内怀孕,如果到期没有怀孕的,视为自动放弃指标,而指标则安排排分后边的老师来怀孕. 第五...... 在我们学校里女教职工有300多人,占全学校教职工的2/3,学校此规定一出,就一片哗然了!所有的半边天们怒不可恶但敢怒不敢言!因为我们的校长太专制了,他为所欲为.如果我们哪位老师提出了意见,就会给我们处分,甚至开除,为了来之不易的工作,我们只好忍了..... 今天披露内部规定,期待有关部门和领导关注,恕不敢实名,以防报复. 史上最牛的怀孕审批条件---炸雷了 is a post from: 乐淘吧-淘快乐 更多精彩欢迎您订阅 乐淘吧 广告时间:我刚刚在淘宝开了一家 手机 话费充值的 店铺 ,欢迎各位网友惠顾哦,价格绝对公道: 淘宝店促销活动进行中 最新淘宝网各大排行第一的 店铺 !(官方数据倾力打造!必须收藏!) 相关文章 当医生这些年所见雷人事件 (1.000) 史上最雷人的工资祭文 (1.000) 【视频】“star哥”雷人翻唱! (1.000) 雷人男厕标语 (1.000) 网友曝《宫》剧情雷人 (1.000) 各种雷人状态合集 (RANDOM - 1.000)

Read More
  • 1
  • 2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