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

Connect with wang :

我爱未未 | 苹果日报 2011年06月14日 :艾未未被失蹤 路青去信公安再求立案

艾未未被失蹤 路青去信公安再求立案 苹果日报 2011年06月14日 維權藝術家艾未末的妻子路青,以及其公司多名失蹤員工的親人,本月 11日再次去信公安部和北京市公安局,要求當局盡快對艾未未等人「被失蹤」事件立案;這是 4月 3日艾未未等人相繼「被失蹤」後,家人第二度向當局要人,但至今未獲答覆。 信件指,艾未未、文濤、胡明芬、劉正剛和張勁松都是發信公司的員工或朋友,他們在中國首都被綁架或失蹤已兩個多月,家屬非常擔心他們的安全。呼籲公檢法部門承擔職責,對該失蹤綁架事件立案調查,給家屬一個交代。 高瑛:太沒有公理 「我現在真是忍無可忍了!」艾未未的媽媽高瑛昨對本報指,昨日是艾未未被失蹤的第 70天,「 70天,一個大活人不見了,你明知道是被他們帶走,但向他們要人,他們連個屁都不放,這也太沒有公理王法了!」艾媽媽稱,艾未未的姐姐高閣是美國國籍,回中國的簽證下月到期,她擔心當局因艾未未的事不給她續簽,「要真是那樣,我可真會衝出去了。」她說,「兒子被他們抓走,再不讓女兒陪我,我這把老骨頭非跟他們拼了不可!」 《蘋果》記者 报道链接: http://goo.gl/PC9RH

Read More

鄢烈山 | 2011年06月11日

    新生代农民工最需要的是什么?                                             南方周末报社有个得到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支持、旨在帮助西部贫困地区最困难的部分被清退的代课老师而命名为“燃烛行动”的公益项目。5月中旬,我随报社实施该项目的同事黄君、支持这个项目的民间组织“平行公益”的义工张君,一起走访了选定的支助点陕南宁强县的两个乡镇。         我们在县红十字会和两个镇的干部引导下,翻山越岭走访了7家曾经的“代课老师”,最困难的两户状况睹之令人心酸。但是,这与他们是被清退的代课教师关系不是很大:69岁的李“老师”家境艰难,主要是因为他35岁的儿子患“甲亢”,无钱治病,不仅娶不到媳妇,还得出外打工。56岁的冯“老师”两个儿子都有间歇性癫痫,28岁的那个在深圳打工时没挣到钱,还被人欺负,徒步沿铁路走回家用了4个多月,途中因不愿加入抢劫团伙而被打伤头部;为让26岁的小儿子在外打工不因发病出事,年纪已不小且有结核病的冯老师不得不抛下老母亲和有病的大儿子,陪小儿子一起出门。甲亢与癫痫这类不轻不重、虽然可以治好而钱少了肯定不行的疾病,对于医保水平还很低的农民就是过不了的坎;而打工者家庭“妻离子散”,亲人难以互相照顾则加剧了生活的艰难。         在走访中我们痛切地感到,比上述因病致困更普遍的是,城乡分割的户籍制度对打工者家庭特别是子女教育的伤害。         我们选点宁强县,一是因为它是陕川甘三省交界的偏远山区,二是它乃汶川大地震时陕西省受灾最严重的县。但是我们欣慰地看到,可以说因祸得福,宁强的学校重建真的实现了“再苦不能苦教育,再穷不能穷孩子”,学校硬件建设的标准和质量无疑成了当地最高的。县城里有天津市对口援建、投资过亿的“宁强天津高级中学”(原来的一中让给了初中)、邵逸夫捐建的“逸夫小学”。我们去的代家坝镇徐家坝村中心小学,有捐资128万元建的“何家英博爱教学楼”、捐款14万配置的“万鼎电脑教学室”,有县政府“教安工程”投资120万元建的办公和宿舍楼;阳平关镇小学则是台湾金门县同胞捐款133万元人民币建的教学楼。——学校在当地建筑中是那么漂亮那么出众,真该赞一个!           然而,令人不安是,学生中“留守儿童”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他们与在外打工的父母之间亲子情感的疏隔是一方面,更直接的问题是他们的生命安全如何保障?镇上的孩子且不说了,中心小学的孩子来自附近的山村,周末与节假日回家爬山涉水,危险性更大。徐家坝小学有学前班,孩子们四五岁很可爱。我问放假怎么办,答称家长来接——这家长一般就是爷爷奶奶了。学校旁边就是一条河道,平常有水洼,我们的面包车是趟水走过的。要是下雨涨水呢,孩子们怎么过?在双河中心小学,老师告诉我们,有学生在爷爷接回家的路上遇到大雨,被水冲走淹死了。如果这些孩子的父母可以在打工的城市里落户,哪怕是住棚屋(所谓“贫民窟”),他们也是愿意让孩子在身边读书的吧——当然,同时学校不得排斥孩子们入学接受义务教育。         如果说“60后”、“70后”的打工者是第一代农民工,他们的子女面临中考、高考,若是留守在乡,会有情感困扰;若是随父母在打工城市“借读”,则有一个如何回原籍参加高考的问题。招生指标按户籍分配是一种利益分配,对这种不公平的既定利益格局的维护,人为地造成各省市教材与录取分数线的不兼容,给随打工父母在外省市读书的学生造成的困境。         如果说“80后”的打工者是新生代的农民工,他们的子女到了上学前班和小学的年龄。难道我们还要让他们及其子女接受上一代农民工家庭的命运?中国历史上原本没有、世界各国罕见的城乡二元的户籍管理制度,是新中国上世纪特定社会条件下的产物。且不谈国民权利应当平等的社会主义原则,单从今天要发育市场经济的角度,也要求劳动力这个生产要素和人力资源自由流动。实际上,新生代“农民工”根本不打算向父辈那样回归乡村,因此他们最需要的是城市的身份认同,取消户籍壁垒,让他们享受同等的公民权利,特别是子女受教育的平等权利。这样,他们的子女不用“留守”在乡村让做父母的牵肠挂肚;带在身边也不用为如何上学发愁。         “新生代农民工”官方表述的出现,说明政府高层已清晰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并且提上了社会管理变革的议程;现在“新生代农民工”及关心这个社会问题的人们,所期待的是相关改革的时间表及各地启动户籍(包含学籍)管理制度改革的实际行动。随着义务教育阶段学龄儿童的普遍减少,城市学校已“空”出不少学位可以接纳打工者子女入学,城市管理者的因袭观念才是最大的障碍。         5月6日北京市教委宣布,今后非京籍生在京借读只需要提供暂住证和原籍户口证明,这表明北京是有条件推进这方面改革的。可是第二天又宣布收回成命,退回到要“五证”齐全的老路上,这是为什么呢? 孟子说的“幼吾幼及人之幼”虽是一种道德训示,而历史证明,没有社会公平,谁也别指望社会安定。有些城市人有对“外来人口”的优越感,殊不知古代政治家早就说过,有恒产者才有恒心,衣食足知荣辱(反之“饥寒起盗心”);缺乏基本社会保障且心理不平衡的“流民”,让你有安稳日子过才怪了!你有什么权利排斥他人?你有可能让他们回到人民公社时代在家呆着种田吗?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

Read More

人的自大 —— 我也跟风谈吃狗肉

但大家最喜欢争议的不是它们的实用性,而是“ 感情 ”上的。狗是人类的好朋友,通人性,所以不能吃。这点我万万不能苟同,这个观点我与很多人说过,我以为这是在亵渎“朋友”这个词。同师曰“朋”,同志曰“友”,我与朋友永远是对等、独立的。而猫狗只是人类的奴隶而已。     人的自大 —— 我也跟风谈吃狗肉   文 / 陈辞寒(香港城市大学)     最近很欢乐地看到关于狗肉的问题又掀起一阵讨论,冒个泡写点东西。 我是个对那些猫狗狂热爱好者不甚理解的人,有一次在Skype上和同事聊天,我说狗不过是人类的玩具而已,她很愤慨,告诉我有人为了救猫猫狗狗耗尽了毕生积蓄。我回应说,有人为了毒品也耗尽了毕生积蓄。她惊恐道,难道猫狗在你眼里可以和那些毒品混为一谈吗。还说我肯定没有和动物建立过感情,才会这么说。 猫狗为什么不能和毒品混为一谈?好吧,用毒品好像有点夸张,就拿我心爱的相机来说吧。猫狗给人带来快乐,我的相机也给我带来快乐。你家的宠物狗被做成火锅你很伤心,我的相机变成了寿司我也会很伤心。所以从实用主义来说,二者没有区别。 但大家最喜欢争议的不是它们的实用性,而是“感情”上的。狗是人类的好朋友,通人性,所以不能吃。这点我万万不能苟同,这个观点我与很多人说过,我以为这是在亵渎“朋友”这个词。同师曰“朋”,同志曰“友”,我与朋友永远是对等、独立的。而猫狗只是人类的奴隶而已。 我不会在我朋友的脖子上套个套,我不会拉朋友去做节育手术,我不会伸出手来对朋友说“手”然后摸着他的头说“真乖”,我更不会喂我的朋友。     所有被驯化的动物都是经过一段时间的人工改造,而拥有对人类友善的本能。很巧的,近一期的《国家地理》杂志就说了这个问题。苏联科学家的试验,在短短几十年内就培养了对人类特别友善的狐狸(甚至出现了耳朵下垂、摇尾巴等外部特征)——以及其对照组,对人极其愤恨的狐狸。因此这些驯化动物对人的友善是出于“本能”,而朋友对我的友善是基于他的“自由意志”(如果自由意志存在的话)。这种人为奴化的动物和我们工厂里制造的游戏机并没有区别,通过一段时间的加工,制造出供人玩乐的东西罢了。 是人类内心的孤独造就了这个物种(准确说是亚种),它确实“爱你”,确实对你很“忠诚”,但并不是因为你可爱、可敬,也不是因为你有什么人格魅力;而是因为你的祖先可恶,把它们改造成了对你唯命是从的奴隶。 你对它的“爱”让你舍不得吃它,这很好理解,所有奴隶主应该都不会这么干——奴隶活着总是更有价值的。 看到以上的言论肯定得有同学高举道德的大棒挥向我:“它们是生命啊!怎么能和相机游戏机比!”其实我比较乐于把人和驯化动物的关系看成是共生。我依靠你完成我的需要(吃或玩乐),你依靠我繁衍后代——虽然这个关系看起来非常的不平等。 如果你是一个因为它们是有感情的动物而不吃他们的话,请你完全素食(说植物也有感情的人请吃菌类,你要是认为它们还是有感情的话,请你为了世上的有情万物去死吧)。在我看来,养猪场、养鸡场里动物生活得比一条宠物狗凄惨的多。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宁愿成为一条成天享福的狗,然后被吃掉;也不愿意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度过一辈子,依然摆脱不了被宰杀的命运。因此,因野生动物“可怜”而拒绝吃它们的人,我并不能理解。我宁愿在海里过大半辈子“有尊严”的生活之后被猎杀;也不愿意屈辱地过一辈子。 人的能力赋予了他们所有动物的生杀大权,这无可厚非,但要在这之上构筑什么“道德平台”实在是可笑。     除了植物,所有生命都依赖于别的生命。为了生存而吃是最“ 道德 ”不过的了。如果非要在“吃”的范围内找点道德元素的话,请吃素吧。我劝素和动物植物是不是有感情没有关系,我只是以为,“ 道德 ”只应该存在于人类社会之内。只要对人类整体有益的,就是“ 道德 ”的。直接食用生产者,所消耗的资源是食用肉类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以为,以目前的人口增长速度,人类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必定会面临粮食危机。即使是现在,也仍然有人喝不到干净的水,吃不饱饭,得不到医疗。身为一个自私的人,我觉得救人远比救狗来的有益。因为我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真正的“友情”。你们吃的猪、牛,养的狗,正急剧消耗着淡水、土地和粮食。另外,滥捕野生动物对生物链的破坏也是对全体人类的威胁,因此我不吃鱼翅并非因为它们“可怜”。 在你玩弄着心爱的宠物时,请记得它的存在可能意味着一个人的死亡。养它供你取乐是你的个人喜好,不是道德取向。就像我本可以拿买相机的钱让一个非洲的孩子吃上几年饱饭,但我还是选择了买相机。这是我的个人喜好,我是自私的,并不以此为荣。因此也请停止这些伪善的道德大棒,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无非是个人爱好吧。 人只要愿意承认自己的卑劣,那就是好人。 倘若你愿意光着身子进入热带丛林,和动物对等地搏斗,用自己的双手捕猎、吃肉,那你是圣人。     饭后的一点补充 突然想到一种情况,如果你与一个成年的野生动物建立了感情,且没有喂食行为,那么我该祝福你,有一个动物朋友。这时候你为他/她赴汤蹈火,是英雄。     (采编:陈轩 责编:陈轩) 标签: 动物 , 友情 , 声明 , 奴隶 , 感情 , 植物 , 狗 , 狗肉 , 自私 , 道德

Read More

联合早报:中农办主任陈锡文:猪出栏前停喂“瘦肉精”可排毒

针对中国近日爆发的“瘦肉精”食品安全丑闻,陈锡文批评说,事件暴露了监管失职现象“比较严重”。不过他认为,不能因此全面否定现行监管制度的有效性,又声明目前中国食品大部分都比较安全。   陈锡文表示,需要提高农民的两种素质,一是道德职业素质,要求他们生财有道;此外要提高科学技术知识,以有效防止危害。   他提出,“瘦肉精”技术源于国外,至今在一些国家使用“瘦肉精”还是合法的(中国不允许进口这些国家的猪肉),如果在猪只出栏前一段时间停止喂食“瘦肉精”,到猪肉上市时,这些成分已经自然从猪只体内排出去了。中国的农民缺乏有关知识,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因而出现了问题。   他在记者会上信心喊话说,一方面提高农民素质,同时让食品监管的各个环节切实地负起责任,“瘦肉精”问题能够逐步解决。   另一方面,“瘦肉精”案件被媒体曝光后,猪肉与猪肉制品安全又成为中国居民的新担忧。“瘦肉精”是肾上腺类神经兴奋剂,可能导致食用者出现恶心、头晕、四肢无力、手颤等中毒症状。   据官方媒体报道,中国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公安部、监察部、农业部等部门组成的联合工作已经组赴河南省督促案件查办。   昨天,全国人大常委会食品安全法执法检查组,也正式启动食品安全法执法检查, 这是2009年食品安全法颁布以来,人大常委会第二次对该法展开执法检查。 ——- “瘦肉精”猪肉问题再起在国内食品市场掀起巨大波澜。不过,据中新网报道,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24日在关于食品安全的一次谈话 中语出惊人,他说:“并不是说所有使用了瘦肉精的猪肉都会对人体产生危害,必须把握猪的生长周期,即在猪出栏之前的一段时间(一周或更长时间)停止在其饲 料中加入瘦肉精,便可通过猪自然的新陈代谢将瘦肉精排出。”“瘦肉精”有克伦特罗和莱克多巴胺两种,2002年农业部176号公告把这两种药品都列入了 《禁止在饲料和动物饮用水中使用的药物品种目录》,明确宣布禁止使用。不过,《目录》关于莱克多巴胺的表述耐人寻味,“一种β-兴奋剂,美国食品和药物管 理局已批准,中国未批准”。莱克多巴胺被认为能够基本排出,因此得到了包括美国在内的24个国家的放行。但有专家对陈锡文的说法表示质疑,因为莱克多巴胺 的使用有严格的限制,如果使用量大的话是难以在短时间内彻底排出的。另外,莱克多巴胺有可能在猪的内脏中沉积较多,而中国消费者并不像美国人一样不吃猪内 脏,这也是当年中国没有批准的原因。安邦认为,国家机关的法律和规定应该具有权威性,明确禁用的药品就应该彻底禁用,如果一定要用也应该先修改标准予以放行,否则政府有令不行的情况根本不可能改善。在当前形势下,陈锡文对“瘦肉精”的表态让人费解,会引起一定的误导。 相关日志 2011/03/28 -- 广州日报:内地部分日本食品遭禁后商家换产地 前后说法矛盾 (0) 2011/03/23 -- 宽带山:开帖说说农产品采购中接触到的一些事情(1-13) (0) 2011/03/21 -- 华尔街日报:更多日本食品查出高辐射水平 (0) 2011/03/09 -- 德国鸡的33天速成之旅 (0) 2011/02/26 -- 肯德基黄金蟹斗外是蟹壳 内是臭鱼肉 (0)

Read More

泰国: 泰总理决心收复红衫军据点

阿披实表示,当局决心收复被红衫军占据的街区,但阿披实不愿透露收复红衫军据点的具体时间和方式。阿披实说,我们现在无法披露,因为当中牵涉到许多事情。

泰国总理阿披实今天在电视声明中表示,当局将收复反政府红衫军在曼谷的示威据点,不过阿披实没有说明何时采取行动。阿披实发表上述讲话时,陆军总司令阿努彭也在场。

阿披实虽然拒绝30天内解散国会,但他尚未下命令驱离红衫军。法新社发自曼谷的消息说,红衫军在曼谷零售业心脏地带扎营示威已长达三个星期。阿披实表示,当局决心收复被红衫军占据的街区,但阿披实不愿透露收复红衫军据点的具体时间和方式。阿披实说,我们现在无法披露,因为当中牵涉到许多事情。

阿披实强调:“现在的重点不只是要不要驱散示威群众,而是要解决所有问题。” 他说,镇压示威者只是这场危机当中的一部分行动,没有必要平息一个地方,却又在别的地方产生新的危机。

陪同阿披实出现在公共场合的陆军总司令阿努彭则表示,军队服从国家。他说:“军队属于国家、君主和人民。我们会无偏颇地尽职责,遵从政令”。阿努彭同时他同时辟谣说,军方内部并不存在分歧。

曼谷金融区是隆路22日发生5起枪榴弹攻击事件,造成1死80多伤。泰国当局与红衫军至今尚没有达成任何和谈共识,政治僵局仍在持续。总理阿披实虽然扬言要收复红衫军据点,但如何行动仍是一个未知数。如果当局采取强制镇压手段,预料双方可能还会爆发新的冲突。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