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yanfenghuo

Connect with shiyanfenghuo :

美国之音 | 美议员就朝鲜叛逃者问题批评中国

 2012年 3月 15日 美议员就朝鲜叛逃者问题批评中国 记者: 美国之音 | 华盛顿 美国众议院人权委员会共同主席詹姆斯·麦戈文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将朝鲜叛逃者遣送回国是严重侵犯了这些人的人权。 麦戈文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官员清楚,那些朝鲜人被送回国后会面临悲惨的命运。 他说,中国应该允许叛逃者申请难民身份,美国和国际社会应该将这个问题作为一项首要议题。他说,北京无视人权,中国必须面对因此所产生的后果。 朝鲜星期二指责韩国绑架因经济和个人原因到邻国旅行的朝鲜公民的做法。 星期一,包括朝鲜叛逃者在内的几十名人权活动人士到中国在首尔的大使馆前举行示威,要求中国停止强迫遣返。他们和韩国国会议员朴振一起敦促中国给朝鲜叛逃者难民待遇,这种难民身份可以保护他们避免受到强迫遣返。  

Read More

译者 | 《华尔街日报》艾未未继续挑战北京

核心提示: 他发推,呛声,让当局进退两难。 原文: Ai Weiwei Resumes His Defiance of Beijing 作者:JEREMY PAGE 发表:2011年8月12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北京―― 艾未未,中国当代最著名的艺术家,明显正在违反他在七周前被释放时和当局达成的协定。 如何处置这个中国最具国际知名度的异见分子让中国警方进退两难。 尽管被释放时,有关部门让他禁言一年,但是艾未未又开始接受国内外媒体的采访了,同时也没忘恢复在Twitter上继续发送政治推。 最近一次很明显的"违规"是与艾未未亲近的朋友也在谈论他被囚81天的事情,说他被囚期间大部分时间都呆在一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内,有两名警卫无时无刻地监视着他,并要求他在睡觉的时候把手放在能被看见的地方。 "做任何事他都不得不请求批准,即使是他要摸自己的脸,"一名亲近艾未未的人说,"为了锻炼,他只能在房间内走来走去,警卫也跟着他走来走去。" 本周四,艾未未在电话中对《华尔街日报》说他还不能直接讨论他被囚一事,但是确认了他朋友们所说的事情是对的,他说:"这是真的,所有(朋友们的叙述)都是事实。" 艾未未被有条件地释放后他的朋友就对《华尔街日报》描述了他的被囚的经历,但是前提是这些话不能被发表出来,因为他担心会再次被抓。 现在,很明显艾未未已经对他的朋友开了绿灯,允许他们谈论他被抓一事,老艾本人也又恢复了他发推的习惯,在twitter上又发了一些政治推,尽管之前有消息说他被禁言一年。 被问及为什么他现在要违反保释条款时,老艾说:"我做我认为该做的事,我会为此承担后果。如果不能表达切身感受,对我来说生不如死。" 在席卷阿拉伯世界的起义之后,有人在网上匿名号召大家举行"茉莉花革命",显然这引发了当局对政治活动人士的打压。已经54岁的老艾在今年四月三号于北京机场被拘押。 在国际社会强烈抗议之后,中国当局在6月22号有条件释放了他,老艾说,条件就是他不能接受媒体采访,也不能用Twitter,在那里他有约98,000追随者。 在六周的时间里,老艾还是遵守被释放时的禁令。据老艾说其中一条要求是,如果他要离开位于北京市郊的住处时,他必须事先得到政府的许可。 但是在七月下旬,他在Google新的社交服务G+上开设了一个账号,这表明他已回归,他的G+的认证消息是"涉嫌色情、偷税、煽颠、切汇、包奶、抄袭、走私七宗罪"。 Twittert和G+都被中国互联网管理机构屏蔽了,但是很多中国网民可以通过代理服务器和VPN来访问这两个网站。 中国当局要求他支付共计200万美元的偷逃的税金及由此产生的罚金,香港一家被北京控制的报纸还说他涉嫌重婚罪及传播色情。他的家人已经否认了所有的指控,认为当局是出于政治目的拘捕了他。 周日,老艾重回Twitter,发了一些消息说他的体重饮食之类,还发了几张图片,其中有一张是他一只脚站在磅秤上,显示他因被囚而减去的体重正在恢复。 在周一和周二他的推上重新出现了政治内容,大胆地支持受他牵连而被关押的四位朋友,还有仍然在押的另外两位异见人士。 也是在本周,老艾自出狱后第一次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负责采访的媒体《环球时报》是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的子报。 "我被卷进了政治漩涡,"该报引述老艾的话说,"我绝对不会躲避政治,我们当中没有人能躲开。我们生活在一个政治化的社会……只要存在不公,我就不会停止战斗!" 艾未未告诉《华尔街日报》他仍然被禁止接受国内外媒体的采访,当时《环球时报》的记者是在他家中和他聊天,没有说这是一次采访。 老艾说中国当局很明确的表明他自保释一年内不能离开中国,这让他在海外举办展览或者计划到德国教学都变得不可能――而当局还没有对他违反保释条件作出回应。 我们依然不清楚为什么艾未未会被关押,要知道他的父亲可是著名的共产主义诗人,也有一些政治分析人士说这不过是中国警方在玩一出杀鸡骇猴的游戏,以此警告其他的政治异见分子。 我们同样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又被放了,一些分析人士和外交官认为可能和温家宝访问欧洲(包括英国和德国)期间受到了当地政府和艺术团体的抗议有关。 其他的一些异见人士出狱后由于继续政治活动而受到了更严厉的惩罚,其中就包括去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他在2009年被判11年徒刑。 相关阅读: 《中国争议》博客:艾未未:艺术家、异议人士、假释违规者、无头鸡迈克 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即可订阅译文;译者的音频博客已登录iTunes,到 这里 即可收听往期的译者音频节目;下载更新需翻墙。

Read More

傅国涌 | 西南联大早已消逝,只留下一块纪念碑、一个校名

[unable to retrieve full-text content] 云南师大校园内,这块西南联大的校额是按当年的样子复制的。 冯友兰撰文、闻一多书额、罗庸书写的三绝纪念碑已成为西南联大的历史见证。纪念碑背面有西南联大从军抗日学生的名录。据说,这是一个复制的教室。教室里油漆一新的桌椅显然不是旧物,一个学生在朗读古文。老照片中的西南联大,这些简陋的平房造就了一代民族精英。1980年代西南联大校友立的碑。云南师大图书馆挂了块云南西南联大研究会的牌子闻一多的衣冠冢早上阳光下的闻一多雕像

Read More

我爱未未 | 征文:艾未未回家满月,说说你的故事

各位读者: 一个月之前的今天,艾未未重获部分自由,回到焦急等待的亲人身边。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特别是在八十一天的漫长等待之后。下面这张 艾神归来图 ,成为了过去一个月本站访问量最多的内容之一: (美联社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但是高兴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没人能否定这样一种悲哀:对一个未能确定任何罪名的公民进行长达八十一天的监禁。他自己 和朋友这样叙述他的经历 :“ 过了几天,突然觉得无所适从,绝望和无力感充满了整个空间。就像一个矿场坍塌,整个人都被埋在了里面。 呼吸困难,思维混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 ”他的姐姐高阁 如此描述 :“ 你能想象永远有四只眼睛永远盯着你是什么感觉么?不管你做什么,永远盯着你。如果你睡觉时候,他们就站在你床边,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你! ” 如果按照“人间一天监狱一年”的汇率计算,艾在里面的煎熬可能远远超出大家的想像。这一部分故事的更多细节也许要等艾未未自己来讲述,或许他会用艺术来表达。不过这仍还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你,作为一直关注这个事件的人,应该也会有很多的内心变化。你是不是也曾经非常绝望,感到等待遥遥无期,或者因支持艾未未受到骚扰?也许以六月二十二日作为坐标原点,我们可以反思一下自己前后的变化,或者在这期间因为支持艾未未受到的骚扰,写下来,然后告诉大家。本站确实纪录了很多这前后变化的信息,特别是来自各国媒体的,但是以个人的角度还是没有。 艾未未说,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必须发出声音。他和 王荔蕻 还有很多其他人都发出声音了,那么你呢? “艾未未回家满月,说说你的故事”征文投稿地址:[email protected]il.com。征文会发布在本网站上。 爱艾未未网站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

Read More

译者 | 《卫报》毛泽东还活着――中国如何以旧带新

核心提示: 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成为宣扬以前的价值观的完美理由 原文: Mao lives: how China keeps the new in touch with the old 作者:Tania Branigan 发表:2011年6月24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同时参考了《参考消息》上的同来源译文。 【图:一名模仿毛主席的特型艺人为中共90周年纪念发表演讲 摄影:Barry Huang/路透社】 在一个闷热的夏日午后,毛泽东和蒋介石面对面站在北京龙潭公园里。尽管天气闷热无比,尽管他们发动过惨烈的内战,但此刻毛主席却以平静而安详的眼神注视着他的老对手。 一时间,过往的游人停住了脚步,然后高兴地把这位中国最知名人物团团围住,一起合影和握手。 40岁的中年人王飞(音)说:“我们在电视上见过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但这次可是活生生的,他就站在我们面前。我们很荣幸能亲眼见到他。” 当然,这里所说的“他”并不是毛泽东本人,而是他的饰演者。尚清瑞是中国若干毛泽东的模仿者之一,在中国共产党准备庆祝建党90周年纪念时,尚清瑞也突然忙起来了,他被邀请出席各项官方活动。 中国共产党值得庆祝的东西很多。1921年,它还是一个由13个革命人士聚集在中国东部的一艘小船上建立的“非法组 织”。今天,它成为世界上最大、最有影响力的政党,有着8000多万党员,管理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尽管如此,中共还认为让党员对过去的荣耀产生敬畏很有必要,因此它忙于开展诸如革命旅游、红歌会和放映新版爱国主义电影等活动。讲述建党历史的影片《建党伟业》群星云集,目的是吸引年轻观众。 随着该党逐渐远离自己的初衷——这部新电影由凯迪拉克联合赞助——它只能以此来支撑对于政治权力的无情的列宁式控制 。 “这是个荒谬的时代,”中国政法大学的何兵教授在本月一个毕业演讲中大胆的对学生们说道。“他们鼓励你唱革命歌曲,但不鼓励你革命;他们鼓励你看《建党大业》但不鼓励你建党。” 何兵的观点明显与官方相悖。“让历史告诉未来!”在习惯性深吸一口烟后, 尚清瑞 喊道。他正在一场活动中为内蒙古干部举行的晚会扮演着毛泽东——这场活动中他给为了挽救绵羊而失去了四肢的年轻的女英雄们授奖——尚的出演是收费的。他的下一站行程是北京一所监狱,他将去那里提升他们的道德品行,并对囚犯进行再教育。他还要参加一场公司邀请的商业活动,不过他给自己划了线,不能为洗浴中心代言,认为那太过掉价。 他是好几位“毛泽东”之一。谈到模仿的生意,毛泽东几乎就是中国版的猫王(译注)。他们甚至分享同样的大背头假发,和一眼就立刻能被认出的制服——虽然主席的那两件套服装比国王的御袍还要黯淡无光。 模仿毛泽东可不是闹着玩的事,这是很严肃的。在电视剧里扮演过毛泽东的尚清瑞不但被邀请参加婚礼,还要出席一些庄重的官方活动。 其他的模仿者们以扮演宋庆龄和邓小平为生。宋女士是革命家孙中山的遗孀;而邓先生开启了中国1980年代的改革开放。 要成为一名成功的模仿者到底需要那些素质呢? “首先是长相,其次性格和思想都必须像那些伟人一样达到一定的高度,”尚清 瑞这么说。“虽然中国很大,但要找到同时具备这些素质的人并不容易。” 只有具备浓密眉毛的中国前总理周恩来的扮演者郑建山(音)是一名真正的中共党员。但56岁的尚瑞清说,他把此项工作视作真正的职业。。 他说:“毛泽东时代的风气是为人民服务。现在每个人都只看重钱。我们在这样的文化下长大,我有责任把它传承下去,否则年轻人将会迷惘。” 也有人认为真正的问题是给那些想象的过去赋予了太多敬畏。上个月财新网发表了一篇打破禁区的评价毛泽东的文章,由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茅于轼所写。它控诉这位主席糟蹋了国家,为了避免因大饥荒而受谴责发动了动荡不安的文革——这些在西方人眼中的常识在中国还是异端邪说。虽然党承认毛泽东犯过错误,但他们怕危害到自己的地位而不能细说这些错误。 尽管很快就被删除了,这篇文章还是引起了一场公开呼吁,要求逮捕“叛国贼”茅于轼。还有人甚至以武力威胁这位82岁的老人。对那些毛派来说,他们当中有很多人都相对年轻,并反对资本主义的堕落和侵蚀,这些相互矛盾的对历史的解读反应了一场左右之间的斗争。 同样,象雄心勃勃的重庆党委书记薄熙来这样的现任领导人想塑造的毛的形象——永远是慈父一般、爱国的,甚至无关政治,也和这种民间判断大相径庭。 有人认为红色文化是为了让薄熙来这样的“太子党”崛起,让这看起来更像是光荣传统的延续,而不是出身带来的机会。但是这同样体现了薄熙来的民粹风格。当许多年轻人认为这场活动无关无聊的时候,另有一些人热烈欢迎团结主义和比个人消费主义更“纯洁”的文化回归。 “党可能已经远离了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包括对阶级斗争的重视,”历史学家华志坚(Jeffrey Wasserstrom)这么说,他是《21世纪的中国:每个人都需要知道》一书的作者。“但是很容易看出原因,当许多人觉得除了维护当权者的威权,毛已经不代表任何意义的时候,领导们想重新唤起那个意识形态当道的年代的记忆。” 译注:猫王是美国曾经风靡一时的歌手,出现过很多他的模仿者。 相关阅读: NPR:中国重开对毛泽东功过的辩论 如果您的iPad可以翻墙,请点击 这里 即可看到最新译文;如果您的iPhone可以翻墙,请点击 这里 并加入书签;如果您的电脑可以翻墙,请到 这里 的左栏参加我们的一个小调查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