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档案

CDS档案 | 2020年6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与权力争夺记忆

六月,是一个与权力争夺记忆的季节:从三十一年前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到一年前的香港反送中运动,再到年初爆发的新冠病毒疫情,权力无孔不入迫不及待地提供一个叙述模板,控制着集体记忆,给国人输入一个“正确集体记忆”。正如奥威尔在《1984》中所说: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因此,如何摆脱官方的“正确集体记忆”呢?唯一的办法就是保存个人的卑微的记忆,与权力争夺记忆。纪念六四、为天安门母亲呐喊、悼念梁凌杰、记录疫情期间的不正确记忆、写下那些普通人的故事、在微博上留下一句真话,都可以说是中国民众在挑战官方的“正确集体记忆”,挑战权力对记忆的控制。

只要这个体制没有改变,六月的记忆就不会淡去。

阅读更多

CDS档案 | 2020年5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在荒诞中奋起反抗

五月出现了不少荒诞的事。如何与荒诞对抗?如何与极权之下的大规模的“完美之罪”对抗?法国作家加缪在《反抗者》中指出,此时,人的唯一出路便是“在荒诞中奋起反抗”,只有这样,才可以在荒诞与绝望中活下去。这正是中国民众正在努力的。从香港街头成千上万的游行民众,到中国网络流传的倡议书公开信,再到网络上每天层出不穷的政治笑话和讽刺,每一篇被删除的文章、被封的公号,再到每一句真话每一个笑声,都可视为是与极权主义的荒诞的一次格斗。

对于马保国的民间比武,学者赵士林认为:“格斗狂人”的重要意义远远不仅是打扒了几个江湖骗子,格斗狂人是在和虚伪格斗,和欺诈格斗,和流传久远、贻害无穷的骗子文化格斗。这对净化传统文化、净化社会风气无疑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同样地,每一次与极权主义的荒诞的格斗,都会有着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阅读更多

CDS档案 | 离婚冷静期令国人无法冷静

随着2020年5月22日,民法典草案提请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离婚冷静期”制度进入公众视线,官方称此制度的目的是防止“头脑发热式”的冲动离婚,并缓解我国目前正在逐年攀升的离婚率的问题。但它自提出以来就一直极富争议,被广泛质疑有侵犯婚姻自由之嫌。

本届人大代表蒋胜男建议删除离婚冷静期,称其是“以极少数人的婚姻问题强迫绝大多数人为此买单”。

有微博网友翻出了2019年官媒发表的离婚冷静期民意调查,证明此制度一直遭到大多数人反对,却从未被重视,这是人们感到愤怒的一大原因。

阅读更多

CDS档案 | 2020年4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再次被纵容放大的时代的丑陋

在这篇文章结尾,公周说:“一切丑陋,都不是那个时代的特有产物,但在那个时代被纵容放大到了极致”。在四月,这种丑陋再次被纵容放大到了极致, 充满了阴谋论、大字报与批判,从异议人士、人权律师到普通网民,从方方日记批判、美国投毒论到中泰大战、北岛白睿文再到真假记者之争,从国内混战到出征国际,从官方舆论导向到有组织的小粉红,无论是异议人士、公共知识分子、作家还是普通人,每一个人的言论自由都受到严重的挑战,从这个意义上,我们似乎从未走出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中国。

至暗时刻,每一个人的自由需要每一个人的行动来捍卫,守护李文亮、艾芬们的哨声,守护方方及其支持者的自由,因为这些也是我们的自由。
黑格尔说,密涅瓦的猫头鹰只有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才开始飞翔。至暗时刻,也是改变时刻,这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理性与行动。

阅读更多

CDS档案 | 2020年3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讲真话VS极权主义的谎言与恐惧

三月的中国民众,“按照人的本性或良心说话行事”,用“说真话”的威力一次次打破恐惧与谎言编织的现实,击碎极权主义的谎言:从武汉市民大喊“全部都是假的”,到“发哨子的人”接力赛,再到李文亮微博下每天成千上万句留言,再到一次一次微信流传出的打了标记的照片、刷屏的文章,民众一次一次戳穿谎言,一次一次反抗审查,一次一次向极权与审查显示公民不服从的力量,一次一次在互联网上创造出反抗的奇迹。

三月,网络还流传一篇据说是任志强写的一篇文章,文章称习近平“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这是一个再恰当不过的比喻:三月的中国宣传机器和官僚,便犹如一位被一而再、再而三剥光了衣服的小丑,却依然坚持要当皇帝,伟大胜利的颂歌依然要按照极权的逻辑上演,即便民众一而再再而三地喊出这全都是假的,他们依然在认真地表演,极权主义的荒诞性由此而生,渗透到社会的每一个细胞中去,只是为这种荒诞性付出代价的却是那些无辜的生灵。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米兔在中国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