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echam

Connect with waecham :

中国选举与治理 | 选举网独家发布:走出乌托邦——秦晓口述(一)

选举网独家发布:走出乌托邦——秦晓口述(一) 作者:米鹤都等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8-29 本站发布时间:2011-8-29 16:45:39 阅读量:31次     选举网声明:该系列口述史由编写人之一米鹤都先生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编者的话                                 

Read More

中国选举与治理 | 胡锦涛的三个“没有变”廓清中国发展方位

胡锦涛的三个“没有变”廓清中国发展方位 作者:田俊荣,崔 鹏 来源:人民日报 来源日期:2011-7-31 本站发布时间:2011-7-31 9:25:52 阅读量:2014次 胡锦涛总书记在“七一”重要讲话中指出:“我们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但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三个“没有变”,这是对中国国情的清醒定位,对发展方位的科学判断。 正确判断方位—— 不让发展的成就麻痹忧患意识 三个“没有变”中,最核心的是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判断,其他两个判断即社会主要矛盾、发展中国家的属性都与此相关。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特指我国在生产力落后、商品经济不发达条件下建设社会主义必然要经历的特定阶段。从20世纪中叶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到21世纪中叶基本实现现代化,至少100年时间,都属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可以绕开生产力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直接进入社会主义,却绕不开生产力落后必须“补课”这个阶段。否则,社会主义是“不够格”的。 改革开放30多年来,社会主义中国的面貌发生了历史性变化,然而,我们还没有从根本上摆脱不发达状态,仍然带有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明显特征: ——经济实力显著增强,同时生产力水平总体上还不高,自主创新能力还不强,长期形成的结构性矛盾和粗放型增长方式尚未根本改变。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已升至世界第二,但代表一国富裕程度的人均GDP只有4000多美元,在世界上排100位左右,仅相当于日本的1/10,还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从GDP的构成和质量看,“8亿件衬衫换不回一架飞机,一火车打火机兑不来一个电脑软件”,生产的多为劳动密集型和低附加值产品,核心技术主要依赖进口,中国是“世界工厂”但缺乏“世界名牌”。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初步建立,同时影响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依然存在。改革进入“深水区”,越向前推进,触及矛盾就越深,涉及利益就越复杂,攻坚的难度也就越大。 ——人民生活总体上达到小康水平,同时收入分配差距拉大趋势还未根本扭转,城乡贫困人口和低收入人口还有相当数量。自2000年起,我国基尼系数越过0.4的警戒线,2006年曾达到0.49,之后虽有所下降,但目前仍近0.5。财富向资本集中,收入分配向高收入者倾斜,“马太效应”愈加明显。按照每人每天1美元收入的联合国标准,中国仍有1.5亿贫困人口。 ——协调发展取得显著成绩,同时农业基础薄弱、农村发展滞后的局面尚未改变,缩小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和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任务艰巨。当东部城市的学校盘算着是把钱用来买电脑还是建体操房时,西部不少农村教师还在为粉笔没有着落而发愁。中国城乡收入差距高达3.33倍,接近世界最高水平。 ——对外开放日益扩大,同时面临的国际竞争日趋激烈,发达国家在经济科技上占优势的压力长期存在,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增多。从“怀疑中国”的戒备,到“牵制中国”的意图,从气候谈判的初衷,到货币战争的目的,我国外部发展环境挑战频仍…… 这些特征表明,我们所达到的小康还是低水平、不全面、很不平衡的小康,中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而由于生产力不发达,落后的社会生产仍难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因而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由于生产力不发达,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也没有变。 强调三个“没有变”,不是要妄自菲薄、自甘落后,也不是要脱离实际、急于求成,而是意在不让发展的成就麻痹忧患意识,坚持把真实的中国国情作为推改革、谋发展的根本依据。 扭住“一个中心”—— 误判形势、精神懈怠,就可能错失机遇、耽误发展 三个“没有变”字字千钧,深刻地启示我们:发展仍然是解决我国所有问题的关键,在前进道路上,要继续牢牢扭住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不动摇。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国家兴旺发达、长治久安的根本要求。刚刚过去的“十一五”时期,从物价大幅上涨到国际金融危机,从汶川特大地震到青海玉树地震,从南方低温雨雪冰冻灾害到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风险连着风险,挑战接着挑战。如果没有多年积累的雄厚物质基础,我们就不会有抵御复杂风险、应对严峻挑战的强大实力。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也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综合国力、人民生活水平、国际地位大幅度提升的根本原因。有专家认为,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进行了长时间的艰辛探索,曾四次提出过基本路线。第一次提出基本路线是在1956年,中共八大的论断已含有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思想。后来,在“左”的思想指导下,错误地“以阶级斗争为纲”,直至发生“文化大革命”,由此造成严重损失。第四次提出基本路线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逐步形成了“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自此,中国走上了强国之路、富民之路、文明之路、崛起之路。 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证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历史的、必然的、正确的选择,什么时候动摇了“一个中心”,变成两个或多个中心,党和国家就会迷失方向。“现在要横下心来,除了爆发大规模战争外,就要始终如一地、贯彻始终地搞这件事(指工作着重点转到社会主义建设),一切围绕着这件事,不受任何干扰。就是爆发大规模战争,打仗以后也要继续干,或者重新干。”邓小平同志在改革开放之初说的这番话至今仍值得我们深思。 把视线从过去收回来,面对今天三个“没有变”的国情,面对尚不发达的社会主义,我们更应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被任何干扰所惑,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没有也不会过时。 发展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期,抓住机遇,就能实现跨越式发展;丧失机遇,就会成为时代的落伍者,甚至陷入国弱民穷、任人宰割的屈辱境地。 当前,我国发展正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认清国情、加快发展,我们就能更上层楼,全面小康就能实现,人民福祉就能提高;误判形势、精神懈怠,我们就可能错失机遇、耽误发展,甚至掉进“中等收入陷阱”。 坚持科学发展——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但不能以GDP增长为中心 发展是硬道理,但“硬发展”没道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但不能“以GDP增长为中心”。在当代中国,坚持发展是硬道理的本质要求就是坚持科学发展。 今天的发展应当是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时至今日,发展中的矛盾和问题也日益凸显:资源环境约束强化,投资消费关系失衡,收入分配差距较大,科技创新能力不强,产业结构不合理,农业基础仍然薄弱,城乡区域发展不协调,就业总量压力和结构性矛盾并存,社会矛盾明显增多。这就要求我们走科学发展之路,着力解决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着力实现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 今天的发展应当是为了人民、依靠人民、成果由人民共享的发展。按照经济学的“激励相容”理论,最好的制度安排是使人们追求个人利益的行为,正好与社会实现价值最大化的目标相吻合。因此,民众能否从发展中分享红利、获得激励相容,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们对发展是否支持。这就要求我们以人为本、科学发展,使发展真正造福人民,使人民真正成为发展的主力。 深刻认识三个“没有变”、坚持发展是硬道理,就要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更加注重以人为本,更加注重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更加注重统筹兼顾,更加注重改革开放,更加注重保障和改善民生,加快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加快科技进步和创新,加快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促进经济长期平稳较快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 度过九十华诞,我们的前方,是两个“100年”的宏伟目标:“到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时建成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到新中国成立100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 肩负民族复兴伟大使命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又将再度出发。

Read More

北斗 | <北斗荐书>本期主题:我的大学谁做主

  本期主题:我的大学谁做主   荐书人 / 谷卿(暨南大学)     我想,任何一个现代人都一定不会小觑大学在国家的经济文化建设过程中所起到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北京大学陈平原教授在《中国大学十讲》一书的后记中则这样表述他的观点:大学制度的建立,包括其蕴含的学术思想和文化精神,对于传统中国的改造,是带有根本性的。 是的,在我们的心目中,理想的大学是智者的聚居地、是自由独立思想的摇篮、是科学和人文的殿堂,出入于这里的人们,无疑应该感到无比的自豪和骄傲。我从不认为大学的精神应当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下作相应的调变——大学不应在较为低级的层面和较为切近的时段中为社会提供具体而微的服务,而应对社会作出一种精神性的引导。大学就该是最为单纯和洁净的地方,它的单纯和洁净来自学术品格的独立;只有独立的学术品格才能塑造独立的人格,而政治环境中的独立人格又是构建我们渴求的文明的政治环境的必要前提。 可是,在我们的现实中,行政的干预使得大学里的一切不再单纯独立。评职称、评级、评学科点、评建、评带头人、评学术基金……无数由政府部门出面组织的考评将大学里原本极为自主的运行模式打破了,权力意识开始在大学范围内滋蔓,甚至连尚未涉足社会的大学生们也逐渐变得世故起来,学着官场里的那一套做派来为人处事。这实在是大学的悲哀、教育的悲哀。 孔子曾感叹:“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其实这恰恰也是大学理想的本质和现实的表现之间的冲突。大学的教师、学生一旦不再为求得一种自由独立的精神和修养而治学、教学、求学,那么大学的精神便已经消亡了。雅斯贝尔斯在谈及大学观念时,也明确地强调这一点。他说:“大学应始终贯穿这一思想观念:即大学生应是独立自主、把握自己命运的人。他们有选择地去听课、聆听不同的看法、事实和建议,为的是自己将来去检验和决定。真正的大学生能主动地替自己订下学习目标、善于开动脑筋,并且知道工作意识着什么……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升华,每一个人都可以感受到自己被召唤成为最伟大的人。” 我们需要一种无为的制度,而不是一套精严致密的管理模式。不要打扰我们,不要干预我们,我的大学我做主。或许这才最接近大学精神的本原。     推荐书籍(点击 蓝色字体 书目可下载):   1、《大学之理念》     2、《大学的使命》     3、《哈佛的证明》     4、《学术的秩序》     5、《教育的目的》     6、《创造未来》     (采稿:徐毅磊;责编:徐毅磊)    

Read More

译者 | 《半岛新闻》:中美之间准备开打网络战?

核心提示:美国高官称网络攻击为"战争行为",但是批评者认为强硬措辞只是为进行言论审查而施放的烟雾弹。强硬措辞或是动机论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网络冲突到底应该遵循什么样的原则来解决? 原文: China and the US: Sizing up for cyber war? 发表:2011年6月9日 作者:Chris Arsenault(@AJEChris)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尽管谷歌Gmail账户遭到钓鱼式攻击后反响强烈,一些分析师说类似事件每时每刻都在发生,而美国政府的捶胸顿足不过是想实行网络审查的暗语。图:GALLO/GETTY 当美国高官警告说对重要系统的网络攻击将视为战争行为,会引发现实世界的军事回击时,一位国防大学(National Defence University)的教授推测未来的战役可能会由黑暗的地下室里猫在键盘前的家伙打响,而不是手持M-16的壮汉。 由于最近对谷歌的网络攻击显然是从中国发出的,最近几周网上的紧张状态(可能是直接冲突的前兆)从聊天室扩散开来,从Gmail帐号直到军事决策者的会议室里。一位华盛顿国防大学的信息战教授Dan Kuehl说:"我们的行动范围包括:海陆空、外太空和网络空间,我们的工作依赖网络的部分在与日俱增;在电脑面前敲击的家伙是战争的新面孔之一。"Kuehl告诉半岛电台,强调他的发言并不代表美国政府或是他的精英军事大学。 "一起针对美国的网络事件或攻击的回应不一定是在虚拟空间进行回击。所有适当的选项都会被列入考虑,"五角大楼发言人Colonel Dave Lapan最近这么说。 强硬 措辞 和钓鱼故技 一个美国国防官员告诉华尔街邮报:"如果你搞断我们的电网,也许我们会给你的一个烟囱来一发导弹,"其修辞似乎指向中国。另一方面,中国政府断然否认与谷歌上周报告美国国务院和传媒渠道的网络攻击有任何关联。 对网络攻击的强硬措辞背后的原因与基本军事战略有关联。"这就是棱模两可的价值所在,"Kuehl说,"你不希望你的对手心想'我可以接近红线但不跨过它',你希望他们因为担心传统的实战报复而这么想,"打一开始我就不应该做这个'"。 最近对谷歌电邮服务发起的钓鱼攻击以个人电邮账户为攻击对象,这些账户属于一些美国高官和中国记者,人权活动人士以及南韩政府。 这些攻击类似于很多人收到过的诈骗邮件,如一名尼日利亚的百万富翁的寡妇要求用户打开邮件以便领取1.4万奖励,只是因为你的人品好。但一旦打开邮件,受害者的电脑就沦陷了。 提及最近针对谷歌的动作,IT-Harvest的研究分析师、《网络战生存》的作者Richard Stiennon说:"这是一种相当直白的钓鱼攻击,而不是更加狡猾地采用了社交工程的手段,使邮件看似来自你认识的人。""中国人拥有网络战争的初期优势。如果你有一个庞大的信息收集部门,甚至了解官员的个人数据都是大有裨益的,"他告诉半岛新闻。如果数据是从个人账户窃取的,它可能被收入一个海量数据库,以便进行处理,交叉验证和分析。 维基解密文件指出美国外交官担心中国政府招募顶尖黑客发动网络战争计划。"中国很有可能大批吸收私营部门的天才来支持计算机进攻和防守的网络操纵能力",一封神秘的国务院电报于2009年6月这么写道。 后台篡改 根据一份2008年的电报,自从2002年(显然来自中国的)网络入侵者就利用Window's操作系统的弱点偷盗登录证书,目的是得到数百个来自美国政府和国防承包商系统的登录方式。 这边,中国则声称它已经对可能出现的在线冲突作好了准备,"近年来,一场网络龙卷风席卷世界……给全球带来极大的冲击和震撼。这背后都有美国的影子,"一份由共产党控制的报纸《中国青年报》在最近发表的一份文章如是说,署名叶征和赵宝献,他们是军事科学院(一个政府背景的智囊库)的学者。(译注:引文来自2011年06月03日09 版中国青年报的文章《 网络战,怎么战 》)文章还说"面对还仅仅处于热身状态的网络战,各国政府和军队无不担心陷入被动,正紧锣密鼓地加快网络战的备战步伐"。 这些来自中国的攻击本身并不一定是指中国政府。互联网或IP地址显示的一台电脑的物理连接可能被劫持,允许一个国家的用户控制他国电脑发动攻击。"你怎么知道向哪儿回击呢?你不知道,"Bruce Schneier说,他是一位理工专家和数本书的作者,《经济学人》杂志称他是一位"安全专家"。"网络攻击没有国籍特征,这让报复变得困难,"他告诉半岛新闻。 但是中国政权的本质是信息被严密控制,大部分企业与共产党有关系,不同政见者被镇压,这意味着政府可能知晓发生了什么,Stiennon说。 而且,就算谷歌攻击是流氓黑客实施的,美国国防的制定者们也无能为力。情况可能会涉及到中国想要重夺台湾的行动――-中国视台湾为待收复的失地,尽管美国和联合国视其为一个主权国家。 "中国人一直在研究他们最大的军事对手,美国,判断出他们最大的弱点就是他们在远处并依赖于电脑,"来自国防大学的Kuehl说。他认为很有可能中国的战略有两重意义:在战争状态,显然要"打击敌方的军事组织"和"防止敌人入侵我方"。瞄准战斗舰的部署和后勤保障的网络攻击未来将会起决定性作用。 "从军事角度看,威胁并不在于无法获取数据,而在于篡改数据,"Kuehl说,"如果在你的屏幕上数据是错误的,空中交通控制、金融、命令部署和认识档案都被篡改,你该怎么办呢?" 误导和审查 Schneier说,关于近期的网络攻击,无论中国是否有更大目的,也无论中国政府是否卷入了最近针对谷歌的网络恶行,都无甚新意也无令人印象深刻之处,虽然国际媒体很有兴趣报道,但数百万这种攻击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对他而言,最近针对谷歌的钓鱼操纵甚至不值得写篇博客,因为这类事发生得太频繁了。 Chris Palmer,电子尖端基金会宣传团的技术总监,认为最近对网络战争的大肆宣扬是一种"为了限制网络言论自由而放的烟雾弹"。Palmer告诉半岛新闻:"如果我是个阴谋论者,我会说这场(关于网络安全的)的宣传就是由国防承包商发动的,编造出一种威胁并从中获利。" 美国国务院对实施物理报复的强硬措辞不是保卫美国基础设施免于攻击的办法,他说。解决方案很简单:把敏感信息彻底从互联网上拿下来。想获得军事文件或是现实设施(如水利工厂和核设施)的网络控制的帐号,"就应该像《碟中谍》(Mission Impossible)那样,需要真人上阵"。在电影中,汤姆・克鲁斯必须潜入重兵把守的房间,才能接触得到一台存有机密信息的电脑。 举例来说,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早期,在私人网络的运行中,监察员可以和控制者对话,Palmer说。"现在本应私密的东西变成了虚拟的私密,走上了和互联网信息同样的道路。"当上网变得更便宜,与使用标准化的互联网相比,操作私人网络变得更加昂贵和麻烦,公司开始使用普通网络。 "不上互联网的实际成本和机会成本都更高,"他说,"设计和现实不再匹配,但是在设计的时候本应是走私密的网络。"半公开的宽带链接让重要系统面临遭受潜在攻击的风险。 在军事承包商推荐抵御网络攻击的新产品的同时,商业网络犯罪――公司也在从竞争者和对手那里试图偷窃商业机密――也许是在网络上蔓延的比国与国之间的冲突更严重的问题。 "(美国)国防部像其他人一样,在与突飞猛进的网络攻击的作斗争,"安全分析师Richard Stiennon说,"一切都无章可循。他们没有一个基本的互联网法或是司法途径作为网络回击的根据。" 在分析师们中,需要用更好的国际规范来管理网络冲突的观点比较非主流。"关键问题是网络空间并无神奇之处,"Schneier说,"真理永远都是真理,即使你加上"网络"这个词也是一样。" 有些人可能会说国际法通常不比印刷它们的纸张值钱多少。而且悲哀的是,国际秩序仍然遵循着丛林法则,也许有一个处理网上冲突的无执行力的框架也比什么也没有要好。就像Bruce Schneier说的那样,"我认为,联合国要开一次关于网络战争的会议,这事值得一做。" 相关阅读: 《经济学人》:网络战――第五空间的战争 译者合集: 2010年谷歌vs.中国全纪录

Read More

《华盛顿邮报》:中国在清洁能源领域仅次于丹麦,排名第二

核心提示: 据由世界野生动物自然基金会资助的一份报告称,中国绿色科技行业达到了每年 77% 的惊人增长速度。   原文来源:《华盛顿邮报》( 美联社) , 2011/5/8 原文链接: http://goo.gl/8ShWq 译者: Z.S. 校对 : 南山   【 阿姆斯特丹】 — 根据美联社最新获得的一份报告,国家收入中来自制造风能和其它清洁科技设备的比例最大的国家是丹麦,美国也在快速地扩张着自己的清洁能源行业所占比重。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追赶上中国的清洁能源的增长速度。 据这份由世界野生动物自然基金会资助的报告称,中国绿色科技的生产行业达到了每年 77% 的惊人增长速度。这一数字将于下周一在阿姆斯特丹召开的一个行业会议上公开。 “ 从政治层面上,中国已经主动做出了这个决定,要抓住并极力开拓这个市场, ” 世界野生动物自然基金会的经济学家 Donald Pols 说。 据报告说,风能行业的长期领先者丹麦,其国民生产总值的 3.1% (约 65 亿欧元,折合 94 亿美元)都来自于可再生能源科技和能源效率提高上。 从金额上来看,中国却是最大的生产者,每年能够带来价值 440 亿欧元的收入(折合 640 亿美元),占其国民生产总值的 1.4% 。 在所占 GDP 比例这方面的比拼上,美国只列第 17 位,清洁科技产品收益占 GDP 的 0.3% ,换算成欧元为 315 亿欧元( 450 亿美元)。但是自 2008 年以来,美国清洁能源工业正以每年 28% 的扩张速度增长着。 Pols 说: “ 美国的增长速度是相当快的,这也证明了奥巴马的政策是有效的。 ” 但是他又说,即使这样美国还是没有办法和中国相比。 “ 当你同中国人聊天时,气候变化并不只是个理念上的话题。它已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当我们还在争论是否存在气候变化和是否向低碳经济转型时,类似的争论已经在中国过时了。 ”Pols 说。 “ 对于中国来说现在是具体实施的问题了。这是个发展中的领域,他们也想抓住这个机遇在这个领域中有所作为。 ” 这份 报告是由一家总部位于德国的全球性公司—— 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 编制的。数据收集自 38 个国家的能源协会、银行和证券公司报告、投资者的报告,国际能源总署及其他多种渠道。该报告对生产诸如生物燃料,风力涡轮机和热能设备这类可再生能源,以及低能照明和保温等节能技术所获得的收益进行了分析。   在这家咨询公司进行数据编辑和分析工作的 Ward van den Berg 说,清洁技术的增长速度的确很快,但这主要归功于来自中国的增长。 Van den Berg 说,直到最近,中国生产的大量太阳能电池旨在出口外销,但近来他们正在针对国内市场发展太阳能系统,就像这几年来他们在风能领域所做的那样。   在丹麦和中国之后, GDP 百分比排名前五的清洁技术大国分别是德国、巴西和立陶宛。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