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lfish

Connect with yklfish :

韩寒 | 没希望工程

中国的慈善机构是很淡定的,因为他们都是政府机构,事态再失控,他们都不害怕,他们知道,他们拥有最后一道防线,舆论消灭权,在这些慈善机构们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肯定有个部门会发出最后的吼声,然后一片寂静。比较著名的一次慈善机构行使舆论消灭权是在2002年,《南方周末》头版揭露希望工程负责任挪用亿元善款进行投资,最终导致亏损。结果这份报纸几十万份被收回销毁,仅存几千在人间。写这篇文章的新闻人方进玉遭到处理,提供线索的杨女士在2006年患癌症去世,审计报告一直没有对外公开。此前希望工程还有假信丑闻,上海一家规模不大的私营公司捐助希望工程17名学生,他们收到了所有学生的感谢信,结果经查证,仅有3名学生收到了善款,其余均为假信,他们踏访了那片土地,发现感谢信中的一些学生其实已经失学。后来南方周末的记者去做过深度报告,有一家未收到善款的失学的兰姓孩子家中母亲双腿瘫痪,家中孩子全部失学,由于当时中央还征收农业税,而残疾人可以免除农业税,孩子的母亲交不起五十元办理残疾证,所以爬到了当地政府门口要求减免,官员说,你没有残疾证,所以你不是残疾人。后来走访的学生虽然补收到了希望工程善款,但日期其实已经被涂改。 虽然在假信风波中,有相当责任是地方的共青团和教委,因为是官方慈善机构的性质,所以善款会先到当地共青团,再到教委,再到学校,再到个人,但毫无疑问这是整套系统出现的问题。那么为什么类似红十字会这样的慈善机构,臭名昭著,但官方一样不允许非官方的慈善机构或者NGO的产生呢?我觉得这并不是因为官方担心管理混乱,因为NGO再混乱也混乱不过他们自己。而是由于官方机构做的实在太差,所以他们明白很多NGO的诞生势必会很快树立威信,吸引大量年轻人和各界人士,而NGO往往都与慈善有关,加上独立,透明,又有资金和会员的支持,又获得人心,等于是建党伟业,假以时日,势必会政权构成一定的威胁,就算没有威胁,被监督和对比着也是浑身不舒服,就好比金正日一定不喜欢金城武天天站在他边上。所以官方牢牢控制着慈善机构,管理媒体,审计和司法的又都是自己人,这便是中国所谓慈善机构的问题来源。 但是很明显,红十字会的后台没有希望工程硬,在新浪微薄搜索红十字,会出现很多内容,正面负面都有,但是搜索红十字会或者其娘家青基会,马上会出现“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你所搜索的内容不予显示”,这就变成了没希望工程。而在百度和谷歌上搜索其丑闻,很多也被屏蔽。在丑闻出现以后,红十字会的各种领导虽然智商不济,但还硬撑召开了发布会,说了一堆不着边的傻话,而且新闻媒体也没有遭到报复。希望工程面对自己的丑闻则不会进行任何的回应,直接封杀媒体,销毁报纸,处理记者。红十字会表示,争取马上开通查询系统,可以让捐款者知道每一笔善款的去处。而希望工程则无法审计。面对一个这样霸道而神秘的慈善工程,我们完全有理由用最坏的心去揣测他。 在我们做学生的时候,大家都曾经被要求为希望工程捐献,而且年复一年。如果你问我,我们还要为希望工程捐款么,我问你,如果美国人用TWITTER搜索一个慈善机构和一个慈善工程,结果搜索不到任何信息,那他们会为这个慈善机构捐款么?人类没有任何理由为一个不愿公布审计报告并压迫传媒的机构捐款,无论它救助的是什么样的对象或者获得了任何的成就。 如果我们以最好的心去揣测,那么希望工程也可以退出历史舞台了,如果现在退出,那也算功成身退,毕竟希望工程帮助过不少贫困学生,虽然这是拿老百姓的捐款来节省应该是属于财政的开支,但也是有善。当年邓小平推出希望工程,财政尚不富裕,需要民间慈善。但如今,公款吃喝一年数千亿,维稳一年数千亿,讨好各种生僻国家一家数百亿,而中国有失学儿童三百万,承担他们教育仅仅需要一年十亿。假设现在的中国没有一所小学,要给中国的五十万个村里每一个村都盖一个小学,包括华西村之流也给盖上,需要的全部资金也仅仅等于我们的全体行政人员一个季度不要进行公款消费。所以我觉得希望工程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理由向民间征集善款,教育本来是国家财政的一个重要支出部分。我们来看一个数据:2010年香港GDP17481亿港元,征税2090亿港元。深圳GDP9511亿元,征税3061亿元,广州GDP10604亿元,征税3379亿元。香港税收占GDP12%,深圳、广州均为32%。香港教育预算540亿,医疗预算399亿,共占税收45%;而广深两地的教育、医疗预算累计才213亿元,占税收3%。说到医疗,我们再看另外一个数据: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据监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国有200万名各级干部长期请病假,其中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了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开支约为500亿元。 这两个数据说明了什么我就不说了。到了今天,基础教育应该是政府承担的义务而且有政府足够能力承担。老百姓无需去掏不明不白并不容质疑的捐款。如果政府对教育的支出到达的GDP的国际合理百分比以上还是不能解决教育问题,那才是民间慈善应该帮助和顶上的时候。但这些不意味着我们不再需要慈善,我自己抄袭自己一下,引用去年一篇文章的结尾来给这篇文章结尾: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但是如果诸恶一直在作,甚至越做越过,乃至是非颠倒,这一切都不影响后面的那句,众善奉行。 只有众善够重,诸恶才能被诛。

Read More

简单 IPV6+Hosts 配置教程 做什么用你知道的

来源: http://baolianu.com/mess/170.html 最近电脑恢复了下系统,以前的配置丢失了,没有了这些上网处处受限,不但Google reader时常进不去,Gmail邮箱也不定时抽风。本来感觉配置IPV6并不复杂,安装,然后配置Hosts,不过今天怎么也上不去,只好从网上查资料。 关于IPV6的教程网上有不少,有些根本是胡乱转载,有些就是本来把简单的东西搞的很复杂,以下是个人感觉比较简单实用的一个: 1.首先确保IP Helper服务为开启状态,类型设为自动。 另建议将系统服务DNS Client关闭,类型设为禁止。 本地链接里IPv4设置里,DNS设置为8.8.8.8和8.8.4.4。 2.点击开始-> 运行,输入cmd 回车,然后在弹出的命令框中照下面的样子输入命令: C:Documents and SettingsAdministrator> netsh netsh> int netsh interface> ipv6 netsh interface> ipv6> install (XP用户使用这个命令,WIN7不需要这个步骤,跳过这步 ) netsh interface ipv6> isatap netsh interface ipv6 isatap> set router isatap.sjtu.edu.cn 上面利用上海交大的IPV6通道,用其他通道亦可。 下面提供几组,可以先ping下地址,看看哪个ping值最低,同时记录下IP地址。 上海 isatap.sjtu.edu.cn 德国 isatap.UNI-MUENSTER.DE 台湾 nc9.giga.net.tw 台湾 isatap.ipv6.chttl.com.tw 韩国 isatap.ngix.ne.kr 波兰 isatap.icpnet.pl 3.将IPv6 Host文件填入系统Hosts中。如果你系统服务开启了DNS Client,换好Hosts文件后在命令符下输入:ipconfig /flushdns;如关闭了DNS Client服务,则无需这个命令,即使输入命令也是无效的。 然后再命令提示符下ping http://www.google.com ,看看IPv6的地址能否ping通。注:最好在设置后过1分钟后再ping取。 4.如果上面的设置无法ping通,开机重启2分钟后再次ping http://www.google.com ,如仍无法ping通,用下面的命令:(此为6to4隧道) C:Documents and SettingsAdministrator> netsh netsh> int netsh interface> ipv6 netsh interface> ipv6> install (如果系统为Win7,略过, XP 如执行了上面的命令也略过 。) netsh interface ipv6> 6to4 netsh interface ipv6 6to4> set relay 202.112.26.246 enable ( 此IP地址为上面Isatap地址ping后获得,此地址为上海交大Isatap的IP地址 ) 5.到此,应该绝大部分单机拨号的网络都可以连通IPv6地址了。 6.提醒,因提供IPv6服务的网站,如Google都是同时提供IPv4和IPv6,Win系统将默认使用IPv4进行链接,因此需配合Host强制使用IPv6。 此文算是个人记录下来以后备用的吧,也供网友参考, 适用家庭拨号用户,局域网用户不适合 。 关于配合IPV6所需的Hosts文件网友可从 网上下载 。

Read More

出师未捷身先死――Google Plus和谐之后~

来源: http://www.dingding.biz/archives/405 听说google+出来了,一开始没去关注,之后就没有邀请了~想上去看一眼,又发现已经被和谐了,这次gfw动作好快啊~无奈,爬个墙过去看看,进不去,只能看了。 找了一下ipv6地址,发现已经有了,于是记录一下,省得每次都要爬墙了 #Google Plus 2a00:1450:8007::64 plus.google.com 2404:6800:8005::62 talkgadget.google.com 转载请注明,出自:[ 丁丁博客 ] 出师未捷身先死――Google Plus和谐之后~ ――――――――――――――――――――――――――――――――――――――――― 需要翻墙利器? 请 安装Wuala ,查找和添加gfwblog为好友,就可高速下载翻墙软件,或访问 http://tinyurl.com/gfwblog 直接下载。 推特用户请点击 这里 免翻墙上推特 请点击 这里 下载翻墙软件 更多翻墙方法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 [email protected] 请阅读和关注 中国数字时代 、 翻墙技术博客 GFW BLOG (免翻墙) 请使用 Google Reader 订阅中国数字时代中文版 (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eed ),阅读最有价值的中文信息;以及 GFW BLOG(功夫网与翻墙) http://feeds2.feedburner.com/chinagfwblog ,获取最新翻墙工具和翻墙技巧信息。 推特用户请点击 这里 免翻墙上推特 点击 这里 下载翻墙软件 更多翻墙方法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email protected] 翻墙技术博客 GFW BLOG (免翻墙) 阅读 中国数字时代 (免翻墙)

Read More

北斗 | <天权>福楼拜的遗产

当福楼拜提出愚蠢之后,我想,它的价值比马克思或者弗洛伊德都更具有重要性与广泛性。“我们可以想象没有阶级斗争或者精神分析的世界,但绝不可能想象得到没有愚蠢的日常生活”福楼拜挖掘了人性,拓展了人性,使我们自己在自己的面前自惭形秽。   福楼拜的遗产   文/ 顾雪泰(山东大学)     诗人没有创造出诗 诗在那后面的某个地方 很久以来他就一直在那里 诗人只是将他们发现 ——————扬-斯卡采尔     考察一个世界的精神,不能仅仅依据这个世纪形而上的哲学图景,也不能仅仅依靠这个世界形而下的物质技术,最重要的是需要通过一种介于形而上与形而下之间的中介来深入探测这个世纪背后所隐含的意义。我并不认为自己完全拥有对一个时代进行解构的能力,但是我却一直相信:十八世纪不仅是伏尔泰,卢梭,爱尔维修的时代,更是欧文,菲尔丁,斯特恩的世纪!每一部真正称得上小说的文学,总会想他所处的时代提出两个最为基本的问题:人的存在是什么?存在的诗性又是什么? 在斯特恩逝世一百八十年之后,一个咀嚼着玫瑰花瓣的年轻人捧着斯特恩的《项狄传》在初秋雨后的庭院中如痴如醉的诵读着。读罢此书,他仰望着远处被云雾环绕着的海德堡,心中若有所思,推开门扉,他走向了那一条在雾中若隐若现,斑驳泥泞的哲学家之路,脑海中不断回想着《项狄传》中斯特恩欲言又止的理念,项狄的存在一次又一次的被自由联想和离体所隐蔽,项狄这个主人翁在自己的传记中遗忘了自己的存在,在小说的最后主人翁甚至不再出现于小说之中,他因为存在而变得不再存在,他消失在了存在之中,那么,究竟什么是存在,存在到底在哪里显现?年轻人顿悟了,脑海中猛然浮现了一个框架,他醒悟到了存在的本源与存在的消失,年轻人急切的回到了庭院之中,奋笔疾书开始写下一部不朽的名著:《存在与时间》,这个年轻人便是海德格尔。小说的探寻起到了先知式的作用,斯特恩与海德格尔在此刻进行了神交,从而迸发出小说与哲学的蜜月关系。 日晷的指针指向了十九世纪。十九世纪斯蒂芬孙发明了火车,富尔顿发明了蒸汽机船,黑格尔确信自己已然认清了世界的本质,叔本华对自己的欲望哲学还在沾沾自喜,而年轻的一代尼采,陀思妥耶夫斯基正在成长,而福楼拜,这位在笛卡尔之后的另一位开创者又看到了什么呢?认识到了什么?探寻到了什么?他的遗产又是什么? 历史犹如一个永远走在单行道上的“变色龙”。随着历史精神与哲学轨迹的不同而不断的转型。历史在欧洲精神的复兴之时,化身成为了一辆人力车缓缓地走过了拉伯雷作品中《高康大与庞大固埃》的园林之中,巴奴日登上了这辆人力车开始了对自己是否应当结婚的思索,从此人类的视野又外在转移到了自身的心灵。岁月无痕,时光匆匆,昔日的人力车骤然变为了一辆奔驰的马车载着堂吉诃德与桑丘穿过了荒野,进入了一个再也无法认清的世界之中,从此无论人类再怎么想,再怎样的思考都依然无法认识世界,更不可能认识自身。我突然想起了一句希伯来谚语:人类一思考,上帝便发笑。在接下来的时间中,上帝的笑声化为了福楼拜笔下的世界,当包法利夫人坐着已化身为火车的历史时,她思考,她想象,她渴求,她希望挣脱世俗与日常,但是却听到了上帝一次又一次的笑声。上帝常和艾玛开玩笑,让艾玛在思考中一次又一次的变傻,变得更加不可理喻与愚蠢。     包法利夫人是愚蠢的,但是她的愚蠢却是一种不同于过往的愚蠢。 在过往,教育家们总是认为愚蠢是缺少知识,是一个可以教育之后得到解决的技术性的问题。但是,福楼拜却告诉我们,愚蠢是扎根于人性之中的,人类一种不完美的生物,愚蠢不会因为科学技术的发展而逐渐消失,反而却随着人类理性的深入与科技的发展而水涨船高。用米兰昆德拉的话来说,在包法利夫人的时代,愚蠢是一种对日常生活的无思考性,是一种对日常观念的无思想性,艾玛并不无知并且充满着幻想与期待。但是可悲的是,她所思索的一切都是往着真理的反方向在进行着运动。艾玛向往中世纪的城堡,向往着蜜月时期丈夫能够戴着长筒手套,身着青绒燕尾服翩然而至,艾玛甚至在想象着巴黎的灯红酒绿与喧嚣吵杂。对于她来说,她所身处的环境都是异常的,而只有自己心目中所想的一切才是这个真实的世界,她的灵魂在本质上不安的,是欲望的沟壑。艾玛很愚蠢,因为她的内心是一种只会想象而无法分析的内心,她没有看到日常生活所具有的巨大的趣味性和内涵,日常的生活对于每个人来说可能是无聊单调而又重复的。但是我们只是在日常中存在,却没有使得日常存在于我们的脑海中,我们只是生活着,而没有使得生活成为我们的一部分,我们成为了生活的奴隶。 艾玛的第二个愚蠢表现在了叔本华的理论之中,生活似乎就是一种钟摆,从欲望实现之前的痛苦转移到了欲望完成之后的虚无,包法利夫人一直在这种钟摆式的变化中煎熬着,这种煎熬表现在了她在修道院中的生活,这种叔本华式的愚蠢伴随着艾玛,伴随到她做爱的床上,伴随在她死去的床上,愚蠢是与人类存在不可分离的一个范畴,你,我,包法利夫人都带有着这种不可避免的愚蠢。 当福楼拜提出愚蠢之后,我想,它的价值比马克思或者弗洛伊德都更具有重要性与广泛性。“我们可以想象没有阶级斗争或者精神分析的世界,但绝不可能想象得到没有愚蠢的日常生活”福楼拜挖掘了人性,拓展了人性,使我们自己在自己的面前自惭形秽。 包法利夫人的死是必然的,她死在了上帝的笑声之中,死在了叔本华的欲望哲学之下,也死在了历史的轨迹发展里,福楼拜没有拯救包法利夫人使她获得不死的能力,包法利夫人和托尔斯泰的安娜一样都必然要消失在存在之中,因为托尔斯泰与福楼拜一样都获得了一种超越因果善恶之上的理念,包法利夫人与安娜都不完全成为了作者本人的全部意愿,她们的悲剧来自于一种更高的智慧,这便是小说往往比小说家更为聪慧,更为明智的地方。小说是对存在的探寻而非作者的附庸。福楼拜给我留下的就在于此。 人类的确愚蠢,但是我们可不可以反过来说也是因为这种愚蠢造就了人类的近神性而非神性,我们的确处在愚蠢之中,我们被笼罩在叔本华关于欲望的学说之下,我们同样无法挣脱出去,但是我们依然顽强的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退缩没有灭绝,上帝的笑声打不垮我们,所有的愚蠢最终也会在历史的演变成或许成为高尚。即便人生就是一场悲剧,那就把这场悲剧演的轰轰烈烈,威武雄壮。米兰昆德拉说过:“我几乎忘记上帝在笑,他看到了我在思考”。     (采编自投稿邮箱;责编:陈锴)    

Read More

译者 | 《时代》中国的“财富外流” 中国富人倾心移民

核心提示:在中国这样一个每天都有人变富的国家里,人们的"幸福感"却在低谷,穷人抱怨而富人选择逃离,留下的会是什么呢? 原文: China's 'Wealth Drain': New Signs That Rich Chinese Are Set on Emigrating 作者: XIN HAIGUANG / ECONOMIC OBSERVER / WORLDCRUNCH 发表:2011年6月11日 本文参考了译言网上的"同来源译文" 北京――中国正在面临"财富流失"吗?是不是有太多最好的、最聪明的――尤其是最富有的中国人梦想着盘点起积攒的财富到国外定居? 根据一项新的调查,大多数个人资产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153万美元)的中国人认为房地产投资远不如所谓的"投资移民"吸引人。据招商银行和贝恩管理顾问公司联合发布的《2011年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将近60%的受访者声称他们要么正在考虑通过海外投资移民,要么已经完成了投资移民。调查显示,越是富有的人越青睐移民。个人资产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的人里,27%已经移民,47%正在考虑移民。 越来越多的富人寻求移民这一事实已经成了中国的热门话题,而数据也显示这一趋势确实存在。据中国一家专业财经网站――财新在线的数据,2008年至2010年,中国个人海外投资的年复合增长率接近100%;过去5年间中国人通过投资移民前往美国的年复合增长率是73%。 那么,中国的富人们为什么如此热衷于离开自己的国家?最简单的回答是:在中国,有许多东西即使你再富有也买不到(显然移民不在此列)。中国富人们爱说"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如果不移民,就无法解决的问题中,既有物质上的,也有情感上的。 物质方面的问题包括诸如法律规章、教育体系、社会福利、遗产税、空气质量、投资环境、食品安全和旅行便利等等。简言之,这些都是任何一个国家为了保证国民幸福而必须提供的物质条件。在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这些还常常是人们可望而不可求的。 富人移民现象背后的情感因素通常是缺乏个人安全感,包括个人财富的安全和对于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惧。 因此,似乎是某种"幸福缺乏症"推动了中国富人移民国外。《私人财富报告》的调查结果与其他研究相当吻合。最近的一次盖勒普幸福调查显示,尽管中国高不可攀的经济增长率让欧美国家艳羡不已,但是大多数中国人却感到压抑。该调查让受访者用"成功"、"奋斗"或"煎熬"来描述他们的状态,只有12%的人认为自己"成功",而17%的人用"煎熬"来描述自己的状态,另有71%的人则在"奋斗"。认为自己生活正在改善的中国人的数量同阿富汗和也门的比例相当,而认为自己正在"奋斗"的人数同海地、阿塞拜疆和尼泊尔的比例一样。 在一个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人变富的国家里,对穷人来说却是一种伤害,因为他们极少能从国家新增的财富里获益――大众的幸福感保持在最低水平,这真是一个悖论。穷人抱怨而富人逃离。 事实是,富人们除非移民,否则不得不出于同样原因,跟穷人一样遭受不快。拿食品安全来说,去年,一个住在加拿大的中国妇女被《国际先驱论坛报》问及为何离开祖国,她的回答是因为三鹿(有毒婴儿奶粉)事件和"仇富"情绪。她的回答凸显了这样一个事实:贫富差距正在扩大,穷人的抱怨越来越多,而富人也越来越不安。一些富人甚至担心"财富的再分配可能会让一切从头再来。" 尽管目前看起来危险有些言过其实,不过人们开始思考公众对富人的仇恨将向什么方向发展。富人也明白自身对财富分配不均负有一定责任。所谓"财富的原罪"并非完全是无中生有,而对富人来说,主动停止增富常常是个艰难的决定。动荡的市场环境会激发生存的本能,让他们有时做些不合法或不道德的事情。他们一旦认识到这一点,为了避免落网,便通常会选择移民,为自己找一个新起点。 假如决意离开的人数不多,情况不会像现在这么严重。可是一旦个人选择汇聚成了大潮,通过示范效应,他们的离去对于社会和经济造成的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另一个更加需要引起关注的原因是,当富人收拾好财富离开,他们不仅不再认同自己的国家,还在逃避自己的社会责任。尽管促使这些人做决定的原因并不重要,无可否认的事实是:他们从社会中获取财富,却拒绝回报社会。 决定移民他国的富人们应该明白,他们这么做会激起那些留下的人的不满。穷人因为无法离开而更加恼怒,他们对于留下的富人会更加憎恨。对于一个社会来说,这是最具破坏性的一种情形。 本文是《时代》与Worldcrunch合作完成。Worldcruch是致力于将外语翻译为英语的新闻网站。本文最初发表于《经济观察报》。

Read More
  • 1
  • 2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