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xiaobo

Connect with weixiaobo :

中国选举与治理 | 金冲及先生误读文革

金冲及先生误读文革 作者:陶世龙 来源:作者博客 来源日期:2011-7-19 本站发布时间:2011-7-19 4:15:28 阅读量:5次 近日,《 金冲及:“文化大革命”毛泽东错在哪儿? 》这篇文章正在网上流传,并在人民网-文史频道编辑推荐的文章中位居第二。还有视频(文史大讲堂第六期:新中国前三十年(金冲及))。 文章的摘要说: 曾有西方学者认为,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原因在于权力斗争。金冲及对这种观点进行了反驳,他说,这个话是很说不通的,我们要问两个问题,第一,毛泽东的权力当时是不是受到什么威胁?谁能够跟他的声望与权力相比?不存在这个问题。第二,如果他真要消除某一个人的权力,那用不着发动“文化大革命”,刘少奇那样的地位,《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就站不住了。 我以为,“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原因在于权力斗争”并非是西方学者才有此看法,应是所有文革参加者都有的体验。中国学者已整理出大量历史记载,研究成果很多。 毛泽东没有感到他的大权旁落吗? 下面这些话都是毛泽东自己讲的—— 财经各部委,从不做报告,事前不请示,事后不报告,独立王国。四时八节,强迫签字。上不联系中央,下不联系群众。 谢天谢地,最近组织部来了一个报告。 外国的事我们都晓得,甚至肯尼迪要干什么也晓得。但是北京各个部,谁晓得他们在干些什么?几个主要经济部门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出主意?(《在中央工作会议中心小组会上的讲话》1962年8月9日) 中央组织部从来不向中央作报告,以至中央同志对组织部同志的活动一无所知,全部封锁,成了一个独立王国。(《对中共中央组织部的批评》1962年8月12日) 还是少奇挂帅,四清、五反、经济工作,统统由你管。我是主席,你是第一副主席,天有不测风云,不然一旦我死了你接不上。现在就交班,你就作主席,作秦始皇。我有我的弱点,我骂娘没有用,不灵了。你厉害,你就挂个骂娘的帅,你抓小平、总理。 这里有两本书:一本是宪法,我有公民权;一本是党章,我有党员权利。现在你们一个(指邓小平)不叫我参加会;一个(指刘少奇)不叫我讲话。(1964年12月15日至65年1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京举行的全国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十七年来有一件事作的不太好,就是一、二线的问题。搞一、二线,原来考虑我国的安全问题,并鉴于苏联国内外出现的问题,鉴于斯大林的教训,搞一、二线。我处于第二线,别的同志处于第一线:刘、邓处在第一线。……过于信任别人。这件事引起警惕是在制定二十三条时。北京的事连插针的地方也没有。我没办法,中央也没办法。(《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66年10月25日) 《人民日报》夺了两次权,就是不听我的话。我去年就声明,《人民日报》我不看,讲了好几次,他就是不听。看来我这一套在中国不灵了。因为大、中学校长期掌握在刘、邓手里。我们进不去,毫无办法。(《和卡博、巴卢库同志的谈话》1967年2月3日) 有中国学者概括为: “八大是毛与刘、邓两人关系的转捩点,毛觉得中央领导是有意排挤他,并且想削减他的权力。”在《炮打司令部》那张大字报里,他明确指责了“1962年的右倾。”这里的“右倾”,主要是指刘少奇在1962年初的七千人大会上的发言说的。江青在文革初也说:“七千人大会憋了一口气,直到文化大革命才出了这口气。”(廖盖隆:《关于社会主义的几个问题》)可见其积怨之深。(《十年文革前期65?11-69?4系年录》周良霄、顾菊英编著) 这些事情我想金先生应该比一般人知道得更多。 毛泽东要打倒刘少奇果真是他的一张大字报就够了吗? 金先生是研究中共党史的,应该很熟悉他们政治运作的规则,毛泽东的威望再高,要罢黜刘少奇也不是一张大字报就可以解决的。即如金先生所言,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目的是为了防止资本主义复辟,难道被毛泽东认为是最大走资派的刘少奇,能不是他所要除掉的吗?且不要说写出《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之前,先是让刘邓派工作组,后又支持受工作组迫害的群众反工作组,经过复杂曲折的斗争,才坐实了刘邓派工作组的错误;之后又经过专案审查,才实现将刘少奇开除出党。 金冲及将毛泽东为什么犯错误解释为“是他把社会问题的严重性,甚至问题的性质判断错误。”还有“采取的方法是完全错误的。”把事情归为仅仅是因对若干具体问题判断失误而扩大化和方法问题,而且还用刘少奇把问题看得更严重来给毛泽东垫背。(“把问题估计得太严重了。“四清”时就讲,看来三分之一的领导权不在我们手里,当时少奇同志还补了一句,我看三分之一挡不住。当时就把这个问题看得那么严重。”) 也就是说毛虽有错误,但防止资本主义复辟,重点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这条路线,还是对的。只要把目标找准确,方法改变一下就行了。 但事情是这样吗?并非如此。如刘源说:“刘少奇讲的阶级斗争的对象,是官僚主义分子和官僚特权阶层,是指由等级分化、权力异化而来的变质分子。毛泽东讲的阶级斗争的对象,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除了变质分子外,还包括由一般性贫富差异被误认为是阶级分化出的‘新生资产阶级’,而更多的是指领导意识、思想路线有不同意见的当权派。这就是为什么刘少奇执意反对这一提法的原因。” 还有何家栋说:“当刘提出‘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时,毛却指责‘妨碍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把它作为资本主义的一部分送进历史博物馆。刘少奇一直坚持并创造性地执行、丰富和发展了新民主主义,在实际工作中贯彻落实这一指导思想,取得巨大成功。刘认为,由于土地革命的不彻底,加上中国几千年的封建传统,反封建的任务远没有完成。从土改到四清,刘少奇一直都把封建主义和官僚主义列为大敌,把我党的腐败根源归结于此。” 根据几十年的亲身体验,我认为刘源和何家栋说的符合事实,而金先生虽也讲了毛先生的错误,但未能揭示其要害。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犯下的错误,决不仅仅是把敌情估计得严重了和方式方法的问题。 几十年的折腾已证明,如果按照刘少奇的主张,中国早就走进现代化, 金冲及先生的这些观点,早就有人在传播,由于当前确实存在社会分配不公,贫富差距拉大,官僚特权阶层也有出现,他们以为毛泽东的文革是解决这些矛盾的出路。其中许多人没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同样将官僚特权阶层与资本主义不加区别,产生泛泛的“仇富”“仇官”的心理。在一些网站上,呼唤再来一次文革,已有一些时间,如不能引导他们正确认识,发展下去是很危险的。 据据编者介绍,金冲及先生是“中国著名学者、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北京大学历史系兼职教授”,而按金先生这篇文章所说,不仅无助于得到正确认识,而由于他的身份,更会使一些人以为回到毛泽东的路线上就好了。当然,此或非金先生本意,但作为一个读者,读后就是有这种感觉。由于并非党史研究者,而有关文革的材料,许多是一般人看不到的,会有不当和不足之处,欢迎大家纠正和补充。

Read More

雷语总比官话强

雷语总比官话强 ——为两会上的两种声音喝彩       据说新华社某评论员创造出了一种“喝彩体”。今天我也从善如流,喝他一次彩。     关于国家的议会,我一再坚持认为“开会就要吵架”,不吵架你来开哪门子会议?吵架是手段,各方利益妥协是目的。     西方国家,以及东方的韩国、日本、台湾地区,议会是吵架的地方;在中国大陆,则是用来举手、鼓掌的。不过,这几年的两会,我们越来越看到其进步。两会没有吵架的,但至少出现了两种声音:官腔和人话。     在人话中,又分两类:一类是脑子进水的雷人雷语,一类是用良心为百姓代言的。     本次两会的雷语如下:       雷语1,不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     “不要鼓励农村的孩子去上大学,因为一旦农村孩子读了大学,就回不到自己的家乡,回不去自己的家乡就是一个悲剧。”在全国政协委员无党派联组的分组讨论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中华民族博物馆馆长王平语出惊人。她表示,自己常年深入农村地区,认为城镇化让每个地方都千篇一律,甚至不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       雷语2,煎饼不如鸡蛋灌饼     天津代表刘美丽提案:加强北京煎饼果子摊儿的治理刻不容缓。她指出北京的煎饼果子普遍无法入口,煎饼绿豆面含量不足,软粘没有咬劲儿,果毕儿不够酥脆,面酱偏咸,而且标配只有一个鸡蛋,已经严重影响了京城人民的早点质量。再不改善,她已经考虑改吃鸡蛋灌饼了。       雷语3:房价上涨是因为老百姓钱太多了!     政协委员、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表示,房价上涨根本是一个货币问题,因为老百姓手中的钱太多了。       雷语4: 北京女委员梁蓓的“20岁女孩嫁40岁男人”的言论是以前的笑话,不属于本次两会。       再来看那些良心语:      良心语1: “政府应该是穷政府”     这句2011两会略微象样的人话,是审计署原审计长李金华说的——。“老百姓涨一次工资、增加点补贴难得很,为什么政府有些钱花得就那么容易呢?” “我当审计长的时候,请外国朋友来访问,人家说我们今年去不了,因为没有这方面的预算。中国呢,只要有出国的指标,不管有没有钱,就肯定能想办法出去。”——李金华       良心语2;郑渊洁是精神病患者    这不是诽谤,是郑渊洁自己说的:“我56岁,有北京户籍,是北京市民。我有户口本和身份证。可是我从来没有过选民证。正值开人大会,我查阅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选举法》,只有3种人不给。 1、未满18周岁;2、被剥夺政治权利的罪犯; 3、精神病患者。前两项我都不是。我56年从来没拥有...         良心语3:高房价跟普通老百姓根本无关     全国工商联主席黄孟复:“高房价跟普通老百姓根本就没有关系”、“北京房价2万还是3万,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根本就没有痛苦,他们有什么痛苦呢?2万我买不起,涨到3万我还是买不起。跟普通老百姓根本就没有关系。除非降到3000元,可能吗?”        良心语4:公车改革势在必行    全国政协委员杜黎明做了题目为“推进公务用车改革势在必行”的发言:目前,党政机关及行政事业单位公务用车总量已达200多万辆(不包括医院、学校、国企、军队配车),每年消费支出已达1500亿—2000亿元,每年车辆购置费增长率为20%以上。且公车2/3以上时间被私用。        良心语5:全球14万公里收费公路10万在中国    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省监察厅副厅长孙继业列举此数据后,建议全国收费公路彻底整顿。        网友们为那些良心语叫好,同时嘲笑那些雷语。我要提醒的是:脑子进水的雷语固然不好,但至少比空洞的官腔要强100倍。雷语至少给咱提供了娱乐素材吧?如果总嘲笑这些雷人雷语,把他们吓得又跑回到说官话、屁话、鬼话的境地,那才是最糟糕的。     我们最不能接受的,是那个申纪兰,连任近60年人大代表,多次自豪地说:“我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对此,网友评价说:她赞同过反右,也赞同给右派平反;她赞同过大跃进,也赞同联产承包;她赞同过文革,也赞同否定文革;她赞同过打倒刘少奇,也赞同给他恢复名誉;她赞同过反击右倾翻案风,也赞同邓小平提出的改革开放。     倪萍倪大婶颇有申纪兰第2的风范,对于这种人,才是最要谴责的。     不是总说中国人民素质差、不适合民主吗?那咱就承认了:我们某些代表委员素质确实差,但只要说人话,虽然可笑,也属进步,给予肯定。      或许体制并没有给民主留出路,人话说多了,路就有了。            链接: 《开会不吵架,你来干啥》         MSN空间完美搬家到新浪博客!

Read More

朝鲜半岛局势与中国国家利益

中国总理温家宝星期五和星期六两天在韩国访问,同时还将参加中日韩三国领导人的峰会。中国领导人如何处理朝鲜半岛上涉及多方的紧张局势,继续是国际瞩目的焦点。

Read More

一些段子« 魏晓波

马尾网民诬告案二审。2000多网民到场支援。最终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构成诽谤罪,范两年,游一年,吴一年.今天,法庭没有允许证人出庭,最后认定的罪名在刑法上也是自相矛盾,但这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