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jianzi

Connect with shenjianzi :

傅国涌 | 永安第一代:“顾客永远是对的!”

旧上海繁华的南京路上,五光十色的霓虹灯闪烁不定,其中一幢大楼远远就能看见一条霓虹灯组成的英文标语:Customers are always right!中文意思为:“顾客永远是对的!”这可以称为1918年开幕的上海永安百货公司的宪法,是公司上下每个员工必须奉行、不得打折扣的准则。顾客选购货物,营业员要不厌其烦,任其挑选,尽可能满足顾客的要求,还要详细介绍商品的使用方法,比如顾客要买一架收音机,可以一架一架地试听,挑好后可以由营业员代送,送到后代为安装天地线,送货和安装一律免费。在公司创办人看来,“得罪了一个顾客,就等于赶走了十个顾客;接待好一个顾客,等于拉来十个、一百个顾客。”来永安的顾客只要表示不满意,不论营业员是否有理,都会因“慢客”而被挨公司的责罚,轻者“警告”、“记过”,重者“开除”。永安《服务规章》明确规定:“对顾客须竭诚招待,和蔼应付,不得有厌烦傲慢态度,或出言不逊情事;开罪顾客情节严重者应予开除。” 对此,永安第一代主要创业人之一郭泉说得很详细:“如顾客拟购之货,属其他部份者,应以简明语句陈说该部所在,尽可能引导前至该部;或己不暇,可嘱别伴导往。如客挑选之货未惬其意,应善为解释。态度须恳挚。客选货物,或须由柜顶取货,勿嫌烦难;无论换取百数十次,均须和颜悦色,遵命唯谨。……已成交之货,装包妥毕,应顺问须代携送至车中否。此虽细节,然宜注意,方为周到。如遇客挤,接应不暇之时,应抽空分別应酬数语,请其稍候,自可增其耐心。” 服务至上,正是永安当年长期稳居上海四大百货公司之首的奥秘之一。也有人说,永安占的是地利。1915年7月,郭泉、郭葵兄弟初到上海选址,就看中了这条路蕴藏的无限商机,就连选在南京路南,还是路北,也做了细致的调查。有这样一个传说,郭家派两个人一个站在路南,一个站在路北,每天分别统计他们身边的人流量,走过一个人,就在口袋里放—粒豆子。一段时间的统计结果是路南行人多于路北,因此,他们选定路南,也就是正在建设的先施公司对面。永安老员工的记忆里,那时上海的富人住在南京路以南的多,来这里买东西是从路南过来的,永安选对了位置。(材料来源《上海永安公司的产生、发展和改造》,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 在经营方法上,永安也是花样不断,在百货业中开创了许多新模式。比如永安的折子,客户可以凭折子记账购物,按期结算。对于爱面子的国人和洋人来说,折子乃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这个举措一推出,就受到欢迎。比如永安的礼券,因为“永安”这两个字吉利,中国人正好讲究这个,拿永安的礼券作礼物送人是一件很体面的事。有的人拿了礼券并不急于提货,相当于在永安存了一笔款。因此,也有人说永安公司的发达,是靠了“永安”这个吉利的名字。郭家第二代郭琳爽不同意这样的看法,他认为:“店名只是原因之一,但不是主要原因。永安公司办得好,在于备货足、品种多、花色齐、式样新、质量上乘、信誉卓著,还有售货员训练有素,服务周到,有问必答,这些,恐怕是永安公司营业额稳居全市首位,历久不衰的主要原因。”(《百年永安》,文汇出版社2009年,41页) 百货业当然要以货取胜。创办之初,上海永安公司确立的宗旨就是“经营环球百货,推销中华土产”,尤其强调前者,“以统办环球货品为鹄的,凡日用之所需,生活之所赖,靡不尽力搜罗”,长期成为永安的经营方针。从英国的棉布、呢绒、笔墨衫、羊毛袜,法国的化妆品、绸缎、汗衫、油画颜料,德国的玩具、五金器材用具,美的丝袜、电气用品、钢精用品到瑞土的钟表、绣花手帕,捷克的玻璃用品,瑞典的搪瓷,日本的毛巾,世界各国的名牌产品几乎应有尽有,甚至小到绣花线、补袜针、卷发夹、揿烫发钳、揿纽之类也都是外国货,引领着当年上海滩的时尚。进口货与国货土产的比重大致上保持在三比一,这一格局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前没有改变过。 在管理上,永安强调一个“严”字,事无巨细,郭乐都要过问,他很少坐在办公室,总是在商场巡视,员工因此给他起了个绰号“郎中”,就是指他挑毛病。其他商场他几乎也每天都去,有什么好的,马上就想要学过来。在商品的楼层安排上,永安也显示出特别的用心,一楼是各种日常生活必需品,顾客顺便可以买,不需要精挑细选;二楼是绸缎、布匹等商品,一般是女性顾客,要选择比较,从花色品种到价格;三楼为珠宝、首饰、钟表、乐器等贵重商品,四楼是家俱、地毯、皮箱等大件商品,多为奔着目标来的顾客,大件可以送到家里,楼层高也不会影响生意。这是创始人郭乐的设计,“尽量注意突出、宽敞和适应顾客的心理”。(参考《上海永安公司的产生、发展和改造》) 雄踞南京路的永安大厦,曾经是老上海的重要象征之一,“永安俨然成为旧上海高雅、尊贵、时尚、经典的代名词。”(《百年永安》25页)从1918年开办之时只有200万资本,到1931年的十三年里,上海永安公司的资本增加了好几倍,拥有上千万自有资本,1933年以后永安的营业才开始走下坡。永安郭家自郭乐1897年在澳洲经营水果店开始,1907年创办香港永安公司,进入百货业,1913年以后即开始筹划到上海发展。郭家六兄弟,老大早亡,以老二郭乐为长,与郭泉、郭顺分掌大权,从商业、金融业扩展到工业,由郭家筹资600万两白银创立的上海永安纱厂,于1922年开机,虽然没有赶上纺织业的大好时光,可以说一直处在大环境的颠簸中。但是,永安纱厂还是发展为拥有5个棉纺织厂(其中两个有织布厂)、一个印染厂、一个机器厂的永安纺织印染公司,成为仅次于荣氏申新系统的民营纺织业巨头。 永安的成功不是偶然的,郭乐留下的《回忆录》自述创办香港永安公司的动机,因为旅居悉尼多年,看到欧美货物新奇,种类繁多,外国人对经营技术也很有研究。我国当时工业没有萌芽,商业也只是小商小贩,墨守成规,只知博小利而自足,既无有规模的组织,对商战的形势更是茫然。他想,中国要在经济侵略的危机中谋自救,“非将外国商业艺术介绍于祖国,以提高国人对商业之认识,急起直追不可”。郭泉晚年回首一生的商业生涯,写下《永安精神之发轫及其成长史略》,他把“永安精神”概括为十点经验之谈,包括严稽核、重招徕、礼顾客、树模范、任人材、善采办、慎出纳、绝投机、励储蓄、肃家政。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

Read More

OhMyMedia | 凤凰卫视:窦文涛:很多网友就想听我骂一下红十字会

我的观点就是没观点。那么你说我什么立场?我的立场就是没立场。你要非说我要有观点有立场,那就是像堵车,回回都堵车。 我脑子里有一个理想的社会,“I have a dream”,这个理想的社会是个文明的、法治的、精确打击的、不伤及无辜的,或者不伤及有辜之人身上无辜部分的,那样一个精确的社会。 咱们这个现实情况下 ,我们这个法制,还不是说很能让人满意。这个监察机制还不是让群众很有信心。这个情况下,所以为什么我说这是个很两难的问题了。就是你怎么办?   视频: > > 1  查建英:郭美美事件体现民众对权力的不信任 > > 2  许子东:郭美美为反腐事业做出巨大贡献 > > 3  许子东:每个公民都有权利人肉搜索公权力 > > 4  查建英:红十字会应公布所有善款的使用情况 > > 5  窦文涛:红十字会是不是变成了黑十字会 > > 6  窦文涛:很多网友就想听我骂一下红十字会   文字记录: > > 1 窦文涛(以下简称“窦”): 査老师许久没来了,我也是。这个大病初愈,我发现这个观众朋友还是很想念我。也就是久病之后,上个礼拜闪光复出,做了一期《锵锵三人行》,反响非常的强烈,骂声一片啊。因为我们说了“郭美美”。 我们“锵锵”现在有微博了,大家赶紧上去骂去。千言万语,我就是那么总结,骂的一句话就是说:要是不聊红十字会,聊什么郭美美炫富,聊什么人肉搜索,那你就都甭聊。连累得陈丹青老师,也挨骂。陈丹青老师的话呢,我给你总结,我断章取义啊,他的观点,可以说是一句话:挨骂。 他说什么呢?就是这种人肉搜索啊,让他联想起,他是过来人嘛,让他联想起文革。然后今天陈丹青老师打电话给我们,说他的电话都被打爆了。多少人,有亲人,有朋友,有批判者,都有。 所以陈丹青老师委托我们,向大家报告,他现在正在奋笔疾书,他在这个星期五出版的《南方周末》上边(南周出街日期为每周四——编者注)发表文章——第一篇,然后下个礼拜五,在《南方周末》,还有第二篇。陈丹青老师会就大家对他的意见进行回应。而且他听说你们两位来,也建议你们两位可以批判批判他。 查建英(以下简称“查”):还有来有往是吧?必须反批,然后我们再来评点。 窦:我跟你讲啊,我可以招认,倒也没人通知我们说红十字这事儿不能聊。的确是我这个人兴趣大于社会责任感。我看了这网上啊,确实是被这个郭美美的这种人肉搜索的现场直播,这种无穷的威力把我给震撼了。所以这件事在我心里的兴趣,当时我真的没了解到什么民意,我说:“诶哟!可以这么盯着一个人啊!”(郭美美)无所遁形,这件事引起我的感叹更大。 所以我就挑这件事。我觉得可能我是不是也没把情况跟人家丹青老师介绍清楚,我也没给他说关键的一句话,就郭美美这个事儿是什么呢,要不是因为她报称什么红十字商会的什么总经理,没有这么样的狂涛骇浪。要不是人们对红十字会的这种嫌疑,也没这么大动静。   查:这肯定差别很大。比如我正好前些天在云南没有互联网的情况下,等我回到北京听到这个的时候,焦点完全集中在红十字这方面。每一次在网上引起最大的反响,总是因为它性质连到了某个点,比如说慈善,官员,权力。反正总是跟权力有关系的。这样引起大家,就一下从炫富就变成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对权力的不信任。再加上这个更加刺激人的是不仅跟权力,而且跟慈善有关系,那你就把所有人对善的怀疑,对公益事业的怀疑,对以前的不透明立法,全搁一块儿了,炫富反而变成其次了。   > > 2 窦:而且许老师很多黑材料今天整的,专门穿了红衬衫。 许子东(以下简称“许”):这个变化太快了,我看了一点都没用。我先回忆你们那期节目,有看过你们那期节目的朋友跟我说,“压力太大了,不让说啊。”说《三人行》避重就轻。 我说大概事情没那么复杂,可能陈丹青并不了解这个事情的前后情况,只是讲这其中的一部分。另外也可以这样说,因为现在网上这个群众运动啊,它有积极的一面,但是任何事情它都可能有副作用。他(陈丹青)可能比较联系到以前的历史嘛,他就讲了一点副作用。但是现在网上就这次事件来说,这事件我也有关注,看下来第一个感慨就是——只有人民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 但是我对这次整个事情本身我现在有一个看法。我认为这个事情基本上就是,有一种猜想,我的猜想是操作出来的。 窦:谁操作出来的? 许:比较有可能的是玛莎拉蒂操作出来的。整个这个事件所有人都是受害者,郭美美、她的妈妈也被牵连,她现在的男友王军,所有叫王军的中国很多有钱人,所有姓郭的当官的都害怕。红十字、商业红十字,所有这些公司。   窦:还有一个,这个爱马仕的竞争对手策划的。他要把这个品牌彻底淹死掉。我对二奶没有歧视啊。 许:这个我跟你讲,这是福尔摩斯的基本原则,一件事情当中谁得益? 窦:这个有人说,网上都是福尔摩斯。那么这些福尔摩斯他们都得益? 许:他们不得益。他们就像你一样,他们的爱心、良心得到满足的时候,如果他同时他也在做生意,如果她同时也是什么领导的女儿。他一面看,在满足道德正义的时候,他心里也 害怕,因为会想:“咦!万一这样扫到我我怎么办?”   査:我觉得你说的这个二奶,真是可能是就是有点二。我不相信,照你那个说法,这个二奶也是关键的玛莎拉蒂的一个演员。 窦:现在是孔子曰,孔子不是孔老二嘛,孔子曰:见过二奶,没见过这么二的二奶。 许:我不同意。我的猜想,一是玛莎拉蒂精心策划的一个广告,所有的人都在配合它,我的第二个猜想是,郭美美是反贪局的卧底。她对于我们中国这个反腐防贪的事业,她做出的贡献是没有人能比的。她牺牲自己的精神肉体各方面,这是卧底啊,这是潜伏啊你知道。 窦:许老师这个想法做得不错。但是说正经的啊许老师 许:我说的就是正经啊 窦:是,你说的很正经。 许:因为有人肯这样做,这不容易啊   > > 3 査:我先有个疑问,咱们三个其实跟丹青都可以算是文革中长大的。我在很多年前,七八年前,还没有微博的时候就刚开始有博客的时候,就有朋友问我说,“你为什么不开博客?” 我一个本能的反应就是说,我开一个博客等于就像贴张大字报让大家来围观。其实我在网上写日记,或者记一些文章,我等于是已经把我的某种文字,已经不是隐私了,不能叫它日记了对吧?你就是要大家来关注。 如果我真的有隐私意识的话,比如说,郭美美,她不像让大家知道的时候,她就不会把这些东西贴上去。所以在这点上,她的隐私部分已经被她自己交出去了。那么剩下的人肉搜索到底到了什么程度,比如你看到那个王军,叫什么博爱的,反正就是一个同事,跟红十字相关的人又出来说了,“这个王军确实是我们这的人”。然后王军又自己提供一个,说“我已经退出了,那个包是我买的”等等。 我认为这些都不涉及侵犯隐私啊,是你当事人自己提供出去的。无论你是为了炫富还是为了撇清。其实我并不关心这些细节,虽然我告诉你,我最初对这种公众交流的反应和丹青是完全一样 的。 我一开始就觉得这有点像贴张大字报,你需要注意力,人家注意你,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而且这种事情不只在中国,在美国也一样。 我有时候发现,一个人在变成公众人物之外,他就失去了某些权利,隐私的权利。别人会揣出来很多,随便贴在上面。连你的信件,如果你的电子邮件,你转发几次就可以变成公众的了。   窦:我可能 是书呆子啊。我就觉得说在今天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觉得很无奈,就比方说,要没这个事,没这个人肉搜索,那么红十字会会不会有这个声明? 最后会不会停这个商业系统红十字会?查,对吧。 但是我又在想,包括有的贪官,要没有网络这么洁癖,最后怎么能暴露呢?可是我又在想,那要是冤枉了一个人呢? 查:那下面的是关键啊。不是说香港这个廉政公署也要举报嘛。   许:你混淆了两个层面的问题。一个层面的问题就是我们假定,反贪促进国家政治民主,这个目标是对的,你们提的问题是 “ ‘守法’是否可以不顾?”,“是否可以侵犯个人隐私?” 这个网上的群众运动就是目的正确,可不可以守法不顾。在这个程度上,我是一部分同意丹青的意见,我觉得不能够守法不顾。但另一部分,就这个事件来讲 ,它起的积极性是更大的。这是一个层面的问题。这个问题会一直存在下去。我们永远会面临一个目的跟手段的矛盾过程。 但另外一个层面就更实际,哪一些人肉搜索是合理的、合法的,哪一些是合理的 ,但不合法的。我觉得就是你查的对象是否涉及公权力,和你查的方法是否涉及公权力。 为什么大家觉得你查他的生活方式极其低俗,其实这个虽然满足大家的道德义愤,但你不太好认可。这是因为你只是在查一个女人的生活,就算她做二奶,就算她做三奶,就算她开什么名车,这都不值得你去查。但是你查到了红十字会,查到了政府,查到了什么什么,这是涉及公权力的一个话题,我们大家都有权利查。因为它涉及到我们每一个人的利益——这里边有我捐的钱,所以查得合理。 就是你查的对象涉及公权力,我们就有公共的权利来查,哪怕我是私人的。 第二,我查的时候是个人在我的网站通过公共的信息查。第一,有些飞机场上他一登机,就告诉别人他坐什么飞机,这个不对,因为你在利用公权力查。你是航空公司的职员,这个时候你是犯法的。 所以就算郭美美将来出了什么大问题,他们还可以告你,你航空公司违法,你这个职员违法。这是两个事情。他是大贪官,你在执法过程中,你就算是警察也有这时候不能滥用的权力。你抓坏人不能用坏的手段。 所以这里边是两个问题,一你的调查对象是否涉及公权力,现在大家觉得应该涉及。第二你的调查方法是不是运用公权力,这么多警察把她(郭美美)关起来到现在一字不吭(——据编者了解,新浪微博@平安北京 已于7月7日晚上,发布了郭美美的相关调查信息),群众想怎么办,我们当然要自己来查了,因为你涉及公权力。所以我觉得这个关键是私人和公权力的关系。   > > 4 窦:我是想得简单,我也是个简单化的思维。我的简单化的思维倒不是说这件事儿,我是联想起一系列的事。就是说我觉得现在这成了一种民间的执法方式,在多起个案当中。 许:只要这个执法,这个事情是公共话题,民间就有这个权利。但是侦查过程你不能利用公权力。 窦:这相当于什么呢?比如说公安 许:我作为民众,我对政府的事务,如果它在管我们,我们有权利。但我不能用我的,比如我是个警察,我把我这个材料拿出来,你滥用你自己的权力。你再查人家滥用公权力,人家愤怒的不就是你拿我们大家捐的钱去包二奶吗?   查:说实话这个事情本来应该就是红十字会和任何一个慈善机构,本来它的正常程序当中就应该公布它所有善款的使用,包括这种比例。你看这件事引起一个很好的讨论。我希望的就是大家已经议论得非常乱了,比如说中国红十字会取得这个善款,他们自己管理(费)就用了5%,这太高了。因为他想这个善款是多巨大的一个(数字),那5%就太大了。 但实际上这里边有个概念。 比如说美国红十字会,它在“9·11”之后也有受到一些批评,之后它就说话没有效力等等。然后它就改善了,改善之后它公布出来,说“我们用的管理费是9%”。在这么大的一个非盈利机构里面,管理费9%,大家认为相当好了 ,得了表扬你知道。 所以这种时候你要分清楚,如果它有独立,但这一定要有独立的审计,不是我说我就用9%。 许:美国用9%,我们中国只用5%。 査:但是这里面有诸多的区分,比如说我们的红十字会和美国的红十字会不是,我们的红十字不是纯民间的,政府协助投入很多资金,就是说将近有40%的善款都是政府的。那这部分算不算管理费呢?   > > 5 窦:许老师最近和我一样,刚做完心脏检查。我就这么说啊,我为什么做这个节目做了十几年,我就落下一个心脏病来?我前一阵子这个病啊,用一个话来形容,叫“添了点儿堵”。我告诉你们,就是我觉得,几乎任何一个我们社会现在的激烈的话题啊,站在我这个位置上,最后的结果都是“添了点儿堵”。 你说我是什么观点?我跟你说, 我的观点就是没观点。那么你说我什么立场?我的立场就是没立场。你要非说我要有观点有立场,那就是像堵车,回回都堵车。 我跟大家讲实话,我不知道这个陈丹青老师在《南方周末》上会怎么写他这个观点。其实说他还挺捍卫他的观点,那我是捍卫他发表观点的权利了。我至少有一个部分,是同情他的感受。为什么呢?因为我得这么讲,其实观众朋友,你们这样交我这个朋友,你们放心。我如果有错,你们可以批评教育,但是你可以相信,我说的是我当时想的。这就是当时想的,这怎么办,对吧? 我半夜的时候在看这个郭美美,带着极大的兴趣,在看所有过程的时候,我也得承认——当然,我完全知道就是说,这个里边如果涉嫌到,假如她拿红十字会的钱炫富,假如有人拿红十字会的钱包二奶。这些事情那就属于“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个不用说了大家必须得,不用说了。 但是呢,我再觉得这个女的犯贱,这个女的太二,觉得红十字会假如真的这样。 许:不该这样指责她,我觉得对郭美美真的不该这样子。这个男人犯的错,对一个小女子这样,大家出气,我觉得不应该。更不要说她是卧底。 窦: 我就说像这种情况,你哪怕这些事情得以证实的话,那红十字确实在我心目中肯定失职。但是呢,我一方面 这么想,这些理由刚刚说了,另一方面我得说句真话,不管怎么着咱们要是一个什么组织,咱们开会,说“他黑!咱们要弄他!人肉搜索他!挖他的隐私,公布他QQ号码,身份证号码,他家里人,他家庭住址!在哪!” 哪怕你们说得热血沸腾啊,我会说,我会保留意见。或者说,你们干,我不干。那么就是说你们挖出来,我可以谴责,但是我不会做这种事(人肉搜索)。   > > 6 窦:咱们录像的时候,我们这个锵锵微博一直跟网友互动。他们说其实很多网友啊没别人说的那么复杂,他们就想听听你骂一下红十字会。说你就骂一下。 许:这个网友不能这么说。我们不能,红十字会做了很多好事情,肯定是做了很多好事情。 査:但是可能本能的反应也是就不想让这种事情变成特别情绪化的一种。   窦:我觉得我是书呆子,你知道吗, 我脑子里有一个理想的社会,“I have a dream”,这个理想的社会是个文明的、法治的、精确打击的、不伤及无辜的,或者不伤及有辜之人身上无辜部分的,那样一个精确的社会。 我是这么一个书呆子的想象。 那么按照我的这种想象,我会认为罪犯也有他的人权,那么有合法的司法程序去刑侦。一个人在未被定罪之前,把整个的侦查过程全部公开,那么最后如果查下来,这个人所犯之罪不当他所受之罚的话,我一样觉得心里边。所以我得心脏病了。 许: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有追查的人被人死亡恐吓你知道吗? 窦:所以你就明白我为什么说添堵了。 咱们这个现实情况下 ,我们这个法制,还不是说很能让人满意。这个监察机制还不是让群众很有信心。这个情况下,所以为什么我说这是个很两难的问题了。就是你怎么办?     © 艾绿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 2011/07/07. | Permalink | 收听敌台 Post tags: 凤凰卫视 OMM通讯社@新浪微博 | [email protected] | OMM通讯社@腾讯微博 | OMM通讯社@网易微博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Read More

五岳散人 | 这样的红十字会没资格要求公众理性

自从那个炫富的傻妞郭美美之后,公众把大量的视线集中在中国红十字会身上。而红十字会也接二连三的抛出各种措辞激烈程度不等、前后多有矛盾的声明以及说法,试图撇清关系、洗白自己,最好自己与公众都洗洗去睡,让一切都走上正轨。 最新一次的洗白行动中,红十字会的秘书长终于出台,谈到郭美美事件之时,他希望公众和媒体能够理性看待郭美美事件,对于王鼎公司是不是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的实际操作方,中国红十字会已经正式致函中国商业联合会请他们进行调查。此外,他还告诉公众一个喜讯:为了增强红十字会运作的透明度,接受社会监督。红十字会将争取在7月底推出公开透明的捐款管理信息网络查询平台。 对于这次事件当中公众所表现出来的大规模不信任,他除了惯例式的的表示了欢迎批评监督的意思之后,跟着就表态说:“现在部分网友的情绪有些偏激,对中国红十字会为中国弱势群体以及在重大自然灾害面前所作的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全盘否定,以偏概全,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这是我们感到委屈和痛心的。” 这就叫做话锋一转,屎盆子乾坤大挪移的扣在了“部分网友”身上,幸好还没说出“一小撮”与“不明真相的群众”这种话,不然就更让人以为这是某某势力操纵的、对中国慈善事业有意的抹黑了。 这里有个词汇叫做“理性”,在秘书长先生的回应当中格外灿烂夺目。他认为公众在这次事件当中是不够理性的,听风就是雨的结果,是抹杀了红十字会曾经有过的成绩。谁也不会否认中国红十字会哪怕不是国际红十字会的成员、经常也会爆出点儿什么天价餐费的事迹,但毕竟不是所有善款与财政拨款都完全消失在黑洞当中,总是会有相当的部分流向了该去的地方。 只是这个流向正常地方的捐款到底是多少,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对于一件你根本不知道的事情,要求大家理性看待就未免陈义太高了。理性这东西在社会生活里并不稀缺,但想要拥有它有一个必须的条件,那就是信息透明。只有信息透明的时候,大众能够知道真相的状态下,受过教育的公众才能理性对待一个人或者一个机构。您自己是一个黑箱,怎么能够让别人理性的猜测其中充满着善意与良心,而不是满仓毒品? 想必红十字会也是有鉴于此,所以才告诉公众那个关于争取在7月底推出公开透明的捐款管理信息网络查询平台。可能在红十字会官方看来,这应该就是最有力的公开透明机制,足以说明自己的善良。 是抹杀了红十字会曾经有过的成绩。谁也不会否认中国红十字会哪怕不是国际红十字会的成员、经常也会爆出点儿什么天价餐费的事迹,但毕竟不是所有善款与财政拨款都完全消失在黑洞当中,总是会有相当的部分流向了该去的地方。 只是这个流向正常地方的捐款到底是多少,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对于一件你根本不知道的事情,要求大家理性看待就未免陈义太高了。理性这东西在社会生活里并不稀缺,但想要拥有它有一个必须的条件,那就是信息透明。只有信息透明的时候,大众能够知道真相的状态下,受过教育的公众才能理性对待一个人或者一个机构。您自己是一个黑箱,怎么能够让别人理性的猜测其中充满着善意与良心,而不是满仓毒品? 想必红十字会也是有鉴于此,所以才告诉公众那个关于争取在7月底推出公开透明的捐款管理信息网络查询平台。可能在红十字会官方看来,这应该就是最有力的公开透明机制,足以说明自己的善良。 公开透明这件事说起来没有这么简单,不是说网上晒账本就能解决问题。这种机制由几个环节构成,一个是如红十字会这样的组织要公开透明自己的账目,这只是基本条件,而且大家都知道假账是怎么回事。另外一个环节应该是定时由有公信力的机构进行审计,并且把审计报告公之于众。现在审计红十字会的是一家小的不能再小的会计师事务所,其中的奥妙用脚趾头都能想到。 最后,还需要有合理的惩罚机制。在前段时间的 公开透明这件事说起来没有这么简单,不是说网上晒账本就能解决问题。这种机制由几个环节构成,一个是如红十字会这样的组织要公开透明自己的账目,这只是基本条件,而且大家都知道假账是怎么回事。另外一个环节应该是定时由有公信力的机构进行审计,并且把审计报告公之于众。现在审计红十字会的是一家小的不能再小的会计师事务所,其中的奥妙用脚趾头都能想到。 最后,还需要有合理的惩罚机制。在前段时间的红十字会天价餐费事件当中,有人受到了真正的处罚么?要是国外的慈善机构出了这样的事,当事人辞职都是轻的,很可能从此该机构就一蹶不振了。 所以,这种自己晒账本的公开透明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其他条件没有具备的时候,这不过是一个刷了白漆的黑箱,用这个东西要求公众理性面对,大概算是对于公众智商的一种侮辱了。而该秘书长还有这么一句话:“(公众要)真正从建设的角度为中国红十字事业的发展,为刚刚兴起的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献计出力。”很不幸,中国的慈善事业不是刚刚兴起,而是早就被这样的机构坏了名声。慈善机构的运作早就有成例可循,那里用得着我等献计出力?你们要是学会照抄国外成熟经验,我们就已经觉得很欣慰了。 是抹杀了红十字会曾经有过的成绩。谁也不会否认中国红十字会哪怕不是国际红十字会的成员、经常也会爆出点儿什么天价餐费的事迹,但毕竟不是所有善款与财政拨款都完全消失在黑洞当中,总是会有相当的部分流向了该去的地方。 只是这个流向正常地方的捐款到底是多少,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对于一件你根本不知道的事情,要求大家理性看待就未免陈义太高了。理性这东西在社会生活里并不稀缺,但想要拥有它有一个必须的条件,那就是信息透明。只有信息透明的时候,大众能够知道真相的状态下,受过教育的公众才能理性对待一个人或者一个机构。您自己是一个黑箱,怎么能够让别人理性的猜测其中充满着善意与良心,而不是满仓毒品? 想必红十字会也是有鉴于此,所以才告诉公众那个关于争取在7月底推出公开透明的捐款管理信息网络查询平台。可能在红十字会官方看来,这应该就是最有力的公开透明机制,足以说明自己的善良。 公开透明这件事说起来没有这么简单,不是说网上晒账本就能解决问题。这种机制由几个环节构成,一个是如红十字会这样的组织要公开透明自己的账目,这只是基本条件,而且大家都知道假账是怎么回事。另外一个环节应该是定时由有公信力的机构进行审计,并且把审计报告公之于众。现在审计红十字会的是一家小的不能再小的会计师事务所,其中的奥妙用脚趾头都能想到。 最后,还需要有合理的惩罚机制。在前段时间的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809ec900102dqfi.html ) - 这样的红十字会没资格要求公众理性_五岳散人_新浪博客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

Read More

何清涟:为何推不开官员财产公开这扇大门

今年“两会”上官员纵声高唱“幸福歌”,媒体记者却关心一个多年未曾解决的老话题,即公务员财产申报立法。在全国政协第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记者就此提问,但新闻发言人赵启正却回答说,中国的公务员数量庞大,更兼财产包括收入、房产、投资等等,还要报告家属情况,即配偶和子女是否侨居国外等,项目很多,要一步一步推动。 众多网友对赵的回答很不满意,纷纷在网上留言,希望给出具体步骤及时间表。但我认为,在中国目前的制度环境中,加之中东北非国家清算前国家元首海外资产的示范效应,官员们公布财产一事的最大阻力,其实来自于执政集团自身。 官越大越不怕公开财产的真实原因 2月24日,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发布《法治蓝皮书:中国法治发展报告(2011)》,指出公众希望公开官员财产,但有两点值得注意: 第一,不同官阶的官员,对财产公开的态度略有差异,级别较高者的认同度更高。在接受调查的省部级官员中,85.7%认为应当公开公职人员财产,认为不应当的只有7.1%。而在地厅及司局级官员中,认为应当和不应当公开财产的比例分别是91.3%、8.7%。在县处级、科级、科级以下官员中,认为应当公开官员财产的比例分别是75.2%、71.5%和64.4%,认为不应当公开的比例则分别为17.3%、20.4%和24.5%。 这一点与中国公众的常识不符。因为中国人普遍认为官越大权越重,腐败的机会越多,高干子弟的财富神话亦证明了这种猜想有事实基础。因此许多人不太明白为何官越大越不怕公开财产,认为是社科院这份法治蓝皮书做假。我在电台的Calling节目里就遇到观众这样提问。 这里有两点需要解释。首先,中国确实是官越大,腐败的机会越多。这一点与国外对中印俄三国的腐败模式研究相符。 反腐专家瑞吉是美国Trace International的创始人和总裁。她曾将印度、中国与俄国的腐败模式做过比较,认为印度的腐败是金字塔型,主要由最基层的大量小额钱款往来构成,但高级别的政府官员不太愿意收受贿赂,部分官员在官僚系统里往上爬的时候已经“金盆洗手”。俄罗斯的腐败是一个巨大的矩型,从最基层一直到最高层,其腐败程度没有任何区别,并且都伴随着威胁与恐惧。中国则是倒金字塔型,级别越高,捞钱越多。瑞吉举例说,在印度,如果一家公司在投标过程中遇上官员索贿,那么他们有时可以(肯定不是总能)找到索贿者的某个痛恨贿赂的上级,让他来干预。而在中国,更高级别官员的索贿金额只多不少。 上述研究结果与中国实际状况大致相符。为什么说是大致?这就牵涉到实际操作过程中的权力变现问题。高阶官员权虽重,但在中国的体制中,有时候与具体分管某项业务的下级官员相比,捞钱反而不如下级多。比如因高铁案倒台的刘志军虽然贵为铁道部长,他与其部下丁羽等人涉案金额据说共8.22亿元。这数字本来够让人吃惊,但最近传闻刘志军部下张曙光腐败所得竟然高达28亿美元(存放在海外),妻女早就定居美国。 上述案例当然不能当作通例。高官不怕公开财产的真正秘密在于他们的资产当中的大部分早就成功转移至国外。我分析多年积累的腐败案例,官阶越高,与外商打交道的机会越多,接受贿赂的形式越多样化,比如让行贿的外商为其家属提供移民留学机会,将钱直接存放于外国银行只是常见的招术而已。至于普通县市级官员及村镇级官,有的贪腐金额虽然很庞大,但毕竟“土”,没有藏富于外国的管道与经验,其贪腐所得大都留在国内。可以说,高低级官员对待公开财产的态度,其实取决于他们藏匿钱财的方式不同。 中国官员公示财产为何应包括近亲 该蓝皮书还指出第二个特点,受调查官员对于公开官员和配偶的财产的态度与公众没有很大差别,但对于公布官员近亲属财产的态度则与公众有较大差异。官员希望受监督的家庭成员和财产内容的范围越小越好,而公众则反之,希望公开官员父母、岳父母和兄弟姐妹的财产。 关于这一点,只要是中国人就很清楚公众为何有此要求,官员们反对的原因何在。中国改革以来的权力市场化,虽使手握资源分配大权的官员成了“造就国王的人”,但权力要变现,必须通过“市场”,在市场上操作的人最好是亲属,这就是中国官员家庭大都实行“一家两制”的原因。即使配偶子女缺乏经商才能,也得从兄弟当中或者妻子家族中物色合适人选。最近一篇“中国官场哥俩好,四大涉贪上阵亲兄弟”,列举了铁道部长刘志军与其弟刘志祥,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乔洪及其弟乔建华等四位官员兄弟官商合谋寻租的故事。 上述案例都是兄弟俩一在官场掌权,一在商场将兄长的权力变现。因此,如果公示官员财产只及官员本人及其妻子,官员可以用藏富于亲属这一招来显示自己的“清白之身”。在中国,这类把戏只是用了一张纸遮盖而已。 政府向人民公布税收用途与官员向人民公布财产,本是现代政治的起码要求,但在中国,这却成为一个“两会”讨论多年却始终没有结果的提案,公务员财产申报这扇大门犹如生了厚厚的铁锈,用尽力气都无法推开。最后的结局,有北非几位独裁者的覆辙在前,无须多言。 相关日志 2010/11/05 -- 何清涟:遍地官员豪华居,尽是黎民血染成――从“上海官场的权力囤房者”谈起 (0) 2011/03/11 -- 政协常委:若公务员基本人权得不到保障 最终倒霉的是老百姓! (0) 2011/03/05 -- 养老金并轨启动 公务员担心退休金将削减一半 (0) 2011/02/10 -- 金融时报:陶笸箩:到“体制内”去! (0) 2011/01/25 -- 何清涟:美国人缘何将中国视为“第一经济强国”? (0)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