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 chen

Connect with xin chen : 邮件

独立参选人孙文广欢迎朋友到山东大学观摩选举

(维权网信息员林剑报道)今日( 12 月 4 日),山东大学退休教授、独立参选人孙文广与助选朋友,被山东国保及山东大学保卫处的十几名人员堵在家门口,不准外出进行选举宣传。经过抗争,孙文广与朋友得以在其居住的家属院内张贴宣传海报。为了防止竞选海报被撕掉,孙文广向国保指出,如果撕毁选举海报,他将以“破坏选举罪”指控他们,并留下一名朋友在现场看护海报。但是,官方人员却用其它的海报覆盖掉孙文广的选举海报,而那位助选朋友是一名六十多岁的老人,无力阻挡这些身强力壮的国保。 近几日,官方人员禁止孙文广教授进入山东大学,他们说,如果孙文广进入山大,他们就会传唤他,但孙文广要求他们出示传唤证,他们又拿不出来。本来,孙文广就是山大的退休教授,他所居住的山大家属院就在山大的对面,官方却不准山大教授进入山大。此前,孙文广与山大学生约好,每天中午到山大校园演讲,进行选举宣传。昨天,因为孙文广被官方人员阻挡在家,没能进入山大,同学们打电话询问,孙文广告知实情。于是,三名学生来到孙文广家里。但他们回到学校后,立即遭到威胁,如果他们再支持孙文广参选,就会被开除。 近几天来,孙文广家门口每天都有十几名国保和山大保卫处人员,孙文广出门,他们就尾随跟踪,如果孙文广试图进入山大,他们就在山大门前排开,阻止孙文广进校,即使要进去买东西也不行。 山东大学的人大代表选举将在 12 月 12 日投票。今天,孙文广向外界表示,欢迎朋友们到山东大学观察选举,他负责接待,免费提供食宿和返程票。孙文广教授的家庭住址是:山东济南山大南路 20 号(即山东大学中心校区正门对面的教工家属院) 37 号楼 2 单元 202 室。孙文广教授的家庭电话: 0531-88365021 ,手机: 13655317356 ,有志趣的朋友可与孙文广教授联系。

Read More

高人:“带路党”与“跑路党”

高人:“带路党”与“跑路党” 作者:高人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12-4 本站发布时间:2011-12-4 11:51:31 阅读量:66次   一   凡事必须先要理清概念。   譬如,凡是人群,便有“左中右”之分,这话言之成理。   但“左派”“右派”这俩词,自从舶来中国之后,其概念就逐渐“特色”了起来,似乎没有确切的定义——尤其在文革中,谁是左派谁是右派,全凭“最高指示”定性;一个人的政治身份,也是说变就变,今天的左派,难免就是明天的阶下之囚;而“形左实右”,更是飘忽得让人摸不着头脑。因此,弄得我至今不辨其子丑寅卯,加上阶级观念淡薄,所以一般不这样看人论事。   至于我自己,则自认为是“逍遥派”,我行我素,我思我说,从不在乎别人怎样给我划线。   有些人,则是以对待政府的态度为分野,凡批评政府,便是离经叛道、与党国离心离德……,这样论“左”“右”,是耶,非耶?   二   同理,当下的网上,用“带路党”骂人,非但过滥,并且糊涂,就因没理清它的概念。   既然“路”有多条,那么,“带路党”就不只一个,投鼠还得忌器,怎可一概而论?   试想,当“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地复兴崛起之时,动辄“带路党”地一通乱骂,就不怕“大水冲了龙王庙”,连带着把英明正确的指引方向也给贬低了?   退言之,即使视“异见”为“带路”,那也不是“右派”的“专利”——“左派”不是一直在“带路”,并且曾经带到“歧路”上去了么?   进言之,在网上议论时政者,不论高低贵贱,都是网民,人人平等,各抒己见而已,大多没想、也不配“带路”;当然,也不乏自以为是好为人师者,倒是想“带路”了,无奈志大才疏,响应者寥寥,甚至成为众矢之的:还有一些人则不然,他们带着“引导舆论”任务写文章,那也不过是“带路党”的小角色——但我从不把发帖子的“五毛”,也视为“带路党”。   还有,“带路党”只有在鬼子进村时才会充当“汉奸”,现在只是说说——任何人都有权口诛笔伐他们的言论,但他们没有付诸行动,总比某些“跑路党”要好。   三   之所以说“某些”,也是出于对“跑路党”的分析和甄别。   我所谓的“跑路党”,专指那些曾经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积极鼓吹者、一方百姓的“带路人”、如今则是携带赃款外逃惶惶然如丧家之犬的贪官污吏——他们“跑路”行为的本身,也正是“带路”,引领着一些中产,名流,纷纷移民,浩浩荡荡“适彼西方乐土”去了。   但对其他在西方安家落户安居乐业着,是不可以“跑路党”视之的。   因为,人各有志,“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由于种种原因,出于种种目的,即使是“公派”出去却滞留不归,并毅然放弃中国国籍者,那是他们的“人权”,他人不该说三道四。   对他们的“爱国”,我从不怀疑。因为,海涅在《论“爱祖国”》中说过:有些人之所以背井离乡,乃是因为“土地是好的,我们很想留在那里,但是我们耽不下去了”,但当他们一旦离开了祖国,便产生了“连它的缺点都突然使我感到可敬可爱”的感觉。   许多身在西方的爱国者,在谈论眼下的中国时,或许正是这种感情和态度。   五   总之,对“左”“右”两派,对“带路党”和“跑路党”,都要理清概念,万不可妄断和妄言,稍有不慎,还会自己掉到坑里——譬如,把《乌有之乡》和《南方报系》看作两派的“旗帜”,并不准确;骂人家是“带路党”,便在事实上与孔庆东为伍,与孔骂的“卖国贼”“汉奸”一路货色。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Read More

临沂征婚相亲团实时报道(3)

  (维权网信息员方芳报道)截至今天(12月4日)20:30分,前往临沂的征婚相亲团前线网友,几乎全部失去联系,情况不明。 第一拨是于今天10:00刚到临沂就被便衣跟踪的20多名网友,他们响应刘萍的“带墨镜去广场相亲”前往临沂人民广场,一路被便衣跟踪,在广场被录像并控制,12:30分后失去联系,至今下落不明。 另一拨是多次去临沂的@海涛1975,@刁民难当转世008 ,@赵未ABC和@十三亿四人,在广场就被跟踪,他们带了条幅到现场。今天下午14;30分在临沂人民广场做宣传,@刁民难当转世008 在广场被警察抓走了,网友@十三亿、@海涛1975和@赵未ABC跑掉了,当时没被抓到。 19:20分,网友@黎学文在北京打通了@海涛1975 的电话,电话是网友十三亿接的。他说,@刁民难当转世008 被抓了,估计很麻烦。 海涛手机他拿着,他现在在离开临沂的路上,他们尚未汇合。他目前很安全。 @刁民难当008 今天在临沂人民广场被非法绑架,激起了网友的愤怒,有网友网上贴出临沂市法制办主任惠东波:13605390529.18605390529;维稳办主任杨晓东:13905391006;公安局长姓张,18705390006。銀雀山派出所0539-7305035等电话号码,呼吁网友给他们打电话声讨、要人,声援前线战友尽我们的良心义务!

Read More

临沂征婚相亲团实时报道(1)

(维权网信息员方芳报道)今天(12月4日)中午本网信息员联系到前往山东临沂征婚的网友彭中林,他说他们23位“临沂征婚相亲团”的朋友已经到达临沂人民广场。下面是他们通过手机短信与微博发出的临沂征婚相亲团实时报道。 12:00,临沂人民广场实时报道 彭中林:已经到达临沂人民广场,等候另一位残疾朋友(北京的葛志慧)前来。目前广场上有很多人在散步,但并无异样情况。 12:15: 临沂人民广场实时报道彭中林:周围有很多便衣警察和打手,其中包括上次打我们的人,超过一百多人。我们听到他们在电话中说,已经得到上面指示,让年轻人挑动冲突,一旦抓到我们一点点把柄就动手打我们。周围有几台摄像机包围我们,他们很紧张。 12:20:临沂人民广场实时报道 :彭中林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12:38:临沂人民广场实时报道: 监视的保子网狗请听着,附近有许多网友实时摄像拍照记录过程,请不要轻举妄动,所有罪恶都将被记录公布。

Read More

临沂征婚相亲团实时报道(2)

  (维权网信息员方芳报道)今天(12月4日)11时彭中林等23位访民响应刘萍女士的呼吁,自发去临沂市人民广场戴着墨镜相亲。 一出车站就被7-8个便衣国宝和2辆车跟踪,他们在路边吃饭,跟踪的人就在距离他们5米的地方看着他们。 他们前往临沂人民广场方向走,便衣和国宝一直离他们不到10米紧紧跟着,在距离广场还有两个路口,就看到人民广场附近路段都有便衣站岗。 到达 临沂人民广场后他们发现周围有100多名便衣警察和打手,他们逐渐向网友靠拢,周围有几台摄像机包围了他们,对着他们拍照。彭中林还认出其中有上次打他的几个人,彭中林电话中告诉朋友:“我听到他们在电话中说,已经得到上面指示,让年轻人挑动冲突,一旦抓到我们一点点把柄就动手打我们。” 电话中可以听到旁边有人说:“动手了,开始抓人了” 12:20:彭中林电话暂时无法接通,彭中林等在临沂人民广场征婚的相亲团电话失去联系。 13:25网友再次拨打彭中林手机,这次自动语音说“已关机”。 彭中林电话 15611574259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