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审查

凹凸镜DOC | 被举报,被罚款,被拉闸:民间放映20年,他们是放电影的“游击队”

近日,杭州和北京的两场放映因为特殊原因被取消,让大家再一次感受到放映的艰难。这些年一大批放映团队和独立影展相继成立又陆续死去。 它们依托艺术馆、咖啡厅、酒吧或者书店,传播着大荧幕之外的独立影像。

以下是2016年的一篇旧文,如今文中写到的两个放映组织,清影放映已经不在了,瓢虫映像也只是断断续续在坚持。从1996年到现在,独立电影的环境始终没有可观改善,但民间放映团队已经在很多城市生根发芽,伴随它们成长起来的一批批观众,已然成为独立电影最大的支持者。

阅读更多

歪脑 | 张洁平:真相没死,只是你不再相信了

一个独裁者,要对付一个有影响力的异议者,最有效的办法是什么?

干掉他?不。突然消失只会令他影响力更大。死亡引发的集体哀悼,常是言论转化为政治行动的开始。对独裁者来说,一个异议者的处境无关紧要,真正要紧的,是那些相信他的人——怎样重新掌控他们的心,才是重点。

怎样减弱、消除异议者对群众的影响力?隔离。竞争。抹黑。不消灭他,但限缩他发挥影响、及为自己辩驳的能力。派十个人与他竞争,分薄支持者注意力,并争夺粉丝。寻找弱点、痛脚,想办法抹黑他,破坏群众对他的信任。至此,异议者肉身仍在,甚至仍发声,但人们已听不见他,即使听见,也不再相信他。他就不再是威胁。

在极权国家,最具威胁力的异议者,不是任何个人,而是真相。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香港抗争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