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 Crane

Professor Sam Crane teaches Chinese politics and ancient philosophy at Williams College. He is also the author of The Useless Tree blog.

Connect with Sam Crane : 邮件

译者 | 《译者》每日原文推荐 2011/7/15

以下为每日原文推荐。如果你有兴趣,请参与翻译并将译文寄给 《译者》 ( [email protected] ) 以便与大家共享。欢迎使用 邮件组 、 Google Reader 和推特( @yigroup , @xiaomi2020 )跟踪我们的最新消息。   【时政热点】 《时代》周刊: 红色政权——为什么中国领导人重建毛泽东的传统和“红色文化” 詹姆斯敦基金会: 云计算特区考验“重庆模式” ——想要成为云计算中心,重庆政府需要说服外资企业相信高科技 IT 服务在社会主义专制经济下也能繁荣发展 詹姆斯敦基金会: 地方债务问题凸显中国经济模式的弱点 ——在改革开放 30 年之后,中国仍然依靠老式的政府投资模式刺激 GDP 增长 法新社: 政府称中国漏油污染面积达 6 个新加坡大 ——中国政府周五公布的数字表明漏油面积覆盖 4250 平方公里。另有 3400 平方公里也受到程度较轻的污染 《卫报》: 令推特相形见绌的中国微博 ——新浪从推特的教训中学会如何吸引用户,利用大众 美联社: 中国铁道部保证解决高铁的问题 ——铁道部发言人王永平在网上回答网民质询,承认上周高铁出现几十起断电现象。 布鲁金斯研究所: 中国的能源安全:前景、挑战和机会 ( 32 页 PDF 报告)——将能源安全问题与其他外交政策结合起来,这对北京来说仍是一个挑战(简介见 这里 ) 外交学者: 中国承认开发“航母杀手” ——陈炳德透露中国正在开发的东风 -21D 导弹就是所谓的“航母杀手” 国防新闻: 中国的银鹰无人机项目取得进展 ——有消息称中国海军的通信中继无人机试飞了 3.5 小时 《纽约时报》: 美中试图就军事战略达成一致 ——马伦对中国的访问对于修复两军关系起到一定作用,但是中美视对方为潜在敌人的事实并没有改变 詹姆斯敦基金会: 中国对北朝鲜的经济渗透意味着什么 ——“中国是在接管北朝鲜的经济,但这不意味着他们也会接管其政治” 外交学者: 当心南中国海 ——美国海军指挥学院的学员都知道南海是片危险水域。如今的主权争执使得它更加危险 法新社: 美越不顾中国反对,开始海军演习 ——美军称这次演习是“非作战性质”的,主要集中在导航和养护方面   【经贸动向】 VOX : 关于中国住房价格的泡沫 ——通过对 35 个主要城市的数据分析,可以发现中国房产普遍被高估 20% ,而热点城市被高估得更多 《商业周刊》: 【图说】两种令人不安的情形 ——没有人说中国泡沫的破裂是不可避免的,但投资人都在做着准备。 《商业周刊》: 外国对华投资继续上升,外资企业讨好中国消费者 ——“中国仍是投资者青睐的目的地,而且未来多年内仍会如此” 美联社: 中国将出售库存猪肉以缓和肉价上涨 ——今年夏天中国南部和东部的洪水造成庄稼减产,使得食品涨价现象严重 商业内幕: 为什么中国房地产泡沫支撑了美元走强 ——中国从投机转向旁氏金融骗局;今后会更多购买美国债券,从而使美元变硬   【社会百态】 Grantland : “我能开张支票吗?” ——对于美国的亚裔移民及其子女来说,姚明是一位使者,也是一个令人鼓舞的标志 《华尔街日报》: 《建党伟业》票房未达目标 ——上周末《武侠》登上国内票房榜首,比《建党伟业》首周末票房高了三倍 半岛新闻: 中国人花钱,中国赔本 ——中国的新富到欧洲狂购奢侈品和房地产,但中国官员希望他们能把钱花在国内 路透社: 中国女士学习如何拿下亿万富翁 ——想嫁富翁吗?那么快到“北京妇女道德教育中心”接受培训吧 《每日电讯报》: 【图说】青岛再次绿藻成灾 ( 11 张照片) 中国见红: 传统中药的未来是西药 ——如果你认为中药还是几十味药打包熬煮,那就落伍了。新式中药在向西药转化 《每日电讯报》: 中国医生称开车技术差是一种病 ——安徽一位医生通过身体检查和心理检查分辨高危司机,减少交通事故 法新社: 一家假冒进口家具的中国商店引火烧身 ——被中央电视台曝光后,“达芬奇”家具店面临调查和罚款   友情提示:您可以到 这里 看到推友们对该篇译文的评论和转发;欢迎参与!如果您的电脑可以翻墙,请到 这里 的左栏参加我们的一个小调查

Read More

高学历、低收入, 北京城郊的”蚁族”们

原文链接: http://globe.asahi.com/feature/110124/02_1.html 80后系列—3 翻译/画眉非为卿 大学毕业后找不到令自己满意的工作,集体居住在一起的那些年轻人们被称作”蚁族”。他们拥有高学历高知识,却像蚂蚁一样过着集体群居的生活,他们中的大部分的都是”80后”。 北京市北部。位于海淀区奥运村一角的某公寓,我探访了居住在这里的”蚁族”们。 公寓的窗外晾晒着的五颜六色的衣物吸引了我的目光。房间里摆放着三四张双台床,6到8个人共同生活在这里。沿着细窄的河道,数十栋这样的公寓楼并排而立。 据说,原本这些公寓楼内居住的是大学生以及企业里的实习生。然而,如今居住在这里的一半以上的都是低收入的年轻人。详细的数据未曾统计过,但居住在这里的大部分都大专或大学毕业生。 朝屋内张望,可以看见网线被拉到床上,一个住在这里的年轻人把一张折叠式的小桌子上放到了被子上,电脑则面朝自己放到了这张小桌上。 “边聊天,边发简历,这对我来说是必须的”,郭朝林(23)说。他来自东北吉林省的农村,大学毕业后来北京找工作。 虽然郭朝林在大学里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但是他最初找到的一份工作工资却只有1000元(约为1万2000日元)。这个标准相当于农民工的月收入水平。 “买方市场”的就业现状让郭朝林尝到了现实的挫败感。为此,他花了1万2000元(约合15万日元)在一所专业学校学习更为高级的计算机技术。 郭朝林没有放弃离开北京,是因为”老家的父母,对于我能来北京都觉得挺高兴的”。作为家里的独生子,他背负着家庭的期待考上了大家,并开始了在北京的生活,这一切已经无法再轻易回头。 90年代后半期实行的教育制度改革,使得中国的大学生人数不断增加。根据教育部(相当于文科省)统计,2010年的大学毕业生约为630万人,而今年预计还将增加30万人。 据说有三分之一的毕业生无法找到工作,但是对中国年轻人现状有着深入了解的筑波大学名誉教授远藤誉称,”有的大学在虚报就业人数,实际的就业率更低”。 在北京有这么一个地方,这里原来居住着大约5万名”蚁族”。从被称作”中国的秋叶原”的中关村驱车,大约30分钟车程可以达到一个村子,这就是唐家岭地区。 然而,去年12月我打算采访这里的时候,却发现曾经的公寓楼已经变成了一片空地。我脚下是一大片残瓦碎石,混凝土和碎玻璃掩埋在其中。 据这里的居民称,去年夏天的时候这里就开始被拆除了。有的地方还用红色醒目的大字写着”落实市委决定”、”营造良好氛围”的标语,据说拆除这一片区是北京市的决定。 爱知大学教授加加美光行称,”即使是拥有高学历,但属于社会弱者的年轻人群体聚居在一个地方仍会被当局视为’潜在的威胁’,要在成为反社会的势力之前对其进行清除”。”蚁族”已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不少人对于对这片居住区进行拆除的决定在网络上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经常穿过这片废墟来往送信的一位邮递员说,”我不知道这里的人到哪儿去了。有可能都四散去了”。可是当我问到”为什么这里拆除这里”时,他立刻转变语气反问到”你从哪里来,是什么人?”,接着就离开了这里。 (采访·摄影  今村优莉,文中敬称略) —————————————— 推广爱枣报的分割线 —————————————— 爱枣报继续招募有时间靠谱滴编辑,申请前请认真阅读: 爱枣报编辑申请必读攻略 欢迎调戏, http://t.sina.com.cn/izaobao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