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23b

翻墙 | 一劳永逸解决修改hosts文件访问Google+遭遇404的方法

原文: http://mrzzm.blogspot.com/2012/03/hostsgoogle404.html 有时候带着hosts满心欢喜地奔向Google+却遭遇404是不是很窝火?更寒心的是非Chrome用户每次上Google+都会404. 其实这都是hosts文件惹的祸,准确地说,这是nnn.nnn.nn.n plus.google.com 这一行惹得祸。想必大家的hosts文件都用Google国内的IP,其实那段IP并不是所有的Google服务都能用,比如YouTube、Blogger、不加密的Reader和Groups就不能用,而且像Google+这样的服务还整天给你来个404,解决办法就是换国外IP。 有人说国外IP会遭遇GFW封锁,其实没有担心的必要。Google+使用https协议,可防止GFW的关键字阻断,修改了hosts文件,可避免特定https握手打断和DNS污染。而且Google在香港和日本都有数据中心,南方或者东部的朋友完全可以放弃北京。 那么怎么找到Google国外的IP呢?很简单,向国外的DNS查询 accounts.google.com 的IP即可,用 accounts.google.com 的原因就是能确保查到IP的443端口是开启的。 图解:向OpenDNS的二号服务器查询 accounts.google.com 得到IP,ping响应时间41ms,我住南方,根据响应时间推出这是香港的主机。 碎碎念:不要信那些IP地理位置查询网站,Google的IP查出来都是山景城的,我可不信能塞那么多…… 那么如果有司污染了所有的 google.com 域名并且封锁了just-ping网站怎么办呢?没关系,我们打开国内科技网站,搜索Google拿下某某域名的新闻,然后查询一下Google都拿下了那些域名,然后查询下那个域名就行了(真是蛋疼)。 最后把找到的IP和 plus.google.com 写进hosts,刷新DNS缓存,重启浏览器,和404说再见。 转载请注明来源 作者:赵之敏 来自: 神马博客 在Google+上圈我 / 在Twitter上跟随我 翻越防火长城,你可以到达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Across the Great Firewall, you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翻墙利器赛风3下载地址: http://dld.bz/caonima326 , http://dld.bz/caonima745

阅读更多

颜昌海:中国大陆的优越性在哪里?

很多大陆的中国人,经常把现在和1950年代最贫困时候的生活做对比,觉得现在总算能吃饱饭了,似乎只要吃饱饭了,老百姓就幸福了。这个标准,实在太低、太贱了。 其实,1950年代中国大陆人的生活水准低,很多情况下低于民国时代。比如据《上海解放前后物价资料汇编》和《上海工人运动史》披露:1927年在上海,二号梗米1石14元,面粉1包3.30元(“石”为两百斤;1包面粉为44斤),切面1斤0.07元,猪肉1斤0.28元,豆油1斤0.19元。1929年,每元银元兑换两三百个铜板,一个铜板可以换一只鸡蛋。其他城市,大抵如此。中共早期革命家张金保的回忆录里,尽管“是劳苦大众的痛苦呻吟”,但通过去其回忆录,仍可看出当时的生活状况。张金保曾担任第六届中央委员、中央妇委书记,1920年代中期她从鄂城乡下到汉口第一纱厂做工,每个月可以挣14元银元,第二年月薪30多元银元。而从1920年代中期一直到1930年代末,全国物价大体平稳,部分农产品还有所下降。1935年,100斤麻油分别只17.90和14.50元,1斤猪肉和0.198元,100斤大米4.66元。一个纺织厂的工人,当时收入水平按购买力来讲,比今天2000年代的很多同类的人都要高的多,生活水平比今天并不差。拿现在的生活水平和1950年代最贫困时候的生活对比而产生“老百姓幸福感”,不是犯贱又是什么呢?! 1950年以后一直到1970年代前半期,中国大陆老百姓生活一直都不如民国时代,哪怕是毛泽东鼓动老百姓对国民党“反饥饿“的年代。很多人不去比他们爷爷辈年轻时的生活水平,不去比国民党年代的生活水平,而是把今天和50年代的非常低的水平去比,然后寻找一种满足感。这种满足感相当程度上是心里上的自我安慰,实在可笑可悲。真要比,不如比100年前的清朝。只不过恐怕比较之下,人们也会很沮丧。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今天中国大陆老百姓很多城市里的居民,一个月工资的购买力,绝对不能和民国时代比较,没有民国时代强。只能说,中国大陆老百姓的生活是经过一个U字型,即1950年代至1970代末,是上个世纪最差的时代而已。将现在和那个时候比,要么是对历史的无知,要么就是犯贱。 况且,人们必须认识到,按世界标准,从上个世纪的1950年代到现在过去了将近60几年,世界各国的生活水平都在大规模提高,在世界各国生活水平都提高的情况下,中国大陆生活水平比六十年代有所提高本来也是应该的,并不是什么成就。任何国家经过60年的发展,生活水平都提高了,无论是印度还是巴西,包括很多非洲国家。如果以为今天的生活比1950、1960年代的好,就是社会主义的成就,就不能解释印度、巴西、非洲这些国家的成就,更不能解释韩国、日本、台湾、香港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成就。如果要解释,结论只有一个:他们的生活水平比中国大陆更高,提高得更快,说明他们的制度比中国大陆要好的多。 所以,所谓生活水平提高了、比1950年代好了就是成就,也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那么,中国大陆的水平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其实这个标准不能关起门来用中国大陆官方和官媒的宣传的那套眼光去看,而是要用国际标准。举一个例子,比如2007年的时候,中国大陆全国农村居民的生活费收入大概是每天是8元人民币左右,按当时的汇率计算,合1.6美元,那这个水平是高还是低?这里有一个国际标准,那就是世界银行在2005年的时候,公布过世界银行测定的世界各国的贫困线。贫困线标准是2005年,如果任何一个国家,国民的人均生活支出低于1.25美元,这个国家的国民就算处于贫困线以下。按照这个国际标准来讲,2007年的时候,中国大陆全国农村农民平均下来,他们的生活水平就处在全世界的贫困线以下。这能说是中国大陆的农村有巨大的进步?!这只能说是比1950年代农民饿死的时候好一点,能够吃上饭了;但决不是说,老百姓已经过上了所谓的幸福生活。因为,生活在国际标准的贫困线之下,无论如何都不能讲这是幸福的,而是世界各发达国家要去援助、救助的对象,处于一种很可怜的状态。 在2005年的时候,世界银行公布的贫困人口绝大部分在什么国家呢?多半是在非洲的战乱的国家,那些打内战的国家,部族发生冲突的国家。而中国大陆,并没有国内战争。中国大陆是所谓“发展是硬道理”的国家,已经强调多少年的连续的高速发展了。为什么高速发展了20多年,农村的7、8亿人民他们的人均生活水平还处在国际的贫困线之下?这说明一个问题,中国大陆的制度其实存在严重的问题。老百姓不能够从中国大陆的发展中得到好处,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再举一个最新的例子。2011年7月1日,大陆政府宣布城市居民、工薪阶层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从2000元提升到3500元,财政部把提升以后的纳税人口减少作为他们的工作成就来宣传。于是,就提供了一个数字,即根据他们的测算,把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每个月3500元这个标准确定了以后,结果是:中国大陆交纳个人所得税的人口从8000万减少的2400万。但是,财政部在做这个宣传的时候忘了另外一个道理,那就是一个国家的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通常是这个国家温饱线的下线。凡是在民主国家生活过,交纳过所得税的人都知道,如果一个家庭的月收入或者年收入,低于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是属于处在温饱线边缘的状态,就是勉强温饱的状态,谈不上生活好。那么,这个家庭是属于政府要给予一定的补贴的家庭。也就是说,如果按照这个标准去看的话,中国大陆的全国的劳动力是将近8亿,居然只有2400万的人生活在温饱线边缘以上,剩下的98%的劳动力都生活在温饱线以下,这样的生活状态,这样的购买力,能够说是中国大陆经济高速增长,老百姓从做的越来越大的饼当中分到了很多么?恰恰相反,它说明老百姓分到的越来越少了,经济增长的成果全部落在了政府的口袋里。所以,从中国大陆的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来看,老百姓的消费占整个经济的比例已经从1980年代的50%左右缩减到现在的35%。换句话讲,经济高速增长的结果,使老百姓的消费能力相对的来讲,处在萎缩之中,且萎缩幅度不低。 对比其它国家,美国日本它们的国民收入当中,老百姓消费占70%。也就是说,一个发达国家,老百姓的消费购买力在他们本国的物价的体系里大概占的比重应该是70%,中国大陆只有此一半。从这个角度来看,也能说明一个问题,中国大陆老百姓的购买力,其实也在高幅度萎缩中。所以,财政部提供的2400万纳税人口的数据,其实本身也否定了关于“饼”做大了,中国大陆老百姓生活就越来越好的说法。 既然经济增长了,为什么老百姓的购买力会出现萎缩? 中国大陆老百姓购买力相对萎缩,在整个经济这元大饼中占的分额越来越少,首先是由于政府的收入分配政策造成的。政府在收入分配政策上完全的抛弃了社会的公正。收入分配明显的偏向于权贵阶层。而普通老百姓,普通的工人,包括农民工,他们都是以最大的劳动强度,最长的劳动时间,领取的低于生活水准需要的最低工资,或者是最微薄的工资。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大陆有8亿劳动力,他们在拼命工作想养活自己,但无论他们怎么拼命的工作,他们创造的成果绝大部分都落在了政府的口袋里,被政府和权贵集团拿走了。而老百姓自己生活是始终处于一种艰难的状态,所谓勉强温饱,仅此而已。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就同时伴随着政府官员的贪腐。人们知道,最近铁道部外逃的运输局局长张曙光,他一个人在国外的存款就达到24亿美元,相当于近150亿人民币。但象这样的案子,在中国大陆还有很多。中国大陆外逃的贪官,据官方的报道,他们在海外的存款达到5000亿美元。 上述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中国大陆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绝大部分老百姓生活是很勉强的,处在温饱状态,经济成长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好处,好处是落在了贪官还有政府的口袋里。而政府有了大笔的钱,就用这些钱去修面子工程,比入从高铁到城市修建豪华大楼,还有城市的大街上弄上各种灯光,修了很多广场,甚至包括公共厕所也修的非常豪华。这样大笔的钱,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就是压缩老百姓的购买力,把老百姓应该有的收入给拿走了。是中国大陆的政策,导致了目前这样的局面。 一方面是老百姓购买力的大幅度萎缩,但另一方面老百姓还要承受疯长的物价。 以2010年IMF所公布的数据来观察,中国大陆人均GDP4283美元,人均PPP7518美元。台湾地区人均GDP 18304美元,人均PPP 34,743美元。如果计算两者比值的话(GDP/PPP),台湾地区是52.68%,中国大陆56.97%。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中国大陆物价水平竟已经超过台湾地区。1990年代,很多香港人到深圳、广州等城市买房。当时,香港很多房子每平方米价格都在10万元以上,但深圳或者广州的话,每平方米往往只需要几千元。10年前,在广州吃一份快餐,一般是4到6元,但是香港往往需要是30港币。现在,中国大陆物价不断上涨,在广州很难买到10元以下的快餐,深圳市区快餐一份需要20到30元之间。再加上人民币升值的因素,深圳快餐价格已经和香港差不多了。 2005年至今,一边是人民币不断升值,一边是国内物价不断上涨。相对发达国家或者地区来说,中国大陆房价已经没有优势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市中心房价基本上在3到5万元一平米。这10年时间,中国大陆多数城市房价上涨到5到10倍。有一些人在住房方面开支已经占总开支的一半以上,甚至支付房租之后所剩无己。 这些年以来,中国大陆物价上涨得惊人。不仅是房价拼命上涨,而且是各种东西都在拼命涨价。10多年前,汽油不到2元一升,现在离10元时代已经不远了。2005年,南方某个城市一条30多公里客运票价是5元,2011年6月就上涨到9元,涨幅达到80%。2004年,广州到珠海直达车票价是45元,现在上涨到70元以上。2005年,广州超市出售的大米,最便宜的在1.3元左右一斤,到了2011年之后,最便宜的也上涨到2.3元左右。 据官方公布的数据,2011年7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6.5%,其中猪肉同比上涨56.7%。现在,广东雷州地区猪肉价格已经超过30元一斤。这个价格已经超过美国、法国等发达国家。法国尼斯超市,猪肉一公斤不到4欧元,折算也就是18元一斤。 虽然现在车子价格越来越便宜,但是车位价格却悄悄在上涨。2011年7月,广州滨江东某楼盘推出了最高72万元一个的车位。该楼盘贴出通知,将出售64个车位,价格最低的要43万元,最贵的一个产权面积为20.5700平方米的子母车位,价格达到72万元。上海的车位价格比广州更加高,最贵的车位价格已经超过100万元。 随着人民币不断升值,国内物价不断上涨,中国大陆生活成本已经变得很昂贵。北京、上海等城市物价水平并不比欧洲等发达国家低,甚至比很多发达国家都要高。蔬菜、鸡蛋、肉类、鱼类等日常消费品,中国大陆并不比美国等发达国家或者地区便宜,甚至还要贵。中国大陆物价上涨速度远远高于美国,这些年来中美物价水平差别越来越小。现在,美国比中国大陆贵的东西,主要是人工和知识产品。如果在美国理发,价格在20到40美元之间,但是国内的话,10到40人民币之间。同时,美国书籍价格普遍是中国大陆要贵好几倍。不仅是美国如此,并且欧洲很多国家也是这样。比如,法国一本书籍,价格通常是10几欧元。可以说,中国大陆比发达国家便宜的东西已经不多了。法国尼斯三网合一,即是电话、电视、互联网包月,一个月仅需要30欧元。上网无限流量,同时电话还有100多个国家固话任打。 随着中国大陆进入老年龄化社会,人口红利消失,中国大陆人工价格将开始飙升。预计到2020年,中国大陆理发价格将在30到100元之间。到时,中国大陆什么东西都贵得可怕。 10年前,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房价都是每平方米几千元,超过1万元的房子是极少的。现在,房价都是几万元,个别房子卖到10万元,甚至出现每平方米30万元的天价。如果这样继续上涨下去,10年之后出现每平方米100万元天价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经济发展是中国大陆过去30年的政策基调,也是其政绩合法性的来源。国内的智囊们经常把这一点夸赞成“中国模式”。2011年,正当欧美的债务危机吸引着全球目光的时候,中国大陆的经济情势表面上仍然令西方国家的投资者抱持着希望。然而,恰恰是在这一年,中国大陆经济已经事实上陷入了严重困境,在国内民众的眼中,政府宣传的“盛世”已经成为“镜中月、水中花”。当局同样也已经意识到局势的严重性,早在2010年年底之前就悄悄地停止了“中国崛起”的宣传,开始奉行以韬光养晦为主旨的新外交战略。 现在,人们通过从民国至今的纵向对比,通过国内国际的横向对比,都无法解答一个问题:中国大陆,她得优越性到底在哪里?!中国大陆政府推动经济增长的做法,即所谓的“中国模式”破产之后,对中国大陆百姓又意味着什么?!中国大陆老百姓该怎么办?! 但人们第一件事还是该先想一想,自己过去脑子里对中国大陆的几十年的“成就”,认识是不是错了?错在么地方?!有了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以后,才谈得上该做怎么办。

阅读更多

译者 | 《 民族》非暴力战士――吉恩・夏普

核心提示:埃及的领袖们认为吉恩・夏普的理论深深地影响了他们,不过他自己倒不这么肯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夏普的著作《非暴力行动的政治学》等已经成为此次中东革命中的人们谋求和平地进行政治转型的重要指南。 原文: Gene Sharp, Nonviolent Warrior 作者 : Sasha Abramsky 发表时间: 2011 年 3 月 16 日 翻译 : 阿拉伯的劳伦斯 校对 : @Freeman7777   【吉恩・夏普 译者志愿编辑配图】 在吉恩 ・ 夏普一生中大部分的时间里都在默默无闻的工作。但在过去几周,他被推到了聚光灯下 —— 在媒体的报道中,他被赞颂为世界顶尖的非暴力战略理论家,而推翻穆巴拉克政权运动的领袖则宣称,是夏普给了其灵感。他现在被称作 “ 非暴力的克劳塞维茨( 19 世纪初伟大的军事战略家) ” 。在某种程度上,他也被看做列夫 ・ 托洛茨基(另一位 嗜好 精辟警句的杰出战略家)的非暴力版,托氏的理念(虽然在构建框架上完全不同)为定期性的、变革式的全球革命提供了可能性。   夏普承认,那些关于他对中东所发生事件产生影响的大胆宣称让他稍有不安;他不觉得他可以证实那些事情。不过,确实,他的早期作品 —— 包括他最著名的三卷本《非暴力行动的政治学》 —— 帮他在非暴力研究的小圈子里建立起所在领域领导者的声誉。近些年来,一本于 1993 年出版,融合了他诸多重要研究成果的影响巨大的小册子《从独裁到民主》被翻译成了三十多种语言。对非暴力抗议的组织者来说,这本书类似索尔 ・ 阿林斯基 ( Saul Alinsky ) 的《反叛手册》 ( Rules for Radicals ) 。   夏普也是爱因斯坦研究所的创始人和领导者。爱因斯坦研究所是一个不加渲染、由私人资助运作的机构,它已经传播非暴力思想近三十年。该组织认为它更多是在对所发生的事件作出反应,而并非推动特定国家的人民去采取特别的行动。尽管研究所及其掌舵人一直低调谦逊,但是,毫无疑问,夏普的思想已经极大地影响了从缅甸到巴尔干地区的反对派团体,而最近,他的思想也深深影响了中东的反对派团体。   认识夏普的时候,罗伯特 ・ 赫尔维( Robert Helvey )正在哈佛大学靠所获陆军奖学金完成其学业,彼此结识之后赫尔维就进入了爱因斯坦研究所的董事会。他说夏普 “ 对制止或减少战争中人民(尤其是平民)遭屠杀的力量有深刻的见解,而他着迷于跟别人分享他的这种见解。 ”   在上个月的埃及,夏普的解放性思想的力量得到了全面的展现。长期以来被认为被动地承受暴政的 桎梏 被动的一群人,终于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 我对突尼斯和埃及的发展感到惊讶, ” 夏普说。 “ 我从来没想过阿拉伯人可以做到这些,穆斯林可以做到这些。而现在,穆斯林就在这么做。在有些例子中抗议活动不是很有纪律性,而其它的例子都非常的有纪律性。这是在埃及,简直难以置信。过去的刻板印象全都不成立了。 ”   他补充说,从现在开始,再也没有美国总统能说,为了使一群受压迫的穆斯林免于独裁统治,美国有必要进行干涉。他说, “ 这些人有能力使自己获得自由,不需要外来的救星。这真是一次伟大的觉醒。 ”   尽管对民主的热情似乎已经传遍中东,但是夏普认为,埃及周边的国家不一定也能取到同样的成功。他解释说, “ 埃及的例子势必会激发其它国家人民的灵感,但是光有灵感是不够的。 ” 夏普同样不赞成历史决定论。他说, “ 我不觉得非民主政权垮台是不可避免的,或者有一股横扫世界的神秘力量一类的东西。我不以这种方式来思考问题。 ”   本质上,非暴力起义是政治运动。根据夏普多年辛苦研究总结出的对权力所作的综合分析来看,任何一场和平起义的成功或失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场运动是否能做到这几点:削弱公务员、警察和士兵对政权效忠;劝告中立者加入反对派阵营;防止 专制政权 对平民抗议实施暴力反应 ——抑或 如果实施了,也要避免损害非暴力运动的战略博弈计划。他解释说, “一旦人们知道了 这种诀窍,那他们就很有可能会熟练地使用它,而不仅是激发灵感或偶尔地取得一些意外的胜利。这将为深层次的改变做出贡献 —— 并非因为所谓命运的必然,而是因为人们让新的可能性成为可能。 ”   当然,有人会说,这种思想的局限性已经在利比亚显现了出来,残暴的(有人会说是疯狂的)独裁者卡扎菲上校在使用大规模军队打击他的反对者时并没有表现出内疚。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批评者 —— 甚至夏普的一些朋友 —— 说, 严格遵守 非暴力让抗议者付出的代价过于沉重。比如,你可以想象一下,在华沙犹太区起义的时候号召犹太人保持非暴力会是什么样子。英国社会科学院院长,夏普的老朋友亚当 ・ 罗伯茨 ( Adam Roberts ) 爵士说,也许存在有限的一些例子,在这些例子中暴力既是合法的,又是阻止快速演变的暴行方面必须要做的。   夏普不同意这一说法。尽管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纯粹的和平主义者 ( pacifist, ) ,但他也不愿去划定在哪些特殊情况下暴力是合适的。在《非暴力行动的政治学》的第一卷,他认为, “ 只有当被统治者服从统治者的命令,遵守统治者的命令完成的时候,权力关系才会存在 ” 。 “ 甚至国民希望改变现有的秩序,他们也许仍然会保持顺从,因为他们缺乏能带来所渴望的改变的信心。只要人民缺乏自信,他们就只顺从于统治者,与其合作。 ”   按照这个逻辑,现在利比亚的非暴力抗议之所以没有效果,并非源自卡扎菲攻击性的使用武力这种举动,而是因为反叛者缺少事先规划、辨识并利用政权弱点的能力。利比亚的事件就是发展得过于迅速了,以至于来不及确立一个周详的非暴力战略。夏普说,关键在于 “ 将非暴力斗争可以显现威力和效力的领域最大化 ” ,而 “ 将暴力似乎让唯一能起作用的选项的发挥领域缩小了 ” 。   夏普说,所有的政权都有根本上的弱点。非暴力斗争 “ 把注意力集中在使这些弱点变得更弱,并切断它们的力量来源上 ” ,直到政权解体。 “ 这是终极目标。但它不会轻易或快速或经常发生。 ”  ****** 吉恩 ・ 夏普生长在美国中西部的一个保守的共和党家庭。二战故事、死亡集中营的恐怖画面、冷战的开始和原子弹占据了他的成长岁月。在理解那些画面的过程中,他对暴力和极权主义产生了憎恨;在朝鲜战争期间,他因拒绝军队征召而坐牢。   从监狱释放出来不久,夏普就写了一本关于刚刚被刺杀的圣雄甘地的书。他认为,甘地被人误解了。也许正如被广泛描述的那样,甘地是一个圣人;但也许并非如此。对夏普来说,这个问题不是重点。对他来说,甘地是 20 世纪最伟大的政治战略家。甘地意识到,印度人在军事上无法战胜大英帝国,于是他精心起草了一个非暴力战略并最终推翻了英国对印度的殖民统治。当夏普写完这本书的时候,他给爱因斯坦写了一个便条,问他是否愿意给这本书写个序言;让他高兴的是,这位传奇的物理学家兼和平活动家答应了他的请求。夏普的人生道路也由此确定。   在接下来的数十年,当他住在英格兰(他在牛津大学做访问学者);在奥斯陆;在波士顿(他在哈佛办讲座,随后则在此座城市领导爱因斯坦研究所)的时候,他一直在从事皇皇巨著《非暴力行动的政治学》的撰写工作。紧随夏普这本巨著而来的则是大量战略与反抗方面的文章和政策报告,以及一大卷名为《发动非暴力抗争》 ( Waging Nonviolent Struggle ) 的新书。   作为半个历史学家、半个社会学家、半个心理学家的夏普开始对在早期生涯的一些非暴力抗争的例子 —— 从甘地对抗英国统治的食盐游行,到挪威教师在二战时抵制强加而来的法西斯主义课程,从美国的民权运动,再到南非的种族隔离斗争 —— 产生了兴趣。他也对权力理论产生了兴趣:统治者如何统治,被统治者以何种方式同意被统治;顺从如何被灌输给大众;通过结合特定的非暴力战术,仔细寻找统治者所仰赖的支撑性支柱,非暴力运动可以打破不经思考就顺从的束缚从而解放大众的原理。   他告诉自己的读者, “ 独裁国家尤其存在一些特定的特征,会让它们在面对巧妙的政治违抗时极其脆弱。 ” 它们有阿喀琉斯之踵,比如依赖大众的配合和持续的顺从;不灵活的指挥控制结构;领导者周围全是应声虫,只会告诉领导者想听的内容,而不会告诉真正发生的事情;统治精英之间敌对的可能性,而精明的脚踏实地的反对者可以利用这一点;一种朝向区域主义的倾向,在这种倾向中权力掮客发出了要对不义之财分一杯羹的要求。   一旦一个社会中有足够的人民和组织(工会,宗教团体,体育俱乐部,公务员,甚至是警察和军队)拒绝同政权合作,夏普写道, “ 那么独裁者的权力就会因为政治失血或缓慢或快速地消亡。 ” 如果抗议者与非暴力密切合作,那么这个过程将会 “ 导致事实上( de facto )的自由,从而让独裁政权垮台,使一个不可阻挡的民主体制正式建立。 ”   相反,对夏普来说,暴力不仅在道德上有问题;而且也是一种对付暴君的特别无效方式。毕竟,政府拥有更多,更精良的武器。政府的军队也在如何使用这些武器上受过良好的训练。而且政府通常控制着分发武器,部署军队的基础设施。夏普说,用暴力来对抗独裁统治,是主动送给它们动用武力的机会。而非暴力则迫使政权在一个不熟悉的领域进行战斗。在很多方面,非暴力的看法近似于传说中著名的组织研究者 Marshall Ganz (译者注: Marshall Ganz ,哈佛大学国家政策讲师,曾在 2008 年美国总统大选中为奥巴马阵营设计了实地组织者和志愿者培训系 . )在大卫战胜巨人歌利亚上持有的观点, Ganz 认为与其说是大卫打败了歌利亚,不如说是前者在机智上胜过了后者。 [see Abramsky, ” A Conversation With Marshall Ganz ,” February 21] 。 政权越糟糕,反对派就更应坚定对非暴力的承诺。最后的结果将是 “ 权力的割裂 ” ,这是一个政治柔道 ( 注释:研究如何把议程主导权抢过来,主控传播权,在美国被称为 “政治柔道” ) 的过程,在这种过程中统治者的行动会反作用到自己头上,他会变得越来越被人民和社会上各种机构所孤立,而他却需要这些人民与机构的同谋来保持政府的运作 。把这层同谋关系拿走的话,统治者就如《绿野仙踪》中奥兹国的魔法师一样赤身裸体,其实毫无神力。 与此同时,普通民众越反抗,他们就越能意识到自己内在的力量,正如《绿野仙踪》女主角桃乐丝所发现的那样,他们一直都掌握着塑造自身命运的手段。(译注:此处出现的《绿野仙踪》的比喻可参考该故事中魔法无边的角色如何被不经意地戳破了脉门,以及桃乐丝其实一直都拥有实现梦想的能力等情节。)   当夏普第一次公开发表他的理论时,这些理念都讲得通。但是这些理论是如此地和直觉相悖,以至于他的作品被世人严重地忽视了几十年。他就像是一瓶好酒:隐匿在大众的视线之外,只有少数的人懂得欣赏。甚至他的朋友和同事都认为,在某种程度上,他是在同风车作战。   但是这些天来,随着对独裁政权及其所压迫的人民之间相互作用的长期假设被埃及革命所颠覆,夏普的观点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堂吉诃德式的异想天开。夏普的朋友赫尔维说,夏普所面对的对象也许只是从风车变成了巨人。(译注:此处可参考小说《 堂 吉可德》,书中一名迂腐到可爱得骑士因为把风车当巨人而英勇地与之搏斗,显得荒唐可笑,而如果他的敌手不是风车,却是真正的巨人的话,堂吉诃德不愧是一名真正的骑士。)    译注①:经校对者说明, The Nation 杂志以后的译名统一改为《民族》。” nation-state一般翻译为民族国家或国族国家,我认为应该把 The Nation刊物名翻译为《民族》。” 相关阅读: 外交政策 : 埃及从推翻米洛舍维奇的学生身上学到了什么? 金融时报 :革命蓝图   如果您的iPad可以翻墙,请点击 这里 即可看到最新译文;如果您的iPhone可以翻墙,请点击 这里 并加入书签;如果您的电脑可以翻墙,请到 这里 的左栏参加我们的一个小调查

阅读更多

GFW有时候挨的骂名其实不是它应该承受的

来源: http://bbken.org/2011/06/03/5720/ 迁延一周的上火让我很是烦扰,嗓子痛,耳朵痛,喝口水都痛,就是不发烧,心想烧一烧就过去了,它就是不烧,顿感烦闷无比,虽然给婷妹她们用的VPN 是黑名单机制,也就是把大陆的IP地址范围全给滤掉,但我自己用的却是白名单,因为一下子添加上千条路由进去,速度还是稍微慢了点,我的白名单也就把 google , 非死不可 , 推推 , BBC 这 些加了进去,但往往这些网站上的链接扩展开来,就发现又有一些页面打不开了,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即使指定了DNS服务器,这些个域名在没有通过VPN线 路之前,就被强奸了,必须清除一次本地DNS缓存才行,哎,这是何苦呢?中国人何必为难中国人,再说了情商不要弄得那么低嘛,返回那么些莫名其妙的IP地 址,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知道域名被强奸了。 GFW有时候挨的骂名其实不是它应该承受的,但是有时候黑锅就这样被它给背了,比如流传甚广的SSH连接一段时间之后会被GFW断开,这纯属无稽之谈,首先是因为加密数据无法窃听,没有断开你的必要,然后是断开的实质,你TM自己不把客户端的keep-alive打开,服务器自然要给你断开,这充分说明,大多数人还是无知和盲从的,没有能够达到自觉自省,知识就是力量,要加强学习呀。 喉咙痛,睡觉去。

阅读更多

ifanr 访谈:跟 Fred 聊泼墨书房—— iPad 时代的数字出版

傅瑞德(@ffred),是一位有着“读者,作者,译者,部落客,潜水人,机车旅行者”个人标签的前 Macworld 杂志总编。他是真正的苹果粉丝,也经常发表关于拇指设备的评论。今年年初,他创办了 iPad 平台的出版和制作公司“ 泼墨书房 ”。围绕如何从传统出版物跨越到电子出版物的话题,ifanr 采访了 Fred 。让我们听听他的思考和感受吧。 我们也将持续进行国内创业团队的报道,这个板块我们命名为 iSeed,我们希望看到更多创新的种子,如果你希望在 ifanr 展示你的创业理念和有趣之处,欢迎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 。 Fred 是互联网和出版界的前辈,从业经验超过 20 年。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 Macworld 中文版总编辑,而且他在十年前还创办一本名为 MacZin 的电子杂志。在今年创办的泼墨书房(puomo),又瞄准了以 iPad 为主的平板电脑杂志。 跟 Fred 聊天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他还推荐我们去看看他的 Flickr 相册 ,有很多很棒的照片,例如下面这一张,相当文艺吧。 ifanr:iPad 作为电子阅读工具,它的作品应该带有自己强烈的特征,例如炫丽的色彩和动画。泼墨书房在这方面的探索如何? Fred: 其实我们所 著 注重的,是从纸本和其他传统媒介(影片、声音、以及互动等等)转换到新一代阅读体验的过程。 从书报、广播、电视、网页,我们接受资讯的媒介越来越多,但媒介传承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书报有数百年以上的历史,广播电视数十年、而网页只花了十年时间就成为阅读主流之一,威胁到其他媒介的主导地位。 于是我们思考的是:如果用新的媒介模拟旧的方式,结果会是如何?有什么样的优势?如果有全新的资讯媒介出现,会是什么样子?用阅读机模拟纸张好读吗?用平板电脑看电视精彩吗?用网页听广播又如何? 经过许多思考,我们决定在携带式的设备,尤其是平板电脑上发展全新的阅读体验,而 iPad 只是现今在整体表现、市场接受度、以及开发的便利性上最符合我们需求的平台。至于色彩、动画之类的特色虽然很重要,但只是附带的优点;但既然有这些优点,我们当然希望在作品中尽情发挥。 我们最近的作品「 The Tour:纵贯线经典旅程 」就是个不错的例子。「纵贯线」是由李宗盛、罗大佑、周华健、张震嶽四位歌手组成的团体,在 2009 年全球巡回演出一年之后解散,而我们的这份作品就是「纵贯线」这一年 42 场演唱会的记录;其中包含图文和影音等经过授权的内容。 这是先前已经有纸本书的作品,但我们取得内容之后,并没有把它变成 ePub 格式、也不是转成 PDF 档,而是把纸书内容全部打散、加上当初因为篇幅无法容纳的照片、再申请演唱 MV 和记录影片的授权,以适合 iPad 的形式全部重新打造。 或许某些类型的书籍适合以 ePub 或 PDF 格式来数码化,因为成本相对较低、跨平台兼容性也高;但兼容性高的代价就是无法发挥各个平台的特性,只能取平台之间的最大公约数,换言之就是妥协,而妥协并不是我们想做的事。 于是,我们从头打造的「纵贯线」也许受限于经验、技术、以及iPad本身的条件,不敢说尽善尽美,但我们相信从阅读的角度来说,它已经提供了过去一切媒介所没有过的体验,而这种体验正是我们一切努力的目标、也是起点。 当然,这中间也有附带的收获,那就是「纵贯线」的舞台照片和影片,在 iPad 上的效果比在纸上好太多了。 ifanr: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周围有很多用户抱怨 iPad 上电子书的体积太大,例如每一期《 连线 》就超过 500 MB,需要耗费太多下载时间。那么,泼墨书房在出版时会怎样考虑体积的问题? Fred: 这是另外一个让我们最近伤透脑筋的问题。我们的「纵贯线」完整版因为容纳大量影音内容的关系,第一个测试版档案体积高达 1.3GB;后来在制作人员的努力之下,以不影响整体品质为前提,将档案减到了 1GB 左右。 目前「纵贯线」当然是个特例,不过往后应该会不断有这样的问题发生,因为目前的技术还无法将影音档案大幅缩小。我们也考虑过将影片部分放上网络,以流媒体的方式减少对 iPad 储存空间的需求,但有几个问题目前还没有办法妥善解决: 无法保证仅有购买「纵贯线」的读者能观赏 放上网络等同于「公开播放」,会造成授权方面的问题 使用者必须在连网、而且传送速度理想的状况下才能观看 如果作品销路良好,长期支持后端的播送机制与带宽需要可观成本 所以,在权衡这些条件之下,我们只能暂时向读者说声抱歉,必须多占用一些 iPad 上的空间。不过如果暂时不阅读的话,可以暂时移除,想要观赏、或是更新内容的时候再重新安装,由于不必再付费,所以应该不致影响读者权益才是。 ifanr:“互动类图书”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在 iPad 上根据用户不同的选项,书籍的情节(或内容)朝不同方向发展。您喜欢这种构想吗?泼墨书房会不会在这个方面有所尝试? Fred: 如果作者是朝这个方向写作,技术上不是问题,只是有没有适当的视觉表现材料,能和这样的故事设计相得益彰。 也有人曾经问过我们,会不会考虑在内容中加上一点小游戏、或是和外部 SNS 连动的功能。我相信往后的数码出版品都会有越来越多和读者互动的部份,从触控、视觉效果、游戏、分享、甚至读者之间的讯息交流等等;这些都将是未来拉开「进阶」出版品和「仿纸」数码出版品距离、区隔不同读者和市场的关键。 至于泼墨书房会不会尝试,当然会。究竟我们现在已经在前面走出一条不同的路,当然希望继续不同下去。 ifanr:那么泼墨书房在社会化营销方面有哪些独到的地方?利用 SNS 做推广吗?现在的战果如何? Fred: 一开始总是辛苦的。就整体营收而言,现在是一个纸本已经往下掉落,但数码化阅读还没有崛起的市场;所以,目前无论是怎样的手法,都很难让营销努力直接变成销售成绩(其实多年来所谓「Web 2.0」市场不也是如此?)。 所以,我们现阶段的方向是这样的:首先花一点时间,让读者了解我们在出版方面的做法(例如不走「海量书城」、不走「直接数码化」、只精选制作适合 iPad 表现的作品等等),也让有规模的纸本出版者了解,我们和他们是站在互助、而非对立的立场。 其次,我们透过在SNS上与读者直接沟通、并且发行免费试阅版 app 的方式,让读者认识我们、知道我们的作法、看到制作的过程、也提供直接回应意见的渠道;如果作品有缺点,我们就改进,如果有好东西可以额外提供,我们就提供。换言之,我们的每一个作品都是和读者沟通的工具;虽然过去的媒介也多少有这样的功能,但我们相信,这一点在网络时代可以做得更好、更直接。 接下来,就看这样的努力是不是能在一段时间之后看到成效了。 我们观察了简体中文市场一段时间,发现能在排行榜上占据前面名次的,多半还是「以量取胜」的作品;所以预期得到我们这样「逆势而行」的作法还有很多硬仗要打。我们会以持续推出有趣的、与众不同的、带来不同阅读体验的作品来持续尝试。 因为人力和预算的关系,我们在现有的 SNS 方面是从开设新浪和腾讯微博帐号入手,先让大家认识我们,其次再谈营销;不过我们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上已经活动了一段时间,也有一定的读者群。 然而我们还是觉得,读者下载的每一份作品都是一个沟通和营销的渠道;只要读者觉得是好作品,这个渠道就会发挥无比的作用,这才是最重要的。 ifanr:就是说泼墨书房在简体出版方面已经有计划了?能透露一下吗。 Fred: 只要是适合的作品,我们都会推出繁简两种中文版本,甚至英日文版本。这是数码出版相较于纸本出版的优势之一;过去纸本时代,即使有适当的作品,也不见得能推出其他语文版本,就算制作出来,也不一定能送到适当的市场去销售。 但数码出版的技术、以及 iTunes 商店的机制,基本上解决了这个问题;不仅单一语文版本可以在全球上架,多语版本也不必担心通路、代理、运送之类传统上会遭遇的问题。 不过在这过程中也还是碰到过困难;例如我们的第一个作品「阿星的吐蓝奔潜水游记」,在繁体版完成之后不久就推出了简体版,也顺利上架销售;但之后的「纵贯线」简体试阅版,却被苹果以「内容与繁体版重复」而退件,后来经过申诉之后才过关。 往后,多语版本将会是一个需要研究解决的问题。苹果开启了跨市场、跨语言出版的道路,自己又要兼当审查的裁判,然而不可能每个人都了解语言文化之间的微妙差异与需求,所以难免会出现这种状况。 所以究竟要一个 app 同时容纳多种语文呢,还是要一种语文一个版本呢?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只能随著出版者、读者、技术提供者、甚至审查者的改变,找到自己最好的答案。 ifanr:您的意思是,泼墨书房还是会跨平台发展?例如 Android 的势头非常迅猛。 Fred: 我们不排除任何一个适用的平台,包括 Android 在内。 然而如同前面提过的,以目前的技术而言,要完全发挥平台功能,多少会牺牲不同平台之间的兼容性,而这一点也必须假以时日让技术来解决。 目前 Android 市场由于机种和系统版本众多,要做到完全兼容并不容易;更重要的是我们以「pad」类型的大屏幕机种为主,而目前 Android 市场还没有一个共通的标准出现,例如某一品牌、某一尺寸和分辨率的屏幕、以及 Android 3.0 系统的组合等等,可以作为我们制作时的基准。 只要有这样的基准出现、Android pad 的市场崛起、开发成本和技术方面也能够支持,我们就会尽快投入。 ifanr:从已经发布的作品来看,泼墨与演艺圈艺人的关系应该不错吧,在出版的过程中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值得分享一下吗? Fred: 我们因为过去累积的人脉、以及一些因缘际会,原本就有一些演艺和文化圈的朋友,今年初承蒙「纵贯线」原作者的青睐,给了我们一个表现的机会,而看到的朋友们也都给予肯定。所以,我们接下来已经谈妥(或正在洽谈)多位艺人和名人的作品,会在接下来几个月陆续推出。目前已经确定的是插画家平凡、陈淑芬的多部作品,包括二月份新出版的「童话标本」一书,以及歌手许茹芸的古巴旅游摄影作品「对照」。可以看看 Flickr 相册 ,有最近活动的照片(例如台北书展等等),也有其他好玩的照片。 至于其他几位正在洽谈的作者,必须在确定合作、并且得到他们的许可之后,才能提他们的名字,所以这点就容我们先卖个关子。 ifanr:一个轻松的问题,作为资深苹果用户,您平时在iPad上喜欢阅读哪些杂志?玩哪些游戏? Fred: 因为研究的需要,在 iPad 上叫得出名号的欧美杂志我大概都读;另外,我也会看日本出版的作品,因为日本作品往往能展现出一种不同于欧美设计的东方介面哲学和风貌,像是文字的排列和间距设定、留白、版面变化等等,带来更多的灵感和启发。 中文市场也有一些不错的作品,不过目前似乎多半还是以欧美为模仿对象,还没有完全走出自己的风格;这一点包括我们自己在内,所以也还要继续努力。 游戏方面,我自己常玩的并不多,主要是 Bejeweled 、 X-Plane 飞行模拟、以及 FlightControl HD 这几个。其实我还蛮想看看 iPad 上会不会有 Ultima III 或 SunDog 这类老掉牙的游戏出现。(笑) 最后,推荐大家在新浪微薄上关注 泼墨 和 Fred 。拥有 iPad 的朋友,可以 点击这里 下载「The Tour:纵贯线经典旅程」简体试阅版。 【iSeed】是 ifanr 持续关注和报道创业团队和个人的项目,我们希望看到更多创新的种子,有价值的闪光,如果你希望在 ifanr 展示自己的创业理念和有趣之处,欢迎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 © 张恒 for 爱范儿: 拇指资讯小众讨论 , 2011. | Permalink | 6 comments | Add to del.icio.us Post tags: Fred , iPad , iSeed , puomo

阅读更多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