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重点

Matters | 出柜之后:被处分的同性恋教师

我很想知道自己违反了什么规定,学院领导不耐烦地说:“打个比方,人家都说你犯罪了,你还要什么法律呀!” 负责教学和安全保卫的两位副校长找我谈话:“同性恋这种大部分人不接受、高度敏感的话题是绝对不能进课堂的,这个态度校方是非常坚决的”;“本科生接受能力有限,不能把有争议的东西‘灌输’给学生”。 副校长还认为我破坏了学校声誉:“你是广外老师,不能在公共场合说这些东西”;“广外能有今天的名誉不容易,全校老师要维护广外荣誉,你上课讲同性恋,别人会觉得广外乱七八糟的”;“一缸好酒,只要掉进一颗老鼠屎去,马上就不是好酒了”。 我被要求写下保证书,承诺不再在课堂上谈论同性恋议题,不再与NGO有往来和合作,不再以广外教师的身份在网络和媒体发表与性别相关的评论。 之后,学校公开发布了处分文件《关于给予崔乐严重教学事故(Ⅱ级)处分的决定》。文件给我安插的“罪名”包括“未经学校批准”、“授课内容与主要教学大纲无关”、“造成不良影响”。

Read More

秋之歌|毒奶粉又活了,正义却早已死

十多年后,“毒奶粉”又重出江湖。然而令人唏嘘的是,十多年前那种举国震怒,全网讨伐的声音却不见了。据媒体报导,这次发生在郴州的“毒奶粉”事件,其实早在去年就已出现,同样是将固体饮料包装成“特医奶粉”推销给家长。一些受害家庭还曾向市政府写过联名信,但是几乎未引起多少舆论波澜,相关处罚也暧昧不清。以致今年再度爆发,诸多儿童都遭受了不可逆的身体伤害,只怕最终仍将不了了之。前年长生假疫苗事件期间,我就提出过一种疑虑,公众可能正对一些社会事件产生抗体,当同样的公共事件反复发生时,公众的容忍度会变得越来越富有弹性。我们这个民族是不是已经丧失了对生存空间的净化能力?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准备好了接受一个食品药品假冒伪劣不断横行的社会?是不是已经准备好要接受一个虐童、猥亵案,教授性侵女生案频发的社会?是否已经准备好社会道德滑坡,任由贫富分化下去?

Read More

罂粟与记忆 | “为黑暗辩护的人”:nmslese诞生记

通过诸多泰国网民的评论和反驳我们能够看到,他们许多人对国家、政府和国王有着清晰的现代政治意识,往往不会混为一谈,并且也深知民众没有义务或被要求去爱自己的政府和国王,因为政府是政府,民众是民众。对前者的批评或羞辱并非就是对后者的批评与羞辱,而作为一个公民,也有权利来批评它。这些原本属于现代基本政治观念的法则,在小粉红那里始终一无所见,他们所使用的依旧是“粉爱豆”的偶像崇拜模式。即把国家或政府(他们常常也没有能力分清二者的差异)当作偶像,进行粉和崇拜。也正是在这一观念下,许多网友产生了“国家至上”的误解,认为所有民众都只能服务和听命于它,而并非一个自主且拥有对其进行批评和反对的主体。这些言论和我们在初高中政治课本中所学到的“人民当家作主”的基本观念截然相反,当法律和国家赋予我们主人的地位时,这些小粉红却甘愿做着奴隶,岂不可笑又可惊!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