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危机

单读|不要失去后才懂得「非必要」的可贵

当恶劣的暴力事件不断揭露出社会之不平等时,民间组织的重要性更加不言而喻,我们迫切地需要关注那些被长久忽视的群体,切实地支持它们。

所以今天,我们继续“保卫非必要”。

阅读更多

单读|现在最必要的,是「保卫非必要」

我们周围有许多中小型文化机构陷入了具体的困境——无像、假杂志、abC艺术书展、林象放映、VCD影促会等机构的线下活动均已延期或停摆,有的线上商店的销量也在骤降;郑州独立书店野狗商店去年因为疫情及暴雨灾害,有五六个月没有任何收入……

阅读更多

【404文库】凤凰网财经|一位54岁的失地农民:失去了肾脏和儿子 在河南银行又失去了“拿命换来的钱”

“母亲的手术在医保报销后,需要自费七八万;公公的手术做完之后,就要接受进口靶向药治疗,这种进口药是全自费,要准备30多万。患尿毒症的婆婆随时可能要换肾,并终身服用排异药物,可钱在银行里却取不出来。”重重打击之下,在银行有190万存款的吴兰英,已经欠下了30多万的外债。

阅读更多

兽楼处|古董局中局

这40万人,有的是被互联网第三方平台吸引而来。有的则是通过银行自己的小程序存入钱款。有的则是被中介介绍而来。

他们的存款,莫名其妙就变成“非法”了。已经2022年了,竟然还出现了站着存钱,跪着取钱。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