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

Connect with ww :

温克坚 | 马云的真正考验

注:这是一篇写于3月中旬的文章,现拿出晒一晒。   马云的真正考验   温克坚   最近知名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股份有限公司出现高层人事震荡, 在没有预兆的情况下, 公司 CEO 卫哲、 COO 李旭晖辞职,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把这个事件解读为捍卫公司的价值观, “ 对于触犯商业诚信原则和公司价值观底线的行为,任何的容忍姑息都是对更多诚信客户、更多诚信阿里人的犯罪!我们必须采取措施捍卫阿里巴巴的价值观!所有直接或间接参与的同事都将为此承担 责任, B2B (即阿里巴巴网络有限公司)管理层更将承担主要责任! ”   由于阿里巴巴机构的体量,也由于其一向高调和张扬的公关模式,卫哲的辞职自然引发了市场的极大关注,对这件事情的不同版本解读也散落于媒体之间。有熟悉阿里巴巴公司内部生态的朋友认为,卫哲离职说明了职业经理人在阿里巴巴的瓶颈,也说明了马云用人理念的天花板;而卫哲辞职后,一些拥有公共知名度的企业家或者财富大佬们纷纷为马云出来背书站台,似乎也的确喻示着职业经理人和企业家这两种不同商业动物之间天然的张力。当然,由于信息不充分,笔者无意去做更多猜测。   值得关注的还是公开出来的文本本身。为了捍卫价值观而导致公司高层离职,这种表述在中国的商业环境中的确非常稀缺。由于结构性的体制问题,中国商业环境一直相当恶劣,权钱勾结盛行,商业道德沦丧,连原来出身相当清白的互联网企业也逐渐被这种环境所沾染,百度,新浪等公司差强人意的公共形象就是例子。 正因为如此, 当一个商业组织弘扬价值旗帜,推动社会诚信,推动现代的商业文明的演变,当然是十分让人欣喜的事情。 这其中,马云先生是价值观和商业文明的主要倡导者之一,马云先生又是一个公共传播的奇才,因此他的推动力自然非同凡响。笔者非常希望商业英雄们能在创作财富的同时,推进中国社会的价值重建,因此对马云先生等推动的新商业文明曾经充满期待。乐观的看,一条由知识精英提出的,现代商业英雄推动的良性社会互动路线似乎陆续浮现 ---- 这将是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共同福音。     但是这种希望是否能变成可信的福音还是终归是浮云,目前来看是越来越没有确切答案了。还是以马云为例子,马云的光环越来越耀眼,但是其面貌越来越模糊了,马云反复倡导的价值观的完整性和行为上的连贯性越来越成为巨大的疑问。   可以摘取马云一些流传甚广的语句来进行剖析。马云经常宣扬:做企业不是为了利润。作为一种姿态,这种说法也未必不可,但是请记住弗里德曼的箴言,企业的唯一社会责任就是创造利润,一个企业创造利润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是企业价值观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反复宣扬价值观,又反复宣扬做企业不是为了利润,如果不是出于错误的认知的话,那就是一种伪善。       在雅虎和阿里巴巴的暗流汹涌的股权争夺战中,马云曾经声称,资本只能赚取利益,企业的父母才能掌控企业的未来。股东永远是第三位,资本家永远是舅舅,买奶粉钱不够就借点。马云这个说法俨然是把自己当成阿里巴巴永远的父母,而完全不顾现代企业的产权归属逻辑。这种说法除了骄狂,哪里还有半点价值观?   马云又经常发豪壮之言,比如他多次表态,只要国家需要,他随时可以把支付宝送给国家。这种说法显然很策略很讨巧 --- 即使国家有把支付宝国有化的意图,马云的高调反而会让国家不好意思出手了。 但是抛开具体的策略,这里根本的问题是,从股权层面来看, 马云不必然代表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是其股东的财产,阿里巴巴作为一家发源于中国,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公司,马云当然可以分享其作为创立者的荣耀,但是企业一旦创立,就有了其独立的组织结构和法律人格, 马云只能代表这个组织结构中的一个职位,他没有资格把阿里巴巴当成他的私产。 上述讨巧的说法显然严重的污染了马云先生一向倡导的价值观的品质。   其实,从商业组织的演变过程来看,很多创立者和经营者如果不能摆正身份,演好其适当的角色,那么完全可能对公司造成伤害。这个时候,一个健康的公司,一个拥有现代企业治理制度的公司,完全可以对此做出适当的反应,采取包括免除创立者职务在内的措施。作为雅虎创始人之一的杨致远先生,不就有过这样的经历嘛?   熟悉阿里巴巴的人,都深知马云在其中的影响力,马云几乎作为一个精神教主一样被膜拜着。但是企业毕竟不是宗教,企业有其严谨的产权和治理逻辑,而对产权的尊重,公司治理机制的运转,这些才是企业价值观的根本。 因此吊诡的是,当有一天马云对阿里巴巴不再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或者戏剧性一点 --- 当马云被阿里巴巴免职的时候,这才是对阿里巴巴和其所秉持的价值观的真正考验。如果能经受住这种考验,阿里巴巴才可以真正自诩为一家价值观驱动的公司。     其实,这何尝不是对马云本人的考验?马云不是说过,阿里巴巴要成为一个 102 岁的公司嘛!迟早有一天,阿里巴巴要和马云分开,独立证明她的价值。

Read More

信力建 | 中国税负之重为何名列前茅

以前,福布斯曾发布调查,中国人税负痛苦指数世界第三。有财政部官员表示,中国人对税收的理解很浅薄。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对福布斯调查的一种回应。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人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是财税问题的专家,不过对于现在的税负是给人痛苦或者快乐,却有着切身的感受。 福布斯的调查虽然有其科学性,但由于缺乏中国老百姓的切身体验,它的考量也只是权作参考,因此,中国人的税负痛苦指数是否位列世界第三大可研究,但普通中国人确实感受到税负的痛苦,这种中国式的税负痛苦又缘于以下原因: 一是公共财政“取之于民,用之于官”的特色。我国各级行政部门的浪费其主要构成为公款吃喝、公款出国旅游(国内游现在落伍,已非主流,前不久报道说仅在南非一个国家,中国公务游的年消费在 5000 万元以上)、公务用车、办公大楼,此外各种涉“公”活动的花费现在又走上前台,如文化搭台招商引资、检查评比、庆典仪式等,动辄数以百万,成为行政成本浪费的最新款式。所有这些行政成本究竟总数有多少,确实难有确切数字。 老百姓所说,“一桌酒席一头牛,屁股下面一幢楼”,早已成为正常不过的行政支出。而多年来,中国大部分的地方政府特别到县乡一级还一直十分拮据,财政在其功能上通常称之为“吃饭财政”,即除支付上述的行政成本之外,只能用来发放公务人员的工资福利,甚至还总是捉襟见肘入不敷出。在这种情况下,税收的“取之于民”确无疑问,“用之于民”却缺乏现实的可能。 第二,社会公众在税负收支上完全没有发言权。财政税负的收支似乎是一个禁区,只能由相关的行政官员自由驰骋,他人不得涉足。不只是普通公民如此,即使到宪法规定的地方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会议上,仍然是一个只属于行政官员的禁地,虽然有财政报告的审议,说到底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第三,税负的名目繁多,透明度差。我国的税负征收权过多地操之于行政部门之手,纳什么税,不纳什么税,常在税务行政官员的一念之间。不仅如此,中国的“三乱”问题又是税负的一大变种,尤其是乱收费问题,地方政府和行政部门可以花样翻新层出不穷,去年有人大代表调查发现,一些企业所承受的来自各个政府职能部门的收费项目,多达 200 多项。其中有节日摆花费、精神文明建设费、树木打药费、河道清淤费、卫生费、保洁费、道路清扫费、门前三包卫生罚款、环卫设施费、修垃圾站费、垃圾清运费等等。以依法行政要求的合法性而言,上述收费中的大部分均无法可依,但面对强势的行政部门,一般人只能选择低头认缴。此时除了感受“痛苦”,难道还能从中感受到什么快乐? 再一个问题是工资收入的增长与税负的增长不成比例。十年来,许多地方按统计数字财政收入已经增长十倍,工资增长又有多少?当这些低收入的普通百姓将辛辛苦苦积攒的几个钱存入银行以备不时之需的时候,还要缴纳利息税,虽是小小的一点钱,但他们还是不能不感受到“痛苦”。 最后一点是财政负担转移,典型的就是现在压在普通百姓身上的新三座大山,教育、医疗和住房。公共财政之所以具有“用之于民”的特色,主要就是它应投入于社会公众最需要的方面。政府显然没有拿出合格的成绩,医疗公平度竟列世界倒数第四位,这当然也构成中国人税负痛苦的重要原因。     (本文原创于2009年1月22日)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

Read More

西藏之聲:甘孜縣兩名女中學生慘遭軍警毒打

【挪威西藏之聲7月18日報導】西藏康區甘孜州甘孜縣中學兩名女學生因開展和平示威活 動慘遭中共軍警的毒打,目前身體狀況極度惡化當中。 印度南部西藏沙拉寺僧人洛桑頓珠向本台駐地記者介紹說,(錄音)西藏甘孜縣中學現年16歲的女學生紮西白姆和19歲的白瑪央宗於本月12日下午4點鐘左右,在甘孜縣城高呼“西藏自由”、“允許達賴喇嘛返回西藏”等口號展開了和平示威活動。 洛桑頓珠表示,據目擊者透露,上述兩名西藏女學生開展和平示威活動不到幾分鐘,就遭到埋伏在甘孜縣的數十名中共公安和軍警以拳腳相加進行殘酷毒打和拘押。他說,(錄音)由於慘遭中共軍警的毒打,兩名西藏女學生的身體狀況持續惡化,於是當局把兩名女生轉交給家人進行照理,但又禁止到醫院看診治療,因此,兩名西藏女學生身體狀況正處於極度惡化當中。 慘遭軍警毒打的西藏女生紮西白姆,現年16歲,其父親叫曲傑,母親已過世;白瑪央宗,現年19歲,父親叫雅嘎,母親叫央宗。她們兩人都是西藏甘孜縣諾增(音譯)村人,就讀于甘孜縣中學。 據瞭解,西藏康區甘孜州甘孜縣僧俗民眾從上月6日開始在當地舉行和平示威活動,僅僅要求當局對藏人給予人身自由、允許藏人至高無上的上師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從而遭到中共軍警的殘酷打壓和拘捕,截至目前,已得知具體情況的被捕藏人人數則高達40多人。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台鄉物語 http://liruhome.blogspot.com/2011/07/blog-post_5389.html

Read More

西藏的水可以救全中国吗?

能够坐下来写点东西是源于我母亲的唠叨,因为母亲总是嘟囔我把自来水龙头开得太大。一开始,我以为她老人家是心疼水费。直到昨天晚上,我才彻头彻尾地明白了她的担忧。她说,她眼看着小时侯大河沟,小河沿,泉,渠都日夜哗哗流着清澈见底的水。但是现在,没有了渠,泉,昔日的河沿日夜流淌着城市的污水。如果有一天地下的水用完,子子孙孙该怎么办呢?我突然间醒悟了。 许久前,我曾看到一个广告,说的是当地球上拍卖最后一滴水的事。当时,我觉得很可笑,但是现在,我突然觉得这是一件多么迫在眉睫的事,而且这又是一件多么和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的大事啊! 09年9月,我到了那个让人魂牵梦萦的西藏。我不但到了神奇的布达拉宫,而且看到了藏有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金像的大昭寺,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了雅鲁藏布江壮丽的峡谷,见识了大峡谷围绕着世界上最美、最神秘的山峰——南迦巴瓦峰的迷人风采。我见到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咸水湖-纳木错和西藏的另外一个圣湖-羊卓雍错。在蓝天白云的掩映下,见到如此奔流不息、欢快流淌的湖水,好像旅途中的疲惫,甚至是空气中的尘埃以及心灵中的或阴或暗全都被一扫而光。后来我登上了海拔5013.25米的米拉山口,但是由于气候变暖,雪山山顶上有着大大小小的沟壑。很明显,这是雪山融化后日积月累留下的痕迹。突然间,我很纠结。 地球正在变暖、高山冰川逐渐在消退、稀缺的水资源却日益在被不合理地浪费。西藏的水资源丰富,可是西藏的水可以救全中国吗? 人要喝水,宠物要喝水,植物要喝水,汽车也要喝水。 而一节一号电池未经任何处理埋入地下,会导致一平方米的土壤永久失去利用价值;更甚者一粒废纽扣电池所造成的污染可使600吨水无法饮用,相当于一个人一生的饮水量。 我惊讶之后,便将旧电池全部收集起来,可是我不知道应把它们如何处置。我也习惯了将洗衣机里最后一次漂洗的水接到水桶里用来拖地。而对于把洗菜水用来浇花,我当然更是乐此不疲。我的孩子曾写过一封给胡爷爷的信,说的是可否让政府将旧电池的回收纳入法律规定。可是看着天真可爱懂事的孩子,我怎能告诉他我并没有将信寄出呢?可是毕竟我们的力量有限,如果我的行为,能够或多或少引起大家一些保护地球,节约用水的意识。那么我想,我浇灌的花会更加艳丽,我们的地下水会更加甘甜,而我们的天空会更蓝、更深邃和悠远。 地球是我们的地球,我们只有一个地球。 编辑:王健子  发表于:2011年06月28日   作者:杜锦辉 http://www.bjcgs.com/index.php/2011/06/28/%E8%A5%BF%E8%97%8F%E7%9A%84%E6%B0%B4%E5%8F%AF%E4%BB%A5%E6%95%91%E5%85%A8%E4%B8%AD%E5%9B%BD%E5%90%97%EF%BC%9F/

Read More

中国选举与治理 | 中国的“政治历史观”

首页 > > 网站介绍 > > 读编往来 > > 本站看点 中国的“政治历史观” 作者:静之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1-7-12 本站发布时间:2011-7-12 0:53:32 阅读量:36次 在费尔南·布罗代尔著《论历史》一书的序言中,有这么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事实上,我们就生活在历史中,这并不是说我们现在的经历将成为历史,而是指我们身边的每一处能够被言说、被体悟的事情,如果不能够获得历史解释,它都无法进入理性的思索之中。”于是,我们细细观察,生活中的任何一件器物、一种言说、一种思考都脱离不了历史的印记,都能或多或少在历史的溪流中找到踪迹。 因而,如何看待历史将作为一种态度影响我们对现代的把握,如何理解历史将形成一种观念影响我们对现代的建构 ,尤其对于中国这种还在现代化道路上前行的国家而言,国家历史观将对现代化建设起到重大作用。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