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lh771210

周国平 | 论道德(1)

                                            论道德(1)         我相信苏格拉底的一句话:“美德即智慧。”一个人如果经常想一想世界和人生的大问题,对于俗世的利益就一定会比较超脱,不太可能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说到底,道德败坏是一种蒙昧。当然,这与文化水平不是一回事,有些识字多的人也很蒙昧。     ,我倾向于把两者看作慧的不同表现形式。 人品和才分不可截然分开。人品不仅有好坏优劣之分,而且有高低宽窄之分,后者与才分有关。才分大致规定了一个人为善为恶的风格和容量。有德无才者,其善多为小善,谓之平庸。无德无才者,其恶多为小恶,谓之猥琐。有才有德者,其善多为大善,谓之高尚。有才无德者,其恶多为大恶,谓之邪恶。 人品不但有好坏之别,也有宽窄深浅之别。好坏是质,宽窄深浅未必只是量。古人称卑劣者为“小人”、“斗筲之徒”是很有道理的,多少恶行都是出于浅薄的天性和狭小的器量。     假、恶、丑从何而来?人为何会虚伪、凶恶、丑陋?我只找到一个答案:因为贪欲。人为何会有贪欲?佛教对此有一个很正确的解答:因为“无明”。通俗地说,就是没有智慧,对人生缺乏透彻的认识。所以,真正决定道德素养的是人生智慧,而非意识形态。把道德沦丧的原因归结为意识形态的失控,试图通过强化意识形态来整饬世风人心,这种做法至少是肤浅的。         意识形态和人生智慧是两回事,前者属于头脑,后者属于心灵。人与人之间能否默契,并不取决于意识形态的认同,而是取决于人生智慧的相通。     一个人的道德素质也是更多地取决于人生智慧而非意识形态。所以,在不同的意识形态集团中,都有君子和小人。     社会愈文明,意识形态愈淡化,人生智慧的作用就愈突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就愈真实、自然。 ,我倾向于把两者看作慧的不同表现形式。 人品和才分不可截然分开。人品不仅有好坏优劣之分,而且有高低宽窄之分,后者与才分有关。才分大致规定了一个人为善为恶的风格和容量。有德无才者,其善多为小善,谓之平庸。无德无才者,其恶多为小恶,谓之猥琐。有才有德者,其善多为大善,谓之高尚。有才无德者,其恶多为大恶,谓之邪恶。 人品不但有好坏之别,也有宽窄深浅之别。好坏是质,宽窄深浅未必只是量。古人称卑劣者为“小人”、“斗筲之徒”是很有道理的,多少恶行都是出于浅薄的天性和狭小的器量。             在一个人人逐利的社会上,人际关系必然复杂。如果大家都能想明白人生的道理,多多地关注自己生命和灵魂的需要,约束物质的贪欲,人际关系一定会单纯得多,这个世界也会美好得多。 突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就愈真实、自然。 在一个人人逐利的社会上,人际关系必然复杂。如果大家都能想明白人生的道理,多多地关注自己生命和灵魂的需要,约束物质的贪欲,人际关系一定会单纯得多,这个世界也会美好得多。 由此可见,一个人有正确的人生观,本身就是对社会的改善做了贡献。你也许做不了更多,但这是你至少可以做的。你也许能做得更多,但这是你至少必须做的。 知识是工具,无所谓善恶。知识可以为善,也可以为恶。美德与知识的关系不大。美德的真正源泉是智慧,即一种开阔的人生觉悟。德行如果不是从智慧流出,而是单凭修养造就,便至少是盲目的,很可能还是功利的和伪善的。 在评价人时,才能与人品是最常用的两个标准。两者当然是可以分开的,但是在最深的层次上,它们是否相通的?譬如说,可不可以说,大才也是德,大德也是才,天才和圣徒是同一种神性的显现?又譬如说,无才之德是否必定伪善,因而亦即无德,无德之才是否必定浅薄,因而亦即非才?当然,这种说法已经蕴涵了对才与德的重新解释     由此可见,一个人有正确的人生观,本身就是对社会的改善做了贡献。你也许做不了更多,但这是你至少可以做的。你也许能做得更多,但这是你至少必须做的。     论道德(1) 我相信苏格拉底的一句话:“美德即智慧。”一个人如果经常想一想世界和人生的大问题,对于俗世的利益就一定会比较超脱,不太可能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说到底,道德败坏是一种蒙昧。当然,这与文化水平不是一回事,有些识字多的人也很蒙昧。 假、恶、丑从何而来?人为何会虚伪、凶恶、丑陋?我只找到一个答案:因为贪欲。人为何会有贪欲?佛教对此有一个很正确的解答:因为“无明”。通俗地说,就是没有智慧,对人生缺乏透彻的认识。所以,真正决定道德素养的是人生智慧,而非意识形态。把道德沦丧的原因归结为意识形态的失控,试图通过强化意识形态来整饬世风人心,这种做法至少是肤浅的。 意识形态和人生智慧是两回事,前者属于头脑,后者属于心灵。人与人之间能否默契,并不取决于意识形态的认同,而是取决于人生智慧的相通。 一个人的道德素质也是更多地取决于人生智慧而非意识形态。所以,在不同的意识形态集团中,都有君子和小人。 社会愈文明,意识形态愈淡化,人生智慧的作用就愈     知识是工具,无所谓善恶。知识可以为善,也可以为恶。美德与知识的关系不大。美德的真正源泉是智慧,即一种开阔的人生觉悟。德行如果不是从智慧流出,而是单凭修养造就,便至少是盲目的,很可能还是功利的和伪善的。     ,我倾向于把两者看作慧的不同表现形式。 人品和才分不可截然分开。人品不仅有好坏优劣之分,而且有高低宽窄之分,后者与才分有关。才分大致规定了一个人为善为恶的风格和容量。有德无才者,其善多为小善,谓之平庸。无德无才者,其恶多为小恶,谓之猥琐。有才有德者,其善多为大善,谓之高尚。有才无德者,其恶多为大恶,谓之邪恶。 人品不但有好坏之别,也有宽窄深浅之别。好坏是质,宽窄深浅未必只是量。古人称卑劣者为“小人”、“斗筲之徒”是很有道理的,多少恶行都是出于浅薄的天性和狭小的器量。     在评价人时,才能与人品是最常用的两个标准。两者当然是可以分开的,但是在最深的层次上,它们是否相通的?譬如说,可不可以说,大才也是德,大德也是才,天才和圣徒是同一种神性的显现?又譬如说,无才之德是否必定伪善,因而亦即无德,无德之才是否必定浅薄,因而亦即非才?当然,这种说法已经蕴涵了对才与德的重新解释,我倾向于把两者看作慧的不同表现形式。         人品和才分不可截然分开。人品不仅有好坏优劣之分,而且有高低宽窄之分,后者与才分有关。才分大致规定了一个人为善为恶的风格和容量。有德无才者,其善多为小善,谓之平庸。无德无才者,其恶多为小恶,谓之猥琐。有才有德者,其善多为大善,谓之高尚。有才无德者,其恶多为大恶,谓之邪恶。       ,我倾向于把两者看作慧的不同表现形式。 人品和才分不可截然分开。人品不仅有好坏优劣之分,而且有高低宽窄之分,后者与才分有关。才分大致规定了一个人为善为恶的风格和容量。有德无才者,其善多为小善,谓之平庸。无德无才者,其恶多为小恶,谓之猥琐。有才有德者,其善多为大善,谓之高尚。有才无德者,其恶多为大恶,谓之邪恶。 人品不但有好坏之别,也有宽窄深浅之别。好坏是质,宽窄深浅未必只是量。古人称卑劣者为“小人”、“斗筲之徒”是很有道理的,多少恶行都是出于浅薄的天性和狭小的器量。     人品不但有好坏之别,也有宽窄深浅之别。好坏是质,宽窄深浅未必只是量。古人称卑劣者为“小人”、“斗筲之徒”是很有道理的,多少恶行都是出于浅薄的天性和狭小的器量。    

阅读更多

北斗 | <天权>《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读书笔记

一九四九,对于我们的兄弟姐妹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在那样的年代,也许就一个念想,一个决定, 就带来另外完全不同的命运。追火车的女人,追火车的孩子,他们也许永远都互相看不见彼此。一些人眼中的“躲躲雨”,这一下就是六十年。谁的责任,国民党? 共产党?还是我们的国家。可是太多太多的不公平,六十年来,连一声对不起都没有。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读书笔记   Joachimbene (上海海事大学)   我们的历史,总是那零星几个伟大领袖的历史。我们的历史,总是被一些人有意挑选,篡改的历史。历史,究竟本来是何等模样?埋藏在一将功成的背后的万骨谁又 会去诉说?还好,有龙应台,淌过大江大海,使一九四九年埋藏在中华民族身上的切肤之痛,慢慢地流淌在我们面前。 一九四九,对于我们的兄弟姐妹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在那样的年代,也许就一个念想,一个决定,就带来另外完全不同的命运。追火车的女人,追火车的孩子, 他们也许永远都互相看不见彼此。一些人眼中的“躲躲雨”,这一下就是六十年。谁的责任,国民党?共产党?还是我们的国家。可是太多太多的不公平,六十年 来,连一声对不起都没有。 对于发动的战争机器来说,战争机器在失败之前总是处于最疯狂的年代。中华大地上只要是男性,不管你多大,统统都有可能被国军抓壮丁。娃娃兵可以说是这个国 家一个畸形的玩笑,可是却又活生生发生在那样的年代。我永远记得书中的管管的老母亲,“老太太不能走路了,从梯田那边用屁股往下滑,碰到那个堑子,碰了以 后往下滑”。看到这里总是不由自主和管管一起哭泣,这才是那个年代真真切切的我们的母亲,看孩子最后一眼,受了多少的罪。把家里最好的东西给孩子,彼此都 知道这是最后一眼,却又奢望着战争结束能够重逢。多少中原的少年就这样和自己的父母生生分离,一面就是诀别,更多的少年甚至连一面都见不上。他们无处诉 说,绑架他们的是国家这个机器。家乡永远是心头的一个梦,异乡反而成了生长最久的地方。再回首,房屋也许在,也许不在,但是父母们,变成了一个个凸起的坟 头。“父母在,不远游”,而他们,这群被战争隔开的人们一走就是六十年。坟前一炷香,怎能满足得了他们的日思夜想。一九四九年,对于他们实在是太痛太痛。 国军收复台湾,对于台湾人民来说,究竟是沦陷还是解放?面对着日本苦心经营五十年之久的台湾,多少青春少年对于日本的认同很有可能超越对于中国的认同。对 于那些土生土长的当地人来说,中国更是一个陌生的字眼。也许,他们只是台湾人。解放以前的台湾人参加日军,解放之后的台湾人参加国军。不变的是军队,变的是山头已经换了大王旗。对于很多台湾青年来讲,军队只是一种职业,一种谋生的手段而已。 福尔摩沙的少年们,有的加入了日军的别动队,还有的成了战俘营的监管员。对于他们来说,日本反而是一个更加容易亲近的字眼,从日本在台湾招募军队的踊跃程 度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他们响应着那时的国家号召,一个又一个奋不顾身地走向了战场。如要凋谢,必做樱花。台湾是日本的台湾,就如同以前中国是满族的中国 一样。也许他们比日本军人仁慈,但是也逃脱不了被审判的命运。我无意为他们昭雪,错误就是错误。只是他们的错,到底是谁的责任,在大江大海之中,他们的错 只是他们不能改变的命运,在战争的机器中,每个人都是绝对的失败者。命运把他们扯向那座监狱,他们无能为力,只是按照命令日复一日做下去。对与不对已经不 重要了,遵从是唯一的字眼。大江大海中,浮沉的是那一代台湾人特有的辛酸。 国军来了之后的台湾少年,有一些和他们的先辈们一样参了军,只不过他们的枪口此时对上了解放军。在那个物资贫乏的年代,战争无关信仰,有奶便是娘。被俘虏的国军,吃了顿饱饭,换上一身行头,调转枪口就变成了解放军。解放军就是以这种方式源源不断地补充着自己的兵源。而国民党那边,也是抓壮丁,抓壮丁,四面八方地抓壮丁。战争的交战双方都以这种不光彩的方式进行着。也许在交战之 中,很多枪口的方向对的就是自己的兄弟。支持朝鲜的志愿兵在书中也给我们这样一个答案。志愿兵,志愿兵,多少又是真真正正志愿兵呢。陈清山,吴阿吉们便是 以这种姿态重逢,阿美族的少年们战争结束后永远留在了大陆。流落在日本的台湾人,很多都回了故乡,流落在大陆的台湾人呢?故乡也和流落在台湾的大陆人一 样,永远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一道铁幕在海峡两岸中慢慢垂下,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便是——国家。 掩盖在黄沙下的历史,真相究竟是如何书写。一九四九,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时光已经无声无息地淌过了这么多年。一九四九,早已经成了一个极度陌生的字眼。 对于一九四九,我们的书本上是这么写的。国民党贪污腐败,民怨颇深。共产党公正廉明,百姓拥护。共产党所到之处,民众相迎,国民党兵败如山倒,溃不成军。 但是,历史往往被我们的教科书高度脸谱化了,要记住,历史从来都只是胜者的历史。有时候想想,历史真是开了一个很有趣的转弯。还是宋美龄女士一语点破梦魇:他们还没有尝到权力的滋味。 “女儿,我很冷……”我从来不相信佛家所云的心灵感应,但是我宁愿去相信这份来自水底的亲情联结。这是美君心里面抹不去的、海峡彼岸的父亲的悲鸣。出生于 现在的我们,很多人可能知道“千岛湖”,可是又有多少人了解淳安,一座埋藏在千岛湖下面的城市。现在当地的政府又动了一个开发水底千岛湖的旅游招牌,可是 当初为什么要把一座如此美丽的城市给淹没。背井离乡的淳安老少爷们,成了寄人篱下的异乡人,成了无立锥之地的野蛮人。掩藏在背后的“拆迁”历史,反倒永远 无人去与国家诉说。“一张柏树古式八仙桌只卖六角四分”,一些不愿搬走的老人被五花大绑出去,然后房子就在拆迁队手下变成废墟。历史总是让人与现实产生错 乱,这一幕在现在的中国也一幕幕上演。为了国家的项目,真的就要牺牲个人的幸福么?而国家创立这些项目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个人的幸福。现实给了我们这个 悖论。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去调查流落异乡的淳安人可好,有人去调查三峡人可好?对于历史,那大言不惭的“开除球籍”的话还依旧在耳边回响,谁给你权力去为 所欲为?可惜,历史从来没有这种质问。 教科书总是那样鲜明,我清楚地记得毛泽东这样描述长春围城——“关起门来打狗”。可是这些所谓的“狗”是谁,他们是我们的兄弟姐妹啊。我曾经有一个幻想, 让那些战争狂人跑到了个无人岛上去自己单挑解决战斗。国家大事,与老百姓何关?历史在这里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长春围城,围的更多不是士兵,是长春的那些百姓们。在历史的教科书中,我们只看到歼敌多少多少,俘虏多少多少,可是民众的伤亡是多少多少呢?历史缄默了,或者视而不见。当时也许有这样或那样的考虑,放行的贫民之中也许会夹杂着士兵。就算是士兵又怎么了?放下武器,他们都是平民。何况他们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长春围城的死亡人数总是让人不敢正视, 龙应台打了个对折也超过了南京大屠杀。我们对待自己的历史总是那么健忘。视而不见的死亡,这究竟要有多么残忍的心肠。想起三年人为灾害里面的同样的故事: “一个个乡村不允许外出去逃荒,整个整个乡村遂饿绝”,历史真的不忍细读。 “崇礼血案”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闻之未闻,这也是一段被教科书掩盖掉的历史。我们知道日军的“南京大屠杀”、“旅顺大屠杀”,知道国军的“五卅惨案”,可 是解放军的屁股在战争中真的就干干净净么?一个不敢去反思自己错误的政党永远是不合格的政党。这段历史,教科书不说,龙应台给我们道了出来。基督教在共产 党眼里无疑是清朝人的辫子是非剪掉不可的。在一个几近于专制的国家里,谈宗教自由无疑是痴人说梦。在国军进攻崇礼时,崇礼人民鼎力相助。毕竟对于国军,崇 礼人民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蒋介石与宋美龄就是虔诚的基督徒。但是,很快崇礼又被解放军攻破了。崇礼人民为他们的选择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龙应台教授没有给我们一个具体的数字,但是悲恸之声不绝一定不会很少。杀一人等于杀全世界,错误就是错误。对于基督徒,中国现在的政党也是压制其发展。前几个月的事件永远 是基督徒里面的不可回绝之痛。请原谅我的卑鄙,也许在他们看来,基督是西方的神,反华势力一定在暗中操纵。如果有上帝,请保佑那些死去的崇礼人民,阿门。 “苏联红军击败满洲里百万日军”究竟意味着什么?是对我国抗战的无私相助,还是又一轮新的洗劫。历史的脸谱是这样书写,苏联是我们的老大哥,是帮助我们赶 跑侵略者的亲密战友。征服者?还是解放者?书中给了我们一个不忍看到的画面,苏联士兵大街上光天化日强奸一个女人。“多少人上过她,女孩突然变成了女人, 然后女人变成了尸体。”历史沉默了,才去虎豹,又迎豺狼。虎豹早已经不是虎豹,豺狼还是那头豺狼。管中窥豹,可见一斑,这样的军队,给满洲里人民带来的灾 难会少么?现在的长春街头依旧耸立着“红军英雄纪念碑”,在满洲的土地上犯下累累罪行的人真的有资格享受被祭拜的资格。我曾经写过这样一句诗:“如果/他 们真的/能步入天堂,那么/我情愿/头也不回的/走向地狱。”历史不忍亵渎,事实需要真相,红军还是红匪,那些倒下的长春人民说了才算。死去的满洲里市民 啊,你们的冤魂,还看得到么? 历史不忍细读,总是赚取我们的眼泪,请原谅我,在这里单独把书中的名字一一道来。因为他们的历史,才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历史,他们的命运,才是我们真正意 义上的命运。历史淌过一九四九,这是我们共同的国家,被时代所践踏、侮辱、伤害的人们,正是你们,用失败教导我们,什么才是真正值得追求的价值。   (采编:安镜轩;责编:黄理罡)    

阅读更多

紫狐浏览器 2.0.1版.IPV6免翻墙浏览youtube,facebook等网站的浏览器.

由 吴善韬 撰写   http://phuck.me/%e3%80%90%e8%bd%af%e4%bb%b6%e3%80%91%e7%b4%ab%e7%8b%90%e6%b5%8f%e8%a7%88%e5%99%a8-2-0-1%e7%89%88-ipv6%e5%85%8d%e7%bf%bb%e5%a2%99%e6%b5%8f%e8%a7%88youtubefacebook%e7%ad%89%e7%bd%91%e7%ab%99%e7%9a%84.html 紫狐浏览器 2.0.1版2011年4月强力更新~ 这个浏览器是清华大学和mozilla合作开发的.说白了就是基于firefox的一个浏览器. 其实主要特点对于咱来说就是不用找代理翻墙,通过ipv6的协议直接浏览诸如youtube,facebook等支持ipv6的网站. 改host其实也可以实现,但是对于更多人来说相对可能比较麻烦,而且针对现在国内网络大环境操作起来也是比较不便利,那么推荐你试试这款浏览器,可以深入体会一下~ 官方主页是 http://browser.tsinghua.edu.cn/ 官方下载地址在 http://browser.tsinghua.edu.cn/SetupFiles/ZihuBrowserGreenVersion-latest.zip ――――――――――――――――――――――――――――――――――――――――― 需要翻墙利器赛风? 请 阅读和关注中国数字时代 。 推特用户请点击 这里 免翻墙上推特 请点击 这里 下载翻墙软件 更多翻墙方法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 [email protected] 请阅读和关注 中国数字时代 、 翻墙技术博客 GFW BLOG (免翻墙) 请使用 Google Reader 订阅中国数字时代中文版 (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eed ),阅读最有价值的中文信息;以及 GFW BLOG(功夫网与翻墙) http://feeds2.feedburner.com/chinagfwblog ,获取最新翻墙工具和翻墙技巧信息。 要翻墙? 用赛风 . 推特用户请点击 这里 免翻墙上推特 点击 这里 下载翻墙软件 更多翻墙方法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email protected] 翻墙技术博客 GFW BLOG (免翻墙) 阅读 中国数字时代 (免翻墙)

阅读更多

王迪詩:逃,逃到哪裏去

有自稱東京銀座的夜店小姐更在網上爆料,指東電副社長藤本孝是「很下流」的客人。《明報》這樣說: 「她稱某位姓藤本的東電高階主管天天都光顧夜店,而且酒品很差,經常藉機對夜店小姐做一些很下流的事,例如用腳去碰夜店小姐的胸部等,是最糟糕的客人。」有網民要求藤本孝「切腹謝罪」,但就算他死十次,那些死於「人禍」的人,已經永遠無法回來了。 外國傳媒連日都有報道,沒有人願意在輻射洩漏下冒險送食物給福島災民,日本政府任由災民自生自滅,只一味要他們留在家裏,但食物早吃光了。災民被迫到水溝拾東西吃,懇求記者不要拍照,因為太丟臉了。一個災民說: 「我不是日本人,這裏已不是日本了。」《華爾街日報》又踢爆東京電力公司為了保住核電廠的資產,遲遲不肯注入海水降溫,因為沾過海水的機械日後不能再用。死了這麼多人,累及整個北半球的國家,居然還盤算如何保住這堆廢鐵,實在難以置信。何止這座核電廠,整個東京電力公司都應該一併關閉吧。 香港人因為忙搶鹽,一時忘了曾俊華。我倒是很替曾司長不值,早知香港人會因為搶鹽來「抵抗」日本的核輻射,特區政府大可以省掉6000 元「掩口費」,改為每人派五包鹽,夠食過世。曾司長,三姑六婆一定好感激你。 回想起來,政府曾企圖把香港包裝成「盛事之都」,但除了每年的七一遊行,搞來搞去都搞不出什麼「盛事」來,what a pity。香港的「羊牯」倒是很多,不如乾脆定位為「羊牯之都」吧,這個gimmick 肯定能吸引遊客,反正香港人「急性盲搶鹽」登上了《華爾街日報》,我們的「羊牯」已蜚聲國際,非常巴閉。 有時候,你真的不得不佩服騙子的創意,居然有藥房想得出「抗輻射喉糖」,有燒臘店甚至貼出告示,出售可「擴輻射」的鹽焗雞(我推斷店主的意思是「抗輻射」)。如果「蠢」和「無知」是有分別的話,那香港人其實並不「蠢」。那為什麼會搶鹽?為什麼要搶馬會派發的鴨嘴帽?為什麼對「搶」這個行為情有獨鍾?因為「唔執輸」是香港精神,搶不到鹽,都唔執輸搶隻鹽焗雞。人有我有,就算搶到以後丟進垃圾桶,都好過益人。可能我見得人少,我去過三十幾個國家旅行,從未見過一個地方的人像香港人這麼貪小便宜,任何光怪陸離的騙案在香港都行得通:祈福黨、跌錢黨、補藥黨、「性交可以轉運」、「猜猜我是誰」電話騙案、食鹽可以抗輻射……你講得出,就有人信。 連特區政府都當市民是羊牯。若不是日本福島出了核事故,被核電廠重重包圍的香港人還以為自己好安全!傳媒報道,現正興建或計劃興建的核電站,有五座位於香港二百公里範圍之內。大亞灣核電站距離尖沙咀只有五十公里,而上次做演習居然是十年前,而且只是無聲無息地進行,市民沒有參與的份兒,因為保安局認為「無需要」。 政府拍心口說核電廠非常安全,應變措施非常足夠,但早前跑馬地不過爆水管而已,政府都可以搞出一鑊粥,憑什麼要我信你核電廠「非常安全」?最近黃泥涌道一條食水管爆裂,灣仔、銅鑼灣和跑馬地四十萬居民和四千間食肆「斷水」十五小時,水車安排又混亂不堪,最離奇的是水務署居然花了六小時才能關掉水掣。假如爆的不是水喉,而是煤氣喉, 你花六小時才能關掉煤氣掣, 請問會死多少人? Touchwood 講句,如果爆的是核電廠喉管,請問政府所謂的「應變」又是什麼? 電視新聞為這個問題提供了答案:保安局有一套針對大亞灣核電站的應變計劃,但只針對方圓二十公里的地區,這個範圍包括大鵬灣和平常只有兩個居民的平洲,當局認為二十公里外的市民毋須疏散,亦毋須留在室內。今次日本福島事故,當局不但疏散了二十公里內的居民,還要求二十至三十公里內的居民留在室內,以香港來說,就等於西貢和馬鞍山一帶,目前住了二十七萬人。若跟美國的建議撤退到八十公里外,即香港人需全體疏散。 那請問「散」去邊呢?要是大家還記得香港是一個島,向東南西逃的話只能跳海,難道坐挪亞方舟?以港人愛「搶」的性格,必定會搶機票逃到外地。逃不出去的只能留在家裏,關緊門窗,但請別忘記大亞灣核電站正為香港提供23%的電力,要是它出了事故,只能指望其他供電設施能馬上補充失去的23%電力,否則許多留在家裏的市民將失去電力供應,又不能上街,就算沒有餓死,人都癲。 如此關乎人命的重大事情,為何十年才演習一次?我只能為公務員想到兩個解釋:第一、懶。第二、自以為是,覺得沒有需要。至於明年的演習,我從報章得知保安局副局長黎棟國稱沒有計劃安排市民參與,因為「不想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但如今距離香港三千公里的日本洩漏輻射,香港尚且有人會無知到搶購食鹽,假如距離香港僅五十公里的核電站有什麼三長兩短,請問你憑什麼認為市民有應變的常識?為了保住條命,我非但不介意演習影響我一天的日常生活,我甚至會非常感激特區政府,下次接到民調電話時會給特首高分,以示獎勵。 高官講到天下無敵,怎樣安全,怎樣應變。若真的那麼安全,為何去年大亞灣核電廠會在一年之內出事三次? 10 月那次反應爐滲漏輻射,更是八年來最嚴重的事故,而核電廠在十天後才知會中電和港府。Well, 「十天」可能已經算快,如果十年後才說,或永遠不說,其實市民吸入輻射死埋都未知發生什麼事,難道我們每人帶一部測輻射機? 大亞灣核電廠一年之內壞三次(未計我們不知道的,如有的話),香港政府非但沒有檢討,反而為了符合數字上的減碳目標,建議增加現時核能在燃料組合的比例至 2020 年的40%。核能雖然比較清潔,但它必須有一套冷卻系統,而世上並不存在永遠不會壞的冷卻系統。廣東不在地震帶,但日本福島今次的核事故其實並非地震造成的,地震不過損壞了電力系統,令冷卻系統失效而已。就算沒有地震,冷卻系統都可以壞。大亞灣核電廠聲稱擁有三個後備發電系統,福島核電廠都有後備電,不過失靈而已。 相关日志 2010/06/15 -- 保安局回應廣東核電站事故查詢 (0) 2011/03/30 -- 日本国最危险的反应堆不是福岛,是文殊快堆 (0) 2011/03/30 -- 加藤嘉一:东京电力该国有 (0) 2011/03/30 -- cloudsforest:乏燃料池的水哪里去了? (0) 2011/03/29 -- 韩媒称福岛勇士陷入饥寒交迫 东京电力备受指责 (0)

阅读更多

六四前夕 馬籲對岸以新思維面對人權

今天是六四天安門事件21週年,總統馬英九發表專文,呼籲大陸當局展現全新思維,逐步化解重大人權事件遺留問題,以更寬宏的氣度對待異議人士。 馬總統日前接受BBC專訪時說,自1989年發生天安門事件以來,不管他在哪個位置,都會在六四週年發表聲明或參加相關活動,從未改變。 總統府網站上午9時30分以專文方式刊出馬總統的「六四感言」。 馬總統指出,「我們紀念這個日子,就如同我們紀念民國36年台灣發生的二二八事件與民國40年代的白色恐怖事件」。...

阅读更多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